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清静经

清静经,全称《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一卷;成书前皆为口口相传,不记文字,直至东汉年间,葛玄(164-244)笔录而成书;道教经典之一。经文大旨根据老子“清静无为”的理论推演而来,纯正理论学说,无神话色彩。经末附仙人葛翁、左玄真人、正一真人跋语。

《清静经》五百八十字左右。篇幅虽短,却是道士们日常诵习的重要功课之一。

编入《早坛功课经》之中。全真道士领受初真戒时,也必须诵习此经。因此,《清静经》在后来的道教中,被视为一部非常重要的上乘经典。由於一般人思维的局限性,所说的道都只是真正道的一部分,并无法深入剖析道的全貌,故无法反映道的本质。正因为”道”本身是难以言说,所以在《清静经》里写道:「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也就是说,这个「道」字虽然抽象,但老子还是先把这个终极真理叫作『道』。」道,是「一」之上,不可言说者,为体。 德,是道所衍生的万物一切,事物的存在规律,为用,而生生不息即是道体的作用,道存在於天地之间的生命意义。 [1]

《清静经》有杜光庭、王道渊、侯善渊、王元晖、白玉蟾、无名氏、李道纯以及默然子等多种注本,均收入《正统道藏》。

《玄门日诵早晚功课经》把《清静经》放在众经之首,每日持诵,可知该经是道教徒修持的一部十分重要的上乘经典。每每朗诵此经“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而然就能“清静”,“渐入真道”。

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无名,长养万物;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

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能遣之者,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形,形无其形;远观其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於空;观空亦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既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常应物,真常得性;常应常静,常清静矣。如此清静,渐入真道;既入真道,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能悟之者,可传圣道。

老君曰: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德不德,下德执德。执著之者,不名道德。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既惊其神,即著万物;既著万物,即生贪求;既生贪求,即是烦恼;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

仙人葛翁曰:吾得真道,曾诵此经万遍。此经是天人所习,不传下士。吾昔受之于东华帝君,东华帝君受之于金阙帝君,金阙帝君受之于西王母。西王母皆口口相传,不记文字。吾今于世,书而录之。上士悟之,升为天仙;中士修之,南宫列仙;下士得之,在世长年。游行三界,升入金门。

左玄真人曰:学道之士,持诵此经者,即得十天善神,拥护其身。然后玉符保神,金液炼形。形神俱妙,与道合真。

正一真人曰:人家有此经,悟解之者,灾障不干,众圣护门。神升上界,朝拜高真。功满德就,相感帝君。诵持不退,身腾紫云。

(1)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全称《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或《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真经》,又称《太上混元上德皇帝说常清静经》,简称《清静经》、《常清静经》。作者不详。此经主要阐述“如何清静,渐入真道”。“太上老君”,道教徒对“老子”的尊称。“太”为大之意,“上”为尊之意;高真莫先众圣共尊,“太上”系道门最高之辞,用以称呼其神仙体系中品位极高之神。老即寿,君是尊号,道清德极,所以称为君。说明老君为众圣之祖,真神之宗。一切万物,莫不皆因老君所制,故为宗祖也。常为恒也。清为元,静为,经为法。一则为圣人之径路,二则为神仙的梯凳。凡学道的人,都因经戒而成真圣。圣人没有不借经而成为圣人,不凭借元而成道的。《清静经》在道教中占有重要的位置,历来为此作注者众多。《玄门日诵早晚功课经》把《清静经》放在众经之首,每日持诵,可知该经是道教徒修持的一部非常重要的上乘经典。每每朗诵此经“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自然而然就能“清静”、“渐入真道”。

(2)老君曰:大道无形,生育天地:老君,太上老君的简称。曰,称、说。大道,道是至高无上的,是在没有天地之前,有一个没有形状的最高能源,《道德经》中说她“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世间万物都是由她所生。《道德经》中说:“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因天地万物皆为“道”的化生,故注称“大道”。她是不可名状之物,而又大而无外,小而无内,杳杳冥冥,其中有精,混混沌沌,分为阴阳。无形,视之不见。生育,育,养育,长养阴阳,所以叫生育,阳为清,上升为天,阴为浊,下降为地,此言大道是永恒不灭的,天地万物,都是从她而生,由她所养,最后由她化解,她是万有之源,万化之本。所以说她生育天地。

(3)大道无情,运行日月:大道,至高无上,极尊至贵的道。无情,没有偏爱及私情。运行,旋转运行,此处指化生万物。日月,指日月星辰及世间万物。此句言人有喜、怒、哀、乐等表现,都是从一个“情”字中而来,然而不可名状的大道,虽然万物都在她的包容之中,但她则是一视同仁,没有半点偏爱和私护,在大宇宙中旋转运行,没有止息,也没有偏差,试想这种充沛的能力及行为,是谁给她的呢?那就是没有一分一毫私情的大道。

(4)大道无名,长养万物:无名,是指无形无象的混元大道,因无形无象,所以叫无名。《道德经》云:“道常无名。”无名指有功而不为名的意思。《道德经》又云:“大道泛兮,其可左右。万物恃之以生而不辞,功成而不有。”不有指不为已有,也是指无名之意。长养,生长养育。万物,指世间万事万物。此句言大道自生万事万物而不为己有的博大胸怀和无私。

(5)吾不知其名,强名曰道:吾,即我。不知其名,不知道她的名称,如何称谓她。强名,勉强称名。此句言大道是万事万物产生、发展、灭亡的根源。

大道无形,称器有名,万物皆道,道是万物,却也不限制于万物,道无色无声,没有任何具体的规定性,怎么称呼她,给她定称,因为不管是身还是心万物都是个体,而道是大全,所以就勉强称之为“道”。《道德经》云:“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可以为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强为之名曰大。大曰逝,逝曰远,远曰反。”从这里看出老子是知道如何命名的,只是为了突出道的不可名状性、大全性。

此段总的是讲,太上老君教人知道什么是万事万物的根源,她是没有形状、没有情欲、没有名字的大道之体,她是天地万物的运作长养的惟一操作者。没有她,世界将毫无生机可言,凡是有智慧的人士,应当观察她的永恒常存,向她学习。一要学习她的无形。“外其身而身修,忘其形而形存”。“吾所以有大患者,为吾有身,及吾无身,吾又何患”。二要做到无情,无情就是无念,就是没有七情六欲,心地才能清静,本性才能永住。第三要做到无名。万事万物都是从无名中生出,修行的人,如果能做到忘掉肉体之我,即是大道无形之功;能做到一念不动连无念之体都损去,心术圆满无缺,即是大道无情之功。能做到这些,在你的性海中无一物可思,无一事可言。达到不可名状的太上先天境界,即有无名的大道之体了,到此则万福并致,圆满无缺,常此先天大道必然有成了。

