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秦伟(台湾演艺界人士)

秦伟,男,台湾演艺界人士,曾获广播金钟奖最佳综艺节目、最佳主持、最佳非商品类广告奖。

2016年7月3日,台湾造型师滨小步率先控诉主持人、演员秦伟性侵后,目前已有5女出面指证,秦伟原定昨午要现身“2016爱传承关怀演唱会”,最后临阵缺席。 [1]

◎中广新闻网《隔岸观火》主持人

◎京世国际影视传播公司总经理

◎法国魔法氏保养品台湾区总代理

◎91年广播金钟奖最佳综艺节目、最佳主持、最佳非商品类广告奖得主

◎经历

他的人生充满意外:大学修读新闻专业,一心想当新闻主播,却意外成了艺人;表演特技意外被烧伤,人生受到重挫,被评台湾最倒霉的艺人;重入演艺圈,一年得了三项金钟奖,创造台湾纪录,成为台湾青年的榜样。

一场被火纹身的磨难,让原本没金钱概念的秦伟,不仅付不出医药费,还背负庞大债务,一路苦撑过来,现在他做事前一定先设目标,他说:「钱要从哪些地方回收,都已经想好了,就没有理由不敢做。」

「我们这一行,都是领现金,处理不谨慎,很容易对钱没有感觉!」曾经花钱不知节制的艺人秦伟说。

直到十年前那场人生大劫,改变了秦伟的一生,以及他对金钱的观念。当年,秦伟在演艺事业正要起飞,拼劲十足的他,参加电视节目,表演「浴火重生」特技,却在跳火圈的过程中,不小心引火上身。

被火纹身的秦伟,痛得直在地上打滚,在场艺人多认为是节目特别安排的桥段,主持人费玉清还兴奋地高喊:「英雄!英雄!」只有秦伟自己清楚地知道「毁了!」

那一刻,秦伟真正体认到什么叫「皮开肉绽」。「我从箱子里面冲出来,已经可以看到手的皮翻开,见到骨头了!」秦伟形容说,当时节目制作人赖勋彪急忙冲上前来,看傻了眼,「彪哥,他拿了一瓶矿泉水,但是不敢弄,我就说,我自己来冲。」

在赶往医院的路上,秦伟借了一面镜子,想看看自己的脸究竟烧得怎么样。「皮是翻开,还没掉,但是脸却肿了两倍大,嘴是整个嘟起来的,像猪头一样。」

从欢乐的录像场景,瞬间遭逢大难,赖勋彪回忆,当时秦伟只担心一件事,问他:「我这样以后会不会很丑?你以后会不会不要我?」

因为一旦毁容,无法重回萤光幕前,秦伟不仅演艺事业没了,那几年积下的2000万元债务问题也将接踵而至,甚至因为他没有保险,连住院期间的高额医药费,都没有着落。

祸不单行,烧伤之后,厄运接连不断,「三个月内,撞断腿、火烧、失明、女朋友跑了、又得了盲肠炎,打开电视看到自己被封为最倒霉的艺人,命理老师拿著我的照片说,秦伟没机会(回演艺圈)了。」

这些悲惨遭遇,从秦伟齿缝中,一个字接一个字快速弹出,彷佛他只是事件的旁观者,或是阅读了一段小说情节,不曾亲身领受这一波波不停袭来的人生磨难。

在住院期间,秦伟总是半梦半醒,粉丝聚集在病房门口为他祈福,病床旁排满一整排的花篮,他却完全没有知觉,「那就是所谓的『有魂无体』吧。」秦伟回忆当时自己的严重失落感。那一刻,硬颈的秦伟,第一次软弱了,选择仰药轻生。

倔脾气的秦伟,最不愿意低头认输。警官父亲加上教官母亲,戏称在「两个官、四张口」包围下成长的他,有著特别叛逆的性格;因为跟父亲意见不合,从高中就离家出走,在民歌西餐厅驻唱,还兼洗碗打杂,回到家已经是深夜1点。睡眠不足,上课打瞌睡被国文老师责难,他硬是咬著牙不服输,每天深夜苦读到3点才睡;此后,再被老师点名,他立刻像唱歌般把课文全背出来,就是要看到老师与同学吃惊的脸,争一口气。

所幸,医院发现得早,将秦伟救了回来。当时同房的一位老先生,忍不住对他说:「你都是半梦半醒,其实白天晚上都有人在这边守候。你刚刚睡觉的时候,有两个女生来,听起来好像在哭,然后写了一封信叫我一定要交给你。」原来是听众把秦伟在台北之音做的节目剪接起来录成录音带,又附上一封鼓励的信,甚至,有一对国小姊妹捧著装满零钱的小猪扑满,静静放著就走,因为她们听说秦伟付不出医药费。

