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鲁智深(小说《水浒传》人物)

鲁智深是《水浒传》中的人物,绰号花和尚。他本名鲁达,是渭州经略府提辖,因打抱不平三拳打死恶霸镇关西,为了躲避官府缉捕便出家做了和尚,法名智深。后又因搭救林冲,流落江湖,与杨志、武松一同在二龙山落草。三山聚义后加入梁山泊,排第十三位,上应天孤星,担任步军头领。他在征四寇的战役中累立战功,生擒方腊后在杭州圆寂,追赠义烈昭暨禅师。 [1]

鲁智深是中国传统文学的经典人物形象之一,其事迹如“拳打镇关西”、“大闹五台山”、“大闹桃花村”、“倒拔垂杨柳”、“大闹野猪林”等通过评书、戏曲等方式在民间广为流传,“拳打镇关西”一节更入选中小学语文教材。

鲁智深原名鲁达,是关西人氏。他早年在延安府老种经略相公(种谔)麾下从军,积功至关西五路廉访使。后来,小种经略相公(种师道)镇守渭州,麾下却没有将领帮护。老种便将鲁达调拨到渭州,让他在小种的经略府担任提辖官。 [2]

拳打镇关西

鲁达一次在茶坊吃茶,结识了史进,因久闻其名,便请他到酒楼喝酒。他们在途中又遇到史进的开手师父李忠,便邀请李忠一同前去。三人来到潘家酒楼,刚刚开始喝酒,便听到隔壁阁子有女子哭泣。鲁达询问原因,却得知是民女金翠莲被恶霸“镇关西”强娶后抛弃。而所谓的“镇关西”,却是状元桥下杀猪卖肉的郑屠。 [2]

鲁达不禁勃然大怒,当场便要去打死郑屠,被史进、李忠苦苦相劝。他当即凑了十五两银子,给金老、金翠莲父女做盘缠,让父女俩回去收拾行李,准备次日离开渭州。三人又喝了几杯,便离开潘家楼,在街头分手,各自返回住处。 [2]

鲁达次日一早便赶到金氏父女投宿的客店,安排他们安全的离开,直到金氏父女已经出城走远,方才离开客店。他赶到郑屠的肉铺,并以经略府的名义让郑屠亲自将肉切成臊子。郑屠先切十斤精肉,又切十斤肥肉,整整忙活了一个早晨,却被告知还要再切十斤软骨。 [2]

郑屠这才知道鲁达是在戏弄自己,恼怒之下抄起刀便去和鲁达拼命,结果被鲁达一脚踹倒。鲁达怒骂郑屠,连打三拳,竟失手将其打死。他见情势不妙,一边声称郑屠诈死,一边迅速离开现场。郑家发现郑屠已死,便到官府告状。官府却因鲁达乃是军官,先去请示了小种经略,这才派人去捉拿鲁达。而这时,鲁达早已逃出了渭州。 [2]

落发文殊院

鲁达一路东去,半个月后抵达代州雁门县。当时,渭州府已发下海捕文书,并悬赏一千贯,画影图形,要各处州府捕捉鲁达。雁门县也有张挂榜文。 [2] 鲁达去看榜文时,恰巧遇到已定居当地的金老,被金老拉走。他这才知道金翠莲已成为当地富户赵员外的外室,便随金老来到金翠莲家中,并结识了金翠莲的丈夫赵员外。赵员外又将鲁达请到自己的庄中,热情款待。 [3]

鲁达在赵员外庄中住了七八日,得知官府缉捕甚紧,便打算离去。赵员外早先在附近五台山文殊院买有一道五花度牒,便趁机建议鲁达到文殊院出家,以躲避官府的缉捕。鲁达自思无处可去,遂同意出家,与赵员外一同前往五台山。赵员外出资重修文殊院,请求住持智真长老为自己的“表弟”鲁达剃度。他瞒下了鲁达杀人之事,只称其是“因见尘世艰辛,情愿弃俗出家”。 [3]

文殊院的首座、维那等职事僧因鲁达“形容丑恶,貌相凶顽”,认为他不像个出家人模样,担心日后会累及山门,纷纷建议智真长老不要收留鲁达。智真长老却认为鲁达心地刚直,称其“虽然时下凶顽,命中驳杂,久后却得清净,正果非凡”。他力排众议,坚持为鲁达剃度,并赐其法名“智深”。从此,鲁达便在文殊院做了和尚,改叫鲁智深。 [3]

