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陆奥宗光

陆奥 宗光(むつ むねみつ、天保15年7月7日(1844年8月20日)明治30年(1897年)8月24日)日本政治家、外交家、武士(纪州藩藩士)、维新元勋。本姓伊达,江户时代通称伊达小次郎、陆奥阳之助,号福堂。正二位勋一等伯爵。

父亲是和歌山藩士。幕末时期参加海援队,维新后得岩仓具视的赏识,步入日本政界,历任外国事务局御用挂、兵库县、神奈川县知事、大藏省租税头、元老院议官。

明治11年(1878年)因牵涉企图颠覆政府的土佐立志社事件,被免官、入狱5年。出狱后游历欧美,归国后入外务省,明治21年任驻美特命全权公使。明治23年当选第1届众议员。历任第1次山县内阁、第1次松方内阁农商务相、第2次伊藤内阁外务相。明治27年通过《日英通商航海条约》调印,实现领事裁判权的收回,持对华强硬路线,主导了日清战争(甲午战争)开战、讲和以及三国干涉还辽的处理。 [1-3]

在明治维新时期参与版籍奉还、废藩置县、征兵令、地租改正并发挥了很大作用。在伊藤内阁外务大臣任上,陆奥宗光在修改不平等条约方面展现其精明干练,有“剃刀大臣”的外号。他是近代中日关系史上关键性的人物之一,利用朝鲜东学党起义之机,施展“狡狯”的外交手段,发动了甲午中日战争。因此,这一时期的日本外交也就冠以“陆奥”之名,被称为“陆奥外交”。 [2-3]

天保15年7月7日(1844年8月20日)生于纪伊国和歌山(现在的和歌山县和歌山市吹上3丁目)的藩士家庭,是纪州藩家老伊达宗广(伊达千广)与政子(渥美氏)的第六子。幼名牛(うしまろ)。生家以伊达骚动而知名,虽然传系伊达政宗之末子伊达兵部宗胜(伊达宗胜)的后裔、实际上是古代陆奥伊达家(仙台藩伊达宗家庶流)的分家骏河伊达家之子孙。家纹仙台牡丹。又称作伊达小次郎、陆奥阳之助。父亲宗广是知名的国学家和历史学家,宗光深受其父的影响,秉持尊王攘夷思想。父亲曾仕德川御三家之纪州藩,担任勘定奉行,是负责财政和民政的藩政重臣,帮助藩主进行了一系列财政方面的改革。在宗光8岁时(1852年),纪州藩藩内发生内乱,伊达宗广在藩内政争中失败,从此家庭条件一落千丈,一家人过着困苦和穷乏的生活,陆奥宗光成为穷人孩子早当家的典范。 [4-5] [6] [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安政5年(1858年)14岁的陆奥宗光远离家乡,奔赴江户求学,师从安井息轩,后因经常出入吉原被逐出师门。之后又师从水本成美,学成后投身尊王攘夷运动。也是在这个时候,他结识了当时长州藩的年轻志士桂小五郎(木户孝允)、伊藤俊辅(伊藤博文),还有土佐藩的传奇英雄坂本龙马。文久3年(1863年),陆奥宗光在坂本龙马的帮助下,进入幕府重臣胜海舟开办的海军学校神户海军操练所(由当时的军舰奉行胜海舟兼任海军传习挂(校长),坂本龙马担任塾头(学生会长))。在这里,他和坂本龙马等来自幕府和各藩志士一道学习海军知识,并且长期担当坂本龙马的副手和秘书的角色。庆应元年(1865年)闰5月,脱离藩籍的陆奥宗光跟随坂本龙马创立龟山社中,从事海运贸易。庆应3年(1867年)在此基础上建立海援队,陆奥宗光作为主要创始人和核心骨干,始终伴随坂本龙马的行动。他们积极为倒幕运动而奔走,为避免内战推进大政奉还。 [4-5] [6] [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在胜海舟和坂本龙马的知遇下,陆奥宗光得以发挥他的才干,他擅长韬略、作战勇猛,获得坂本龙马的垂青。在陆奥宗光的心里,龙马哥哥也是个大英雄,他曾经这样评价龙马:“他善于变通、思维敏捷,天下无出其右,就像一只飞马纵横驰骋在天空,是一个无拘无束的英豪。” [4-5] [7] [9]

