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南朝陈

陈朝(557年589年),史称南陈或南朝陈,是中国南北朝时期的南朝最后一个朝代,为陈霸先于永定元年(557年)代南梁所建立,都建康(今南京),控制江陵以东、长江以南的、交趾以北的地区。

陈朝建立时已经出现南朝转弱,北朝转强的局面。陈朝刚建立时(557年)面临北方政权的入侵,形势十分危急。陈朝开国皇帝陈霸先带领军队一举击败敌军,形势逐渐好转。陈霸先于永定三年(559年)病逝,其侄陈文帝陈即位,陈大力革除南梁奢侈之风,使陈朝治稍为安定。天康元年(566年),陈死,遗诏太子陈伯宗继位,于次年被文帝弟陈宣帝陈顼所废。陈顼即位后,继续实行陈时轻徭薄赋之策,使江南经济逐渐恢复。太建九年(577年),北周灭北齐。翌年,周陈在吕梁展开激战,周败陈,吴明彻被俘,淮南之地得而复失,江北州郡尽为北周所有。

太建十四年(582年),陈顼病死,太子陈叔宝继位,是为陈后主。后主不问政事,荒于酒色,陈朝政治已江河日下。北方的隋文帝杨坚积极准备灭陈。祯明二年(588年),杨坚命其子杨广等统军攻陈(隋灭陈之战),至次年攻陷建康,南朝陈灭亡。

陈朝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以皇帝姓氏作为国号的王朝。 [1] 陈霸先被梁帝萧方智封为陈公、陈王,立国后以“陈”为国号。 [2-3]

陈朝的开国皇帝陈霸先(503559年),吴兴长城下若(箬)里(今浙江长兴)人,汉太丘长陈实的后代,世居颍川(今河南省禹州市)。

陈霸先出生于梁天监二年(503年)。《陈书》上说:陈霸先“少倜傥有大志,不治生产。既长,读兵书,多武艺,明达果断,为当时所推服。” [2] 陈霸先出身寒门,所谓寒门,是与士族高门相对的概念,包括寒士与寒人。这一划分主要是基于门阀观念而言,并非基于单纯的经济地位,与所任官职品阶有一定关系,但又不能等同起来。一般来说,寒门出生的子弟,要在仕途上有所发展和进步,比起豪门贵族子弟来艰难得多。

起先陈霸先担任过里司。南朝制度,县下有乡,乡下有里。里司管一里地的事。后到建康(今南京)作过油库的库吏,这些其实称不上官职。后担任新喻侯萧映(梁武帝侄子)侯府的传令吏。可见陈霸先年青时之艰难,其入仕亦从最低之职开始的。

梁大同初(约534年),新喻侯萧映为吴兴太守,很看重陈霸先,“尝目高祖谓僚佐曰:‘此人方将远大。’”意思是:你们看此人将来不得了。约在梁大同六年(540年),萧映到广州任刺史,陈霸先已深受萧映器重,随任为广州府中直兵参军。 [4]

陈霸先出任西江督护、高要太守(今广东省肇庆市)。第二年,交州(今越南河内市东北约30公里处)土豪李贲发起叛乱,赶走了交州刺史萧咨。大同九年(543年)4月,李贲部将范修在九德(今越南荣市)大破林邑王,梁朝征讨诸军也不知所终。李贲控制了整个北越,在梁大同十年(544年)正月,仿梁朝制度,设置百官,自称越帝。新州(治在今广东新兴)刺史卢子雄、高州(今广东阳江)刺史孙围攻广州,广州告急。陈霸先在高要闻报,率3000精兵,日夜兼程,火速救援,一战解重围。陈霸先的战绩受到梁武帝瞩目。

梁大同十一年(545年)正月,梁武帝任陈霸先为交州司马,领武平(今越南永安)太守,随新任交州刺史杨日票前往交州讨伐李贲。陈霸先与杨日票等征讨大军,于大同十一年(545年)12月抵达交州。在恶劣的环境中,经过3年苦战,终于除掉了以李贲为首的地方分离势力,收复了交、爱、德、利、明等数州(今越南北部)。交州平定后,陈霸先领着本部将士返回高要复职时已是梁太清二年(548年)。陈霸先回高要不久,正遇上侯景之乱。

