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鸣海步

鸣海步,是日本动漫《推理之绊》中的男主角。

私立月臣学园高等部一年级,16岁,鸣海清隆的弟弟,被称为"拥有天使手指的人"。

生性沉默内向且带少许软弱,但又不失为一个善良的人。步学习成绩相当出色,烹饪、家政也很拿手,是一个新时代的校园王子。

鸣海步(なるみ あゆむ,Narumi Ayumu)

声优:铃村健一

学校:私立月臣学园高等部

年龄:16岁

生日:12月1日

星座:射手座

血型:AB型

身高:176cm

体重:56KG

擅长:料理(非常会照顾人),钢琴

表面身份:鸣海清隆的弟弟

实际身份:鸣海清隆的克隆人

月臣学园一年级,鸣海清隆的弟弟,钢琴天份上被日本钢琴界称为“天使巧手”。从小到大被鸣海清隆夺走了一切。前期相当软弱、且阴郁消极,但后期却变得很坚强。被诅咒之子称为“希望”。表面上是清隆的弟弟,而实际上是清隆的克隆人。因为是克隆人,所以鸣海步的专长、兴趣全都跟鸣海清隆完全相同,但相同的部分似乎全是鸣海清隆比较强。

清隆的母亲喜欢弹钢琴,但是在一次意外中伤了手指而无法弹钢琴。从小培养清隆弹琴,发现清隆比自己还优秀,于是她就担心清隆遭遇意外不能弹琴,为了能够及时找到对清隆最好的治疗方案创造出的试验人体鸣海步。为了知道什么对清隆身体有益,什么对清隆身体有害,甚至在清隆出意外时也可以作为替换的“零部件”。但是当清隆放弃弹钢琴的时候,步在那个家里也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在清隆失踪后,为了照顾鸣海圆,搬去和鸣海圆一同住。家务万能,感觉对周围的事情都不在意,懒懒散散的,实际上有着和被称为“神”的清隆一样优秀的头脑。

两年前,鸣海步的兄长鸣海清隆留下一句“我去追查‘诅咒之子(BLADE CHILDREN)’的秘密……”就此便了无音讯,剩下步和嫂子鸣海圆相依为命。清隆的失踪让仰慕他的步倍感失落,慢慢将自己封闭起来。已是月臣学院高中一年级学生的他卷入二年级学生白长谷小夜子被害未遂事件,被现场的园部老师指为凶手。一时间,步成为校园话题人物,引起精力与好奇心同样旺盛的二年级学生兼新闻部部长的结崎雏乃的莫大兴趣。步凭借自己敏锐的观察力和严密的推理指出园部才是企图杀害小夜子的凶手。被揭穿真面目的园部以提起清隆之事来分散众人注意力,趁机逃跑。不料在逃跑过程中离奇倒下,陷入昏迷状态 [1]

之前案件的受害者小夜子家里,发生了一起密室杀人事件。遇害者是作家足立高子,她来小夜子家的图书馆查找资料,据说她了解“诅咒之子”的秘密。步从雏乃的口里得知此事后来到小夜子家中,根据现场的情况,他断定凶手必为家庭成员之一。最后,秘书初山丽子承认是她所为,因为高子屡次用“诅咒之子”的秘密要挟白长谷家。为维护这个家,她不得不采取行动,而园部的遇袭亦是她所为。

白长谷家对“诅咒之子”所知甚少,步追寻兄长的下落遭遇挫折。此时天才少年钢琴家艾斯拉塞佛德来到日本。出人意料的,他到达后的地一句话是让人把鸣海清隆的弟弟带到他的面前。雏乃扯着步来见艾斯。初次相会的艾斯似乎对步所知甚多,他毫不客气地对步说:“你的才能,比不上清隆。”此话深深地刺痛了步。确实,他一直在追随着哥哥的身影,却发现无论如何也追赶不上,备感失望和挫败。为此,还放弃了自己心爱的钢琴。

雏乃和步拿着不知何人赠送的演奏会门票入场观看。竟意外地在座位上发现炸弹。步必须在限时内想出解除炸弹的密码数字,否则雏乃便会丧命。步回想起以前哥哥提过的一个中国古老传说,推断出正确的数字消除危机。

