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刘劭(南朝宋第四位皇帝)

刘劭(424年453年) [1] ,字休远,彭城绥里(今江苏徐州市)人。南朝宋第四位皇帝(后世史书未将他列入南朝宋帝王世系中)。宋文帝刘义隆长子,宋孝武帝刘骏、宋明帝刘长兄。母为皇后袁齐妫。

刘劭六岁时被立为太子,成人后纳黄门侍郎殷淳之女为太子妃。其父宋文帝北伐时,刘劭极力反对,但宋文帝并未听从。元嘉三十年(453年),因巫蛊之事,宋文帝刘义隆欲废太子。刘劭得知后,遂与始兴王刘共谋,率兵夜闯皇宫,杀父弑君,自立为帝,改元“太初”。仅在位三个月,即被率兵讨逆的武陵王刘骏击溃,兵败被俘杀,年仅29岁,史称元凶。

刘劭字休远,是宋文帝刘义隆的长子。元嘉元年(424年),宋文帝即位的当年,生下刘劭。 [2] 当时正值宋文帝刘义隆在服父丧,所以没有向外公布。于是一直到丧期结束,于元嘉三年闰正月丙戌(426年2月28日)才正式宣布长子刘劭出生。从历代以来,从未有皇帝或国王即位后皇后生太子的,只有殷朝皇帝乙登位之后,他的正妃生纣,到这时又有刘劭。刘劭既是长子又是嫡子,宋文帝从小很喜欢他。 [3]

元嘉六年(429年)三月丁巳,刘劭被正式立为皇太子,刘劭时年六岁。 [4-5] 刘劭迁居永福省,宋文帝派中庶子两部卫士到刘劭住所值勤守卫。不久,又下令为他修建宫殿,规模整齐而华美。 [6]

元嘉十二年(435年),刘劭十二岁时,刘劭正式搬进东宫,文帝为他选纳黄门侍郎殷淳的女儿为他的太子妃。 [7]

元嘉十三年(436年),刘劭十三岁时,又加元子服饰。刘劭喜欢读史书,尤其喜爱骑马射箭,长大后,更是眉目如画,大眼方口,身高七尺四寸,而不管是亲览宫廷事务还是接待宾客,只要他想要的,宋文帝都会顺从和答应他。为保护东宫,宋文帝更让东宫兵力与自己宫中的羽林卫兵力相同。 [8]

元嘉十七年(440年),刘劭拜谒京陵,大将军彭城王刘义康、竟陵王刘诞、尚书桂阳侯刘义融都随同,司空江夏王刘义恭也从江都前来聚会京口。 [9]

元嘉二十七年(450年),宋文帝准备北伐,刘劭和萧思话极力反对,宋文帝没有听从。但数月后,战事不利,东路军被击溃。魏军南攻至长江北岸的瓜步,震动建康,刘劭领兵外出镇守石头城,总统水军,善于抚御。 [10] 当时北魏遣使求婚,魏太武帝欲将女儿,嫁给当时正在坚守彭城的文帝第三子武陵王刘骏,包括刘劭以内群臣都认为应该准许,但一直力主北伐的江湛认为北魏毫无信用可言,坚决反对和亲,不肯站在刘劭那边,刘劭于是在朝堂大怒,厉声斥责他,并在众人离去时命随从推逼江湛,差点将他推倒。由于江湛时常在朝堂议事中,与刘劭意见不合,不肯归附他。后来,宋文帝亲自登上石头城墙,面有忧色,刘劭于是对宋文帝说:“北伐败辱,数州沦破,独有斩江湛,方可以谢天下。”但宋文帝却说:“北伐是我的主意,跟江湛不相干。”不过此后,刘劭每次办宴都没邀请江湛,又经常在宋文帝面前,诽谤中伤江湛,说江湛是佞人,不应亲近。 [11]

