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别对我说谎(美国2009年蒂姆罗斯主演电视剧)

《别对我说谎》是美国福克斯广播公司于2009年2011年播出,由Tim Roth、Kelli Williams主演的电视剧。

该剧的灵感来源于行为学专家Paul Ekman博士的真实研究以及畅销书《Telling Lies》,每集剧情为一个简短的故事,卡尔.莱特曼(主演)通过对人的面部表情和身体动作的观察,来探测人们是否在撒谎来还原事件真相。

2009年5月,福克斯宣布将续订本片的第二季,共13集。第二季于2009年9月28日播出。同年11月24日,福克斯决定将第二季延长至22集。

此剧第三季于2010年10月4日播出,共13集。由于第三季惨淡的收视率,福克斯公司在2011年5月10日决定终止《别对我撒谎》往后的播出。

FOX对新剧《别对我撒谎》(Lie To Me)的感觉非常好,好到什么程度呢?在最新的春 季节目清单中,该剧竟被安排在所有剧集都梦寐以求的黄金档期上--星期三晚上,《美国偶像》之后,1月 21日开始。想象一下《美国偶像》那两三千万的庞大收视群体,就算只留下一半人那也是极其有诱惑力的。

"非常令人激动。" 总监制Samuel Baum最近对媒体表示,"这是一部和我们的日常生活(说谎及识破谎言)相关的剧集,收视群极其广泛。调查表明,一个普通人在与人谈话的时候,平均每十分钟要说三个谎话。说谎是司空见惯的现象,但是说谎的后果,以及通过情感辨知科学来识破谎言,将是我们取悦观众的主要手段。"

Ekman博士将担任本剧的特别顾问。

Samuel Baum说:"我花了差不多一年的时间与Ekman博士待在一起。Ekman博士的研究主要集中在四个领域--即对人的面部、身体、声音和语言的研究,这些在本剧中都将有所体现。以面部为例,不管你是加州橘子郡的家庭主妇,还是远在沙特阿拉伯的酋长,都有愤怒、害怕、惊讶、厌恶、轻视等七种主要表情(情绪)。这种科学研究的就是人类的共性现象,可以得到很高的认同度。"

Samuel Baum还说:"很多罪案剧都反映的是物理层面的东西,而我们这部剧集要反映心理层面的东西。比如我们会问,为什么那个人要作出那种表情(或反应,或情绪)?为什么有些身处危机中的人被告知自己可能获救的消息后,在确定自己安然无恙前反而会变得更加害怕?这些都是心理和情绪的反映。我们的剧集不是要调查一个人撒谎是否因为抢了银行,也不是 要寻找犯罪的起源,而是要寻找人类普遍存在的事实。这是一部很情绪化也很戏剧化的剧集,还包含了大量的喜剧元素。"

Samuel Baum对剧情设定这样解释:"我们的调查小组经常会帮助当地警方,但他们更愿意接手一些没有事实证据的无头案件。他们是唯一不需要DNA或者人证物证这些东西就可以看透真相的人,这一点与其他罪案调查剧存在不同。"

当然,"测谎" 的能力高超,并不见得是一件好事。Samuel Baum说:"想象一下,如果你随时都知道身边任何一个人--无论是丈夫(或妻子)、孩子还是同事--是否在说谎,你的生活会变成什么样子。这是一种天赐的祝福,也是一种可怕的诅咒。我们的男主人公Lightman博士正是如此,他在很多情况下都不受人欢迎。"

"测谎仪可以告诉你一个人的情绪是否有波动,心里是否焦虑不安,但它无法告诉你 这个人为什么会这样。" Samuel Baum说,"这是因为人的外在表现有很大的心理因素在里面。测试某一个人是否在说谎,这只是本剧每一集的开篇,而剧集的大部分时间将讲述这个人为什么要说谎。他们说谎是因为确实犯了所指控的罪行吗?是因为要保护别人吗?是因为某个和案情不相关的原因,但是他们担心说出真相会带来糟糕的后果,所以不得不说谎吗?我们是人,我们的调查小组和测谎机器最大的不同在于,我们会从人的角度出发来调查这些事情。"

