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南非语

字面上的意义是“非洲语”,也有人将其译为“南非荷兰语”、“阿非利堪斯语”或“斐语”。南非语在历史上曾经有过种种不同的名称,如“开普荷语”(Cape Dutch)、“非洲荷语”(African Dutch)等。

南非语,Afrikaans,由于使用南非语的非洲白人在过去被称之为“布尔人(Boer)”(荷兰语中农民的意思),历史上也有人将南非语称之为“布尔语”。

南非语是流行于南非及纳米比亚的一种语言,是南非的官方语言,属于南非宪法所规定之11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同时也是纳米比亚宪法所承认的一种“国家语言”(national language),虽然并不是纳米比亚的官方语言(其官方语言是英语)。

南非语使用人数约620万,包括100万同时使用南非语和英语的双语人口。这个数目大概是占南非全部人口的15%,次于祖鲁语(Isi Zulu,占全部人口的22.9%)和柯萨语(Isi Xhosa,占全部人口的17.9%),是南非的第三大语言。除此以外,在南非还有400万人是以南非语当做第二语言的。至于南非以外的地方,纳米比亚有13万的南非语使用人口,博茨瓦纳有2万,马拉维和赞比亚也都有一些南非语的使用人口。

ISO 639-1:af

ISO 639-2:afr

ISO/DIS 639-3:either

总述

南非语原本是一种在南非所使用的荷兰语方言,基本上是在1652年和1705年之间,由信仰基督新教的欧洲移民、以及被“荷属东印度公司”带到南非的契约工人和奴隶所共同发展出来的。这些欧洲移民大多数都是荷兰移民,也有不少德国和法国移民,此外,也还有一些来自苏格兰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移民。至于这些契约工人和奴隶,除了来自印尼的马来人以外,还有属于非洲原住民的科伊科伊人(Khoikhoi)和布须曼人(Bushmen)。

南非语的历史发展过程以及其在当今南非社会的地位都备受争议,大英百科全书在介绍该语言的时候这样陈述:“很少有语言能够(像南非语一样)产生这么多的争议”。诚如Barnard(2003)所指出的,要理解南非语的历史,我们就几乎无可避免地要讨论到南非的历史。以下分五个阶段讨论“南非语”的发展历史。

早期萌芽

1652年,荷属东印度公司占领非洲最南端的开普半岛,将其当做是荷兰舰队继续往东航行的中途补给站。1657年,荷兰首批移民登陆南非,开始占原本属于科伊科伊人(Khoikhoi)的土地,也开启了南非近代的历史。随著荷兰移民的到来,荷兰语开始在南非被这群欧洲移民所使用。不久之后,不少来自亚洲的契约工人和奴隶,也被荷属东印度公司“输入”到南非来担任帮工。这些亚洲人主要讲的语言是一种混杂着马来语词汇的葡萄牙语。这些不同的语言欧洲移民所使用的荷兰语(主要是属于荷兰西部省份的口音)和亚洲人所使用的混合语(葡萄牙语和马来语) --- 由于语言接触的结果,开始展开了相互影响的过程。

到了18世纪的时候,这个语言混合的工程更形复杂,又慢慢加上了更多的其他元素,包括被顾用来担任保姆和帮工的科伊科伊人所使用的科伊语、新移入南非之法国新教徒(French Huguenots)所使用的法语等等。由于新环境的刺激、新事物的出现,面对过去在家乡从来没有看过的东西,这些荷兰移民必须借用很多水手的哩语以及从其他语言学来的新词汇来适应非洲的新生活。

大概从1740年开始,在南非所使用的日常语言,就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荷兰语了。在关于这个新语言之形成原因的讨论里面,其中最令人信服的一个理论,就是南非语是从和其他语言的互动过程中发展出来的。

