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棉花胡同

棉花胡同,位于北京市西城区东北部。北起罗尔胡同,南至护国寺街。明《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宛署杂记》作“绵花”胡同。清乾隆十五年京城全图,“绵”讹作“棉”。1965年罗儿胡同、斗鸡坑胡同部分并入。棉花胡同六十六号为蔡锷故居。蔡锷,自松坡,梁启超的学生,护国运动的领袖之一,因反对袁世凯复辟而彪炳史册。现被中央气象局作为宿舍,大体完整。以棉花为称的胡同,旧时内城有三条。一在交道口,1965年后冠以“东”字;一在东四,已撤销;一在今地,因蔡锷而生辉。

棉花胡同,位于北京市西城区东北部。北起罗尔胡同,南至护国寺街。明《京师五城坊巷胡同集》、《宛署杂记》作“绵花”胡同。清乾隆十五年京城全图,“绵”讹作“棉”。1965年罗儿胡同、斗鸡坑胡同部分并入。棉花胡同六十六号为蔡锷故居。以棉花为称的胡同,旧时内城有三条。一在交道口,1965年后冠以“东”字;一在东四,已撤销;一在今地,因蔡锷而生辉。

明末著名女将军秦良玉三次率领白杆兵,北上勤王,并拿出自己的全部家产作为军饷,以补朝廷因连年应战而造成的军需不足。四川营胡同和棉花胡同就是当年秦良玉京城驻兵的地方。 因为明末国库空虚, 纺织棉布,筹集军饷。清代曾有人写《四川营吊秦良玉驻兵遗址》一诗咏道:“金印夙传三世将,绣旗争认四川营胡同。至今秋雨秋风夜,隐约钲声杂纺声。”诗非名家手笔,却颇能反映出人们对于这位爱国女英雄的怀念。确实,北京的四川营、棉花胡同的地名一直沿用至今,足以说明人们对这位巾帼豪杰的敬慕了。后世仁人志士也有不少对秦良玉钦敬者,如辛亥先烈秋瑾女侠13岁时读描写秦良玉的小说《芝龛记》,非常感动和羡慕,曾写了一首《满江红》,句中有“良玉勋名襟上泪”之句(见中华书局版《秋瑾集》),可见秋瑾的忠义侠胆不无秦良玉的遗风。

1965年罗儿胡同、斗鸡坑胡同部分并入。棉花胡同66号为蔡锷故居。蔡锷,字松坡,梁启超的学生,护国运动的领袖之一,因反对袁世凯复辟而彪炳史册。现被中央气象局作为宿舍,大体完整。

民国初年此地曾设女子学校。现如今四川营胡同已辟成了宽阔的马路,四川会馆也已为民宅,匾额、楹联等早已不在了,只留下女将军千里勤王的一段佳话。

文化古都北京有无数的名人故居,大多已成为文物保护单位。但我一直耿耿于怀的是,北京西城护国寺附近棉花胡同66号院,却连市级文保名单和挂牌也未被列入。须知这是中国近代史最有影响的人物之一蔡锷的旧居,当年蔡锷被誉为“再造共和”的名将,没有他的云南首义,中国纪元表上很可能留下一个“洪宪帝国”的年号。在这个普通的四合院中,发生过多少惊心动魄、纵横捭阖,且不去说他,单是将军与京华名妓小凤仙那一幕幕真挚情殷而富有传奇的爱情故事,就足以令人生无限叹惋之情了!

小凤仙是当年北京“红灯区”八大胡同里云吉班的名妓,粗通翰墨及琴棋书画,也算饶有风姿。如果她没有遇见蔡锷,也可能一生“老大嫁作他人妇”而已。但她遇见了蔡锷。蔡锷不仅是名将,更是儒将,反对袁世凯称帝,被袁贼羁縻于北京,将他的亲戚、天津盐商何仲景在北京的这套四合院借与蔡住,又委以昭威将军衔兼各种无实权的职务,表面拉拢,内则控制。但蔡锷以“为四万万人争人格起见”,矢志反对复辟帝制。为迷惑袁贼,他故意流连忘返于八大胡同,花酒雀战,以示放纵。于此却成就了千古因缘与小凤仙惺惺相惜。按说一个寻常妓女,遇见蔡锷,最大的理想也不过委身相与跳出火坑。但殊不知小凤仙却是一个深明大义的温柔女子,现在看来,她应该明了蔡将军的义举,成为将军的掩护者。据记载,小凤仙经常出入这所宅院,为蔡锷迷惑袁世凯的“金屋藏娇”造成事实,也经常陪将军赴天津密晤梁启超共商反袁起义机密。京津道上,香车迤逦,令人想见英雄美人的缱绻情义。

蔡锷最终摆脱袁的监视潜出北京赴云南发动起义,而助蔡锷出走则得力于小凤仙的掩护。关于蔡锷秘密出走的情节有不少版本,但人们多宁愿相信这个富有传奇的美人救英雄的传说。电影《知音》等众多戏剧、小说多采用这个情节。毫无疑问,蔡锷在北京那一时期,心情最为苦闷,小凤仙的慰藉当然会使他愁怀释减。这个一见钟情的爱情传奇可惜没有结局。蔡锷因为积劳成疾,不到40岁就因患喉癌英年早逝!我们今天无从知道小凤仙的心绪,与她年龄、地位、志向大相径庭的、所爱的人一赴黄泉,她是不是心中的幻梦被无情地碾碎了呢?

