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梁斌(中国当代作家)

梁斌(1914~1996),是中国作家,蠡县梁家庄人,毕业于保定第二师范学校,原名梁维周。其是以《红旗谱》等长篇巨著而闻名中外的小说家。

1914年出生于河北省蠡县梁庄,11岁离开家乡就读在县立高小,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930年进省立保定第二师范学校学习,参加过爱国学潮,并亲历家乡的农民革命斗争。1934年在北平左联刊物《伶仃》上发表反映河北“高蠡暴动”的小说《夜之交流》。在抗日战争和解放战争期间,参加地下革命斗争、游击活动,并担任中共蠡县县委领导职务。1942年创作短篇小说《三个布尔什维克的爸爸》及据此扩充成中篇小说的《父亲》。1948年随军南下,在湖北襄阳和武汉担任宣传和新闻方面的基层领导。中华人民共和国建立后曾任河北省文联副主席、中国作家协会河北分会主席等职。1953年开始创作多卷本长篇小说《红旗谱》,1958年出版第一部,被誉为反映中国农民革命斗争的史诗式作品,引起强烈反响,并被改编为话剧、电影;1963年出版第二部《播火记》,1983年出版第三部《烽烟图》。文化大革命以后,1977年出版了长篇小说《翻身纪事》(上部)。1996年6月逝世,安葬于天津元宝山庄生命纪念公园。

梁斌养虎

作家梁斌早年在华南工作,收养一只险些丧命的华南虎崽,几次调工作也都带在身边。后来养的如猪大小,食量惊人,才送给了保定的动物园。在当代文人中养虎的不知是否还有,真是奇人奇事气象不同。

(假日100天 文/黎家明)

梁斌纪念园

为了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缅怀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的精神风范,进一步加强对青少年一代的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元宝山庄生命纪念公园和梁斌文学研究会共同发起建立了文学巨匠、人民作家梁斌纪念园。纪念园以梁斌先生纪念碑为主题建筑,由三部分组成:先生雕像、主碑及辅碑。栩栩如生的雕像自然丰满,一身洒脱;主碑正面三幅浮雕分别以梁斌先生代表作《红旗谱》《播火记》《烽烟图》的主要人物为原型创作而成,背面以先生的《千年难忘的白洋淀荷花图》为范本用影雕的手法雕刻而成的艺术画;副碑以黑色花岗岩为背景,采用特殊工艺将于立群夫人手书的郭沫若先生题词镌刻在正面玻璃幕墙上,背面镌刻着梁斌先生绝笔的“满天星斗日,一华落地来”十个大字;墓盖以书的造型进行加工雕琢,翻开的书页上是先生巨著《红旗谱》内容摘抄。纪念碑整体采用高档花岗岩和汉白玉石料,颜色由红、白、黑三种组成,红色代表着先生的巨著在火红的革命年代红遍祖国大地也影响和教育了几代读者,黑白结合表现了先生是非分明、刚正不阿、真诚正直、淡泊名利的高尚品格。梁斌先生纪念碑不是一座普通的纪念碑,它是先生文学艺术与当代科技及传统艺术手法相结合的产物,配以草坪、花卉、南京雨花石点缀,其本身就是一件艺术珍品。

梁斌先生纪念园的落成,为该市再添一处爱国主义和革命传统教育基地,使之成为对广大青少年进行思想品德教育的主要基地,同时还增加了一个富有深刻文化内涵的旅游景点,为该市的精神文明建设贡献力量。

梁斌与《红旗谱》

2005年,央视正在热播电视剧《红旗谱》,这让人想上世纪50年代的长篇小说《红旗谱》的作者梁斌。

梁斌1914年出生于河北省保定蠡县梁庄,11岁离开家乡就读县立高小,加入共产主义青年团。15岁考入保定二师。1932年春,全国掀起抗日救亡运动,保定二师学生宣传抗日活动踊跃。国民党当局7月6日清晨,突下毒手,冲入学校向学生开枪。12名党员、1名团员惨遭杀害,40名学生被捕,史称“七六”惨案。梁斌曾说:“自入团以来,‘四一二’反革命政变,是刺在我心上的第一个荆棘。二师‘七六’惨案是刺在我心上的第二棵荆棘。‘高蠡暴动’是刺在我心上的第三棵荆棘。自此以后,我下定决心,挥动笔杆做刀枪,同敌人战斗!”

