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烙印(臧克家创作现代诗)

《烙印》是近现代诗人臧克家于1932年创作的现代诗。此诗是作者人生痛苦的一种体味,他将这种感受比喻为“在我的心上打了个烙印”,同时,把它当作为一种普适性的人类感情的痛苦本身,并对痛苦的本质和应对之策做出了深刻思考。全诗注重格律和表现技法,形式齐整,节奏匀称,形象准确。

烙印

生怕回头向过去望,

我狡猾地说”人生是个谎”,

痛苦在我心上打个印烙,

刻刻警醒我这是在生活。

我不住的抚摩这印烙,

忽然红光上灼起了毒火,

火花里迸出一串歌声,

件件唱着生命的不幸。

我从不把悲痛向人诉说,

我知道那是一个罪过,

混沌的活着什么也不觉,

既然是迷就不该把底点破。

我嚼着苦汁营生,

像一条吃巴豆的虫,

把个心提在半空,

连呼吸都觉得沉重。 [1]

此诗写于1932年,是臧克家早期创作中的一首诗。

在伤情泛滥的20世纪30年代的诗坛,臧克家的诗歌难得地独树一帜,表现着人生的苦硬。他的诗歌创作与新月派和现代派截然不同,他内心始终关注的是底层大众的生活苦难,几乎很少停留在个人的伤感上,而是贴近和理解他们的人生,写出其内在的硬。即使写自己的生活体验和内心感受,臧克家也体现出这种硬气,《烙印》就是如此。

而且,诗人曾参加过1927年武汉大革命,革命失败后,他被迫乔装打扮地在乡间蛰伏七年,经受着难以想象的屈辱和苦难。悲愤抑郁,内心深处犹如打上“烙印”。此诗反映的即是当时的时代的烙印,亦是诗人生活的烙印。 [2]

自古以来,宦海淹蹇、壮志难酬、情场失意、亲缘淡薄等际遇给人们的心灵带来巨大痛苦。但《烙印》所关注的不是痛苦的具体形式和因缘所在,而是作为一种普适性的人类感情的痛苦本身,并对痛苦的本质和应对之策做出了深刻思考。

第一节以“痛苦是打在心上的烙印”为核心意象,运用倒装的手法表达了人生的奥秘。以往的日子太沉重,故“生怕回头向过去望”。因而自欺地说:“人生是个谎。”将正常的逻辑关系倒置组接,使语气曲折回旋又营造了悬念和铺垫,使“烙印”出现更自然。“人生是个谎”说得很吊诡,透射出人生的神秘莫测。

第二节承接“烙印”意象,生发出三种不同的内心感受。作者时觉痛苦是“毒火”,对不公平的人间充满怨愤;时觉痛苦能“进出一长串歌声”,或如幽州台歌般的激昂苍凉,或如孤舟嫠妇敖的凄切怨艾;时而对“生命的不幸”浅吟低唱,自怜自悲。三种深沉的内心感受道出了痛苦的不同风姿和人生的复杂风味,渗透着凝重的生命意识和悲剧意识。第三节围绕“痛苦是个谜”展开对人生经验的描述。它是对前节中直面痛苦这一意念的反向延伸,带有强烈的反讽色彩。反映出作者渴望着人们能够因痛而醒,正视现实,和命运抗争。这种反叛情绪和斗争精神显示了强烈的自觉意识与主体意识,不仅对应了三十年代的历史主潮,也延续了“五四”时鲁迅发出打破“铁屋子”,引起“疗救的注意”的启蒙之音。

正是出自理性的清醒和主体的自觉,故在最后一节,作者对痛苦的态度是“我嚼着苦汁营生,/像一条吃巴豆的虫”。这一名句,形象鲜明地表达出“极顶真的生活意义”,“咬紧牙关和磨难苦斗”的生活态度。痛苦是一把锋利的刀,剖破了人类的心,而坚忍是一剂良药,让破碎的心重新愈合。从更广阔的视野来看,作者所提出的“坚忍主义”不仅是拯救个体生命的锐利武器,也是人类应对各种苦难和灾祸的巨大力量。故本诗也是对人类共同命运和集体痛苦的深切关注,闪耀着人文关怀的光芒。

