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美国航天飞机

美国航天飞机是世界上第一种往返于地面和宇宙空间的可重复使用的航天运载器。它由轨道飞行器、外贮箱和固体助推器组成。每架轨道飞行器可重复使用一百次,每次最多可将29.5吨有效载荷送入185至1110公里近地轨道,将14.5吨有效载荷带回地面,航天飞机全长56.14米,高23.34米。轨道飞行器可载三至七人,在轨道上飞行7至30天,即可进入低倾角轨道,也可进入高倾角轨道,可进行回合、对接、停靠,执行人员和货物运送,空间试验,卫星发射、检修和回收等任务。

美国第一架航天飞机:哥伦比亚号(STS Columbia OV-102) 1981年初,经过十年的研制开发,哥伦比亚号终于建造成功,它是第一架用于在太空和地面之间往返运送宇航员和设备的航天飞机。它第一次飞行的任务只是测试它的轨道飞行和着陆能力。在太空飞行54小时,环绕地球飞行36周之后航天飞机安全着陆。“哥伦比亚”号是以18世纪初第一艘环绕地球航行的美国轮船的名字命名的,在下一架航天飞机,挑战者号建成之前,“哥伦比亚”号又进行了四次飞行。2003年返回地球时失事。

美国第二架航天飞机:挑战者号(STS Challenger C) 1982年,挑战者号成为美国宇航局的第二架航天飞机。航天飞机(正式名称为空间运输系统)由轨道飞行器、固体燃料火箭推进器和外燃烧箱共同构成。轨道飞行器是一种用来在太空和地面之间往返运送宇航员和设备的带有机翼的太空飞机。由于它悲惨的结局,挑战者号这个名字在全世界的知名度可能比其他航天飞机都要大。“挑战者”号进行了10次飞行,第一次是1983年4月,最后一次(飞机失事)是在1986年。

美国第三架航天飞机:发现号(STS Discovery OV-103) 发现号航天飞机轨道飞行器是以18世纪美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的小船的名字命名的。他驾驶着这艘小船在南太平洋航行,成为第一个踏上夏威夷群岛的非土著居民。“发现”号航天飞机是美国建造的第三架航天飞机,前两架是“哥伦比亚”号和“挑战者”号。“发现”号航天飞机的第一次飞行是在1984年8月,总计飞行了21次,比任何其它航天飞机飞行次数都多。

美国第四架航天飞机:亚特兰蒂斯号(STS Atlantis OV-104) 1985年,亚特兰蒂斯号成为美国宇航局的第四架航天飞机。亚特兰蒂斯号是以美国第一艘远洋船舶的名字命名的,这艘轮船从1930年到1966年在马萨诸塞州的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被用来进行研究。“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重77.7吨,它在1985年10月和1996年3月之间进行了16次飞行。2011年7月8日,亚特兰蒂斯号进行最后一次飞行。

美国第五架航天飞机:奋进号(STS Endeavour OV-105) 奋进号是美国宇航局最新建造的一家航天飞机轨道飞行器。它是由美国宇航局于1991年建造,用来替代1986年在爆炸中被毁坏的“挑战者”号。“奋进”号是以18世纪英国探险家詹姆斯库克的考察船的名字命名的。“奋进”号高36.6米,宽23.4米,重71吨,造价超过20亿美元。它是美国宇航局建造的四架航天飞机之一,也是还在使用当中的航天飞机之一。其它两架分别是亚特兰蒂斯号和发现号。

航天飞机是世界上第一种可以再重复使用的太空船,也是历史上第一种可携带大型卫星进入轨道和离开轨道的太空船。航天飞机的发射像火箭,在地球轨道上运行像太空船,而着陆又像飞机。如今美国仅剩的三架航天飞机“发现”号、“亚特兰蒂斯”号和“奋进”号,每一架按设计都需要执行至少100次太空飞行任务。到目前为止,它们加起来执行的任务总和还不到四分之一。

“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于1979年交付美国宇航局在佛罗里达州的肯尼迪航天中心,它也是该中心接管的首架航天飞机。2003年2月1日,“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在返回地球时失事,机上执行STS-107任务的7名宇航员全部遇难。“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于1982年7月交付肯尼迪航天中心。1986年1月,在发射升空后不久发生爆炸。“发现”号航天飞机于1983年11月交付肯尼迪航天中心,“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于1985年交付肯尼迪航天中心。“奋进”号是在“挑战者”号发生事故后建造的,用来代替“挑战者”号,于1991年5月交付肯尼迪航天中心。早期的“企业”号航天飞机从来没有进入过太空,只是在上世纪70年代后期在德赖登飞行研究中心进行用作进场和着陆试验以及数次发射架研究。