醉闹五台山

鲁智深从不打坐参禅,每夜都是鼾睡如雷,起夜之时甚至在佛殿后撒尿撒屎。全寺上下非常不满,但智真长老却不闻不问。后来,鲁智深两次破戒饮酒,与寺中职事僧人发生了剧烈冲突。 [3]

鲁智深在山上待了将近半年,久静思动下山散心,在半山亭碰到一个卖酒小贩。他买酒被拒,便踢倒酒贩,抢酒来喝。看守山门的和尚遵照寺规,不许醉酒的鲁智深入寺。鲁智深便借着酒劲,直接打进山门,一路打到藏殿。监寺召集寺中火工、杂工等二三十人,要教训鲁智深,却被他打得狼狈逃窜。但智真长老最终对鲁智深只是稍加训诫。一众职事僧皆有怨言,认为长老纵容包庇鲁智深。 [3]

鲁智深又待了三四个月,再次下山,到山下酒馆买酒喝。他回山途中酒劲发作,练起拳脚,竟将半山亭撞坍半边。守门和尚关闭山门,不许鲁智深入寺。鲁智深先是打坏门外的两尊泥塑金刚,打进山门后又大闹禅堂,引发“卷堂大散”。一众职事僧请求智真长老出面不果,便绕开智真长老,聚集寺中杂工、仆役二百余人,要教训鲁智深。鲁智深“指东打西,指南打北”,一直打到法堂下,最终是智真长老出面方才将其喝止住。至此,鲁智深再也无法在五台山安身,只得离开。 [3]

大闹桃花村

智真长老修书一封,让鲁智深去东京大相国寺投奔自己的师弟智清长老,并赠送他四句偈言,称“遇林而起,遇山而富,遇水而兴,遇江而止”。鲁智深离开五台山文殊院,在山下铁匠铺打了一条水磨禅杖、一口戒刀,便取路往东京而去。他“夜住晓行”,半个月后来到桃花山,因错过了宿头找不到客店,便到山下的桃花村刘太公家中借宿。 [4]

鲁智深听闻桃花山二寨主周通欲强娶刘太公之女,便决定为刘太公解除逼婚之忧。他假扮刘小姐,躲在洞房中,将前来成亲的周通痛打一顿。周通逃出桃花村,回山寨去请大寨主为自己报仇。而所谓的大寨主,却是鲁达在渭州结识的李忠。李忠与鲁智深相认,请他上桃花山做客。 [4]

周通听从鲁智深的劝告,折箭立誓,取消了与刘小姐的婚事。鲁智深在山寨中住了几日,见李忠、周通“不是慷慨之人,作事悭吝”,便打算离去。李忠便与周通下山劫掠商旅,表示要将劫到的财货送给鲁智深作路费。鲁智深却趁二人不在,卷走寨中的金银酒器,不辞而别。 [4]

火烧瓦罐寺

鲁智深不久又路经瓦罐寺,入寺化缘讨食。当时,瓦罐寺已被云游和尚崔道成、道人丘小乙强占。他们不但赶走了寺中原有的和尚,还掳掠妇人到寺中淫乐。鲁智深便与崔道成、丘小乙打斗,却因腹中饥饿,打了不到四十合便抵挡不住僧道二人的联手,只得落荒而逃。他一直逃到几里外的赤松林,正好遇到史进在林中“剪径”,得以兄弟重逢。 [5]

鲁智深与史进饱餐一顿,便一同回到瓦罐寺,寻崔道成、丘小乙算账,最终联手将僧道二人打死。他见瓦罐寺已荒废无人,便在离去时放了一把火,将寺庙烧为白地。二人连夜赶路,次日清晨抵达一处村镇,便在镇中酒家饮酒道别。史进到华州少华山落草,鲁智深则继续往东京而去。 [5]

倒拔垂杨柳

鲁智深又行了八九日,终于抵达东京城。他来到大相国寺,求见住持智清长老,拿出了智真长老的书信。智清长老在信中知道了鲁智深的过往,担心鲁智深会在寺中搅乱清规,便将他打发到酸枣门外岳庙附近的菜园子做“菜头”。鲁智深成为最低一级的职事僧。 [5]