太清三年(549年)11月,陈霸先遣将进驻大庾岭,招聚始兴地方将士,准备继续推进。但萧勃心胸狭隘,置国家民族利益于不顾,软硬兼施,只希望陈霸先能帮他看守门户。面对萧勃的利诱威逼,陈霸先只好遣使往江陵,投靠到梁武帝第七子、湘东王萧绎麾下。

大宝元年(550年)正月,陈霸先大军从始兴出发,抵达大庾岭,击败奉萧勃之命在南野(今江西南康)拦截的蔡路养,乘胜进驻南康。陈霸先被萧绎授为明威将军、交州刺史。此后近一年半时间,陈霸先与响应侯景的高州刺史李迁仕在南康一带展开了拉锯战,终于擒斩李迁仕。大宝二年(551年)6月,陈霸先发兵南康,沿赣江北下。

大宝二年(551年)10月,侯景残杀梁简文帝萧纲,11月自立为皇帝。大宝三年(552年)正月,陈霸先南路征讨大军从豫章(今江西南昌)出发,这时已有甲士3万人,强弩5千张,舟舰2千艘,水陆俱下,另有前军5千由骁将杜僧明统领,已抵达湓口(鄱阳湖入长江口)。2月,王僧辩等西路大军又从寻阳起行,在白茅湾(今安徽怀宁以东)与陈霸先会师。王僧辩与陈霸先登坛设誓,缔结了盟约。征讨大军沿路攻克芜湖、姑熟(今安徽当涂),3月在建康与侯景展开了大决战,终于彻底摧毁了侯景势力,侯景被杀。

大宝三年(552年)11月,经王僧辩、陈霸先等各路将士劝进,湘东王萧绎即位于江陵,即梁元帝。改大宝三年(552年)为承圣元年。陈霸先镇京口(今江苏镇江),王僧辩镇守在建康(今南京)。

承圣三年(554年)3月,梁元帝萧绎进陈霸先位司空。9月,西魏发兵突袭江陵(今湖北荆州),王僧辩未及时救援,梁元帝萧绎投降西魏被杀。朝臣与百姓中强壮者都被掠走,陈霸先的儿子陈昌、侄子陈顼当时都在梁元帝宫中值事,均被掳至长安。此时,梁元帝之侄、已故昭明太子之子萧,被西魏扶为傀儡皇帝,建立了“后梁”小王国。江陵陷落后,王僧辩与陈霸先经反复商议,准备于次年2月迎接梁元帝第九子晋安王萧方智到建康称帝。

晋安王萧方智自寻阳,入居建康朝堂不久,北齐坚持派兵护送原被东魏俘虏的贞阳侯萧渊明来建康当傀儡皇帝。王僧辩起先拒不同意。承圣四年(555年)3月,齐军兵至东关(今安徽巢湖市),王僧辩遣徐州刺史裴之横领兵拦击,裴之横战败被杀。后来,王僧辩屈从于北齐的压力,于7月迎萧渊明到建康称帝。改元“天成”,以晋安王萧方智为皇太子。陈霸先认为一旦萧渊明当上皇帝,建康的梁朝将成为北齐鲜卑人的附庸,汉族政权难以保存。陈霸先与王僧辨再三苦争,不愿向北齐屈服,王僧辨没有听从。因此,陈霸先非常气愤,召徐度、侯安都、周文育等谋之,决定以“擅自废立”之罪讨伐王僧辩。并于同年9月在京口举兵,突袭石头城,陈军从建康城北入城,王僧辩猝不及防,苦战不敌,就擒后被缢杀。

