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耶律宗真

耶律宗真(1016年4月3日-1055年8月28日),契丹名只骨,字夷不堇,辽圣宗耶律隆绪长子,母钦哀皇后萧耨斤,辽国第七位皇帝,1031年-1055年在位。

耶律宗真生于开泰五年(1016年)二月二十三日,由齐天皇后萧菩萨哥抚养长大,成年后通晓音律,爱好儒家学说,豁达大度,开泰七年(1018年)五月初五日,年仅三岁的耶律宗真,被封为梁王。 [1] 太平元年(1021年)十一月十三日,耶律宗真被封为皇太子。 [2] 太平十年(1030年)六月,兼任北南院枢密使事。次年六月,圣宗驾崩,耶律宗真即位,改元景福。

耶律宗真即位初期权力一度被生母萧耨斤掌握,萧耨斤甚至有改立耶律宗真之弟耶律重元之意,幸而耶律重元将母亲的计谋泄露给了耶律宗真,辽兴宗乘出游机会,率近卫军一举铲除了萧耨斤及其党羽的势力。兴宗在位期间,政治上无法延续其父辽圣宗的盛世致使国内矛盾逐渐尖锐,对外多次用兵西夏,并对宋施压,兵戈不息,使得辽朝日益衰落,重熙二十四年(1055年)七月二十六日,辽兴宗在外出巡幸时身染重病,不久去世。时年仅四十岁,庙号兴宗,谥号神圣孝章皇帝,葬庆陵。

耶律宗真,契丹名只骨,字夷不堇,是辽圣宗耶律隆绪的长子,母为宫女萧耨斤。开泰五年(1016年)二月二十三日,耶律宗真出生。 [3] 耶律宗真出生以后,因齐天皇后萧菩萨哥无子,所以亲自抚养耶律宗真,视如己出。耶律宗真少年聪慧,成年后体貌魁梧,龙颜日角,豁达大度。擅长骑射,爱好儒家学说,通晓音律。 [4]

开泰七年(1018年)五月初五日,年仅三岁的耶律宗真,被封为梁王。 [1] 太平元年(1021年)十一月十三日,耶律宗真被封为皇太子。 [2] 太平十年(1030年)六月,兼任北南院枢密使事。 [5]

太平十一年(1031年)六月初三日,辽圣宗去世,皇太子耶律宗真继位,是为辽兴宗。六月初六日,辽兴宗的生母元妃萧耨斤,自立为皇太后 [6] ,并临朝摄政。六月十五日,大赦天下,改年号为景福。 [7]

护卫冯家奴、喜孙等人迎合皇太后萧耨斤的意旨,诬告北府宰相萧浞卜、国舅萧匹敌谋反。皇太后赐死萧浞卜、萧匹敌,将围场都太师女真著骨里、右祗候郎君详稳萧延留等七人一律弃市,籍没其家产,将齐天皇后迁徙于上京。

诏令审讯治罪,株连到齐天皇后萧菩萨哥。兴宗知道后说:“皇后侍奉先帝四十年,将我抚育成人,本当做太后;现在没有做成,反而要拿她治罪,怎么行呢?”萧耨斤说:“此人若在,恐怕成为后患。”兴宗说:“皇后没有儿子而且年老,即使在我们这儿,也做不了什么事。”萧耨斤不听,将齐天皇后萧菩萨哥以谋反罪名迁到上京。 [8] 兴宗春猎,萧耨斤担心他怀念养育之恩,急速派人前往上京,赐死了齐天皇后。 [9]

萧耨斤的权力欲望进一步膨胀。她甚至把兴宗的一举一动都置于自己控制之下,这样使得母子两的关系变得非常紧张。萧耨斤担心兴宗亲政后,自己的权力会有所剥夺,于是就与萧孝先兄弟合谋,企图废掉兴宗,另立自己的小儿子耶律重元。

重元却以母亲所谋告知兄长耶律宗真。兴宗不甘被废,于是,暗中策划先发制人,夺回权力。重熙三年(1034)五月,萧耨斤和兴宗去行宫消暑,萧耨斤的亲信都留在中京。兴宗见时机成熟,先找借口扣押了萧孝先,逼他招供废立阴谋,接着带着500名亲兵包围了行宫。耶律喜孙带人直闯萧耨斤的卧帐,杀死她身边的数十名内侍,然后用一辆囚车把她押往了庆州软禁起来,并在第二天下旨废萧耨斤为庶人,萧耨斤集团就此铲除。

法天太后被囚禁后,大臣曾提议重新接回太后,以获取宋朝每年给皇太后的礼物,但是辽兴宗没有采纳。重熙十六年七月,兴宗听报恩经有感,于是将年近七旬的萧耨斤迎回奉养,但她却毫无悔意。于是,母子间的积怨越来越深,互相提防,即使偶尔一起出去,也要隔着几十里远。重熙二十四年(1055),兴宗辞世。萧耨斤却一点也没有悲伤的样子,见儿媳崇圣皇后萧挞里悲泣如礼,对她说:“汝还年轻,何必哀痛如此!”