普通人在每十分钟的谈话中会说三个谎话,但Cal Lightman博士(Tim Roth, "The Incredible Hulk," "Reservoir Dogs")却可通过分析一个人的脸、身体、声音和话语来察觉真相。他是世界领先的侦探专家,一个研究面部表情和随机肢体语言来探索你是否撒谎以及为何撒谎的科学家。当一个人不经意地耸肩,搓手,或者扬起下嘴唇,Lightman就知道他们在撒谎。通过对脸部表情的分析,他可以读懂一个人的感情--从隐藏在心底的憎恶,到性的冲动,再到嫉妒。但是Lightman深知,他的科学能力对于他的私人生活来说既是天赐之福,也是诅咒。这不难理解--如果你也有他的这种能力,你会发现家人或友人之间互相欺骗,会让你感觉自己在面对诈骗犯与陌生人。

右侧为影片剧照:

这种设定很像FOX另一部 "科学家主导调查过程" 的罪案剧--《Bones》。

协助Cal Lightman开展调查的,是行为主义心理学早期的创始人和著名专家:Gillian Foster(Kelli Williams, "The Practice")。Gillian是具有天赋的心理学家,也是Lightman的专业搭档,两人在这一领域既棋逢对手,又相得益彰--Gillian 关注大局而Lightman关注细节,他们在一起能很好地平衡合作。

Lightman的另一个助手名叫Eli Loker(Brendan Hines,"Terminator: The Sarah Connor Chronicles")。他说出任何时候他脑中所想的任何事,且经常为此付出代价。

右侧为影片剧照:

Ria Torres(Monica Raymund, "Law and Order: SVU")是这个团队中的最新成员,在洞察肢体语言方面颇有天赋,似乎 "天生" 就是个完美的 "活测谎仪"--不需经过训练。

[1]

.

.


  

.
  

电视剧中的片头主题曲;Brand New Day是由Ryan Star演唱的

lie to me -- Stacy Wilde

第一季:

Easier to Lie -- Aqualung

Lies -- The Black Keys

I'd Rather Be With Y... -- Joshua Radin

Wonderwall -- Ryan Adams

The Story I Heard -- Blind Pilot

This Is The Thing (Acoustic)-- Fink

Four Seasons in One ... -- Crowded House

Who by Fire -- Leonard Cohen

第二季:

Kingdoms of Rain -- Mark Lanegan

Sing A Song -- Donavon Frankenreiter

VCR -- The xx

Santa Baby -- Eartha Kitt with Henri Rene and His

First Light -- matt pond PA

These Days -- The Black Keys

I'm In The Mood -- John Lee Hooker

剧情剖析

LIE TO ME这部剧的核心编剧内容,是基于Ekman的论文和研究成果,这毋庸置疑。Ekman可能本身憋了一口气,因此在剧中常见用一些平庸的人来攻击Lightman的“功夫”是伪科学,通过这些弱智的攻击把Lightman塑造成神。 [2]

从科研人员角度来看,剧中还是有非常多的破绽。比如说第一季的第一集,其实是非常精彩的一集,很震撼,但是也有很低级的错误。如下两大点:

第一,开篇时,如果在中国,审问投放炸弹的嫌疑人时,嫌疑人根本不会出现翘起上唇的表情,或者单肩抖动,最多只是眼球的转动。

第二,当Lightman尝试真实炸弹存放的地点信息做刺激后,剧中认为嫌疑人的那个表情是SCORN(轻蔑),原因是有上唇提升。但这个判断太局部了,只依据犯人上唇提起,加鼻唇沟的产生,就得出了轻蔑的判断;却没有同时注意到眉毛是皱紧的,眼睑上缘和眉毛之间的距离非常短,上半张脸加下半张脸的表情形态是一个X形,这实际上是典型的愤怒。

从情绪表意的理论上讲,刺激源信息为“炸弹放在A地”,被测表现出轻蔑(SCORN),无论如何也不能得出结论是A地就是真实地点。比如,如果我说“马克思主义是毛泽东发明的”,每一个受过常规教育的中国人都会很轻蔑,因为轻蔑情绪的表意是“否定”。按照【轻蔑=否定】这个逻辑,剧中的判断就不通了(相信很多人看到后也不理解,为什么SCORN就是猜对了呢?)。