承圣四年(555年)10月,立萧方智为皇帝,史称梁敬帝。改承圣四年(555年)为绍泰元年。陈霸先任大都督,总摄梁朝军国大事。北齐兵分别于绍泰元年(555年)底和太平元年(556年)6月,两次侵犯梁朝,均被陈霸先率部击败,使江南民众避免了遭受外族的侵害。绍泰元年(555年)10月;太平二年、永定元年(557年)2月,陈霸先又分别平定了王僧辩余部的反叛和曲江侯萧勃的反叛。至此,陈霸先为自己称帝铺平了道路。

陈霸先立萧方智为帝后,王琳一直不服。太平二年(557年)5月,王琳大力修造舟舰,准备进攻陈霸先。6月11日,陈霸先任命开府仪同三司侯安都为西道都督,周文育为南道都督,率领水师2万人会师于武昌,对王琳发动进攻。

永定元年(557年)8月28日,梁朝提升丞相陈霸先为太傅,加赐黄钺、殊礼。九月初五,又提升为相国,总领朝政,封为陈公,备九锡,陈国设置百官。十月初三,梁朝给陈公陈霸先进爵为王。初六,梁敬帝把皇位禅让给了陈王。随后,陈王陈霸先派中书舍人刘师知带领宣猛将军沈恪指挥兵士进入皇宫,护送梁敬帝到别宫去居住。永定元年(557年)10月初十,陈霸先在南郊即皇帝位,又改换年号为永定。封梁敬帝为江阴王。

陈霸先建国之初,“号令不出建康千里之外”,陈霸先一面笼络江左豪族,恢复江南经济,一面征伐北齐,收复淮南失地,政权逐渐稳固。建康都城也在兴工复建之中。永定二年(558年)正月,王琳带兵东下,抵达湓城(江西九江瑞昌),驻扎在白水浦(江西九江县西,),他共带有10万甲兵。王琳任命北江州(治在今湖北黄安县)刺史鲁悉达为镇北将军。

三月,北齐派兵援助并护送梁朝永嘉王萧庄回到江南,并册拜王琳为梁朝丞相,都督中外诸军、录尚书事。王琳拥戴萧庄登上了帝位,改年号为天启。四月初三,陈霸先派人杀了江阴王萧方智。

陈霸先在位期间,每临军机大事都能确定破敌制胜之道,而处理政务则崇尚宽和简朴,如果不是军旅急务,一般不轻易调发军队。他天性节俭朴素,后宫妃子、宫女没有披金带翠的服饰,也不设女乐。他任贤使能,政治清明,使江南局势渐趋稳定。

永定三年(559年)六月,陈霸先下诏让临川王陈在南皖口(今安徽安庆市)设立城堡,派东徐州刺史吴兴人钱道戢去驻守。十二日,陈霸先身体不适,二十一日,病逝于玑殿,在位三年,时年57岁。遗诏追临川王陈入纂。八月,群臣上谥曰武皇帝,庙号高祖,葬万安陵。

永定三年(559年)六月,陈霸先病重的时候,遗诏征侄子陈入纂(入朝继承皇位),史称陈文帝。当初,陈霸先追谥其兄陈道谭为始兴昭烈王,让他的第二个儿子陈顼继承封号。等到文帝陈即位,陈顼还被俘在北周长安没有回来,陈因为自己继承了皇位,改封陈顼为安成王。

永定三年(559年)十月,王琳得知陈霸先死,复率军东进,复拥永嘉王萧庄出屯濡须口(今安徽巢县),北齐慕容俨率军临逼长江为之声援。十一月,王琳进犯大雷(今安徽望江县),陈以侯、侯安都、徐度合兵抵御。天嘉元年(560年),当王琳与陈朝的侯在芜湖交战时,北周便发兵攻打荆州,结果王琳兵败,王琳与萧庄逃亡北齐。陈朝也自此成为南朝正统。萧庄投奔北齐后,北齐封他为梁王,允诺帮他复兴梁朝,但没多久北齐自己也灭亡了。