酸枣门外有一群泼皮,常到菜园偷盗菜蔬。他们想给鲁智深一个下马威,结果反被收拾了一顿。但鲁智深对他们只是稍加教训,便放他们离去。众泼皮次日凑钱买来酒肉,向鲁智深赔礼。鲁智深便与他们一同开怀畅饮,却被门外绿杨树上传来的鸦叫声搅了兴致。他被吵得心烦,便趁着酒兴,将那株绿杨树连根拔起,吓得众泼皮皆拜倒磕头,尊称其是“真罗汉”。自此,众泼皮每日都拿酒肉来款待鲁智深,看他演习武艺。 [6]

大闹野猪林

鲁智深一次酒后演练禅杖,被恰巧路过的林冲看到。林冲是禁军枪棒教头,精擅枪棒,见鲁智深“使的好器械”便连声喝彩。鲁智深与林冲相谈甚欢,便结拜为兄弟,请他一同喝酒。这时有林家使女来报,称林冲娘子在岳庙遭人调戏。林冲急忙赶去,却发现对方是上司高俅的干儿子高衙内,便息事宁人地让其离去。 [6]

鲁智深随后也带着一众泼皮赶到岳庙,要帮林冲痛打高衙内,被林冲拉住。他已有醉意,便辞别而去。此后,鲁智深每日都去寻林冲一同喝酒。林冲的烦闷心情得以稍缓。 [6]

林冲因高衙内一事得罪了高俅,被高俅设计陷害,刺配沧州。高俅还指使解差董超、薛霸,让他们在半路杀死林冲。 [7] 而鲁智深营救林冲不成,担心林冲会在刺配途中被害,便一路暗中随行保护。董超、薛霸行至野猪林,用计将林冲绑在树上,要打死林冲。鲁智深及时出现,打倒董超、薛霸,救了林冲一命。他本想打死董薛二人,却被林冲劝住。 [8]

鲁智深便一路护送林冲,一直送到沧州城外七十里,方才辞别林冲,返回东京。此时,前方已再无僻静处,董超、薛霸无法再暗害林冲。林冲得以安全到达沧州。但后来,林冲在沧州又遭到高俅的数次迫害,最终被逼上了梁山。 [8]

流落江湖

鲁智深救了林冲,却也因此得罪了高俅。高俅吩咐大相国寺,不许寺里收留鲁智深,同时派人捉拿鲁智深。鲁智深却得众泼皮报信,一把火烧了菜园子,逃出东京,从此流落江湖。他因背上刺满了花绣,在江湖上被称为花和尚。 [9]

鲁智深在江湖上漂泊了一段时间,路过孟州十字坡,到张青、孙二娘夫妇的酒店吃酒。孙二娘见鲁智深生得肥胖,便用药酒将他麻翻,打算剁成人肉馒头馅。张青恰巧外出归家,看到鲁智深的禅杖,知道必非常人,连忙将他救醒,并结拜为兄弟。 [10] 鲁智深在张青店中住了四五日,听闻青州“二龙山宝珠寺可以安身”,便离开孟州,直奔青州二龙山而去。 [11]

占据二龙山

鲁智深到了二龙山,请求入伙,却被寨主邓龙回绝,便与邓龙动手厮杀。邓龙打不过鲁智深,便关闭山下关卡,封锁了上山道路。鲁智深攻不上山,便在山下树林中休息。当时,杨志因丢失了生辰纲,在曹正的建议下正要投二龙山入伙,恰巧在林中碰到鲁智深。二人言语不和,动手厮打,连打四五十合不分胜败。他们互通姓名,因在江湖上久闻对方的名号,遂释嫌为友。 [9]

杨志得知邓龙不肯收留外客,便与鲁智深一同回到曹正的酒店,商讨对策。曹正想出一条计策,假装捉到鲁智深,将他绑送二龙山,以献给邓龙的名义骗开了寨门。鲁智深与杨志、曹正进入宝珠寺,趁邓龙不备突然发难,将其杀死,夺了山寨,迫降了五六百小喽。从此,鲁智深与杨志便在二龙山落草,并为山寨之主。而曹正则告辞离去,依旧回山下经营酒店。 [9]

武松大闹孟州后,在张青的推荐下,投奔二龙山入伙。 [12] 鲁智深欣然接纳武松,让他做了三寨主。后来,曹正、施恩、张青、孙二娘也相继上山。鲁智深便让他们做小头领,一同把守山门。 [13]