梁斌从1935年开始酝酿《红旗谱》。头十年中,他写了大量文章,《红旗谱》中很多人物、情节在这些作品中初具雏形,如《夜之交流》《三个布尔什维克的爸爸》等。梁斌随军南下时,从束鹿到衡水、石家庄、邯郸等地,参加、领导剿匪反霸、减租减息和土地改革。一路走来,梁斌随身带着个小本子,将百姓的故事一一记录下来,有些写进了《红旗谱》。

1953年6月,梁斌正式开笔《红旗谱》,一年后完成《红旗谱》第一部初稿。梁斌的创作状态异乎寻常,他完全沉醉在《红旗谱》中,不谙生活世事,每天伏案疾书十多个小时。梁斌曾这样描述:“我的创作欲、灵感升到高潮,欲罢不能。黎明起床,略作洗漱,即开始写作。早餐时间已到,我还没有写完一个节目,当我写完一个段落,饭时已过。午餐晚餐无不如此。有时写着写着,想起我还未吃饭,其实两顿饭已经过去了……”

梁斌夫人散帼英回忆丈夫创作《红旗谱》时的日子说:“他就像傻了一样,送饭就吃,不送就饿着。不跟人说话,别人说话也不听,但谈起《红旗谱》中的人物时,他马上眉飞色舞起来。写作之后,他脑子仍处在亢奋状态静不下来,除了失眠还是失眠。”

那时候,他脑子里除了《红旗谱》,什么都没有。夏天和人聊完天,总忘拿扇子,一个夏天丢了100多把扇子。夏天,武汉黏稠的空气令人燥热,梁斌写作的地方没有避暑降温的设施,低头写作,汗滴常会打湿稿纸。为此,梁斌想出了一个“湿被单降温法”。他把被单沾上凉水,挂在屋中,再打一盆冷水,泡上一块毛巾,实在热了,就用冷毛巾擦头、擦洗身上;还热,索性把冷水盆搁到桌下,把两脚放在凉水里。

为写《红旗谱》,梁斌曾“三辞官”:第一次是辞新武汉日报社长之职;第二次是辞中央文学研究所机关支部书记之职;第三次是辞天津市副市长之位。梁斌辞官的初衷只有一句话:不写好《红旗谱》,无颜见江东父老!终于,共计120万字的《红旗谱》三部曲长篇画卷,即《红旗谱》《播火记》《烽烟图》问鼎文坛。

梁斌的脾气很倔,倔得硬气、刚烈。“文革”期间,他被造反派批斗。有人问他《红旗谱》是不是大毒草,是不是“王明左倾”路线。梁斌坚决回答:不是。一次,有个造反派叫他站在高凳上,一脚踹倒凳子,将他重重摔在水泥地上,问他承不承认,梁斌爬起来依然坚决回答:不是。

平时没事梁斌就爱和老百姓聊天,门口卖菜、修鞋、拉煤的无不说“梁老是个大好人”。遇到不平事,梁斌定要管。有位革命老同志的遗孀

生活比较困难,有关部门说,老同志去世了,以后不会常来了。老太太找到梁斌哭诉。梁斌火了,马上质询那个部门负责人,事情很快便解决了。

梁斌一生最珍视的莫过于他的手稿。1976年唐山大地震,人们纷纷逃跑,梁斌却冲向书房,“我的手稿!我的手稿!”他不顾一切地喊着,将手稿紧紧搂在怀中。当时书柜里还有他多年收藏的近300幅珍贵名画,但他第一时间想到的惟有手稿。

梁斌写了《红旗谱》,《红旗谱》中也写着梁斌的一生。

梁斌革命启蒙老师:《红旗谱》贾湘农原型

喜庆《播火》有续篇访年逾花甲的作家梁斌

北京:《北京晚报》,1980年06月10日,第4版.

许多人都很熟悉作家梁斌和他的长篇小说《红旗谱》.晚报的老读者也一定记得,《红旗谱》第2集《播火记》就是在晚报上连载的.光阴荏苒,一晃十几年过去了.如今这位老作家近况如何?前不久,我们在天津访问了梁斌同志.

