网站地图
孟格布禄

孟格布禄(1565-1600年),姓纳拉氏,海西女真扈伦四部哈达部贝勒,哈达部酋长万与温姐之子。孟格布禄的父亲在袭任哈达部酋长后,自封汗王,其名字被明廷译为王台。哈达部在明代,进京朝贡时多从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市)入明地,地域与叶赫部以南北相对,由此明朝称哈达部为南关,叶赫部为北关。万任哈达部酋长时,部众势力强盛,万善用其兵,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征服邻部女真人,势力益盛。当年,建州左卫努尔哈赤曾祖福满,虽有六子,号称宁古塔六贝勒,但其势力弱小,常常遭受邻部栋鄂部的抢掠,力不能支。六贝勒中索长阿的儿子与万汗的女儿联姻后,索长阿通过联姻关系向哈达部万汗借兵征讨栋鄂部后,才扭转了屡被邻部抢掠的局面。

孟格布禄的父亲万,在袭任哈达部酋长后,自封汗王,其名字被明廷译为王台。哈达部在明代,进京朝贡时多从广宁(今辽宁省北镇市)入明地,地域与叶赫部以南北相对,由此明朝称哈达部为南关,叶赫部为北关。万任哈达部酋长时,部众势力强盛,万善用其兵,采取远交近攻的策略,征服邻部女真人,势力益盛。当年,建州左卫努尔哈赤曾祖福满,虽有六子,号称宁古塔六贝勒,但其势力弱小,常常遭受邻部栋鄂部的抢掠,力不能支。六贝勒中索长阿的儿子与万汗的女儿联姻后,索长阿通过联姻关系向哈达部万汗借兵征讨栋鄂部后,才扭转了屡被邻部抢掠的局面。在万汗统领哈达部时,其地域东临辉发、乌拉,南与建州接壤,北依叶赫,沃土千里,海西女真其他三部皆受其约束。万汗忠于明廷汗晚年,时常欺凌邻部,对部属暴虐无常,部众内部产生分裂,忧愤而死。孟格布禄为万汗的小儿子。万汗死后,长子扈尔干与万汗与外妇所生子康古鲁争夺汗位,相互仇杀,康古鲁兵败后逃往叶赫,被贝勒清佳收留。扈尔干暂时掌管了哈达部的管理大权。清太祖努尔哈赤起兵之初,扈尔干率哈达部众在兆佳城主李岱的引导下,抢掠了努尔哈赤的瑚齐寨而去。扈尔干死后,年仅十九岁的孟格布禄袭职为龙虎将军、左都督,而哈达部众却未服其管束。

康古鲁在叶赫部的支持下,闻听扈尔干死后,率军赶回哈达部争夺汗位。返回哈达的康古鲁,在肆捕杀阻碍自己称汗的政敌,孟格布禄的生母温姐在哈达部内乱中抑郁而死。内乱中的哈达部,分成了三股势力,即康古鲁、孟格布禄及扈尔干之子岱善。孟格布禄以报母仇为名,竟然帮助由叶赫部扶植的康古鲁,一同攻打岱善。而叶赫部贝勒清佳、杨吉兄弟期望的则是杀戮万汗的子孙,以报前仇。哈达部的内乱使得叶赫部引兵乘乱而入,目标直指孟格布禄、岱善二人所部。明廷为了稳定哈达部内乱局面,敕谕各部女真,不许乘哈达之危伐之。然而,叶赫部贝勒清佳、杨吉兄弟拒不接受明廷谕令,挟使蒙古科尔沁瓮阿岱贝勒万余骑兵攻打哈达,孟格布禄、岱善二人率二千骑兵迎战叶赫及蒙古科尔沁部骑兵,大败而归。从此,叶赫部对哈达抢掠不断,所过之地,芦舍皆焚。叶赫部不受谕令约束,抢掠哈达的行径激怒了明廷。万历十二年,明廷派总兵李成梁诱杀了叶赫贝勒清佳、杨吉兄弟,并让叶赫部受孟格布禄约束。

