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李小牧(日中韩文化交流协会会长)

李小牧自费去日本留学,是东京服装学院毕业的第一个中国大陆学生。 2002年,李小牧的自传《歌舞伎町案内人》在日本出版发行后,迅速登上了畅销书排行榜。参加了凤凰卫视的《歌舞伎町的皮条客》。

55岁的李小牧在歌舞伎町打滚已有27年之久,有「日本讨生活的中国皮条客」的称号。刚获得日本籍的他日前宣布要以民主党党员身分,参加新宿区区议员的选举。而这次区议员选举将从60人中选出38席,李小牧认为自己的胜算「一半一半」。 [1]

1988年,当年27岁的他,到日本后一下飞机,就住在歌舞伎町。一个星期后,他开始帮着打扫卫生,清扫避孕套、洗厕所,一个小时能挣600日元。后来,他发现,做“案内人”十分钟就可以拿到1000元小费,而且是合法的。

“很简单,就是为了钱,”对做“案内人”的原因,李小牧毫不避讳。

如今,他已经把“案内人”做成了自己的招牌和名片,“网络上一输入歌舞伎町、案内人,就是我的名字”,他把这看成一种荣誉。

但他不喜欢别人称自己为“皮条客”:“案内人是夜间导游,介绍客人到餐厅、风月场所,收取佣金,是合法的;而皮条客是自己养小姐,再把她卖出去。如果我从事的是这样非法的事情,怎么可能入籍呢?又怎么可能有政党推荐我参选呢?”

至于有人说他有“黑道背景”,李小牧直接否认:“我根本没有黑过,我在日本所有干的都是合法的,我不是从黑转白,根本不是那么一回事。”他说,入籍前,日本法务省对他进行了七个月的严格审查,“证明了什么问题都没有”。

李小牧共结过六次婚;有三个儿子。其中第三任日本太太生下来的是日本知名的童星日向一,今年已20岁,是李小牧参选最主要的帮手。

在他的网易博客中,李小牧也谈到自己的大儿子,直言他“眉眼身型,没半点我的影子,二十多年后,通过DNA证实,大儿子的确不是我的”。像这样的事情,一般中国男人会绝少在公开场合提到;而李小牧说,自己主动提起,是因为之前的书里都写过,要“向社会有个交代”。

李小牧说,大儿子今年已经23岁,在中国国内,“还是叫我爸爸”,而他也觉得“只要他叫我爸爸就当他爸爸,只要他没找到爸爸之前我就是他爸爸。小孩是很可怜的。”

在歌舞伎町混了二十多年,他直言:“可以讲我就是脸皮厚的人,或者我就是把自己尊严先放下去,等我得到了社会承认,我的尊严自然会回来。我以前站在大街上做案内人,日本人和日本警察为什么能承认我?为什么能让我出16本书、同时一周写六个专栏?……我不会讲理论,我小学毕业,初中只读了一年,我也不会谈党八股。”

“不会谈党八股”的李小牧,在日本写了十年专栏,在美国新闻周刊的日文版、在中国国内的《南方都市报》都有专栏。他说自己就是要“不断地表达”。他写专栏、办侨报、出书,“讲我在歌舞伎町连日本人都看不到的东西”;“走一条从案内人到媒体人、从媒体人到政治家的自由之路”。

已经54岁的李小牧,相当善用社交媒体,在微博、微信、脸书上都很活跃。面对“日本网友与中国网友有何不同”这个问题,他的回答是:“一样,有赞扬的也有骂得一塌糊涂的,很正常。骂我什么的都有,他骂我说明他关注我。

对各种骂声,李小牧的反应是:“在意这些东西就不要活了,想做一个公众人物想出这个风头,你就要有承受力”。

在新浪微博上的李小牧相当活跃,他关注了2700多人,有超过17万粉丝。他认识很多中国国内的媒体人,对中国的现状非常关注。有中国朋友去日本玩,他也愿意作陪同。他把自己看作是“日本的一个窗口”。

被问到“早年你刚到日本的时候,日本人对你如何”这样的问题,他沉默了一会儿,然后说:“不管是在中国的任何一个地方,还是在日本的任何地方,从来不在乎人家怎么看我,我都不记得,就这样过来了。” [2]

李小牧对于安保法制的议论似乎抱有诸多感想。他表示,“能够自由发表批判言论,真是很了不起的事”。此外,在众议院宪法审查会上,由自民党推荐出席的学者,发言表示法案“违反宪法”,让他感到十分震惊。 [3]


相关文章推荐:
  • 刘良(东汉光武帝时赵王)
  • 商务经济学
  • 深夜食堂(2016年蔡岳勋、胡涵清执导电视剧)
  • 反英雄
  • 七色★星露(UNiSONSHIFT:Blossom出品的AVG)
  • 艾芒
  • 四骑士(1972年张彻导演香港电影)
  • 长柱含笑
  • 陈少琪(香港作曲及作词家协会理事)
  • 文昌社区(浙江宁波市海曙区鼓楼街道下辖社区)
  • BIGLOBE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