当然,随著新语言的形成,这些祖先来自荷兰的白人,也逐渐产生了新的认同。他们不再称自己为“荷兰人(Dutch)”,而是称自己为“非洲人(Africaander)”。也因此,他们所使用的语言被称之为“南非/非洲语(Africaansch/Afrikaans)”。

英国人到来

1795年,英国人占领了开普,成为这块土地的新主人。由于英国人掌管了政治上的权力,英语也成了政府机构和教育机构的主要语言。在这种情况下,英语有着比南非语更高的社会地位。不论是上层阶级、政府官员或知识份子,主要使用的都是英语,而不是南非语。南非语也因此被戏谑称为是一种“厨房里的土语(kitchen vernacular)”。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摆脱英国人的管制,也由于对于英国人所实行之“废奴(emancipation of slaves)政策”的不满,这些自称为“非洲人”或被人称为“波尔人”的非洲白人,展开了南非历史上的所谓“牛车大迁徙(Grote Trek)”(1836年-1844年),开始从海岸地区的开普墩往东边和北边前进,并成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几个小共和国,包括“德兰士瓦(Transvaal)”和“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等。

语言运动

在布尔人建立自己之国家的过程当中,和语言及文化相关的问题,特别是和他们所使用之南非语相关的问题,也变得越来越有强烈的政治意涵。“南非语变成了这个崛起中之民族意识的来源,同时也是这个民族意识的表征”。

虽然这些布尔人已经有了“南非语” --- 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口语传统,但是在书写上面,他们却还是使用所谓的“标准荷兰语”。特别是圣经,这是他们最重要的一本读物,但却是使用标准荷兰语书写印刷的(Bas 2001)。在这种情况下,一群牧师和教师在1870年左右发起了所谓的“第一次南非语语言运动(the First Afrikaans Language Movement)”,希望将南非语从口语的层次提升为一种书面语。1875年,“正统南非人协会(Genootskap vir Regte Afrikaners)”在开普正式成立。同年,第一本以南非语当作研究对象的文法书和字典由该协会正式出版。

在第二次“英布战争(Anglo-Boer War,1899年-1902年)”结束以后,虽然英国人获得了胜利,布尔人却也被允诺了自治的权力,荷兰语也因此成为南非在英语以外的另一个官方语言。1905年,“南非语语言协会(Afrikaanse Taalgenootschap)”和“南非语语言联盟(Afrikaanse Taalvereniging)”正式成立,大力要求南非语在各个不同层面的广泛使用和研究。1910年,英国政府将开普、纳塔尔、德兰士瓦、以及奥兰治四个自治州合组成“南非联邦”。1925年,在南非语言运动者和民族主义者的共同努力下,南非语取代了荷兰语,成为南非联邦的第二官方语言。1933年,第一本完整的南非语圣经完成翻译并正式出版。

从被压迫者的语言变成压迫者的语言

1948年,由南非人所组成的“国民党”上台执政,一直到1994年由南非原住民组成的“非洲民族议会”取得政权为止,相关学者通常将这段时期称之为南非的“种族隔离时期”(1948年-1994年)。这段时期是“南非人”掌权的高峰,同时也是南非语的黄金时期。但是,这也是南非语从被压迫语言转变成压迫者语言的一个阶段。

“国民党”上台以后,为了巩固以种族主义为基础的统治,制定了一系列和种族隔离相关的法律,如《集团住区法》(1950年)、《通行证法》(1952年修改通过)、《班图人教育法》(1953年)等,把种族歧视贯穿到经济、社会和政治等各个不同层面(李新烽 2004)。在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中,国家机器则一味强调“南非人”的历史观,把焦点放在南非人英雄的史迹,如“牛车大迁徙”和“英布战争”等,其他种族的史实均刻意被忽略。这些教科书甚至强调黑人先天上是低劣的种族,起码在文化上是低劣的,以作为其白人统治之意识型态的借口。