《烙印》没有概念的铺陈,注重运用格律和表现技法。形式齐整,节奏匀称,深受新月派“三美”的艺术点化。诗人对“痛苦”的关注和应对植根于现实。血肉丰沛,筋骨硬朗,毫无标语口号之嫌。“痛苦”的传达既以个体生活的具体感受和心理情绪为基点,又运用意象和暗示把普适性的生活经验加以连结,并升华出哲理的诗意,“把‘所感’与‘所思’,抒情与‘主智’,自我与‘非个人化’‘饱和交凝’为艺术的整体”。诗艺的娴熟和灵慧的诗心,使其成为新诗园地里一株鲜艳芬芳的花朵,也推动着新诗在中西诗学交融的河流中碰撞出更多的现代性因子。

诗人是写人生痛苦的一种体味,将这种感受比喻为“在我的心上打了个烙印”,这是非常形象准确的一个描述,而这个“烙印”在诗人看来,不仅仅是一种痛的感受,还是在“刻刻警醒我这是在生活”。应该说,这是一种非常理性和深刻的对痛苦的理解。烙印既然留在了心上,它就要不时地被感觉到,所以,“我不住地抚摩这印烙,忽然红光上灼起了毒火,火花里迸出一串串歌声,件件唱着生命的不幸”。这种不幸只能在诗人的内心唱歌,黑暗的现实中诗人痛苦却不能对人诉说,诗人将这种人生的痛苦比做一个谜,“既然是谜就不该把底点破”。“我嚼着苦汁营生像一条吃巴豆的虫。”将痛与苦咽下去,这是诗人面对生活的硬的态度。 [3-4]

当代作家李朝全《诗歌百年经典19172015》:“生活的苦难在诗人心里刻下了烙印,然而,诗人只能把这些痛苦、悲痛和不幸隐埋在心底,混沌地活着,心吊在嗓子眼上,呼吸都很艰难,忍辱负重卑屈地生活。诗人刻画了旧时代普通人的一种生存状态,伤痕累累,但依旧屈辱而坚强地活着,苦难只有向自己的心里去诉说,只有深藏在自己的内心深处。这个烙印是生活的烙印,是不幸人生的印记。诗句间传达了对现实的强烈不满。” [5]

当代作家夏传才《中国现代文学名篇选读》:“诗篇深切地表现了大革命失败在诗人内心打上的深深的烙印。这是什么烙印呢?在前三节他运用了三个意象:一节说是使他痛苦的谎言,谎言指蒋介石集团发动政变的歪曲事实的官方言论,这样的政治谎言不能不使他痛苦和警觉。二节说这烙印灼起毒火,造成生命的不幸,喻指这场恶毒的政变使无数革命者牺牲。三节说是一个不可点破的谜,因为在国民党政权统治下说出事变的真相就是罪,所以只好“难得糊涂”。末节把自己比喻为一个吃巴豆的虫,嚼着苦汁,提心吊胆地生活。这首诗表现了作者严肃的现实主义风格。” [6]

北京大学教授褚斌杰《中国历代诗词精品鉴赏》:“这是一首描写痛苦的诗。全诗四节大体上用了三个形象化的比喻:痛苦是打在心上的烙印,痛苦是个谜,痛苦渗透进身心,自己于是像一条吃巴豆的虫。诗人从不同的角度,以并不平衡的形象化的手法描写了痛苦的深重。对“混沌”的生活状态的不满和对觉醒的渴望,使得诗人能够从痛苦中发掘生活的意义,升腾起悲剧色彩的美,更因如此,痛苦的深浓与细处才深入人心。” [7]

臧克家(19052004),山东潍坊诸城人,现代诗人、作家、编辑家,山东大学著名校友,忠诚的爱国主义者,曾任中国民主同盟盟员,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二、三届代表。代表作品有《难民》《老马》《烙印》《有的人》等。 [1]


相关文章推荐:
臧克家 | 李朝全 | 夏传才 | 褚斌杰 | 诗人 | 作家 | 山东大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