受伤的园部清醒过来,不久却遇害。菖蒲花的花叶洒落死者四周,又一线索中断。失望的步和雏乃在回校的路上遇到少年浅月香介向他们发出挑战。香介以清隆的下落为饵引诱步以性命与他相赌。步获胜,香介违诺逃跑。

炸弹、赌局,其实都是艾斯等人对步的试探,看他是否如清隆所说的是拯救他们的人。说臣学园的教师今里看不过艾斯他们的所为,决定把“诅咒之子”的真相告诉步,因此遇害。步相信凶手就在学生中。在雏乃的帮助下,步逐渐缩小疑犯的包围圈。

为躲开包围圈,凶手竹内理绪铤而走险,不惜在步面前用炸弹炸伤自己。病房里,步提出理绪就是杀人犯。理绪提出与步玩赌命游戏,步败北,丢下雏乃离开。但雏乃相信步的推理,将成功录下理绪自白的录音带扔给步,自己成为人质。

步没有回家,在街上徘徊了一个晚上,圆找到他并加以安慰。为了救出雏乃,步出现在理绪的病房里,提出再玩一次游戏。双方都要先抢到录有犯罪证据的录音带和人质,并极力阻止对方成功。理绪给步的颈项戴上炸弹项圈,雏乃拿着钥匙,却无法在限时内见到步。步把理绪引到铁桥边,想骗她按下解除按钮,被识破。就在理绪以为他无法避过爆炸的时候,雏乃从经过的电车上扔下钥匙,赌局以步的胜利告终。艾斯突然出现,说会确保雏乃的安全,但要求步不要将理绪交给警方。

艾斯在雨中徘徊,与同样悲伤的步擦肩而过。艾斯接到“猎人”打来的挑战电话,说要在演奏会开始时将舞台上的他杀掉。步得知后与香介一起采取行动阻止。本是站在对立面的双方不知不觉贴近了。

月臣学园田径部的高町亮子其实也是“诅咒之子”,艾斯邀她作伙伴,但遭亮子拒绝,说不想成为杀人犯的同伴。她被转校至此的香介吓了一跳,原来香介是她青梅竹马的儿时玩伴。雏乃和理绪被乔装成医生的男人捉走,步、香介、亮子前往救助。“猎人”的目的本来是“诅咒之子”,但连步与雏乃也不放过。步三人合力,成功救出理绪和雏乃。

同为“诅咒之子”的卡诺恩席尔贝鲁特来到日本,虽然和艾斯是朋友,同时也是艾斯的哥哥,却与他意见相左。卡诺恩认为“诅咒之子”是必定灭亡的存在,甚至暗里帮助“猎人”对付“诅咒之子”。艾斯并不认同他的看法,步站到艾斯这边。

卡诺恩想抹杀艾斯寄托在步身上还不成熟的希望。把圆骗走以相胁。步所面对的敌人与之前遇到的“诅咒之子”大不一样,毫无胜算。步接到卡诺恩的电话来到指定的地方,他要面对的是牵涉到乘客安危的推理游戏。

最后事情得到解决,鸣海步、鸣海圆、艾斯、竹内理绪、浅月香介、高町亮子均受伤住院,卡诺恩也被组织监管起来。事件之后,诅咒之子开始相信鸣海步是“希望”,可以拯救他们。步为了能够继续向前,向圆表明了心意。住院期间,从艾斯和土屋那里得知了关于诅咒之子的一切,包括“刃之子”计划的全部。刃之子成年前都非常优秀,但是20岁以后,因为从水城刃那里的继承的基因,会让使他们变得如同“恶魔”一样,从此神火再杀戮中。步从中推测出这一切都是清隆计划的,并且推测出了清隆安排着一切真正目的。

因为有作为“神”的鸣海清隆和作为“魔鬼”的水城刃,所以也存在一个与步相对的角色水城火澄。

水城火澄是进行刃之子计划时,同时被产生出来的和水城刃的具有相同基因的的人,也就是水城刃克隆人。但是和被清隆抚养长的的步不同,总是表现出自信乐观的一面,可以说和步是两个极端。喜欢缠着步,脸上总是带着微笑。其实,内心却比步在更深的绝望之中。

