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鹿钟麟

鹿钟麟(18841966),字瑞伯,定州北鹿庄人,西北军著名将领,国民党二级上将。自北洋新军学兵营与冯玉祥相识后,随冯戎马生活近四十年,成为冯的主要助手。在“北京政变”中,率部先行入城,不费一枪一弹,仅三天就控制北京全城。带领军警将中国末代皇帝溥仪驱逐出宫,废为平民。北伐战争后,曾任南京军事委员会委员、军政部次长及代理部长、河北省主席、兵役部部长等要职。

1949年1月,在天津解放,以一个普通公民的身份积极参加街道居民工作。1955年任国防委员会委员,1966年1月11日因病逝世。 [1]

1884年3月12日出生在一地主家庭,鹿家为河北望族,其同宗鹿传霖曾为清军大臣。他4岁过继给伯父为嗣,并进家塾读书。1905年,他参加科举末科考试未中,遂在本县罗庄铺村教书。1906年投新军第六镇当学兵。1908年,他经伯父介绍,到辽宁新民府北洋第一混成协当兵。当时,革命思想在北洋军广泛传播,冯玉祥、王金铭、施从云等青年军官组织“武学研究会”,把学兵营做为活动重点,鹿钟麟加入武学研究会后,逐渐接受反清革命思想。

1910年9月,鹿所部被改编为第二十镇,他任三十九混成协八十标副官,并受到长官车震的器重。武昌起义爆发后,第二十镇青年军官发动了滦州起义,起义失败后,王金铭、施从云遇难,冯玉祥被捕。鹿钟麟在长官车震保护下得以幸免,并于1912年2月调任第20师第39旅第2团副营长。1915年,伍祥桢的第39旅扩编为第4混成旅,他留任副营长。

1915年,袁世凯搞洪宪帝制,派第四混成旅入川,抵抗蔡锷的护国军。1916年初,第四混成旅在叙府被蔡锷、刘云锋部击败,其第二团归冯玉祥第十六混成旅指挥,鹿钟麟就在该团,从此,他追随冯玉祥建功立业步步升迁。

同年6月袁世凯去世,段祺瑞势力大增。段祺瑞罢免了冯玉祥的旅长职务,任命其部下第1团团长杨桂堂继任旅长。此后,鹿钟麟历任军械官、炮兵营长等职。1917年7月张勋实行复辟,第16混成旅的鹿钟麟、邱斌、张之江、李鸣钟等要求旅长杨桂堂出兵讨伐张勋,杨桂堂反而到北京谒见张勋。鹿钟麟等遂推举薛笃弼迎请冯玉祥回该旅。冯玉祥到廊坊后率该旅全体官兵通电讨伐张勋。

1918年(民国7年)8月,冯玉祥任湘西镇守使,驻湖南省常德。鹿钟麟任炮兵团团长、教导大队大队长。当时鹿钟麟负责训练士兵,这对此后冯玉祥军的精锐化起了很大作用,培养出了张自忠等优秀军人。

1921年,冯玉祥所部第十六混成旅扩编为北洋陆军第十一师,鹿钟麟出任炮兵团长。1922年10月,冯玉祥在北京南苑任陆军检阅使,所部为一个师三个混成旅,鹿钟麟为第二十二步兵旅旅长。 [2]

1924年9月,第二次直奉战争爆发。9月12日,冯部离京向热河进发,但行动迟缓。鹿钟麟所部二十二旅行军四天才到京北密云。10月19日,冯玉祥决心反戈一击,命令鹿钟麟部星夜回师,占领北京。10月21日,鹿率部直取北京,一昼夜行军100公里,22日下午,抵北苑与留守司令蒋鸿迂会合,并在晚上从安定门进入北京城。他和孙岳所部一起,包围了总统府。占领电话局,电报局和火车站,不费一枪一弹就控制了首都。10月25日,冯玉祥在北苑召开军政会议,会议决定成立国民军,并邀请孙中山北上主持大计。1924年11月3日,国民军对将驻守景山,故宫的守卫部队缴械。11月5日,代理大总统黄郛指令派鹿钟麟、张璧交涉清室优待条件事宜,下午4时,溥仪迁出故宫。鹿钟麟之举受到进步人士和全国人民的高度赞扬。年末孙中山访问北京时,冯命鹿负责孙文的接待及警备工作。1925年3月孙文在北京去世,鹿曾帮助孙中山灵柩移奉北京西山碧云寺。