航天飞机由三个主要部分组成:乘载机组成员的轨道器、为主发动机提供燃油的大型外燃料箱和在起飞的最初两分钟里为航天飞机提供大部分升力的两个固体燃料火箭助推器。除了外燃料箱外,另外两个组成部分都可以重复利用,每一次发射后,外燃料箱都会在大气层中烧毁。

航天飞机单次任务在太空呆得时间最长的是1996年11月的STS-80飞行任务,在太空连续飞行了17.5天。通常情况下,每次任务按计划可在太空飞行5天至16天。在最初的几次任务中航天飞机的机组成员数量最少,只有两名,最多的机组可达8人。一般情况下,每个机组有5至7人。航天飞机的设计可以让其在185公里至643公里(115至400英里)高的轨道上运行。

航天飞机保持着目前正在使用的所有火箭中最可靠的发射纪录,自1981年以来,美国宇航局利用宇航飞机将136万公斤(300万磅)货物、600多名宇航员送入太空。尽管航天飞机已经使用了近20年,也一直在不断地发展改进,今天的航天飞机与第一架航天飞机已经有很大的不同了。美国宇航局对最初的设计进行了大大小小的数千次改进,使得今天的航天飞机比以前的任何一架航天飞机都更加安全、可靠和有效。单是自1992年以来,美国宇航局对发动机和主要系统进行了改进,便使得航天飞机的飞行安全系数提高了三倍,而飞行中可能遇到的问题则减少了70%,同时,航天飞机的花费每年节省12.5亿美元,花费减少了40%以上。由于重量减轻和其它的改进,航天飞机可以携带的货物重量增加了7.3公吨(8吨)。(杨孝文)

航天飞机长度:184英尺

轨道器长度:122英尺

翼展:78英尺

起飞重量:450万磅

飞行轨道高度:115-400英里

飞行时速:17321英里

美国航天飞机由轨道飞行器、外燃料箱和固体燃料火箭助推器三大部分组成。

轨道飞行器。简称轨道器,它是美国航天飞机最具代表性的部分,长37.24米,高17.27米,翼展29.79米。 它的前段是航天员座舱,分上、中、下3层。上层为主舱,有飞行控制室、卧室、洗浴室、厨房、健身房兼贮物室,可容纳8人;中层为中舱,也是供航天员工作和休息的地方;下层为底舱,是设置冷气管道、风扇、水泵、油泵和存放废弃物等的地方。 它的中段为货舱,是放置人造地球卫星、探测器和大型实验设备的地方,长18.3米,直径4.6米,可装载24吨物品进入太空,可载19.5吨物资从太空返回地面。货舱的上部可以像蚌壳一样张开。与货舱相连的还有加拿大制造的遥控机械臂,用于施放、回收人造地球卫星和探测器等航天器。在货舱中也可用上面级火箭将航天器发射到更高的轨道。在货舱中还可对回收的航天器进行修理。 它的后段有垂直尾翼、三台主发动机和两台轨道机动发动机。主发动机在起飞时工作,它使用外挂燃料箱中的推进剂。每台可产生1668千牛的推力。 在轨道器中段和后段外两侧是机翼。 在轨道器的头部和机翼前缘,贴有约2万块防热瓦,保护轨道器在回返时不被气动加热产生的600-1500℃的高温所烧毁。 在轨道器的头锥部和尾部内,还有用于轻微轨道调整的小发动机,共44台。 外挂燃料箱。简称外贮箱,长46.2米,直径8.25米,能装700多吨液氢液氧推进剂,它与轨道器相连。 固体火箭助推器。共两枚,连接在外贮箱两侧上,长45米,直径约3.6米,每枚可产生15682千牛的推力,承担航天飞机起飞时80%的推力。

固体燃料火箭助推器与主发动机同时启动,在飞行的头两分钟里为航天飞机提供额外的推力以便摆脱地球引力。大约上升到45公里(24英里)的高空时,助推器与航天飞机/外燃料油箱分离,依靠降落伞下落,最后落进大西洋。船只将其打捞上来,送回陆地,经过检查、维护后供下一次使用。在最初的上升阶段,助推器还协助为整个航天飞机系统导航,两个助推器的推力相当于530万磅。