同时,南非语也高度受到国家机器的保障和推广,包括剧本的撰写、各种文学奖项的成立、以及学院里面的研究等,都是以南非语为中心的。根据掌权之南非人文化人士的观点,南非语被认为是日耳曼语言中最年轻的一个语言,这些人士不但强调南非语的纯粹性,不喜欢从英语里面借用语汇,同时也宣称南非语是南非人(即南非白人)特有的语言,而忘记了南非语本身就是荷兰语和其他不同语言(包括非洲本土语言)互动的一个文化产物。更重要的,这些南非人也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南非,至少还有200万的非白人(多数都是混血的南非人)是以南非语为母语的。

1961年,南非联邦宣布退出英国联邦正式成立“南非共和国”,南非语的地位也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峰。诚如Huning(1999)所言,“南非语从‘低功能的语言(language with lower functions)’转变成‘高功能语言(language with higher functions)’”,不论是司法、政治、文化或学术研究,南非语都在这些领域呈现出一枝独秀的景象。

在这种情形下,英语反而被黑人拿来当成是反抗南非人的一种有力工具,充分展现了历史的吊诡。1976年,南非政府要求黑人学校必须以南非语当成教学语言,不能使用英语,因而在索维托(Soweto)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种族冲突。南非政府下令警察开枪应付示威者,打死了600多人,激起了黑人对于白人政府的激烈反抗。开普敦也发生巷战,10多万名黑人工人同时举行罢工。1977年,为了抗议南非政府枪杀学生领导人,19万学生举行抗议活动。南非政府于是一口气取缔了18个反对种族隔离的群众组织,南非社会动荡和紧张状态日益加剧。南非共和国在全世界陷入极端孤立的境地,南非当局不得不放松某些种族隔离措施。

后种族隔离时期

1994年,由曼德拉领导的“非洲民族议会”在南非第一次公开举行的全国普选中获得胜利,正式宣告“种族隔离制度”的终结。“非洲民族议会”取得政权后即开始著手修订南非宪法,并于1996年底公布实施。根据新公布的宪法,南非语虽然仍然被承认为官方语言之一,但是,其一枝独秀的情景不再,而是和其他的9个原住民语言以及英语共同成为11个官方语言之一。在这之后,为了顾及各民族平等的原则,南非广播公司(South Africa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开始减少电视上南非语节目的播出时间。南非航空公司也将其南非语的名称“Suid-Afrikaanse Lugdiens”从其飞机上除去,并换上英语的标志。

尽管如此,南非语在南非仍旧是一个强势的语言,虽然英语颇有后来居上的架势。在今天,南非语的报纸和杂志仍然是在南非流通最广的平面媒体,此外,在1999年,也另外有一个专门以南非语播放的付费电视频道推出。

英国人占领了开普,成为这块土地的新主人。由于英国人掌管了政治上的权力,英语也成了政府机构和教育机构的主要语言。在这种情况下,英语有着比南非语更高的社会地位。不论是上层阶级、政府官员或知识份子,主要使用的都是英语,而不是南非语。南非语也因此被戏谑称为是一种“厨房里的土语(kitchen vernacular)”。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摆脱英国人的管制,也由于对于英国人所实行之“废奴(emancipation of slaves)政策”的不满,这些自称为“非洲人”或被人称为“波尔人”的欧洲移民,展开了南非历史上的所谓“牛车大迁徙(Grote Trek)”(1836年-1844年),开始从海岸地区的开普墩往东边和北边前进,并成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几个小共和国,包括“德兰士瓦(Transvaal)”和“奥兰治自由邦(Orange Free State)”等(Barnard 2003;Huning 1999)。

在波尔人建立自己之国家的过程当中,和语言及文化相关的问题,特别是和他们所使用之南非语相关的问题,也变得越来越有强烈的政治意涵。“南非语变成了这个崛起中之民族意识的来源,同时也是这个民族意识的表征”(Barnard 2003)。

