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经羲

李经羲(18601925),安徽合肥人。字仲山,又仲仙,号悔庵,又有仲宣、仲轩、宓生等称,晚号蜕叟。晚年在苏州筑宅,室名蜕庐。晚清末年至民国时期官僚,政治人物,太傅李鸿章之侄,光禄大夫李鹤章第三子。李经羲于光绪五年(1879)以优贡捐奖道员,1887年6月,任四川永宁道,后任湖南盐粮道、按察使、福建布政使、云南布政使等职。光绪二十七年(1901)升为广西巡抚,旋调云南巡抚。1902年12月署贵州巡抚。1904年5月,调任广西巡抚。1905年冬任安徽铁路矿务总理。1907年病免。1909年2月,升任云贵总督。

辛亥革命时,被蔡锷礼送出境,与王芝祥、于右任等在北京组织国事维持会;于1913年12月被袁世凯任为政治会议议长、翌年5月改任参政院参政。十月任审计院院长。1915年10月袁世凯称帝时,封其与徐世昌、赵尔、张謇为“嵩山四友”。次年6月袁死后,避居天津。1917年夏,黎元洪与段祺瑞在中国是否参加第一次世界大战的问题上发生“府院之争”。5月黎元洪下令罢免段的国务总理后,李被黎任命为国务总理兼财政总长。后因张勋复辟,李经羲就任不足一周即去职,后人把他称为“短命总理”。1925年9月18日在上海病逝,年65岁。

在辛亥革命前的挡案里,存有李经羲的不少史料。从中可以看到那时的李经羲,在维护清廷统治方面,还是尽职尽责的。于光绪三十年十一月十七日,以广西巡抚名义发《为请施行夺获枪码奖罚章程事致军机处电》、十二月二十九日《奏近时筹办防剿事务片》、又上《奏黄钳瑶民合浔象各股久踞瑶山派兵防剿片》、又有三十一年二月初二日上《奏广西兵难遽议减撤督饬应资熟手折》、十二月十八日上《开缺广西巡抚李经羲奏广西地方大致敉平折》、以署贵州巡抚名义于光绪三十年正月二十八日发《为仁怀袁清芬等仇教抗官事致军机处等电》、四月初七日《奏仁怀乱事剿平请奖出力人员折》,宣统二年三月初三日《云贵总督李经羲为威宁李老幺等竖旗起事致军机处电》、十月二十三日《云贵总督李经羲奏威宁会党袭攻昭通片》等十余件。另为参与筹备立宪时,曾于宣统二年十一月二十八日上《云贵总督李经羲奏云南第四届筹办宪政情形折》里列有八项:(1)为续办城镇乡地方自治;(2)为筹办厅州县地方自始;(3)为汇报人户总数;(4)为覆查岁出入总数;(5)为试办预算、决算;(6)为筹设省城及商埠各级审判厅;(7)为推广厅州县简易识字学塾;(8)为筹办厅州县巡警。大都是例行公事,少有自己的见解。