除了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外,助推器还包含结构、推力矢量控制、分离、回收、电子和仪表等子系统。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是为太空飞行研制的最大的固体推进剂发动机,也是第一种为有人驾驶飞机研制的发动机。这个巨大的发动机包含一个装载固体推进剂的极状发动机箱、一个点火系统、一个可移动的喷嘴和必要的仪器及整合硬件。

每一个固体燃料火箭发动机携带45万公斤(100万磅)推进剂,推进剂在犹他州的一个工厂里混合。推进剂在600加仑的钵中混合,这些钵分别在3个不同的搅拌大楼里,混合完成后的推进剂被送到特别铸造大楼,灌进铸件中。固化的推进剂看上去像硬塑料打字机的橡皮,摸上去也像是橡皮。

外燃料箱,英文缩写ET,它是轨道器的“煤气罐”,里面装的是航天飞机主发动机使用的推进剂。在发射时,外燃料箱也是航天飞机的“脊柱”,为附加装置----固体燃料推进器和轨道器提供结构支撑。它也是航天飞机惟一不能重复使用的部件,升空大约8.5分钟后,推进剂耗尽,外燃料箱被抛开,与轨道器分离,使命完成。

在升空时,外燃料箱吸收了三个主发动机和两个固体火箭发动机的推力负载(780万磅)。当固体火箭助推器在大约45公里的高度分离后,主发动机仍在燃烧的轨道器携带外燃料箱继续上升到地球以上大约113公里的上空,达到接近轨道速度。这个时候,燃料几乎耗尽的外燃料箱分离,依照事先设计的线路下落,其构造的大部分在大气中烧毁,残骸落进大洋里。

外燃料箱的三个主要部件是:位于前端的氧燃料箱、位于后端的氢燃料箱还有一个中间燃料箱,后者将两个推进燃料箱连在一起,仪表和燃料处理设备也在中间箱里,同时,它也为固体火箭助推器前端提供附着结构。

氢燃料箱的体积是氧燃料箱的2.5倍,但完全灌满燃料后,其重量只有后者的三分之一,这是因为液态氧的密度是液态氢的16倍。

外燃料箱的皮肤由执保护系统覆盖。热保护系统是一层2.5厘米(1英寸)厚的聚氨酯泡沫涂料,作用是将推进剂维持在一个可接受的温度,保护皮肤表面不会因为与大气摩擦产生的高温损坏,也将表面结冰的可能性降至最低。

外燃料箱包括一个推进剂输出系统,将推进推输送到轨道器的发动机里;一个加压与通风系统,负责调控燃料箱的压力;环境调节系统,负责调控温度,补充中间燃料箱区域的大气;还有一个电子系统,负责分配电力、仪表信号,提供闪电保护。

外燃料箱推进剂通过一根直径43厘米(17英寸)的连接管输给轨道器,这根连接管在轨道器内部分成三根更细的管子,向每一个发动机输送推进剂。

轨道飞行器既是这套太空运输系统的大脑,又是心脏,这个飞行器与一架DC-9飞机的大小和重量差不多,包括加压乘员舱(通常可以乘载7名宇航员)、巨大的货舱以及安装在其尾部的三个主发动机。

驾驶舱、生活舱和实验操作站在机身的前部,货物放在机身中部的有效载荷舱里,而轨道器的主发动机和机动推进器则在机身尾部。

机身前部:驾驶舱、生活舱和实验操作站在机身前部,这一部分有一个加压的乘员舱,并为机头部分、前起落架和前起落架轮舱和门提供支持。

乘员舱:乘员舱的空间为65.8立方米,在轨道器的前部。它由三部分组成,分别是加压的工作间、生活间和储存间。由驾驶舱、中舱/设备舱和一个气密过渡通道组成。在乘员舱后舱壁外面的有效载荷舱里,可以安装一个对接舱和一个有接头的转移通道,以方面对接、乘员进入实验室和到舱外活动。两层的乘员舱前部有一个驾驶舱,机长的座位在驾驶舱的左边,飞行员的座位在右边。