澶渊之盟以后,宋辽之间实现了稳固、持久的和平,一直维持到兴宗亲政。兴宗见宋朝在宋夏战争中屡屡败北,于是决定图谋关南十县地。后听从张俭的建议,于重熙十一年(宋庆历二年,1042年)正月,辽一面在边界重兵压境,一面派遣南院宣徽使萧英和翰林学士刘六符与北宋交涉,他们带去了辽兴宗致宋仁宗的一封信,其中对宋朝提出了指责。

在提出各项指责后,还提出将原属辽藩属北汉的领土及关南十县地归还,只有如此,才能“益深兄弟之怀,长守子孙之计”。乘着宋夏交战之机,辽本想对宋发动一场突如其来的外交攻势,但在辽使到来前一个月,北宋却已购得辽兴宗致书提出各项要求的底本,同时对辽聚兵幽蓟、准备入侵也早有洞察,使宋有较充的时间商量对策,但宋仍然处于被动。

宋夏战争后北宋内外交困之际,使得辽朝趁机侵宋。在征求张俭的意见后,一面派其弟耶律宗元和萧惠在边境制造欲攻宋的声势。之后经过双方反复交涉,于同年九月达成协议,在澶渊之盟规定赠辽岁币基础上,再增加增岁币银十万两、绢十万匹以了结这次索地之争。兴宗还派耶律仁先和刘六符再次使宋争得一个“纳”字,即岁币是宋方纳给辽方的,不是赠送的。宋仁宗也委曲求全予以应允,而条件是辽朝须约束西夏与宋和谈。在“贡”和“纳”字上,《辽史》和《宋史》各执己见,但结果是可以肯定的,辽兴宗成功的实现了自己以上国自居的想法。因此,在辽、宋和好之后,辽、夏关系恶化,辽、夏之间爆发了战争。而西夏也愿息兵,仍旧向辽朝称臣进贡。史称重熙增币。

西夏李氏自李继迁时开始就实行附辽抗宋的政策。自李继迁至李元昊,西夏三世都与辽朝关系和睦。但自元昊称帝以后,辽夏交界处的党项部落多叛辽归夏;元昊个人亦与辽和亲之兴平公主不睦,致其忧郁而终,而对这一情况,西夏却拖延很久才报告辽国,辽兴宗认为这是西夏对大辽的轻视。辽夏关系始转向破裂。重熙十三年(夏天授礼法延祚七年,1044)九月,兴宗决意亲统十万大军征夏,命南院枢密使萧惠、皇太弟耶律重元、东京留守萧孝友等分三路攻夏。但最后辽军却中了西夏的诱敌深入之计,在河曲为夏军大败,死伤惨重。驸马都尉萧胡等近臣数十人被擒,兴宗亦狼狈地逃回云州,辽兴宗也正是在这一年升云州为西京大同府,辽五京至此完备。

重熙十八年(夏延嗣宁国元年,1049),兴宗又乘西夏李元昊新死主幼国疑之机,再次亲征攻夏。初期进展顺利,但萧惠军再为夏军所败,兴宗闻讯只好带着俘虏的元昊遗孀没移氏及西夏官属、大量牲畜班师而还。

重熙二十四年(1055年)七月二十六日,兴宗到秋山,停驻在南崖北部的峪口时病重。八月初二日,兴宗病危,召见其子燕赵国王耶律洪基,晓谕他治国的纲要。并放飞五坊鹰鹘,焚烧钓鱼用具。 [10] 八月初四日,辽兴宗耶律宗真在行宫去世,时年四十岁。遗诏由耶律洪基继承帝位。

清宁元年(1055年)十月十六日,上谥号为神圣孝章皇帝,庙号兴宗。 [11] 十一月初十日,辽兴宗被安葬于庆陵。 [12]