在梁斌同志的家里,话题自然扯到《红旗谱》上.梁斌同志告诉我们1件非常有趣的事.《红旗谱》中的贾湘农先生,是根据他在家乡上高小时1位教过他的老师的形象写的.当时,他的家乡有3个教员是共产党员,其中两个为革命牺牲了,活着的这位叫刘宪曾就是《红旗谱》中的“贾湘农”先生,他既是梁斌革命的启蒙老师,又是他的入党介绍人.一听这话,我们就刨根问底道:“刘宪曾知道自己是‘贾湘农’吗?你们还有联系吗?”梁斌笑了,他说:“这位老同志一直从事党的宣传教育工作,在战争年代,不管通信多么困难,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解放后我们见了面,他现在住在陕西.可是我一直没有告诉他,也没有跟别人说起过,‘贾湘农’就是他.” 听到这里,我们打趣地说:“这可是从未披露的新闻呀!”生活真是有趣,被写的人不知道自己是作家头脑中的模特儿,作家却按照他写出活生生的人物.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红旗谱》中的人物和时间,给梁斌找来了很多麻烦.梁斌同志1930年时考入河北省保定第二师范学校,参加过当时驱逐反动校长的护校斗争,1932年河北省发生了有名的“高蠡暴动”,这件事对他的影响很大.解放以后,1953年他开始写小说《红旗谱》,当年的“保二师学潮”和“高蠡暴动”都成了作者的题材.结果,在10年动乱里,由于这些书中的情节,梁斌被加上为王明右倾机会主义路线翻案的罪名.他不承认强加给自己的罪名,不低头,倔强耿直的脾气,真像作者自己笔下的“朱老忠”…….

1980年,梁斌已是66岁的老人了.他抓紧时间,写完了1本3万多字的回忆录《在战乱纷飞的年代里》,又动手重新整理长篇小说《烽烟图》.他告诉我们,这部长篇小说在写《红旗谱》之前就开始构思了,原来取名叫《战寇图》,后因与电影《战洪图》的名字有些相似,因此改成《烽烟图》.《红旗谱》和《播火记》是这部小说的前两部分.修改整理后的《烽烟图》依然以朱老忠等人物为主.

梁斌的红色文人画

雪野皑皑,松岭苍苍,2010新岁即将莅临,京津画友相邀会聚蓟城盘山东麓,同去瞻拜梁斌纪念园,并研讨这位文学大师的翰墨生涯,论述他大气磅礴、独树一帜,以亲身革命经历,描绘革命根据地史迹,创立红色文人画的典范意义,就此适应时代需要,代代弘扬。西源直率地讲:梁斌是一位与时俱进的新文人画杰出代表……综合众多评述,最近美术界又进一步提出梁斌先生创立红色文人画之说,引出许多思考。

画史有言,中国绘画最值得骄傲的是文人画阵列之涌现,及其前赴后继的发展、壮大。据一些著作讲,文人画萌思于战国时代,始见于晋,唐有初貌,宋时立论,至元明清画派群起,繁衍至今。众所周知,文人画重气质、神韵,更重人品、画品,强调张扬个性,倡导诗、文、书、画融会贯通,是中国哲学、文学、美学等宏大文化形态滋育而成的华夏民族艺术瑰宝。还有的文章界定,文人画家必须具有高尚的道德修养,精湛的艺术素质,并是以文人身份参与书画。陈衡恪有文人画家四要素之说:第一人品、第二学问、第三才情、第四思想。有人列举,历代文人画家冠世者众,最典型者如唐之王维,宋之苏轼、米芾,元之黄公望、倪云林,明之董其昌、徐青藤,清之石涛、石溪,民初之吴昌硕、陈师曾,现代之齐白石、潘天寿、傅抱石、关山月等。千百年来,群星璀璨,光芒四射。

虽是大雪节气,却不甚寒。站在纪念园梁斌先生雕像前,尊崇地思念着这位革命家的高风亮节和他惊世的文学贡献,再想到他造诣精深、风格独具的书画成果,众人认定:称他为中国文人画的优秀传承者,当代文人画之楷模,实是众望所归。而依其革命信念、理想追求,加之于书画境内创立的业绩,冠以“红色”二字,将会更加旗帜鲜明。

从梁斌先生的经历中可以看到:他在幼年读村学时,即主动接受革命教育,于1927年毅然参加少共,积极参加穷苦大众反割头税斗争,为典型的红色少年。“九一八”事变后,先生投身抗日救亡运动,是保定二师学潮的骨干,并接受高蠡暴动洗礼。继之进京苦读,加入左联,求艺山东剧院,开始小说、杂文创作,启动了自己的文学长征之路。1937年,他回乡组织发动游击战争,出生入死,成为愈战愈勇的青年指挥员,并受命出任冀中新世纪剧社社长,兼冀中文建会文艺部长,为抗战文化运动传播艺术火种。进入解放战争阶段,他又以新区干部之职,领导群众剿匪反霸,减租减息,进行土地改革,为建立红色政权殚精竭虑,成绩斐然。新中国诞生后,先生长期担任文艺界领导工作,同时从事专业文学创作,躬行苦修;历时4载,终在1956年底,使长篇小说《红旗谱》问世,震动中国文坛,被誉为里程碑式的名著。继之,《红旗谱》第二部《播火记》、第三部《烽烟图》出版,整体成为中国现当代文学史中的红色经典。加上先生暮年向读者呈奉的《笔耕余录》《一个小说家的自述》等著作,这位文学大师以200余万字的心血结晶,使世人领略了他的高洁品格、渊博学问、隽永才情和忘我奉献。同时也使艺术界认识到,梁斌先生从事书画创作,定会为中国文人画添光增彩。