驾驶舱:驾驶舱通常设计成驾驶员/副驾驶员都可操作模式,这样在任何一个座位上都可以驾驶轨道器,也可以执行单个人的紧急返回任务。每个座位上都有手动飞行控制器,包括旋转和转换驾驶杆、方向舵踏板和减速板控制器。驾驶舱里可以坐4个人。轨道显示器和控制器在驾驶舱/乘员舱的尾部,左边的轨道显示器和控制器是用来操纵轨道飞行器的,右边的轨道显示器和控制器是用来操纵有效载荷的。在驾驶舱里共有2020多个分散的显示器和控制器。

在驾驶舱上层有6块耐压挡风玻璃、两个顶部窗子和两个后视的有效载荷舱窗,乘员舱的中央部分或层舱里的乘员进出舱口上也有一个窗子。

中舱:中舱有为4个乘员睡眠室准备的物资和储藏设施,中舱还存有氢氧化锂单人救生器呼吸袋和其它装置、废物管理系统、个人卫生间和工作桌/餐桌。

一般情况下,中舱最大乘员数是7人。中舱可以经过改造储存和睡眠供应设施增加3个救援座椅。而救援座椅可以调节,将救援的乘员人数从3人增加到最多7人。

气密过渡通道:气密过渡通道为太空行走提供通道,可以安装在下列位置的任何一个位置:中舱区里的轨道飞行器乘员舱里面,而中舱区在后舱壁;安装在舱壁上或者通道接头上部的机舱外面的通道接头可以把加压的太空实验室舱与轨道飞行器舱联结在一起。对接舱也可以充当太空行走的气密过渡通道。

气密过渡通道里有两套太空服,可以支持两次6个小时的太空行走任务和一次意外或者紧急太空舱外活动,还可以提供机动支援,比如扶手,让宇航员执行各种任务。气密过渡舱有两个宇航员房间可供换太空服用。

机身中部:除了构成轨道飞行器的有效载荷舱外,机身中部还要支撑有效载荷舱门、铰链和固定配件、前机翼前缘凸齿以及大量轨道飞行器系统组件。每个有效载荷舱门支撑4个散热器面板,当这些门打开时,倾斜的散热器就会松开,移动到合适位置,这可以让热量从各面板的两侧散发出去,反之,4个舱尾散热器面板将只能从上部散发热量。有一些有效载荷可能不会直接与轨道飞行器联结,但有效载荷载体却会被连接到轨道飞行器上。具有惯性的上段、加压舱或者任何承载有效载荷的特别托架都是典型的载体。

遥控操作系统是一个15.2米长的有关节的机械臂,可以在轨道飞行器的驾驶舱里对其进行遥控。机械臂的“肘”和“腕”关节可以活动,可以抓住有效载荷将其从有效载荷舱里取出来送到合适地点,或者将有效载荷回收进舱里,保证安全返回地球。机械臂外侧终端附近的一个电视摄像机和照明设施可以让操作员在电视监视器上看到他的手正在做什么。另外,有效载荷舱的每一侧都安装3个照明灯。

机身尾部:机身尾部包含左右轨道操纵系统、航天飞机主发动机、机身襟翼、垂直尾翼和轨道飞行器/外燃料箱的后部配件。前舱壁将机身尾部与中部隔开,舱壁的上层部分联接在垂直尾翼上,内部承受推力结构支持航天飞机的三个主发动机、低压涡轮泵和推进剂输送管。

航天飞机主发动机:与固体燃料火箭助推器联接在一起的三个主发动机在最初上升阶段为轨道飞行器提供推力,使之脱离地球引力。在发射后,主发动机继续运作8.5分钟左右,这段期间是航天飞机用动力推动飞行。

当固体燃料火箭被抛开后,主发动机提供的推力将航天飞机的速度在6分钟里从每小时4,828公里提高到每小时27,358公里以上并进入飞行轨道。

在航天飞机加速时,主发动机会燃烧掉50万加仑的液态推进剂,这些推进剂由巨大的橙色外挂燃料箱提供,主发动机燃烧液氢和液氧,而液氢是世界上第二最冷的液体,温度在零下华氏423度(摄氏零下252.8度)

发动机一开始排放的是氢和氧合成的水汽。主发动机在分阶段燃烧周期内使用高能推进剂产生推力,推进剂的一部分在双重预烧器里消耗掉,产生高压热气,推动涡轮泵。燃烧是在主燃烧室完成的,主发动机燃烧室里的温度可达到华氏6000度(摄氏3315.6度)。每个航天飞机的主发动机使用的液氧/液氢比例是6比1,产生水平推力179,097千克(375,000磅)、垂直推力213,188千克(470,000磅)。