1926年1月冯玉祥因为被指“赤化”而下野,张之江任国民军全军总司令,鹿钟麟任国民军前敌总司令(后任东路总司令)。4月段祺瑞与奉系的密约曝光,鹿急袭段祺瑞,段祺瑞失势。同月国民军从北京撤退到南口,鹿钟麟、张之江和西路总司令宋哲元同直、鲁、奉联军抗衡。8月14日他们放弃南口,撤往绥远、包头方向。在冯玉祥访问苏联不在国内,其他北方各派均为敌人的恶劣环境中,张、鹿、宋的运筹帷幄使国民军得以存续。

此后冯玉祥归国,1926年9月17日五原誓师,冯玉祥任国民联军总司令,加入中国国民党的北伐,鹿钟麟任总参谋长。鹿钟麟奉冯的命令访问苏联,会见斯大林,取得苏联援助。1927年4月归国后,任河南省民政厅厅长兼代理省政府主席。9月,他任冯所率国民革命军第2集团军第9方面军总指挥,击破直鲁联军。此后他历任右路总指挥、北路总司令,进行北伐。1928年末,鹿任国民政府军政部常务次长,代理军政部长。 [2]

1928年7月,北伐战争结束,冯玉祥,蒋介石、阎锡山各派势力之间,因地盘分配问题发生矛盾。如鹿钟麟、韩复榘两部进军河北驱逐东北军出关,应是首功,不但未取得比较富庶的地盘,甚至两军粮饷蒋介石也分文未给。在战后编遣会议上,北伐各集团军各怀保存实力之谋,勾心斗角,以致会议流产。一九二九年冯玉祥托病离开南京,到河南辉县百泉村居住,观察形势发展,准备反蒋,军政部长一职交鹿钟麟代理。同年五月冯决心反蒋,命令所部向甘,陕腹地西撤,韩复榘,石友三两军以甘,陕地区瘠贫不愿西进,加之蒋介石行贿拉拢,遂叛冯投蒋。蒋下令讨冯,冯遂通电下野。阎锡山以共同下野出国为名,诱冯入晋,把冯软禁于五台县建安村,用以挟蒋自重。冯部宋哲元、孙良诚两军被迫退入潼关以西。
  这时在南京任军政部长的鹿钟麟如深陷虎穴,随时都有生命之虞,只有设法逃出南京。适西北军将领,甘肃省主席刘郁芬来南京谒蒋,表示拥护中央政府,实则是要粮要饷。蒋的侍从室主任贺耀祖在上海设宴招待刘郁芬、鹿钟麟,其实也是借机观察刘、鹿的动静。午夜宴罢,鹿钟麟即以往钱塘江观潮为名,在西北军前顾问日本人松室孝良帮助下,带随从人员潜赴黄浦江,乘上日本轮船,驶往日本。蒋介石获悉鹿已逃走,即下令通缉。鹿钟麟在日本稍事休息,搭轮回到天津,避居日租界内。 [2]