(6)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降本流末,而生万物:夫,发语词。清为天,正阳之,上升为天。浊为地,正阴之,下结为地。有清有浊,指能清能浊,如宇宙中有清水就有浊水一样。动,指动态。静,指静态。有动有静,指能动能静。天清,指天动而清。地浊,指地凝而浊。天动地静,指天地有动有静。男清,男子有神之清。女浊,女子有败血之浊。男动,男子好动。女静,女子好静。降本,归于根本。流末,返于末端。此句说:道分清浊动静之喻,男女动静之机,清浊动静之理,男女清浊之用,动静之机,万物本末之由。

(7)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源,源头。基,基础、根本。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指清、浊、动、静乃相对之态,如阴阳一样并列依存转化,有晴天就有阴天,有生就有死,两者互转化的运动,才有生生不息的大道运行。

(8)人能常清静,天地悉皆归:此句言学仙之人,能坚守于至道,一切万物自然归之。经云:“江河淮海,非欲于鱼鳖蛟龙,鱼鳖蛟龙自来归之。人能清虚寡欲,无为非于至道,至道自来归之于人。但能守太和元,体道合真,万物悉归耳。”

此段总述了,所谓大道的造化,乃是大道中自然而然大道无形的运作,丝毫没有一点自私的作为,这样才能做到“大道之行也,天下为公”的境界。清、浊、动、静、天、地、男、女,万事万物的生生化化,由本到末的运行,永不停止,人在其境,如果迷于其中,随波逐流,便是生死流浪!如果放下身心,合于大道的清静无为,便是道德崇高的人了。

(9)夫人神好清,而心扰之;人心好静,而欲牵之:神,此处指人的元神本性,来自无极中的真阳之灵。心,元结成的东西,圣人云:“声色不止神不清,思虑不止心不宁,心不宁兮神不灵,神不宁兮道不成。”七情六欲,是识神著了外境而生之贪念,元所结成之心,本来也是好静,但贪欲之念一起,牵动一心,就不再平静了。此句言人的心神本来清静,都是因世欲之事干扰,而使之不清静。

(10)常能遣其欲,而心自静,澄其心而神自清:遣,驾驭。澄,澄清。此句言人能去除七情六欲,内守元和自然之,内心自然而然就会安静,七情六欲就不能存在。古仙云:“欲从心起,息从心定,心息相依,息调心静。”

(11)自然六欲不生,三毒消灭:六欲,指六根,六根指眼、耳、口、鼻、心、意。欲,染著之貌,情爱之喻。观境而染,谓之欲。所以眼见耳闻,意知心觉。世上之人如果能断其情,去其欲,澄其心,忘其虑,而安其神,那么六欲自然而然就会消灭不能存在。三毒为三尸,上尸彭琚、中尸彭瓒、下尸彭矫。上尸好华饰,中尸好滋味,下尸好淫欲。人若能断其华饰,远离滋味,绝其淫欲,去此三事,就能使毒消灭,三毒既灭,就能神如畅,自然清静。

(12)所以不能者,为心未澄,欲未遣也:所以不能者,所以不能够做到的,指人心被名利、声色、滋味等所动,性乱情惑。为心未澄,指心不能澄清。欲未遣也,指欲不能去除。此句言人心迷惑未断,心有所染,不能穷尽妙理。

(13)能遣之者,内观其心,心无其心:人能断情、绝贪、去欲,即无三毒之害,使心处于形内,不能够从外形上看到心内世界,心无其心。即无心可观,无心可观则无所用,无所修。就达到清静之道了。

(14)外观其形,形无其形:形由心主宰,心由形表现出来。形无主就不能安静,心没有形表现出来就不存在,心处于内,形见于外,内外相承,不可相离。凡夫但知矜贵此身, 而恶大患,不知大患即是我身,多求资养,终归灭坏,故贵身即是贵患,恶患即 可恶身,为贵与大患,俱以身为本,故言若也。只为有所,以有身患,身既无矣,患岂有焉,故我无身,患将安托。所言无者,坐忘丧我,隳体离形,即身无身,无身非是灭坏,而称无也。故贵以身为天下,若可寄天下,不知身是大患,矜而贵之,自贵其身,恒欲陵物,如此之人,适可暂寓於世问,不得久视於天下。爱以身为天下,若可托天下,寄是暂时寄寓,托谓永相附托,言能保爱己身不轻驰骛。谦以自牧,雌而顺物者,则可以托化於天下,故德经云自爱不自贵。独不以生为生者,是善能摄卫贵生之人也。

(15)远观其物,物无其物:物,道之妙用,非世间的一般物体,五行造化谓之物,块需然有凝谓之形。凡是有形质的,都是后天之物,物无其物,谓之真,真空也。《道德经》云:“道之为物,惟恍惟惚。”又曰:“恍兮惚兮,其中有物。”此句言修道之士,应当认取先天恍惚中的真物,而放下后天有形的假物,如此才能修道成真。

(16)三者既悟,惟见于空:三者,指心、形、物。空,道之用。此句言凡夫俗子,都执著身、心、外物三种东西,而学道的人,又常常执著外面的法界,内里的元神,远处的神通,以至“凡”能证“圣”,“圣”不能成“神”。如果能摒弃这些,使大道赋予了神性,即可超凡入圣了。再进一步修炼到“圣而不可知之谓神”的高上境界,即是真空的境界了。

(17)观空亦空,空无所空:空,真空。空有两种形式,有大空,有小空。此二空惧无即自然不染正性,以成真道。观空也空,大道无象,空也有空象,应把此空象也加以忘去,则真空之境更加真实。空无所空,凡居有质,都凭借大道而成形,一切物类,都是从道而产生。大道坦然常存于物,非为断灭也。

(18)所空既无,无无亦无:大道没有穷尽,修道到了空也没有处所之后,空也没有了。如果仍然有空,就不能达到无的境界,再进一步做到无之又无,就无也不存在了。有空皆忘才可以达到彻底的无。

(19)无无既无,湛然常寂:无无,无执。世间万事万物,都生于无,而归于无,无生于有,有归于无,无者有也,有者无也。金木水火土异物,自然相假,众相寄托,共成一身。是知形体,由来虚无。细析推陈出新,遍体虚幻,况一切诸法、念念,亦复如是。是知无即是有,有即是无,自然而已。故经曰:无无既无。功夫到了空也没有的地步,就万法都无了,达到湛然而又圆满的虚静真本,即成真道了。