正确的判断逻辑应该是,刺激源信息为“炸弹放在A地”,被测表现出愤怒,因此可以得出结论是A地就是真实地点。因为愤怒源自于威胁,会引发攻击欲望。刺激源猜的A点信息,威胁到了他投放炸弹这件事(可能失败,他会被认定为有罪),因而产生愤怒,这才是正确的判断逻辑。

(解读二:与上面观点不同的是,剧终的轻蔑并不是中文意思上的轻蔑而是不屑,根据剧中的观点,不屑是根据已知事实的肯定或是已经认定事实的存在而表现出来的。罪犯在听到“炸弹放在A地”的时候,更多地会认为对方只是在乱猜,根本不知道真实地点,即使这是真的。所以罪犯要做的是:1.隐藏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透露真实的地点,即使被猜对。2.因为对方猜对了,但是知道对方也不能确定,所以自己会有那个“轻蔑”或“不屑”的表情。同时表现出来的愤怒应该是基线,在这个场合变现出来的眉毛紧凑可以表示紧张或是愤怒,但是愤怒的体现是下巴的上扬。)

第一集中还有一个精彩的桥段,就是Lightman测试那个涉嫌谋杀老师的小孩的时候,先问跑步的最好成绩,让被测回忆,观察反应(眼球的移动);跑步大腿的感觉,让被测回忆,观察反应(眼球的移动),这两个问题都是无压力问题,可以用于确定被测的习惯基线(回忆时眼球向其左侧转动);再问被警察抓到时奔跑的感觉时,被测没有回忆,直接盯着Lightman给出答案,就可以判断是明显说谎。因此,这个过程非常精彩,有确立基线的方法,有提问的组合方式,有根据违背基线的异动来判断说谎的正确逻辑,非常好。但即使是这样,剧中还是有致命的漏洞:正常人回忆时眼球不会转到侧向的极端,正常人普遍是转到四分之一眼睛的水平宽度。当然,这种极端的转动,也可能是镜头语言的需要,但确实不是实际测试的常规表现。

因此,LIE TO ME仅仅是一部有技术含量的电视剧,可以普及知识,但决不能用来做科研参考,甚至是生搬硬套。 [3]

鉴别技巧

正如之前提到的:本剧的一大特点就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 剧中出现的鉴别谎言的技巧并非随意炮制.

第一集:
  1.倒叙法:先说正叙,后说倒叙。测试说谎
  2.眼睛法:看着你有可能是在说谎,想看看你是否相信这个谎言。看左边,回忆,真话。
  3.要三个人保持秘密的方法就是,其中两个人死了。
  4.心生恐惧,典型的生理逃跑反应,血液从四肢回流到腿部做好逃跑准备,他的手部首先冰凉。
  5.“你去过她家吗?”“不,我没有去过她家。 ”类似这样生硬的重复是典型的谎言。[1]
  6.真相和快乐不可兼得。
  7.说话时单肩耸动,表示对所说的话极不自信,身体和语言的不一致,表明在说谎。
  8.如果吃惊的表情维持超过1秒,那就是在装,说明他在说谎。真正的吃惊表情转瞬即逝。
  补充:
  9.眨眼睛就是真情,但是眨眼睛的频率过大就表示撒谎。

10.下巴抬高撒谎。
  11.男人摸鼻子代表想要掩饰,右肩微耸表示在说谎。
  12.手放在眉骨附近代表羞愧
  13.如果眉毛向下紧,那是真惊讶,如果眉毛上抬,表示其实知道而且在说谎
  14. 五指向上紧贴在身体一侧,表示意思明确(停止.住口,吵得不得开交时才会有的手势)
  15.嘴角翘起且只展露在脸部一侧表示轻蔑。
  16.说话时一直把手放在裤兜里或抵着大腿,是紧张的表现
  17.微笑的时候眨眼睛说明是真的想到了令人幸福的事,假笑眼角是没有皱纹
  18.判断对方说“我爱你”是否是真心的:说谎者一般语言和表情互相矛盾,如果一个人的表情并非发自他的内心,他一般会把脸部的肌肉运动集中在嘴巴的部分。如果一个人皱着眉对你说“我爱你”你一定不要相信。
  19. 眼睛向左看表示在回忆,向右看表示在思考谎话。
  20.说话重复声音上扬---撒谎。

