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孟广禄

孟广禄,天津人,当代著名京剧艺术家,中共党员,现任中国剧协副主席,天津青年京剧团团长 [1] 。国家一级演员,享受国务院特殊政府津贴。“全国文化系统劳动模范”、“全国五一劳动奖章”、中国戏剧梅花奖“二度梅”获得者。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中共十七大代表。在2013年2月1日全国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次会议上通过为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 [2] 2015年7月16日,当选第八届中国剧协副主席。 [3] 2017年5月26日,当选中共十九大代表。

自幼考入中国戏曲学校,从孙盛文、王泉奎、张洪祥学 铜锤花脸,打下坚实基础。1981年毕业后,入天津市戏曲学校进修班,1984年转为天津市青年京剧团,任演员。在此期间又得李荣威、夏韵龙的教益,1987年拜钳韵宏为师,并得方荣翔喜爱,收为入室弟子,后又向李长春学艺,技艺大进。曾拜裘派传人王正屏为师。1995年参演春晚《普天乐》选段。

中国文学艺术界联合会第十届全委会委员、副主席。 [4-5]

2018年2月15日,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孟广禄与、杨赤、王越、方旭、杨婷娜、李旭丹、陈俐、廖聪、金不换、徐福先、李胜素、张馨月、姜亦珊、刘京、马佳、李军、张建峰、杜、马冠博、李博等表演戏曲《盛世梨园美》。 [6]

擅演剧目有:《铡美案》、《探阴山》(也叫做《铡判官》)、《锁五龙》、《遇皇后打龙袍》等。常演剧目有《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连环套》、《姚期》、《牧虎关》、《赤桑镇》等。在新编剧目《曹操父子》中饰演曹操,有创新。新编京剧《郑和下西洋》是他倾心演出的剧目,受到广泛好评。

孟广禄的嗓音洪亮高亢、气力充沛、行腔委婉细腻、韵味醇 厚,颇具方荣翔之神韵,是一位深受观众喜爱的青年花脸演员。

曾获全国青年京剧演员电视大奖赛“最佳表演奖”和“优秀 表演奖”,全国京剧青年团(队)新剧目汇演“优秀表演奖”、“梅兰芳金奖”,中国戏剧“梅花奖”,“文华表演”奖等,被评为首届“中国京剧之星”。

热心社会公益事业,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赴革命老区慰问演出,为抗洪救灾义演。获天津市“十大杰出青年”称号,被评为“全国文化系统劳动模范”,授予“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2009年在第二十四届中国戏曲梅花奖荣获“二度梅”奖。

2017年12月28日,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推荐名单。 [7]

2018年5月8日,入选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项目代表性传承人名单。 [8]

孟广禄工京剧铜锤花脸。孟广禄宗裘派艺术,在传承裘派艺术上,功力深厚、基础扎实。他在唱腔方面的成绩尤为突出,其声腔音色悦耳,其用腔劲头节奏能做到声情并茂,在唱腔的技术上更是收放自如,极大满足了观众的视听需求,其艺术有着广泛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孟广禄在新创剧目中,表现出了较高的创作能力和强烈的创新激情,得到业内的高度好评。孟广禄师承谱系清楚,经他传授的弟子众多,其中已有多人成为院团的艺术骨干。根据孟广禄的艺术贡献和传承成绩,经过评审组评审,该申报人孟广禄符合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评审标准,同意推荐为第五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7]

从跑龙套到裘派名家

孟广禄的艺术之路

40多年前,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儿,时而由大姐姐领着抱着,到她的单位参加演出,时而出现在被誉为 京剧沃土的天津海河岸边,与大人们一起引吭高歌。有谁料到,当初的这个好玩的小不点儿,经过多年磨砺,已经成长为一名广受观众喜爱的京剧演员,并成就了一连串的辉煌……他就是天津市青年京剧团裘派名净孟广禄。

拉幕,扫地,跑龙套

1962年,孟广禄出生在一个工人家庭,家里没有人唱戏,然而祖师爷眷顾的眼光偏偏就落在了这个身材瘦小却浑身透着机灵劲儿的孩子身上。那时候,样板戏唱遍了大江南北,《智取威虎山》、《沙家浜》、《红灯记》等,电台里随时都在播放。耳濡目染中,小小年纪的孟广禄学会了许多唱段,随意唱来,竟然有板有眼,一来二去在街坊邻居中出了名。有人建议,带他到海河边唱,那地界儿常有京剧爱好者活动,也不断来些“高人”,说不定能给他指点指点。这一来,小广禄的“功夫”还真见长,大人们这个夸呀。大他一旬、刚参加工作的大姐姐更是对他“爱不释手”,常带着小广禄到单位玩。赶上姐姐单位联欢,领导“邀角儿”,让小广禄来一段,他也不推让,上台就唱。下了台,领导奖励他两个鸡蛋,这大概就是他挣来的第一份劳动报酬。