虽然这些波尔人已经有了“南非语” --- 一个属于他们自己的口语传统,但是在书写上面,他们却还是使用所谓的“标准荷兰语”。特别是圣经,这是他们最重要的一本读物,但却是使用标准荷兰语书写印刷的(Bas 2001)。在这种情况下,一群牧师和教师在1870年左右发起了所谓的“第一次南非语语言运动(the First Afrikaans Language Movement)”,希望将南非语从口语的层次提升为一种书面语。1875年,“正统南非人协会(Genootskap vir Regte Afrikaners)”在开普正式成立。同年,第一本以南非语当作研究对象的文法书和字典由该协会正式出版(Bernard 2003;Huning 1999;Wikipedia 2005)。

在第二次“英波战争(Anglo-Boer War,1899年-1902年)”结束以后,虽然英国人获得了胜利,波尔人却也被允诺了自治的权力,荷兰语也因此成为南非在英语以外的另一个官方语言。1905年,“南非语语言协会(Afrikaanse Taalgenootschap)”和“南非语语言联盟(Afrikaanse Taalvereniging)”正式成立,大力要求南非语在各个不同层面的广泛使用和研究。1910年,英国政府将开普、纳塔尔、德兰士瓦、以及奥兰治四个自治州合组成“南非联邦”。1925年,在南非语言运动者和民族主义者的共同努力下,南非语取代了荷兰语,成为南非联邦的第二官方语言。1933年,第一本完整的南非语圣经完成翻译并正式出版(Huning 1999;Olivier nd)。

名词

南非语的名词有没有“屈折变格”(inflectional case)的系统,且没有语法上的性别(gender)存在。然而,名词的单复数形式是区分开来的。最常见的复数形式是加上后缀标记“-e”,但有些普通名词其复数的构成是加上后缀标记“-s”。一些常见的名词有不规则的复数形式:

没有语法格的区别存在于名词,形容词及冠词。

南非语日常用语

Yes, a little

家庭称谓用语

例文

Alle menslike wesens word vry, met gelyke waardigheid en regte, gebore. Hulle het rede en gewete en behoort in die gees van broederskap teenoor mekaar op te tree. (《世界人权宣言》第一节) [1]

1948年,由南非人所组成的“国民党”上台执政,一直到1994年由南非原住民组成的“非洲民族议会”取得政权为止,相关学者通常将这段时期称之为南非的“种族隔离时期”(1948年-1994年)。这段时期是“南非人”掌权的高峰,同时也是南非语的黄金时期。但是,这也是南非语从被压迫语言转变成压迫者语言的一个阶段。

“国民党”上台以后,为了巩固以种族主义为基础的统治,制定了一系列和种族隔离相关的法律,如《集团住区法》(1950年)、《通行证法》(1952年修改通过)、《班图人教育法》(1953年)等,把种族歧视贯穿到经济、社会和政治等各个不同层面(李新烽 2004)。在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中,国家机器则一味强调“南非人”的历史观,把焦点放在南非人英雄的史迹,如“牛车大迁徙”和“英波战争”等,其他种族的史实均刻意被忽略。这些教科书甚至强调黑人先天上是低劣的种族,起码在文化上是低劣的,以作为其白人统治之意识型态的借口(刘德胜 nd)。

同时,南非语也高度受到国家机器的保障和推广,包括剧本的撰写、各种文学奖项的成立、以及学院里面的研究等,都是以南非语为中心的。根据掌权之南非人文化人士的观点,南非语被认为是日尔曼语言中最年轻的一个语言,这些人士不但强调南非语的纯粹性,不喜欢从英语里面借用语汇,同时也宣称南非语是南非人(即南非白人)特有的语言,而忘记了南非语本身就是荷兰语和其他不同语言(包括非洲本土语言)互动的一个文化产物。更重要的,这些南非人也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南非,至少还有200万的非白人(多数都是混血的南非人)是以南非语为母语的(Barnard 2003)。种族隔离终结-南非大选

