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全和

刘全和,男,汉族,1957年3月生于天津,中共党员,国家一级演员,全国青联常委,中国杂技家协会常务理事,中国曲艺协家会常务理事, 中国滑稽艺术委员副主任,国际幽默滑稽协会会员,中国环保文化促进会常务理事。现任中国广播艺术团一级演员。代表作品《照镜子》获第九届意大利国际幽默大赛“金小丑”奖。与双胞胎弟弟刘全利,同在铁道兵从军,在从艺道路上永远携手共进。

《照镜子》获第九届意大利国际幽默大赛“金小丑”奖,《橱窗模特》获第三届杂技比赛滑稽项目第一名,《摄影爱好者》获首届全国滑稽大赛金奖。

《双胞胎出生》获全国百优小品电视大奖赛表演一等奖、作品二等奖。近期创作的新作品还有《连体兄弟》、《公园雕塑》、《备战奥运》等。

积极参与社会公益事业和环保活动,多次参加中央电视台“心连心”艺术团赴新疆、西藏、内蒙、广西、宁夏等地慰问演出,随中国文联、中国曲协、中国杂协到基层慰问演出。被广电总局评委“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先进个人”,被环保总局授予“热心环保公益事业”奖。

孪生的优势不仅从小赋予他更多人们的关注,更使他走上从艺道路的过程显得自然而然,充满喜剧色彩。尤为重要的是,透过这种喜剧色彩,他找到了自己艺术的灵感,给我们塑造了许多生动的生活形象,让人看到了美丑妍媸,看到了世间百态;在给广大观众带去欢笑的同时,也抱回了第九届世界滑稽大赛的最高奖“金小丑”奖。他就是中国广播艺术团国家一级演员、滑稽表演艺术家刘全和。

对刘全和来说,自己的从艺道路永远与弟弟刘全利的携手有关。从入伍当兵、训练杂技到转型滑稽,谈起这些往事,刘全和仍像回忆儿时兄弟俩一起去捡煤球、耙树叶帮衬家里一样温馨。由于家里兄弟姊妹多,父亲一个人挣钱养一家人,生活的艰辛让他们从小就很懂事。1970年,铁道兵文工团到天津招收文艺兵,曾跟父亲练过武术的刘全和、刘全利兄弟俩去报名考试,顺利入伍成为铁道兵文工团里的一员。

到北京后,最初主要是上舞蹈形体课,练不好是要淘汰复员的。哥俩心里挺紧张,训练也很刻苦,往往比别人起得早、睡得晚,有时三更半夜就起来了,直奔训练场去,别人拉灯一看,才凌晨3点多钟,闹了笑话。功夫不负有心人,在1976年的全国文艺调演中,刘全和、刘全利表演的杂技《椅子顶》获得了优秀表演奖,1979年还以杂技《钻圈》获得了全军文艺汇演二等奖,并随解放军杂技代表团赴缅甸进行了文化交流演出。

杂技艺术的特殊性决定了随着年龄渐长,受体能素质的影响,想继续活跃在杂技舞台上寻求发展已经很难。刘全和说到,他们深感需要新的艺术突破。在给一个波兰考察团表演时,兄弟俩无意中听到有人说“这一对双胞胎表演得特像卓别林年轻时那么机灵”,这句话一下子启发了他们。刘全利说:“后来我们看了很多卓别林的资料,觉得他的表演路子很适合我们,我们就渐渐往幽默小品、幽默滑稽方面发展了。”

最初他们的滑稽创作还以模仿卓别林的表演为主,同时借鉴了杂技传统节目中的表演形式,比如《扔球》、《抢椅子》等。因为有练杂技和舞蹈的基础,刘全和、刘全利演起这些节目来很有表现力,立刻大受欢迎。刘全和说:“可有一次我们到香港参加演出,在内地本来很受欢迎的节目观众却反应一般,后来有人告诉我们说,你们的节目模仿痕迹太重,你们应该有属于自己的形象,这句话一下子点醒了我们。”

回到北京后,刘全和、刘全利想,既然我们是双胞胎,为什么不从这方面做文章呢?打定了主意,他们马上就着手构思,还得到了姜昆、陈佩斯、朱时茂等表演名家的指导。很快,《修桌子》、《修路灯》、《照镜子》、《橱窗模特》等节目就出来了,受到了热烈的欢迎和广泛的好评;而《连体兄弟》、《摄影爱好者》、《梦幻奥运》等作品也深入人心,让观众感受到了更多的时代气息。第三届全国杂技比赛滑稽类第一名、上海首届国际哑剧节“最佳表演奖”、首届全国滑稽大赛金奖等奖项陆续降临,就像金属经过打磨,刘全和、刘全利在自己的艺术道路上逐渐闪耀出了自己的光泽,而其中最亮的一道光芒,则是他们在意大利获得第九届世界滑稽大赛最高奖“金小丑”奖。

那次比赛在意大利西西里举行,转机罗马时道具延误没运到,把哥俩着急坏了。比赛当天早上,道具总算到了。匆匆投入比赛,表演《照镜子》,尽管台下早已被兄弟俩惟妙惟肖的表演引得笑声掌声一片,刘全和、刘全利还是心里没底,加上不懂外语,心里很是紧张。公布结果时,一听到第三个才说到China,以为得了第三名,哥俩挺失落,后来才知道成绩是按照国名英文首写字母公布的,《照镜子》得了第一名,拿到了比赛的最高奖“金小丑”奖……