明廷的介入没有从根本上消除哈达部的内讧问题。孟格布禄、岱善、康古鲁三人的权力之争日益激烈。叶赫部贝勒杨吉之子纳林布禄无时不在寻找机会为父亲报仇。早年,哈达贝勒扈尔干将女儿许配给努尔哈赤,万历十六年,其子岱善率众送亲与努尔哈赤完婚。途中,纳林布禄率五千骑兵围困岱善,孟格布神禄此时非但不救助岱善,反而将其拿获的叶赫部众放归纳林布禄,使岱善面临的处境更加危险。康古鲁乘岱善之危,瓦解其部众,抢掠人畜。纳林布禄俘获岱善妻子哈尔屯,得胜而还。明边官对孟格布禄帮助叶赫之举十分不满,以绝马市贸易相威胁,严令孟格布禄归还掠占岱善所部的人畜、士地,孟格布禄拒不接受。而在此后,孟格布禄与叶赫关系更加密切。万历十六年,哈达部遇到饥荒,岱善向明廷请粮渡灾,得到了明廷的赈粮一百斛。孟格布禄以粮荒为口实,会同叶赫贝勒布寨率部四处抢掠,一度进入边内。在屡次训诫无果后,明廷派总兵李成梁率军征讨孟格布禄、布寨。在明军的打击下,孟格布禄据城死守,所在城堡处在明军的严密包围之中。逃生无望的孟格布禄无法抵抗明军的军事打击,只得向总兵李成梁乞降。为了平息哈达部多年来的内讧局面,李成梁接受了孟格布禄的乞降,训诫后率师回返。哈达部围绕继承权问题发生的内讧,使明廷大伤脑筋,开原兵备副使成逊提议,释放康古鲁,和解哈达纷争的三部。总督侍顾养谦也建议,“岱善弱而多疑,即歼诸酋立之,不能与其众。不如释康古鲁,使和岱善。则万子孙皆全。岱善内倚中国,外结这州,阴折北关谋,实制东陲胜策也!”主张明廷采用扶植康古鲁,和解岱善等人的恩怨,仍利用万的子孙统领哈达部众,以保明边陲的安危。明廷采用了这一建议,于四月。释放了康古鲁,同时明帝下谕训诫,“中国立岱善,以万故,囚汝,以助北关侵岱善也。汝亦万子,不忍杀,今释放,合诸酋,修父业,岱善安危,汝则任之。”将哈达部的统领大权,明确地交给了岱善,并许诺如岱善出现安危,部众由康古鲁掌领,将孟格布禄列在了万汗子承袭掌管部众的权力之外。与此同时,明廷谕令叶赫部不得侵扰哈达部,否则将出兵进剿。没有得到部属掌领大权的孟格布禄,不仅没受到明廷的抚慰,反而被明廷严令交出俘获岱善的五名妻子并部众三百二十三人,妇女儿童五百四十三人及马、牛、羊数百只,悉数交还岱善。在明廷强大的军事压力下,孟格布禄不得不将上述人畜交还岱善,忍气吞声地居于岱善、康古鲁的统管之下。

在此后的一个多月,康古鲁病死。临终前,康古鲁特意叮嘱孟格布禄,“我部曲勿盗边负明恩”。康古鲁死后,孟格布禄即刻不听岱善管束,暗中联结叶赫部,放火焚烧了自己和部众的房舍,尽取财物,携众依附叶赫部去了。

在叶赫部的支持下,孟格布禄不断地对哈达部进行攻掠,全然不把明廷的训诫放在眼里。建州的努尔哈赤,因结仇于叶赫,万历二十一年六月,孟格布禄率部与乌拉、辉发两部一起参与叶赫组织的四部联军,前往建州攻打努尔哈赤,抢掠了户布察寨。努尔哈赤为了报复哈达部的抢掠,亲率部众抢掠了孟格布禄的富尔佳齐寨。当孟格布禄率军前来救援时,中了努尔哈赤的埋伏,损兵折将。建州军撤退时,努尔哈赤单骑殿后,掩护部众撤离。孟格布禄见努尔哈赤只一人在后掩护,便亲率三位骑兵追来,欲斩杀努尔哈赤。一见面后哈达部骑兵追来,努尔哈赤的坐骑受惊吓站立起来,几乎把努尔哈赤掀了下来。努尔哈赤拢住惊马后,开弓放箭将孟格布禄的坐骑射倒,惊魂未定的孟格布禄慌忙乘随从的马匹仓惶而逃。九月间。孟格布禄率部参加了由叶赫部纠合的九部联军攻打努尔哈赤,古勒山战,大败而归。