合打青州城

呼延灼征讨梁山失利,败逃到青州,却在桃花山下被盗去了御赐宝马,便向慕容知府借兵征剿桃花山。李忠、周通不敌呼延灼,忙派人前往二龙山,向鲁智深求救。鲁智深虽看不惯李忠的吝啬,但仍与杨志、武松一同引兵援救桃花山。呼延灼先后大战鲁智深、杨志,连斗一天都未能取胜,因天色已晚便各自收军。鲁智深退兵二十里,扎营歇息,准备次日再战。 [13]

呼延灼当夜接到青州来报,称白虎山头领孔明、孔亮引兵犯城,便连夜撤回青州。鲁智深发现呼延灼已经撤军,便辞别李忠、周通,率军返回二龙山。当时,呼延灼已大败白虎山兵马,生擒孔明。孔亮大败而逃,却在途中碰到了二龙山一行人马,便请他们帮忙营救孔明。 [13]

鲁智深决定聚集二龙山、桃花山、白虎山三山兵马,合力攻打青州。杨志却建议向梁山求援,便让孔亮星夜赶赴梁山。宋江亲自下山,攻破青州,救出孔明,并收降了呼延灼。鲁智深与李忠、孔明等人加入了梁山。 [14]

大聚义

宋江接掌梁山泊后,改聚义厅为忠义堂,并在忠义堂周围设立四座旱寨。鲁智深坐镇前军寨,在七位守寨头领中位列第三。 [15]

智取大名府时,鲁智深扮作行脚僧人,混入城中为内应,并与武松一同夺取南门。 [16]

夜打曾头市时,鲁智深与武松、孔明、孔亮一同攻打正东大寨,并在混战中乱箭射死苏定。 [17]

攻打东昌府时,鲁智深与武松、孙立等一同押运粮草,引诱张清出城劫粮,却被张清用飞石将光头打得“鲜血迸流”。 [18]

梁山排座次时,鲁智深排第十三位,星号天孤星。他是步军十头领之首,与武松一同把守山前南路第二关。 [19]

反招安

梁山一百单八将大聚义后,宋江便开始推动山寨接受朝廷招安,而鲁智深则是招安政策的反对者。

不久,宋江在满江红词中流露出希望朝廷招安之意,武松、李逵不快。鲁智深说:“只今满朝文武,俱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 [19]

后来,宋江率梁山全伙接受招安,先后奉圣命征讨辽国、田虎、王庆、方腊。鲁智深均随梁山军队出战,

征辽得胜后,鲁智深陪同宋江重上五台山,参礼智真长老。参拜了剃度他出家的智真长老后,长老道:“徒弟一去数年,杀人放火不易!”鲁智深临别时智真长老再赠四句偈言:“逢夏而擒,遇腊而执。听潮而圆,见信而寂。” [20]

征田虎时,鲁智深生擒对方有神行等异能的将领神驹子马灵。 [21]

征方腊时,鲁智深在乌龙岭追杀敌将夏侯成,却迷路入了深山;得一僧人指点,生擒方腊,立下大功。宋江大喜,劝智深还俗为官,封妻荫子,光宗耀祖,鲁智深表示已看破世事,不愿接受;宋江又劝他住持名山,鲁智深也拒绝了。 [22]

鲁智深随宋江南下征讨方腊,大功告成后,武松、鲁智深不愿接受朝廷封官,在杭州六和寺出家。一天,钱塘江大潮来临,鲁智深是关西人,不知道浙江潮信,以为是战鼓响,贼人来了,便跳起来,摸了禅杖,大喝着,便抢出来。众僧吃了一惊,都来问道:“师父为何如此?去哪里去?”鲁智深说:“我听得战鼓响,待要出去杀。”众僧都笑将起来道:“师父错听了!不是战鼓响,是钱塘江潮信响。”鲁智深听见,吃了一惊,问道:“师父,什么是潮信响?”众僧答:“今朝是八月十五日,合当三更子时潮来。”

鲁智深看了,拍掌笑道:“俺师父智真长老,曾嘱付与我四句偈言,是“逢夏而擒”,我在万松林里杀,活捉了个夏侯成;“遇腊而执”,我生擒方腊;今日正应了“听潮而圆,见信而寂”,俺想既逢潮信,合当圆寂。众和尚,我问你,如何唤做圆寂?”寺内众僧答道:“你是出家人,还不省得佛门中圆寂便是死?”鲁智深笑道:“既然死乃唤做圆寂,洒家今已必当圆寂。烦与俺烧桶热水来。”“洒家沐浴。”寺内众僧让人烧热水,让鲁智深洗浴。叫部下军校:“去报宋公明哥哥,来看我。”