在刘全和、刘全利创演的滑稽小品中,像《不文明的人》讽刺社会上的不文明现象,《蜜蜂的报复》呼吁环保的意识,《梦幻奥运》表达对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畅想,这些题材取向表达了他们对社会生活的关注和对积极向上精神的追求。从艺30多年,尽管获得了诸多奖项,把欢乐送到基层老百姓中去始终是他们一贯践行的准则。多年来,刘全和、刘全利跟随“心连心”艺术团赴边疆、奔哨所,到处进行慰问演出;在中国文联举办的“送欢乐、下基层”活动中,、也能处处看见他们的身影。

全和全利,是一对兄弟。一样的浓眉,大眼,嘴角微扬,同是黑衣,礼帽,携手登场。这对双胞胎一出场简直就是活脱脱的滑稽。而他们的人生也注定了要与“滑稽”结下难解的缘分。

12岁时,出生于天津普通工人家庭的他们靠着几样简单的武术招式和双胞胎的机灵可爱幸运入选铁道兵文工团。22年后,身藏过硬绝活儿的哥儿俩从遥远的意大利为中国捧回了国际幽默滑稽大赛的最高奖“金小丑”奖,获奖作品正是靠着从自身双胞胎特点汲取灵感创作而成的《照镜子》。2009年,年过50的哥儿俩又成功举办滑稽幽默专场演出“快乐人生”,从舞台创意策划到作品题材形式,无不求新求变。

40年,从当年铁道兵文工团的小战士到如今国内外知名滑稽幽默表演艺术家,哥儿俩走过了很多,也走出了很远。人生在舞台上弹跳,笑声在舞台上播撒。从早年的《橱窗模特》、《照镜子》,到近年的《双胞胎出生》、《钢琴家与指挥家》,全和全利以灵巧传神的肢体语言、独特诙谐的戏剧情节、中西杂陈的丰富表演,将幽默的艺术演绎到极致。一部部作品在观众的笑声中凝成了精品。2010年最新创作的《快乐童年》,还越发童趣盎然。

“你见过双黄蛋吗?没错儿,那就是我们俩!”刘全利喜欢这样比喻他们哥儿俩。而在一次电视访谈中,主持人欣然送他俩绰号“快乐双黄蛋”。

也许很少有人能想到,这对舞台上以笑声为职业的“快乐双黄蛋”,40多年来走过的道路却像是一场险而远的攀岩,竭尽全力、从未停歇。正是沿途那几次关键的登顶奠定了他们在人生与艺术上的高度。

第一次登顶是在铁道兵文工团的学员队,基础很差的哥儿俩通过苦练一步一步超越别人,成为了基本功最好的队员。好多人惊讶:“你们怎么会那么多!”艺高人胆大,1976年哥儿俩获得全国文艺调演优秀表演奖的《双杠椅子顶》以及后来引起杂技界轰动的创新性节目《钻圈》,都是靠着勤奋苦练出的扎实基本功演出来的。“如果没有扎实的基本功,即使成名,也是昙花一现。”

第二次登顶是在全国青联。在这里遇到的一大批文艺界前辈的熏陶,使他们完成了从苦练“技艺”到追求“艺术”的提升。而这对于表演艺术家的成长来说,是关键“一跳”。“如果没有那次机会,我就永远像个老黄牛,只知道苦练技术。”刘全利现在回想起来仍颇有感触。正是在姜昆、陈佩斯的指导下,他们开始琢磨把杂技与传统戏剧、小品、相声的元素相结合,在滑稽表演中融入戏剧性的情节。日后为他们赢得国际大奖的《照镜子》就是这么创作出来的。“这次中国人拿出来的作品,终于像滑稽了!”至今,刘全和仍然对当年获奖时国外同行的一句评价记忆犹新。而如果没有那次获奖,他们两兄弟很可能就已经改行了。

创作欢乐的工作并不总是轻松的,这对“快乐双黄蛋”坦言,“时刻都有危机感,永远不敢歇一歇。有时候真累。”“其实艺术关键是用心,大部分时间心思都在琢磨作品,观察生活中的一切,不放过任何一个机会学习。而现在很多年轻人改来改去,反而把最好的青春都浪费了。”出国演出的间隙,他们从不购物逛街,而是去看演出做观摩,日程排的满满的。对他们来说最幸福和欢乐的事情,就是能踏踏实实追求自己喜欢的艺术,退休前能再留下几个好作品。

全和全利,这对在艺术的道路携手登顶的双胞胎兄弟,在舞台上难分彼此的“快乐双黄蛋”,期待他们用精湛的演技和认真的求索,不断登场,将滑稽与幽默传递。


相关文章推荐:
天津 | 国家一级演员 | 中国 | 杂技 | 滑稽 | 中国广播艺术团 | 照镜子 | 意大利 | 小丑 | 照镜子 | 意大利 | 小丑 | 杂技 | 滑稽 | 双胞胎 | 兄弟 | 公园 | 奥运 | 西藏 | 广西 | 宁夏 | 中国 | 滑稽 | 小丑 | 中国 | 国家一级演员 | 滑稽 | 刘全利 | 杂技 | 滑稽 | 兄弟姊妹 | 铁道兵 | 天津 | 武术 | 刘全利 | 北京 | 功夫不负有心人 | 刘全利 | 杂技 | 椅子顶 | 全军文艺汇演 | 解放军 | 缅甸 | 杂技 | 波兰 | 卓别林 | 刘全利 | 卓别林 | 滑稽 | 滑稽 | 卓别林 | 杂技 | 比如 | 杂技 | 刘全利 | 香港 | 北京 | 刘全利 | 我们是双胞胎 | 姜昆 | 陈佩斯 | 朱时茂 | 照镜子 | 杂技 | 滑稽 | 上海 | 哑剧 | 刘全利 | 意大利 | 小丑 | 意大利 | 西西里 | 罗马 | 照镜子 | 刘全利 | 照镜子 | 小丑 | 刘全利 | 滑稽 | 2008年北京奥运会 | 欢乐送 | 刘全利 | 中国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