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辽东战役

辽东战役指甲午战争时期日中陆军在奉天(辽宁)辽河以东进行的一系列战斗。 辽东半岛面临黄海,又与山东半岛遥遥相对,共扼渤海海峡,形成护卫京津的门户,也是从海上进入清朝政权发源地东北的唯一通道。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1894年10月24日,山县有朋率领日本第一军近3万人进犯鸭绿江防线,选择清军的左翼和中路为突破口,发起了辽东战役。辽东战役是中日双方在中国境内爆发的大规模陆战,包括鸭绿江江防之战、金旅之战、辽阳东路之战、辽阳南路与规复海城之战、田庄台大战等,战役历时五个月,一直到1895年3月9日,波及辽东大部分地区。清军防线被日军击破,导致辽东丧于敌手。 [1]

清光绪二十年(1894)八月,平壤战役和黄海海战后,日本政府决计攻打大清国,令大将山县有朋率第一军集结在朝鲜义州附近,准备从鸭绿江一线进攻中国辽东半岛北部;日军第一师团、第二师团及第十二混成旅团组成第二军,准备从海路登上辽东半岛南部,进攻清军重地金州、大连和北洋海军基地旅顺口。清朝陆军在平壤战役后全部退出朝鲜,集结于鸭绿江一线。李鸿章得知日军决计进攻中国本土的消息后,提出“严防渤海以固京畿之藩篱,力保沈阳以顾东省之根本”的战略计划,急忙加强辽东防御。

八月二十二日(9月21日),清廷命四川提督宋庆(1820—1902)帮办北洋军务,率毅军从旅顺进驻鸭绿江防线重镇九连城,指挥前线战事。黑龙江将军依克唐阿(?—1899)率镇边军、刘盛休率铭军也先后到达九连城附近,鸭绿江防线清军人数增至80多营,约3万人,其部署是:以安东至九连城一线为主阵地,分左、右两翼设防。右翼向西南延至大东沟、大孤山一线,由宋庆指挥;左翼由九连城向东北延伸至长甸河口一线,由依克唐阿指挥。同时,清军也在辽南地区加强守备。怀字军、和字军、桂字军及徐邦道(1837—1895)拱卫军等30多营分别把守金州、大连和旅顺,修筑炮台,增加炮位,构筑工事。清廷还在旅顺设置北洋前敌营务处,任命龚照?节制诸军。

清光绪二十年(1894)九月二十六日,山县有朋率日本第一军近3万人进犯鸭绿江防线,选择清军的左翼和中路为突破口。是日中午,部分日军从水口镇涉渡鸭绿江,冲击清军左翼,守军不支,纷纷败退,鸭绿江左翼防线被轻易突破。当晚,进攻九连城一线的日军主力在鸭绿江上架设浮桥两座。次日黎明,晓雾浮江,对岸清军又没有察觉。上午6时许,从浮桥上跨过鸭绿江的日军登上沙滩,进攻九连城前沿阵地虎山高地。清军五、六百人在马金叙指挥下顽强奋战,先后打退敌人3次冲锋。

不久,日军迂回到虎山高地左右两侧,配合中路猛攻马金叙部和驻守虎山旁边的聂士成部;宋庆派来的清朝援军也被日军阻隔、分割。敌众我寡,虎山守军付出了重大代价后被迫撤退,阵地失守。二十八日拂晓,日军总攻九连城,但城中寂然无声,原来守城清军早已在夜间撤离,日军不费一枪一弹,占领了这一军事重镇。驻守右翼防线的清军见九连城已失,也纷纷向西溃退。清军苦心经营的鸭绿江防线数日间便土崩瓦解了。日军乘胜西进,抢夺了凤凰城、大东沟、大孤山、岫岩、苏甸、宽甸、木城、海城等辽东重镇。清廷震骇异常,唯恐日军乘胜攻占陪都奉天(沈阳),破坏清朝列祖列宗的陵寝,急忙调集重兵,进行阻击,在辽阳东路,西起摩天岭、东到赛马集长约150多里的地方构筑新的防线,与日军苦战3个多月,交战十几次,暂时阻止住日军的攻势,缓解了辽沈地区的危急。在辽阳南路另一军事重镇海城,清军也调集9倍于敌的兵力,在40多天内5次进攻日军,但终未收复海城。此时,日本第二军已在辽南登陆,战局对清军更加不利。