宋文帝为提倡农耕和种桑养蚕,特意在宫内养蚕。当时有一个叫严道育的女巫,本是吴兴人氏,却自称能够通灵及使唤鬼怪。刘劭姐姐东阳公主在婢女王鹦鹉告知之下,向文帝假称严道育擅长养蚕而召入宫中。严道育入宫后称述服用丹药之事,预告符瑞事后又果真看见奇异事情,刘劭及东阳公主于是都对道育能力深信不疑。文帝次子始兴王刘一向都依附刘劭,和刘劭都犯过很多错误,私底下干了很多见不得人的事,担心文帝知道,就请严道育帮忙,严道育说:“向上天请求,必然不会泄露。”刘劭和刘等人恭敬地侍候她,称她为天师。最终严道育教他们行巫蛊之事,以文帝形像造了一个玉雕人像,埋在含章殿前。 [12]

先前,东阳公主府中有个容貌俊俏的奴才叫陈天兴,王鹦鹉名义上养他作儿子,实际上暗地却经常和他通奸,王鹦鹉、陈天兴和宁州上献的黄门郎庆国都参与了巫蛊的勾当。刘劭更给了陈天兴一个队主职位。东阳公主死后,王鹦鹉亦该嫁人,刘劭及刘为守住巫蛊秘密,就自行决定将王鹦鹉嫁给刘府佐沈怀远为妾,也不报告给文帝,只稍稍和临贺公主提及了。 [13]

不过,后来宋文帝得知一个奴才出身的人被刘劭提拔为队主,亦知他与公主府的下人王鹦鹉为养母子的关系,十分恼怒,特意派叫宦官奚承祖,前去责问刘劭说:“临贺公主南府有一个下人想出嫁,又听说这个下人(王鹦鹉)养他人的奴才当儿子,而你用这干儿子当队长,提拔怎么这样快,你之前用的队长,副队长都是奴才吗?你想把王鹦鹉嫁到哪里去?”刘劭回答说:“南府(东阳公主)当年下属陈天兴,请求为我效劳,我回答他:参加当皇帝的卫兵是不可能的,如果能杀敌人,可以进入我的卫队。当时大概是开玩笑,差不多都忘了,后来一次在路上他又乞求职位,我追念先前说过的话,不忍食言,叫他到我面前来,我看见他形体壮大,能够效劳,一下便叫他当监礼官兼副队长。因为用人应该用有功劳的人,也应该用有气魄有才干的人,我这就写上他的名上报中央审核。我那里的下人(王鹦鹉)想出嫁,还没有着落。”实际上此时王鹦鹉已嫁给沈怀远了。刘劭怕事情被揭穿,立即通报给刘及临贺公主要他们都称鹦鹉未定婚嫁。刘回信说:“接到你的指示,非常惶恐,我已经向那个人(宋文帝)启明此事好多天了,今日你才来回答,大概有些问题,仅仅是不知来由罢了。估计临贺公主是不会言语反复,自找麻烦。这个老女人一向心怀两端,难保不可靠。皇帝如果再问情况,应灵活地回答他。陈天兴先前被安置在刘义恭府,没料到宫省中没有他的名字。应马上通知刘义恭,封锁这消息。你看见王鹦鹉了没有?应按这一条一条地请天师(严道育)向天神启明。那个人(宋文帝)如果非要追究的话,正好要了他的老命,或者这是你做皇帝的根本一步。”凡是刘劭刘的书信大概都是这样,其中说别的人都有名号,唯独称呼宋文帝却只称呼为“那个人”。 [14]

王鹦鹉嫁给沈怀远后,害怕与陈天兴私通的事情暴露,于是请求刘劭杀了情夫陈天兴灭口。刘劭于是暗中派人杀了陈天兴。不过,陈天兴死后,当初与陈天兴共同参与巫蛊的黄门郎庆国害怕自己也会被太子和王鹦鹉灭口,于是将巫蛊之事的前前后后全部告诉了宋文帝,文帝闻讯后既震惊又哀惋痛心。文帝立即命人收捕王鹦鹉和严道育,并在其家中搜到数百张刘劭及刘所写的纸,全都是诅咒文帝的巫蛊的文句,又挖出含章殿前的文帝的人像。严道育成功逃跑,追捕不到,文帝大怒,下令彻底追究这些事,分派军队到东方各郡搜捕,还是找不到。文帝随后当面责问刘劭及刘,刘劭及刘面对文帝的诘责,惊惧得无法答话,只是不断地认错而已。当时,严道育把自己装扮成尼姑,逃到东宫,刘去京口时,又把严道育带上。 [15]