宋江见报,急引众头领来看时,鲁智深已自坐在禅椅上不动了。宋江与卢俊义看了偈语,嗟叹不已。众多头领都来看视鲁智深,焚香拜礼。那径山大惠禅师手执火把,直来龛子前,指着鲁智深,道几句法语,是:鲁智深,鲁智深!忽然随潮归去,果然无处跟寻。众僧诵经忏悔,焚化龛子,在六和塔山后,收取骨殖,葬入塔院。 [23]

书中外貌描写:

出家前:只见一个大汉大踏步竟入来,走进茶坊里。史进看他时,是个军官模样。但见头裹芝麻罗万字顶头巾,脑后两个太原府纽丝金环,上穿一领鹦哥绿丝战袍,腰系一条文武双股鸦青绦,足穿一双鹰爪皮四缝干黄靴。生得面圆耳大,鼻直口方,腮边一部落腮胡须。身长八尺,腰阔十围。 [2]

出家后:① 过往人看了,果然是个莽和尚。但见皂直裰背穿双袖,青圆绦斜绾双头。戒刀灿三尺春冰,深藏鞘内;禅杖挥一条玉蟒,横在肩头。鹭鸶腿紧系脚,蜘蛛肚牢拴衣钵。嘴缝边攒千条断头铁线,胸脯上露一带盖胆寒毛。生成食肉餐鱼脸,不是看经念佛人。 [4] ② 只见一个胖大和尚,脱的赤条条的,背上刺着花绣,坐在松树根头乘凉。 [9]

宋元时期的《大宋宣和遗事》中,鲁智深已是宋江部下三十六员头领之一。同时期龚开的《宋江三十六人赞》中,鲁智深亦在其中,赞言为:“有飞飞儿,出家尤好。与尔同袍,佛也被恼。”这两部文学作品都被认为是《水浒传》的雏形或蓝本,也是鲁智深之一形象可考的较早出处。 [24]

在元杂剧水浒戏中,鲁智深也有出现,其中包括《鲁智深喜赏黄花峪》等。而明代出身皇族的剧作家朱有炖则作有《豹子和尚自还俗》一剧。这些剧本中的鲁智深形象仍与《水浒传》中的不畏强权、不愿受拘束的鲁智深形象有一定距离。 [25]

“和尚”是梵文Upadhyaya在古西域语中的不确切音译,在印度是对博士、亲教师的通称,而在中国则常用来称呼佛教的僧侣。佛教认为人的生老病死都是痛苦的,为了摆脱痛苦,必须清心寡欲,所以,处世哲学主张调和一切。“和”就是忍耐、服从,是僧侣所崇尚的。以“和”为“尚”,故称僧侣为“和尚”。 [26]

“花和尚”是鲁智深出家后的绰号,但他出家前的绰号在小说《水浒传》中并未明确提及。元杂剧《梁山泊李逵负荆》中,李逵有唱词云:“谁不知你是镇关西鲁智深,离五台山便落草。”小说《水浒传》中,鲁达打死郑屠前,曾指着他骂道:“洒家始投老种经略相公,做到关西五路廉访使,也不枉了叫做‘镇关西’。”有研究者据此认为,鲁智深出家前的绰号便叫“镇关西”,出家后才改称“花和尚”。 [27]

其一

禅林辞去入禅林,知己相逢义断金。且把威风惊贼胆,谩将妙理悦禅心。

绰名久唤花和尚,道号亲名鲁智深。俗愿了时终证果,眼前争奈没知音。 [4]

其二

自从落发闹禅林,万里曾将壮士寻。臂负千斤扛鼎力,天生一片杀人心。

欺佛祖,喝观音,戒刀禅杖冷森森。不看经卷花和尚,酒肉沙门鲁智深。 [13]

李卓吾:① 仁人,智人,勇人,圣人,神人,菩萨,罗汉,佛。②人说鲁智深桃花山上窃取了李忠、周通的酒器,以为不是丈夫所为。殊不知智深后来作佛正在此等去处。何也?率性而行,不拘小节,方是成佛作祖根基。若瞻前顾后,算一计十,几何不向假道学门风去也?③ 写鲁智深处,便是个烈丈夫模样。④ 鲁智深成佛、李俊为王,都是顶天立地汉子。 [28]