1929年12月间,冯玉祥密令鹿钟麟设法来建安村。鹿乔装商人模样由天津经北平过大同直奔太原,再假冒阎锡山的“赵参议”名衔进入建安村。与冯会晤后,首先报告军内反蒋失利作战情况,宋哲元,孙良诚互相推诿战责,将帅不睦,已成群龙无首的状态。冯当即委任鹿钟麟代理总司令职务,命其立回陕西军次,重整西北军,准备再次东出潼关。又设计派人与蒋介石联络,秘密联蒋反阎,以分化蒋,阎关系,另一方面,公开要求阎锡山送还冯玉祥,共同反蒋。商妥后,鹿迅速折返太原转车南下,直奔黄河渡口风陵渡。这里虽有阎锡山的设防部队,戒备极严,但鹿以“赵参议”名衔得以顺利渡过黄河,到达西北军防地。
  鹿钟麟以冯的全权代表身份,按预订计划行事。1930年3月11日,西北军将领由鹿钟麟领衔,发表拥护阎锡山反蒋的通电,原西北军叛将和第四集团军李宗仁等,纷纷来电声援讨伐蒋介石,惟东北军张学良保持沉默。当日以鹿钟麟为前敌总指挥,倾三十万大军分六路进入河南,晋军以徐永昌为前敌总指挥,总兵力二十万投入津浦,陇海两铁路沿线,其他各方面军次第编进序列。为了统一指挥各方面军,将任命鹿钟麟为二、三、四方面军的前敌总指挥,徐永昌副之。蒋介石也动员陆海空近百万之众,分别在津浦线、陇海线、平汉线、鲁西南、豫东、皖北、两湖地区同时进兵,何应钦坐镇武汉,蒋介石统帅徐州。双方主要战场在徐州以西陇海线一带。
  战斗开始时,双方互有得失。当蒋军在柳河集、归德、马收集等地转危为安时,冯军未能施行纵深突击,鹿钟麟命令孙连仲,孙殿英两部在解毫州之围后,向津浦线蚌埠挺进截断蒋军后方补给。但二孙强调部队疲于奔命,亟须休整,迟迟不进,坐失战机,陷于被动。当八月间陇海攻势受挫,晋军又失利,有些将领徘徊观望自寻出路。鹿钟麟向冯玉祥报告:吉鸿昌已投蒋,梁冠英、孙连仲也接受了蒋介石的委任状。冯乃陷于众叛亲离的苦境。更兼张学良通电率军入关,西北军遂以失败而告终。
  冯玉祥原来准备由鹿钟麟全权处理部队的善后,蒋介石不应允,坚持要冯、鹿下台。鹿钟麟于10月23日发出“漾电"声明下野,来天津闲居。 [2]

1931年鹿钟麟任国民党第四届候补中委;

1932年任军事参议院参议;

1935年任国民党第五届中委;

1935年冬,与冯玉祥同时被蒋介石邀赴南京共商国事。其后曾来北平会晤宋哲元,力劝宋坐镇保定,认真对待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活动。

1937年秋全面抗日战争爆发,冯玉祥出任第三战区司令长官,鹿钟麟为参谋长。不久冯调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鹿任该战区司令长官和为时很短的第一战区副司令长官。

1938年初,山东省主席韩复榘企图与日寇妥协搞独立活动,不听指挥避战而失掉大半个山东。蒋介石在开封以召开军事会议为名,届时逮捕了韩复榘。不久蒋任命鹿钟麟为军事委员会军法执行总监部总监,组织军事法庭,会审韩复榘抗命不战的罪行。

1938年5月,时任军法执行总监的鹿钟麟,在老上司冯玉祥的大力举荐下,接受蒋介石的任命,到河北省沦陷区领导抗日战争。当时蒋介石委任鹿钟麟三个头衔:河北省政府主席、河北游击司令、中国河北省党部主任委员。6月2日国民政府免去冯治安的河北省政府主席职务,任命鹿钟麟、谷钟秀、陈国梁、王承曾、李、张荫梧、王德乾、丁树本、李杏村、杨秀峰为河北省政府委员,鹿兼任主席。不久国民党中央任鹿钟麟为河北省党部主任委员。

制造摩擦

1938年11月28日蒋介石决定成立冀察战区,委鹿钟麟为总司令兼河北省政府主席,副总司令石友三、庞炳勋。冀察战区下辖第40军、第69军及河北民军。鹿钟麟到河北自感没有实力,便尽力收编地方武装,以孙良诚为游击总指挥,将民军赵云祥部及杂色武装胡和道等部也拉了过去。

当时冀察一带的广大军民,在共产党八路军的领导下,在敌后展开广泛的游击战争并建立民主的地方政权。国民党反动派在敌后有河北民军司令张荫梧和第九十四军军长朱怀冰领导地主武装,不执行统一战线联合抗日的决议,处处与人民武装搞“磨擦”,甚至向民主武装力量进攻。鹿钟麟就是在此背景下就职的。这期间,鹿既不能正常地执行统一战线共同抗日,又不能真正指挥张荫梧与朱怀冰,特别是朱怀冰尤为骄横跋扈,更兼蒋介石派遣军统特务进入司令部工作和监视鹿的行动。