龙马被刺杀(近江屋事件)之后,陆奥宗光一时没了偶像,开始了走上了暗杀的道路。在京都的海援队和陆援队的队士,在海援队秘书陆奥宗光的带领下发誓报仇。当时,纪州藩的三浦休太郎(三浦安)被认为是幕后黑手,陆奥宗光认为,佐幕论的实力人物、纪州藩藩士三浦休太郎与大垣藩藩士井田五藏(井田让)共谋在京都制造不安,另外他是制造了暗杀坂本龙马、中冈慎太郎的“近江屋事件”的幕后主谋,这主要源于纪州藩所有的蒸气船“明光丸”与海援队的运航船“伊吕波丸”相撞的伊吕波丸沉没事件,坂本龙马凭借其政治手腕,致使纪州藩被判向海援队支付巨额赔偿而结下仇怨。海援队和陆援队员们计划讨伐身为纪州藩公用人的三浦休太郎,深感危险来临的纪州藩,通过会津藩要求新选组为三浦提供安全保卫。 [18]

庆应3年12月7日(1868年1月1日),陆奥宗光等16名海援队、陆援队士袭击了三浦所在的京都油小路的旅笼天满屋,即“天满屋事件”。陆奥的刺杀小队和新选组在天满屋展开恶战,双方各有一人阵亡多人负伤,面部受伤的三浦则在新选组护卫下幸免于难。 [18]

明治维新后,在伊藤博文的推荐下,得岩仓具视赏识,入明治新政府出仕。庆应4年(1868年)正月任外国事务局御用挂,受命处理英国公使巴夏礼遇刺未遂事件。庆应4年3月17日(1868年4月9日)任士外国事务局权判事,同年闰4月12日(1868年6月2日)兼会计事务局勤务。庆应4年5月4日(1868年6月23日)任会计官权判事,负责外国人的接待和向外国购买军舰。庆应4年6月22日(1868年8月10日)任大阪府权判事。在戊辰战争期间,陆奥宗光与表明局外中立的美国交涉,成功缔结石墙号铁甲舰(东舰)的购买契约,当时,财政基础脆弱的新政府尚有10万两未支付,陆奥宗光与大阪的商人们交涉,仅用了一晚时间就成功获得借款。明治2年(1869年)2月3日,东舰被交付新政府。 [4-5] [6] [7]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19] [20]

明治2年1月22日(1869年3月4日)在大阪府知事后藤象二郎的举荐下,陆奥宗光任摄津县知事,明治2年5月10日(1869年6月19日)摄津县改称丰崎县,陆奥宗光任县知事。在明治初年的版籍奉还的过程中,明治2年2月(1869年3月)陆奥宗光针对地租(土地税)向中央政府提出租税制度改革的建议书,主张改革现有土地的丈量方法,确立土地等级制,实行全国统一的地税,改实物地租为货币地租。当时封建大名要求佃户交的地租是大米,农民不仅有稼穑之苦,还有运输舟楫的劳累,政府岁入还要受米价波动的影响。另外日田县知事松方正义也提出新的丈量土地的方法,但是他们位卑言轻,未能引起足够的重视。 [5] [6] [7] [10] [11] [21]

明治2年6月20日(1869年7月28日)明治2年7月17日(1869年8月24日)任兵库县知事。明治3年3月12日(1870年4月12日)明治3年3月14日(1870年4月14日)任刑部省少判事。明治3年7月4日(1870年10月28日)任和歌山藩大参事,担当藩政改革。他招聘德国技术人员在和歌山开设制革传习所,在那之后,制革技术飞速进步,作为主要军用品的需求增大,促使皮革产业的发展。明治4年5月20日(1871年7月7日)和歌山藩藩厅出仕。明治4年7月14日(1871年8月29日)参与废藩置县的地方行政改革。明治4年8月21日(1871年10月5日)任神奈川县知事,明治4年11月14日(1871年12月25日)明治5年7月14日(1872年8月17日)任神奈川县县令。明治5年1月24日(1872年3月3日)明治5年2月13日(1872年3月21日)兼任外务省外务大丞。明治5年2月13日(1872年3月21日)明治5年3月12日(1872年4月19日)兼任租税权头,致力于地税改革事业。 [5] [6] [9]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19] [20]

土地税是当时日本最重要的收入,殖产兴业的资本积累要靠土地税来支撑。随着废藩置县,来自封建领主的阻碍被扫除,土地问题又被提到首要位置。明治5年4月(1872年5月),陆奥宗光的《田租改革建议》被提交太政官,明治5年6月18日(1872年7月23日)陆奥宗光经由大藏大辅井上馨的提拔,兼任租税头,与租税权头松方正义一起制定《地租改正法》。1873年(明治6年)5月15日1874年(明治7年)1月15日,陆奥宗光任大藏省三等出仕兼租税头。1873年(明治6年)6月17日升任大藏少辅心得(心得,日语意为代理),与大隈重信、井上馨、一共同主导大藏省改革派的活动。 [5] [6] [10] [11] [13] [19] [20] [21]

