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鹿苑寺(日本京都境内寺院)

鹿苑寺(ろくおんじ),是位于日本京都市北区的临济宗相国寺派的寺院。其中,内外都贴满了金箔的三层楼阁建筑(舍利殿)也被称为金阁,包括舍利殿在内的寺院整体也被称为金阁寺(きんかくじ)。该寺为相国寺的山外塔头寺院。

鹿苑寺寺名源自于寺院的创立者即室町幕府3代将军足利义满的法号鹿苑院殿。山号为北山(ほくざん)。寺纹为五七桐。该寺院是在义满死后,将他原来的北山山庄改成的寺院。舍利殿本是室町时代前期北山文化的代表建筑,但是于昭和25年(1950年)的金阁寺放火事件中被完全烧毁,并于昭和30年(1955年)重建。

平成6年(1994年)12月,鹿苑寺全境作为“古都京都的文化财”的一部分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指定为世界文化遗产中的重要历史建筑。 [1]

镰仓时代的元仁元年(1224年),藤原公经(西园寺公经)在鹿苑寺原址建立了西园寺,并作为山庄(北山第)来经营 [3] 。这些财产被公经的子孙们即西园寺家族代代拥有,他们代代都是朝廷与镰仓幕府之间的关东申次(联络员),但是在镰仓幕府灭亡之后,身为主人的西园寺公宗为了暗杀后醍醐天皇,将其招待到西园寺试图谋反,但是计划败露,公宗被捕后被处刑,西园寺家族的庞大领地和财产被没收,西园寺也就此荒废。 [4]

应永4年(1397年),室町幕府3代将军足利义满用位于河内国的领地与西园寺家交换获得这块当时称为“北山第”的山庄,对其进行了翻新与增筑。义满的北山山庄当时被称作“北山殿”或“北山第”。虽然是府邸,但是其规模却可以与御所相提并论,具备了所有政治中枢的成分。

应永元年(1394年),义满把将军的职位让给了儿子义持,但是仍然掌握着实权,掌管着北山第的政务。应永15年(1408年),义满逝世,义持将住在北山第的同父异母的弟弟义嗣赶走之后,自己住进了这里,但是下一年,他放弃了北山第的一部分,并移到三条坊门第。

之后,这里成为了义满妻子北山院日野康子的住所,应永26年(1419年)11月,北山院逝世,除了舍利殿以外的寝殿等都被解体,捐赠给了南禅寺及建仁寺 [5] 。应永10年(1403年),相国寺七重大塔(高109米,日本史上最高的佛塔)被烧毁 [6] ,义满在当地重新建立了七重大塔(北山大塔。与相国寺七重大塔规模相同),但是这个也于应永23年(1416年)被雷击烧毁,义满再次命令义持在相国寺重建七重大塔 [7] 。应永27年(1420年),根据义满的遗言,北山第被改为禅寺,并以义满的法号“鹿苑院殿”来命名为鹿苑寺,并请来梦石进行名义上的开山,山号则为“北山”。

义满的孙子,8代将军足利义政偶尔会参拜鹿苑寺,也有记录显示他会登上金阁。文明17年(1485年)10月15日,也就是应仁之乱结束后的8年后,在《荫凉轩日》中记录了义政来参拜的时候,与龟泉集证的交谈记录。金阁虽然在应仁之乱中残存,但是当时境内依然很荒乱,庭院内大半的枫树被砍伐,池水量也减了很多,这些可以从义政与龟泉的交谈中看出来。从两人的问答中,得知安置在二层的观音像在应仁之乱中丢失,用了新的来代替。另外,在三层本来放置了阿弥陀如来和二十五菩萨的像,但是佛像本身丢失,只剩下佛像背后的白云装饰。

在应仁之乱中,西军阵营的建筑多半被烧毁,但是江户时期的主要建筑都被重建,舍利殿也在庆安2年(1649年)被重新大修。明治维新之后,根据毁运动,大部分的寺院领地被回收,失去了经济的基础,但是明治27年(1894年),由当时的十二世住持贯宗承一提出了将庭院及金阁面向一般大众开放参拜,并征收参拜费作为寺院的收入,使其得以保留。

明治37年到39年间(1904年-1906年)金阁寺进行解体维修。

昭和25年(1950年)7月2日凌晨,金阁寺被学僧林承贤(当时21岁)放火点燃(金阁寺放火事件)。国宝金阁(舍利殿)被完全烧毁,国宝足利义满坐像、运庆作的观世音菩萨像、春日佛师作的梦窗疏石像等10尊木像被烧毁。林承贤打算在后山自杀但是存活了下来。她的母亲被叫到京都录口供,在回去途中于保津峡自杀身亡。这个事件成为了三岛由纪夫的小说《金阁寺》、水上勉的小说《五番町夕雾楼》、《金阁炎上》中的题材。另外,屋顶的凤凰以及究竟顶的额在火灾之前被取下来的原因,幸免于烧毁。