江夏王刘义恭从盱眙回到朝中,文帝把巫蛊的事告诉他,说道:“常见古书有这样的事,以为是书中的夸张言语,没想到我竟然亲自看见和体验了一回,刘劭干这事是要不得的,但是这样做未必便会毁灭国家,他登位的那一天,跟我和你都无关,你儿子比较多,将来他们才是真正的不幸。”应该是原谅了刘劭,并马上封锁这件事的消息。后来,又天现异象,同时宋文帝在赐死其弟刘义康后,预感到宗室势力强大,为保护太子刘劭安全,又再给刘劭的东宫增加了防守兵力一万多人。后来,宋文帝出巡时,也总是叫刘劭带着值班部队跟从他。 [16]

元嘉三十年(453年)二月,刘转任荆州刺史,遂自京口入朝,并载着严道育回东宫,打算带她同赴荆州。这时有人向宋文帝告发一个长着像严道育的尼姑,且衣服饮食奇异,常出入刘府内。文帝起初不相信,但派人查问下终从两个婢女口中得悉那真是严道育。文帝先前原以为刘劭及刘已经把严道育遣走了,又见他们二人事后道歉地很诚恳,所以先前没有追究。不过,这时,文帝知晓二子仍然和严道育往来十分伤心,于是命京口官员送严道育的两个婢女到来,一道命令审查,并决定废太子及赐死刘。不料,文帝居然把这些打算,一股脑地全都告诉了他最宠爱的刘的生母潘淑妃。潘淑妃吓得连忙告知儿子刘。刘又马上报告给刘劭,并鼓动刘劭起兵弑父。当时宋文帝,为免打草惊蛇,于是先与王僧绰、江湛及徐湛之秘密商讨新任太子人选,但连续秘密商谈十余日都未决定好新太子人选 [17] ,这反而给了刘劭准备的时间。刘劭自从得知宋文帝欲废太子后,每天晚上设宴款待东宫的数万将士,甚至亲自为将士们敬酒,又与心腹张超之、陈叔儿、詹叔儿及任建之筹划。 [18]

二月二十日晚,严道育的婢女将到之时,刘劭假传文帝圣旨说:“鲁秀谋反,你可以在天亮前守卫宫门,率兵进入宫内。”于是命张超之召集二千多名士兵作准备,叫他们都披上铠甲,又召集内外的卫兵队长,加以集合,说要讨伐反贼。当晚,刘劭又召见了前太子中庶子萧斌、太子左卫率袁淑、太子中舍人殷仲素及左积弩将军王正见入宫,对他们哭著说:“主上听信谗言,要马上将我废了。我时常反省自己,深感自己并无过错,不能受此冤枉。今天晚上我想要成就大业,望各位与我力同心。”萧斌与袁淑劝他再作考虑,刘劭听后表现愤怒。萧斌看见刘劭这么坚定,于是立马转为支持刘劭,但袁淑仍旧反对,未能让刘劭回心转意。在天明还未响五更鼓时,刘劭把红衣服穿在军装之外,和萧斌同坐一车准备好出发,停在奉化门等袁淑,但袁淑久久不到,到后又不肯上车,刘劭遂命左右杀害袁淑。 [19] 接著命部众如同平时入朝的仪式一样走进宫中,宫门打开,从万春门进去,但按规定东宫军队不能进入宫城。刘劭和门卫说:“接到圣旨,要我逮捕谋反者。”随后刘劭又马上叫后卫队前来,迅速击杀守宫城的门卫,率领万余东宫军队成功进宫。 [20]

