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蔚(唐朝大臣)

李蔚,赢姓李氏,开成末进士擢第,释褐襄阳从事。会昌末调选,又以书判拔萃,拜监察御史,转殿中监。大中七年,以员外郎知台杂,寻知制诰,转郎中,正拜中书舍人。咸通五年,权知礼部贡举。六年,拜礼部侍郎,转尚书右丞。

祖上公,位司农卿,元和初为陕虢观察使。父景素,太和中进士。蔚,开成末进士擢第,释褐襄阳从事。会昌末调选,又以书判拔萃,拜监察御史,转殿中监。大中七年,以员外郎知台杂,寻知制诰,转郎中,正拜中书舍人。咸通五年,权知礼部贡举。六年,拜礼部侍郎,转尚书右丞。

懿宗奉佛太过,常于禁中饭僧,亲为赞呗。以旃檀为二高座,赐安国寺僧彻,逢八饭万僧。蔚上疏谏曰:臣闻孔丘,圣者也,言则引周任之言;苻融,贤者也,谏必称王猛之议。诚以事求师古,词贵达情。陛下自缵帝图,克崇佛事,止当修外,未甚得中。臣略采本朝名臣启奏之言,以证奉佛初终之要。天后时,曾营大像,功费百万,狄仁杰谏曰:“夫宝铰殚于缀饰,瑰材竭于轮奂。功不使鬼,必在役人;物不天来,皆从地出;非苦百姓,物何以求?物生有时,用之无度;臣每思惟,实所悲痛。至如往在江表,像法盛兴;梁武、简文,施舍无限。及乎三淮沸浪,五岭腾烟,列刹盈衢,无救危亡之祸;缁衣蔽路,岂益勤王之师?况近年以来,风尘屡扰;水旱失节,征役稍繁。必若多费官财,又苦人力,一隅有难,将何以救?”此切当之言一也。

中宗时,公主外戚,奏度僧尼,姚崇谏曰:“佛不在外,求之于心。佛图澄最贤,无益于后赵;罗什多艺,不救于姚秦。何充、苻融,皆遭败灭;齐襄、梁武,未免灾殃。但志发慈悲,心行利益,若苍生安乐,即是佛身。”此切当之言二也。

睿宗为金仙、玉真二公主造二道宫,辛替否谏曰:“自夏以来,淫雨不解,谷荒于垅,麦烂于场。入秋以来,亢旱为灾,苗而不实,霜损虫暴,草菜枯黄;下人咨嗟,未加赈贷。陛下爱两女而造两观,烧瓦运木,载土填沙。道路流言,皆云用钱百万。陛下圣人也,远无不知;陛下明君也,细无不见!既知且见,知仓有几年之储?库有几年之帛?知百姓之间可存活乎?三边之士可转输乎?今发一卒以边陲,追一兵以卫社稷,多无衣食,皆带饥寒;赏赐之间,迥无所出。军旅骤败,莫不由斯。而陛下破百万贯钱,造不急之观,以贾六合之怨,以违万人之心。”此切当之言三也。

替否又谏造寺曰:“释教以清净为基,慈悲为主。常体道以济物,不利己而害人。每去己以全真,不营身以害教。今三时之月,筑山穿池,损命也;殚府虚藏,损人也;广殿长廊,营身也。损命,则不慈悲,损人,则不济物,营身,则不清净。岂大圣至神之心乎?佛书曰:‘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臣以为减雕琢之费以赈贫人,是有如来之德;息穿掘之苦以全昆虫,是有如来之仁;罢营葺之直以给边陲,是有汤武之功;回不急之禄以购清廉,是有唐虞之治。陛下缓其所急,急其所缓;亲未来而疏见在,失真实而冀虚无。重俗人之所为,轻天子之功业,臣实痛之!”此切当之言四也。

臣观仁杰,天后时上公也;姚崇,开元时贤相也;替否,睿宗之直臣也。臣每览斯言,未尝不废卷而太息,痛其言之不行也。伏以陛下深重缁流,妙崇佛事,其为乐善,实迈前踪。但细详时代之安危,渺鉴昔贤之敷奏,则思过半矣,道远乎哉!臣过忝渥恩,言亏匡谏,但举从绳之义,少裨负之明。营缮之间,稍宜停减。优诏嘉之。寻拜京兆尹、太常卿。

寻以本官同平章事,加中书侍郎,与卢携、郑畋同辅政。罢相,出为襄州刺史、山南东道节度使。入为吏部尚书,加检校尚书右仆射、汴州刺史、宣武军节度观察等使。咸通十四年,转扬州大都督府长史、淮南节度副大使知节度事。

乾符三年受代,百姓诣阙乞留一年,从之。四年,复为吏部尚书,寻迁检校司空、东都留守、东畿汝都防御使。六年,河东军乱,杀崔季康,诏以宁李侃镇太原,军情不伏。以蔚尝为太原从事,军民怀之。八月,以蔚为太原尹、北都留守、河东节度观察等使。其年十月到镇,下车三日,暴病卒。


相关文章推荐:
监察御史 | 殿中监 | 员外郎 | 中书舍人 | 礼部侍郎 | 尚书右丞 | | 卢携 | 郑畋 | 李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