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和(北周德广郡公)

李和(582---506),本名庆和,其先陇西狄道人也。后徙居朔方。以累世雄豪。善于统御,为夏州酋长。和少敢勇,有识度,状貌魁伟,为州里所推。贺拔岳作镇关中,乃引和为帐内都督。以破诸贼功,稍迁征北将军、金紫光禄大夫,赐爵思阳公。寻除汉阳郡守。治存宽简,百姓称之。

至大统初,加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都督,累迁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散骑常侍、侍中、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夏州刺史,赐姓宇文氏。太祖尝谓诸将曰:“宇文庆和,智略明赡,立身恭谨,累经委任,每称吾意。”遂赐名意焉。改封永丰县公,邑一千户。保定二年,除司宪中大夫,进爵义城郡公。寻又改封德广郡公,出为洛州刺史。和前在夏州,颇留遗惠,及有此授,商、洛父老,莫不想望德音。和至州,以仁恕训物,狱讼为之简静。天和三年,进位大将军,拜延绥丹三州武安伏夷安民三防诸军事、延州刺史。六年,进柱国大将军。建德元年,改授延绥银三州文安伏夷安民周昌梁和五防诸军事。以罪免。寻复柱国。

隋开皇元年,迁上柱国。和立身刚简,老而逾励,诸子趋事,若奉严君。以意是太祖赐名,市朝已革,庆和则父之所命,义不可违。至是,遂以和为名。二年,薨,赠本官,加司徒公、徐衮邳沂海泗六州刺史。谥曰肃。子彻嗣。

【志盖】大隋上柱 / 国德广肃 / 公李史君 / 之墓志铭

【志文】大隋使持节上柱国德广郡开国公李史君之墓志铭 /

公讳和,字庆穆,陇西狄道人也。系曲仁而导绪,阐魏而开基,会稽以秉节流名,汝南以雄 /风著称。自兹厥后,英贤世袭。祖俨,大将军、秦河凉三州牧、河南王。父辩,镇西大将军、河州/刺史、陇西公。令望嘉声,传诸史策。公含璋天挺,禀秀笃生,蹈颜冉而为俦,蹑韩彭而可辈,/孝友绝人,诚亮有本。魏之末年,政去王室,毛峰起,寓县沸腾。公思极横流,志存匡合,于/是拂衣聚众,擐甲治兵,与夏州刺史元子雍同心起义,策勋王府,帝有嘉焉。俄而元树宗 /支,窃据谯邑,公戎车长迈,不日而平。诏除安北将军、银青光禄大夫,赏功也。寻为大都督、/出防徐州。值天子西移,关河路断,公乃崎岖,归卫乘舆,封新阳县开国伯,五百户。复/为持节、安北将军、帐内大都督。窦泰蚁徒,轶我城保;高欢伪类,据我弘农。公负羽先鸣,蒙/皮追北,河桥沙苑,功最居多。进爵为公,增邑五百,出为汉阳太守,兼城防大都督。累除车/骑将军、左光禄大夫、使持节、车骑大将军、仪同三司、骠骑大将军、开府仪同三司,赐姓宇/文。昔轭辂进辞,方闻改族,同乡旧狎,始得移宗,以古况今,独称高视。出为夏州诸军事、夏/州刺史。周元年增邑一千,从班例也。改封阐熙郡公,还为司宪中大夫。笃志平反,留情报/,同景兴之宽恕,有君达之哀矜。改封义城郡公,除洛州诸军事、洛州刺史。褰践境,远/肃百城,行部露章,申威属县。又改为德广郡公,天和二年,总率洛迁金上四州士卒,纳粮/于秭归、信陵二城,而蛮酋向武陵、向天玉等侍险凭山,旧为民害。公因兹耀武,示以威怀,/群蛮凶惧,相继降款。还除大将军,使持节如故。出为延绥丹银四州、大宁、安民、姚襄、招远、/平独、朔方、武安、金明、洛阳、源启沦十防诸军事、延州刺史,总管之内,编杂稽胡,狼子难驯,/枭音靡革,每窥蕃政,有边疆。公未及下车, 仁声已畅,倾陬尽落,偃草从风。实仓廪而息/干戈,劝农桑而变夷俗。就迁柱国,余如故。建德六年,群稽复动,天子以公旧在民,遗风/被物,率众三万,所至皆平。出为荆淅淮湖纯蒙礼广殷霍郑豫溱十三州诸军事、荆州总/管。复为延州总管,加上柱国。细侯再抚,比迹易追,子虞重临,方之何远。公状貌魁梧,腹尺/瑰丽,尊君奉上,不二其心,御下临民,有一其德,恭以自基,让以明礼。七札可穿,尝云未艺,/五行俱瞻,终夜忘疲。献策陈谋,则手书削稿;弼违补阙,则知无不为。而遘疾弥留,奄从怛/化,开皇二年四月十五日薨于家,春秋七十七。有诏赠使持节、司徒公、徐兖邳沂海泗六/州诸军事、徐州刺史,谥曰肃,礼也。其年岁次壬寅十二月辛未朔廿六日丙申,葬于冯翊/郡华池县万寿原。子广达等痛结蓼莪,惧深陵谷,播兹遗爱,用展如疑,乃为铭曰: /