九月二十五日,日本第二军在日本联合舰队护卫下从大同江口渔隐洞出发,向辽南进军,次日清晨在清军未布防的花园口登陆,后续部队分乘40余艘运兵船相继而来。此时李鸿章及清军大部正忙于应付辽东半岛北部战局,无力分身在辽南一带加强守备。十月初六,日军进犯辽南军事重镇金州,初八发起攻击。金州守军3000余人在徐邦道指挥下负隅顽抗。次日,日军调集重兵,用炮火压制清军火力,炸开金州城门,双方展开激烈巷战,清军实力太弱,被迫撤退,日军高歌猛进,拿下金州。

这时,日本第二军约2.5万人已全部在花园口登陆。初十,日军进攻大连湾,少数清兵在前沿阵地堡垒内遥放数枪后即纷纷撤退,大部分清军早已在昨夜退往旅顺口,致使日军兵不血刃,轻松加愉快地占领了“严城巨防”的大连湾。二十日,日军扑向旅顺口,次日清晨先遣队行至旅顺北10公里土城子时,遭到徐邦道、姜桂题(1843—1922)率领的500多清军的阻击,受到重创,死伤50多人,不及收尸即狼狈后撤。二十二日,日军分兵三路再次进犯旅顺,二十四日清晨进攻旅顺前沿防线。在椅子山炮台、松树山堡垒、二龙山堡垒和鸡冠山炮台等地,两军相继开战。时至中午,旅顺前沿防线全部失守,清军退入旅顺市区。下午五时许,旅顺东南的黄金山炮台亦被攻占,旅顺市区岌岌可危。当夜,清军乘风雨大作,放弃旅顺口,向金州方向仓皇撤逃。节制旅顺各军的北洋前敌营务处会办道员龚照?贪生怕死,早在金州失陷后即逃离前线。二十五日清晨,日军占领旅顺,大清国经营16年、耗资数千万的船坞、炮台,一夜之间全部沦陷。日军进入旅顺市区后,越战越勇,消灭了很多清军。

旅顺、大连的沦陷使清廷朝野大为震动。光绪帝将李鸿章革职留任,并积极策划起用湘军,代替屡战屡败的淮军出关作战。是年底,清廷任命湘军宿将、两江总督刘坤一为钦差大臣,督办东征军务。次年初,刘率湘军开赴辽东战场,亲抵山海关节制关内外诸军。帮办东征军务的湘军大将吴大率所部清军在营口、牛庄、鞍山一线重新构筑工事,以阻挡日军的进攻。日军为在辽东战场彻底取胜,也重新调动兵力,将第一军、第二军一部协调行动,向在辽河以东营口、牛庄、鞍山一线布防的清军发动新的攻势。

二十一年正月二十七日(1895年2月21日),接替山县有朋为日本第一军司令长官的野津道贯与侵华第二军第一师团长山地元治在汤池举行会议,确定了具体的共同作战方针。二月初六,日本第一军占领鞍山,次日扑向牛庄。牛庄是辽河下游平原的一个街镇,外围无城廓。清将魏光焘所部武威军6营在此驻守。初八上午9时,战斗在牛庄外围打响,清军利用民宅土墙为掩体,与日军激战,但实力不济,至中午被迫退入牛庄市内。是时,清将李光久(?—1900)率老湘军5营赶来,日、中两军遂在牛庄镇内展开激烈巷战,弹飞如雨,硝烟蔽空,双方逐屋争夺,犬牙交错。天黑后,无能的清军不支,千余人战死。魏光焘、李光久率少数清兵侥幸突围,牛庄失守。十一日拂晓,日本第二军第一师团也按照既定作战方针,向营口发起总攻。营口位于辽河口左岸,为东北的重要通商口岸。清军原有2万多人驻守此地,但初九清晨,清军统帅宋庆对敌情判断错误,将主力调往田庄台,仅留3000余人驻守。由于技不如人,清军稍作抵抗即纷纷溃退。中午,营口沦陷。十三日,日军集中3个师团、近2万人的兵力向田庄台发起总攻。双方炮战十分激烈。不久,强大的日军炮火占优,清军不敌,遂向东北方向溃退,田庄台亦告失守,清军死伤2000余人。此后,宋庆率军退走双台子,吴大部退往锦州。日本军队一路高歌猛进,将辽东半岛及其以北的大孤山、宽甸以及辽河以西以北的田庄台等重要城镇全部占领。