(20)寂无所寂,欲岂能生:寂到了尽头,连寂都不存在了,就到了无为、无事、无欲的境界,自然成道了。

(21)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真静,自然无欲。求静必须先遣欲,有欲则患生,无欲则无忧,无忧则可进入真静。

(22)真常应物:真,体无增减谓之真。常者,法也。常能法则叫真常之法。法则真常应物,随机而化导众生。“寂然不动,感而遂通”,“感而遂通”依旧“寂然不动”。才能真常应物。

(23)真常得性:凡欲得成真性,须修常性而为道性。得者动也。动其本性,谓其得性。

(24)常应常静,常清静矣:“事来则应”,常应则无所不应。常者道体也,应者灵机也。言道体可以随机而应万变。“事去则忘”如浮云过空,云过则天又清又静。可知,不管天之有云无云,而天体本净,不管心之有事无事,皆可常若无心,无心之心,是为道心,是为真心,真心乃清静无染之心,也即可应万境万变而永恒不变之心。

(25)如此清静,渐入真道:真道,指清静之性。真,即为道。此句言经中不言,令人须假性修,渐进而成真。

(26)既入真道,名为得道此句接上句,言既入真道,名悟修真。炼凡成真,炼真成神。

(27)虽名得道,实无所得虽然从名目上说,似乎是得到了道,但其实道为天地之本源,宇宙之原动力,大自然之规律。独立而不改,周行而不殆。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先天地生而不为久,长于上古而不为老。太上无极大道,本无得无失,无形无象,视之不见,听之不闻,搏之不得。故曰实无所得

(28)为化众生,名为得道:化返以守真谓之化。化,迁变之义。逐换应见之名,化别种种,应见容仪。有无莫测,透化时人。透化者,指事为喻。恒劝开悟教道之名。普令后学之人。舍恶从善,惜身保命。故要归于圣教。只有太上西化流沙,八十一国,亦法视相,或见大人,身千丈;或见小人,身长丈八。变见无方,易形改号。或曰金仙,或曰梵仙。随方设化,同体异名。教人修道,去妄成真。乃立清静之教,是为得道。

(29)能悟之者,可传圣道:悟觉,犹通。此句言凡学仙之人,若悟真理,则不以西竺东土为名,分别六合之内,天上地下,道化一也。若悟解之者也不以至道为尊,也不以众教为异,也不以儒宗为别。能悟本性,非分别所得。但能体似虚无,常得至道。归身内修清静,则顺天从也,名合人事,可以救苦拔衰。以此修持,自然清静。人能清静,至道自来,不求自得,不学而成。清静自然,圣道归身,所以说可传圣道。

此段总的是讲了要“遣欲”、“澄心”,在做到“无心”、“无形”、“无物”的境界后,还要把“空”、“无”及湛然之“寂”也当做有名之物,遣而忘之,以达到“真常”、“清静”,从而“得道”。所谓得道,并不是指有形有象之道,而是得证虚灵本性圆满无缺之道,得了此道之后,可以应物应事,玄同万物。妙合先天之,而运化于万物内外,绵绵无尽。

(30)老君曰:上士无争,下士好争:上士,有修为有涵养的上等智慧的人,是上德派生的。下士,指修为涵养各方面都次于上士的人。争,求静,执有之意。此句言有修为有涵养的上等智慧的人,不与外界争胜争强而自强。这是上士所获得的福,而下士由于一味争取身外之物,而失其内在真性,终使神丧绝,一无所获。

(31)上德不德,下德执德:德,是道所表现出来的,通于道。经云:“道之在我即为德。”又云:“德者得也。”德的体性特征都同于道,道无形无象,含而不露,空虚而无迹象,却无所不有,无所不在,无所不为,无所不成。生育天地,运行日月,长养万物,却不自恃、自彰。这种特征表现在人身上,就叫“上德”。上德和常德一样,是内在的、实质的、无形的、自然的,而不是外在的、表面的、形式上的东西。因而,无形的道是大道,无形的内在之德是上德。而下德之人,一味追求有为之法,飘流浮于开、情之间,自以为是,无法突破小我而进入无我的高上境界。

(32)执著之者,不名道德:执著,指执德、下德。道德,指通变无方,存亡自在,应见即用,能尊能贵,悉皆自然。此句言下德之人,故执诸相,行流涉于有为,是不懂事理,不懂道德的人,不能成道。

此段总讲了人能安分守己,善保自性,摒去一切尘障,乐道报德,自然灵性升华,福寿无边,切莫执著一事一物而自困愁城,成为一个不明事理、不能自拔的人。

(33)众生所以不得真道者,为有妄心:妄,动。情浮意动,心生所妄。动,乱思,因妄乱了本性。此句言一切众生不得真道的原因,都是被情染意动。妄有所思,思有所惑(惑,感其情而妄动于意)。意动其思而妄生于心。人一但有了妄动之心,自然不能清静,又说妄动即亡。都亡失道性。所以说逐境而感情妄动,不能得到真道。

(34)既有妄心,即惊其神:惊,指心之极畏,不只指尽惊。惊有两种情况,一指内修清静,忘了形而惊其神;二指外习事情,劳于心而惊其形。此句言外又既惊其形体,内诱自然惊于其神。想要心神安静,就要外欲不生,欲不能生,自然清静。

(35)既惊其神,即著万物:人如果惊其神,外就有所著于境,内里就失去正性,也可理解为道贵守一,不可著于万物而惊其神。

(36)既著万物,即生贪求:贪,过分追求、偏爱。有两种情况:一是贪于世事,外求华饰欲乐,这种情况为阴咎,不合于阳,就不能清静,是为沉滞;二是贪于进修穷寻真理,坚求至道,这叫内贪。这种情况属于阳,能体道合真,自然清静。

(37)既生贪求,即是烦恼:贪求外事,要渐渐断除;贪求内事,要勤勤修进。虽然是内求至道,也不可以固执,如此也能生烦恼。这里的烦恼也分两种情况,有轻重之分,一是轻烦恼,二是重烦恼。轻烦恼是贪求至道,这种情况也生烦恼。二是外求世法,名重烦恼。轻就合阳,所以叫清,重即合阴,所以叫浊。虽然分了轻重,但两者这间又是相对的。贪就会生迷惑,但是要舍重弃轻,内守元和,湛然不动,所以叫怀道抱德了,自然而然就淳朴了。

(38)烦恼妄想,忧苦身心。便遭浊辱,流浪生死。常沉苦海,永失真道:浊染。辱,污。流浪,指反复。苦海,苦的大海,海指大。此句言人的身心逐于外物,忧苦自然而然就产生而扰乱身心,在生死之间反复,永远不能超脱,流浪于苦海之中。忧苦的事不能够休止,都是出自人心造作的。学道的人,都内守其一外除其想(一,指身)。圣人云:“存三守一”。(三,指精、、神。)但守其身,必存于三。所以《西升经》云:守身不失,常存也,专守其一,不生妄想,即免于苦海,沉沦忧苦,不著于身。心自然解脱,自然清静。

