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麻醉剂(医学药品)

麻醉剂是指用药物或非药物方法使机体或机体局部暂时可逆性失去知觉及痛觉,多用于手术或某些疾病治疗的药剂。“麻沸散”就是世界上第一个发明和使用的麻醉剂,由东汉末年和三国年间杰出的医学家华佗所创造,公元2世纪我国已用“麻沸散”全身麻醉进行剖腹手术。近代最早发明全身麻醉剂的人是19世纪初期的英国化学家戴维。

东汉时期,即公元2世纪,我国古代著名医学家华佗发明了“麻沸散”。麻沸散入选世界纪录协会世界最早的麻醉剂;华佗入选世界纪录协会世界最早使用麻醉剂进行手术的人。麻沸散创造了中国古代医学的一个世界之最。

麻醉剂是中国古代外科成就之一。早在距今2000年之前,中国医学中已经有麻醉药和醒药的实际应用了。《列子汤问篇》中记述了扁鹊为公扈和齐婴治病,“扁鹊遂饮二人毒酒,迷死三日,剖胸探心,易而置之;投以神药,既悟如初……。”用“毒酒”“迷死”病人施以手术再用“神药”催醒的故事。

作为外科手术时的麻醉剂,据《后汉书》记载,华佗发明了麻沸散,“若疾发结于内,针药所不能及者,乃令先以酒服麻沸散,既醉无所觉,因刳破腹背,抽割积聚。若在肠胃,则断截湔洗,除去疾秽,既而缝合,傅以神膏,四五日创愈,一月之间皆平复。”这段关于割除肿瘤或肠胃吻合手术的描述与现代外科手术的情景惊人地一致,也难怪华佗一直被尊为世界上第一个使用麻醉药进行胸腔手术的人。中药麻醉剂“麻沸散”问世,对外科学发展起了极大的推动作用,对后世的影响是相当大的。

华佗发明和使用麻醉剂,比西方医学家使用麻醉剂进行手术要早1600年左右。因此说,华佗不仅是中国第一个,也是世界上第一个麻醉剂的研制和使用者。

西医用笑气、乙醚、氯仿等化学麻醉剂进行外科手术仅有150年左右的历史,然而在中世纪,欧洲也在秘密使用类似麻沸散或蒙汗药一类的药剂。美国人拉威尔(Lawall)在1926年出版了《世界药学史》,他认为中古时代阿拉伯人所用的一种麻醉剂,可能是中国传去的,因为中国名医华佗擅长此术,他还尊称华佗为“中国的希波克拉底”(Hippocrates,公元前5世纪的希腊医药之父)。

在这里,我们可以从西方的笔记和小说中追述一下麻沸散西传的蛛丝马迹。

1298年意大利人马可波罗在他的游记中记述了阿拉伯国家关于“山老”阿拉亭的传说。“山老”为了训练刺客,用一种麻药酒将青年人麻醉,送到“极乐国”中去享乐,过一段时候再麻醉了送回来训练《马可波罗游记》第一卷,第二十三、二十四章),这种麻药酒是否由中国传去虽然没有明证,但这种做法与《聊斋志异》中的“天宫”中的情节极其相似。

较马可波罗略晚一些的卜伽丘在名著《十日谈》中曾讲到一个修道院长从莱望的王公那儿得到一种药粉,据说就是“山老”用的药粉。依照用量多少,可以随意让服药的人睡的时间长些或短些,睡的像死去无二《十日谈》第三天,故事第八)。在另一个故事中则讲到一个名叫马才奥台柱蒙太的医生,提炼了一种麻醉药,让病人喝了就可以要他睡多少时候都成,以便顺利开刀(《十日谈》第四天,故事第十)。这说明麻醉药已从阿拉伯国家传到欧洲。

较卜伽丘又晚一些的意大利作家斑德洛在16世纪中写出短篇小说集,在第二卷故事九中叙述了罗密欧与朱丽叶的爱情悲剧,其中教士给朱丽叶服了药粉而假死。后来英国莎士比亚据此故事写出了名剧《罗密欧与朱丽叶》。从这些材料中可以进一步看到口服麻醉剂西传的蛛丝马迹。

实际上,这种口服麻醉剂在欧洲并未广泛流传和应用。长期以来,欧洲在拔牙、截肢或医疗战伤时大多是捆住病人或用棍击头部将病人打昏后硬做。只是150年前才创立了化学麻醉法开拓了西医外科,后来又发展为注射用的麻醉针剂,并在世界广泛传播。