梁斌先生终身难忘沙场烽火中的战斗生活,时刻忆念着捐躯国难的英烈战友。《梁斌画集》中的第一幅作品《今日陈庄》,就是为纪念贺龙元帅当年率军冀中歼灭日寇精锐的陈庄战役而作,是军民团结精忠报国的一曲英雄赞歌。以狼牙山为题材的一组画作,分别绘出在抗日战争反扫荡的激烈拼杀中,五壮士跳崖殉国的即时即景,映现出中华民族义胆包天、忠肝盖地、誓驱敌虏的大无畏精神。画集中白洋淀的场面多次出现,那是因为作者曾冒着硝烟5次进出白洋淀,与战友结下生死与共的深厚感情,从而时时魂牵梦绕,连连挥毫留下永恒纪念。再如《阜平大黑山》一画,记载的是1943年转战保定路过敌占区时的惊险过程,《豫北金镫山》则是奔往前线途中夜探山谷的一幕。令人高兴的是那幅《大柿树下》,先生注明是1942年突破敌寇重围时,随军驻扎牛棚村的场面,在那里趁空完成了自己的第一部中篇小说《父亲》,以歌颂一位抗日模范。同时首次读到毛主席《在延安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确立了自身立志文学的方向。还有《太岳途中》,画的是1948年南下孟津抢渡黄河的战事。《城头远眺》,又把思绪拉回到全国解放初期的襄阳……这位红色战士所有缅怀战斗行程的画作,刻镌的是血与火熔铸的生命轨迹,成为记录革命往事的珍贵艺术史料,为我国近代美术领域所独有。

梁斌先生心怀天下,以人民忧乐为己任,所作每幅书画,几乎都载有他作为革命者的理想和寄托,有着“出新意于法度之中,寄妙理于豪放之外”的倾心追求,并通过承继传统开拓新境,与技艺独造融为一体。比如画荷,他时用赤子之情道出擎天碧盖之恢宏,以表现当年战友们的凌云气概;时而又选中荷塘秋色,将意境引向清爽与沉静,道出根据地浓厚的鱼水深情。他甚至精巧地设计出花朵对语的奇妙效果,构想着淀上乡亲们对幸福未来的向往……朝阳东升,霞光万道;松涛贯耳,清风满山,是他呈给朱德等传奇人物的礼赞;古木参天,寒梅竞放,青嫩春草,翠绿芭蕉,是他对乡民百姓淳朴品性的颂曲。他简笔绘出的瓜棚豆架、金橘鲜桃、蜡烛鞭炮,迸发着青春活力,而那一叶轻舟、半坡幼林、初绽的玉兰、出巢的欢雀,处处透出天地的灵气和生机,在自然万象和野逸幽趣之间,托现出高雅的韵致。综合观之,梁斌先生这位红色人物心中所务,笔墨所获,大气磅礴有之,明快空阔有之,滋含丰富有之,简洁鲜活有之,如专家所说,梁斌之作愚去智生,俗除清至,思维超常,特立独行,出于红色战士的信念,绘出红色革命之情愫,言其是红色文人画依据在此。

由于时间关系,本次蓟县之行的探讨,仅就梁斌先生所创红色文人画之主旨,做了初步剖析和阐释,记下上述几点认识。在告别梁斌纪念园的路上,蓦地想到宋代张载的一段名言,说的是凡有大志者必“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想梁斌先生为革命事业、为文学艺术所具有的器识和实践,正如以上名言所讲,直面无愧。因此,人们才会崇敬他睿智宏阔的意愿,爽直畅达的奔求,深邃执着的笔墨,坚实精湛的造诣,进而是那红色文人画独树一帜的佳作。艾青有诗曰:“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这正是梁斌先生艺术生命的真实写照,是他使命感、责任感之投向所在。

梁斌先生以红色革命者之忠诚笃实,让红色史迹光芒永恒,留下红色文人画在华夏大地生根,推进着中国书画变通无极的进程。在几位画友登上列车时,都在自问:“时代需要红色经典,梁斌先生早就率先成为榜样,我们今天又该给后人奉献什么?”


相关文章推荐:
梁维周 | 蠡县 | 红旗谱 | 蠡县 | 红旗谱 | 元宝山庄生命纪念公园 | 假日100天 | 元宝山庄生命纪念公园 | 三部曲 | 北京晚报 | 刘宪曾 | 狼牙山 | 牛棚村 | 万象和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