(39)真常之道,悟者自得,得悟道者,常清静矣:真道是常存的,无时不在,不生也不灭,她外包天地,内入毫芒,运行日月,长养万物,人能悟解,自然而得,得的不是外在的东西,而是道。所以太上说,人能觉悟,悟则本性,谓之得道也,所得到的道不是大道,大道是难求难得的。经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又云:“道本无形,莫之能名,得悟之者,惟已自知。”善人常能守于清静,都是得到真道的人。

此段总讲了众生所以不能得到真道的原因,是由于妄念之起,贪求身外有形之物,大伤自己精神,以至流浪生死,常存苦海浊辱之中,受苦受难。如果一心向善,修炼真常之道,一旦了悟大道的规律,修之不辍,自会有成。以达到常清常静,有至乐而无苦难的真常境界。

(40)仙人葛翁曰:吾得真道,诵此经万遍:葛翁,此指葛玄。三国时方士,字孝先,丹阳句容(今属江苏)人。《抱朴子金丹篇》称,他曾经从左慈学道,受《太清丹经》、《九鼎丹经》、《金液丹经》等炼丹经书,于阁皂山修道,常辟谷服食,擅符咒诸法,奇术甚多。后世道教尊称为“葛仙公”或“葛仙翁”,又称“太极左仙公”;北宋徽宗时封为“冲应真人”;南宋理宗时封为“冲应孚佑真君”。明清时,道门和民间又常称葛洪为葛仙翁。仙翁,祖代求仙,皆成真人,仙翁初入道之时,居长白山,或居东岳,自后遍历名山,殷勤求道,成道之后,隐迹潜形,惟值得留经教于世,劝悟后学之徒,凡言诵此经万遍者,即万行圆备,圆满之意。又说,万遍道备,飞升太空,万神之备,万遍既周,乃成清静之道。

(41)此经是天人习,不传下士:天人,极阳之仙。天仙者,碧落飞腾,游行自在,两腋有毛羽,也叫羽客。凡是天仙羽客,住于三清之上,常行于经法,也不轻传下士。世人苦修天人之行,即谓天上人。凡欲修学之士,何不诵习此经,日有进修三业,若无退慢之心,是有进无退之士,也不令经传下士。圣人云:“经法流行于世,学人若遇须当宝而贵之,不可轻世,如逢贤士,有心即授,有善即传。”

(42)吾昔受之于东华帝君:吾,仙翁自称。东华帝君,又名木公、东王公、扶桑大帝,与丹灵、黄老、皓灵、玄老并称“五方五老”,他掌管男仙名籍,男人成仙必谒东王公,女于成仙必谒西王母。此句言仙翁得受此经(清静经)于东华帝君,也是不轻传于下士的。

(43)东华帝君受之于金阙帝君:金阙,指天庭。金阙帝君,经书中说法不一,有经称是太上老君。有经称是太上老君随方设化,或号天皇大帝,或曰太一救苦天尊,或号金阙圣君。此意指上圣帝君都宝秘此经,何况后学传授修持讽诵,还不更加崇仰而学修。

(44)金阙帝君受之于西王母:西王母,即王母娘娘、金母。是道教诸女仙之尊神,女仙之首,凡女人成仙必谒“金母”。此句言金阙帝君受此经于西王母之时,也是不轻传下士的。

(45)西王母皆口口相传,不记文字。吾今于世,书而录之:口口相传,指古圣人传授经法,都是内藏心腹,秘受经文,流通行化,并不记文字,就不被世人所能见到。自从仙翁以来,书写下了此经,传于下世,普遍流行,是要拔度后学之人。

(46)上士悟之,升为天官:上士,外炼形质,内养精神。外和其光,而同其尘,内修功而保其元,元是神之母,人能常存于元,下保于丹田,上固于泥丸,中守于绛宫,这样保于三元,内养于神。(神,之子。形,神之舍。神是身之主,身无主则不安,形无神而不立。)上达之士,常服日精,保于下丹田,饮月华,保于脑户。(脑户,指泥丸上丹田,属阴。所以用太阳精保之。)易经云:“一阴一阳之谓道,能恃日月二景,扶身形而行之,必升为天官。五云五,是五行之正。凡上道之人,五脏既真,五脏自生五行,真化成五云,扶其形质,上游三界(三界,欲界、色界、无色界),下游十方(十方,指四维、上、下。)。三界十方俱无滞碍,然后升入上清,得位为天官之号。

(47)中士修之,南宫列仙:凡学道之士,先顺炼肌,谓之宝玉(玉,指骨)。炼肺保津,谓之。(金,指肺。金石,指肾。丹,指心。)安心息气,保于。肾脏,乃得延年。不是世间金石宝玉。这里所谓的金石,能保人性命。另据图南子云:如何外宝?即先要内保。如果能内保于性命,然后上参于上清圣文。(圣文,指上清秘宝之书。)下达玄微。(玄微,指下元肾)又据上清经云:南方有丹灵天,内有蕊珠宫,宫内有一真君号灵天君。又据是朱阳宫或朱陵宫。宫的一处有炎炎火炼池,池有七宝宫殿。也称紫阳宫。如果有下达之士,学道成功的,得到司命真君认同,录下姓名,奏上南宫,就得为仙宫之号了。

(48)下士得之,在世长年:下士不能绝利一源,都求资身益命之道,或服灵药,或饵丹砂,或休名弃位,或淡静安神,或依倚林泉,或藏迹于朝市,内修至道,外合五常,或隐或见,体道合真,如斯不退,尚保延年,何况高士英贤,隐于嵩谷,学神人餐药而得白日升天。何故后人不能专至,即今西岳华山,山居隐士,丁陈二人,在世延年注名以入仙位,况后人不能相效,故举此数,喻乃明至道无偏求者必达。故本经云:天道无亲,常与善人。

(49)游行三界,升入金门:灵宝经云:三十二天、三十二帝,第六名上明七曜摩夷天帝。名恬会延,此是欲界。虽有此说,凡学道但去其欲,即名真人。色界在二十四重天,无极云誓天为色界,其帝君号名飘驽穹隆。太素秀乐禁上天为无色界,帝君名龙罗觉长,此名三界,乃指天地而言,此为外约大纲之说,若喻人身而言,三界即三丹田。下丹田为欲界,中丹田为色界,上丹田为无色界。人若保守于三丹田,则精神存上中下三丹田之境,真人游于三界,若得三丹田,神俱足则自然升天。所以经云:形神俱妙,与道合真。《上清经》云:大罗天在三十二天上。《灵宝经》云:三界之上,渺渺大罗,大罗之境,惟有三清宫阙。莫不上圣高尊游于其上。学道人若先修内行,保固守于三元神,三元神俱备,自得升天,游行三清之境,出入金阙之前,朝拜太上、得为真人。故曰:升入金门。