第二集:
  1.说话时微微抱臂、倒退一步,代表对自己所说的观点没有信心。
  2.人们说谎的时候会摸脖子,这是个经典的动作。
  3.纵火和强奸有非常大的相关性,它们都是为了自我证明而出现的犯罪行为。
  4.对人说话时向前伸下巴,代表生气或者愤怒。
  5.语速快,将物体放在胸前,使自己与人竖起一道屏障,这是焦虑的表现。
  6.如果可以,选择观察,让别人来问问题,这样能更好地观察而避免分心。
  7.没有预谋、只有一次、并且无其他暴力行为的强奸行为,一般罪犯都是为了证明自己力量的男性主义崇尚者。
  8.叙述者做出撇嘴的动作(嘴角两边向下,成一个凸行的弧度),这是一个经典的泄露内心的表情,就是对自己所说的话没有信心,或者有撒谎的嫌疑。
  9.不要让事实妨碍真相。(这句话同第一集的那句“真相和快乐不可兼得”一样,太精辟了)
  补充:
  10.说话时手掌向外一翻一翻的,代表没有信心或者编造故事。
  11.吃安定剂可以减少情绪起伏额。
  12.女性如果看到同胞说自己被强奸而无动于衷的话,那说明她们知道这是在说谎,这个根本没有发生。

第三集:
  1.话语重复,并且声音上扬撒谎
  2.在学校里,越受欢迎的孩子,越会撒谎,他们能说会道,隐藏自己的感情。
  3.当人的脸部表情两边不对称的时候,极有可能他们表现出来的感情是装出来的。
  4.对自己描述的情况,会出现某些细节遗忘,但同时能进行第一反应地及时纠正,很有可能不是在撒谎。如:回忆高度时把100000英尺改为100500英尺,几分钟之后或受人提醒又及时还原数字。
  5.说话缓慢轻柔表明内心极度的悲伤和焦虑。
  6.如果没有合适的问题,就不可能得到正确的答案。其实还有一句,既是在说假话,又不是在撒谎,那就是当不知道自己说的是假话。
  7.摩挲自己的双手自我安慰的状态,当你不相信自己在说什么的时候,就会出现这个动作来使自己安心。
  8.如果先突然大声说话,然后再用手猛拍桌子,这是对可怕事情反应的手势时间差。如果是真的发火,这两个动作会同时进行。
  9.在刑事案件中,只有清白的人才敢承认自己和死者有过争执。罪犯是不会承认任何事情的,并且表面上会装得很无辜。
  10.当真正的凶手看到被害者照片的时候,会表现出恶心、过于紧张、轻蔑甚至是害怕,但绝不是吃惊。

第四集:
  1.要是有人要将要实施血腥的罪行,就会出现这样的表情:眉毛朝下皱紧,上眼睑扬起,眼周绷紧。
  2.(微)表情是无意识的,不是通过选择而做出的,因此是控制不了的。并且和国籍没有关系。
  3.几乎所有的婚礼上,都交织着香槟和怨恨。
  4.眉毛上扬并挤在一起,那是害怕担忧和恐惧。
  5.说话时频繁眨眼睛隐瞒了什么。
  6.说话犹豫且重复,没有办法组织好自己该说的话,所以明显是在说谎。
  7.手指指向一边,眼睛却朝另一边看,说谎的时候就会这样,绞尽脑汁编造事实,肢体则完全跟不上。
  8.亮出中指(fuck的手势),这是象征性的还有特定意识的下意识手势,充满攻击本能下的敌意。
  9. 动物受到惊吓时会闭着眼,撇着嘴,能闭上的都闭上。
  10. 说话时耸肩证明说的那句话是谎话。

第五集:
  1.被询问时,咬嘴唇.抓耳朵,这是在提高自己的控制感焦虑的表现。
  2.如果事先已经准备好了谎言,会强烈希望快点把谎话说完。也就是反应时差(提问和回答之间的停顿时间)很短很短,甚至不足一秒。
  3.鼻孔扩大、嘴唇绷紧,意味发火了,但还在控制当中。
  4.人在说谎时会弓身子。

5.叙述时低着头并且抚摸自己的额头,这是羞愧的表现。

6.脸颊升高,嘴角下撇,这是悔恨的表现。
  7.轻微的摇头表示“不”,当我们在说“yes”的时候却言不由衷,就会不小心做这个动作。
  8.眉毛挑起或皱到一起,意味害怕。