天嘉元年(560年)二月二十八日,陈任命陈昌为骠骑将军、湘州牧,封他为衡阳王。三月二十五日,侯安都迎接陈昌渡江,陈昌溺死于江中。然后,侯安都上奏陈文帝,宣称陈昌渡江时遭遇不测,船坏被淹死。侯安都因此进爵,为清远公。

天嘉三年(562年)三月,安成王陈顼到达建康,陈下诏封他为中书监、中卫将军。此时,陈顼的妃子柳氏和儿子陈叔宝还滞留在穰城(今河南邓县),陈又派毛喜到北周去请求放还。天康元年(566年)二月二十九日,陈大赦全国,改年号为天康(改天嘉七年为天康元年)。三月初三,任命安成王陈顼为尚书令。四月,陈文帝生病,台阁等官署的事情,令尚书仆射到仲举、五兵尚书孔奂共同决定。孔奂是孔之的曾孙。文帝病重,孔奂、到仲举和司空及尚书令扬州刺史安成王陈顼、吏部尚书袁枢、中书舍人刘师知侍疾。

陈文帝临终前,遗诏皇太子可即君临,山陵务存俭速,大敛竟,群臣三日一临,公除之制,率依旧典。其勤俭之心窥于一斑。天康元年(566年)四月二十七日,陈文帝陈去世。在位七年,终年44岁。六月二十一日,谥曰文皇帝,庙号世祖,葬于永宁陵(今南京市栖霞区甘家巷新合村狮子冲田野中)。

天康元年(566年)四月,陈文帝去世后,太子陈伯宗即皇帝位。光大二年(568年)十一月,安成王陈顼将陈伯宗废为临海王,入继皇位。陈伯宗被废为临海王之后,出居别第。太建二年(570年)四月,陈伯宗去世。

太建五年(573年)三月,陈顼计划讨伐北齐,公卿之间意见不一,只有镇前将军吴明彻赞成并请求行动。陈顼力排众议,分别命令众军,任命吴明彻为都督征讨诸军事,裴忌为监军事,统率10万军队进攻北齐。

四月初八,陈朝的前巴州刺史鲁广达和北齐军队在大岘(今山东省临朐县)交战,将北齐军队打败。八月,陈朝吴明彻进攻寿阳,筑起围堰引肥水灌城,城里的百姓患浮肿和腹泻病的很多,死去的有十分之六七。十三日,吴明彻亲自穿戴了铠甲和头盔,指挥部队从四面发动急攻,一鼓作气攻克寿阳,活捉王琳等5人,并将王琳就地处死,传首京都。陈顼下诏将王琳的首级挂在建康示众。

陈顼在位期间,兴修水利,开垦荒地,鼓励农民生产,社会经济得到了一定的恢复与发展。一度占有淮、泗之地,但最后被北周夺走。总的来说,陈顼在位期间,国家比较安定,政治也较为清明。陈顼于陈太建十四年(582年)正月初十,死于宣福殿,在位14年,时年55岁。陈顼谥号为孝宣帝,庙号高宗。

太建十四年(582年)正月初五,陈顼患病的时候,太子陈叔宝与始兴王陈叔陵、长沙王陈叔坚一同入宫侍疾。十一日,陈孝宣帝遗体入殓,太子陈叔宝俯伏痛哭。陈叔陵乘机抽出切药刀向太子砍去,砍中了陈叔宝的颈项,陈叔宝昏倒在地;陈叔宝生母柳皇后赶来救护,也被陈叔陵砍了数下。陈叔宝的奶妈吴氏从后面扯住陈叔陵的胳膊,陈叔宝才得以爬起。陈叔陵自知不能成功,于是回到府内,将妃子张氏和宠妾7人沉入井中溺死。

太建十四年(582年)正月13日,皇太子陈叔宝即皇帝位,大赦天下。立最宠爱的妃子张丽华为皇贵妃,从此宠倾后宫。正月21日,陈后主诏令尊称柳皇后为皇太后。当时陈叔宝居住在承香殿养伤,不能临朝听政。于是皇太后就住在柏梁殿,百官大臣禀奏的国事政务,都由皇太后裁决处理。直到陈叔宝伤势痊俞,皇太后才归政于他。25日,陈叔宝册立妃子沈氏为皇后。27日,又册封皇弟陈叔俨为寻阳(今江西九江)王,陈叔慎为岳阳(今湖南岳阳)王,陈叔达为义阳(今河南信阳县)王,陈叔熊为巴山(川陕交界地带)王,陈叔虞为武昌(今河北武昌)王。