火澄是在水城刃死亡后出生的,在10岁的时候,养父母告知了火澄他出生的秘密。他知道后,想通过自己的力量,解除水城刃的诅咒,拯救刃之子。13岁时跳级进入大学,进行基因的研究。在知道自己的秘密后,从始充满希望的到最后只剩下绝望。由于火澄的特殊性,无论是自杀或是他杀都会因为各种原因获救。火澄在知道鸣海步的存在后,步成为他唯一的希望,因为步是世界上唯一一个与自己相同的人。在卡诺恩事件之后与步接触,之后住在一起,相似的命运使得他把步作为唯一能够倾诉和撒娇的对象,火澄自己说过“和步一起度过的两周,非常快乐。”

但是,火澄忍受不了事情毫无结果的拖下去,为了逼迫步做出选择,杀死了卡诺恩。卡诺恩通过自己的死来让鸣海步相信诅咒之子可以得救,留下了希望。卡诺恩在被杀之前对监视器说的最后一句话:“接受吧,步,这就是你的希望。”这一切依旧按照鸣海清隆的剧本在走,卡诺恩赢了火澄。

在进行DNA比对的土屋告诉艾斯不要让步接近火澄。艾斯马上就找到了步,并一起去了步的家里,本想阻止步的艾斯不料被步下药弄晕了。后来雏乃来找步,步叫她好好看家,然后步就出去了。等雏乃走进房间才发现被锁住的艾斯,雏乃救下了艾斯并一起赶去找步。通过发信器知道了火澄约步在展望台见面。在赶去展望台,在接到土屋的电话后知道了所有的秘密。展望台,火澄把关于他们两个的秘密都说了出来,包括他们的极限。火澄希望步做出选择,是杀了自己或是和自己站同一边,但是在步在最后决定按照自己的想法走,舍弃了火澄。在步离开后,火澄从展望台上跳了下去……在命运的摆布下,虽然受了重伤,但是没有生命危险。

舍弃火澄以后,步非常难受,但是为了诅咒之子的希望,他选择让自己变得更坚强。在展望台下遇到了赶来的众人。之后,步把自己拯救诅咒之子的理论告诉了艾斯等人。就一定要战胜清隆。这时,鸣海清隆来到医院,托护士把一份文件转交给鸣海圆。来到医院的步,知道鸣海圆知道了一切,知道清隆安排的一切都是为了让步去杀了他。在文件里除了所有的真相和给鸣海圆的信之外,还约了步在后天见面。

第二天雏乃约步去买耳环,最后雏乃什么都没买,步买了一对耳环。步戴上了其中一只,把另一只交给了雏乃,说等他明天凯旋归来以后,再还给他。

约定之日,两人如约而至。清隆为了彻底击垮步的精神,逼步杀了自己,说出了一个秘密。清隆把步交给雏乃的耳环拿了出来,其实雏乃是清隆安排在步身边的,是击垮步精神的最后一颗棋子,而雏乃也正是让步杀了自己的关键。步听了以后非常震惊,用枪对准了清隆……一声枪响以后,清隆并没有倒下,步只是对天开了一枪。步说他绝不会让清隆如愿,在他的理论里,清隆是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在自己死后,清隆是唯一可以拯救诅咒之子的人。最后的对决,步战胜了清隆。

在回程的路上,步遇见了雏乃。雏乃向步道歉,说有一件事必须向步解释。因为工作,雏乃要离开日本几年,步也说为了理论的成功,两人最好也不要见面,最后两人握手告别,步拿出了本来交给雏乃的那只耳环,再次交给了雏乃,说下次见面的时候再还给他。两年后……

靠步给他们的希望,诅咒之子之子们都在命运抗争。艾斯和理绪都在自己决定的路上努力着,香介和亮子进入大学。三个月前,因为造血细胞功能的退化,步住进了医院。火澄为了步,自愿成为寻找克隆人治疗方法的受试者,接受各种新型药物和危险的临床试验,半年前,因为药物的副作用和重重的实验陷入昏迷。