金圣叹:① 妙哉此公,令人神往。② 鲁达自然是上上人物,写得心地厚实,体格阔大。论粗卤处,他也有些粗卤;论精细处,他亦甚是精细。然不知何故,看来便有不及武松处。想鲁达已是人中绝顶,若武松直是天神,有大段及不得处。③ 鲁达粗卤是性急,史进粗卤是少年任气,李逵粗卤是蛮,武松粗卤是豪杰不受羁,阮小七粗卤是悲愤无说处,焦挺粗卤是气质不好。④写鲁达为人处,一片热血,直喷出来。令人读之,深愧虚生世上,不曾为人出力。 [29]

袁无涯:① 真粗卤,决好如假斯文万倍。② 智深好睡,好饮酒,好吃酒,好打人,皆事禅机。③ 智深一打镇关西,一打小霸王,两拳俱大有妙用。若曰和尚路见不平,则几失智深矣。 [30]

王望如:① 鲁智深止不犯邪淫,便参上乘,那杀生、妄语、偷盗、贪酒四条,都应未减。② 智深遇镇关西便打,遇小霸王便打,遇崔道成、丘小乙便打,遇泼皮张三、李四便打,遇解差董超、薛霸便打;遇金老儿便救,遇刘太公便救,遇林冲便救;遇李忠便偷酒器,遇史进便送酒器,生杀予夺,极有分晓,不徒恃拔柳之力。 [31]

陈忱:鲁智深三拳打死镇关西,大醉闹法堂,火烧瓦罐寺,大闹野猪林,直是活佛,不须放下屠刀。 [32]

张恨水:鲁师兄者,喝酒吃狗肉且拿刀动杖者也,然彼只是要做便做,并不曾留一点渣滓。世之高僧,不喝酒,不吃狗肉,不拿刀动杖矣,问被心中果无一点渣滓乎?恐不能指天日以明之也。则吾毋宁舍高僧而取鲁师兄矣。吾闻师祖有言曰:“菩提亦非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著尘埃。”悟道之论也。敬为之与鲁师兄作,偈曰:“吃肉胸无碍,擎杯渴便消,倒头好一睡,脱得赤条条。” [33]

俞万春的《荡寇志》中,鲁智深与张伯奋、张仲熊交战后受伤,大闹忠义堂,陷入疯狂后身故。

程善之的《残水浒》中,鲁智深随宋江攻取兖州,奋勇先登,破城有功。 [34] 他最终和武松、施恩、焦挺一同离开梁山,投奔种师道。 [35]

在张恨水《水浒新传》中,鲁智深最终也是坐化。

扬州评话王派水浒中,鲁智深是武松的嫡亲师父,与杨志是结拜兄弟,会铁布衫功、醉八仙拳脚、疯魔棍三大绝艺。他动手时喜欢抢上风,一旦绝招“铁牛耕地”被破便不再出手。


相关文章推荐:
镇关西 | 金翠莲 | 林冲 | 二龙山 | 夏侯成 | 方腊 | 戒刀 | 水浒传 | 金老 | 五花度牒 | 智真长老 | 首座 | 维那 | 智清长老 | 李逵 | 田虎 | 王庆 | 方腊 | 马灵 | 夏侯成 | 方腊 | 万松林 | 夏侯成 | 宋公明 | 宋江 | 卢俊义 | 元杂剧 | 朱有炖 | 李卓吾 | 金圣叹 | 袁无涯 | 王望如 | 陈忱 | 荡寇志 | 张伯奋 | 张仲熊 | 张恨水 | 水浒新传 | 林冲 | 张翼 | 野猪林 | 袁世海 | 花田错 | 水浒传 | 彭鹏 | 林冲夜奔 | 樊梅生 | 水浒传 | 长门勇 | 荡寇志 | 彭鹏 | 黄新 | 卢海鹏 | 水浒传 | 于守金 | 浪子燕青 | 林冲 | 秦煌 | 阮氏三雄 | 水浒传之英雄本色 | 徐锦江 | 一枝花和尚 | 徐锦江 | 水浒传 | 臧金生 | 拭血问剑 | 徐锦江 | 情义英雄武二郎 | 花田喜事 | 卢勇 | 水浒传 | 晋松 | 武松 | 李永林 | 九纹龙史进之大破瓦罐寺 | 疯魔鲁智深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