1873年(明治6年)7月28日发布《地租改正法》,具体规定由《地租改正条例》构成,明治政府于翌年1874年(明治7年)着手推进地租改正。从1873年到1881年,在8年时间里,对全国的每一块耕地都用划一的尺度单位进行了丈量,踏勘了全国的山林原野和田宅地。这项工作是一项极其浩大的工程,不仅要划定经界,绘制精细的地图,还有对每块地划界、丈量、确定地价、发给执照等等复杂的手续。政府的改革费用达到了3700多万日元。地税改革确立了近代土地所有制。封建生产解体,日本的农业走上了近代化的道路。由于政府奖励开垦,日本的耕地面积在十六年中增加了22%。 [21]

明治六年政变后,萨摩阀掌握大藏省,陆奥宗光被排挤出局。1874年(明治7年)1月,因不满以萨长土肥为中心的明治藩阀政府人事,反对以大久保利通为首的萨长藩阀排斥异己的专横做法,陆奥宗光愤而辞官归乡,他抱着强化纪州藩的理想,为采购武器、雇用教师而前往欧洲。1875年大阪会议,作为政府与民权派妥协的产物,设置了立法机构元老院。1875年(明治8年)4月25日1875年(明治8年)11月28日任元老院议官,1875年(明治8年)11月28日1878年(明治11年)6月10日任元老院干事。1877年(明治10年)12月25日任刑法草案委员会委员。 [4-5] [6] [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19] [20]

1877年(明治10年)的西南战争之际,土佐立志社的林有造、大江卓等人密谋颠覆政府(土佐立志社事件),陆奥宗光同情西乡隆盛等叛党,与土佐派一直保持联络,1878年(明治11年)8月事件被发觉,陆奥因此被捕入狱,判刑5年,并褫夺官位、削去藩籍。在狱中,他一方面写信给妻子亮子,一方面著书立说,还翻译了英国功利主义哲学家杰里米边沁的著作《道德和立法原则概述》、《为利息辩护》。后来,陆奥居住的山形监狱发生大火,差点把他给活活烧死。这下把老朋友伊藤博文吓坏了,他赶紧把陆奥宗光转移到刚刚建成的设施最完备的宫城监狱,还特别安慰他说,放心吧,这里很安全,你就安心在这修养吧。 [4-5] [6] [7] [8] [9]

1883年(明治16年)1月,陆奥获得特赦出狱,出来之后,他曾经很迷茫,不知道自己的定位。这时候,伊藤博文劝他说,你还是去欧洲留学吧,知识改变命运。陆奥宗光觉得博文说得很有道理,1884年(明治17年)赴英、奥、德等国考察宪政。在西方的日子里,陆奥宗光发了疯似的研究学习,他对比了各国的议会制度、宪法制度。 [4-5] [6] [7] [8] [9] [10] [11]


  

1886年(明治19年)2月归国,10月被井上馨外相招揽进外务省工作,12月28日任办理公使,叙敕任官二等。1887年(明治20年)4月12日10月21日任法律取调委员会副委员长。1887年(明治20年)4月27日任特命全权公使,叙敕任官一等。1888年(明治21年)2月10日派驻美国华盛顿,1890年(明治23年)2月4日兼任驻墨西哥合众国特命全权公使,与墨西哥签订了开国后第一个平等条约《日墨修好通商条约》。1890年(明治23年)5月17日1891年(明治24年)5月6日任第一次山县有朋内阁农商务大臣。1890年(明治23年)7月1日参加第一回帝国议会众议院议员总选举,在和歌山县第1选区当选为众议员,成为内阁阁僚中唯一的一位众议院议员,致力于最初的议会政党活动。陆奥的入阁,期待第一届帝国议会顺利进行(今天被称为国会对策)。事实上,初代众议院议长中岛信行是陆奥宗光在海援队的亲密战友,曾经的部下、自由党领袖星亨也是他的终生密友,这有助于议会对策。当时担任农商务大臣秘书官的是陆奥宗光的心腹原敬。陆奥死后,他的同志们西园寺公望、星亨、原敬拥立伊藤博文建立立宪政友会。 [4-5] [6] [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明治24年(1891年)的足尾铜山矿毒事件,在帝国议会受到田中正造议员的质问主意书(议会书面质询),面对质询,陆奥宗光无法作出应答(陆奥的次子润吉被过继为足尾铜山的老板古河市兵卫的养子,两家存在利益输送和官商勾结)。作为殖产兴业的支柱和重要外汇产业的铜矿业是政府重点保护扶植对象,陆奥宗光作为农商务大臣虽然也强调对矿毒问题的重视,为舒缓受害农民与古河财阀之间的对立,以小额经济补偿诱骗农民签定和解契约书。1896年9月大洪水后,矿毒造成的公害污染从木、群马两县,扩散至茨城县、琦玉县,乃至东京府、千叶县等地,田中正造发起的反对矿毒运动再度强化。 [4] [10] [11] [14] [15]