李经羲督云贵时,曾兼任云南讲武堂的总办。他曾对学员宣布,他云贵总督可以不做,但讲武堂不可以不办。这个讲武堂由李根源任协办,由清廷出钱举办,却培养一批推翻清廷的军事将领。朱德早年家贫,来报考讲武堂时,因无川资,就迈开双脚,从四川一直走到了昆明。到讲武堂时报考时间已过,门卫不让进,朱德便与门卫大声分辩。适逢李经羲那天正在讲武堂巡视,闻其声派人前来查看。当知道此人是从四川步行到昆明来求学时,料其将来必有大作为,遂当场决定,破例录取。朱德后来多次跟人提起过此事。当云南起义,新军杀死布政使世增,占领了昆明城,推举蔡锷为都督的时候,适是在李经羲为云贵总督任上。革命军抓到他,劝其“反正”。他不从,说:“身为朝廷命官,岂能以下犯上?”嘴上这么说,其实他对清王朝的末日早已看得清楚了。他率幕僚登上昆明名胜大观楼吟诗赋词,劈头第一句就是“西山惨淡滇池碧,万象埋忧入酒杯”。革命党人蔡锷、李根源等,在他眼皮子底下进行革命活动,他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见,有人提醒他:“讲武堂多革命党,虎大伤人。”他也置若罔闻。蔡锷身处困难时,李经羲还资助他500块银元,并收过他的门生贴子,还将人家揭发蔡锷反朝廷的密信拿给他看,劝其小心谨慎从事。然而,一旦革命党真的要他选择何去何从时,他又念及朝廷对李家的世代恩典,宁死决不犯上。其时,蔡锷亦无奈。正当云南蒙自总兵与革命军对垒,负隅顽抗,革命党人命李经羲写一封亲笔信对其劝降,李不得已而照办了。蔡锷便以此说服部下,说李氏对革命尚有功劳,于是由参议会做出决定,护送李氏全家出境,乘滇越线火车离开云南,经过越南、香港,辗转到达上海。当时革命如火如荼,李经羲到达沪市火车站时,被革命者的军队强行剪去了辫子。

李经羲见到上海形势不稳,安全受到威胁。当清室禅政后,内外遗臣,群居青岛,如似避难的世外桃源。李氏也心动起来,步李经迈、张士珩等亲属的后尘,便到青岛建屋安居。当时,居青岛者的遗臣甚多,袁世凯急获此上品材料,多次派人到青岛招揽,封官许愿,金钱资助,应有尽有。像刘廷琛、于式枚、劳乃宣等人,不仅念前朝,心存清室,而且多方为复辟在奔走;并视袁氏为窃国大盗,称袁为王莽,或为曹操。另有徐世昌、赵尔、柯劭等人,尚能顺应潮流,奋勇当先,有招即应,入仕新朝。李经羲不甘落后,应招出任政治会议议长、参政院参政,还有袁世凯欲称帝时,封其为同徐世昌、赵尔巽等平级的“嵩山四友”之一,可谓恩惠有加。

陈一《李经羲轶事》云:“李仲宣先生(经羲),为文忠犹子。清官云贵总督,声誉甚蜚。迨民国,为政治会议主席,有功于造法。项城拟令督粤,以酬其劳。先生要求节制广西、云南、贵州三省军队,方允就任。项城曰:‘是不啻以一人兼为两广、云贵总督也。乌乎可!’议遂未决。未几,其子国筠裁缺入觐。项城雅重其才,俾以粤巡按。以为与其子,即所以酬报,且因以阻其野心。令下日,先生恚曰:‘吾为督、抚十余载,尚不若吾子之初出茅庐?项城眼光固如是耶!’项城称帝之际,先生进谒,正色曰:‘公以雄才大略见称于中外,今用甘冒大不韪之名,欲登九五之位。国家利害,人心从违,两不顾虑。设此而易为者,则先叔文忠公已先公作皇帝矣。惜公以数十年之声威,为宵小所弄,坠于一旦也。’项城色变,仅曰:‘兹事重大,终当决诸全国国民。’先生为‘嵩山四友’之一,尝对赵次珊曰:‘项城斯举,无异将吾人革职,永不叙用。’赵曰:‘公岂犹有作官之雄心耶?’先生语塞。”李经羲虽一度在青岛居住,但青岛并非其活动的主要场所,其在青岛的住宅仅是其进行政治活动、联络各派力量的一个驿站。而上海才是李经羲活动的基地。尽管他在袁世凯政府任职,但他并非袁氏的死党。1912年4月17日,中华进步党在上海广西路万改良会开选举职员会,公选李经羲为副主席。1913年5月4日,李经羲同岑春煊、伍廷芳等十人致电袁世凯,发表了对宋教仁案、借款、立宪等时局的主张,以示政见的不同。

