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励学篇

本文以诗的形式勉人读书,尽管诗中有过分追求荣华富贵、功名利禄之嫌,但其生动形象的比喻千百年来久传不衰,特选录,以飨读者。

《励学篇》赵恒

富家不用买良田,书中自有千钟粟。

安居不用架高堂,书中自有黄金屋。

出门莫恨无人随,书中车马多如簇。

娶妻莫恨无良媒,书中自有颜如玉。

男儿欲遂平生志,五经勤向窗前读。

①颜如玉:指美女如玉。 ②六经:古代读书人必学、科举考试必考的《诗经》、《尚书》、《礼记》、《易经》、《春秋》、《乐》(失传)。 ③窗前:古代读书以背诵为主,须面向墙壁独立背诵。窗前等于墙前。

解析一:长期以来,人们的解释都是沿用原文的意思。诗文的字面意思也十分浅白,不难理解。人生在世,追求的无非是保温饱的粮食、成富贵的金钱、续姻缘的红粉佳人、显身份的车马随从。在中国的传统文化中,重教的风气之下,这些自然可以通过读书获得功名之后来实现。人们单单提出其中的两句具有代表性的物质黄金和精神红颜,来表明读书的重要和功效。只要是将书读好了,或者是读好书,无论是金钱还是美女都会有的,都可以获得的到。因此,多少后生都是在这种价值观的影响下“五经勤向窗前读”。因此也就形成了我们今天的一大景观“千军万马挤在高考的独木桥上”。

解析二:此诗常常被人们拿来鼓励人们读书,以至于说是“不必讲求读书动机,只要爱读书,胜于不读书”。功利名誉能成为读书的极大动力,但这个动力好比“兴奋剂”,对社会发展有利。读书当然不排斥功利性,但是,当动机高尚的时候,功利就在其中,不必再去求金屋美女而自然会得到;当动机邪恶的时候,不如不读书。

君子求学读书,目的是“正己”,再有能力则可以去“正人”,这就是“政者,正也”的意思,是中国文化中“政治”的意思。如果自己能做到“正心”、“诚意”了,那么,人生的目标也就不会是追求“金屋美女”了。因为“修身”修好了,那么,就能做到:得到金屋美女不会像范进中举,失去金屋美女也不会像祥林嫂丧子。

孔子说:“不知命,无以为君子也。”因此,君子还要“知命”,也就是说,君子还能知道:有意追求并不一定就能得到,只要觉得想做、能做、该做,那就不要管过去和将来如何了。只要我们每一步走得都正确而且高兴,那么,我们的一生就永远正确高兴,即使一时走错,也不会后悔。

中国文人根深蒂固的官本位的心态,以读书来谋取金钱、权势、美女、声望,中国知识分子整个阶层终于整体蜕变沦落,或摇身一变成为某个时期某个政权的帮闲,或卖身以逞坠落成为某一政党文化喉舌,也许已成为身穿白大褂的捞钱能手,也许拉帮结党自喜挤入了教育腐败的殿堂,成为整个压倒骆驼的结局中最后一根草。

论赵恒励学

最近在看《大宋十八帝》,突然看到一首儿时时常背诵的诗词,当时也就是阿宝背书,根本不懂研究出处、作者何人;最多也就认为赵恒是个落魄书生,后来真正到了读诗词的年纪,又把这茬给忘了,主要是这首诗虽好,终不够风月,不合我的口胃,也就没料想其诗出名人了。结果,没想到原来不但是个名人,还是出自御笔;不过没想到的还有,这么个靠封禅来愚昧百姓的皇帝,竟然写得出如此兢兢业业的诗。

现在想来,其实是因为他:不愁千钟粟、住在黄金屋、三千颜如玉、车马多如簇,才会万般皆不恨,唯向五经勤。那他到底有没有向窗前勤五经,还是问床头颜如玉去了,谁都不得而知;他这么做,跟他的封禅一样,无非一个是愚昧百姓,一个是玩高雅一点,为招揽天下贤才而作秀。不然,天下那么多读书人,若真能向书中求得这些,他皇帝还做不做啦?!真是讽刺。

不过,话说回来,他万般皆不用,还能想到向五经勤,已经算是不错了;现在有些莘莘学子,父母把他当皇帝般贡着,可惜他万般皆不愁,仍不愿向窗前学。

宋真宗赵恒,北宋卓越的政治家,膺符稽古神功让德文明武定章圣元孝皇帝(968-1022)。真宗不是太宗的长子,母亲也不是皇后,原本没有资格继承皇位。当大哥赵元佐发疯、二哥赵元僖暴死之后,轮到了他继位。他于同月继位,第二年改年号为“咸平”。真宗即位之初,勤于政事,分全国为15路,各路转运使轮流进京述职,蠲免五代以来的欠税。

公元1004年秋,辽国萧太后。圣宗亲自率领20万大军南下,直逼黄河岸边的澶州(今河南省濮阳县)城下,威胁宋的都城。警报一夜五次传到东京,赵恒问计于群臣。副宰相王钦若、陈尧叟主张逃跑,任职才一月的宰相寇准则厉声反对说:“出这种主意的人应当斩首!”他说,如果放弃汴京南逃,势必动摇人心,敌人会乘虚而入,国家就难以保全了;如果皇上亲自出征,士气定必大振,就一定能打退敌兵。赵恒同意御驾亲征,由寇准随同指挥。到了韦城(今河南省滑县东南),赵恒听说辽兵势大,又想退兵。寇准严肃地说:“如今敌军逼近,情况危急,我们只能前进一尺,不能后退一寸。河北我军正日夜盼望陛下驾到,进军将使我河北诸军的士气百倍,后退则将使军心涣散、百姓失望,敌人乘机进攻,陛下恐怕连金陵也保不住了。”赵恒才勉强同意继续进军,渡河进入澶州城。远近各路宋军见到皇上的黄龙大旗,都欢呼跳跃,高呼“万岁”,士气大振。寇准指挥宋军出击,个个奋勇冲杀,消灭了辽军数千,射死了辽军主将萧达兰。萧太后见辽军陷入被动,要求议和。经过寇准的坚持和使者曹利用到辽营一再讨价还价,于12月正式议定由宋朝送给辽以岁币银10万两,绢20万匹,换得辽军撤走。这就是历史上的“澶渊之盟”。从此,岁币成为北宋人民长期的沉重负担。

赵恒后又听信王钦若的谗言,怨恨寇准迫使他亲征,冒了风险,撤掉了寇准的相位,信用王钦若、丁谓等奸人为相,伪造“天书”,封禅泰山,提倡佛教、道教、儒教,大搞迷信活动,广建宫观,劳民伤财,政治腐败,社会矛盾趋于尖锐。

公元1021年,赵恒起病。第二年2月,病重,戊午日,命太子继位,不久死于汴京宫中的延庆殿。赵恒死后的庙号为真宗。


相关文章推荐:
赵恒 | 赵恒 | 宋真宗 | 赵恒 | 真宗 | 颜如玉 | 续姻缘 | 正己 | 范进中举 | 知命 | 根深蒂固 | 官本位 | 赵恒 | 五经 | 宋真宗 | 赵恒 | 赵元佐 | 赵元僖 | 咸平 | 转运使 | 辽国 | 澶州 | 濮阳县 | 王钦若 | 陈尧叟 | 赵恒 | 寇准 | 滑县 | 黄龙 | 萧太后 | 寇准 | 曹利用 | 岁币 | 澶渊之盟 | 赵恒 | 王钦若 | 丁谓 | 天书 | 儒教 | 真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