发动机产生的推力可在65%至109%的范围内调节,这样,点火发动和初始上升阶段可以有更大的推力,而在最后的上升阶段减少推力,将加速度限制在3g以下。在上升阶段,发动机的万向接头(平衡架)可提供倾斜、偏航和滚动控制。

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失事

1986年1月28日,卡纳维拉尔角上空万里无云。在离发射现场6.4公里的看台上,聚集了1000多名观众,其中有19名中学生代表,他们既是来观看航天飞机发射的,又是来欢送他们心爱的老师麦考利夫。1984年,航天局宣布将邀请一位教师参加航天飞行,计划在太空为全国中小学生讲授两节有关太空和飞行的科普课,学生还可以通过专线向麦考利夫提问。麦考利夫就是从11000多名教师中精心挑选出来的。

挑战者号航天飞机在顺利上升:7秒钟时,飞机翻转;16秒钟时,机身背向地面,机腹朝天完成转变角度;24秒时,主发动机推力降至预定功率的94%;42秒时,主发动机按计划再减低到预定功率的65%,以避免航天飞机穿过高空湍流区时由于外壳过热而使飞机解体。这时,一切正常,航速已达每秒677米,高度8000米。50秒钟时,地面曾有人发现航天飞机右侧固体助推器侧部冒出一丝丝白烟,这个现象没有引起人们的注意。52秒时,地面指挥中心通知指令长斯克比将发动机恢复全速。59秒时,高度10000米,主发动机已全速工作,助推器已燃烧了近450吨固体燃料。此时,地面控制中心和航天飞机上的计算机上显示的各种数据都未见任何异常。65秒时,斯克比向地面报告“主发动机已加大”,“明白,全速前进”是地面测控中心收听到的最后一句报告词。第72秒时,高度16600,航天飞机突然闪出一团亮光,外挂燃料箱凌空爆炸,航天飞机被炸得粉碎,与地面的通讯猝然中断,监控中心屏幕上的数据陡然全部消失。挑战者号变成了一团大火,两枚失去控制的固体助推火箭脱离火球,成V字形喷着火焰向前飞去,眼看要掉入人口稠密的陆地,航天中心负责安全的军官比林格手疾眼快,在第100秒时,通过遥控装置将它们引爆了。

挑战者号失事了!爆炸后的碎片在发射东南方30公里处散落了1小时之久,价值12亿美元的航天飞机,顷刻化为乌有,七名机组人员全部遇难。全世界为此震惊,各国领导人纷纷致电表示哀悼。然而,人们在悲痛之余,对科学事业的不懈追求并没有停止。在“阿波罗”1号飞船失事中遇难的格里索姆,生前曾说过一段感人的话“要是我们死亡,大家要把它当作一件寻常的普通事情,我们从事的是一种冒险的事业。万一发生意外,不要耽搁计划的进展。征服太空是值得冒险的。”

事故原因最终查明:起因是助推器两个部件之间的接头因为低温,变脆,破损,喷出的燃气烧穿了助推器的外壳,继而引燃外挂燃料箱。燃料箱裂开后,液氢在空气中剧烈燃烧爆炸。

挑战者号上七名为科学事业献身的勇士分别是:机长:弗朗西斯斯科比,四十六岁;驾驶员:迈克尔史密斯,四十岁,宇航员:朱迪恩雷斯尼克(女),三十六岁;罗纳德麦克奈尔,三十五岁;埃利森鬼冢,三十九岁;格里高利杰维斯,四十一岁;教师克里斯塔麦考利夫(女),三十七岁。

机长弗朗西斯斯科比(Francis Scobee)曾是美国空军战斗机飞行员,后来成为一名高级飞行器的试验飞行员,一生与危险打交道。他幽默、开朗,成为全机组的核心与灵魂。

驾驶员迈克尔史密斯(Michael Smith),曾在美国海军服役,担任过战斗机飞行员,多次获得奖章,其中包括海军特级飞行十字勋章和国家敢于战斗银星十字勋章。

宇航员朱蒂丝雷斯尼克(Judith Resnik),在余暇时喜欢弹钢琴,喜欢在音乐中寻找美的享受。朱迪丝喜欢微笑,微笑中充满对事业和生活的信心。

宇航员罗纳德麦克奈尔(Ronald McNair),来自加利福尼亚州的南部,在棉田的劳动中锤炼了他坚毅的性格。他梦想着到外层空间站去生活,在失重的太空中做试验:吹奏萨克斯管。