系出高阳,源因柱史,乍分上蔡,时移槐里。赵北称良,汉飞传美,不褰不坠,惟夫子。爰始/成童,以擅豪雄,回戈舍日,免胄风。联嗣驳马,宛转弓,尺书制敌,雅曰临戎。自此拥麾,/扬声漠垂,入司貔虎,出总熊。有怀退让,秉操谦卑,佳官屡转,好爵频縻。分竹为守,丹帷/作屏,胡塞无尘,蛮方载静。麦秀岐穗,禾低同颖,寇君宜□,邓侯难请。从容退仕,偃息田家,/约游□剑,徐转安车。前驱驷马,后卧鸣茄,方期克壮,遽逐西斜。嗟矣摄生,扃哉人世,颖如/石火,危深秋。宿草向芜,高松行蔽,不有镌勒,孰传来裔。

【疏证】李和墓志,1964年出土于陕西省三原县陵前乡双胜村李和墓。

《周书》卷二九、《北史》卷六六有传,略于墓志。志文“公讳和,字庆穆”。据本传,李和本名“庆和”,宇文泰赐姓“宇文”,并赐名为“意”。隋朝建立后,“以意是太祖赐名,市朝已革,庆和则父之所命,义不可违。至是,遂以和为名”。

李和之祖李俨,不见于正史。其父李辩,《周书李和传》:“以累世雄豪,善于统御,为夏州酋长。”可见其父名辩,字僧养。墓志中其祖、父的结衔,可能是后来的追赠。

志文“魏之末年,……与夏州刺史元子雍同心起义”。《魏书》卷一○六下《地形志下》记北魏孝文帝太和十一年(487)改统万镇置夏州。北魏末年任夏州刺史者为源子雍,六镇之乱时,源子雍固守夏州,后又“率士马并夏州募义之民,携家席卷,鼓行南出”,镇压叛乱。代郡源氏为北魏太武帝时赐姓,源氏本河西秃发氏之裔,而秃发即拓跋之转,二氏同源。因此,墓志“元子雍”即“源子雍”。

从李和之父“累世雄豪,善于统御,为夏州酋长”及李和与源子雍“率士马并夏州募义之民”看,李和家族当为夏州本地豪强,极可能属于稽胡。

志文“元树宗支,窃据谯邑,公戎车长迈,不日而平”。元树是北魏咸阳王元禧之子,降梁,531年,梁武帝派遣元树占领谯城。孝武帝太昌元年(532)七月,北魏东南道大行台樊子鹄、徐州刺史杜德攻克谯城,抓获元树。李和参与了这次战役,胜利后“诏除安北将军、银青光禄大夫”。