老先生是一位国中校长,胃癌末期,身上经常传出浓浓腐臭味,他对秦伟说:「我看报纸说你自杀喔?我觉得你这个年轻人,不太懂得什么叫做快乐。你看一下你旁边满满的都是花,你应该都没有注意到旁边发生什么事吧?其实,真正的快乐是为你爱的人,以及爱你的人好好的活著。你知道我生什么病吗?是胃癌。我都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出院了,那你呢?我都珍惜每一分每一秒,那你呢?」

秦伟彷佛被当头棒喝,又重新打起精神,这才发现,在他受伤时,很多过去只是点头之交的朋友,都主动前来探望与提供协助,资深艺人张琪回忆,「我那时有偷偷到医院,看他裹著纱布在休息,也不好意思打扰他。」而另一名前辈陈淑丽,听说秦伟没有保险,更是自己掏腰包,默默地帮他投保与缴费。

宁欠银行不欠朋友

秦伟发誓要东山再起,眼前第一步先要处理的,就是庞大的债务。在出事前不久,秦伟与朋友合开传播公司,原先说好要投资的金主,开出的却是芭乐票,秦伟丢不起脸,因此担上500万元的负债,再加刚买新房子和奔驰汽车,当时对钱很没感觉,总是左手进、右手出的他,算一算才发现,自己总共背上2000多万元的债务。

住院又失业,秦伟只能先掏出所有现金,变卖手中所有的资产来还债,连小妹妹送的小猪扑满,也被秦伟狠心「杀」了,「一块一块的零钱,一共只有两百多块,都被我拿来付医药费。」秦伟苦笑,当时连一块钱,也很重要。

为分批处理债务,秦伟先帮自己订下偿债基本原则:「欠银行不欠朋友。」因为钱的事情容易处理,人情债难还,更何况,未来还想在演艺圈混,不能留下坏名声。秦伟于是先把房子、车子,向较小的银行质押做二胎、甚至三胎贷款,先用这笔钱把公司积欠的钱付清,出院后,再慢慢想怎么还银行的问题。

因为没有收入,秦伟常常拿刚向银行借的钱还前一家银行,就这样交叉轧票,这种情形持续一年。后来,秦伟重回演艺圈工作,录像时很残忍,「每次录到下午,执行制作就会说:『秦大哥,轧票啊!』不是叫你赶戏,是3点半了,要赶快打电话给会计,说赶快去哪个户头领钱。」

秦伟还记得,当时开著奔驰,被熟识的影剧记者撞见,记者惊讶地问:「你不是负债吗?怎么还开奔驰?」秦伟尴尬地说:「这台车的贷款已经超过它的价格,我也想卖,但是不能卖,要等二、三胎贷款还清才能卖。」

在最困难的时候,秦伟都没有拖累朋友,也让他能在演艺圈重新站起来,他坦承这一路的还债过程很苦,但他还是咬牙撑了过来,每天想的,都是怎样赚钱。

有规划就没理由怕

受伤前的秦伟,习惯埋头做,拚命做,以为钱就会自己进来,结果才会在传播公司上赔了大钱。经历一场大劫后,他做事情前,更有规划,总是先设定目标,再回推自己该如何达到这个目标,同时也不再负面思考,「不去想自己不能做什么?而是从当下的环境,去思考现在,我能够做什么?」

譬如,秦伟想拿奖,帮自己重回演艺圈镀金,「我分析要怎么做才能拿奖,比综艺这一项我就想大概谁会入围,于美人是做call-in,光禹是做温馨,我就想这些我都要有,但是他们做不到的,就是没办法one man show。」经过这样的规画与努力,他果真在2002年拿下广播金钟奖最佳综艺节目、最佳主持、最佳非商品类广告三项大奖。

又象是制作广播节目,以前他是先买时段再寻求广告赞助,现在则逆向思考,反过来,先找好广告,且要找到时段费的三倍,才肯做。甚至当今唱片业不景气,他最近还出了新唱片,问他为什么有勇气跳进来,秦伟讲得理直气壮,「钱要从哪些地方回收,都已经先想好了,没有理由不敢做。」

靠著代言保养品与演艺工作,曾经在受伤、失业期间负债2000万元的秦伟,现在不仅无债一身轻,还趁前几年房市低迷,在信义区购屋,现在获利近一倍,投资不动产证券信托基金(REITs),也有六成的报酬率。

秦伟觉得,自己的人生,是很多意外堆砌的,本来想当新闻主播,却意外成了艺人;失明看不见,却在角膜移植之后,近视反而好了;烧伤时没办法做幕前,主持广播却得了金钟奖;主持校园演唱,歌手还没到,自己先唱,因缘际会地成了歌手……「你永远不知道下一颗巧克力是什么口味。」秦伟说,「但是你还是得像阿甘一样,继续努力地往前跑。」

30岁前,秦伟常替自己算命,经历一场大劫,现在却不算了,他微笑著说:「如果命运是不能改变的,那算有什么用;如果可以改,那我研究干什么?不论研究或不研究,都没用。」


相关文章推荐:
金钟奖 | 中广新闻网 | 金钟奖 | 费玉清 | 张琪 | 于美人 | 信托基金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