第六集:
  1.问最关键的问题,而且是在当事人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往往可以得出毫无粉饰的表情。
  2.试探一个人是不是说谎,最简单并且最邪恶的办法就是也扯个谎让他往里跳。
  3.咧嘴并且嘴角向下:这下玩儿完了。
  4.说话之后手紧握椅子扶手,对自己的表述不认可。
  5.抿嘴,试图掩盖。
  6.吞咽表示强烈的情感。
  7.摸自己的脸颊靠近耳根部位,紧张。

第七集:
  1.在进行类似指纹调查时,只有罪犯才会知道,指纹不是他们自己的。
  2.在中东,出场顺序是很讲究的,最重要的人往往最后一个入场。
  3.“......,我只会说一次!”经典的强势表述,如果说的是真话,就不需要这样。
  4.显然,科学和商业无法融合。
  5.“To my knowledge…”、“就我所知......”这样的开头,也许意味着事实上知道些什么,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也许已经足以坦白一切了。
  6.回答问题时咬紧嘴唇,这是焦虑、紧张的体现。
  7.侦破谎言的关键在于,问对问题。
  8. 部队都会教士兵们在他们被抓后被强迫坦白的时候故意含糊其辞,这暗示着那些人还没有彻底击垮你。这是部队里生存、躲避、意志逃生训练的一部分。
  9. 正常反应时,在别人说话的当口你会很自然地笔直看着他听完。但当说话人也转过头看你时,你反而抿嘴低头看地板不敢看他,这证明你有种罪恶感。

第八集:
  1.目光向下移然后转开,是羞愧的表现。
  2.维特效应:放出自杀的新闻会使更多的人自杀!
  3.每次谈及某一问题时,所用时态总在转变,表明说谎,
  4.每次说话总是用负面情绪词,如:地狱、替罪羊、鬼影、希特勒、无价值、迫害,这是内疚的心理暗示。
  5.脸上出现的一圈东西叫做黄褐斑皮肤色素沉淀,这是怀孕的表现,这是荷尔蒙的一种常见的副作用

6. 眉毛上扬表示已知道自己问题的答案。

第九集:
  1.用手势说话,我们称之为说明,表明在说真话。
  2.说完话后碰耳环、手表表明在掩饰。当你发现手势减少,掩饰增多,抓抓挠挠,舔嘴唇等动作都是撒谎的特征。

3.如果你发现在和身边某个人说话、逗笑时发现她脸上有明显的酒窝或笑纹,就表明那人是真的在笑;但如果没有就只能说明他是在强颜欢笑或纯属为了隐瞒实情而挤出来的假笑。
  4.颈动脉跳动多下,表明心跳加快,在紧张。
  5.只要真正的罪犯,会在以为警方抓到替罪羊的时候会松一口气,脖颈下意识的收缩扩张。
  6.服用镇静剂成瘾的患者可能辨别不出惊讶、快乐或其他表情,但他能辨别出“厌恶”。这是因为他能看到自己周围的亲朋好友脸上反复地流露出这种厌恶的神情。
  7.嘴角和眼睑紧绷是恐惧的表现。
  8.工作场所的暴力行为和家庭暴力密切相关。
  9.家庭暴力的受害者在目睹类似的暴力行为时,会表现出强烈的敏感和恐惧。如只是厌恶,则表示被测试的对象并没有遭遇家庭暴力。(lz插花:跟养父母丢小孩的那集测试家庭暴力一样的手法。。。)
  10.有过亲密关系的两个人之间常有些微妙的身体语言,比如两人谈话时的距离比一般关系者要更接近(小于1.5英尺),眼神闪烁地互瞥然后迅速移开,等等。(lz再插花:强烈要求继续发这条!)
  11.男人通常只会为了他们真爱着的女人感到愤怒(即使是在分手后谈论到这个人)。
  12.在撒谎时,人们通常不会应用什么明(暗)喻的修辞手法。

