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狼筅

狼筅(音xiǎn),古代兵器之一。又名长枪,亦称做狼牙筅,狼筅原是明朝矿工起义军发明,后为戚继光抵抗倭寇时所操练“鸳鸯阵”的武器配置之一。其械形体重滞,械首尖锐如枪头,械端有数层多刃形附枝,呈节密枝坚状。附枝最长60厘米,最短25厘米。杆长5米。头与杆均为铁制成,重约3500克(纪校新书称牙筅重7斤,旧制1斤16两约600克,所以应该是4200克),均为力大之人所使用。其技击方法主要有:拦、拿、挑、据、架、叉、构、挂、缠、铲、镗等。 [1]

戚继光《纪效新书》载:“缘士心临敌动怯,他器单薄,人胆摇夺,虽平日十分精习,便多张皇失措,忘其故态。惟筅则枝茂盛,遮蔽一身有余,眼前可恃。足以壮胆助气,庶人敢站定。”明 戚继光 《练兵实纪杂集军器解上狼筅解》:“狼筅乃用大毛竹,上截连四旁附枝,节节杈,视之粗可二尺,长一丈五六尺。人用手势遮蔽全身,刀丛刺必不能入,故人胆自大,用为前列,乃南方杀倭利器。”

明 冯梦龙 《智囊补兵智鸳鸯阵》:“ 戚继光 每以鸳鸯阵取胜。其法二牌平列,狼筅各跟随牌,每牌用长二枝夹之,短兵居后。”

狼筅之为器也,形体重滞,转移艰难,非若他技之出入便捷,似非行器也。殊不知乃行伍之藩篱,一军之门户,如人之居室,未有门户扃键而贼能入者。 [3]

虽然,得人而用之则可以制人,不得其人则制於人矣。干将、太阿之利,使童子而持於国门之外,则必有袒背而夺之者。何也?其所能乖其所使矣。凡用狼筅,须要节密枝坚,杪加利刃,要择力大之人能以胜此者,勿为物所使矣。 [4]

然后以牌盾蔽其前,以长夹其左右,举动疾齐,必须钗、钯、大力接冀。然筅御而不能杀,非有诸色利器相资,鲜克有济。兵中所以必於用此者,缘士心临敌动怯,他器单薄,人胆摇夺,虽平日十分精习,便多张皇失措,忘其故态,惟筅则枝梢茂盛,遮蔽一身有馀,眼前可恃,足以壮胆助气,庶人敢站定。若精兵风雨之势,则此器为重赘之物矣。

中平势:

此势前弓后箭,阴阳要转,两手要直,推步如风,天下莫敌。

骑龙势:

闭门之法上骑龙,下闸高檠大有功,误若当前披一下,劝君眼快脚如风。

钩开势:

钩法由来阻大门,小门挫下向前奔,若还他使低来势,闸挫凭君利便分。

架上势:

打高来须用架,架时管上又管下,阴阳反覆脚如风,铁柱金刚也戳怕。

闸下势:

闸势缘何要挈脚,挈脚乃是起步法,连身坐下向前冲,上向不著下面著。

拗步退势:

直进直出君须记,站住即是中平势,高低左右任君行,切挫钩闸毋轻易。

明代倭寇侵犯我国东南沿海。戚继光为此专门组织并训练了狼筅兵。他在长而多节的毛竹顶端装上铁枪头,两旁枝刺用火熨烫的有直有勾,再灌入桐油,敷上毒药。战斗时,倭寇长刀虽锋利,却砍不断软枝,竹节层层深,能挡住长枪刺入,狼筅兵在前冲阵,长枪兵紧随左右,大刀接应于后,杀得倭寇死伤无数。


相关文章推荐:
狼牙 | 戚继光 | 鸳鸯阵 | 纪效新书 | 戚继光 | 纪效新书 | 冯梦龙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