后来,孟广禄考入中国戏曲学校学习铜锤花脸,毕业后到天津市戏曲学校进修班,上世纪80年代,天津市青年京剧团成立,孟广禄成为其中一员。“拉了3年幕,扫了3年地,跑了3年龙套。”孟广禄说。平心而论,孟广禄的先天条件并不优越,瘦小的身材加上并非黄钟大吕的嗓子,难怪当时不被看好。常看戏的观众很清楚,拉幕也是一个学问,它也是整个剧情的一部分,迟了或早了都会破坏演出效果,但孟广禄总是把幕拉得恰到好处。孟广禄一直珍藏着当初跑龙套时的记录,什么时候上场,第几场,写得很清楚。虽说是龙套,孟广禄也总是精神百倍。于是,孟广禄不无得意地跟演出科长说:“我可是一个人才啊!你们多培养培养我,我业务不错!”科长认真地说:“我看你也确实不错。”正好那时团里花脸演员病了,他这个“人才”终于有机会在台上露面了,这一演还就火了,一发不可收拾。“当演员的,上台来落个什么?总得让观众看着你提神儿。只要你肯下功夫练,机会总是会给有准备的人。”孟广禄从来不掩饰这段龙套经历,相反,这段经历成了他时常督促自己进步和教育儿子及后学者的活教材。

“立雪”裘门得真经

那段时间里,孟广禄得到李荣威、夏韵龙的教益,又拜钳韵宏为师,后又向京剧名家李长春学艺,技艺大进,逐步显示了他良好的艺术潜质和发展前景。时任天津市市长的李瑞环,倡导京剧“先继承后发展”,在天津市青年京剧团这支年轻队伍中开展了“百日集训”,让年轻演员遍访名师,求取真经。李瑞环找到身居山东的裘盛戎大师弟子、京剧表演艺术家方荣翔,恳请他收下本市一名优秀青年花脸演员,并亲自主持了拜师仪式。这名优秀青年花脸演员就是孟广禄。

方先生住在济南,孟广禄在天津工作,学艺心切的孟广禄只好频频乘火车登门求教。每每凌晨到达,先生一家还未起床,孟广禄就坐在楼道里等。他笑言,这比程门立雪可舒服多啦。为了尽快地跟方先生学到更多的东西,他每次都带上一个录音机,白天学,逐字逐腔地反复练唱,晚上回到住宿的小旅馆则专心听录音。因为住不起单间,又怕影响同室旅客的休息,他就蒙在被窝里一遍遍地听,反复小声吟唱。

就这样,孟广禄学到了诸多裘派代表剧目或唱段,从中汲取到艺术精髓。接着,孟广禄被选入中国戏曲学院全国优秀青年京剧演员研究生班深造。沿着大师们的成功道路,孟广禄又在新编剧目《曹操父子》、大型交响京剧《郑和下西洋》等剧目中成功地饰演了曹操、郑和等人物。

跪拜观众酬知音

孟广禄不仅继承了裘派细腻传神、韵味饱满的演唱特色,集洒脱秀密于一体的工架表演,还融会了方荣翔先生巧俏相连、刚柔相济的演唱特点。每场演出,孟广禄都以“第一次”的认真态度、饱满的激情登台,他的演唱韵味醇厚,行腔细腻委婉,台风阳刚洒脱,以情动人,深受观众喜爱和专家好评。每场演出,孟广禄和观众都有一个期待,观众期待的是孟广禄带给他们大快朵颐的真艺术,可以让观众畅快淋漓、山崩地裂般地喝彩;而孟广禄期待的则是通过对艺术的感悟和辛勤劳动,与观众共同创造出至高的艺术效果。在这当中,孟广禄与观众的情缘也达到了水乳交融的境界。

一次,孟广禄与北京京剧院合作演出名剧《铡判官》。孟广禄一登场,就获得碰头彩,一段裘味浓郁的唱腔引得观众渐入佳境,此后句句精彩、掌声连连。至“探阴山”一折的大段唱腔更是达到高潮,场内呼声如雷贯耳。前半场,孟广禄所着蟒袍为裘盛戎当年所用。孟广禄说:“穿上它演包公,顿觉精神百倍,好像有一股劲鼓舞着自己为观众唱好戏,同时也觉得弘扬裘派艺术任重道远。”演出结束后,许多观众呼喊着“广禄”,有的送上鲜花,有的要求加唱。剧终时,孟广禄将鲜花抛向观众。多次谢幕后,他又向观众行跪拜大礼。

