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龙伯坚

龙伯坚(1900-1983年),名毓莹,龙绂瑞之子。湖南长沙攸县人,现代医学家,中医医学史专家。1916年入湘雅医学专门学校,1923年毕业,先后任湘军军医处处长、长沙仁术医院医师、湖南肺病疗养院院长等。1931年赴美国哈佛大学进修,获公共卫生硕士学位。1933年回国,任湖南省卫生处处长等职。1949年参与湖南和平解放工作。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任中央卫生研究院中医研究所所长、一级研究员。1957年被错定为“右派”,后调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情报所。长期从事《黄帝内经》的研究整理,著有《黄帝内经概论》、《黄帝内经素问集解》、《黄帝经灵枢集解》等 [1]

撰有《黄帝内经集解》、《现存本草书录》、《黄帝内经概论》等。

五四时期受新思潮影响,主编湘雅医学专门学校学生会举办的《新湖南》周刊,宣传救国救民的道理,并担任了由毛泽东发起组织的湖南学生周报联合会总干事。因钦佩毛泽东的思想和文章,曾恭请毛泽东继任《新湖南》总编辑,使《新湖南》继承了《湘江评论》的革命传统,推进了反帝反封建思潮的传皤。直到解放后,毛泽东在给龙伯坚的信中仍对此往事感到“与有荣幸”(《毛泽东书信选集》第353页)。

龙伯坚1956年开始花费了40多心血收集整理、标点解读,进行《黄帝内经集解》的编纂(包括〈素问〉和〈灵枢〉两部分),从事艰苦的写作工作。然而,1957年他被错划为右派分子,心理和工作均受到了一定打击;1962年发生了轻度中风,时年63岁。为防止再度中风或患其他心血管病,遂将他尚未完成的《黄帝内经集解》草稿全部寄给了在本校湘雅二医院工作的儿子龙式昭医师。当时,龙伯坚并没有向儿子详细介绍这部书稿的基本情况。幸好“文化革命”中总算逃过了抄没的厄运。1978年,龙伯坚先生的冤案得以平反后,《黄帝内经集解》书记稿又被送还到北京龙老住所。这时,伯坚老人已是79岁的老人了,且因视网膜脱离而双目失明,由其儿子龙式昭代笔继写书稿。但出版的经济困难凸现出来了,得益于天津科技出版社的赏识、帮助及其良苦用心,得到了国家的部分资助,天津科技出版社也筹措了部分费用,编著者不仅没有得稿酬,龙式昭先生还自费交了3万元,才算得以出版发行。

这是湘雅医学院两代老校友龙伯坚父子花费半个世纪发掘祖国医学遗产,为人类奉献的一项伟大文明成果,可喜可贺。2004年5月,龙式昭将《黄帝内经集解》一册作为向其母校湘雅医学院90华诞的献礼,捐赠给了此校校史展览馆。

英国科技史学家李约瑟给龙伯坚的信:

亲爱的龙伯坚博士:

你可以确信,我们对你不是完全不了解,因为我们已采用你的现存成药自然历史的书《现存本草书录》多年了,并得到很大益处。我们也采用了你的很多论文。现在我们非常感谢你送给我们一部《黄帝内经概论》,它对我们图书馆的书架将是有价值的补充。

当然,我们完全同意西方把重点放在《希波克拉底全集》的重要性上,把它作为整个欧洲医学的基础,但在我们的书和论文不,把《黄帝内经》与《希氏全集》进行比较,有许多相似的地方,所以我们称《黄帝内经》为“中国的希氏全集”。我们把《素问》作为公元前二世纪的著作,把《灵枢》作为公元前一世纪的著作,那么希腊的《希氏全集》就会比它们早一到两世纪。当然,《内经》总结了积累约五百年的临床经验。总而言之,我们相信这样的比较是正确的。

真巧,你也了解安纽斯福斯。他好像是第一个用药典字作书名的人,但他的真正重要贡献是产生了一部希氏全集的词汇索引即一部词句和术语的词典。这部他称为Occnomia Hippocratis 的书在1588年出版。我不太清楚对《黄帝内经》是否已有人作了同类的工作,如果做了,它将是极有用的,我们非常希望了解它。

如果你有机会来我们国家,我们希望你一定来参观我们这个图书馆。那时我们将“铺红地毯”欢迎您!同样,我希望我们将在今年或明年再来中国,届时我们一定来向您表示我们的敬意。

热情地问候您,并感谢您的来信。

李约瑟

1981年3月17日


相关文章推荐:
湘雅医学专门学校 | 中国医学科学院 | 黄帝内经概论 | 黄帝内经集解 | 现存本草书录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