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梦(生理现象)

梦,也有梦想的意思。古人相信,做梦总要有原因的,王符就曾说“夫奇异之梦,多有收而少无为者矣”认为做梦总有原因可寻。做梦的原因已知的有心理和生理两个方面的原因,但即使是在人类已知的这两方面,人类依然无法解释梦形成的机制原理。

梦境中所形成的事件及场景来自于 人们已有的认知以及记忆,这其中记忆所包含的内容有视觉、听觉、触觉、感觉。人们梦境中所出现的所有这些元素都是基于记忆基础的。

中国是最早对梦进行研究的国家,早在弗洛伊德2000多年之前,我们就有一本关于梦的专著《周公解梦》。但《周公解梦》里对于梦的解释并非是从科学的角度进行的。基于当时的社会科学技术条件,这本书对于梦的解释具有相当大的历史局限性。其中将梦赋予能够解析人的未来祸福的能力,但是基于现今人类对于梦的认识逐渐科学,人们发现梦并不能预测人的未来祸福。这一观点最早出于弗洛伊德的《梦的解析》一书。

人在做梦时生理表现为眼球快速运动以及伴有梦话等。被人们广泛认同的是梦发生在人睡眠状态的浅睡眠状态。

梦,既真实,又虚幻,这属于心理,还是想象,人们至今还不能解释。

梦是一种意象语言。《庄子齐物论》云:“且有大觉,而后知此其大梦也。”这些意象从平常事物到超现实事物都有;事实上,梦常常对艺术等方面激发出灵感,德国化学家凯库勒(Friedrich August Kekulé)宣称梦见一条正在吞食自己尾巴的蛇,而悟出苯环(Benzene)的分子结构。

梦的产生:人在睡眠时,脑细胞也进入放松和休息状态,但有些脑细胞没有完全休息,微弱的刺激就会引起他们的活动,从而引发梦境。比如,白天有一件事令你特别兴奋,临睡前你还在想着这件事,当大脑其他的神经细胞都休息了,这一部分神经细胞还在兴奋, 你就会做一个内容相似的梦,正所谓“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绝大部分的科学家相信所有人类都会做梦,并且在每次睡眠中都会有相同的频率。正如著名心理专家郝滨先生在其著作《催眠与心理压力释放》中阐述:“当人们处于异相睡眠期间,如果将其唤醒,被唤醒的人往往会说他们正在做梦,所以人们一般认为,做梦是异相睡眠的特征之一,研究发现,人人都做梦”。 [1] 因此,如果一个人觉得他们没有做梦或者一个夜晚中只做了一个梦,这是因为他们关于那些梦的记忆已经消失了。这种“记忆抹除”的情况通常发生在一个人是自然缓和地从快速眼动睡眠阶段经过慢波睡眠期而进入清醒状态。如果一个人直接从快速动眼睡眠期中被叫醒的话(比如说被闹钟叫醒),他们就比较可能会记得那段快速眼动期所作的梦境(不过并非所有发生在快速眼动期的梦都会被记得,因为每个快速眼动期之间会插入慢波睡眠期,而那会导致前一个梦的记忆消失)。

真正的做梦只有在人类身上被直接证实发生过,不过很多人相信做梦也会发生在其他动物身上。动物已经确定会有快速眼动睡眠,然而他们的主体经验却难以确定,平均拥有最长快速眼动睡眠时期的动物是穿山甲。哺乳类可能是大自然中唯一,或者至少是最频繁的做梦者,因为和他们的睡眠模式有关。

也有人认为上述有关梦的解释是不科学的,梦只是人睡眠时的一种心理活动,梦中的心理活动与人清醒时的心理活动一样都是客观事物在人脑中的反映。梦中离奇的梦境是因人睡眠大脑意识不清时对各种客观事物的刺激产生的错觉引起的。如,人清醒心动过速时产生的似乎被追赶的心悸感,在梦中变成了被人追赶的离奇恐惧的恶梦,人清醒心动过慢或早搏时引起的心悬空、心下沉的心悸感,在梦中变成了人悬空、人下落的离奇恐惧的恶梦。梦中经常能感觉到一些人清醒时不易感觉到的轻微的生理症状,是因人睡眠时来自外界的各种客观事物的刺激相对变小,来自体内的各种客观事物的刺激相对变强引起的。

从心理学的角度来看,梦是有意识看无意识的一扇窗子。弗洛伊德与荣格是梦解析的开山鼻祖。

心理学家弗洛伊德认为,梦是潜意识欲望的满足,人在清醒的状态中可以有效地压抑潜意识,使那些违背道德习俗的欲望不能为所欲为。但当人进入睡眠状态或放松状态时,有些欲望就会避开潜意识的检查作用,偷偷地浮出意识层面,以各种各样的形象表现自己,这就是梦的形成。梦是人的欲望的替代物,它是释放压抑的主要途径,以一种幻想的形式,体验到这种梦寐以求的本能的满足。隐藏在潜意识中的欲望之火由于现实的原因遭受压抑不能满足,而潜意识中的冲动与压抑不断斗争,形成一对矛盾,进而形成一种动力。这种动力使欲望寻找另外一种途径或满足,这就是梦。