《周书李和传》:“赐爵思阳公,寻除汉阳郡守。”而据墓志,李和初封新阳县开国伯,后“进爵为公,增邑五百,出为汉阳太守”,至北周“改封阐熙郡公”。从叙述看,“进爵为公”并未改封,当为进爵新阳县公。而从时间角度对比,本传“赐爵思阳公”与墓志“进爵为公”当为一事。“思阳”之名,不见于其他史料,而“新阳”确为北魏县名,且曾获封“新阳”者,并非李和一人。因此,本传“思阳”似为“新阳”之误。

志文“赐姓宇文,……同乡旧狎,始得移宗”。陈寅恪先生指出:“西魏赐姓之制,统军之将帅与所统军人同受一姓。”那么此志文可有两种解释,要么表明李和手下的军队很多是他的“同乡旧狎”,这是有部落兵色彩的,可作李和为稽胡之旁证。要么表明李和一人获得赐姓后,同时改姓的不仅包括其统领的部队,而且还包括“同乡旧狎”,随之改姓的范围是比较广的。

志文“改封阐熙郡公,还为司宪中大夫”。本传作“改封永丰县公,邑一千户。保定二年(562),除司宪中大夫”。二者相较,李和在封阐熙郡公前,还曾获封永丰县公。司宪中大夫,正五命,《唐六典》卷一三《御史台》御史中丞条注:“后周秋官置司宪中大夫二人,掌丞司寇之法,以左右刑罚。”

武帝天和二年(567)李和率兵攻“蛮酋向武陵、向天玉”事,本传不载。向氏与冉氏、田氏并为蛮之大姓,天和初,“信州蛮冉令贤、向五子王等据巴峡反,攻陷白帝,党与连结二千余里。周遣开府仪同三司元契、赵刚等前后讨之,终不克。〔天和元年〕九月,诏开府仪同三司陆腾督开府仪同三司王亮、司马裔讨之”。《北史》卷七五《赵传》:“向天王以兵攻信陵、秭归,〔硖州刺史〕袭击破之。”李和出兵所指亦“秭归、信陵二城”。因时间、地点合,故疑志文“向天玉”即“向天王”。若是,则向天王是在李和与赵夹击下被打败的。在第二年,北周军队先后抓获了冉令贤、冉西梨、向五子王、向天王等,并“悉斩诸向首领”。

志文“出为延绥丹银四州、大宁、安民、姚襄、招远、平独、朔方、武安、金明、洛阳、源启沦十防诸军事、延州刺史”。据本传,李和在“天和三年,进位大将军,拜延绥丹三州武安伏夷安民三防诸军事、延州刺史。六年,进柱国大将军。建德元年,改授延绥银三州文安伏夷安民周昌梁和五防诸军事”。以州名相较,墓志似将天和三年与建德元年(572)的两次任命合为一说。丹延绥银四州,从南到北处于北周与北齐的边境,由于战争,诸防的置废都比较频繁。同时,这一带又是稽胡主要的分布区,故墓志有“总管之内,编杂稽胡”之语。而派李和管理此地,或与其家族为稽胡且“累世雄豪”有关。

《周书》卷六《武帝本纪下》记建德四(575)年二月“柱国、广德公李意有罪免”,墓志对此避而不谈了。

志文“建德六年,群稽复动”。据《周书》卷四九《异域上稽胡》,建德五年北周败北齐军队于晋州,“齐人所弃甲仗,未暇收敛,稽胡乘闲窃出,并盗而有之。乃立〔刘〕蠡升孙没铎为主,号圣武皇帝,年曰石平”。建德六(577)年,灭北齐后,武帝派兵讨稽胡,以齐王宇文宪为行军元帅。可能因为出身于此并曾经在此驻守、对稽胡比较熟悉的缘故,李和被重新起用,参与了这次战役,“率众三万,所至皆平”。

“葬于冯翊郡华池县万寿原”。冯翊郡华池县,不见于其他记载,此墓志可为隋初冯翊郡设华池县之强证,而由墓志出土地亦可确知华池县在今陕西省三原县附近。 [1]


相关文章推荐:
贺拔岳 | 汉阳 | 源子雍 | 稽胡 | 元树 | 元禧 | 新阳 | 巴峡 | 陆腾 | 司马裔 | 宇文宪 | 三原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