1961年,南非联邦宣布退出英国联邦正式成立“南非共和国”,南非语的地位也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峰。诚如Huning(1999)所言,“南非语从‘低功能的语言(language with lower functions)’转变成‘高功能语言(language with higher functions)’”,不论是司法、政治、文化或学术研究,南非语都在这些领域呈现出一支独秀的景象。

在这种情形下,英语反而被黑人拿来当成是反抗南非人的一种有力工具,充分展现了历史的吊诡。1976年,南非政府要求黑人学校必须以南非语当成教学语言,不能使用英语,因而在索维托(Soweto)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种族冲突。南非政府下令警察开枪应付示威者,打死了600多人,激起了黑人对于白人政府的激烈反抗。开普敦也发生巷战,10多万名黑人工人同时举行罢工。1977年,为了抗议南非政府枪杀学生领导人,19万学生举行抗议活动。南非政府于是一口气取缔了18个反对种族隔离的群众组织,南非社会动荡和紧张状态日益加剧。南非共和国在全世界陷入极端孤立的境地,南非当局不得不放松某些种族隔离措施(郑家馨 2000;Wikipedia 2005)。

南非语使用于南非及纳米比亚,属于印欧语系日耳曼语族。南非语目前是南非宪法所规定之11种官方语言中的一种,同时也是纳米比亚宪法所承认的一种“国家语言”,虽然英语是该国的官方语言。南非语的使用人数约620万。

南非语原本是一种在南非所使用的荷兰语方言,基本上是在1652年和1705年之间,由信仰基督新教的欧洲移民、以及被“荷属东印度公司”带到南非的契约工人和奴隶所共同发展出来的。这些欧洲移民大多数都是荷兰移民,也有不少德国、法国、苏格兰和其他欧洲国家的移民。而契约工人和奴隶,除了来自印尼的马来人外,还有属于非洲原住民的科伊科伊人和布须曼人。

早在1652年,荷属东印度公司占领了非洲最南端的开普半岛。1657年,荷兰首批移民登陆南非,开启了西方殖民主义在南非的历史。随著荷兰移民的到来,荷兰语开始在南非被这群欧洲移民所使用。不久之后,不少来自亚洲的契约工人和奴隶,也被荷属东印度公司“输入”到南非来担任帮工。这些亚洲人主要讲的语言是一种混杂着马来语词汇的葡萄牙语。这些不同的语言,由于语言接触的结果,开始展开了相互影响的过程。

到了18世纪,这个语言混合的工程更形复杂,又慢慢加上了更多的其他元素,包括被顾用来担任保姆和帮工的科伊科伊人所使用的科伊语、新移入南非之法国新教徒所使用的法语等。由于新环境的刺激、新事物的出现,面对过去在家乡从来没有看过的东西,这些荷兰移民必须借用很多水手的哩语以及从其他语言学来的新词汇来适应非洲的新生活。大概从1740年开始,在南非所使用的日常语言,就已经不再是纯粹的荷兰语了。

南非人

1795年,英国人占领了开普,成为这块土地的新主人。由于英国人掌管了政治上的权力,英语也成了政府机构和教育机构的主要语言。在这种情况下,英语有着比南非语更高的社会地位。不论是上层阶级、政府官员或知识份子,主要使用的都是英语,而不是南非语。南非语也因此被戏谑称为是一种“厨房里的土语”。

在这种情况下,为了摆脱英国人的管制,一些自称为“非洲人”或被人称为“波尔人”的欧洲移民,展开了南非历史上的所谓“牛车大迁徙”(1836-1844年),开始从海岸地区的开普墩往东边和北边前进,并成立了属于他们自己的几个小共和国,包括德兰士瓦和奥兰治自由邦等。