1917年,李经羲接受总统黎元洪之邀,出任国务总理兼财政总长。当时,正是张勋发起复辟清室的高潮。其堂弟兄李经方和李经迈给张勋上书支持复辟时,并附带讲:“再经方、经迈与仲轩手足至亲,闻其以一人之私阻挠大计,实所愧耻。其身败名裂不足惜,如天下公愤何!我公爱人以德,幸勿为先文忠(李鸿章谥)贻门户之玷。合并密陈。”以示划清界限。6月24日,李氏就职,并取得张勋的同意,于29日在把内阁班子拼凑齐全。可是,6月30日午夜,张勋入宫见溥仪,翌日清晨,龙旗飘现京城,即张勋复辟事起。此举,是李所末料到的。本来张勋也是应黎氏之邀,为调解府院之争,率三千辫子兵,同李经羲一起进京。乱发,黎元洪逃入荷兰使馆中,李经羲亦避居江朝宗私宅,于第三天以炭灰涂面,“载煤一车自为御者,于一鞭残照中赴津。”乘上火车直奔上海,真正尝到了“五日京兆”的滋味。再次来沪的李氏,已是心灰意冷,从此再无出山之意,只在看着小孙子玩,让孙子骑在自己的背上,嘴里念着:“爷爷给你做牛做马噢。”令人难以料到他的后代里,曾出了一名共产党的大人物中国前任驻美国大使李道豫。

李经羲长于诗文,早岁才名颇着,晚年藉吟事自遣,可惜未有成集传世。仅见李子渊《合肥诗话》载:“先从伯祖仲仙公讳经羲,字宓生,号悔庵,晚构蜕庐于吴门,因属蜕叟,先伯曾祖季荃公次子,光绪已卯优贡,考取知县,历官云南贵州广西巡抚,宣统初晋云贵总督,以国事日亟,领袖二十一省疆臣奏请速开国会,组内阁,以乱机。未几而武昌事起,各省新军响应,滇亦继之,都督蔡锷素敬服公,又惮公得民心,以兵护公出险。袁世凯继任总统,迭电强公出山,勉一主政治会议。丁巳夏,黎元洪仰公德望,复强公总理国务,五辞而不得免。会张勋拥兵入京,猝举复辟,危逊帝,乃愤脱去。自是不闻世事,遁迹江海间,乙丑秋卒于沪寓,年六十七。公久任封圻,卓著声绩于滇,再莅筹边,尤具精心,当庚戌辛亥间英人侵我片马,外部意存退怯,公独坚持奋进,与强邻争疆界,交涉最力,至今滇人犹感不衰。生平长于公牍文字,下笔万言,诗才丰瞻,雅近东坡。晚岁感事忧时,多以吟咏自谴,着有奏稿诗集若干卷,藏于家,谨录《庚戌孟秋偕僚友出城行水登大观楼感赋四首之一》云:‘梦断觚棱拥秃旄,哓音口夜空号。玺书岂不忧勤切,井络徒为界画劳。九府泉流归海去,千衙笔退比山高。玉关未分生还想,三世虔刀敢自挠。’《五十三岁生日感怀四首之一》云:‘碧宵万里断飞鸢,细柳关前二月天。醇酒妇人公不死,黄金丹诀世无仙。淮南卧阁诚知罪,塞北弯弓只自怜。燕领虎头非骨相,青门荒却种瓜田。’《将去香港别陈君省三》云:‘霜雪横侵入鬓丝,岁寒心事白苹知。飘零淮帜挥刀晚,痛绝湘兰抱石迟。三岛吾将从舜水,五湖公亦老夷。重逢莫话兴亡事,万变沧桑未有期。’《次韵答刘逊甫》云:‘沙鸥对结水云居,尘外秋心味转腴。惊听雷声抽箨笋,误疑风力扫枝梧。羽亡一鹬资渔利,钵咒双龙笑佛愚。闲煞豆棚供夜话,不愁羁梦入歧涂。’”