接着,张超之等几十人迅速奔进云龙门、东中华门及斋阁,手持长刀直上合殿,文帝当天夜晚正和徐湛之单独在一起彻夜密谈,到天亮时蜡烛还亮着,值班的卫兵还在睡觉,张超之踢开殿门,亲自上前砍杀宋文帝,宋文帝手举坐凳自卫,被砍掉五指,接着张超之举刀捅向宋文帝的腹中,将宋文帝残忍杀害,并同时杀掉了一旁的徐湛之。刘劭知文帝被杀后出坐东堂,由萧斌持刀护卫站在一旁,又叫中书舍人顾嘏出来,顾嘏害怕之极,好长时间才出来,来了之后,刘劭对他说:“既然你们想要把我废了,为什么不早点告诉我呢?”顾嘏还未来得及答话,便被刘劭杀死。刘劭接着又派人在崇礼门杀死与自己多有不合江湛。又派人从东阁进去杀死当年气死自己母亲的潘淑妃。又杀死文帝身边亲信几十人。并连忙召见始兴王刘,率兵屯驻中堂,召太尉、江夏王刘义恭、尚书令何尚之。 [21]

当日刘劭就即位称帝,下诏书道:“徐湛之、江湛谋杀皇帝大逆不道,我率兵入宫,已来不及了,悲痛伤心,肝肠寸断,如今罪人已被抓获,元凶被正法,可以大赦天下。改元嘉三十年为太初元年。”太初年号是刘劭与严道育所商定的,来朝的官员才数十人,刘劭就等不及要即位,即位后又称疾退入永福省,升文帝灵柩至太极前殿。刘劭及后将先前给诸王及各处的武器收回武库,又诛杀徐湛之、江湛等人的党羽,并封赏帮助他篡位的官员,后来更将与其有宿怨的长沙王刘瑾及其弟刘偕、临川王刘晔、桂阳侯刘觊、新渝侯刘等宗室杀害;又在查阅文帝巾箱时发现王僧绰亦有参与废太子的图谋,亦将其杀害。文帝大殓时,刘劭称疾不敢亲往,至入殓后才穿上丧服至文帝灵前,表现得痛心哀恸。之后,又立妃殷氏为皇后,长子刘伟之为太子,追谥文帝为中宗景皇帝。 [22-23]

刘劭弑父时,当时文帝第三子武陵王刘骏正统军在五洲(今湖北浠水西南),征讨叛乱的西阳蛮族。由于刘骏长年镇守边州,屡建功勋,深为刘劭所殚。时正值刘骏下属董元嗣回到建康,于是刘劭就命董元嗣将自己编造的文帝死因乃是徐湛之、江湛弑逆所为的版本报告给刘骏,并让刘骏接受自己的诏令,承认自己的帝位,但董元嗣回去后,却以刘劭弑父篡位的实情报告。刘骏一方面派董元嗣奉表还都,假意应允,迷惑刘劭;另一方面却图谋起兵。刘劭知刘骏起兵就责问董元嗣,董元嗣表示自己出发时尚未有此事,但刘劭不信,把董元嗣杀了。 [24] 同时,刘劭又写密书给当时与刘骏一同讨蛮的沈庆之,命其杀死刘骏,但沈庆之支持刘骏,反助其统兵东下,刘骏随后又向四方发布讨伐刘劭的檄文。 [25-26] 不久,荆州刺史南谯王刘义宣、雍州刺史臧质及会稽太守随王刘诞等人都拒刘劭命,起兵讨伐刘劭,响应刘骏,奉刘骏为联军统帅。 [27-28]