在波尔人建立自己之国家的过程当中,和语言及文化相关的问题,特别是和他们所使用之南非语相关的问题,也变得越来越有强烈的政治意涵。

虽然这些波尔人已经有了南非语,但是在书写上面,他们却还是使用所谓的标准荷兰语。特别是圣经,是使用标准荷兰语书写印刷的。在这种情况下,一群牧师和教师在1870年左右发起了所谓的“第一次南非语语言运动”,希望将南非语从口语的层次提升为一种书面语。1875年,正统南非人协会在开普正式成立。同年,第一本以南非语当作研究对象的文法书和字典由该协会正式出版。

在第二次英波战争结束以后,虽然英国人获得了胜利,波尔人却也被允诺了自治的权力,荷兰语也因此成为南非在英语以外的另一个官方语言。1905年,南非语语言协会和南非语语言联盟正式成立,大力要求南非语在各个不同层面的广泛使用和研究。1910年,英国政府将开普、纳塔尔、德兰士瓦、以及奥兰治四个自治州合组成南非联邦。1925年,在南非语言运动者和民族主义者的共同努力下,南非语取代了荷兰语,成为南非联邦的第二官方语言。

1948年,由南非人所组成的国民党上台执政,一直到1994年由南非原住民组成的非洲民族议会取得政权为止,相关学者通常将这段时期称之为南非的种族隔离时期(1948-1994年)。这段时期是“南非人”掌权的高峰,同时也是南非语的黄金时期。但是,这也是南非语从被压迫者语言转变成压迫者语言的一个阶段。

南非

同时,南非语也高度受到国家机器的保障和推广,包括剧本的撰写、各种文学奖项的成立、以及学院里面的研究等,都是以南非语为中心的。根据掌权之南非人文化人士的观点,南非语被认为是日耳曼语言中最年轻的一个语言,这些人士不但强调南非语的纯粹性,不喜欢从英语里面借用语汇,同时也宣称南非语是南非人(即南非白人)特有的语言,而忘记了南非语本身就是荷兰语和其他不同语言(包括非洲本土语言)互动的一个文化产物。更重要的,这些南非人也忽略了一个重要的事实,在南非,至少还有200万的非白人(多数都是混血的南非人)是以南非语为母语的。

1961年,南非联邦宣布退出英国联邦正式成立“南非共和国”,南非语的地位也达到了历史上的最高峰。

在这种情形下,英语反而被黑人拿来当成是反抗南非人的一种有力工具,充分展现了历史的吊诡。1976年,南非政府要求黑人学校必须以南非语当成教学语言,不能使用英语,因而在索维托地区爆发了大规模的种族冲突。南非政府下令警察开枪应付示威者,打死了600多人,激起了黑人对于白人政府的激烈反抗。开普敦也发生巷战,10多万名黑人工人同时举行罢工。1977年,为了抗议南非政府枪杀学生领导人,19万学生举行抗议活动。

1994年,由曼德拉领导的“非洲民族议会”在南非第一次公开举行的全国普选中获得胜利,正式宣告“种族隔离制度”的终结。“非洲民族议会”取得政权后即开始著手修订南非宪法,并于1996年底公布实施。根据新公布的宪法,南非语虽然仍然被承认为官方语言之一,但是,其一支独秀的情景不再,而是和其他的9个原住民语言以及英语共同成为11个官方语言之一。在这之后,为了顾及各民族平等的原则,南非广播公司(South Africa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开始减少电视上南非语节目的播出时间。南非航空公司也将其南非语的名称“Suid-Afrikaanse Lugdiens”从其飞机上除去,并换上英语的标志。

尽管如此,南非语在南非仍旧是一个强势的语言,虽然英语颇有后来居上的架势。在今天,南非语的报纸和杂志仍然是在南非流通最广的平面媒体,此外,在1999年,也另外有一个专门以南非语播放的付费电视频道推出(Wikipedia 2005)。

沈涯涵(2000)将南非语的正式名称译为“阿非利堪斯语”,但也提及“南非荷兰语”、“布尔语”(即他对“波尔语”的音译)等其他的译名。在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南非作家柯慈的自传体小说《少年时》中,台湾版的译者则是将“南非语”译为“南非荷兰语”。另外,“斐”这个字是台湾对“南非”的简称。因此,“南非语”也被某些人译为“斐语”。

