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安世

刘安世(1048年1125年),字器之,号元城、读易老人。魏县人。 [1] 北宋后期大臣。

熙宁六年(1073年),登进士第,不就选。从学于司马光。后因司马光、吕公著举荐,升任右正言。累官左谏议大夫,进枢密都承旨。以直谏闻名,被时人称之为“殿上虎”。章掌权时,贬至英州、梅州安置。宋徽宗时获赦,历知衡、鼎、郓州及镇定府。蔡京为相后,连谪至峡州羁管。

宣和七年(1125年),刘安世去世,年七十八。宋孝宗时赐谥“忠定”。有《尽言集》等传世。

刘安世的父亲刘航,为进士及第,历任虞城、犀浦知县,终官太仆卿。 [1]

刘安世小时候持论已有识见。刘航为河南监牧使时,文彦博在枢密院,有所闻见,每每叫来刘安世报告。刘安世从容不迫地说:“王介甫(王安石)请求去相位,外面议论认为您将代替他的职务。”文彦博说:“王安石败坏天下至于此,后继的人怎样有所作为?”刘安世拱手说:“安世虽然是晚辈,私下认为没有这样严重。今天的新政,果真顺应人意而为人谋利吗?如果不是这样,您应除去所害,兴扬所利,这只是一瞬间的事而已。”文彦博默不回答,后来见到刘航,感叹赞许刘安世的坚强正直。 [3]

宋神宗熙宁六年(1073年),刘安世进士及第,但他未就选。随司马光学习,咨询尽心行己的要旨,司马光教导他诚实,而且令他从不乱说话开始。调任州司法参军,州司户以贪污闻名,转运使吴守礼打算按察他,向刘安世垂问,刘安世说:“不要这样。”吴守礼因而停止。但刘安世内心常常不自安,说:“司户确实贪污而我不以诚实应对,我岂不是违背了司马公的教诲啊!”后来读扬雄《法言》“君子避碍则通诸理”,心意才解开。 [4]

元元年(1086年),司马光入朝为相后,推荐刘安世为秘书省正字。同年,司马光去世,宣仁太后向吕公著垂问可以任台谏的人,吕公著以刘安世应对,被提升为右正言。当时执政大臣多给与亲戚官职,刘安世说:“祖宗以来,大臣的子弟不敢接受朝廷内外显贵重要的职务。自从王安石执掌朝政,致力于称心私意,累世的制度,扫地出门不复存在。现在朝廷上,还是习于故态。”因而历历疏陈文彦博以下七人,都是年高而有道德学问的魁首旧臣,其子弟亲戚赖其权位而得官者为数不少。 [5]

章因强行买昆山民田被罚金,刘安世说:“章与蔡确、黄履、邢恕向来互相交结,自认为是社稷大臣,贪天之功,侥幸将来得到皇帝的宠幸,天下人指陈他们为‘四凶’。现在章父亲还健在,却另外立籍谋取异财,绝灭义理,只是从于薄罚,何以表示惩戒?”恰逢吴处厚解释蔡确《安州诗》进献,刘安世认为蔡确指斥哲宗,触犯大不敬条令,同梁焘等人极论之,把蔡确贬窜新州。宰相范纯仁以下至御史十人,都因此去位。 [6]

刘安世升任起居舍人兼左司谏,进任左谏议大夫。当时有旨暂时罢免讲筵,民间喜传宫中求取奶妈,刘安世上疏进谏说:“陛下正当壮年,没有纳皇后而亲近女色。希望太皇太后保佑圣上的身体,为宗庙社稷大事计议,清闲之余,应多临御经帷,仍引用亲信大臣与论前古治乱的要旨,以增广圣学,不要溺于所爱却忘记其可以作为劝戒。”哲宗低头不说话。太皇太后说:“没有这种事,你误听而已。”第二天,太后留下吕大防报告原因。吕大防退朝后,召来给事中范祖禹使传达旨意。范祖禹本来曾以此劝谏,刘安世与范祖禹便两人联合申明此事非常恳切。 [7]

邓温伯被任命为翰林承旨,刘安世说他“出入王安石、吕惠卿党中,始终反反复复。现在的进用,实在关系到君子小人力量削弱增长的关键。请将他罢免贬退。”没有得到答复。刘安世便请求外任,改为中书舍人,辞谢不就任。以集贤殿修撰的身份提举崇福宫,刚到六个月,召用为宝文阁待制、枢密都承旨。 [8]