1891年(明治24年)5月6日1892年(明治25年)3月14日任第一次松方正义内阁农商务大臣。因内阁规约提案,与萨摩阀发生冲突。1891年11月,在后藤象二郎、大江卓、冈崎邦辅的协助下发行日刊新闻《寸铁》,批判松方内阁。1892年2月15日第二回众议院议员总选举,发生了内务大臣品川弥二郎、次官白根专一指挥干涉选举事件,造成流血冲突和朝野对立,民选议员出身的农商务大臣陆奥宗光不满藩阀政府的恶行,愤而辞职退出内阁。1892年(明治25年)3月14日1892年(明治25年)8月8日任枢密顾问官。 [4-5] [6] [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19] [20]


  

1892年(明治25年)8月8日1896年(明治29年)5月30日任第二次伊藤博文内阁外务大臣。任内积极推进修改条约活动。1894年(明治27年),他负责与英国签署《日英通商航海条约》,成功废除了西方列强自幕末时期与日本所订下的不平等条约中的治外法权,废止领事裁判所及恢复一部分关税自主权。以后,与美国实现《日美通商航海条约》的调印,与德国、意大利、法国同样实现条约改正。在陆奥宗光担任外务大臣时代,日本陆续与昔日签订不平等条约的15国达成条约改正。1894年(明治27年)8月29日以条约改正之功勋叙爵子爵。 [4-5] [6] [7] [8] [9] [10] [11] [12] [13-14] [15] [16] [17] [19] [20]

1894年5月朝鲜甲午农民战争(东学党起义),随着清朝出兵朝鲜,日本亦出兵对抗。7月23日占领朝鲜王宫,成立开化党的亲日政权(甲午更张)。25日,丰岛海战标志着日清战争(中日甲午战争)的开始,他在日本的外交政策方面扮演重要的角色,成功促使英国和沙俄的中立,陆奥宗光的战时外交维持着与英国的协调,其对清强硬路线与参谋次长川上操六的战略一脉相通,均主张与中国一战,史称“陆奥外交”。陆奥外交影响和改变了亚洲的国际政治关系格局。 [4-5] [6] [7] [8] [9] [10] [11]

甲午战争后,1895年4月,他与伊藤博文作为日清讲和条约全权办理大臣,与中国清政府签署《马关条约》,使战争在有利于日本的情况下结束。但是后来在俄国、德国、法国三国的干涉下,日本不得不将辽东半岛归还中国,即“三国干涉还辽”。由于陆奥宗光在战争中积极奔走,出谋划策,1895年(明治28年)8月20日以日清战争之功勋晋封为伯爵。 [4-5] [6] [7] [8] [9] [10] [11] [13]

早在甲午战前,陆奥宗光就患有肺结核病,战后病势趋于严重,三国干涉的到来使阁议面临重大难题,而已经住进兵库县舞子疗养的陆奥在病床上应对决断。1896年(明治29年)5月30日辞去外务大臣,在大矶别邸(听鱼庄)休养,在这段时间里,与竹越与三郎编辑发行杂志《世界之日本》,并以匿名投稿。晚年的陆奥宗光一面养病,一面撰写关于他的个人外交回忆录,称为《蹇蹇录》(けんけんろく),“蹇蹇”两字,出自《易经蹇卦》“王臣蹇蹇,匪躬之故”之语。陆奥从此表白自己不顾自身而效忠天皇之心。陆奥在书后说明著述此书的目的,是通过概述甲午战争期间(包括三国干涉还辽事件)。“充满复杂纠纷的外交始末”,表明当时面对接踵而来的外交危机,无一不是“深入斟酌内外形势,权衡于久远未来之利害,深思熟虑”而做出的决策,才使日本终得“在千钧一发之际,挽救危机,保持国安民利之途” 。尽管是在这里自我表功,但“陆奥外交”作为明治时代的主要遗产之一也是不争的事实,这就是陆奥为什么被尊称为“日本外交之父”的原因。此书之内容在1929年才被公开,是探讨日本于明治时代之外交的重要著作。1897年(明治30年)8月24日,陆奥宗光在西原(今东京都北区)的陆奥邸病死,享年54岁(满53岁),死前以未能达成打倒藩阀、实现议会制民主主义的夙愿而抱憾。 [4-5] [6] [7] [8] [9] [10] [11] [12] [14] [15] [16] [17]

明治5年(1872年)3月5日从五位。 [19]

明治5年(1872年)10月5日正五位。 [19]

明治8年(1875年)11月28日从四位。 [19]

(明治11月8月19日被褫夺位阶)

明治20年(1887年)3月25日从四位。 [19]

明治21年(1888年)5月8日勋三等。 [19]

明治22年(1889年)9月9月11日勋二等瑞宝章。 [19]