辽兴宗在位时,辽国国势已日益衰落。而有辽兴宗一朝,奸佞当权,政治腐败,百姓困苦,军队衰弱。面对日益衰落的国势,辽兴宗连年征战,多次征伐西夏;逼迫宋朝多交纳岁币,反而使辽国内部百姓怨声载道,民不聊生。辽兴宗在位期间的前两年,由于法天太后专权,辽圣宗以来的法制典章被严重破坏,而兴宗继位后,好大喜功两次对夏战争更加剧了社会矛盾;在法制上,辽兴宗开始以个人意志来决断,如某人告其兄谋反,但后来发现这是故意陷害,应当正法。但由于其兄主动求情,兴宗因此就赦免了那个诬告的人。辽兴宗还信奉佛教,穷途奢极。辽兴宗曾与其弟耶律重元赌博,一连输了几个城池。他对自己的弟弟耶律重元非常感激,一次酒醉时答应百年之后传位给耶律重元,其子耶律洪基(后来的辽道宗)也未曾封为皇太子,只封为天下兵马大元帅而已。种下了辽道宗继位后,耶律重元父子企图谋夺帝位的恶果。辽兴宗在1044年第一次贺兰山之战时,意识到了党项部族的崛起对辽国西部边界的威胁,因此升云州为西京大同府,作为陪都,加强其对西部地区的军事指挥和政治经济文化影响。至此,辽五京形成,但西京大同府无宫城。辽兴宗曾经写信给宋政府,提议自称北朝,仿南北朝的先例。宋臣梁适认为“夷狄之有君,不若华夏之无。”宋朝政府拒绝了辽朝政府的提法。

辽兴宗在位期间,大量更谥了前代皇帝、皇后的谥号。如辽世宗皇后“孝烈皇后”更为“怀节皇后”,辽太祖长子,辽太宗之兄的耶律倍被追赠庙号“义宗”。

辽夏第一次贺兰山之战

重熙十三年(1044年),西夏军在贺兰山北地区击破辽军进攻的反击战。西夏自李元昊称帝后,日益强盛,由附辽(时复称契丹)抗宋发展至与辽、宋抗衡,招纳辽西南境内的党项、呆儿诸族部落,并出兵支援他们抗拒辽军。辽兴宗遂决意进击西夏。

同年九月十四日,辽军在九十九泉(今内蒙古卓资北)会集,辽兴宗命皇太弟耶律重元、南院枢密使萧惠率领先锋部队西征西夏。 [13]

十月初,辽兴宗亲领骑兵10万渡黄河至金肃城(今内蒙古准格尔旗西北),分兵三路向西夏进攻:南院枢密使萧惠率主力6万出北路,进兵贺兰山北;皇太弟耶律重元率兵七千出南路策应;中路由东京留守萧孝友统领,随护宗真行营。面对辽军大举进攻,李元昊将主力左厢军秘密部署在贺兰山北,以逸待劳,伺机破敌;另以部分兵力在河套地区钳制疲敝辽军,创造战机。辽军西入夏境四百里未遇抵抗,遂在得胜寺附近设营待机,其北路军的前锋兵力在贺兰山北与夏左厢军接战。李元昊见辽国后续兵力不断增多,一面据险抵抗,一面伪装求和,示弱以骄纵辽军。为了拖延时间,消耗辽军粮秣,夏军先后三次撤退,共约百里,每次撤退尽烧战地牧草。

十月二十四,辽军跟踪夏军进至河曲,粮草已消耗殆尽。萧惠为求速胜,连夜发起进攻。李元昊却已在河西设置拒马,部署兵力,做好了准备。次日晨两军接战,夏军稍退。萧惠以先锋及右翼军包围夏军,被李元昊所率的千余骑兵击破。适风沙迷目,辽军阵乱,李元昊乘势挥军大举反击。辽军大溃,人马践踏,死伤惨重。夏军乘胜又攻破得胜寺附近辽营,擒驸马都尉萧胡等近臣数十人。辽兴宗仓皇逃遁,收集余部撤回云州(今山西大同)。 [14]

辽夏第二次贺兰山之战

重熙十八年(1049年),辽兴宗乘西夏景宗李元昊新丧之机,发兵三路攻夏。北枢密院使萧惠率南路军渡黄河 [15] ,向河套地区推进,攻西夏东境;耶律敌鲁古率北路军攻西夏右厢地区,南下攻凉州(今甘肃武威);辽兴宗率中军攻西夏中部。辽南路军沿黄河而进,战舰粮船浩荡,进入夏境。夏军乘辽南路军轻敌冒进,突然发动攻击,辽军猝不及防,死伤惨重,萧惠领残部败走。辽中路军闻萧惠败讯,不敢继续深入,撤兵而回。北路军进至贺兰山,击败没藏讹庞率领的三千骑兵,追至凉州,俘李元昊遗孀没移皇后及官僚家属多人,获大量牲畜而还。 [16]

辽兴宗有较高的文化素养,工诗词,善丹青,尝以所画鹅、鹰送于宋朝,点缀精妙,宛乎逼真,宋仁宗作飞白书以答之,是辽国享有名望的山水、花鸟画家,常与宋朝皇帝以书、画相赠,俨然有中原帝王之风,与宋仁宗互赠书画的故事一直传为美谈。他统治时期,继辽圣宗之后,进一步完善了法律制度,在文治方面有所发展。但辽兴宗热衷于佛、道,满足于表面上的繁荣昌盛,缺乏孜孜求治之心,又受制于太后萧耨斤,没有大的建树,却逐渐滋长了奢靡逸乐的习气。这一时期,辽朝君臣陶醉于表面上的富强、繁荣、和平景象,以强国自居,对潜在的社会危机缺乏必要的警觉,没有采取防范和缓和矛盾的措施。辽朝的统治已开始了由盛转衰的过程,统治集团内部争权斗争再起,社会矛盾也逐渐尖锐。

