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蒙挚

海宴小说《琅琊榜》以及电视剧《琅琊榜》中人物。禁军大统领,大梁第一高手,琅琊榜天下十大高手中排名第二的高手,武功高强,刚烈勇猛,忠肝义胆,重情重义,光明磊落,正直无私,柔情似水,任劳任怨,时而威猛,时而呆萌,曾为赤焰军旧将,是林殊的骑射发蒙师傅,亦是之后梅长苏的挚交,也是他在帝都翻云覆雨的得力助手。

对皇帝忠心贯日,对挚友披肝沥胆,然也有自己坚定的原则和底线;不善言辞,不善结交,但赤诚肝胆,堪托生死。

蒙统领大约三十七八岁的样子,体态雄健,身材高壮,容貌极有阳刚之气,一双眸子炯炯有神,却又精气内敛,武功和内力修为深不可测。平时给人感觉好像只会任劳任怨地埋头苦干,不参与党争,但实际上他默默地帮了梅长苏不少忙(电视剧中有时也有些憨憨的呆萌的感觉)。

VS 飞流 (平,短暂交手後作罢。事後飞流自认打不过。)

VS 拓拔昊 (平,短暂交手後作罢。事後蒙挚认为能制服,但需苦战一场。)

拜入少林,为俗家弟子学武,一拳一脚,根底扎实;

下山投军归赤焰;

三军校武,受祁王赏识,成林殊之骑射发蒙师傅;

葫芦谷大战,受祁王三道军令未中埋伏,全师而退;

退出赤焰入禁军,暂别军旅;

赤焰案发后六年,收到劫后余生之林殊来信,之后书信联络不断;

与飞流动手惊动梅长苏;见到梅长苏,承诺只要不直接伤害皇上便愿助梅长苏;

受梅长苏之托埋伏于昭仁宫外,见到司马雷出,以“外臣擅入”罪名将其拿下;

为梅长苏选中一个暗中与靖王府相近的的宅子;

受梅长苏提点内监被杀案;

受梅长苏之托携夏冬出天牢见聂锋;

带夏冬回天牢,换出宫羽;

金殿呈冤,调动禁军压制御林军、控制大殿,确保呈冤顺利推进;

大渝犯边、北境告急之际,临危受命出任北上十万援军主帅;

三个月内,在梅长苏的谋划下斩首渝军6万,迫使其献表纳币求和;

大渝退军、林殊辞世后,奉萧景琰之命整编征北驻军与原尚阳军,得新君赐名“长林”;

辞官退出朝堂,一身绝学尽传荀飞盏,最后登顶琅琊高手榜。

关切

梅长苏笑眯眯地拥裘而坐,鼓励道:“飞流加油,难得有机会可以跟蒙大叔切蹉哦……”

蒙挚一看这人玩性已经上来,无奈之余心里还有些隐隐的高兴,不管怎么样,他身上还有一点林殊以前的影子,总是一件让人宽慰的事情,再说与飞流交手,其实还是很过瘾的,所以干脆静下来心认真应对了。

心疼

★蒙挚被他一语说中,不由挑起浓眉,上前扳住梅长苏的脸道:“小殊,你回来之后怎么变得越来越象妖怪了?你还是活的吗?”昔日惊才绝艳的赤焰少帅,竟只能将稀世才华用在这些事情上面吗?

★你的隐忍,你的手段,让真正认识你的人心疼,从骨子里的心疼,他知道你是怎样的人……知道,你……不喜欢这。也知道……你的稀世才华不是放在这些阴谋琐事之上的……

信任

★“你放心,靖王府聪明一点的人只会感激我,不会记恨我。会对我觉得不满的都是些有四肢没头脑的莽夫,这类人我暂时不想管,等哪天交到我手上了再调教。你忘了,管这些打打杀杀的武将们,那可是我最擅长的事。”

蒙挚想了想,也不由一笑:“这话说的倒也是。”

★“说的也是,”蒙挚长长吐一口气,“你办的事,什么时候不周全过了?”

呆萌

“??我又说错话了......”

“书?噢!书!啊......苏先生告辞......”