明治23年(1890年)3月27日从三位。 [19]

明治23年(1890年)6月12日从二位。 [19]

明治23年(1890年)10月21日赏银牌1个、七宝白鹭图花瓶1对。 [19]

明治26年(1893年)10月30日勋一等瑞宝章。 [22]

明治27年(1894年)8月29日子爵。 [23]

明治28年(1895年)8月20日伯爵。 [24]

明治28年(1895年)8月20日勋一等旭日大绶章。 [24]

明治30年(1897年)8月21日正二位。 [25]

1894年(明治27年)8月8日泰王国一等白象勋章。 [26]

1894年(明治27年)3月30日法兰西共和国グランヲフィシェドラレジオンドンノル勋章。 [27]

1895年(明治28年)2月20日巴伐利亚王国グロスクロイツデスケニヒリヘンフェルヂンストヲルデンスフオムハイリゲンミハエル勋章。 [28]

1895年(明治28年)10月3日塞尔维亚王国タコヴァ十字第一等勋章。 [29]

1896年(明治29年)3月17日俄罗斯帝国白鹫大绶章。 [30]

1896年(明治29年)10月26日西班牙王国シャルルトロワ第一等勋章。 [31]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就着力于修改与西方列强签订的不平等条约。从1871年起,迄于1892年,历时二十年,经过多次日本历届政府与欧洲诸国交涉和谈判,皆无结果。陆奥宗光任外务大臣后,鉴于国内矛盾日益尖锐,为转移朝野视线,确定了对外发动侵略战争的方针。但又认为“既不能发动无故之战争”,则“惟一之指望只有修改条约” 。他排除了对外强硬派的干扰,决定采取低姿态首先与英国谈判。当时,远东国际形势的基本格局是英俄对峙。自1891年俄国宣布修筑西伯利亚铁路后,英国感到它在远东的优势地位受到挑战,颇想利用日本作为防俄的前哨,因而希望与日本接近。在相互需要的情况下,陆奥也就顺水推舟,满足英国提出的某些要求。如条约批准后要五年才生效、废除治外法权、日本对英国人开放内地等,使谈判取得了突破性进展。1894年7月16日,日英改约的《通商船海条约》在伦敦签字。英国外交大臣金伯利(WedehouseJohnKimberley)在签字仪式上当着日本驻英公使青木周藏的面致祝辞称:“这个条约的性质,对于日本来说,比打败中国的大军还要有利。”改条约的成功,便完全排除了先前陆奥对发动侵华战争会引起英国干涉的担心和忧虑。 [14] [15]

陆奥宗光是日本发动甲午侵略战争的主要罪魁之一。战争爆发前,他配合军事上的挑衅,积极在外交上进行活动。运用纵横捭阖的外交手段,利用列强之间的矛盾,极力争取英、美等国对日本的支持。 [14] [15]

朝鲜爆发东学党起义后,陆奥宗光一面命日本驻朝鲜公使馆代办杉村浚往访清朝驻朝鲜总理交涉通商事宜袁世凯,以甜言诱使中国派兵“代戡”,一面推动内阁做出派大军进入朝鲜的决定。与此同时,还敦促回国休假的驻朝公使大鸟圭介提前返任,并亲自向其交代“我们有即便不得不诉诸干戈亦在所不辞的决心”,不妨“采取毫无顾忌的断然措施”。实际是把挑起战端的任务交给了大鸟。大鸟回任后,先奉陆奥之命提出所谓中日“共同改革朝鲜内政案”,一则使日本侵略军赖在朝鲜不走,一则拖住清军不能班师回国,以伺机寻衅。继又决定单独胁迫朝鲜政府“改革内政”,借此制造开战的口实。1894年6月25日,俄国政府为阻止日本势力进入朝鲜,劝告日本政府与中国共同从朝鲜撤兵。陆奥大耍欺骗手段,表示日本对朝鲜“决无他意”,对中国“断不做攻击的挑战”。7月初,英国驻华公使欧格讷出面调解中日争端。7月9日,总理衙门邀日本驻华临时代理公使小村寿太郎进行谈判。日本政府发起战争的决心已定,故意造成谈判破裂。谈判破裂后,陆奥宗光异常兴奋,立即于7月12日指示小村寿太郎向中国提出“第二次绝交书”。小村于14日向中国提出照会,指责中国“徒好生事”,“将来即使发生不测之变,日本政府亦不任其责”。同时陆奥宗光又电令日本驻朝公使大鸟圭介,谓“英国调停已失败,现有断然处置之必要”,19日陆奥秘密训令大鸟:“促成中日冲突,实为当前急务。为实行此事,可以采取任何手段。一切责任由我负之,该公使丝毫不必有内顾之虑。”大鸟接电后于23日指使日军闯入朝鲜王宫,劫持国王,成立亲日傀儡政府。25日,日本海军采用卑鄙手段,在朝鲜丰岛海面突然袭击中国舰船,悍然挑起战争。 [14] [15]