重建后的金阁,是在村田治郎的指导下,根据明治37-39年间解体修理时制作的图纸、照片、古文书等资料为基础,于昭和27年(1952年)3月22日开始花费了3年时间重新建造的,并于昭和30年(1955年)10月10日举行了落成仪式。之后,重建之后过了10年,金箔脱落露出了下面的黑漆,黑漆被紫外线照射劣化,因此,于昭和61年2月进行了为期1年零8个月,总工程费用为7亿4千万日元的“昭和大修复”。进行了重新涂漆,重贴金箔,并对天花板进行复原等工程 [8]

重建后的金阁是木造的3层楼阁式建筑,位于鹿苑寺境内,镜湖池(きょうこち)的南岸。屋顶是宝塔形状,并有只铜制的凤凰。虽然是3层建筑,但是由于一层和二层之间没有做出屋顶的延伸,所以形式上是“二重三层”。一层没有贴金箔而是用木头制作,二层与三层的外面(包括围栏)全部贴满金箔。三层的内部也是全面贴满了金箔(地板除外)。一层与二层的平面是同样形状和同样大小的,正面5根柱,侧面4根柱。一层与二层使用了贯通的柱子,使构造一体化 [9] 。三层小了一圈,每边3根柱。

重建的金阁,与烧毁前有不同,烧毁前的金阁只有第三层才有金箔,二层完全没有金箔,重建的金阁不只是第三层,就连二层的外面也贴满了金箔。明治时代金阁解体修理后,二层的隅木(屋顶的四角用的斜木材)没有再次使用而是加入了花纹另做保存。昭和25年,金阁烧毁后,这个加入花纹的材料(旧二层隅木的一部分)是唯一未被烧毁的部分,由于这部分也贴了金箔,所以重建的金阁,也在二层贴了金箔。建筑师家族的宫上茂隆,认为只有最容易被风吹雨打的隅木部分有残留金箔是非常不自然的,所以二层本来是没有金箔的。另外,烧毁前的金阁二层,东面和西面的中央设置了连子窗,重建的金阁二层,东西面都是墙壁。

重建后的金阁,是根据上述明治37-39年间解体修理时制作的图纸、照片、古文书等资料为基础,于昭和27年3月22日开始花费了3年时间重新建造的,并于昭和30年10月10日举行了落成仪式。金阁使用了约20万张是普通金箔厚度5倍的金箔[五倍箔],以及约1.5吨日本国产的法寺漆 [8] 。最上层的天花板使用了多张板的“镜天井”。

室町幕府的8代将军足利义政,模仿祖父义满建造的舍利殿,在造营中的东山山庄里建造了观音殿(银阁寺)。金阁、银阁、飞云阁,并称为“京之三阁” [10]

一层称为“法水院”,正面的1根柱子作为开放的广缘,里面正面的5根柱子,侧面的3根柱子形成一个房间。正面的5根不是同等距离,西面第二根(放置本尊的位置)的柱间比其他要宽 [9] 。这个房间的正面5根都是住宅风的,两侧面(东西面)靠前的一间各自装了板门,后面2根则为土壁。背面(北面)的5根都是土壁。上面说的土壁都做了中间分层,北面的分层从建筑外可以看到,东西面的分层要到室内才能看到。一层的西面,有一个附属的被称为“漱清”的小亭子延伸到了湖中。一层室内只有一个房间,但在天花板上设置的分切,将西侧间口的3根部分与东侧间口的2根进行了柔和的分切 [9] 。靠西的3根,在里面设置了须弥坛,坛上中央是宝冠释迦如来坐像,对面左侧安放着足利义满的坐像 [11]

二层被称为“潮音洞”,四周用缘和围栏,外壁和围栏全部贴满金箔。西侧正面的间口3根,里面1根作为开放式的广缘,再里面的3根作为佛间。东侧正面2根,侧面4根为一个房间,与佛间之间进行区分。佛间内部,须弥坛上放置着观音菩萨坐像(岩屋观音),须弥坛周围则立着四天王像 [12] 。墙与地面涂了黑漆,天花板画着飞天像。广缘间的地面也是黑漆,天花板则画着凤凰 [13] 。东侧的房间里,正面2根与广缘境形成了舞良户。东室的内部有一层到三层的台阶,向上的台阶是通到3层北侧的缘。二层的东西面都是板壁,北面的西边第二根是板门以外其他也都是板壁。

三层被称作“究竟顶”,3根形成一个房间,放置着佛舍利。一层是使用了的寝殿风格,二层是使用了舞良户、格子窗的和式佛堂风格,与此相对,三层是使用了栈唐户,花头窗的禅宗样式佛堂风格。围栏也是与二层的和式风格不同,三层围栏采用了逆莲柱禅宗样式。三层的柱间装置是东西南北都相同,中央间是栈唐户,两边间是花头窗。三层,包括天花板,墙壁在内,内外都贴满了金箔,只有缘和内部的地板涂了黑漆 [14]