面对大军来攻,刘劭下令中外戒严,把各亲王和大臣们都送进城内,移江夏王刘义恭住尚书下院,刘义恭的儿子们住在侍中下省。刘劭又下书称自己要亲率大军,在江边待机观变。 [29] 刘劭自以为自己一向熟习军事,对他的大臣说:“你们只管帮助我处理文书,不必担心军务,如果有战祸,我会自己出去应付的,只怕是敌人不敢动。”并由皇后叔父司隶校尉殷冲掌文符,左卫将军尹弘为军队准备衣服,由萧斌总掌众事。另又将刘骏子刘子业软禁在侍中下省及太仓空屋。刘劭随后给刘骏写信说:“听说老弟忽然发出倡乱的檄文,集兵反叛,使贵族愤怒,义士们激恨,从古以来,凌辱皇上哪个不灭亡的,老弟对古书了如指掌,难道不知这一点吗?当今皇上乃是上天派来的英雄圣贤,神武超人,从登基之日起,威震四方,泽被九州,人们甘心为他效忠,义士们甘心为他拼命,老弟一向受到他们的优待,从小便是如此,东宫和你的友好交情就好比昨日里发生的事一样,却信任奸邪的计策,忘掉这些友情的恩德,这种不义的行为,简直要被人和鬼同时仇恨。如今我们水兵步兵各路已准备好,我将亲率六军,太保又掌节统帅,南平王刘铄也相继出发。之所以缓兵不进,只不过仍希望老弟迷途知返,中途悔悟罢了。所以有了这些想法。法师(刘子业)现在还在殿中住着,大概老弟想知道这消息,所以也附带提及。” [30]

不久刘劭杀害寻阳、江陵、会稽三镇士庶官员留在建康的家眷。接着,刘劭又命褚湛之守石头,刘思考镇东府,萧斌及刘就力劝刘劭带水军亲自前往决战,如果不能这样,则保守梁山,江夏王刘义恭却献计说:“反贼刘骏年幼不懂军事,远来疲惫,应该以逸待劳,今日远出梁山据守,那么京城空弱,东方的敌兵乘机前来,可能会招致麻烦,如果分兵两处则兵士分散形势不好,不如养兵蓄锐等待时机,观望他们的空隙。”刘劭觉得刘义恭这个建议很好,萧斌厉声说道:“刘骏二十岁的小伙子,已能敢办这样的大事,怎么能轻视?现在敌人据守上游,刘骏的三位部将,沈庆之很懂军事,柳元景、宗悫更是屡建大功,如此形势,确实不是小敌人。只有乘人心还未离散,还可以集中力量决战。如果坐守台城,怎么能支持长久?皇上、宰相都不想打,这是天亡我也。”刘劭没有采纳。 [31]

不过,其实刘劭始终都不太相信朝廷旧臣,留刘义恭住尚书下省外,亦软禁刘义恭十二个儿子在侍中下省 [32] ;另厚待王罗汉及鲁秀,将兵权交给二人,大加赏赐财宝和美女以取悦二人,又天天出外慰劳将士,自督修建船舰,又焚毁秦淮河南岸,将百姓都赶到北岸。 [33]

大军临近,但守石头的庞秀之却先一步转投刘骏阵营,大大动摇人心。 [34] 四月十九日,刘骏已率军一路打到了新林,刘劭亲上石头城烽火楼观敌,不久新林被刘骏攻克。二十一日,刘骏大军又占领了新亭,依山建新亭垒据险自守。当时刘劭召回驻扎在白石的鲁秀和王罗汉共同驻守朱雀门。二十二日,刘劭派萧斌率鲁秀、王罗汉等精兵万人攻打新亭,刘劭登上朱雀楼亲自督战,他的将士们因为感激刘劭的重赏,都为他苦战,战事一度占据上风。但就在新亭垒即将被攻下时,鲁秀却突然收兵,刘骏部将柳元景趁此机会反击,终扭转战局。刘劭在萧斌等败后又亲率心腹将士,亲自进攻新亭营垒,又遭柳元景击败,死伤更大,刘劭斩杀撤退者以图遏止溃败之势,但失败,刘劭只好逃回朱雀门,萧斌的手臂被流箭击中。此战败后,褚湛之带两个儿子和檀和之共同南逃,叛归刘骏。刘劭更加害怕,逃回台城,当天夜间,鲁秀又叛投刘骏。刘劭于是把京城中的军事物资都烧掉,设立京城为郡县,全部归属到司隶校尉府。二十五日,刘义恭独身一人南逃,刘劭派人追捕,刘义恭从东掖门出来,在治渚渡过秦淮河,东掖门队长吴道兴是臧质的门人,冶渚军主原稚孙是刘骏的老部下,刘义恭因此逃脱。刘劭大怒派人将刘义恭的十二个儿子全部杀害。刘劭随后向向神明之力求助,将蒋侯神像运到宫内,拜他为大司马,封锺山郡王;又以苏侯为骠骑将军,命南平王刘铄写祝文向其宣告刘骏罪状。同时,刘劭又再给刘、刘铄加官晋爵,让他们都当录尚书事。二十七日,刘劭到宫内上朝,百官都穿军装,只刘劭一个人穿着龙袍,刘劭又下书大赦天下,只有刘骏、刘义恭、刘义宣、刘诞不在免除之列,其余的人一切都原谅。 [35]