在甲午中日战争前,李鸿章在“中土陆多于水,仍以陆军为立国根基”的国防战略指导原则下,他的海军海防思想基本点是:

(一)陆主海从的海口防御和近海防御;

(二)不穷兵海外的“建威销萌”;

(三)强调海口要塞的岸台陆防御敌。

依据此指导思想,驻扎在金州、旅顺一带的清军有33营,13000多人。而且,大连湾经营多年,装备有当时世界最新式的大炮;旅顺修建16年,用了几千万两银子,设有海岸炮台13座,陆路炮台9座,组成了严密的炮台群,军用物资储存丰富,号称“北洋精华”。“旅顺为天险之地,又有以西法筑造之坚固大炮台,而其粮饷军火且足支二三年之用,倘使华兵能慎防台后窜扰之路,则虽有百日舰断不敢自蹈死地也” 。即使在黄海战役清军失利后,清军仍希望通过海陆协同,拱卫京畿,主要是利用以下的时机和方式:其一是与日本舰队进行海上决战,争取控制海上交通线;其二是袭击花园口登陆日军;其三是护送运兵船增援旅顺;其四是坚守旅顺港。战局的发展让清军统帅部始料不及。日军在花园口登陆以后,用十多天时间搬运军用物资,竟未遇到清军任何抵抗。日军进攻金州,11月6日金州失陷。日军分路进攻大连,驻守旅顺的北洋舰队撤离旅顺,清总体防御体系遭到重创。

辽东战役是日中双方在中国境内进行的大规模陆战。战役历时7个月,战场波及辽东半岛大部地区。清军苦心经营的鸭绿江防线、辽南防线和营口至鞍山防线被日军先后突破,防守兵力占优势的清军纷纷败退,致使辽东大部重镇沦陷,且直接危及奉天和京畿地区的安全。辽东半岛是海上通向东北的必经之路。辽东之失使东北直接暴露于日军侵略的危险之下,而东北又是清王朝的发源地,清在入关前的皇宫沈阳故宫和清皇陵中的昭陵、福陵都在于此,因此,辽东之失对清王室产生了重大的心里压力。辽东战役失败后,以慈禧为首的清廷被日军威力所慑服,加紧了乞和投降的步骤。

日本明治政府奉对外侵略扩张为最高国策,制订了以武力征服亚洲的所谓“大陆政策”,将朝鲜和中国列为其侵略扩张的首选目标。1894年6月5日,日本政府组建对华战争的最高统帅部日军大本营;6月17日,大本营御前会议决定发动对华战争,并确定了日本海陆军作战的基本方针。其作战目的是:将陆军主力从海上输送入渤海湾择地登陆,在直隶平原与中国军队进行决战,然后进攻北京,迅速迫使清政府投降。日本大本营认为,“中国有优势的海军”,因此,陆军主力在直隶平原“决战的结局首先要取决于海战的胜败”,即取决于日本海军能否首先在海上战场歼灭中国海军主力,掌握渤海与黄海的制海权,从而保证安全输送其陆军主力在渤海湾内登陆。鉴于上述考虑,日本大本营在作战计划中设置出作战的两个阶段:第一阶段,日本出动陆军入侵朝鲜,牵制中国军队;日本海军联合舰队出海,寻机歼灭北洋海军,夺取黄海与渤海的制海权。第二阶段,则根据海上作战所可能产生的不同结局,分别编设出三种具体作战方案:(一)如果日本海军在海战中获胜并掌握了预定海区的制海权,则立即输送其陆军主力兵团进入渤海湾登陆,在直隶平原与中国军队实施决战;(二)如果海战平分秋色,日本海军不能掌握制海权,则以陆军主力兵力达成对朝鲜的占领;(三)如果日本海军在海上战场失败,制海权落入中国海军之手,日军则全部撤回本土设防,准备全力抵御中国军队对日本的进攻行动。而在攻击旅顺的具体策略上,日军第二参谋部认为:“旅顺坚垒,正面攻之,恐不能奏功,宣先选定其根据之地,而后冲其背后,以出敌之意也。”在甲午战争前夕,日本极为重视对敌情的了解,在日本对中国的总兵力和作战能力,甚至每个省能提供多少参战兵力等,都做了专题的报告;日军对朝鲜、中国东北及渤海湾等预定战区都绘制出极其详尽的军用地图,图上甚至标出了每一座山丘、每一条道路、每一口可以饮用的水井等细微目标。日军知己知彼,在对清作战中兵分二路。1894年10月24日,日军第二军在陆军大将大山岩司令官的率领下,自朝鲜大同江口出发,由日本联合舰队护送至辽东半岛的花园口,开始登陆,攻克金州。接着,日军不战而得大连,旅顺岌岌可危。守旅顺的清军统帅又临阵脱逃,导致军心涣散,号称“东亚第一要塞”的旅顺陷于敌手。日军以旅顺为基地,辅之以制海权对威海卫形成战略包围。至此,日军在战略上取得了重大的顺利,从而加速了清政府的战败进程。