一个普通的早晨,正在吃早餐的清隆和圆接到了火澄去世的消息。在去医院车上,两人收到了正在对火澄遗体进行就剖的消息。去医院把这件事告诉了步,离开的时候在电梯遇到了刚回国的雏乃。雏乃来探望步,打开病房门的时候,步正在写曲子,旁边放着一架钢琴。步邀请雏乃听自己弹钢琴,病房里响起了悠扬的钢琴声。

期望着……希望不要就此幻灭,即使黑暗笼罩,全然不变的音色依旧响遍回绕,为迈向未来的人,奏出祈祷与祝福的曲调……(end)

1."我和哥哥不一样......" 从第一话开始,这句话就经常挂在步的嘴边。面对哥哥的光芒而产生卑劣感的他,全盘否定自我,不与任何人打交道,在人前总是抬不起头。在被人讽刺"你永远比不上你哥哥"时,心底却有着强烈的反抗。然而喜欢的钢琴,得意的推理都比不上哥哥,连能让自己心灵获得温暖的女性也嫁给了哥哥。也许等步能充满自信,用肯定的语气说出同样一句话时,他真正的实力才会显露,才会发挥出从未有过的强势。

2."不能让思考停止......要不断地解读心理,展开推理!" 这是在第七话中和理绪决战后的独白。步的武器,是他的推理和思考。读懂对手的心理,展开推理,才能抓住通向真相的胜利绳索。"推理的旋律,必定演奏出真相。"这句对白,也体现了他的这种思考方式。步跳跃的思维和推理,常常会让雏和与理绪大吃一惊。他用超现实般的睿智,追寻着真相。不过,步的这种能力,还是有弱点的。观察力太过敏锐了,即使没有让周围的人信服的证物,他也能找出真相,因而常常惹了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3."万能厨师七把刀" 步在忘情地看着电视广告时所说的话。而且,他也经常在新闻部里看烹饪书。虽然本人似乎还没有自觉,可步确实是个家务,尤其是料理方面的天才。晚餐他能做出"地中海风味的炖鱼和野味炒饭",在上学前就懂得自己烤牛角面包了。"不必担心发胖,营养充足,味道也不赖~"

1. 逻辑的旋律一定会奏出事实的真相;

2. 哥哥一直是我的偶像,或许我内心其实是憎恨着他;

3. 你该不会连远处针掉的声音都听得到吧?

4. 你有权利恢复记忆,了解原由,不过过去的你可能不希望你这么做,有人为了帮你守住这种不踏实的人生,甚至牺牲了自己,难道你有什么特殊理由,必须去否定它的价值,逼自己面对真相;

5. 虽然对方并不是打从心里想取我的性命,但是,似乎也对我的生命毫不在意;

6. 我的未来到底有什么可塑性呢?我究竟有什么能力值得自己去相信,我最不相信的,就是自己的力量啊!

7. 你在向神明祈祷吗?神明是治不了伤的;

8. 现在的我相信自己死不了,在没有任何理由的情况下,毫不畏惧的相信这一点;

9. 时间差不多只剩一分钟了吧,让我们一起迎接奇迹的来临吧;

10. 都已经过了一个多钟头了,全身还在发抖;

11. 或许让你们死了再投胎,才是所谓的希望;

12. 不管相不相信,都没办法改变既定的事实,不论怎么祈祷,哭喊,时间一到,一切还是会被夺走;

13. 刚刚你弹的那首曲子的曲目,我来告诉你好了,那是法兰兹礼斯特作曲,《宗教诗篇》第三部,《孤独之神的祝福》;

14. 不论是哥哥或是命运,他们永远都无法战胜的;

15. 因为艾斯爱你们,他明知道最后你们会被人利人,遭人蹂躏,他还是希望能保护你们到最后一刻,所以在那之前的每一分一秒,他都会为了同伴不向绝望的命运低头,继续不断的向神祈求;

16. 我曾经对自己放弃过无数次,但却不断希望别人得到幸福,……还是不断的为我所爱的人继续祈祷,希望她得到幸福;

17. 好像每个人都受着神和魔鬼的操纵;