麻醉汤剂是中国的独创,用量多少可以控制麻醉的深度和时间,服过量会出现假死现象,这也曾为坏人利用,南宋周密在《癸辛杂识续集》中曾指出:“或云,今之贪官污吏,脏过盈溢,被人所讼,则服百日丹者,莫非用此?”贪官污吏用口服麻醉剂搞假死以逃应得的惩罚,这应该是麻醉剂的又一种不正当用途,但也说明中医麻醉剂的药性已被更多人所掌握。

有一天,戴维牙疼得厉害,当他走进一间充有“一氧化二氮”气体房间时,牙齿忽然不感觉疼了。好奇心使戴维做了很多次试验,从而证明了一氧化二氮具有麻醉作用。因为戴维到这种气体时感到很爽快,于是称它为“笑气”。由于戴维不懂医学,没有把这个发现公布于世。

后来,戴维经过多次实验证明,

1844年,美国化学家考尔顿在研究了笑气对人体的催眠作用后,带着笑气到各地演讲,作催眠示范表演。在一次表演中,引起了在场观看表演的一名牙科医生威尔士的重视,激发了他对笑气可能具有麻醉作用的设想。经几次试验后,1845年1月,威尔士在美国波士顿一家医院公开表演在麻醉下进行无痛拔牙手术。由于麻醉不足,表演失败。

但是,了解他全部过程的青年助手威廉摩顿却仍对麻醉的可能性深信不疑。摩顿研究发现,一氧化二氮虽有麻醉作用,但效力较小,他从化学家杰克逊那里得到启示,决定采用乙醚来进行麻醉。1846年10月,他成功地进行了近代世界上第一例麻醉下的手术。

1842年,北爱尔兰丁堡大学的妇科学者辛普森首次尝试使用氯仿作为麻醉剂,为病人进行手术取得了成功。

1880年,威廉梅斯文改进了辛普森的麻醉方法,他使用导管,使氯仿气体直接输入病人的气管。这一方法被今天的乙醚、氯仿全身麻醉术所沿用。

今天,乙醚和氯仿仍是全身麻醉最常用的麻醉剂。

19世纪末,西方医学传入中国,以解剖学为基础的西医外科解决了不少中医认为的不治之症。而中国传统的麻醉剂及有关的外科手术也就逐步湮没了。

解放后,为了发掘祖国医学遗产,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研究中药麻醉剂,1970年7月8日用洋金花(即曼陀罗花)为主药的中药麻醉汤在临床获得成功。据研究,曼陀罗花含有莨菪碱、东莨菪碱和少量阿托品,有麻醉作用。此后又研制了以洋金花为主药的针剂,麻醉过程更快。10余年来在各地推广进行了10万余例手术,包括胃、肺、胆囊、脾、直肠、子宫等的切除手术均获成功。古代的麻醉剂又获得新生。

到19世纪中期欧美医生才开始施用麻醉药,比我国整整晚了1600多年。这无法比拟的创举,使祖国医学一直遥居世界前茅。

据《三国演义》记载华佗还想用“麻沸散”为曹操治头风病,当时建议曹操服“麻沸散”后剖开头皮切除病根,可惜曹操不相信华佗的本领,反而把华佗杀害了。

关于“麻沸散”的配方遗本传说众多。有的说被华佗用火烧掉了;有的说华佗在监狱中送给看守人,而被看守人的妻子烧掉,看守人放下一部分;还有的说华佗烧的是副本,正本留在家中。

据后人考证,麻沸散的主要成分可能是曼陀罗花(又名洋金花)。宋代窦材在《扁鹊心书》中载有麻醉剂“睡圣散”,方中说:“人难忍艾火炙痛,服此即昏不知痛,亦不伤人,山茄花,火麻花(即大麻)共为末,每服三钱,一服后即昏睡。”而明代朱棣等撰《普济方》则有“草乌散”,利用曼陀罗花使骨科病人入睡,’手术时刀割,骨中拔箭头,都不会觉得痛。

1979年中外出版社出版了一本《华佗神方》,由唐代孙思邈编集,里面就有人们所渴望而急欲一观为快的“麻沸散”配方。它的组成是羊踯躅9克、茉莉花根3克、当归30克、菖蒲0.9克,水煎服一碗。

书中还记载着此方专治腹中病结或患圆形或长形肿块,各药不效,必须割破小腹取出,或脑内有病,必须劈开头脑,取出病邪之物则头风自去。服此能令人麻醉,不知人事,任人劈破不知痛痒,说明麻醉作用还很强。由此可知华佗当时对于脑外科和普外科及麻醉学方面已达到相当水平。