1938年12月中旬,张荫梧令王长江等部向博野进攻,王移师博野县小店村一带,八路军奋起反击,击溃河北民军4个团,王长江率部分队伍起义。

1939年2月,中共中央就国民党河北省政府主席鹿钟麟等为争地盘与我制造“摩擦”问题发出指示,主张河北“摩擦”的原因在于军政不一致,鹿向八路军抢夺政权与地区而引起的。

1939年6月,八路军120师、北上挺进支队和冀中军区部队对这部分民军发动了分割包围并全歼之。10月24日张荫梧被撤职,朱怀冰兼任冀察战区政治部主任及河北省民政厅厅长,任命乔明礼为河北民军总指挥。在随后不久,晋察冀边区针对汪精卫公开投敌和国民党内的反共分裂活动,提出了“拥朱反汪反顽”号召。冀中第二地委响应边区号召,领导了安平、定(县)南、安国、博野、深泽、无极、新乐等县声势浩大的“拥朱驱鹿”运动。1939年11月下旬,河北省政府委员兼民政厅厅长、第97军军长朱怀冰率部向八路军挑衅。12月6日侵占八路军根据地邢台、内丘以西地区,残杀抗日军民,激起人民的极大义愤。1940年元月中旬,八路军从太行山东出,横扫国民党顽军,一举歼灭朱怀冰九十七军大部。鹿钟麟和朱怀冰、石友三不得不灰溜溜地退出武安、涉县、磁县地区,辗转南移至河南林县。

鹿无法联合八路军共同抗日,又制止不了反动武装的破坏活动,终于在1940年愤而辞去本兼各职,回重庆歌乐山闲居。 [2]

鹿钟麟退出省外后,辞去本兼各职,回四川歌乐山闲居。

1944年任兵役部部长。

1945年5月鹿钟麟当选为国民党第六届中委,同年8月抗日战争胜利后,兵役部撤消,转任华北宣抚使。后回天津寓居。

1947年5月任战略顾问委员。

1949年天津解放后协助人民政府开展街道居民工作。

1954年9月,毛泽东主席委任鹿为国防委员会委员,该年冬毛泽东主席召见之,询问其在街道上做工作情况,称赞其是“办街道工作的专家”,并设宴款待。

1959年、1965年,鹿钟麟连任国防委员会委员。

1966年1月11日病逝于天津,终年82岁。鹿去世后,河北省及天津市为他举办了隆重的葬礼,成立治丧委员会,由河北省副省长杨一辰任主任委员,河北省副省长杨亦周、高树勋参与料理后事,中央人民政府派典礼局局长余心清专程来津致祭。

1966年1月14日安葬于天津北仓革命公墓。 [3]

1924年11月5日,新任京畿卫戍总司令鹿钟麟带领几十名军警进入神武门,执行“逼宫”命令。鹿钟麟护送溥仪来到位于后海甘石桥的醇王府邸,突然执枪问溥仪:“从今以后,你是称皇帝,还是以平民自居?如果愿作普通人民,则我等军人对你自有保护之责任,如你仍称皇帝,那我们民国不容皇帝存在,我只能枪毙你!”溥仪受此威慑,声明自己愿为中华民国之一分子,鹿随与之握手为别。 [4]

1959年周恩来总理号召老年人士把亲身经历记录下来传之后代以后,鹿钟麟积极投入撰写文史资料的工作。他先后写成了《滦州起义前前后后》、《冯玉祥北京政变》、《驱逐溥仪出宫始末》、《孙中山北上与冯玉祥》、《一九二六年访苏前后的回亿》、《有关兵役部的回忆》、《张学良在南京受审的回忆》等许多回忆文章,达数十万言,提供了有关历史事件的第一手材料。 [3]