18. 虽然我没有资格,也不打算做你们的救赎之神,但看见你们这样可怜,就帮你们一把吧;

19. 那个家伙就是我的命运,即使面对杀人之祸,我也不可以逃避;

20. 我受不了刀锋冰冷的感觉;

21. 不管是好朋友或是亲兄弟,如果非杀他不可的话,我都会杀他;

22. 我们好象给紧紧绑着我,而绑着我们的枷锁,却不尽是合情合理的,而是有小小的破绽,是命运也好,是信仰也好,即只有一个小小的破绽,我也要把那个枷锁解开,为每一个人带来希望;;

23. 若只看到这些,你的眼光也很有问题;

24. 没有人甘心接受被诅咒的命运,面对悲惨的命运而会无奈接受的,只有那些曾经不甘认命,向命运挑战,结果被命运彻底击败,眼前只剩下一片绝望的人;

25. 对命运充满恐惧,深信自己敌不过这巨兽;

26. 若真有绝望,那必然就有希望;

27. 我不知道命运将会如何摆布……没有一件事情可以值得依赖,明明放心地走着的路面,如果有人告诉我那是哥哥建造的,我便会感到好象跌入了黑暗的深渊;

28. 我已经习惯了面对绝望;

29. 我要的,不是绝望之中的希望之光;

30. 要是不知道命运向我们索求什么,又怎么与之对抗?我们不能一直沉沦在绝望当中,乘命运的魔爪还未伸到我们头上,让我们先找到希望;

31. 不要打坏主意了,相信我吧;

32. 无论身边围着多少人,我永远都是那么孤独;

33. 我早就知道,自己置身在虚幻的梦境之中,无论梦境还是现实,我看到的都是虚幻;

34. 那个比任何人都强,比任何人都高,所以他没有一个可以与他一起理解他所看到的世界一起分担的家伙,不管什么样的喜悦,什么样的悲伤,都没有任何人可以了解其中的意义,永远都会被那种填不满的绝望的孤独折磨的不幸……无论是敌人或是同伴,如果没有能够理解自己的世界的对手,也许就没有幸福可言;

35. 我已经不能忍受等待或逃避了;

36. 也许我是为了被夺去而出生的,但对于我来说也给予了我抵抗命运的机会,所以只要把被夺去的东西抢回来就好了,然后我再也不会放手了;

37. 若是因为害怕而逃避,那么和死亡没有什么不同;

38. 不要只让我来选择我们的未来;

39. 那家伙的问题解决了,他不用变成恶魔就死去了;

40. 去对抗要改变自己的诅咒,用自己的意志,让单纯等待破坏的心驯服;

41. 如果这是你相信的东西的话,我也相信;

42. 世上不会有人欣然接受不幸的命运。只有向命运挑战而遍体鳞伤的失败者,才会坦然去面对这种不公平的待遇。也就是被命运彻底击垮,陷入自己都无法释怀的绝望当中;

43. 受到追杀的威胁,看尽人性的黑暗,最后不得不向可笑又残酷的命运低头;

44. 我们要在互相不同的道路上,一直孤独的生存到死亡到来的那一刻;

45. 我要跨越命运,让有价值的东西留下来;

46. 用这个颤抖的手,不管距离多么近也不会射中的;

47. 越信以为真的事,越有可能在里面设下陷阱。


相关文章推荐:
推理之绊 | 鸣海清隆 | 铃村健一 | 推理之绊 | 12月01日 | 铃村健一 | 鸣海清隆 | 鸣海清隆 | 鸣海清隆 | 鸣海清隆 | 鸣海步 | 鸣海圆 | 鸣海清隆 | 诅咒之子 | 鸣海圆 | 白长谷小夜子 | 结崎雏乃 | 诅咒之子 | 鸣海清隆 | 菖蒲花 | 浅月香介 | 竹内理绪 | 高町亮子 | 诅咒之子 | 卡诺恩 | 诅咒之子 | 鸣海圆 | 竹内理绪 | 浅月香介 | 高町亮子 | 卡诺恩 | 水城刃 | 水城火澄 | 卡诺恩 | 鸣海清隆 | 雏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