(50)左玄真人曰:左,指阳。玄,指一。左玄是道君之号,得一真人,是立其左右阴阳一的意思,所以称左玄真人。左玄真人号法解,大慈大仁,多请问因缘,下游五浊,救拔一切、复归三境。侍从尊慈,太上保之,称其名号。学仙之士,但能存一守于阴阳二,则为真人。何为守一,一者,道之本性,一为大也。又云身也,所以《西升经》云:爱人不如爱身,爱身不如爱神。爱神不如舍神,舍神不如守身,守身长久长存。学人未玄微,但且护形,爱轻物,贱名思虑不惑,则血气和平,如此即其一可存。阴阳二,即坎离之用,故谓为真人之身,然后朝于太上,皆得为道之臣也。上则参于三境,下则游于十方,开导众生,教化未悟,引接群生,普令得其道,此即为真人之所作也。

(51)学道之士,持诵此经:持诵,依本曰读,离本曰诵,学道之士,若能解心正,道念不退,依法奉修如对太上,行住坐立,常持专一,是谓诵经。

(52)即得十天善神,拥护其神:十天,指八方和上下。《因缘经》云:每月十直斋,各有善神直日,也为善神。且人有三业六根,身形之业,故有十恶。(十恶,指淫、杀、盗、贪、嫉妒、恚、恶口、两舌、妄语、绮语。),(十善,身不妄动,心不妄动,意不妄思,性不妄乱,耳不妄听邪声,口不妄言绮语,目不妄视邪色,鼻不妄受邪秽,舌不妄食邪味,识不妄受于惊怖)十善既生,十恶自灭。乃得真圣相护,此句言学道之士心常念道,持诵真经,即得善神拥护。

(53)然后玉符保神,金液炼形。形神俱妙,与道合真:玉符,指玉皇之符。令人学道,功圆行满升入仙阶,先得玉皇符命,然后升仙。玉符于身而论,可明中元之事。中元,指心。学人之心,若能安静,自然无染于尘垢,清静而保固形神。上等之人,悟炼金液之道,以固形质。中士未悟,身外求乐,合和修炼,以宁性命。若论出入之道,亦先固形体,然后养于神识,而形体固,形瘦力倦。神者,为彼之主,主安则外固,假如世之屋宅,无人则不能全。内外之事,也是这个道理。故经云:我身乃神车,神之舍,神之主。主人安静,神即居之,躁动神即去之。又说神生形,形成神,形不得神不能自主,神不得形不能自成。形神合同,更相生更相成,这是表里相应之道。又说:神常爱人,人不爱神,神常爱人,愿其人生,人不爱神,为心所忧。心也是神,其神名叫灵童,能恶能善,能昧能明,能喜能怒,能正能邪。使意马如风,驱心猿如箭疾。巧生千种,机出万端,皆在此神。《内观经》云:心即是神,非青非白,非赤非黄,非大非小,非短非长,非曲非直,非柔非刚,非厚非薄,非圆非方,变化莫测,混合阴阳;大包天地,细入毫芒;制之则止,放之则狂;清静则生,浊躁则亡,人能清静内修至道,制伏其心,心既安静,其神则生。神生则形固,形固成神,神藉形而成,形藉神而生,形神相藉,安静修功,形固神全。所以说:形神俱妙,内外相应,自然与道合真。

(54)正一真人曰:正,即真。一,为大,也指心。心是南方太阳之象,原处北方。因何太阳处于北方,为坎离中有一画,故为一阳,是谓心。一是阴中阳位,二是阳中阴位,此是五行反复之理,阴阳变化之用,是谓正一。正一真人,指汉天师,姓张,讳道陵,今为三天大法师,位任正一真人,又为三清度师,居圣真之位,曾炼五行,修功为国,扶衰救苦,除害兴物,利济庶民,功圆行满,超凡成圣。位居高上正一真人。人若能修炼其心,自然关府通泰,神和气畅,皆由正一之事。张天师流传下来的有正一斩邪三五飞步之道、铜符铁券、金丹宝经、秘诀灵章、二十四阶品录等。

(55)人家有此经,悟解之者,灾障不干,众圣护门:家此指身。经,指心。真人曰:家有此经,若能悟解玄微,清静身心,修行念道,持诵不退,即得众圣神人护卫其门,即得神人护门则灾障不干于家庭,邪魔无犯于住止,皆因主人清静,故得神明护门。内比喻则家犹身,心为经。人能清静行其至道于心,则谓之有此经。悟,即觉。达,即解。通,作了。觉了则谓心有经。无经则未悟解,故有灾障,烦恼所生,若心了达,则无烦恼。烦恼既无,自然清静。灾障不生,故不干。众圣护门,意思是指人身中有三万六千神,左三魂右七魄,身有一万二千形影,体有二万四精光,五脏六腑,二十四神,耳眼口鼻皆有,一一各有宫阙所居,人若清静,众神归身,各居宫阙,故云:众圣护门

(56)神升上界,朝拜高尊:神即心,道典云,聪明正直谓之神,阴阳不测谓之圣。故云心灵则道降,道降则神灵,神灵则圣。神明既圣,即可升。(升,登)。升登于上界。(上界,三界之上,三清之境大罗天)。人能保精养气,爱神调和于元气,填补于脑,烹炼神水,变化精神,神气若全,即得上升三界,朝礼太上高尊,凡学仙之士,所说朝元,即有二种,一论天地,二论人身,即明三丹田,且三界朝元者,即上元、中元、下元。上元上应玉清始所化,号天宝君,理玉清圣境清微天,总一十二部圣行之经,为洞真教主,下于人身中为上丹田。脑宫也号泥丸宫、帝君以主于。中元者,上应上清元所化,号灵宝君,理上清境禹余天,总一十二部真行之经,为洞玄教主,下于人身中为中丹田,心府宫,帝君主于神。下元上应太清玄所化,号神宝君,理太清仙境,大赤天总一十二部仙行之经,为洞神教主,下于人身中为下丹田,海肾宫,帝君主于命,此三元、三宫、三宝,天地得之以成,失之以倾,人生得之以生,失之以死。故《黄庭经》云:一身精神慎勿失。故要保爱。又云:仙人道士非有神,积精累以成真。此句言,凡学道之人,若能运用精华,存想神,朝拜三元,修功不退久而行之,自得真道。