它使东亚的格局发生了变化,使东北亚地区的局势紧张。俄国一直把东北看做自己向东北继续扩张的空间。而日本战胜了清王朝,并强迫清政府同意割让辽东半岛。沙皇政府大为冲动,认为日军占有辽东半岛侵害了俄国的利益,构成了对俄国独霸东北的直接威胁。沙俄财政大臣维特供认:“决不可让日本渗透到中国的心脏而在辽东半岛攫取立足点” ;“为俄国的最大利益着想,要求维护中国的现状”。1895年4月17日,即《马关条约》签字的那一天,沙皇政府正式向法德两国政府建议:三国联合劝告日本退还辽东半岛,日本如不应允,即“对日本在海上采取共同军事行动。”最终中国以3000万两白银之代价赎回辽东半岛。但1904年,日本为报一箭之仇,挑起了日俄战争,这次战争以沙皇俄国失败而告终。1905年日俄双方签订了《扑茨茅斯和约》日本从俄国手中夺取了辽东半岛的租借权,把辽东半岛改为“关东洲”,霸占了我国东北的大片土地,形成日本独霸中国东北的局面,并成为以后日本推行全面侵华的后方。


相关文章推荐:
甲午战争 | 奉天 | 辽河 | 辽东半岛 | 黄海 | 山东半岛 | 渤海海峡 | 清朝 | 东北 | 平壤战役 | 黄海海战 | 山县有朋 | 义州 | 鸭绿江 | 辽东半岛 | 第二师团 | 金州 | 海军基地 | 旅顺口 | 李鸿章 | 提督 | 宋庆 | 旅顺 | 九连城 | 依克唐阿 | 刘盛休 | 安东 | 大东沟 | 大孤山 | 长甸 | 徐邦道 | 日本第一 | 水口镇 | 虎山 | 马金叙 | 聂士成 | 凤凰城 | 大东沟 | 岫岩 | 宽甸 | 海城 | 奉天 | 辽阳 | 摩天岭 | 日本联合舰队 | 大同 | 江口 | 花园口 | 大连湾 | 姜桂题 | 椅子山炮台 | 松树山堡垒 | 二龙山堡垒 | 鸡冠山 | 黄金山炮台 | 两江总督 | 刘坤一 | 山海关 | 营口 | 牛庄 | 鞍山 | 辽河 | 野津道贯 | 山地元治 | 魏光焘 | 武威 | 李光久 | 牛庄镇 | 通商口岸 | 田庄台 | 双台子 | 锦州 | 甲午中日战争 | 海防 | 陆路 | 黄海战役 | 沈阳故宫 | 昭陵 | 大陆政策 | 日本海 | 渤海湾 | 直隶 | 日本海军 | 黄海 | 联合舰队 | 威海卫 | 战略包围 | 沙俄 | 财政大臣 | 马关条约 | 日俄战争 | 沙皇俄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