格里高利杰维斯(Gregory Jarvis)满怀希望参加这次宇航旅行,他随身带着一面小旗子,这是他的母校巴法洛纽约州大学送给他的纪念品,他愿带着这面旗帜去开拓空间的探险。

埃利森鬼冢(鬼冢承二;Ellison Onizuka)生于夏威夷,其祖籍是日本人。他在孩提时代总爱光着脚板在咖啡地和麦卡达美亚墓地跑来跑去。他早就梦想着有一天去月球旅行。成为飞行员后,他雄心勃勃地准备大展宏图。

克里斯塔麦考利芙(Christa McAuliffe)出生于美国波士顿,在新罕布什尔州康科德中学任教。她是一位有名的社会学女教师,已婚,并育有一儿一女。按计划她将在太空通过电视向美国和加拿大二百五十多万中小学生讲授两节太空课,还将在航天飞机上参加几项科学表演,录像后也要向学生播放,成为世界上第一位“太空教师”。

1982年7月,挑战者号航天飞机成为美国可再度使用的带冀航天器,共成功完成了九次航天飞行任务。1986年1月28日美国的挑战者号航天飞机乘载七名宇航员,进行航天飞机的第10次飞行。在挑战者号十次的飞行任务中,共绕轨道飞行987次,太空停留时间累积69天。

挑战者号的失事曾使美国的航天事业受到沉重打击,航天飞机在以后的3年中停止了飞行。但是,在总结了挑战者号的教训之后,人类对太空的探测仍在继续。从航天飞机恢复飞行至今,已执行了76次飞行任务,包括组建国际空间站。挑战者号的宇航员是人类航天事业的先驱。

技术原因

1."挑战者"号失事的直接原因是右部火箭发动机上的两个零件联接处出现了问题,具体的讲就是旨在防止喷气燃料热气从联接处泄露的密封圈遭到了破坏,这是导致航天飞机失事的直接技术原因。

2.在航天飞机设计准则明确规定了推进器运作的温度范围,即40°F90°F,而在实际运行时,整个航天飞机系统周围温度却是处于31°F99°F的范围。

3.所有的橡胶密封圈从来没有在50°F以下测验过,这主要是因为这种材料是用来承受燃烧热气的,而不是用来承受冬天里发射时的寒气的,而当时"挑战者"发射的时间却正好是在寒冷的冬天。

真正原因

1.决策存在的问题

正如前面所说,挑战者号失事的根本原因在于决策问题,而非仅仅是技术上的问题。那么,究竟在"挑战者"号事件中存在哪些决策上的问题呢?我个人认为有以下几个失误:

对于在按照规定准时飞行、节约成本与安全飞行的决策上存在严重的失误。宇航局选择了前者,这个决策是一个重大的失误。宇航局根本没有考虑到在这个问题上哪一个更加重要。宇航局宁可选择有缺陷的工具飞行,也不愿接受27个月的修改计划。在摩劳伊的回忆中写到:我认为我们每次都在冒险,我们在1月28日还经历了一次从发现密封圈腐蚀时候一直都经历的冒险。这完全是如赌徒一般的行为。

对于候补制造商的选择上也存在决策失误的问题。从材料中可以看出,所谓的竞标,其实更倾向于萨科尔公司,对于其他的竞争厂家来说,并没有公平性可言,这样竞标出来的公司在产品的质量问题其实是非常令人堪忧的,并且对于其宇航局的监督等也严重不足。他们存在主仆之分,这样的后果显然是造成了一种相当不健康的环境。

2.航天飞机项目管理中存在的问题

首先是沟通问题。沟通在整个航天局以及在航天局与外部的沟通上都存在严重的不足。如在跟萨科尔公司的沟通上,存在着等级优越的观念。这是根本不适合于组织发展的。

其次是决策的环境问题。我们不难看到,整个决策环境其实都有压力,压力既有内部的,又有外部的,宇航局想在里根总统发表国情咨文前把航天飞机送上天。这显然是承受着巨大的压力。尽管这种压力并不能够得到当局的承认,但是确实存在。

还有组织内部本身的从众情绪较重。得克萨斯州立大学得名誉校长汉斯说:"我相信在每一次独立的发射中有一些分部门的工程师不会起来说‘别发射',因为人人都会因此遭到议论。"由此可见,在宇航局的员工们的从众压力多么的严重。

