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连长

连长,是在军队中连一级编制的最高指挥员,一般由上尉或中尉担任。 一般每连三个排,每排三个班,一班大约十人,加上炊事员等,每连大约一百人。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中,连长是连队党支部副书记,政治上受政治指导员(党支部书记)监督。连长和政治指导员平级,都是正连级,分工负责连队的军事工作和政治工作。连长一般配备通讯员。

根据《内务条令》 [1] (2010)规定,连长的职责如下:

连长和政治指导员同为全连人员的首长,共同负责全连的工作。连长对全连的军事工作负主要责任,履行下列职责:

(一)熟悉全连情况,根据上级的指示和要求,结合实际,计划安排军事工作,领导部属贯彻执行。

(二)领导全连落实战备措施,指挥全连完成战斗任务。

(三)组织领导全连的军事训练,按照计划完成训练任务,提高全连人员的技术战术水平。

(四)教育和带领全连贯彻执行有关条令、条例和规章制度,严格行政管理,遵纪守法,严守秘密,预防各种事故、案件。

(五)掌握全连的军事实力,搞好人员和装备的管理。

(六)教育和培养所属军官和士官、班长,提高其组织指挥能力和管理教育能力。

(七)组织全连的农副业生产,管理好连队的伙食、经费、物资和房地产。

(八)关心爱护部属,帮助解决实际问题。

(九)完成上级赋予的其他任务。

每个当过兵的人,都不会忘记火热的军营,而我在一段铁道兵的生涯里,最难忘的是老连长。

上世纪70年代初我当兵入伍,奉命投入大西南襄渝铁路的建设。带兵的连长是个四川人,治军极严,是团里有名的“巴顿连长”。一天凌晨,急促的紧急集合号骤然响起,所有的战士都从睡梦中跳起……集合完毕的部队披着拂晓的月光出发。在快速通过一条结着厚冰的大河时,不知怎么的,我一脚踩破冰面,“嗵”的一声,人一大半掉入河中,幸被眼明手快的班长一把拉住,才避免一场险情。当时的最低气温是零下17℃,我身上的棉衣棉裤不一会儿就冻得邦邦硬,双腿仿佛灌满了铅似的几乎迈不开步。在刺骨的寒风中我直打哆嗦,班长见状赶紧请示连长让我暂返军营。连长眉毛一扬手一挥,从嘴里蹦出四个字:“继续前进!”在班长的搀扶下,我咬着牙、跌跌撞撞赶到了目的地。这时连长走过来,拍拍我的肩:“好样的,小上海。让炊事班给你烧碗姜汤。”一瞬间,一股难以名状的泪水,从我双眼夺眶而出……

铁道兵严格训练、严格施工的艰苦生活,逐步锻造了我。一年半后,连队党支部召开大会讨论我入党。战友们一个劲地夸我。后来连长站起来说话了:“大伙的话都说了,我不再重复,可这小上海啊,小资情调挺浓,上午听说他托服务社的同志买了块手表,要表干什么?在军营里就听吹号声。把表退了!还有,星期天么,又穿着花尼龙袜上街,你当这儿是南京路?记住,军人就得有军人的样!……”连长使劲挥了挥手。我只听得额头冒汗,双腿发抖……朦胧之中,大会在一致通过的热烈掌声中结束了。回想起来,这是我一生中最难忘的一次支部大会。当年,部队驻扎在荒凉贫困的秦巴山区,伙食很单调,绝大部分日子都是吃压缩蔬菜,难得一见的新鲜蔬菜要从一百多里路外运来。夏天吃得最多的是南瓜,几乎天天吃,叫人实在受不了。一个周日的下午,我们几个战友坐在铁路旁的山坡上喝酒,大家苦中寻乐,“为南瓜干杯!”“南瓜万岁!”兴头上,我跑到施工中的桥墩旁,大练“书法”,写下四个大字,“南瓜万岁!”这下可闯了大祸。傍晚,到工地检查工作的团领导发现了这几个字,大发雷霆,命令连长从严查处。事情当然立马查清。可这一次连长却出人意料地平静:“小上海。”“到!”我心跳血涌。“你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连长问。未等我回答,连长就接着说:“其实我清楚,这儿的生活确实很苦,很艰苦。前几天,福建兵小刘在施工中牺牲了,临终前还想着吃海鱼,可从哪儿来呢?”连长的声音有点哽咽,停顿了一会又说:“要记住,咱们是军人,军人就得吃苦,就得牺牲啊!”连长的手习惯地使劲挥了挥,“这次给你个口头行政警告,最低‘级别’了,算是一个教训,对上我也有个说法,明白吗?”“明白!”我答道。

这一晚,我辗转反侧,难以入眠;这一晚,我仿佛一下子明白了许多许多……


相关文章推荐:
政治工作 | 内务条令 | 政治指导员 | 首长 | 战斗 | 训练 | 条令 | 士官 | 班长 | 上级 | 巴顿 | 南京路 | 秦巴山区 | 干杯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