第十集:
  1. 嘴角向上挑表明轻蔑屏住呼吸,不安的表现
  2. 真正的怒火应该是上眼睑应该是扬起的,嘴唇也应该抿得更紧些
  3.当一个人无法区分现实和幻觉,并且坚定地相信自己的幻觉时,他就不会表现出说谎的样子。
  4.杀人犯是不会对被害者表现出怜悯的。
  5.Lightman的妻子说:每个人都会感到疑惑。在婚礼圣坛前,和朋友相处时,在产房里……在人们理应最快乐的时候,快乐未必是他们的唯一感受。
  6.如果人们所言非虚,他在用绘画重现当时的情景时,所呈现的应该是相同的场景,而不是描画得越来越详细。
  7.纵火通常是为了证明自己的力量(参考E02),但女纵火犯则通常是为了报复。

第十一集:
  当你对自己的话没有自信的时候声音会变低,表明你在说谎

第十二集:

1.挺胸,下巴抬起,微笑。自豪的表现。

2.在某人做某事的时候,如果他早已关注到你,当你走进时,他会放慢做事的速度。

3.真正愤怒的酝酿过程比较缓慢,而伪装的愤怒会突然爆发,立刻付诸行动。

第二季

嘴唇卷曲,有利的目光接触,说明在说谎

下意识舔嘴唇,瞳孔放大是性唤起的表现

注:人的心理状态不可以通过某一两种肌肉或瞳孔的变化就去盲目判定,要配合当时的场景,语境,以及多种综合性判定的方法,才可得出准确的结果。 [4]

本剧由《The Evidence》的编剧和《24》、《Arrested Development》的执行制片人Samuel Baum打造,剧情设定似乎和CBS正在热播的《The Mentalist》非常相似。但两者有一个显著的不同:本剧根据真人真事改编。本剧的灵感来源于行为学专家Paul Ekman博士的真实研究,其主要研究方向为人类面部表情的辨识、情绪分析与人际欺骗等。他能够发掘深埋在人类脸部、身体和声音里的线索,然后将犯罪调查中的真实与谎言昭示天下。本剧中的男主人公 Cal Lightman领导着当地一家名叫 “Lightman集团” 的私人研究机构,只要政府、FBI、当地警察、法律公司、大型企业乃至于个人在寻找某件事真相的过程中遇到了什么麻烦,Cal Lightman和他的研究小组就会前来帮忙。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设定很像FOX另一部“"科学家主导调查过程” 的罪案剧--《Bones》。协助Cal Lightman开展调查的,是行为主义心理学早期的创始人和著名专家:Gillian Foster(Kelli Williams, "The Practice")。Gillian是具有天赋的心理学家,也是Lightman的专业搭档,两人在这一领域既棋逢对手,又相得益彰--Gillian 关注大局而Lightman关注细节,他们在一起能很好地平衡合作。Lightman正需要Gillian这样能够透视人类行为的人来指导自己--不管他是否觉察到了这一点。

Lightman的另一个助手名叫Will Loker(Brendan Hines,Terminator: The Sarah Connor Chronicles),首席研究员,善于思考但是不善言辞,似乎从来就不是说谎的料。相反的,他对于人类喜欢撒谎而感到不快,因此决定实施他所谓的 “激进诚实”。他说出任何时候他脑中所想的任何事,且经常为此付出代价。Ria Torres(Monica Raymund, "Law and Order: SVU")是这个团队中的最新成员,在洞察肢体语言方面颇有天赋,似乎“天生” 就是个完美的 “活测谎仪”--不需经过训练,便能看透人们的内心。这种能力使得她在团队中的作用极其重要--同事们忽略掉的细节,Ria往往能敏锐地注意到其中的蹊跷。 [4]


相关文章推荐:
福克斯广播公司 | Tim Roth | Paul Ekman | 罗伯特斯文克 | 美国 | 20世纪福克斯 | 罗伯特斯文克 | Tim Roth | Kelli Williams | Brendan Hines | Monica Raymund | Tim Roth | FOX | 美国偶像 | 沙特阿拉伯 | 行为主义心理学 |
| Tim Roth | Lightman | 高枫 |
| Kelli Williams | Foster |
| Brendan Hines | Eli Loker | 李晗 |
| Monica Raymund | Ria Torres | 吉吉 |
| Hayley McFarland | Emily lightman | 陈红 | 罗伯特斯文克 | Brand New Day | Ryan Star | Arrested Development | The Mentalist | Paul Ekman | Bones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