著名心理专家郝滨老师认为,梦在某些情况下是心理冲突的显现。郝滨先生在其著作《催眠与心理压力释放》中阐述:“梦中会出现欲望、情绪等各种感受,虽然这些都是你的神经系统产生的,但并不能完全代表你,不能说梦中出现的需求就是你的本质所在。很多的时候理性需求与感受类需求是相互矛盾的,他们并存在你的意识中,并相互争斗伴随你的一生。这些需求之间的冲突可能使你无所适从,而导致心理障碍。但是,假如你拥有了足够强大的自我功能而很好的协调这些冲突,他们反而会使你获得更好的成长。其实这也就是很多人接受释梦、催眠等技术手段进行心理治疗获得个人成长的主要目的之一。”

有人说:梦是自然进化的谬误,是上帝造人时的过失。 有人说:梦是一封没有翻译的远古来信。 有人说:梦是人生的另一部华彩乐章。 但不管怎么去评论梦,事实是我们每天必须做梦。 所不同的是,知梦者,观照心灵,终身受用;不知梦者,照样生活,一无所害。 梦就是这样,既慷慨大度,又吝啬小气,关键在我们自己。

也有心理学家认为,人类做梦是大脑在虚拟环境中对如何处置危险情况的预演。尤其是噩梦,人类每年要做300到1000次噩梦。人类正是在噩梦中进行安全训练。

卡耐基梅隆大学泰珀商学院副教授凯利摩尔韦奇(Carey K. Morewedge)和哈佛商学院副教授迈克尔诺顿(Michael I. Norton)在2009年所做的一个研究对梦的意义以及梦对人们行为的影响进行探讨。研究者给美国、韩国和印度的学生提供了4种已有的梦的理论进行选择,看他们对每种理论的接受程度。

理论1:弗洛伊德理论:梦体现着深埋在潜意识里的情感,而那些被回忆起来的梦的碎片则能帮助我们揭露这些深藏的情感。

理论2:问题解决理论:梦主要是用来处理与生存法则有关的信息。因此,梦能给我们提供有关如何解决问题的深刻见地。

理论3:学习理论:梦是大脑处理白天所接触到的信息的过程,它帮助我们清理掉没用的信息从而避免大脑信息混乱。

理论4:副产品理论:梦是一种没有涵义的幻象。是大脑在处理感觉输入的随机脉冲时所产生的一种幻象。

结果显示,不管在哪个国家,人们对弗洛伊德理论的认同度都是最高的,认为梦具有深层涵义。(美国56%,韩国64.9%,印度73.8%。也许东方文化更加相信梦的潜意识涵义。这个研究还证实了梦对人的行为会产生影响,可能的原因是由于梦没有明显的外源性原因,个体会更倾向于认为是自己内在想法的来源。而认为梦有意义的个体会更容易受到梦的影响,并且个体会削弱和现实发生冲突的梦的意义,对梦的解释出现了自我服务偏见Morewedge, C. K., & Norton, M. I. (2009). [2]

科学解释:

学术界对梦的成因与目的仍无定论,普遍的看法是:梦是脑在作资讯处理与巩固长期记忆时所释出的一些神经脉冲(就像打扫时扬起的灰尘或正被处理中的资讯流),被意识脑解读成光怪陆离的视、听觉所造成的。

首先是Hobson与McCarley在1977年提出“活化-合成”理论:脑干中的桥脑即使在睡眠中也会不断发出讯号(PGO波),这些讯号刺激、活化了脑的意识部份,使它合成一段有意义的梦。

但后来Solms发现脑干受伤的病人仍旧有梦,而顶叶(负责躯体感觉与感觉整合的颅顶皮质)受伤的病人则没有梦,或许脑干只与REM梦有关,顶叶与REM梦和NREM梦都有关。Jie Zhang在2004年提出“连续活化”理论:睡眠的功用之一是把临时记忆转化成长期记忆,快速动眼睡眠(REM)阶段处理无意识的“程序性记忆”,而非动眼(NREM)阶段处理有意识的“陈述性记忆”。在REM阶段,脑的无意识部份正在处理程序性记忆,而有意识部份的活动则因感觉被切断而降至最低,此时自记忆库流出的资讯脉冲会活化有意识部份而使它借由联想编织出一段梦。而当另一脉冲到达时,则又编出另一段梦,梦境乃突然改变。