(57)功满德就,相感帝君。诵持不退,身腾紫云功满八百,行满三千。(功行,此指修炼的功行。)学人若能行胎息之道,日行八百,即可以升天,功行感应,自然升举。古德云,功圆行满升为金阙之臣,独步玉京之上道。学人若能专守三宫,朝拜真元,百节阙府,自然通泰,万神和畅。相感帝君,指既存守三元,三元各有帝君,诵持不退,则心念正道。身腾紫云,指内观之道,乃有正说,人有五脏属于五行,人若修炼五行真,传于五脏,故为实腹,五脏真既成,自然尸解,出有入无,变化自在,存亡恍惚,此为得道之中也。紫云,指五脏真结成,紫云乃是上天诰命之,故凡得道之人,皆是乘云而去,上升三境,朝拜太上高尊,以表得道人证于尊贵之貌。此句言至心修道必然成道。

摘自《正统道藏洞神部玉诀类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无名氏注本

玄门后学桑楚、三景语译

宋朝庆元年间,有个名叫孙寿的人。居住在海边的丛林中,以打猎为生。一天,丛林中突然起火,漫天的烟雾和火焰,树木都被焚烧殆尽,然而有一小片树林却丝毫没有受到火焰的侵蚀,而且长得非常茂盛。

孙寿觉得很奇怪,就过去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走近一看,树丛中有一所坛靖,推门进去,只见一位老人,年纪大约七十多岁,正端坐在桌案前读诵着一卷经文。

孙寿上前行礼问道:“老人家,您在读什么?”老人惊奇地问道:“什么人到我这里来了?”孙寿回答说:“我是海边的猎户,刚才丛林里起了大火,唯独您的居室及周边不遭火焚,安然无恙,所以想来看看是什么原因。”老人说:“我在此处居住已经有四百多年了,从没有遇见过水灾火灾。”孙寿又问:“您读的是什么经文?”老人回答说:“是《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孙寿说:“什么叫做《清静经》呢?”老人说:“请坐吧,让我细细地为你解说。所谓“清静”,即是道德。所以我的身体清静,这是我持守清素之行的缘故。”

“清静而柔和的是道的持守,清净而应化无穷的是道的变化,清静如同大海一样的广博,是道的德行。我能持守这份清静,能与大道合真,变化无穷,又会怕什么火灾呢?清浊、动静,无一不随着大道的变化而运转不息,我能持守这清静之道,又有什么灾害能伤害我呢?”

孙寿听老人开讲大道,当下丢弃了打猎的弓箭,向老人拜谢,求授与《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解悟真道,后来名闻天下。

唐朝白云哲,是朱阳县的太尉。有一次他奉旨乘船往辽东,运输粮草,途中遇到大风浪,波涛汹涌,四周昏黑一片,仁哲一行惊恐不已。这时,忽然听到空中有神人说:“哲公常念诵《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现在正当危急关头,还不速速持念?!”仁哲听到后,赶紧念诵了三十遍经文。诵经时,一道道的金光不断从仁哲的口中迸射出来,全船的人都同时看见。没过一会儿,便风浪息止,仁哲得以平安返回。
  回家以后,仁哲请道士启建黄斋醮,普谢神恩。又刻板刊印《清静真经》三千卷,流布十方。仁哲最后活到一百一十九岁,无疾坐化而终。

目前,学术界对 《 清静经》的成书年代问题仍存有争议,归结起来约有成书于唐代说,全真教高功高道为代表,此说影响较大;成书于唐玄宗以前说和成书于六朝说,观点众多。对这部重要道经而言,厘清其成书时间,无疑是一项有意义的工作。那么 《 清静经》到底成书于何时 呢?经考证后认 为,《 清静经》约为陶弘景至北周末年之间的作品,后文即对之详述 [2]

《 清静经》的版本与流传

为理清 《 清静经》的成书问题,笔者先将目前所见资料中有关 《 清静经》版本及流传之材料,约略归述于下:

( 一) 《 清静经》白文本及各家注本。 (1 )

《 清静经》白文本,见 《 道藏》洞神部本文类。(2 )杜光庭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 ,为 《 道藏》所收 《 清静经》最早注本,见洞神部玉诀类。(3 )张君房 《 云笈七》卷1 7 ,收有 《 老君清净心经》 ,见 《 道藏》太玄部;此外, 《 道藏》太清部也收有 《 太上老君清静心经》 。 (4 )宋代王阶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纂图解注》 ,见 《 道藏》洞神部玉诀类;另外, 《 藏外道书》第9册,第3 2 2-3 2 5页收有王阶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纂图解注》去注存图本。(5 )金世宗时人侯善渊 ①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② ,见《 道藏》洞神部玉诀类。 (6 )金代刘通微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颂注》 ,见 《 道藏》洞神部赞颂类。(7 )元代李道纯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 ,见 《 道藏》洞神部玉诀类;又见于 《 道藏辑要》尾集一。(8 )元代无名氏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 ,见 《 道藏》洞神部玉诀类。 (9 )原题白玉蟾分章正误、王元晖注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 ,成书于元代 ③ ,见 《 道藏》洞神部玉诀类。《 道藏》洞神部玉诀类还收有 《 清静经注》1卷,含 《 大道渊源老氏圣纪》及图像数篇, 《 中华道藏》中丁培仁先生点校本认为其属白玉蟾分章正误、王元晖注本,而 《 道藏》误题为 《 清静经注》④ 。(1 0 )八洞仙祖合注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真经》 ,见 《 道藏辑要》尾集一。(1 1 )彭好古刊《 道言内外秘诀全书》所收 《 清静经》 ,见 《 藏外道书》第6册,第2 3页。(1 2 )水精子 《 太上老君清静经图注》 ,见 《 藏外道书》第 3 册,第7 1 5-7 4 4页。(1 3 )汶水居士注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真经元旨》 ,见 《 藏外道书》第 3 册,第7 4 5-7 6 6 页 [2]

