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论世界帝国

《论世界帝国》是意大利人阿利盖利但丁创作的政治哲学著作,1985年5月1日首次出版。

《论世界帝国》主要通过阐述建立一统天下的帝国、罗马有资格掌握帝国权力、这一权力直接来自上帝这三个基本论题来描述但丁关于建立一统天下的世界帝国的政治理想及其理论,表达他对于政教和平、政教分离和反对教皇干预国家政治的思想。 [1]

《论世界帝国》是但丁的政治理论代表作,在西方政治思想史上占有重要的地位。 [1]

但丁在《论世界帝国》中系统地阐述了他的政治理想,即建立一统天下的世界帝国。全书共分三卷,分别阐述了三个基本论题:第一,为了世界的福利有必要建立一统天下的世界帝国;第二,罗马人有资格掌握这一尘世帝国的权力;第三,这一世界帝国的权力直接来自上帝,而不是间接地受自上帝的代理人教皇。 [1]

但丁的《论世界帝国》发表和问世的历史背景是比较复杂的。它同14世纪初西欧封建王权逐渐加强和罗马教廷的教权开始衰落是分不开的;与14世纪初西欧各国封建世俗王权的逐渐加强、等级君主制和议会的建立以及教皇权力的开始变化是直接相关的。但丁之所以能写出应强化世俗帝王的政权,提出政教分离、教皇无权过多干涉各个国家政务等等观点,不仅是根据当时意大利的国情,也同西欧特别是英、法等国的形势密不可分。在英国,1295年英王爱德华一世(12721307年在位)为了筹集军费而召开国会,此后经常召开以1295年国会为榜样的国会,称为“模范国会”。1297年,英国国会获得批准征收赋税的权力,等级代表会议与国王相结合的统治形式在英国逐渐确立。在法国,因国王腓力四世同罗马教皇发生冲突,法王为寻求支持,召开第一次三级会议,从1302年起经常召开级会议,过问和安排国内重大的事务,如征税、人事安排等。议会对王权有所制衡,但市民和骑士代表在议会中对王权的支持,也有利于削弱罗马教廷的专横和对各国政权的威胁。西欧封建中央集权国家逐渐形成的趋势,与但丁提出帝制论的时代背景是直接有关的。 [2]

但丁在卷一中鲜明地反对和抨击了中世纪的蒙昧主义,也初步摆脱了禁欲主义的桎梏。书中多次提倡和赞颂了人的自由,以及人的智力和理性。但丁强调道:“自由是上帝对人类的最大恩赐,因为这种自由能使我们感到在尘世作为人是幸福的。”但丁提倡建立世界帝国,也主要是强调人及世俗君主的决定性作用,而不是依靠罗马教廷和教会。 [2]

卷二中但丁反对封建分裂,反对混乱和内战,反对城邦对立,主张国家应有法治,和平与统一的秩序和良好的环境。他本人深受意大利分裂、内乱之苦,特别是身受迫害长年流亡异乡,他认为这都是没有一统天下的帝国所致。但丁呼吁在意大利建立统一集权的君主制国家或由神圣罗马帝国皇帝继承古罗马帝国的衣钵统一意大利。不论本族或异族君主、皇帝、国王,只要建立一统的帝国、中央集权化的国家,这样人类才会有希望,才会有幸福的可能。这说明,但丁的“政治的理论观念摆脱了道德。” 但丁的政治观正像恩格斯分析的那样:“在普遍的混乱状态中,王权是进步的国策,代表着正在形成的民族,而与分裂成叛乱的各附庸国的状态对抗,在封建主义表层下形成着的一切革命因素都倾向王权。” [2]

但丁在卷三中着重批判了罗马教廷和天主教会一再提倡的神权政治观。公开提出了政教平等、政教分离,二者各自为政、互不隶属的主张。但丁同其他人文主义思想家一样,认为“君士坦丁的圣赐”是不可能的。他强调,世俗政权直接来自上帝,而非来自教会的赠赐。但丁有力地抨击了教会的统治和罗马教皇的特权地位。但丁在揭批天主教会同时代进步相违背的观念的过程中,阐发了一些具有鲜明的人文主义色彩的至理名言,提倡人们应争取幸福。“用人的眼光来观察国家”、“是从理性和经验中而不是从神学中引申出国家的自然规律”和“用人的理性追求自由和正义”等,都是人文主义思想的鲜明反映。 [2]

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刘丹忱:《论世界帝国》的启蒙作用和历史意义应予充分重视,在西欧政治思想史中的价值和影响也应充分肯定。但是但丁号召建立以原罗马人为主体的“统一的世界帝国”,显然不符合当时西欧各国的国情,违背了社会历史发展的趋势。但丁在《论世界帝国》一书中,显然表现出了狭隘的罗马中心主义的倾向。但丁在书中提出的“上帝意志论”和世俗帝王的“合理统治说”美化了君主、帝王的统治,亦与史实不符。 [2]

阿利盖利但丁是意大利文艺复兴的先驱者,是人文主义思潮最早的代表,意大利早期文艺复兴的一位诗人和政治思想家。1285年但丁加入佛罗伦萨民兵组织。1301年秋,包括但丁在内的白党成员遭到流放,在流放期间,但丁创作了《论论语》等文。1306年但丁开始创作《神曲》。1321年但丁完成《地狱篇》,在与代表团返回拉文那途中感染疟疾并于9月14日去世。但丁一生创作了《神曲》《论世界帝国》等著作。 [3]


相关文章推荐:
阿利盖利但丁 | 阿利盖利但丁 | 阿利盖利但丁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