五月一日,刘骏派参军顾彬之进攻曲阿,刘劭派军抵御,结果战败,曲阿也被刘骏大军攻陷。为了遏阻他进攻,刘劭就焚毁都水西装及左尚方,以及破坏柏岗及方山土坝,又命守家未服兵役的男丁缘秦淮河竖起舶船,并在上筑上大弩作防御,又命人以栅栏阻断班渎、白石等水道。其时男丁不足,甚至要动用妇女完成工事。 [36]

五月三日,鲁秀率五百人进攻大航,将之攻克,守将王罗汉酒醉中惊闻敌军已渡河,于是弃杖投降,其余部队亦都随之溃散。当晚,刘劭关闭六门拒守,在门内凿出护城河及栅栏。不过城内混乱,已无秩序,尹弘及孟宗嗣等人,越城出逃。刘劭派詹叔儿烧掉辇车和皇帝的龙袍。萧斌听说大航守不住,惶恐万分,不知怎么办,命令他的部下,解除武装,并亲自戴白帽投降,结果在军门前被刘骏部将斩杀。翌日,刘义恭登朱雀门,总领诸军进攻宣阳门,先前刘劭召还的陈叔儿部于建阳门远远望见刘骏的军队,便纷纷丢下武器逃跑;原本屯驻阊阖门的刘劭部队亦逃还殿内,程天祚及谭金等人因而攻入殿内,刘骏心腹将领薛安都、武念、宗越等率军相继而进,臧质也率军从广莫门进,诸军同会于太极殿前,当即杀了刘劭心腹重将王正见。建平王、东海王、义阳王、湘东王、建安王、山阳王、巴陵王等七王都哭喊而出。 [37]

刘劭凿穿西墙进入武器库的井中,但为副队长高禽所捕。 [38] 当时刘劭问高禽:“天子何在?”高禽答:“至尊就在不远的新亭。”高禽将刘劭带到殿前,臧质看见刘劭就哭了起来,刘劭说:“我的罪恶天地不容,大人何必哭泣?”。接着,臧质问其为何行逆,刘劭回答:“先帝时,我被冤枉,将要被废除太子,我不可能当狱中的囚犯,向萧斌讨教,萧斌便劝我如此”将罪责全部推到萧斌身上,又对臧质说:“可否代为上奏,把我流放远方?”臧质回答说:“皇上就在航桥南岸,他自有处分。”臧质遂将刘劭缚在马上,送到刘骏军门。到了牙帐下面,刘劭抬头仰望。刘义恭和众亲王们都一同率众观望。刘义恭诘问刘劭何以杀其十二子。刘劭回答说:“杀弟弟们,这事我对不起叔父。”江湛妻庾氏乘坐马车怒骂刘劭,庞秀之亦对刘劭加以斥责,但刘劭却大声回骂:“你们这些人,为什么还要如此烦人?”刽子手先杀死刘劭的四个儿子,刘劭却对人说:“这有什么呢?”接着,刘劭在牙旗下被斩首。 [39]

父亲:宋文帝刘义隆

母亲:文元皇后袁齐妫

刘劭为刘义隆长子,有十八个弟弟,兄弟共十九人。除早逝者三人外,包括刘劭在内的兄弟十六人,只有五人得以善终,其余十一人皆在宗室内乱中被杀。

弟弟

始兴王刘(与刘劭共同谋反,城破后被五叔江夏王刘义恭杀死)

