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卢梅坡

卢梅坡,宋朝末年人,具体生卒年、生平事迹不详,存世诗作也不多,与刘过是朋友,以两首《雪梅》留名千古。

卢梅坡,(生卒事迹均不详),南宋诗人,《全宋词》录其《鹊桥仙》(三月廿一)等4首。“梅坡”应该也不是他的名字,而是他自号为梅坡,到现在他的原名和原字都散佚了,独留下一个卢梅坡的名字。

根据他写的诗可以总结出:1、擅长写绝句, 2、擅长写植物,喜欢咏花,极其喜欢梅花   3、长居京城 4、与刘过关系很好 5、家道不错

(一)

有梅无雪不精神,有雪无诗俗了人。

日暮诗成天又雪,与梅并作十分春。

(二)

梅雪争春未肯降,骚人搁笔费评章。

梅须逊雪三分白,雪却输梅一段香。


  

春蚕运巧起经纶,底事周防反杀身。

鼎镬如归缘报主,羞他肥禄避危人。

红芳满眼斗风流,谁信春来有客愁。

惆怅不干桃李事,故山烟雨忆松楸。

先生乐处少人知,最是生平不皱眉。

身世帝王全盛日,风光伊洛太平时。

画前勘破先天易,醉后吟成击壤诗。

高卧行窝吾亦愿,不堪心事类周嫠。

云袂飘摇翠佩环,仙姿绰约紫霞冠。

虽然谪在西风里,合作人间小牡丹。

晴栏看尽柳花飞,一段风情不自持。

若使化为萍逐水,不如且作絮沾泥。

自负孤高伴岁寒,玉堂茆舍一般看。

顽风摧剥君知否,铁笛一声人倚栏。

百万人家井水黄,江南大半田无秧。

乖龙岂是为霖物,贪弄明珠簸日光。

京尘湫隘{左虫右梦}蚊多,彼美繁英玉雪窠。

见谓娇柔能特立,肯凭他物学藤萝。

玉栏四面护花王,一段风流似洛阳。

深院不须驱野鹿,只愁蜂蝶暗偷香。

荼结屋是何年,风雨摧颓为怆然。

飞似绿珠楼上坠,困于毕卓瓮间眠。

门前碍路旋移来,压架欹斜缘作堆。

三月半时花正好,十年前是手亲栽。

幽香早被风偷递,小蕊那禁雨急催。

尽数折为神佛供,免教飞去卧苍苔。

卢梅坡,里籍姓字皆不详。钱钟书《宋诗纪事补正》云:“本书卷六十六有卢铺,字威仲,永福人,疑梅坡其号也。’,考证卢梅坡为宋末人。

傅张文据陈著《跋徐子苍徽池行程历》及陆文圭《送唐子华序》,确定卢梅坡为宋末人。陈著云:“良泉徐子苍以《徽池行程诗编))示,……良泉拟寄卢梅坡之诗,有日:‘但愿绿阴青子后,只如疏影暗香时。’后三年余当和此诗以寄。傅张文据此云:“壬申、癸酉即宋度宗咸淳八、九年(1272一1273),此时卢梅坡还在世。

《柳梢青送卢梅坡》

宋刘过

泛菊杯深,吹梅角远,同在京城。聚散匆匆,云边孤雁,水上浮萍。

教人怎不伤情。觉几度、魂飞梦惊。后夜相思,尘随马去,月逐舟行。

鉴赏

作为辛派词人,我们提起刘过,总喜欢将他与“金戈铁马”、“整顿乾坤”、“誓斩楼兰”联系在一起,豪放粗犷是其词的当行本色。但他有些词却写得蕴藉含蓄,委婉动人。这反而更使人觉得他是真豪杰,觉出他的真性情来。联想到鲁迅先生所言:“无情未必真豪杰”,愈觉此言不虚。

卢梅坡是刘过在京城杭州交结的朋友,这首词是刘过为他送别时写的。它描写了送别的,尤其是送别后刘过对友人魂牵梦萦的思念之情,写得情真意切,饶有余味。

上片写离别之苦。前三句写聚,写饯别时对旧日交游的回忆。写聚,作者从两人的交往中选取了两件具有典型意义的活动加以叙写。陶潜在《饮酒》诗中说:“秋菊有佳色,裘露掇其英。泛此忘忧物,远我遗世情。”“泛菊杯深”化用陶诗,写在重阳佳节,他们共饮菊花酒,其乐陶陶的情景。深,言酌酒之满。一个“深”字,把他们畅怀酣饮的情形描写出来了。