万历二十五年,叶赫部纳林布禄与努尔哈赤结盟后,孟格布禄与叶赫部的关系紧张起来,从盟友转为厮杀的仇敌。万历二十七年秋,纳林布禄率部众攻打孟格布禄所部,孟格布禄力不能支,屡战屡败。由于此时纳林布禄已经背盟于努尔哈赤,孟格布禄借此机会送三子质于建州,请求努尔哈赤出兵援助。为了打击屡次加害于已、己的叶赫部,努尔哈赤派费英东、噶盖二人统兵二千援助孟格布禄,并协助哈达部戍守。建州军马援助哈达,使纳林布禄恐慌起来,他以重金买通明边官,致书诱骗孟格布禄,只要他率部袭杀费英东的建州军马,明廷将扶植他在哈达部的统领地位。孟格布禄竟然听信了明边官的诱骗,转过身来欲袭击帮助自己的建州军马,惹恼了努尔哈赤。努尔哈赤决意亲率大军攻打恩将仇报的孟格布禄。建州大军以舒尔哈齐率部为先锋,包围了孟格布禄居守的城堡。舒尔哈齐率兵围困了孟格布禄所居城堡后,只围不攻,待到孟格布禄率众冲出城时,舒尔哈齐派人告诉努尔哈赤,“彼城兵出矣!”仍不挥军接战。努尔哈赤闻此训斥舒尔哈齐,“岂为此城无兵而来耶!”亲自督兵迎敌。努尔哈赤亲率的军马前去迎敌时,被舒尔哈齐的部众中途堵塞,无法接战,只能改路沿城墙下而行,城上的哈达兵,矢石齐发,多伤建州军马。在努尔哈赤的指挥下,经过激战,黄昏时刻城被攻克。大将扬古利活捉了孟格布禄,诸将皆劝努尔哈赤将其杀掉,但努尔哈赤“宥其死,召人谒,赐已所御貂帽,有、豹裘,置帐中。”努尔哈赤胞弟舒尔哈齐在率军为先锋攻打哈达时,对孟格布禄围而不打,并让部属设阻堵塞努尔哈赤亲去攻城的道路,缘于舒尔哈齐与孟格布禄二人的联姻所致,使得舒尔哈齐在战场上动了恻隐之情。

孟格布禄被努尔哈赤俘获后,恩养起来,后因与噶盖同谋,意欲背叛努尔哈赤而被处死。万历二十九年,努尔哈赤以女妻孟格布禄子吴尔古代。在明廷的干预下,努尔哈赤遗吴尔古代归还哈达。由于此时的哈达部,部族势力衰退,常常遭受叶赫、蒙古诸部的侵扰,努尔哈赤便以此为口实,取回了吴尔古代,占领了哈达部,至此哈达部灭亡。


相关文章推荐:
海西女真 | 哈达部 | 贝勒 | 哈达部 | 哈达部 | 广宁 | 辽宁省 | 叶赫部 | 叶赫部 | 哈达部 | 建州 | 努尔哈赤 | 贝勒 | 贝勒 | 万汗 | 哈达部 | 万汗 | 哈达部 | 广宁 | 辽宁省 | 叶赫部 | 建州 | 努尔哈赤 | 贝勒 | 万汗 | 哈达部 | 万汗 | 建州 | 海西女真 | 叶赫 | 清佳 | 李岱 | 扈尔干 | 龙虎将军 | 哈达部 | 叶赫部 | 贝勒 | 杨吉 | 哈达 | 科尔沁部 | 叶赫部 | 哈达 | 李成梁 | 杨吉 | 叶赫部 | 叶赫部 | 贝勒 | 杨吉 | 纳林布禄 | 努尔哈赤 | 纳林布禄 | 哈达部 | 总兵 | 李成梁 | 哈达部 | 李成梁 | 哈达部 | 开原 | 中国 | 哈达部 | 建州 | 费英东 | 噶盖 | 舒尔哈齐 | 扬古利 | 努尔哈赤 | 噶盖 | 努尔哈赤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