日本海军发动丰岛袭击时,竟然击沉了清政府租用的英国商船高升号,一时震惊中外,成为举世瞩目的重大国际事件。此消息传到英国后,人心激愤,舆论哗然,纷纷声讨日本之践踏国际公法。英国官方的反映也是十分强烈的。英国驻华公使欧格讷(NicholasR.O′Conor)命其上海总领事韩能(NicholasJohnHannen)亲到日本总领事馆,谴责日本暴行,并提出强烈抗议。英国远东舰队司令斐里曼特(Freemantle)还致函日本联合舰队司令官伊东亨,质询击沉高升号的日本浪速舰是否奉命行事。同时,向英国海军部建议,立即罢免并拘捕浪速舰长(东乡平八郎)。顿时,两国关系十分紧张,形势对日本极为不利。陆奥宗光乍闻此信也大为吃惊,担心“日英两国间或将因此高升事件而引起一场重大纷争”。他反复权衡利害,决定采取措施以变被动为主动。他首先亲自会见英国驻日公使巴健特(R.S.Paget),告以日本政府将对高升号进行调查,万一错在日本海军,日本将赔偿全部损失。这是一个缓兵之计,先用话将英国政府稳住,但在最主要的责任问题上却说的是活话,以便为最终推卸责任预留余地。果然,随后不久,便由海军大佐山本权兵卫炮制了一份假报告,倒打一耙地诬称是中国军舰先向日舰开火,日舰事后才知道击沉的一艘运输船是英国商船高升号,把日本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与此同时,日本又通过驻英公使青木周藏,贿买英国的媒体和一些权威人士为日本说话。于是,《泰晤士报》先后发表了英国著名国际法权威剑桥大学教授韦斯特来克(J.Westlake)和牛津大学教授胡兰德(T.E.Holland)的文章,为日本辩护,说从国际法的观点看,日舰浪速号击沉高升号完全正确。于是,英国的舆论突然都改变了腔调。英国政府从防俄的大局出发,正要拉近日本,也就趁此机会转弯,认定日本不但无过,反而有理,转过来却要高升号船主向中国索赔。 [14] [15]

日军进攻旅顺后,连续四天纵兵滥杀无辜,杀害两万余人,制造了震惊世界的大屠杀惨案。起初,日本政府虽然千方百计地对外封锁消息,大屠杀的消息还是被西方记者陆续报道了出去。陆奥宗光认为此事非同小可,为之煞费周章,又故伎重演,重点贿买英国中央通讯社,发布对日本有力的有偿新闻。只要一出现不利于日本的新闻,中央通讯社总是予以反驳。据日本文献记载,发表一次这样的消息,日本需付给2000日元。另外,日本还通过路透社发布有偿新闻,每次付给606英镑。陆奥的卑劣手段对掩盖日本侵略军的屠杀罪行起了一定的作用,但纸究竟是包不住火的。最早使旅顺大屠杀事件成为爆炸性新闻的是美国纽约《世界报》记者克里尔曼(JamesCreelman),该报于12月12日刊出了他从日本横滨拍发的通讯《日本大屠杀〈世界报〉随军记者关于旅顺屠杀事件的报告》。由于克里尔曼是西方读者熟悉的知名记者,他的这篇百余字的报道也就不胫而走,引起国际舆论界的广泛关注,并将日本政府置于尴尬的地位。这时,日本驻欧美公使的报告纷至沓来,要求采取对策。陆奥与内阁总理大臣伊藤博文商议,决定“置之不理,完全采取辩护之手段”。他一面发动日本报纸为日军暴行辩护,一面于12月17日在《世界报》上刊登声明,继续倒打一耙,说日兵目睹同伴被清军“残酷杀害”,“愤慨难耐”,以致“偶尔出现似乎越轨行为的趋向,深感遗憾”。这等于变相地承认了大屠杀暴行,反而越抹越黑。《世界报》则乘胜追击,于12月20日又以两个整版的篇幅刊载了克里尔曼的长篇通讯《旅顺大屠杀》,对旅顺屠杀事件做了详细而具体的报道。这篇报道在美国引起了轰动,各国报纸纷纷转载。陆奥见已无退路,只有将谎话继续说下去,来个死不认账,但又接受前次的教训,不再与《世界报》打交道,草拟了一份日本政府的正式声明,即《陆奥声明》,发给驻欧美各国公使转致驻在国政府。在声明中,他攻击《世界报》,发表的克里尔曼报道“是大加夸张渲染以耸人听闻的”,并否认曾屠杀和平居民,一口咬定“在旅顺被杀的人大部分被证实是便装的兵士”。正在此时,日本政府由美国中介,逼迫清政府派遣“全权委员”到日本会商事宜,这样一来便将世界舆论关注的焦点转移到中日议和的问题上来,旅顺大屠杀事件的报道反倒从报纸上消失了。 [14] [15]