如果再向前推算,曾有一个故事记载了战国时期神医扁鹊使用"毒酒"麻醉,给两个心脏病患者做了心脏对换手术。只可惜“毒酒”由什么成分组成没有文字记载,否则我国麻醉剂的发现还要早得多。

麻醉剂的种类有吸入麻醉剂、静脉麻醉剂和动物复合麻醉制剂。而中国内地常用的动物复合麻醉剂有:846麻醉合剂,又名速眠新(静松灵、氟哌啶醇、双氢埃托啡复合)。由于几种药物合用,不仅增强了各单药的作用,而且还降低了各单药原有的不良反应,特别是降低了双氢埃托啡抑制呼吸的作用。

保定宁合剂(静松灵与EDTA复合)。保定宁是乙二胺四乙酸(EDTA)与静松灵的拼合物,虽然EDTA本身没有麻醉作用,但却能显著增强静松灵的镇痛、镇静、安定和肌松作用。

鹿眠宝(MP合剂)、犬眠宝(QFM合剂)、猪眠宝。由隆朋、氯胺酮、氟哌啶醇、强痛宁原粉按不同比例混合后溶于蒸馏水,经过滤,消毒,装瓶,二次消毒再装盒制作而成。

其他复合麻醉剂。噻胺酮又名复方氯胺酮注射液(隆朋、氯胺酮、盐酸苯环己哌酯复合)、速麻安(隆朋、氯胺酮复合)、复方静松痛(1801)、保定1号(乙酰丙嗪与噻芬太尼复合)、保定2号(隆朋与噻芬太尼复合)、眠乃宁(隆朋、双氢埃托啡复合)等。

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麻醉药物的毒性与副作用(呕吐、舌回缩、呼吸抑制、心搏停止),扩大其安全和使用范围,人们很少应用单一的麻醉剂,一般多采用动物复合麻醉剂或将吸入麻醉剂、静脉麻醉剂、物理麻醉方法等联合应用,对动物进行复合麻醉。

例如华南大学医学院临床技能教学中心的研究人员应用戊巴比妥钠联用速眠新,对其在手术实验犬中的麻醉效果进行观察发现,戊巴比妥钠与速眠新复合麻醉诱导期短,初次麻醉维持时间即达4小时。术中只需追加1次,剂量仅为首次用量的一半,延长麻醉维持时间4小时以上。

然而由于医学研究手段的限制,现行应用的麻醉药仍然存在一些不足和缺陷。例如,沈阳市东陵区东陵兽医站的何顺东、缪英婕经过多例临床研究,认为速眠新可以通过胎盘屏障,从而造成新生幼犬处于麻醉状态,抑制呼吸系统呼吸机能。

同时由于某些犬手术时需加大麻醉剂量,手术才能顺利进行,使得部分速眠新通过胎盘屏障而作用于幼犬。同时他们还发现采用相同剂量对不同品种犬进行麻醉时,某些犬会出现麻醉过深甚至死亡的现象,而有些品种则在手术过程中会出现明显的疼痛反应。

新一代麻醉药品将取代现有麻醉药品,麻醉药品更新频繁,新药品从研制到应用的周期缩短。麻醉效果确实、毒副作用低,对正常生理功能干扰小的新一代麻醉药品,包括强效镇痛剂芬太尼及其类似物、埃托啡及其类似物、α2受体激动剂美托咪啶、强效镇静剂氟哌利多、依托脒酯、吸入麻醉剂安氟醚及其类似物、肌肉松弛剂维库溴铵及其类似物。这些药品在临床应用中取得较满意的效果,通过科技工作者不懈的努力,理想的麻醉剂必将取代现有麻醉药品。

现有麻醉药品各有千秋,各存缺憾。为扬长避短,在保证麻醉效果确实的基础上,降低其毒副作用,扩大其安全范围和使用范围,通常选用复合麻醉。复合麻醉是对各种麻醉药物、麻醉方法和麻醉疗法高度选择并进行最佳组合,从而减少每种药物的剂量和毒副作用,在对机体生理活动干扰最小的情况下提供最佳的麻醉技术。

动物种类不同,对各种麻醉剂的敏感性也不同。猪的麻醉无论是隆朋、静松灵,还是以其为主要成分的复合麻醉剂(如眠乃宁),均不能对其产生确切的麻醉效果;而反刍动物对隆朋及其复合麻醉剂的麻醉作用就较强;但犬对静松灵及其复合制剂的麻醉效果则较确切。所以,应针对各种动物的不同生理特点而研制其专用麻醉剂。