李经羲晚年,侨居苏州,继移歇浦,闭门却扫,孑然神清。曾有《寄赵椒园》一律云:“海外重寻春梦婆,无端好事学东坡。散花飞雨谈禅误,咒笋成林惹笑多。万种伤心都是恨,一生造意总生魔。衰翁枯寂源吾分,流水声莫再讹。”当时心境可见。又有《病中自挽》二律:“坠地声中百事乖,毕生哀乐为谁来?惊心梦里钧天乐,转眼人间劫火灰。尘海翻身真不易,蓬山脱屣复何猜。维摩示疾无留恋,花雨缤纷入悟谗。”另“无端二坚日寻遮,魔力难降病转加。厄重方知身是叶,梦回谁见笔生花。残山随水陪逋客,明月清风识故家。石上精魂应不昧,归程接引有仙槎。”自注:“自乙丑仲夏痼疾增剧,迄于孟夏不消减退。百体皆困,一心了然,仿昔人事例,成生挽诗二首,屡劳逸公存问,录稿奉质,用答秋怀。”看来,李经羲的晚年生活并不称心如意。

1909年2月,李经羲升任云贵总督,此时距离清朝灭亡只有三年。在任上,李经羲做的一件大事就是开办了云南讲武堂,并兼任讲武堂总办。他曾对学员们宣布,他云贵总督可以不做,但讲武堂不可以不办。这个讲武堂由李根源任协办,由清廷出钱举办,与天津讲武堂和奉天讲武堂并称三大讲武堂,后与黄埔军校、保定陆军军官学校齐名。 [2]

李经羲对朱德有知遇之恩。宋路霞的《李鸿章家族的上海轶事》中有这样一件事:朱德早年家贫 ,来报考讲武堂时,因无川资,就迈开双脚,从四川一直走到了昆明。到讲武堂时报考时间已过,门卫不让进,朱德便与门卫大声分辩。适逢李经羲那天正在讲武堂巡视,闻其声派人前来查看。当知道此人是从四川步行到昆明来求学时,料其将来必有大作为,于是当场决定,破例录取。朱德后来多次跟人提起过此事。 [2]

对蔡锷,李经羲不光是知遇之恩,可以说是特别对待了。当年蔡锷不得志时,是李经羲把他弄到广西,给了他良好的发展机会;他受广西革命党人排斥之际,又是李经羲把他召到了云南,并且顶住种种压力,请朝廷任命他做了协统。蔡锷在他眼皮子底下进行革命活动,他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全当没看见,有人提醒他:“讲武堂多革命党,虎大伤人。”他也置若罔闻。蔡锷身处困境时,李经羲还资助他500块银元,并收过他的门生贴子,甚至将人家揭发蔡锷反朝廷的密信拿给他看,劝其谨慎从事。 [2]


相关文章推荐:
李经羲 | 安徽 | 合肥 | 优贡 | 道员 | 广西巡抚 | 云南巡抚 | 贵州巡抚 | 辛亥革命 | 蔡锷 | 王芝祥 | 于右任 | 袁世凯 | 政治会议 | 参政院 | 徐世昌 | 张謇 | 嵩山四友 | 黎元洪 | 段祺瑞 | 府院之争 | 张勋复辟 | 云贵总督 | 辛亥革命 | 清廷 | 广西巡抚 | 开缺 | 云贵总督 | 军机处 | 宣统 | 审判厅 | 云贵总督 | 讲武堂 | 李根源 | 朱德 | 讲武堂 | 蔡锷 | 云贵总督 | 大观楼 | 滇池 | 李根源 | 蔡锷 | 张士珩 | 袁世凯 | 刘廷琛 | 于式枚 | 劳乃宣 | 徐世昌 | 柯劭 | 新朝 | 政治会议 | 参政院 | 赵尔巽 | 嵩山四友 | 云贵总督 | 入觐 | 嵩山四友 | 永不叙用 | 袁世凯 | 岑春煊 | 伍廷芳 | 宋教仁案 | 黎元洪 | 张勋 | 李经方 | 李经迈 | 溥仪 | 张勋复辟 | 府院之争 | 黎元洪 | 江朝宗 | 蔡锷 | 袁世凯 | 政治会议 | 张勋 | 逊帝 | 退怯 | 公牍 | 虔刀 | 飞鸢 | 沙鸥 | 尘外 | 孟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