( 二) 《 清静经》在唐代的注解与流传。据《 道藏》所收白玉蟾分章正误、王元晖注之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注》经后元代王大叙题识谓:“ 大叙尝获紫清白真人分章证误,司马子微解注之本,言 言 造 微,句 句 明 理,实 乃 修 真 之 指归……句曲山人王大叙谨识。 ”⑤ 司马子微即唐代高道司马承祯,武则天曾召其至京都,历经睿宗、玄宗朝,至7 3 5年告化,时8 9岁 ⑥ 。又据《 历世真仙体道通鉴》卷3 3载:“ 李思慕,成纪人。与东楚董练师、白先生结烟霞之友。周游三湘名山,后访南岳五峰。虽师范不同,而各有指归。白既于石鼓上升,思慕入京师,高力士嫉吴筠而进之于明皇。答问称旨,后乞归山,上厚赐饯行。注 《 清静经》 ,行于世。后玄化于紫盖峰。惟董混迹于衡阳后洞,常以咒术治人病苦。有酬之者,惟酒一醉为妙。于是无醒时,醉卧衢路或溪谷,遇雨而衣不濡,凌严霜而皓如也。数年,巡门告人曰:各好将息。人皆讶之,亦于洞后尸解,如蝉蜕也。唐杜甫有忆昔行诗,末句云:更访衡阳董练师,南游早鼓潇湘。 ”⑦ 此外还有杜光庭注本,于是可知, 《 清 静 经》在唐代 流传颇广。 [2]

( 三)《 清静经》在宋元的流传。《 金石萃编》卷 1 2 5 载北宋太宗太平兴国五年 《 常清静等经碑》作 《 太上老君常清静经》 。南宋绍兴改定《 秘书省续编到四库阙书目》著录 《 清净心经》 1卷。南宋郑樵 《 通志略》艺文略第五,道家第二,载录其所见 《 清静经》注本有董朝奇注、吴中起注、周申注、孙膺注、刘本注,另有别解 1卷。南宋黄震 《 黄氏日抄》卷5 8云:“ 后世有伪为道书者,曰常清净经;有伪为佛书者,曰般若经。千变万化,皆不出反常一语。初非异事乃雷同语耳。言用兵而不能明其所以用兵,言修炼而不能明其所以修炼,言鬼神而不能明其所以鬼神,盖异端之士掇拾异说,而本无所定。见者岂此其所以为阴符欤?然则人生安用此书为也。唐永徽五年尝敕遂良写一百二十卷,不知果然否?近世大儒亦加品题则事之不可晓者。 ”从以上所列材料中,我们可以得出两点结论。首先,《 清静经》已经在唐代流传颇广,据司马承祯曾注 《 清静经》之说,那么极有可能在武则天朝就有 《 清静经》流传。其次,宋代以后《 清静经》流传不绝,显示其较大的影响力。

萧登福先生认为,从内容来看,所谓 《 心经》者,通常是指该经之精华而言,如佛教的 《 般若波罗密多心经》是 《 般若经》之精华,道教之《 高上玉皇心印经》是内丹修炼之精华,同理《 清净心经》也应是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妙经》的精华;既取其精华,所以 《 心经》通常较原经为短,然 《 清净心经》反而较 《 清静经》文字为多,不是取其精华,而是在阐释 《 清静经》的道理,所以 《 清净心经》应该是撰成在 《 清静经》之后,用以解释 《 清静经》者 [3] 。在学者们研究成果基础上,笔者持 《 清静经》较 《 清净心经》早出的看法,主要理由有二。其一, 《 清净心经》纠正了 《 清静经》的某些错谬。我们可就两经中相关经文进行比较,以进一步说明问题。 《 清静经》云:“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 ,这一表述将动视为静的基础,显然与下文 “ 主静”的意蕴不符,这一表述在无名氏注本、李道纯注本、王元晖注本、王阶注本中皆与之相同。 《 清净心经》则谓:“ 清者浊之源,静者动之基” ,即纠正了 《 清静经》的错误,在侯善渊本、刘通微本中都是如 《 清净心经》 “ 清者浊之源,静者动之基”的表达。这一方面说明《 清静经》本较 《 清净心经》本流传广,影响大;另一方面也说明 《 清净心经》 “ 清者浊之源,静者动之基”的表述是对 《 清静妙》“ 清者浊之源,动者静之基”的修改,属于较晚的版本。其二,《 清净心经》中有不少文句是在注解 《 清静经》经文。比如 《 清静经》云:“ 夫道者,有清有浊,有动有静。天清地浊,天动地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 ” 《 清净心经》则云:“ 老君曰:夫道一清一浊,一静一动。清静为本,浊动为末;故阳清阴浊,阳动阴静,男清女浊,男动女静。 ”我们知道,阴阳是道教教义的重要概念,《 太平经》就有 “ 天下凡事,皆一阴一阳,乃能相生,乃能相养” 琐 , “ 阴阳相得,交而为合,与中和气三合,共养凡物”的说法,这些论述显然指出了男属阳、女属阴的观念。就 《 清静经》与 《 清净心经》这两段文字相比来看,后者显然更详细,指出清静为本,还从阴静阳动中推出男动女静。因此认为后者是为前一段文字作解,是大有可能的。又如, 《 清静经》谓:“ 虽名得道,实无所得,为化众生,名为得道。 ” 《 清净心经》则谓:“ 既常清静,及会其道,与真道会,名为得道。虽名得道,实无所得。既无所得,强名为得,为化众生,开放便道。老君曰:道所以能得者,其在自心。自心得道,道不使得;得是自得之道,不名为得,故言实无所得。 ”很明显, 《 清净心经》这段话是在 《 清静经》表述之上的展开。 [2]

三、《 清静经》成书年代考证

经上文梳理和分析,基本可以确认 《 清静经》是早于 《 清净心经》的,在此基础上,我可以进一步考察 《 清静经》的成书时间。笔者赞同将 《 清静经》看作是六朝时期经典的观点,并通过考证后认为 《 清静经》约为陶弘景至北周末年之间的作品。笔者是从考析 《 清静经》本身以及旁证支持这两个方面去考察其成书问题的 [2]

首先,从 《 清静经》本身来考察。李大华先生提出从 《 清静经》与 《 清净心经》的 “ 赞”与“ 偈”确认两经成书早晚的思路对笔者有很大启发。但是笔者在对 《 清静经》中 “ 赞”的研读中有不同的理解。“ 赞”中有云:“ 学道之士,持诵此经者,即得十天善神拥护其人,然后玉符保神,金液 炼 形,形 神 俱 妙,与 道 合 真。 ”这 里“ 玉符保神”实际上指出了神真授玉符以保护修道者身神的观念。如 《 云笈七》卷 9 “ 释太上神虎玉符”就说:“ 《 神虎玉符》太真九天父母所出。太真丈人以传东海小童、九天真王,九天真王以传太上道君,太上道君常所宝秘,藏于太陵灵都琼宫玉房之里,卫以巨兽,捍以毒龙,神虎七千备于玉阙也。神虎班其匠,金虎亘其真,智慧标其干,消魔演其源。微旨幽邃,妙趣难详。皆署天魔隐讳,或标百神内名。诵其章,千精骇动;咏其篇,万束形。以三天立正之始,传付太微天帝君,使威制六天,斩馘万神,摄山召海,束缚群灵。威魔灭试,回转五星。符在本经。 ”“ 金液炼形”则主要是说服食金液神丹以成仙,如 《 云笈七》卷4 3云:“ 二老因授青芝金液浆见,与以次存食芝而饮浆,青芝似莲华,浆似美酒耳。饮食都毕已,乃再拜帝君之前,言曰:今日清吉,帝君在庭,赐以神芝,金液玉浆,二老度籍,太一奉章,长生久视,寿命未央。 ” 依照笔者对 《 清静经》中 “ 赞”的理解,其应该是反映了内丹道教兴起以前以神符保神及服食金液神丹而成仙的观念,并不具备隋唐道教内丹学初兴时的特征 [2]