甲午战争爆发后,清政府在军事上接连失利,被迫于1895年1月派总理衙门大臣户部左侍郎张荫桓、兵部右侍郎署湖南巡抚邵友濂为全权大臣前往日本求和。在中国议和代表到达日本前,1月27日,日本政府召开御前会议,陆奥宗光亲自起草和约草案,并提出以朝鲜独立、中国割让领土、赔款等苛刻条件作为谈判基础。并与伊藤博文同被任命为议和全权大臣。由于当时中国战场战局尚未明朗化,一直被日本视为心腹大患的北洋舰队实力犹存,陆奥宗光与伊藤博文预先就策划破坏谈判,决定找出各种理由,“拒绝与彼等继续谈判”。 [14] [15]

2月1日,中日双方代表在广岛举行第一次会议时,陆奥等就借口中国代表“全权不足”,拒绝谈判。2月2日,双方第二次会议时,陆奥再次提出所谓“全权不足”,蛮横的终止了会议。会议期间,在陆奥等人指示下,清政府发给议和代表的电报全部被日方扣留,并禁止中国议和代表使用密码向国内拍发电报,后来连明码电报也一起禁止。在进行肆无忌惮的侮辱后,2月5日将中国代表逐往长崎,限期离境。之后日方在军事上又取得一系列胜利,并扬言要攻占北京。 [14] [15]

3月,在日本外交、军事压力下,清政府改派李鸿章为全权大臣,赴日本乞和。3月20日,李鸿章与陆奥宗光、伊藤博文在马关春帆楼开始议和谈判。24日,在回寓所途中,李鸿章被日本战争狂热分子小山丰太郎枪击受伤,各国舆论大哗。陆奥宗光深恐西方列强借此进行干涉,主张立即无条件停战。在得到明治天皇裁可后,中日双方签订停战协定。接着谈判媾和条约问题,4月1日,伊藤、陆奥将包括割地、赔款及通商权益等内容的和约十款交给李鸿章,限令4日内答复。10日,在双方争辩下,陆奥等将条约赔款经额略加削减,要求李鸿章在3日内答复。在日本的压力下,清政府同意签署,4月17日,《马关条约》签订。 [14] [15]

《马关条约》规定中国割让辽东半岛给日本,这引起了俄国的极大不满。俄国联合德国、法国,向日本提出“劝告”,要求日本将辽东半岛归还中国(三国干涉还辽)。当时,陆奥宗光正在请假休养,闻讯后感到事态严重,便提出一个拉拢英国对抗三国的反干涉构想,计划采取贿赂英国政要的办法以达到上述目的。他命令驻英公使加藤高明“以尽可能最秘密的方法,探听并弄清英国政府的真实态度”。并明告加藤:“对于执行上述命令之费用,你不必犹豫,必要时即将款项寄上。”但日本这次的贿赂手段并不奏效。因为英国当政者首先考虑的是本国利益,不可能为了日本而冒与三国为敌的风险,这就使陆奥的构想归于破灭。其后,御前会议在广岛举行,讨论如何应对三国干涉问题,决定暂时采取召开国际会议处理辽东半岛问题的方案。当征询意见时,陆奥决定反对此方案,认为召开国际会议会招引列强新的干涉,中国若乘机不批准条约,将会使《马关条约》成为一纸空文。根据陆奥的意见,日本政府最终确定了对三国“不能完全让步,然对中国则一步不让的方针”。中日两国签订《中日辽南条约》,日本将辽东半岛归还中国,但为此,中国政府需要支付3千万两白银的巨额赎金。 [14] [15]

陆奥宗光一生有两段婚姻。

前妻陆奥莲子(吹田莲子)(1846年1872年),原是大阪新町难波新地堀江的艺妓,在艺妓时代以美貌著称,是三井家大番头(大掌柜,今天的职业经理人、首席执行官)吹田四郎兵卫的女儿。陆奥宗光任大阪府判事时落籍。

后妻陆奥亮子(1856年1900年),明治5年2月11日,莲子病死,翌年,陆奥宗光与新桥柏铺的歌舞侍酒的女艺小铃结婚,小铃本名金田亮子,是没落了的幕臣的女儿。当时亮子17岁,宗光29岁。亮子夫人以聪明、优雅、美貌闻名于社交界,与户田氏共伯爵(美浓国大垣藩藩主)的夫人户田极子(岩仓具视三女)并称“鹿鸣馆之华”。 [32]