另外还有认为梦的成因或功能是:(1)经由任意突变、以“达尔文过程”来产生新观念、新策略;(2)清除脑中的垃圾,梦是对垃圾的最后一瞥;(3)长期记忆的持续激发,睡眠时梦的诡异来自长期记忆的储存格式,但清醒时的脑则能给它作正确的诠释;(4)把遥远但相关的记忆连结起来并强化成一故事体;(5)把外来刺激转化成梦境以防止被惊醒;(6)自我满足、降低心理压力;(7)借由眼球运动提供氧气给角膜等等许多看法。但台湾有人提出一个梦的“心身作用说”:做梦时,幻想与自我分离,人不会察觉是自己在幻想。“幻想”自感觉记忆取出资料拼凑后再送回感觉区而成幻觉,目的是在以模拟的感觉讯号取代真实讯号,驱动自律神经进行心身作用。痛觉、压觉会驱动自律神经中的“修补神经”,修补神经在脑与脊椎中排列成许多会连锁反应的经络,而做梦的功用之一就是在生长激素升高时,模拟极密集的运动压揉讯号,驱动经络修补身体。

有人认为发梦是因为人入睡后灵魂离开躯体,穿越时空,因而有人在现实中会惊觉在梦中曾经见过、经历过的事情或事物,称为既视感。

梦的出现,首先是服务于人的生理需要,这是自然进化给出的唯一答案。因此任何一套梦的理论,如果不解释清楚梦与生理的关系,那么这种理论注定是失败的。 具体来说,在我们的理论当中,梦服务于生理系统主要表现于它对心理平台的维护。

做梦是人体一种正常的、必不可少的生理和心理现象。人入睡后,一小部分脑细胞仍在活动,这就是梦的基础。人为什么做梦,不做梦会有什么反应呢?

科学工作者做了一些阻断人做梦的试验。即当睡眠者一出现做梦的脑电波时,就立刻被唤醒,不让其梦境继续,如此反复进行,结果发现对梦的剥夺,会导致人体一系列生理异常,如血压、脉搏、体温以及皮肤的点反应能力均有提高的趋势,植物神经系统机能有所减弱,同时还会引起人的一系列不良心理反应,如出现焦虑不安、紧张、易怒、感知幻觉、记忆障碍、定向障碍等。显而易见,正常的梦境活动,是保证机体正常活动力的重要因素之一。

由于人在梦中以右大脑半球活动占优势,而觉醒后则左侧大脑半球占优势,在机体24小时昼夜活动过程中,使醒与梦交替出现,可以达到神经调节和精神活动的动态平衡。因此,梦是协调人体心理世界平衡的一种方式,特别是对人的注意力、情绪和认识活动有较明显的作用。

无梦睡眠不仅质量不好,而且还是大脑受到损害和有病的一种征兆。最近的研究成果亦证明了这个观点,即梦是大脑调节中心平衡机体各种功能的结果,梦是大脑健康发育和维持正常思维的需要。倘若大脑调节中心受损,就形成不了梦,或仅出现一些残缺不全得梦境片段,如果长期无梦睡眠,倒值得人们警惕了。当然,若长期噩梦连连,也常是身体虚弱或患有疾病的预兆。

清醒梦(lucid dream)又称为清明梦,意思是在梦中可以保持清醒,并且知道自己正在做梦。

甚至还可以预知事情的发生走向,可以选择某个人的视角。现实中身体上的深刻记忆有时也会被代入梦中身体的记忆,故可能会因此被动选择另外的“故事发生”

有时做某个梦,还会知道这个梦是几年前(或以前)对梦的一个重复、延续、甚至会得到预知、改变这个梦故事情节走向的能力。

有些人在做梦时会突然察觉到自己正在做梦,当他知道自己在做梦时,他便可以控制自己,这便是清醒梦了。在清醒梦中,你可以自由地控制自己的行动,有时也可以任意控制梦境的内容,甚至梦中的其它人也完全由你来控制。也就是说,在清醒梦中,你可以是世界的主宰,你可以控制一切。


相关文章推荐:
梦想 | 王符 | 《周公解梦》 | 弗洛伊德 | dream | 梦学 | 庄子 | 齐物论 | 凯库勒 | 催眠与心理压力释放 | 慢波睡眠 | 哺乳类 | 梦境 | 弗洛伊德 | 荣格 | 郝滨 | 催眠与心理压力释放 | 噩梦 | 卡耐基梅隆大学 | 哈佛商学院 | 幻象 | 长期记忆 | 脑干 | 桥脑 | 快速动眼睡眠 | 程序性记忆 | 诡异 | 诠释 | 生长激素 | 灵魂 | 既视感 | 植物神经 | 焦虑 | 预兆 | 主宰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