其次,从旁证加以佐证 《 清静经》成书时间。学者们在考证 《 清静经》成书时往往忽略了将与之相类似的系列经典 《 太上老君内观经》 、《 洞玄灵宝定观经》等结合起来考定其成书问题。张君房编撰 《 云笈七》时将 《 太上老君内观经》 、《 洞玄灵宝定观经》 、 《 老君清净心经》同收录于 “ 三洞经教部” ,第1 7卷,这并不是随意的编排,而是根据这三部经典的共同旨趣进行的归类。丁培仁先生也指出,《 太上老君内观经》基于 “ 教人修道即修心也,教人修心即修道也”和 “ 人能常清静其心,则道自来居”等观点,提出 “ 内观之道,静神定心,乱想不起,邪妄不侵,固身及物”的修炼方法,其内观顺序涉及心、身、物三者。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与之有关联,更具体提出 “ 能遣之者,内观于心,心无其心;外观于形,形无其形;远观于物,物无其物。三者既悟,唯见于空。观空以空,空无所空。所空既无,无无亦无。无无亦无,湛然常寂。寂无所寂,欲岂能生?欲既不生,即是真静”的三观法 。 《 太上老君内观经》与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 《 洞玄灵宝定观经》思想连署,特征相似,当属同时先后的作品,据思想分析,《 太上老君内观经》应在 《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之前成书。萧登福先生也认为 《 清静经》与 《 太上老君内观经》关系密切,但他将《 太上老君内观经》视为解释 《 清静经》的作品。综合以上说法,我们能够确认的是 《 清经》与 《 内观经》等经典有着密切的关系。也就是说,我们在考察 《 清静经》的成书时间时不能仅围绕着 《 清静经》本身来做文章,应该参考《 内观经》等的成书来作出推断。那么 《 内观经》成书于何时呢?笔者留意到,杜光庭在 《 清静经注》中引 《 内观经》之论,其注 “ 能遣之者,内观其心,心无其心”时谓 [2]

人能断情,绝贪去欲,即无三业之罪。不以专志,修于内行,守于绛宫,自内观己心。心者,火也。故引 《 内观经》之言,心者,火也,南方太阳之精,主于火也。上应荧惑,下应心也。心为绛宫者,神也,妙用不测,变化无定,神明依泊,三叶如莲花。又云,制之则正,放之则狂,清静则生,浊躁则亡。明照八表,暗迷一方。故使学人可以观之者,心处于形内,不以形观心。即使形观,则为二义。形者舍也,心者主也,舍不能观主,故不可观也。可使神观心。神者之子,者神之母。但心意引,存神而观之,自然感应。何以知之?古德云:为使神,神之与心,之与道,不相远离。故圣人设法教人,修道即修心也,修心即修道也。心无所著,即无心可观;既无心可观,则无所用,无所修,即凝然合道。故心无其心,乃为清静之道矣 [2]

杜光庭引 《 内观经》经文以注 《 清静经》 ,这说明当时 《 内观经》已经影响较广了。此外,我们注意到,杜光庭注解 《 清静经》时所引经典大都是魏晋南北朝时所出,比如 《 黄庭经》 、《 西升经》等,皆距杜光庭的时代较远,这就说明有可能 《 内观经》也是距其时代较远的作品。此外, 《 太上老君内观经》云:“ 道者,有而无形,无而有情,变化不测,通神群生,在人之身则为神明,所谓心也。所以教人修道,则修心也,教人修心,则修道也。道不可见,因生而明之;生不可常,用道以守之。若生亡则道废,道废则生亡,生道合一,则长生不死,羽化神仙。人不能长保者,以其不能内观于心故也。内观不遗,生道长存。 ”这一论述与 《 上清经秘诀》所录陶弘景 《 登真隐诀》佚文相似,即:“ 所论一理者,即是一切众生身中清净道性。道性者,不有不无,真性常在,所以通之为道,道者有而无形,形而有情,变化不测,通于群生,在人之身为神明,所以为心也,所以教人修心即修道也,教人修道即修心也。道不可见,因生以明之,生不可常,用道以守之,生亡则道废,合道则长生也。 [2]

陶弘景生于刘宋孝建三年 (4 5 6 ) ,于梁武帝大同二年 (5 3 6 )卒。此外,这一论述还见于《 太上三十六部尊经》 ,即:“ 劝人修道,即以修心;教人修心,自可见道。道不可得见,因心以见;道不可得闻,因心以闻。夫闻见于道,皆因以心;心不可常,用道以守。若非以道守,随心闻见,则是入邪宗,永不解脱,永不闻法。 ”王卡先生认为,《 太上三十六部尊经》约成书于南北朝末,因为 《 无上秘要》卷 3 7 已经著录此经。

北周武帝 (5 6 1 - 5 7 8年在位)于5 7 7年平定北齐。上文中所引各经所论与 《 内观经》相似之经文,可能是引自 《 内观经》 ,当然也可能是道士造作 《 内观经》时从他经所摘录。若属前一种情况,那么 《 内观经》的成书就不晚于陶弘景生卒年间,即4 5 6 - 5 3 6年;若属后一种情况,我们结合前文分析,则 《 内观经》成书不晚于北周 ( 5 5 7-5 8 1 )末年。综合以上考虑,我们就能够推断 《 内观经》成书时间约在 4 5 6-5 8 1 年间。而基于 《 内观经》与 《 清静经》的密切关系,我们亦可推得 《 清静经》约为陶弘景至北周末年之间的作品。 [2]


相关文章推荐:
太上老君说常清静经 | 葛玄 | 老子 | 真人 | 清静经 | 道士 | 杜光庭 | 白玉蟾 | 无名氏 | 李道纯 | 降本流末 | 六欲 | 常静 | 圣道 | 下德 | 真常 | 德经 | 葛玄 | 抱朴子 | 葛洪 | 血气 | 张天师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