范纯仁恢复相位后,吕大防禀告高太皇想令刘安世稍稍避嫌。高太后说:“刘安世现在不居言官之职,自然无所谓避嫌。”又告诉韩忠彦说:“这样正直的人,应该留在朝廷。”便停止。吕惠卿复职光禄卿,分到陪都执行职务,刘安世争辩认为不可以,没有得到采纳,出知成德军。章当权,特别忌讳厌恶刘安世,开始贬知南安军,再贬为少府少监,三贬新州别驾,在英州居住。 [9]

同文馆狱兴起,蔡京请求诛灭刘安世等家,谗言虽然没有实行,刘安世还是被移居梅州。章与蔡卞一定要置之于死地,由于使者到海南岛杀陈衍,暗示使者过访刘安世,迫使他自杀。只擢升一士豪为转运判官,让他去杀刘安世。判官快速骑马将要到达梅州,梅州守臣派客人来劝刘安世自己想办法。刘安世面色不改,与客相对饮酒谈笑,慢慢写了几页信交付给他的仆人说:“我如果死了,按照信中所说去做。”回头对客人说:“死不难了。”客人秘密从仆人那里看到信中所写都是安排同贬当死的人的家事,很周到。判官没有走到二十里,呕血而死,危险得以幸免。 [10]

昭怀皇后正位中宫,章、蔡卞告发以前刘安世劝谏奶妈之事,认为是针对皇后而言。当时邹浩已被贬斥,诏命应天府少尹孙用槛车捉收刘安世、邹浩二人前往京城。走了几个驿站的路而徽宗即皇帝位赦令来到,孙于是返回。刘安世被流放到荒远的地方共七年,甲令所记载的边远污秽之地没有没经历过。移居衡州及鼎州,然后以集贤殿修撰的身份知郓州、真定府,曾布又忌恨他,不让他入朝。蔡京既为宰相,把刘安世连续七次贬谪到峡州拘系管制。稍复承议郎,寄居宋州州城。 [11]

宣和六年(1124年),刘安世被恢复待制之职,中书舍人沈思却封还此命,拒绝执行。 [12]

宣和七年(1125年),刘安世去世,终年七十八岁。 [13]

淳熙七年(1180年),刘安世的子孙为他向朝廷请谥,宋孝宗对宰执说:“元党籍里,朕差点要忘记此人了。”宰相赵雄说:“党籍所列‘从官’,以苏轼为首,刘安世是第二名。现在他的语录还在世间流传。”孝宗于是下诏赐其谥号为“忠定”。 [14]

刘安世奏疏刚正之气形于笔墨间,令人读之感慨,宋人王评云:“诹访审订,咸有根据,严而恕,简而不苛,气平守固,辞直事核,皇皇乎仁义之说也”,“乃言官之模楷,辅弼之龟鉴,卿士大夫之药石”(《题抄本尽言集》)。费衮也称赞其《过阙谢表》用事精当,下字工巧,而气节凛凛如严霜烈日不可犯(《梁溪漫志》卷三)。

其诗存世不多,大都如其文,议论精警,栩栩有生气,象《八月十四夜月》诗“万古照临终忌满,一轮明彻岂须圆”,《双柏》“同志不渝均管鲍,清风特立若夷齐”,《扑满子》“多求唯恐心难满,扑破方知器易盈”,均为人所传诵(《娱书堂诗话》卷三)。著有《元城集》二十卷(王《题抄本尽言集》)。南宋淳熙间刻《尽言集》十三卷,以后遂为定本,现存明隆庆刻本、《四库全书》本、《畿辅丛书》本。《全宋诗》卷1052录其诗四首。《全宋文》卷2534至2546收其文十三卷。

刘安世与苏轼、苏辙兄弟是好友,经常以文相会,以诗唱和,苏辙的墓志铭就是刘安世撰写的。

因为刘安世以诚治学、以诚待人、以诚处世,上继邵雍、程颐、程颢等先贤之学,下泽后世。为纪念刘安世,魏县历史上曾建有忠烈祠、思诚书院,据新版《魏县志》载:思诚书院是明代魏县知县李 在嘉靖四十五年(1566年)所建,区龙祯任魏县知县时又重修思诚书院。现忠烈祠和思诚书院均已不复存在。 [15]

另外,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有“刘安世造七弦琴 ”。桐木,通体髹黑漆,露朱色漆地。琴头宽而尾窄,头端有一拱形首岳,有七孔穿七弦,并弦纽坠七个,七弦至琴尾折向琴背,系于两个对称的木纳上,琴背腹有二长方音孔(称龙池)。