陆奥宗光有二子二女

陆奥广吉(长子、外交官、教育家、伯爵。莲子夫人所生。1869年1942年。镰仓女学院校长。妻埃塞尔(日本名:イソ)是英国人)

古河润吉(次子、古河市兵卫的养子。莲子夫人所生。1870年1905年。随养父经营足尾铜山)

陆奥清子(长女、1871年1893年。亮子夫人所生)

陆奥冬子(次女、1873年1904年。母亲是园的艺妓,宗光死后,以陆奥广吉养女的身份归宗) [32]

陆奥伊恩阳之助(陆奥广吉的长子、陆奥宗光唯一的孙子。1907年2002年。インタナシヨナル映画社长。) [32]

2003年电视剧《走向共和》
  桑名涌饰演陆奥宗光


相关文章推荐:
纪州藩 | 藩士 | 伯爵 | 海援队 | 岩仓具视 | 兵库县 | 神奈川县 | 知事 | 大藏省 | 日英通商航海条约 | 甲午战争 | 三国干涉还辽 | 明治维新 | 废藩置县 | 朝鲜东学党起义 | 外交手段 | 甲午中日战争 | 日本 | 大和 | 海援队 | 蹇蹇录 | 纪伊国 | 和歌山 | 和歌山县 | 和歌山市 | 丁目 | 纪州藩 | 家老 | 伊达政宗 | 伊达宗胜 | 仙台藩 | 家纹 | 尊王攘夷 | 德川御三家 | 纪州藩 | 江户 | 安井息轩 | 吉原 | 尊王攘夷运动 | 长州藩 | 桂小五郎 | 木户孝允 | 伊藤博文 | 土佐藩 | 坂本龙马 | 胜海舟 | 龟山社中 | 海援队 | 倒幕运动 | 大政奉还 | 近江屋事件 | 佐幕 | 中冈慎太郎 | 会津藩 | 新选组 | 天满屋事件 | 明治维新 | 伊藤博文 | 岩仓具视 | 巴夏礼 | 大阪府 | 戊辰战争 | 铁甲舰 | 东舰 | 后藤象二郎 | 知事 | 县知事 | 地租 | 土地税 | 地税 | 实物地租 | 货币地租 | 松方正义 | 兵库县 | 刑部省 | 废藩置县 | 神奈川县 | 外务省 | 殖产兴业 | 井上馨 | 大藏省 | 大隈重信 | 井上馨 | | 明治六年政变 | 大久保利通 | 元老院 | 西南战争 | 西乡隆盛 | 功利主义 | 杰里米边沁 | 议会制度 | 井上馨 | 外务省 | 美国 | 华盛顿 | 墨西哥合众国 | 山县有朋 | 帝国议会 | 和歌山县 | 众议员 | 星亨 | 原敬 | 西园寺公望 | 立宪政友会 | 田中正造 | 质询 | 足尾铜山 | 古河市兵卫 | 利益输送 | 官商勾结 | 茨城县 | 琦玉县 | 东京府 | 千叶县 | 松方正义 | 日英通商航海条约 | 不平等条约 | 治外法权 | 不平等条约 | 叙爵 | 子爵 | 甲午农民战争 | 东学党起义 | 开化党 | 甲午更张 | 丰岛海战 | 中日甲午战争 | 川上操六 | 国际政治关系 | 清政府 | 马关条约 | 俄国 | 德国 | 法国 | 辽东半岛 | 三国干涉还辽 | 伯爵 | 肺结核 | 蹇蹇录 | 蹇蹇 | 易经 | 蹇卦 | 三国干涉还辽 | 西原 | 东京都 | 北区 | 议会制 | 民主主义 | 正五位 | 从四位 | 瑞宝章 | 泰王国 | 法兰西共和国 | 巴伐利亚王国 | 塞尔维亚王国 | 俄罗斯帝国 | 远东 | 西伯利亚铁路 | 金伯利 | 外交手段 | 袁世凯 | 大鸟圭介 | 小村寿太郎 | 日本海军 | 伊东亨 | 东乡平八郎 | 山本权兵卫 | 青木周藏 | 泰晤士报 | 剑桥大学 | 牛津大学 | 旅顺 | 大屠杀 | 中央通讯社 | 旅顺大屠杀 | 世界报 | 横滨 | 内阁总理大臣 | 甲午战争 | 张荫桓 | 邵友濂 | 北洋舰队 | 广岛 | 李鸿章 | 马关 | 小山丰太郎 | 明治天皇 | 媾和条约 | 马关条约 | 辽东半岛 | 加藤高明 | 中日辽南条约 | 新町 | 艺妓 | 职业经理人 | 首席执行官 | 落籍 | 新桥 | 美浓国 | 岩仓具视 | 鹿鸣馆 | 足尾铜山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