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卿酒酒(小说《华胥引》单元女主) 发布于:

卿酒酒是唐七公子小说《华胥引》第三卷“中雪”篇女主角,别名公仪薰。

发似烟雨里泼墨写意的瀑布,眉细长如新月,眼清冷如寒泉,冰雕似的一个美人。卿家长女,有“卿女一舞动天下”之说。朝阳台上一曲青花悬想倾尽天下,与公仪斐结缘,传为佳话。卿家为灭亡公仪一族,欺骗说酒酒是公仪斐抛弃多年的胞姊,酒酒为复仇而来,伤尽公仪斐的心。浮云台上真相大白,酒酒死于光矢之下,公仪家从此脱壳重生。死后的她得以重生,化而为魅,忘却往事,假借公仪斐胞姊公仪薰之名回来,失忆的公仪斐和她再度错过,无意中忆起前尘,她以为公仪斐不再爱她,生无可恋,在公仪斐接到一个棘手的刺杀任务时,她自毁容貌,替他而去,被敌国将尸首在城门曝晒三日,挫骨扬灰。从此,世间再无卿酒酒。

外貌

白皙额头,细长的眉,清冷的眼,高挺的鼻梁,微抿的淡色的唇。白衣白裙上唯一的别样色彩是未挽的发,似笼在烟雨里泼墨写意的一方瀑布,齐齐垂在身后,直至脚踝。冰雕似的一个美人。泛着冷光的白皙手指,成为魅之后为淡蓝色的眼瞳。

“着实是个美人,却好似冰雕,不见半点笑意,哪怕是冷笑,仿佛对世间诸事不感到半点兴趣。”

“纯白的伞”

“黑玉额环”“软丝的白绣鞋,鹅黄色的鞋边”

声音

“声音似泠泠珠玉,似乍然盛开的一朵冰冷佛桑花”

鞭法

白衣翻飞间银光闪过,几个类似打手的角色被一柄银鞭抽得直摔进正厅。仅看到那身白衣就让人感到无穷冷意,这人只能是卿酒酒。

曼妙的姿态在卿酒酒纤长的身段间蔓开,似三千烦恼丝缠在足踝,被十丈红尘软软地困住,指间却开出一朵端庄的青花来,这才是当得起名动天下四个字的一支舞。

身世

卿酒酒从小被父母抛弃,在妓院长大,两岁开始习舞,希望成为一名艺妓,而不是长大以后靠贱卖自己而活。八岁时她被养父买去,被欺骗自己是公仪斐抛弃在外的胞姐公仪薰,从此她学会了九节鞭。

其实,真正的公仪薰早就死去,公仪家不允许双胞胎的存在,一定是杀一个留一个,一个会是天之骄子,众星拱月,一个是贱若草芥,即刻绝命。

可惜,命运多舛的卿酒酒以为这就是真相,公仪家处理得那么利落,世界上哪里还有公仪薰这个人。

卿酒酒,无师,无友,无爱,无子。我的一生就是一个笑话。她说。

情毒

但是,她为了复仇,出现在公仪斐眼前,孤竹山上两人的初遇是她的一场计策,后来,弟弟(养父儿子)卿宁在青楼中和公仪斐争花娘,她不仅成全弟弟,还和公仪斐泛舟湖上,表明心意,相约十日后来娶她。养父让她表面以舞招亲,故意相中公仪斐和的曲子。两人大婚当晚,她告诉公仪斐自己是回来复仇的胞姐,自己不过在欺骗他,根本不爱他,伤透了公仪斐的心。

复仇

恰逢其时二叔的女儿公仪珊有了手下的孩子,酒酒于是哄骗公仪斐喝下迷药,又骗公仪珊是情人相会,让众人捉奸在床。于是这样,她让公仪珊成为公仪斐的妾室,走到这里,他和公仪斐完了,公仪斐搬出她的房间,两人从此不再相见,成为有名无实的夫妻。她之所以这样做,是为了日后制造内乱做准备。沦陷甚深的公仪斐,随了她无意间的一句话,在花楼中寻找那些红尘女子,却个个与她三分相似,自此,醉生梦死。

死别

嫁进来一年后,公仪家发生内乱,二叔三叔大打出手,酒酒借此良机,登上浮云台,想要唤出守护神千河,因为家族气数将尽时,守护神可以把一切毁灭。如果她是家主公仪斐的胞姐,完全可以唤出守护神。可惜一切化为泡影,原来两人根本不是姐弟,但是走到这一步她也不想回头了,她向公仪斐施秘术“离魂”,让他召唤守护神,公仪斐为公仪珊挡住守护神喷出的光矢,酒酒为了救公仪斐,被光矢钉入身体而死,本来,公仪斐是它的主人,光矢根本伤害不了他,不知情的酒酒以为他爱上公仪珊。欠公仪斐的那些,她最终以死偿还,一场苍茫大雪把一切污秽洗的干干净净。而公仪斐终日以酒消愁,直到妾室让他喝下千日忘。
  