融入时代精气神

孟广禄认为,京剧不仅是传统的艺术也是时代的艺术,应该拥有更多的青年观众。作为演员,就要在继承老前辈宝藏的基础上,进行恰到好处的改动。于是,剧中人物的脸谱、动作及唱腔,他都精心研究,仔细琢磨,有了不少自己的创新。拿《探阴山》来说,就有好几处改动。包公出场前有一句闷帘导板:“扶大宋锦华夷赤心肝胆。”原来的唱腔是“扶大宋呃”,减去一个“呃”字,加重了包公的分量,也强调了花脸脑后音的音色美,观众听来,很是受用。还有一句:“下阴曹,游过了五殿,哪得安然。”孟广禄改成“下阴曹,游过了五殿,一殿一殿哪得安然”,增加了“一殿一殿”四个字,声腔更好听了。在《盗御马》中,“御马到手精神爽”一句,他运用裘派演唱技巧,用鼻音唱出“精神爽”时,把速度放慢,把“精”字延长到一拍半,后半拍唱“神”字,改变了原来的一字一板的节奏形式,突出了窦尔墩盗御马得手后洋洋自得的心情。这些创新都得到了行家的赞同,戏迷的认可。

不仅如此,孟广禄还进行新品创作。“非典”时期,剧团不排练不演戏,孟广禄就利用这段时间,创作了鼓舞民众斗志的《站起来》和歌唱医务工作者的《献给可爱的白衣战士》,在抗击“非典”晚会上演唱,非常振奋人心。

在与青年观众的交流中,孟广禄日益感到京剧的无限前景,以及京剧赋予自己的重任。他深感,作为一名文艺工作者,需要从包罗万象的艺术土壤和丰富的生活土壤中汲取营养,需要在文化上修炼自己,提高自己的素质。于是,孟广禄问艺欧阳中石先生。说起这段佳话,孟广禄真诚地说,他一直景仰欧阳中石的为人与艺术造诣,“学艺者什么时候都得有师傅,师傅是一面镜子,能照出自己的成就和不足,更能提拔和点拨自己向更高一层迈进”。拜师当日,欧阳中石特意将一方刻着“石门下”三字的印章送给孟广禄,勉励他在今后为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发展挑起自己的担子。

唱郑和摘“梅花”

艺术家总要挑战自己,突破自己,就像岩浆迸发和动物反刍,在对传统艺术的回味中,寻找新的升华。一部《郑和下西洋》,可以说让孟广禄找到了这个突破口。在这出戏里,孟广禄以花脸的身架塑造了郑和的形象,但不挂髯口、不勾脸,完全以动情的演唱征服观众。其中《妈祖》一段,抒发了主人公面对自然的无限敬畏,令人浮想联翩。连孟广禄自己都说:“唱了40多年花脸,这是我最喜欢的唱段,我想把它作为我的代表作。”他感叹道:每唱这出戏,那人与大自然的紧密相连,长在骨头里的民族情怀等自然而然地聚集到脑海,每演罢一场,浑身都有一种虚脱的感觉。

2009年5月,第24届中国戏剧梅花奖揭晓,孟广禄以《郑和下西洋》二度获得梅花奖。走在红毯铺就的星光大道上,孟广禄心潮翻滚,千言万语凝成一句话:“京剧是我永远追求的事业,我将永远忠诚于它,为人民唱好京剧。”

孟广禄,国家一级演员,曾获首届“中国京剧之星”、中国京剧梅兰芳金奖、二度文化部文华表演奖和两度中国戏剧梅花奖等多个奖项,并荣获全国五一劳动奖章,文化部“全国文化系统劳动模范”,中国文联“全国中青年德艺双馨文艺工作者”称号。

代表剧目及擅演剧目有:《铡美案》、《锁五龙》、《探阴山》、《遇皇后打龙袍》等,常演剧目有《大保国探皇陵二进宫》、《连环套》、《姚期》、《牧虎关》、《赤桑镇》等,演出新编剧目有《曹操父子》、新编京剧《郑和下西洋》等。

客观地说,孟广禄的先天条件并不出色,无论是身材还是嗓音,但是他的执著和勤奋成就了他的声名。其实,太多被称做“家”的前辈,他们的自身条件也不是最出色的,贵在用全部的心力以求“精诚所至”。

我不禁又想起孟广禄的《铡美案》,结尾的那段散板曾被人讥为“妩媚花脸”的典范,但你不得不承认,他的处理是人性化的,绝无卖弄技巧或标新立异之嫌。更可贵的是,他在一片争论声中坚持了下来,这就是大家之气。 (梅朵)

……然后是《探阴山》,孟广禄的包拯实在是大赞,现如今的花脸名家,孟广禄是最重唱的。虽然他个子很小,不化妆的时候真没啥气势,不过一上妆,再一开腔,太太太大气了。(菁家一亩三分地)


相关文章推荐:
国家一级演员 | 全国五一劳动奖章 | 中国戏剧梅花奖 | 二度梅 | 中国戏剧家协会 | 汉族 | 天津 | 中国戏曲学院 | 铡美案 | 探阴山 | 花脸 | 2018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 | 杨赤 | 王越 | 方旭 | 杨婷娜 | 李旭丹 | 陈俐 | 金不换 | 李胜素 | 张馨月 | 姜亦珊 | 马佳 | 张建峰 | | 李博 | 铡判官 | 花脸 | 梅花奖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