据当时报载:在北京举行的蔡锷葬礼上,小凤仙亲临祭奠并自撰挽联。其一云:“万里南天鹏翼,直上扶摇,剧怜忧患伤人,萍水因缘成一梦;几年北地燕支,自悲沦落,赢得英雄知己,桃花颜色亦千秋”,其二云:“不幸周郎竟短命,早知李靖是英雄”。前者现已证明是清末民初名士易宗夔代笔(见《新世说伤逝》),后者辞不甚工整,大约是小凤仙所写。不过虽为代笔,“英雄知己”、“萍水因缘”的心情应该还是真实的。

以后小凤仙的结局有很多传说,诸如自杀、嫁人、被蔡母迎回湖南老家,长作蔡门未亡人,等等。但真实的结局因五十年代小凤仙曾拜访过梅兰芳,才知其状况:先嫁与一位军阀,后嫁与一位工人(可见许姬传《七十年来闻见录》等)。不过,据当年给小凤仙之子当过家庭教师的一位老人回忆:小凤仙时时怀念蔡锷,每一谈及便泣不成声!可见因缘知己并不因岁月的流逝而销蚀。

倘若蔡锷天假以年,他会怎样对待小凤仙呢?依他的道德标准会迎娶她作如夫人吗(那个时代娶妾是天经地义无可指责的)?但无论如何,我坚信“萍水因缘”不会改变,因为小凤仙赢得了“英雄知己”。爱德华七世还会退去皇位呢!?

古往以降,范蠡与西施、项羽与虞姬、李靖与红拂、司马相如与卓氏文君、李岩与红娘子……演绎了多少英雄知己的一见钟情的缠绵传奇,蔡锷与小凤仙只不过为人类罕见的一见钟情的传奇又增添了更哀婉的浓重一笔罢了。

我20多年前曾至故居一访,至今再未履及。我建议应该恢复蔡锷旧居,不唯给青年人以爱国尚武的教育场所,也裨使恋人们来此神驰遐想于钟情的魅力,这比去什么庙宇求签或请大神瞎念什么“千里姻缘一线牵”有益多了! [1]

到了民国时期当年秦良玉屯田的这片棉花地里云集了十数位梨园英杰。

棉花下三条1号住着著名京剧艺术家马连良。棉花五条7号为著名京剧艺术家叶盛兰住所。棉花上六条6号有著名的京剧艺术家赵桐珊。棉花下六条11号寓居过著名鼓师赓今群。棉花上七条1号是四川会馆,也是著名京剧表演艺术家裘盛戎故宅。棉花下七条1号曾是李少春宅院,15号住着京剧艺术家金少山,17号是中国戏法艺术家“快手刘”的宅院。棉花八条1号曾有京剧艺术家马福禄,6号住着评书艺术家连阔如。棉花九条6号是京韵大鼓艺术家刘宝全的故宅……如此多的京味艺术家聚集于此,可真是叹为观止呀,小小的棉花片竟是京城京味最浓的地方。

《京师坊巷志稿》 上 (清)朱一新 撰

四川营 有天龙寺,明万历间建,金华会馆也,今为义园。有三清观、法域寺。

藤阴杂记:四川营四川会馆,相传秦良玉勤王至京,驻师于此。后改石芝庵,旋改作会馆。王楼村集有石芝庵四律而不及秦事,京师亦别无石芝庵也。案:李宗有秦良玉故营歌,张维屏有四川营歌,皆咏是事。张诗结句云:武宣坊南有故营,桃花马上想倾城。画中小像应无恙,我欲驰书问老彭。自注:彭春农学士家藏良玉小像。

敫家坑 井一。有海昌、正定会馆。

棉花头条胡同 步军统领所属南营都司署在北。旧有协中、川东会馆。

上、下二条、三条胡同

上、下四条胡同 有惜字会馆。

上、下五条胡同  有圆通庵,详寺观。胡稚威年谱:乾隆十八年十月,元琢自蔚州回京,住棉花下五条胡同。十九年十月,府君回京,病。案:元琢,稚威之子,年谱为其所编。

六条胡同 曾文正年谱:道光二十年十二月,移寓棉花六条胡同路北。

上、下七条胡同 有贵州会馆。蒋祥稚自订年谱:壬戌,寓棉花七条胡同。

八条胡同

九条胡同 有天仙庵,详寺观。

裘家街  裘或作仇。井一。有临川、雷阳会馆。瓯北诗集:癸未岁暮,移寓裘家街,次桐屿见赠原韵。桐屿曾寓此。

山西街 山或作陕。有甘肃、四川会馆。

棉花五条胡同 铁门。


相关文章推荐:
护国寺 | 蔡锷故居 | 秦良玉 | 白杆兵 | 四川营胡同 | 秋瑾 | 四川会馆 | 蔡锷 | 四合院 | 小凤仙 | 马连良 | 叶盛兰 | 赵桐珊 | 裘盛戎 | 李少春 | 金少山 | 快手刘 | 马福禄 | 连阔如 | 刘宝全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