辽兴宗耶律宗真亲自带兵与西夏国主李元昊作战,大败,几乎全军覆没,只有少数人马逃了回来。当时,元昊抓到辽国士兵,经常削掉鼻子。罗衣轻见了那些败兵,就跟他们开起玩笑来:“且让我看一看,你们的鼻子还在不在?”耶律宗真听见了,非常生气,命人将罗衣轻捆起来,绑在帷幕之后,准备杀掉。辽国太子平素与罗衣轻谙熟,这时就故意与他开玩笑说:“打诨的不是黄绰。”罗衣轻应声说:“用兵的不是唐太宗。”兴宗听了,怒气稍消,终于放了他。 [17]

兴宗与宗元又常常以打双陆进行赌博,用城邑居民来作赌注。有一天,兄弟两人又在皇宫里睹起双陆来,罗衣轻陪在一旁观战。宗元技高一筹,兴宗屡战屡北,又输了数城。重新开战,眼看兴宗又陷败局,正在低头凝视棋局苦苦思索时,罗衣轻上前一步,指点着双陆棋局,说道:“双陆啊,双陆!你如果再还痴迷不悟,说不定,连你自己也输掉了!”兴宗始而惊愕,继而有所醒悟,领会了罗衣轻的弦外之音,终于停止了双陆的赌博。 [17]

脱脱等《辽史》:①“幼而聪明,长而魁伟,龙颜日角,豁达大度。善骑射,好儒术,通音律。” [18] ;②“兴宗即位,年十有六矣,不能先尊母后而尊其母,以致临朝专政,贼杀不辜,又不能以礼几谏,使齐天死于弑逆,有亏王者之孝,惜哉!若夫大行在殡,饮酒博鞠,叠见简书。及其谒遗像而哀恸,受宋吊而衰,所为若出二人。何为其然欤?至于感富弼之言而申南宋之好,许谅祚之盟而罢西夏之兵,边鄙不耸,政治内修,亲策进士,大修条制,下至士庶,得陈便宜,则求治之志切矣。于时左右大臣,曾不闻一贤之进,一事之谏,欲庶几古帝王之风,其可得乎?虽然,圣宗而下,可谓贤君矣。” [19]

《辽史卷十八本纪第十八》 [18]

《辽史卷十九本纪第十九》 [20]

《辽史卷二十本纪第二十》 [19]

父亲:辽圣宗耶律隆绪

母亲:钦哀皇后萧耨斤

仁懿皇后萧挞里,萧耨斤弟弟萧孝穆长女。 [21]

贵妃萧三,驸马都尉萧匹里之女,原为皇后,因罪降为贵妃。 [22]

儿子

耶律洪基,即辽道宗,母仁懿皇后萧氏

耶律宝信奴,母不详,仅知重熙四年六月出生,很可能早夭

耶律和鲁斡,母仁懿皇后萧氏,辽兴宗名义上的第二子 [23]

耶律阿琏,母仁懿皇后萧氏

女儿

耶律跋芹,母萧挞里。

耶律斡里太,母萧挞里。


相关文章推荐:
辽圣宗 | 耶律隆绪 | 钦哀皇后 | 萧耨斤 | 开泰 | 齐天皇后 | 萧菩萨哥 | 太平 | 耶律重元 | 重熙 | 耶律隆绪 | 萧耨斤 | 开泰 | 萧菩萨哥 | 太平 | 萧耨斤 | 景福 | 萧匹敌 | 萧菩萨哥 | 萧孝先 | 耶律重元 | 萧挞里 | 澶渊之盟 | 关南 | 张俭 | 重熙 | 宣徽 | 翰林学士 | 北宋 | 辽兴宗 | 宋仁宗 | 北汉 | 岁币 | 耶律仁先 | 辽朝 | 重熙增币 | 李继迁 | 李元昊 | 萧惠 | 萧孝友 | 驸马都尉 | 重熙 | 耶律洪基 | 清宁 | 西夏 | 宋朝 | 耶律重元 | 天下兵马大元帅 | 梁适 | 萧孝友 | 河套地区 | 驸马都尉 | 云州 | 李元昊 | 贺兰山 | 没藏讹庞 | 凉州 | 没移皇后 | 丹青 | 辽圣宗 | 萧耨斤 | 西夏 | 李元昊 | 唐太宗 | 脱脱 | 辽史 | 耶律隆绪 | 萧耨斤 | 萧挞里 | 萧孝穆 | 萧三 | 耶律洪基 | 耶律和鲁斡 | 耶律阿琏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