动物实验中常用的麻醉剂有:挥发性麻醉剂、非挥发性麻醉剂和中药麻醉剂。

1.挥发性麻醉剂

挥发性麻醉剂包括乙醚、氯仿等。乙醚吸入麻醉适用于各种动物,其麻醉量和致死量差距大,所发安全度亦大,动物麻醉深度容易掌握,而且麻后苏醒较快。其缺点是对局部刺激作用大,可引起上呼吸道粘膜液体分泌增多,再通过神经反射可影响呼吸、血压和心跳活动,并且容易引起窒息,故在乙醚吸入麻醚时必需有人照看,以防麻醉过深而出现上情况。

2.非挥发性麻醉剂

非挥发性麻醉剂种类较多,包括苯巴比妥钠、戊巴比妥钠、硫喷妥钠等巴比妥类的衍生物,氨基甲酸乙脂和水合氯醛。这些麻醉剂使用方便,一次给药可维持较长的麻醉时间,麻醉过程较平衡,动物无明显挣扎现象。但缺点是苏醒较慢。

3.中药麻醉剂

动物实验时有时也用到象洋金花和氢溴酸东莨菪碱等中药麻醉剂,但由于其作用不够稳定,而且常需加佐剂麻醉效果才能理想,故在使用过程中不能得到普及,因而,多数实验室不选用这类麻醉剂进行麻醉。

根据其作用范围可分为全身麻醉药及局部麻醉药,全身麻醉药及局部麻醉药根据其作用特点和给药方式不同,又可分为吸入麻醉药和静脉麻醉药

全身麻醉药由浅入深抑制大脑皮层,使人神志消失。全身麻醉药用于大型手术或不能用局部麻醉药的患者。最早使用的全身麻醉药是笑气,它性能稳定,适合任何方式麻醉,但有易缺氧、麻醉者不够稳定等缺点。后来改用乙醚作全身麻醉药,它有麻醉状况稳定、肌肉松弛良好,便于手术等优点。但它易燃、置放过久会产生过氧化物。使用乙醚时应绝对避火和经检查无过氧化物。

局部麻醉对神经的膜电位起稳定作用或降低膜对钠离子的通透性,阻断神经冲动的传导,起局部麻醉作用。局部麻醉药适用于小型手术或局部手术的麻醉药。使用局部麻醉药时,需加一点血管收缩剂,如肾上腺素。最常用的局部麻醉剂是普鲁卡因盐酸盐,用于局麻是0.5~1%的溶液,每次用量不能超过1g,静脉注射常用0.1%的溶液。其他如丁卡因盐酸盐、利多卡因盐酸盐,都能用作局部麻醉剂。它们的功能跟普鲁卡因大同小异,价格都比普鲁卡因盐酸盐高,常给普鲁卡因过敏者使用。

需要特别注意的是,麻醉药与麻醉药品是两个不同的概念。麻醉药指可以使人失去知觉的药物,主要指痛觉。

麻醉药品(Habitforming Drug)系指连续使用后易产生身体依赖性、能成瘾癖的药品,使用和贮存应严格管理。


相关文章推荐:
华佗 | 列子 | 扁鹊 | 后汉书 | 笑气 | 乙醚 | 氯仿 | 中世纪 | 拉威尔 | 希波克拉底 | 马可波罗 | 药酒 | 马可波罗游记 | 聊斋志异 | 十日谈 | 朱丽叶 | 莎士比亚 | 罗密欧与朱丽叶 | 戴维 | 一氧化二氮 | 威尔士 | 波士顿 | 乙醚 | 北爱尔兰 | 辛普森 | 氯仿 | 徐州医学院附属医院 | 洋金花 | 曼陀罗花 | 三国演义 | 曹操 | 麻沸散 | 曼陀罗花 | 窦材 | 艾火 | 山茄花 | 朱棣 | 华佗神方 | 孙思邈 | 茉莉花 | 扁鹊 | 速眠新 | 氟哌啶醇 | 双氢埃托啡 | 保定 | 乙二胺四乙酸 | 氯胺酮 | 戊巴比妥钠 | 速眠新 | 东陵区 | 胎盘屏障 | 安氟醚 | 氢溴酸东莨菪碱 | 笑气 | 乙醚 | 利多卡因盐酸盐 | 麻醉药品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