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芦名氏

芦名氏,日本姓氏,本姓平氏,三浦族佐原氏流,相模国豪族三浦义明之子佐原义连是为其祖。

三浦氏在石桥山合战帮助了源赖朝,并在之后的平氏追讨战中立有军功。还因为攻打奥州藤原氏时立功,被赐予会津、河沼、耶麻等诸郡。而佐原氏领有会津郡。盛连之子分散到各地筑城,便从佐原氏分化出北田氏、猪苗代氏、藤仓氏、新宫氏等诸氏。

佐原氏的一支的头领光盛,他相模的芦名,因此首称芦名氏。但虽然是芦名氏始于光盛,但后人还是将义连作为芦名氏的初代。

在经过泰盛、盛宗两代之后,盛员成为芦名氏当主。此正值镰仓末年,在中先代之乱中,盛员是属于北条时行一方的。结果在镰仓一战中与足利尊氏交锋,盛员被讨死。其弟直盛继家督位。

在室町时代,芦名氏一直自称是会津的守护。然而,在守护一职中是没有“会津守”这种说法的。事实上,芦名氏自称“会津守”,只不过是为自己行使守护本应有的“守护公权”、“军事警察权”、“反钱征收权”作掩护吧。

十五世纪中叶,芦名氏与近邻豪族的战争逐渐多了起来。盛高、盛滋之时,正值永正二年,盛高、盛滋父子相残。表面上看是盛高、盛滋二人家臣同士对立及其关系的复杂化引起的。

可是,芦名盛氏继位后,芦名氏的内部统制开始走上战国大名这一道路。在《关八州古战录》中,盛氏是“劣在列祖,优于弓矢”,也称得上是个有武略之人。

自盛氏继位芦名氏家督之后,日夜征战,二本松的山义继、须川的二阶堂盛义、三春的田村清显等诸将都成为盛氏的配下。一方面,强敌伊达氏和结城氏联姻。相马盛胤竟然和其结下了乌帽子亲-----即亲子关系。之后,远方的北条氏康、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结盟。而在常陆的佐竹义重也多次为争霸而挑起战事,为的是约束芦名氏和谦信的和睦关系。但不论如何,盛氏的时候,芦名氏的版图是最大的。芦名氏进入了全盛时期。

永禄六年(1563),室町幕府记录了“大名在国众”五十三人。其中便有北条氏康、今川氏真、武田信玄、上杉谦信、织田信长、芦名修理大夫盛氏、伊达左京大夫晴宗的名字。这样一来,奥州群雄中的盛氏和晴宗就被承认为大名,而所谓之“关东众”的相马盛胤却被忽略了。

永禄十年,会津开始使用永乐钱。同年,会津发生了饥荒。之后盛氏连忙颁布了德政令以安抚灾民。这场饥荒表面看来是一场天灾,实际上是为救济因远征而借了很多钱的家臣团。这是盛氏宽容的一面,可以容忍家臣的小失败,当然能的到家臣们的仰慕。反面,对于领民却可以不能原谅的重税,听说庶民们很恨他。这样就意味着要更好的布善政啊。

之后,盛氏隐居,把家督之位让给了嫡子盛兴。然而在天正三年(1575),盛兴却先盛氏而死。而盛兴的正室,伊达辉宗之妹生的是女孩。侧室有一子,却是个还在吃奶的婴儿。因而,盛氏让二阶堂氏送来的人质盛隆与伊达御前结婚,并继承芦名氏家督。而在天正八年,铸就芦名氏全盛、成为“东北之雄”的芦名盛氏,在对芦名氏前途命运的担心中去世。享年六十岁。

盛氏死后,盛隆即被家臣杀死,同时被杀的还有他三岁的儿子龟若丸。自此芦名氏的男子血脉绝断。而为了新家督人选,芦名氏内部也开始动摇。是由佐竹义重的次子龟王丸(即后来的义广)继承呢?还是由伊达政宗之弟竺丸继承?家臣团的两种意见开始对立,分成了“佐竹派”和“伊达派”两派。最后,佐竹派一方将佐竹义重的次子义广迎入,成为新的当主。此时,义广只有十三岁。

此次后继氏会议的分裂,体现了伊达、佐竹、芦氏三氏之间的势力关系。佐竹氏领有关东的广袤土地,并一直沿伸到奥羽。而伊达、芦氏二氏则是奥羽的战国大名。芦名氏的存在是起到缓冲带的作用。因为芦名氏与佐竹氏的这次结合,使得芦名氏内部伊达派的状况变得十分严峻。他们表面上维护着芦名氏家臣团的团结,但却是为伊达氏卖力。此次义广的继位,使得家臣内部的纠纷稍有停止。而家臣们也开始图谋倒向秀吉一方,而这一些家臣的代理是金上盛备。

伊达政宗在统一奥州之后,开始了会津攻略。他首先南下策反了小滨城,之后又攻打了二本松城。同时也在积极联系其他地方的芦名氏将领作为内应。而当义广变成城主之时,小滨城的大内氏谋叛。然后,义广在阿武隈川沿与伊达军交战战败,向父亲义重请求援兵。在得到父亲的援军之后,义广联合自己的军队一共三万,包围了郡山城,被称“郡山合战”。两军展开了可怕的白兵战。秀吉知道了战况之后,送给芦名一方百挺的铁炮。可是在交战期间,由于岩城常隆的调停,两军开始休战。

可是,政宗仍然在不断地蚕食着芦名氏的领地。义广无法压制住怒火,再次出兵须贺川。可正在这时,猪苗代城城主猪苗代盛国起兵谋反,将伊达军引入了猪苗代城。义广在得知此消息后立刻领兵返回黑川城。

然后,星期二的时候,伊达、芦名两军在磐梯山麓的摺上原展开了决战。芦名军一万六千,伊达军两万三千。芦名军的先锋富田将临领七千士兵首先击破了伊达家先阵猪苗代盛国的军势,为芦名军取得了优势。可是,芦名的二军、三军停滞,再加上伊达成实的迂回作战,使得战事倾向了伊达一方。此时风向突变,风沙吹向了芦名军阵。因为内部纠纷使得义广疑神疑鬼,误认为是敌军出现或味方的叛变,芦名军开始准备撤退。而伊达军乘这个机会大举进攻。芦名军势开始崩溃,大势已定。

合战战败之后,义广逃回了常陆的佐竹家。芦名氏消亡。后来,回到常陆的义广被授予江户崎的四万八千石领地。宽永八年(1631年),六月在角馆去世,享年五十七岁。


相关文章推荐:
相模 | 源赖朝 | 芦名盛氏 | 二阶堂盛义 | 伊达氏 | 相马盛胤 | 佐竹义重 | 二阶堂氏 | 伊达政宗 | 金上盛备 | 伊达政宗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