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柯(DJ主持人)

李柯,美国人,他不吸烟、不喝酒,也未成家。目前正在写一本自传,讲述他在中国将近20年的音乐主播生涯。现任中国国际广播电台DJ主持人。

每晚九点,固定地点JOY FM(欢乐调频),两个老朋友一个老外和一个声音无比好听的中国女人在那里等着你。

那老外自报家门:我是李柯,R-I-C-K,RICK。本期“开放周报”介绍的就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的李柯,美国人,中国30岁以下的年轻人大多听过并且熟悉他的声音。

我的一个朋友说:如果托福听力考试让李柯来念就好了。

李柯说:如果中国听众不懂我说什么,那我就演砸了。

而我说:如果不是我的英语水平提高了,就是李柯说得太容易懂了。

关于李柯(Rick o'shea)的三段论就是这样。他是中国资格最老的音乐DJ了,却一直不温不火,而不像时下的中国播音员总喜欢从幕后走到台前,争取获得更全面的成功。

早上9点,DJ李柯用感性的声音陪你开始一天忙碌的工作,精心挑选的中文好歌为你解除忙碌工作的烦闷,轻松度过上午时光。

李柯(Rick o'shea)大约40多岁,有点像我们电影里看到的美国西部牛仔,皮肤颜色好像是一直从事户外劳动的人才具有的,不端名人的架子,倒让人觉得他有些紧张和不安。他的声音非同寻常的亲切,中间夹杂几句汉语。

他不吸烟、不喝酒,也未成家。目前正在写一本自传,讲述他在中国将近20年的音乐主播生涯。

中国电台、电视台的播音员大多是广院毕业,李柯不是科班出身,他在大学主修英国文学,喜欢美国本土作家:像海明威、马克吐温、欧亨利、爱伦坡,不过,他并不想去当什么文字记者。当时西方的年轻人(60年代末70年代初),深受反战思想和摇滚乐影响,开始思考人生问题。李柯不知道今后去从事什么职业,他想弄明白的是:“我为什么在这儿?”

李柯家里有一个姐姐、一个弟弟,全家都是很有计划的人,只有李柯例外。因为他总想与众不同。大学毕业后,他去了加拿大,做街头艺术家,画街景,卖给路人。绘画和摄影一直是他心头所爱。

有一次,李柯在电台听到一则消息,他们想招聘播音员,主持音乐节目,那是佛罗里达州一家很小,但相当不错的电台,李柯应试成功。那年他24岁,没有固定工作。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李柯干起了电台音乐DJ的工作,直到今天。

他主要播一些流行歌曲,70年代最流行的歌手是艾尔顿约翰、惠特尼休斯顿、麦当娜、老鹰乐队,美国也成为流行音乐大本营。电台往往能提供给李柯足够的音乐资讯。“当时的听众喜欢什么我就喜欢什么,我想让人们感到快乐,而不想教育他们。”那是他第一份正式工作,可他当时并没打算在电台长干。

生活需要计划吗?

李柯说自己不是一个擅长制订计划的人。“计划是什么?我不想计划一切,我想历练更多。你只能计划你已知的东西。世界远比你知道的要广阔得多。”

这影响到他对音乐的态度。他说:“我不能说哪一个阶段的音乐好,我只能说音乐一直在不断变化,一直都有好音乐。”

1982年,李柯到台北市的一家电台做音乐主持人,两年之后又到了香港商贸电台、调频FM104,在香港一呆就是十一二年,创建了听众点播歌曲的形式,风靡内地和港澳地区。1996年和女播音员盈枫在上海制作JOY FM节目,1997年至今来到北京与女播音员王璐合作主持该节目。

李柯告诉记者,JOY FM原来是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与法国一家公司的合作项目,后来法国人撤出,“这样更好,一碗汤喝的人太多就没那么好玩了。”李柯也明白“众人分一杯羹”的道理。

在JOYFM工作期间,李柯一共换过三位女拍档,其中时间最长的是王璐,大约有三年。他跟王璐讲话,从不用放慢速度,因为王璐能听懂所有的东西,她英文好极了。作为播音员,李柯希望中国听众能听懂他的话,所以他说得又慢又清楚,用词朴素,而且爱用排比句,给人一种理解上的缓冲。

JOY FM每天9点至11点播出,一直稳坐北京各大电台这个时段收听率的领先地位。听众会写信或发电子邮件给他们,中文信件由王璐负责,李柯负责英文信件。

李柯说,我住在北京,了解我的听众。他做过一个小调查,人们在听老鹰乐队的《加州旅店》时,他观察他们的表情,得出结论是:很多中国人都喜欢那首歌。

他把各个年代的歌曲混在一起,从不选择单一风格、年代、歌星的音乐。他选择歌曲也不以个人兴趣为转移,好歌的标准是“让人高兴”。他说,没有人告诉我要放哪些歌,不取决于机器,也不取决于电脑,我要让中国听众去听,并且为之高兴。一切全凭感觉,“我住在中国,我对中国人有很好的感觉,而且我相信我的感觉会越来越好”。

中国大学生里拥有JOY FM最大的听众群,李柯也喜欢和他们打交道,闲时去校园走走,回答听众的问题。他用颇有磁性的声音说:“如果你孤独,那么可以在我们节目里找到一个朋友;如果你有很多朋友,那么可以在这儿多交一个朋友。”我想,李柯说的这个朋友,指的就是音乐吧。采访及爱好,我们的采访在问到“你的女朋友是谁”时卡壳了。李柯拒谈私人问题,他说:“我觉得人应该拥有想像空间和神秘感。即使我自己做节目时,也从不透露私人的事情,更不会谈和别人的关系,我想听众对此并不感兴趣。即使在我的自传里,你也不会看到我的一切。”

“不用告诉我朱丽娅罗伯茨的私生活,如果她有男友了,那么OK,如果她结婚了,那么我走开。”李柯全家钭在夏威夷团聚。他习惯不过圣诞节,而只过农历春节。

我享受中国人对我的友好

李柯锻炼用的工具是“轮滑”,他穿着这种带四个轮子的鞋逛胡同、逛西单,因为跑步会使关节和小腿疲劳,轮滑就能偷懒了。他不爱开车,以前在美国汽车名城底特律居住,也宁可乘地铁。外国人都觉得在中国生活很艰难,但李柯感觉非常方便。

因为懒,他在家很少听音乐,主要消遣方式是一边看电视,一边上网。“我也听麦当娜的新歌,但我的出发点和普通听众不一样。我往往立刻进入工作状态,我会想这首歌好听吗?是不是适合我们节目?我听着音乐根本无法放松。而且我在单位听过的音乐也太多了。”

他和王璐一样都非常不喜欢卡拉OK,“有的人唱得实在太滥”。

他喜欢在安静的环境里,倾听别人说话。自然的人声是他工作之余最喜爱的声音。

三毛的回声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 王璐 | 中国国际广播电台 | 王璐 | 王璐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