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情感表达系统

情感表达的主观目的在于就是向他人展示自己的能力、地位和价值需要,以求得他人的帮助,争得他人的合作,取得他人的理解,赢得他人的尊敬。

人的情感表达最初来源于人对于所接触的价值事物的生理反应的一种自然流露。人的情感一旦产生,它将唤起各种生理反应如呼吸反应、心脏反应、血管反应、肠胃反应、内分泌反应、外分泌反应等,并通过皮肤电压、血压、心跳、腺体分泌等生理指标自发地表现出来,它们大部分属于无条件反射,意志对它们的调节和控制作用是非常有限的。这些生理反应的客观目的在于:一方面使人能够在事前形成必要的生理、行为和精神方面的预准备状态,另一方面使人能够在事中正确地引导生理、行为和精神活动,三方面使人能够在事后对价值关系的变动情况作出正确的结论,并及时地总结经验、吸取教训,为下一个同类事物的出现形成必要的预准备状态。这种由情感所产生的生理反应是最原始、最简单、最直接、最自然的情感表达形式。

人在进行生产活动和社会交往过程中,为了更好地进行分工合作,就必须及时地、准确地了解彼此之间的价值关系,主要包括三方面的内容:对方所处的价值关系(能力、职业、身体状况、社会地位等);对方对于同一事物的态度(赞成、反对、中立等);对方对于自己及相关事物的态度(喜欢、讨厌);等等。为此,人必须首先及时地、准确地向对方表达自己的情感,然后,再及时地、准确地识别对方所表达的情感,才能够在此基础上,分析和判断彼此之间的价值关系,才能做出正确的行为决策。

可分为三种基本方式:完全准确方式、夸张掩饰方式、完全相反方式。由于人与人之间的利益关系是复杂多变的,不同的情感表达方式将会产生不同的价值效果。完全准确方式有助于对方做出正确的行为决策,从而有效地维护对方的利益;夸张掩饰方式有助于对方做出适当的行为决策,从而既有效地维护对方的利益,同时也兼顾自己的利益;完全相反方式有助于对方做出错误的行为决策,从而有效地维护自己的利益,同时也兼顾自己的利益。因此可以发现,当彼此存在完全一致的利益关系时,就必须向对方真实地、完全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当彼此存在部分一致的利益关系时,就可以向对方夸张地或掩饰地表达自己的情感;当彼此存在完全对立的利益关系时,就应该虚假地、完全相反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总之,人的情感表达的客观本质就是人为了向他人展现自身的价值关系,这种展现有时是完全准确的方式,有时是夸张掩饰的方式,有时却是完全相反的方式。

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社会分工的合作关系日趋复杂而密切,人与人之间的交往越来越频繁而深入,这就需要更多地、更及时地、更准确地了解彼此之间的价值关系,从而需要更多地、更及时地、更准确地向他人表达自己的情感,同时需要更多地、更及时地、更准确地识别他人所表达的情感。这时,由生理反应所产生的最原始、最自然的情感表达形式无法满足这种客观需要,从而推动着人类的情感表达形式的不断发展,这种发展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

由于面部最接近大脑,最能快速地、准确地表达自己的情感,而且五官全部集中在一起,人可以通过眼、眉、嘴、鼻、面部肌肉等的变化的不同组合来灵活地、及时地、准确的、详细地表达自己的情感。

人的身体与四肢具有高度的灵活性,许多的动作与姿态可以用来表达某些特定的情感,其中,有些动作与姿态所表达的情感是本能性质的,而有些动作与姿态所表达的情感则是夸张性质的,而还有些动作与姿态所表达的情感是完全有意识的、自主性质的。

用语言和文字(即词的含义)这类抽象信号使人类能够对更为抽象、更为本质、更为遥远、更为间接、更为广泛、更为模糊、更为变化莫测的价值事物进行认识和反应。此外,语言还可以通常语速、平均基频、基濒范围、强度、音频、基频变化、清晰度等方面的变化来确定和调整它所表达的情感形式,从而使语言能够表达更为丰富、更为细致、更为复杂的价值内容。

人的情感表达的基本模式(即基本表情)根据目标指向的不同,可以分为对物情感、对人情感、对己情感以及对特殊事物的情感四大类。其中,根据事物价值的不同变化方式和变化时态,对物情感可分为八种基本模式:留恋、厌倦(过去时);满意、失望(过去完成时);愉快、痛苦(现在时);企盼、焦虑(将来时)。根据他人价值的不同变化方式、变化时态和利益相关性,对人情感可分为十六种基本模式:怀念、痛惜、怀恨、轻蔑、佩服、失望、妒忌、庆幸、称心、痛心、嫉妒、快慰、信任、顾虑、顾忌、嘲笑根据自身价值的不同变化方式、变化时态,对己情感可分为八种基本模式:自豪、惭愧、得意、自责、开心、难堪、自信、自卑。

总之,对于不同的目标指向、不同的价值变化方式、不同的变化时态、不同的利益相关性,人的情感表达的基本模式是不同的。也就是说,人只有在确立了目标指向、变化方式、变化时态、对方的利益相关性等确定下来以后,才能确定人的情感表达的基本模式。

人的情感表达主要通过面部表情和语言表情两种方式。

人的面部表情主要依靠眼、眉、嘴、鼻、面部肌肉等器官组织的协调运动来完成,Ekman和Friesen把人的基本表情分为六种:高兴、悲伤、惊讶、恐惧、愤怒和厌恶,系统地建立了上千幅不同的人脸表情图象库,并给出了六种基本表情的具体面部表现:

1、惊奇:眉毛抬起,变高变湾 ;眉毛下的皮肤被拉伸;皱纹可能横跨额头;眼睛睁大,上眼皮抬高,下眼皮下落;眼白可能在瞳孔的上边和/或下边露出来;下颌下落,嘴张开,唇和齿分开,但嘴部不紧张,也不拉伸。

2、恐惧:眉毛抬起并皱在一起 ;额头的皱纹只集中在中部,而不横跨整个额头;上眼睑抬起,下眼皮拉紧;嘴张,嘴唇或轻微紧张,向后拉;或拉长,同时向后拉。

3、厌恶:眉毛压低,并压低上眼睑;在下眼皮下部出现横纹,脸颊推动其向上,当并不紧张;上唇抬起;下唇与上唇紧闭,推动上唇向上,嘴角下拉,唇轻微凸起;鼻子皱起;脸颊抬起。

4、愤怒:眉毛皱在一起,压低;在眉宇间出现竖直皱纹;下眼皮拉紧,抬起或不抬起;上眼皮拉紧,眉毛压低;眼睛瞪大,可能鼓起;唇有两种基本的位置:紧闭,唇角拉直或向下,张开,仿佛要喊;鼻孔可能张大。

5、高兴:眉毛参考:稍微下弯;下眼睑下边可能有皱纹,可能鼓起,但并不紧张;鱼尾纹从外眼角向外扩张;唇角向后拉并抬高;嘴可能被张大,牙齿可能露出;一道皱纹从鼻子一直延伸到嘴角外部;脸颊被抬起。

6、悲伤:眉毛内角皱在一起,抬高,带动眉毛下的皮肤;眼内角的上眼皮抬高;嘴角下拉;嘴角可能颤抖。

这种对于面部表情的基本模式的分类方法没有充分的理论根据和严格的逻辑基础,但以上六种表情之间,面部器官组织的运动特征确实存在着较大的差异,容易进行区分。

在人类的话语中,不仅语言本身包含对于事物的价值关系的描述内容,而且语言的语速、平均基频、基濒范围、强度、音频、基频变化、清晰度等方面的变化特征还能更为丰富、更为细致、更为复杂地描述事物的价值关系。不同情感的语音信号的时间构造、振幅构造、基频构造和共振峰构造等有着不同的分布规律。例如,当一个人发怒的时候,讲话的速率会变快,音量会变大,音调会变高等;在发话的持续时间上,愤怒、惊奇的发音长度和平静发音相比压缩了,而欢快、悲伤的发音长度却伸长了;欢快、愤怒、惊奇三种情感发音信号和平静发音信号相比振幅将变大,相反地,悲伤和平静相比,振幅将减小;与平静语音信号相比、欢快、愤怒和惊奇的平均基频、动态范围、平均变化率比较大,而相反,悲伤语音信号的则较小;相对于平静发音,欢快和愤怒的第一共振峰频率略微地升高了,而悲伤的第一共振峰频率有明显的降低。

语言表情的基本模式的分类方法与面部表情的基本模式的分类方法完全相同,而每一种含有语言表情的基本模式中,语音信号的时间构造、振幅构造、基频构造和共振峰构造等特征参数与不含语言表情的平静语音信号进行比较,有着不同的构造特点和分布规律。

情感表达的逻辑程序大致是:当人通过一种或几种感觉器官把某事物的刺激信号接收并传递到人的大脑之中,大脑就会把以前存储在“价值观系统”中该事物的“主观价值率”提取出来,与自身的“中值价值率”进行比较、判断和计算。当前者大于后者时,就会在大脑中的边缘系统(该组织决定着情感的正负)的“奖励区域”产生正向的情感反映(如满意、自豪);当前者小于后者时,就会在大脑中的边缘系统的“惩罚区域”产生负向的情感反映(如失望、惭愧)。大脑然后对价值的目标指向、变化方式、变化时态、对方的利益相关性等进行判断,从而确定和选择情感表达的基本模式。

根据情感强度第一定律,情感反映的强度主要取决于“主观价值率”与“中值价值率”的差值的对数。因此,当情感表达的基本模式确定以后,人的大脑中的网状结构(该组织决定着情感的强度)将会以该情感强度的大小作为表情行为的驱动信号,以推动人的面部肌肉、身体姿态或语言声调产生相应幅度、相应速度的变化。

利益相关关系的变化对于情感表达的修正:当对方与自己的利益关系完全一致时,人就会完全真实地、自然地实施自己的情感表达;当对方与自己的利益关系只有部分一致时,人就会通过一定的神经组织来有意识地、有目的地调控相应的表情器官,适度地掩饰或夸张自己的情感表达;当对方与自己的利益关系完全相反时,人就会通过一定的神经组织来有意识地、有目的地调控相应的表情器官,完全相反地实施自己的情感表达。一般情况下,人对于表情器官的有意识地、有目的地进行调控,往往是不连续的、高能耗的、局部范围的、矛盾性的,因而很容易产生破绽而被识破。


相关文章推荐:
情感 | 能力 | 地位 | 价值 | 尊敬 | 能力 | 地位 | 内分泌 | 外分泌 | 无条件反射 | 生理 | 行为 | 精神 | 基频 | 惊奇 | 恐惧 | 厌恶 | 愤怒 | 高兴 | 悲伤 | 振幅 | 逻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