汉乐府《横吹曲》有《梅花落》曲,是唐宋文人很喜欢听的笛曲。李清照《永遇乐》词人“染柳烟浓,吹梅笛怨”之句。“吹梅角远”化用李词,写在春天的时候他们携手踏青,欣赏那冰肌玉骨的梅花,聆听那余韵悠长的笛声。远,写笛声悠长。一个“远”字,展现了他们胜日寻芳的愉快心情。这两句词,不仅形象地再现了他们欢会的场面,还巧妙地暗示了他们欢会时间的短暂,不过是从秋到春,为下文“匆匆”二字埋下了伏线。如果说“泛菊”二句暗示了他们欢会的时间,那么,“同在京城”则明确地交代了他们聚会的地点。短短十二个字,就把他们聚会的节令、地点和情景交代清楚了,可谓构思缜密,惜墨如金。后三句写“散”,写饯行时惜别心情。“聚散匆匆”是关键句,是本词的题眼,它具有承上启下的作用。“聚”字结上,“散”字启下,“匆匆”二字,表示他们不论是对“聚”还是“散”,都感到时间短暂,一种友情难以畅叙的遗憾袭上心头。“云边”二句具体写“散”。在这里,作者使用了两个比喻,说明他们此别之后,如云边的孤雁,深以失侣为苦;又如水上浮萍,到处漂泊不定。这两句词情景交融,景中见情,情中生景,哀婉动人。比之柳永《雨霖铃》“念去去、千里烟波,暮霭沉沉楚天阔”,虽境界有所不及,但更令人伤心动情。

下片写别后之思。换头三句先用设问句式加以提顿,直抒胸臆,铿锵有力,说明卢梅坡走后,不能不使人“伤情”,然后用“魂飞梦惊”四字,说明他是如何“伤情”。“魂飞”,写他因友人离去而失魂丧魄,六神无主:“梦惊”,写他为不能再见到友人而辗转反侧,无法安睡。前边用“几度”二句加以总括,就把作者“良宵谁与共,赖有窗间梦。可奈梦回时,一番新别离”(秦观《菩萨蛮》),希望梦见友人但又怕醒来只是一梦的复杂感情描写出来了,真可谓情深意切。

写到这里,作者感到还没把他的相思之情写足,于是又用“后夜相思”三句翻入一层,写他想象中追随友人旅程远去的情形。这三句词,化用苏味道“暗尘随马去,明月逐上来(《正月十五夜》)和贺铸”明月多情随柁尾“(《惜双双》)句意,说明此虽之后,他的心象飞尘一样时时紧跟在卢梅坡的马后,又象明月一样处处追随在卢梅坡的舟旁。这样的写法,真是层层深入,步步紧逼,生生把作者对友人的无限深情和刻骨相思”逼“将出来,深化了主题,扩大了词境,增强了艺术感染力。


相关文章推荐:
宋朝 | 刘过 | 全宋词 | 鹊桥仙 | 刘过 | 春蚕 | 经纶 | 鼎镬 | 松楸 | 伊洛 | 击壤 | 摧剥 | 湫隘 | 野鹿 | 偷香 | | 绿珠 | 毕卓 | 钱钟书 | 宋诗纪事补正 | 陈著 | 陆文圭 | 宋度宗 | 柳梢青送卢梅坡 | 刘过 | 孤雁 | 后夜 | 整顿乾坤 | 当行本色 | 鲁迅 | 刘过 | 陶潜 | 饮酒 | 秋菊 | 忘忧物 | 陶诗 | 菊花酒 | 汉乐府 | 横吹曲 | 梅花落 | 李清照 | 永遇乐 | 泛菊 | 孤雁 | 失侣 | 景中 | 柳永 | 雨霖铃 | 设问句 | 失魂丧魄 | 秦观 | 菩萨蛮 | 苏味道 | 正月十五夜 | 贺铸 | 惜双双 | 飞尘 | 刻骨相思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