金阁,即上述的舍利殿。

方丈,相当于本堂。是单层的入母屋造结构的瓦房。延宝6年(1678年),由后水尾天皇的捐赠得以复兴。于平成17年(2005年)进行解体修理,并于平成19年(2007年)完成修复。

陆舟之松,位于方丈北侧的由足利义满亲手种植的松树,京都三松之一。

大书院,江中期(贞享年间)的建筑。

银河泉(ぎんがせん),据说足利义满将泉水用于茶水中。 [15]

严下水(がんかすい),据说是足利义满解手时使用的泉水。 [15]

夕桂亭(せっかてい),金森宗和喜爱的茶室。

庭园,是将金阁映于水面,并以镜湖池为中心的池泉回游式庭院,被指定为国家的特别史迹特别名胜。

不动堂,是在天正年间由宇喜多秀家重新修建的,金阁寺境内最古老的建筑。

天镜阁,非现存。在《卧云日件》中记录有“利殿北、有天镜阁(舍利殿的北侧有天镜阁)”,通过“复道”与金阁相连。 [16]

重要文化遗产

绢本著色足利义满像(应永15年6月足利义持赞)绢本著色足利义满像(有义满的三首和歌)

绢本著色达摩图

大书院障壁画(伊藤若冲执笔),有宝历9年的年记

纸本墨画葡萄图(葡萄之间)(一之间)15面

纸本墨画松鹤图(松鹤之间)(二之间)8面

纸本墨画芭蕉图(芭蕉之间)(三之间)12面

木造不动明王立像(安置在不动堂)(西园寺护摩堂旧本尊)

子元祖元高峰显日问答语

慈圣院并寿宁院遗诫

已烧毁的文化遗产

鹿苑寺金阁:

1897年12月28日,基于古社寺保存法,被指定为特备保护建筑物 [17]

1929年7月1日,随着国宝保存法的实施,被定位国宝(旧国宝)。1950年7月2日,烧毁。

木造足利义满坐像:

1901年8月2日,基于古社寺保存法,被指定为国宝(旧国宝)。1950年7月2日,烧毁 [18]

明治30年(1897年)12月28日,根据古社寺保存法,舍利殿被指定为“特别保护建筑物”,昭和4年(1929年)7月1日,基于施行的国宝保存法,被指定为国宝。明治37-39年(1904年-1906年),进行了解体修理。大正14年(1925年)10月8日,根据史迹名胜天然纪念物保存法(文化遗产保护法的前身之一),庭院被指定为史迹名胜。昭和31年(1956年)7月19日,根据文化遗产保护法,被指定为特别史迹特别名胜。

昭和25年(1950年)7月2日,舍利殿因为一名21岁的见习僧人林承贤放火自焚而完全烧毁,连放在殿中供奉的国宝、足利义满像也一同化为灰烬(金阁寺纵火事件)。文部省文化遗产保护委员会与京都府教育委员会进行商议,决定解除对其国宝的指定,并对其再建进行资助。作为再建费用,从政府及京都府的扶助金,到经济界及日本全国各地寄来的捐款,共约3000万日元,并于昭和27年(1952年)开工,于昭和30年(1955年)竣工。同年10月10日,举行落成仪式,复原了创建当时的姿态。

昭和61-62年(1986年-1987年),对金阁进行了“昭和大修复”,平成9年(1997年),对夕佳亭进行了解体修理。屋顶的金铜凤凰于平成11年(1999年)被指定为京都市指定文化遗产 [19] 。平成17-19年(2005年-2007年),对建筑进行了解体修理。

平成6年(1994年)12月,当寺作为构成要素之一,被登记为世界遗产(文化遗产)「古都京都的文化遗产」。 [20]

地址:日本京都市北区金阁寺町1 [21]

交通:京都市营巴士(12·59)路,到「金阁寺前」站。

或者,(急行101·急行102·204·205·M1)路,到「金阁寺道」站。

门票:成人(高中生以上)400日元,中小学生300日元 [22]


相关文章推荐:
日本 | 京都市 | 临济宗 | 相国寺派 | 金箔 | 室町幕府 | 足利义满 | 山号 | 室町时代 | 北山文化 | 金阁寺放火事件 | 古都京都的文化财 |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 | 世界文化遗产 | 镰仓时代 | 西园寺公经 | 西园寺 | 朝廷 | 镰仓幕府 | 西园寺公宗 | 后醍醐天皇 | 足利义满 | 河内国 | 日野康子 | 金阁寺放火事件 | 入母屋造 | 后水尾天皇 | 宇喜多秀家 | 伊藤若冲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