 

重生

死前,卿酒酒以公仪家世代相传的铸剑图为酬,请求苏誉在她死后帮助她重生,送回公仪斐身边,来世偿还他。

在苏誉请秘术师花了五年时间后,卿酒酒的意识游丝凝聚成一种新的生物-魅(实则是精神先于肉体产生的人),她被苏誉以公仪斐胞姐-公仪薰的身份送回公仪斐身边,失忆的公仪斐对她极其冷淡,而忘记前尘的她表现出对这个“弟弟”极强的保护欲。后来女主角君拂帮她看到了过去,只告诉她两人美好的过去,不小心解开记忆的封印,让她知道了以前的一切,她以为公仪斐不再爱她,不明个中原由,生无可再恋,在公仪斐接到一个棘手的刺杀任务时,替他而去,最后刺杀成功,被敌国将尸首在城门曝晒三日,挫骨扬灰。

君拂为公仪斐求来千日忘的解药,公仪斐终日对着酒酒的木雕说话,后半生癫狂。

陈国永安卿家长女,嫁予中公仪家家主公仪斐为妻。外秉仙姿,心怀烈焰,尤善歌舞,朝阳台上一曲青花悬想倾尽天下,与公仪斐结缘,传为佳话。洞房之夜,卿酒酒道出真相,实为公仪斐之同胞姐。公仪家规,凡双胞必杀一留一,卿酒酒当年为卿家家主所救,设下此计,只为灭亡公仪一族。公仪家本有乱象,更哪堪卿酒酒百般算计?大乱之中,卿酒酒召唤镇族神兽千河不成,方知两人实非姐弟。然势已成骑虎,卿酒酒以迷魂术操纵公仪斐亲手唤出千河,公仪家尽毁,卿酒酒却为救公仪斐殒命。卿酒酒死后得苏誉之助化魅,以公仪斐之姐公仪薰之名重回公仪斐身边。惜两人均已前尘尽忘,公仪薰只知一心为公仪斐,因其忧而忧,因其喜而喜,后虽得君拂之助忆起前事,奈何世事弄人,终是为解公仪斐之困而亡。

我站在门口怔怔看着油灯旁一身白衣的公仪斐,他的手中躺了把刻刀,有血迹顺着刀柄点点滴落。他的面前立着的是……我几乎要捂着嘴叫出声来,定了定神,才发现那只是卿酒酒的木雕。栩栩如生的一座木雕,垂至脚踝的发,手指从衣袖里微微露出,握着一把孟宗竹的油纸伞。

良久,公仪斐想起什么似的从袖中取出一只黑玉镯,放到那木雕面前,轻声道:“这镯子,可是姑娘的?”

声音空落落响在昏黄的厢房中,却没有人回答他。他却不以为意,眼中竟含了丝笑,声音仍是轻轻地:“在下与姑娘,似乎在哪里见过。”

听到此处,我已知道他下句会说什么。那是他们初见情景,他还是喝了千日忘的解药。果然,他握住她的手低声开口:“在下,中公仪斐,敢问姑娘芳名。”耳边似乎响起那个清冷嗓音:“永安,卿酒酒。”可谁都知道,这一切,再也无法重来了。

清晰看到公仪斐的眼中淌下一滴泪,身旁的公仪珊捂住嘴,无法承受似的提着裙子跑了出去。我慢慢关上门。

一阵狂风吹来,紫薇花随风而下,像下起一场鹅毛大雪。

九月的中,这场紫色的雪。抬头看碧蓝天空,白色的云层间,似乎看到那个冷淡的背影。我想了想,对着天空轻轻道:“你到底是怎样地爱着他呢?酒酒?”


相关文章推荐:
唐七公子 | 华胥引 | | 中雪 | | 青花 | 公仪斐 | 公仪斐 | 公仪斐 | 挫骨扬灰 | 卿酒酒 | 卿酒酒 | 陈国 | 舞者 | 九节鞭 | 公仪斐 | 苏誉 | 君拂 | 卿酒酒 | 青花 | 卿酒酒 | 艺妓 | 公仪斐 | 九节鞭 | 双胞胎 | 天之骄子 | 众星拱月 | 命运多舛 | 真相 | 卿酒酒 | 捉奸在床 | 公仪斐 | 有名无实 | 花楼 | 三分 | | 卿酒酒 | 苏誉 | 苏誉 | 秘术 | 卿酒酒 | 君拂 | 挫骨扬灰 | 君拂 | 公仪斐 | 长女 | 公仪斐 | 卿酒酒 | 卿酒酒 | 苏誉 | 公仪斐 | 卿酒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