其他两个语言的使用人口百分比系引自天母国小(2003)。

更准确地说,应该是“西方殖民主义开始侵入南非以后的历史”才对,因为南非在欧洲移民者于17世纪中叶开始进入南非以前,就早已经有原住民族居住在那里了。


相关文章推荐:
南非 | 荷兰语 | 阿非利堪斯语 | 开普 | 荷语 | 南非 | 荷兰语 | 纳米比亚 | 南非 | 布尔人 | 荷兰语 | 纳米比亚 | 官方语言 | 南非 | 纳米比亚 | 博茨瓦纳 | 马拉维 | 赞比亚 | 南非 | 荷兰语 | 苏格兰 | 马来人 | 科伊科伊人 | 布须曼人 | 南非 | 大英百科全书 | 东印度公司 | 开普半岛 | 南非 | 荷兰语 | 马来语 | 混合语 | 语言接触 | 科伊科伊人 | 南非 | 荷兰语 | 荷兰人 | Dutch | 非洲人 | 南非 | 开普 | 南非 | 土语 | 非洲人 | 波尔 | 大迁徙 | 开普 | 德兰士瓦 | 布尔人 | 南非 | 荷兰语 | 开普 | 南非 | 英布战争 | 布尔人 | 荷兰语 | 官方语言 | 开普 | 纳塔尔 | 德兰士瓦 | 奥兰治 | 南非联邦 | 南非 | 南非 | 非洲民族议会 | 种族隔离 | 种族主义 | 种族歧视 | 国家机器 | 南非 | 英布战争 | 荷兰语 | 南非 | 母语 | 南非共和国 | 南非 | 开普敦 | 种族隔离 | 曼德拉 | 南非 | 种族隔离制度 | 非洲民族议会 | 官方语言 | 民族平等 | 南非航空公司 | 南非 | 英国人 | 非洲人 | 波尔 | 南非历史 | 大迁徙 | 德兰士瓦 | 奥兰治自由邦 | 波尔 | 荷兰语 | 牧师 | 南非 | 波尔 | 荷兰语 | 南非 | 开普 | 纳塔尔 | 德兰士瓦 | 奥兰治 | 荷兰语 | 南非联邦 | 复数 | 荷兰语 | 冠词 | 定冠词 | 不定冠词 | 荷兰语 | 非洲民族议会 | 种族隔离 | 种族主义 | 种族歧视 | 教科书 | 国家机器 | | | | 刘德胜 | 荷兰语 | 母语 | 种族隔离 | 南非 | 南非联邦 | 南非共和国 | 索维托 | 开普敦 | 种族隔离 | 南非共和国 | 郑家馨 | 南非 | 纳米比亚 | 印欧语系 | 日耳曼语族 | 荷兰语 | 东印度公司 | 马来人 | 科伊科伊人 | 布须曼人 | 开普半岛 | 南非 | 殖民主义 | 荷兰语 | 马来语 | 语言接触 | 科伊科伊人 | 荷兰语 | 英国人 | 非洲人 | 波尔 | 德兰士瓦 | 奥兰治自由邦 | 南非 | 荷兰语 | 开普 | 波尔 | 纳塔尔 | 德兰士瓦 | 奥兰治 | 南非联邦 | 民族主义 | 荷兰语 | 非洲民族议会 | 种族隔离 | 国家机器 | 日耳曼 | 荷兰语 | 白人 | 南非联邦 | 南非共和国 | 索维托 | 示威者 | 开普 | 曼德拉 | 非洲民族议会 | 种族隔离制度 | 南非 | 民族平等 | 南非广播公司 | 南非 | 阿非利堪斯语 | 荷兰语 | 波尔 | 诺贝尔文学奖 | 殖民主义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