尽忠职守

★“忠义在心,不在名。只要你不直接危害皇上,就永远都不会是我的敌人。”

任劳任怨

★蒙挚挥了挥手,道:“皇上素日就是这样,我身为臣子,难道还指望君上为了我改脾气不成?再说这案子确实是发生在禁军戒护范围中,本就该我来承担责任,皇上也并没有冤枉我。”

机智

★蒙挚倒是早有准备,候梁帝发完了怒火,方叩拜徐徐回道:“陛下见责,臣自当罪该万死。但自古宫闺清誉最是要紧,臣虽蒙陛下恩宠,忝为禁军统领,可毕竟只是个外臣。那宫女是公主贴身随侍,书信又是密封。臣一无权审问内宫人等,二不能拆看书信窥密,不审不看,便不知真伪。不知真伪,又岂敢将这种事擅报陛下?故而臣只能将宫女逐回,令手下噤口,将书信焚烧。如此方能将此事化为弭有,不伤公主圣德。臣见识粗陋,此举若有不妥之处,请陛下责罚。” 梁帝听了他的分辩,细想竟大是有理。这种宫闺私事,自然是能消就消,能免就免,大肆查证出来,也不过是丢自己的脸面。这样一想,一团火气渐渐也消了,命蒙挚平身,安抚了两句,又将刚才派往公主宫中代天讯问的内使召回,只下了暗令给,命她加倍严管景宁,便匆匆掩了此事。

担忧与不解

★“我知道你和靖王感情好,我也不低看他的能力。说实在的,他的那些不利条件也不算什么,不过就是母亲位低,一向不受皇上重视罢了,这些以后多表现一下就可以改变的。但最关键的是,靖王天性不善权谋,也很厌恶权位纷争,可夺嫡是何等凶险的事,他这样的性情,怎么敌得过心狠手辣,实力雄厚的太子与誉王?!”

★“这不可能!”蒙挚一掌击在桌面上,“他天性厌恶纷争,难道你天生就喜欢?靖王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狠心,他难道就不知道心疼你吗?”

忠义

★“无论成败,生死不负!”

机智

★一日趁着到靖王府中参加他举办的骑射赛会的时机,挑起话题,借口要看他从北狄王处缴获的双弦剑,如愿到了靖王悬剑的卧房内,并且很凑巧地发现了那个隐密的地道入口。就这样,蒙挚顺理成章地成为第一个知晓梅长苏与靖王臣属关系的朝臣,并且趁机向靖王表明了自己在不违皇命的情况下,一定会支持他夺嫡的态度。

★蒙挚与靖王以前关系一直不错,此次他刻意回护,没有让任何人察觉到公主的这位心上人是被靖王收留在府的,更是明显表示出了极大的善意。靖王原本就曾被梅长苏暗中劝告要结交蒙挚,加上此次又受了这个人情,一来二去交往渐渐增多,虽没有频繁到让人注意的程度,但推心置腹的程度已远比以前更深了几倍。

爱护与大度

★“没关系,这孩子如此维护你,我还很高兴呢。”蒙挚朝飞流露出善意的笑容,“你要好好保护他哦。”

★蒙挚苦笑道:“小殊,你是不是在拿我给这个孩子喂招啊?”

“是又怎么样?”梅长苏露出春风般的笑容,“你不会这么小气吧,陪我们飞流过招不好玩吗?你看我们飞流多可爱啊……”

身先士卒

★蒙挚仗剑站在禁军防线的最前方,不动如山。战场上出身的他知道,当十几倍于己方的敌人黑压压一片蜂拥而上时,那种压迫感是惊人的,一旦士兵们承受不住产生了怯战情绪,一溃千里的局面随时都会出现,所以他必须要一身当先,激起大家的血勇之气,不能输在最开始那一瞬间的接触。

勇猛

★指挥的倒也对,只要仗着人多不怕死,冲过箭矢的射程距离就可以打接触战,发挥兵力地优势,不过他喊完这句话后就再也没有指挥的机会了。因为一条玄灰色地人影随即掠起,如展翅大鹏般疾冲直下,踏过重重叛军的头顶直扑此人,只是简洁的一劈一收的动作,人头已飞起,鲜血涌出的同时,玄灰人影已纵跃回到了原处,横剑当胸,傲然直立。大梁第一高手地气势瞬间镇住了全场。在禁军如雷的采声中,庆历军的阵脚有些松动,未能再向前推近。

指挥若定

★陷入被屠杀状态中地铁甲兵后面还跟着行动更轻捷的步兵,原本就是预备冲散箭阵后作为进攻主力用地。虽然前方的血腥杀戮令人胆寒,但箭阵毕竟已收,他们开始猛力前冲。谁知就在此时,死神的弓弦之声再次拉响,原来蒙挚竟在周边的大树上布置了弩手隐藏,这一轮急射后,庆历军的死伤比刚才那一波还要惨重。


相关文章推荐:
琅琊榜 | 呆萌 | 陈龙 | 范哲琛 | 琅琊 | | 琅琊 | | 蒙浅雪 | 萧平章 | 荀飞盏 | 飞流 | 梅长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