琴心内阴刻篆书“刘安世造”、“毛仲翁修”、“周鲁封重修”等字。腹面阴刻行书“混沌材”、“羲皇人已杳,留此混沌材,想是初开辟,声音妙化裁,完然一太璞,解愠阜民材,不凿庄生窍,古风尚在哉!”款署“会稽黄镇仲安跋于皖江”。又阴刻行书“晋制宋修,一翁”下有“夏伯子”阴文方印,夏伯子即夏莲居。由此可知此琴为晋嵇康规制,宋代刘安世所造,迭经毛仲翁、周鲁封重修,后为夏莲居收藏。传世宋琴甚少,此琴几经沧桑,音质悠扬,被历代学者、古琴学者所推崇,为久负盛名的佳品。 [16]

他又善墨竹,兼精小景(《画史会要》、《中州集》)。

邵伯温:刘挚、粱焘、王岩叟、刘安世忠直有余,然疾恶已甚,不知国体,以贻后日缙绅之祸,不能无过也。 [18]

脱脱:刘安世复文彦博之言,时年尚少,然其言即元之初政,而司马光之用心也。邹浩谏立刘后,反复曲折,极人所难言。二人除言官,俱入白其母,母俱勉以尽忠报国,无分毫顾虑后患意。呜乎,贤哉! [19]

王夫之:自开元以后,河北人材如李太初(李沆)、刘器之(刘安世)、司马君实(司马光)者,盖晨星之一见尔。 [20]

刘安世仪表魁梧高大,说话声如洪钟。开始被任命为谏官,没有受君命,进屋禀告母亲说:“朝廷不因为安世不贤,让我在言路。倘若居其官职,必须明目张胆,以身任责,倘或有所触犯忤逆,祸患谴责立即到来。皇帝正以孝治理天下,如果以老母亲辞谢,应可以免任此职。”母亲说:“不行,我听说谏官是天子的诤臣,你父亲一生想做谏官而没有如愿,你幸运居此地位,应献身以报效国家的恩典。即使获罪被流放,不论远近,我当跟从你居住。”刘安世便接受任命。他在职多年,正色立朝,扶持公道。他当面在朝廷争辩,有时皇帝大怒,就手执书简站立,等候皇帝怒气稍稍消解,再重复前面的正直之辞。在旁的侍从远远观看,退缩恐惧冒汗,称他为“殿上虎”,一时无不敬畏。 [21]

刘安世家居从来没有懈怠的样子,长久坐立身不倾斜,写字不写草书,不喜好声色财利。他忠孝正直,立身行事均效法司马光。他年老后,当时众贤死亡略尽,岿然独存,而名望更高。梁师成用事当权,他有生杀予夺之权势,内心折服刘安世的贤能,找到曾经在刘安世身边供过事的小吏吴默,派他持信来,以马上重用引诱,吴默因而劝刘安世为子孙打算,刘安世笑着感谢说:“我如果替子孙打算,不至于这样了。我想做元十全十美的人,在黄泉下去见司马光。”归还梁师成的信没有答复。死后葬在祥符县。他去世两年后,金人挖开他的坟墓,相貌如生,互相惊异告诉说:“这是异人。”替他盖上棺材才离开。 [22]

杜大《名臣碑传琬琰集下卷一九刘安世传》

脱脱《宋史卷三百四十五列传第一百四》 [19]

马永卿《元城先生语录》三卷

黄宗羲《宋元学案》


相关文章推荐:
北宋 | 进士 | 司马光 | 吕公著 | 右正言 | 枢密都承旨 | 殿上虎 | | 梅州 | 宋徽宗 | 蔡京 | 宋孝宗 | 尽言集 | 北宋 | 尽言集 | 进士及第 | 虞城 | 犀浦 | 持论 | 文彦博 | 枢密院 | 王安石 | 宋神宗 | 熙宁 | 进士及第 | 司马光 | 司法参军 | 司户 | 自安 | 扬雄 | 法言 | | 正字 | 宣仁太后 | 吕公著 | 台谏 | 右正言 | | 蔡确 | 黄履 | 邢恕 | 四凶 | 吴处厚 | 蔡确 | 梁焘 | 范纯仁 | 去位 | 起居舍人 | 谏议大夫 | 讲筵 | 吕大防 | 范祖禹 | 吕惠卿 | 中书舍人 | 修撰 | 崇福宫 | 待制 | 枢密都承旨 | 韩忠彦 | 光禄卿 | 陪都 | 成德军 | 南安军 | 别驾 | 同文馆 | 蔡京 | 梅州 | 昭怀皇后 | 邹浩 | | 曾布 | 承议郎 | 宣和 | 封还 | 元党籍 | 从官 | 苏轼 | 谥号 | 邵伯温 | 脱脱 | 文彦博 | 司马光 | 邹浩 | 王夫之 | 开元 | 李沆 | 殿上虎 | 梁师成 | 吴默 | 宋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