鹿钟麟与溥仪

把皇帝赶出宫

1924年11月5日上午9时,鹿钟麟与摄政总理黄郛、北京警察总监张璧、社会名流李石曾一行四人,由北京警卫司令部乘汽车出发,带四十军警,直趋神武门。守卫故宫的清皇室警察,见到突如其来的国民军,惊慌失措,还没有回过神即被全部缴械,听候改编。自神武门一路前行,进入故宫后直入隆宗门原军机处旧址。不久,内务府大臣绍英和荣源来见,鹿钟麟出示了大总统指令和修正清室优待条件,限绍英两小时内促使溥仪接受指令,废去帝号,迁出故宫,移交各项公私物品。两小时之后,绍英依然拖延,鹿钟麟以炮轰紫禁城相威胁。绍英请求再宽限二十分钟,作出最后决定。这一次,溥仪接受了修正清室优待条件,决定即日迁出故宫。16时10分,溥仪及其后、妃和亲属等离开了故宫。

鹿钟麟在回忆录中写道:汽车共五辆,我乘第一辆,溥仪、绍英第二辆,溥仪后、妃和亲属及随侍人员分乘第三、第四辆;张璧等乘第五辆,由故宫直驶醇王府(清室称北府)。溥仪在醇王府门前下了车,这时我和他第一次见面,握手接谈。我说:“溥仪,今后你还称皇帝吗?还是以平民自居呢?”溥仪回答说:“我既已接受修正清室优待条件,当然废去帝号,愿意作一个中华民国平民。”我说:“好,你既然愿当平民,我身为军人,自有保护责任,一定要通知所属,对你加以保护。”张璧在旁凑趣地说:“你既是一个中华民国平民,就有当选为大总统的资格。” 到此,我们握手道别。 [5]

与由皇帝到平民的溥仪不期而遇

1961年,溥仪与当年把他从紫禁城里赶出来的冯玉祥将军部下鹿钟麟(左一)、打响武昌起义第一枪的战士熊秉坤(右一),在中新社于北京举行的座谈会上不期而遇,高兴地攀肩合影。 [6]

鹿钟麟故居坐落于天津市和平区大理道18号。建于民国时期,为一座砖木结构,红瓦坡顶,坐北朝南的英式二层楼房。该建筑为高台阶,圆拱形大门。院中树木茂盛,整体布局美观,朴实而幽雅大方。现为居民住宅。 [3]

在民国初期,鹿钟麟是个大名鼎鼎的人物,他是西北军首领、人称“西北王”的冯玉祥的手下大将。其人足智多谋,善于随机应变,故有“鹿小鬼”之绰号,因此很得领导的青睐和重用。冯玉祥很快就发现了这棵苗子,把他提拔做了自己的心腹大将。后来他追随冯玉祥做了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成为了当时的名人。比如他随同冯玉祥发动“北京兵变”,把吴佩孚赶下政治舞台,态度相当坚决;又比如他随后带兵把清末帝溥仪驱逐出紫禁城,彻底铲除了满清王朝的封建统治,这可是不小的功劳,这足以让他在中国历史上留下显赫的一笔。

然而鹿钟麟忽视了政治博弈中的游戏规则,那就是千万不能站错队。以他的功劳,他完全可以官运亨通,享尽荣华富贵,但是等到蒋介石掌握了实权的时候,鹿钟麟就没有原来那样红火了。蒋介石认为他是冯玉祥的手下,不是自己的亲信和嫡系,不会忠心为其所用,所以只是给他挂个虚衔,从来不让他染指军权。而且总是把一些棘手的事交给他去做,做好了他绝对不会吱声,没有做好肯定就要挨罚,甚至遣送回家,闲置不用。这是蒋铲除异己的一贯做法。好在鹿钟麟生性灵活,好多次都化险为夷,没有被蒋介石抓到辫子,侥幸蒙混过关,蒋也就无可奈何。 [7]


相关文章推荐:
定州 | 西北军 | 二级上将 | 冯玉祥 | 溥仪 | 北伐战争 | 鹿传霖 | 王金铭 | 施从云 | 车震 | 张勋 | 张之江 | 密云 | 安定门 | 国民军 | 景山 | 大总统 | 张璧 | 清室优待条件 | 碧云寺 | 南口 | 直鲁联军 | 刘郁芬 | 贺耀祖 | 冯玉祥 | 蒋介石 | 张荫梧 | 朱怀冰 | 王长江 | 杨一辰 | 杨亦周 | 高树勋 | 余心清 | 熊秉坤 | 和平区 | 大理道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