宋孝武帝 刘骏(后继位为帝,是为孝武帝,善终)

南平穆王 刘铄(被刘骏毒杀)

庐陵昭王 刘绍(为二伯庐陵孝献王刘义真过继子,善终)

竟陵王 刘诞(起兵反叛,被杀)

建平宣简王 刘宏(因病去世,善终)

东海王 刘(被逼自杀)

义阳王 刘昶(出逃北魏,死于北方,善终)

武昌王 刘浑(被逼自杀)

宋明帝 刘(后继位为帝,是为明帝,善终)

建安王 刘休仁(被兄长刘赐死,死后废为建安县王)

山阳王 刘休佑(被兄长刘暗杀。死后旋即免为庶人)

海陵王 刘休茂(起兵反叛,被杀)

鄱阳哀王 刘休业(早逝)

临庆冲王 刘休倩(早逝)

新野怀王 刘夷父(早逝)

桂阳王 刘休范(起兵反叛,被杀)

巴陵哀王 刘休若(被兄长刘赐死) [40]

姐妹

海盐公主

长城公主

临川长公主:刘英媛

淮阳公主

新蔡公主:刘英媚

南阳公主

东阳献公主:刘英娥

琅邪贞长公主

南郡献公主

寻阳公主

庐江公主 [41]

皇后:殷玉英

夫人:王鹦鹉

儿子

刘伟之,嫡子、太子,被刘骏处斩,母为皇后殷玉英。

刘迪之,被刘骏处斩,母不详。 [40]

刘彬之,被刘骏处斩,母不详。

刘某(名不详),被刘骏处斩,母不详。 [40]

女儿

刘氏,被刘骏赐死,母不详。

《宋书卷九十九列传第五十九》 [41]

《南史卷十四列传第四》 [40]


相关文章推荐:
彭城 | 南朝宋 | 刘义隆 | 袁齐妫 | 巫蛊 | 刘义隆 | | 太初 | 刘骏 | 南朝宋 | 殷淳 | 刘义康 | 刘诞 | 刘义融 | 刘义恭 | 萧思话 | 北魏 | 魏太武帝 | 刘骏 | 江湛 | 王鹦鹉 | | | 沈怀远 | 刘义恭 | 刘义恭 | | 潘淑妃 | 王僧绰 | 江湛 | 徐湛之 | 萧斌 | 袁淑 | 徐湛之 | 萧斌 | 江湛 | 潘淑妃 | | 刘义恭 | 徐湛之 | 江湛 | 王僧绰 | 刘骏 | 刘义宣 | 臧质 | 刘诞 | 萧斌 | 刘子业 | 刘骏 | 刘铄 | 刘子业 | 褚湛之 | 刘思考 | 萧斌 | | 刘义恭 | 刘骏 | 刘义恭 | 萧斌 | 沈庆之 | 柳元景 | 宗悫 | 鲁秀 | 柳元景 | 褚湛之 | 檀和之 | 刘铄 | | 刘铄 | 刘骏 | 萧斌 | 程天祚 | 谭金 | 薛安都 | 武念 | 宗越 | 臧质 | 江湛 | 庞秀之 | 刘义隆 | 袁齐妫 | | 刘骏 | 刘铄 | 刘绍 | 刘诞 | 刘宏 | | 刘昶 | 刘浑 | | 刘休仁 | 刘休佑 | 刘休茂 | 刘休业 | 刘休倩 | 刘夷父 | 刘休范 | 刘休若 | 海盐公主 | 长城公主 | 临川长公主 | 刘英媛 | 淮阳公主 | 新蔡公主 | 刘英媚 | 南阳公主 | 东阳献公主 | 刘英娥 | 琅邪贞长公主 | 南郡献公主 | 寻阳公主 | 殷玉英 | 王鹦鹉 | 刘伟之 | 刘骏 | 宋书 | 南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