最后,骄傲情绪充斥着整个宇航局,因为他们的成功先例使他们处在了一个危险的边缘,没有回旋的余地,骄傲情绪继续滋长。对于危机的来临又缺乏镇定的应对及方法。

2010年初,NASA正式决定将日渐老化的航天飞机全部退役。按计划在2010年秋天退役之前它们仅剩5次飞行任务。也就是说,除非NASA需要多几个月的时间完成剩余的任务,或者奥巴马总统选择延长航天飞机项目的寿命来减小美国载人航天飞行能力的缝隙,否则航天飞机将在2010年秋季停飞。

2010年2月,“奋进号”航天飞机升空,拉开了2010年航天飞机退役飞行的序幕,为空间站安装了“宁静”号节点舱和一个便于宇航员对地球、其他天体及航天器进行全景观测的观测台。

3月,“发现”号正矗立在肯尼迪航天中心的39A发射架上,预定于2010年4月5日发射。在这次太空任务中,这艘航天飞机将搭载一个多功能后勤舱进入空间站。这个后勤舱基本上就是一个大型储藏室,里面装的是用于空间站实验室的科学研究架。按照计划,宇航员将在此次任务中进行3次太空行走,完成更换氨水箱,取回空间站外部的日本实验舱以及更换陀螺仪等工作。

5月,“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将执行一项为期12天的任务,向空间站运送集成货舱以及俄罗斯制造的迷你研究舱。迷你研究舱将安装在空间站曙光舱底部端口。此外,迷你研究舱也将搭载美国货物。

此次任务中,宇航员将进行3次太空行走,在空间站外部安装备用零部件,其中包括六块备用电池、一个用于Ku波段天线的桁架总成以及为加拿大机械臂准备的零部件。散热器、气闸、欧洲机械臂、俄罗斯多功能实验舱等部件也将搭乘“亚特兰蒂斯”号进入空间站。

7月,“奋进”号航天飞机将重返太空,执行一项为期10天的任务,向空间站运送一系列备用零件,其中包括两个S波段通信天线、一个高压气罐、为加拿大机械臂准备的额外零部件以及微流星体碎片防护盾。由于在空间站周围或附近飞行的太空垃圾数量增多,安装这种防护盾显得非常重要。

9月,“发现”号将执行一次飞行任务,为期9天。此次任务中,“发现”号将向空间站运送4号快速后勤运输装置以及其它零部件。这将是航天飞机的第134次飞行同时也是第36次飞往空间站的任务。后勤运输装置有助于提高空间站的货物储存空间。

2011年2月 “发现号”,载着6名机员由国际空间站返回地球,完成他的第39次飞行。

“发现号”自1984年服役以来,一共在太空中逗留了365天,总飞行里程近2.3亿公里,相当于往返月球288次。

功成身退的“发现号”几个月后,就会被送到华盛顿的博物馆公开展览,而其余两架航天飞机也将在2013年退役。

2011年7月8日上午美国“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从佛罗里达肯尼迪航天中心成功发射升空。这是美国30年历史的航天飞机项目中的第135次升空,也是美国所有航天飞机的最后一次飞行。2011年7月21日“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在佛罗里达肯尼迪航天中心着陆。

据报道,航天飞机上的4名机组人员在此次为期12天的行程中将向国际空间站送去供给、备用零件以及科学实验仪器。“亚特兰蒂斯”号航天飞机在国际空间站的建设和运行上发挥了很大作用。


相关文章推荐:
英尺 | 英里 | 挑战者号 | 运输系统 | 发现号 | 探险家 | 詹姆斯库克 | 南太平洋 | 夏威夷群岛 | 哥伦比亚 | 亚特兰蒂斯号 | 马萨诸塞州 | 伍兹霍尔海洋研究所 | 奋进号 | 地球轨道 | “哥伦比亚”号航天飞机 | 佛罗里达州 | 肯尼迪航天中心 | 人造地球卫星 | 推力矢量控制 | 犹他州 | 打字机 | 航天飞机主发动机 | 固体火箭发动机 | 调节系统 | 电子系统 | 太空行走 | 系统组件 | 卡纳维拉尔角 | 挑战者号航天飞机 | 迈克尔史密斯 | 克里斯塔麦考利夫 | 战斗机飞行员 | 朱蒂 | 朱迪丝 | 加利福尼亚州 | 波士顿 | 里根 | 汉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