至德二年(584年)5月,南朝陈朝廷任命吏部尚书江总为尚书仆射。这年,陈叔宝在皇宫光昭殿前修建临春、结绮、望仙三栋楼阁。楼阁各高数10丈,连延数10间,窗户、壁带、悬楣、栏杆等都是用沉木和檀木制成,并用黄金、玉石或者珍珠、翡翠加以装饰,楼阁门窗均外挂珠帘,室内有宝床宝帐,极尽奢华,宛如人间仙境。穿戴玩赏的东西瑰奇精美,近古以来所未见。每当微风吹来,沉木、檀木香飘数里。阁下堆石成山,引水为池并杂种奇花异草。以前,北地人傅曾以太子庶子的身份侍奉陈后主于东宫,等后主即位,傅晋升为秘书监、右卫将军兼中书通事舍人,由于他恃才傲物,因此百官群臣大都不喜欢他。施文庆与沈客卿一同诬陷说傅收受了高丽国使者贿赂,陈后主将傅收捕下狱。

陈叔宝可谓是生不逢时,运气不是太好,就在他即位当皇帝的前一年,太建十三年(581年),隋文帝杨坚已经建立了隋朝,灭陈的倾向已经十分明显,陈叔宝既无可奈何,又毫不介意,最后陈朝江山被杨坚所毁灭。杨坚的女儿是北周宣帝宇文的皇后。580年,周宣帝崩,年仅7岁的儿子静帝宇文阐即位,由外祖父杨坚辅政。不几个月杨坚就进爵为王。2月14日,静帝宇文阐命令兼太傅杞公宇文椿捧着册书,大宗伯赵捧着皇帝的玺印,禅位于隋王杨坚。是为隋文帝。改国号隋,北周亡。

起初,隋文帝受禅即位以来,与陈朝十分友好,每次抓获陈朝的间谍,都赠送衣服、马匹,客气地予以遣返。然而陈宣帝在位时还是不断地让军队侵扰隋朝边境。所以在太建末年,隋朝军队对陈朝发动了一次进攻,适逢陈宣帝去世,隋文帝即下令班师退军,又派遣使者前去吊唁,在给陈后主的信中有“杨坚顿首”之语,表现得十分谦逊。但是陈后主在回信中却狂妄自大,信末说:“想你统治的区域内安好,这里是天下清平。”隋文帝杨坚看了陈后主的回信很不高兴。

杨素率军在长江上游永安(今四川奉节),造了几千艘战舰,其主力舰为“五牙舰”。该舰“上起楼5层,高百余尺,左右前后置六拍竿并高50尺,容战士800人,旗帜加于上”。杨素出兵几万人,有船数千艘,平均每船仅载10余人。在与陈朝末代君主陈后主决战的一次战斗中,“(杨)素遣巴蜒千人乘五牙四艘,以拍竿碎其(陈国)十余舰”。隋朝晋州刺史皇甫续,向隋文帝上言平定陈朝的三条理由:“第一是以大国吞并小国;第二是以有道讨伐无道;第三是陈朝接纳叛臣萧岩等人。所以,我们师出有名。

祯明二年(588年)正月,陈朝派遣散骑常侍袁雅等人到隋朝聘问;又派遣散骑常侍九江人周罗率军驻扎峡口,侵犯隋朝峡州。导游说陈后主自不量力,既无国力,又无军力,自己也缺乏能力,还要去侵犯隋朝的疆土,引火烧身,最后导致加速灭亡。

祯明二年,即隋开皇八年(588年),隋文帝杨坚下诏,并派遣使者将玺书送给陈朝,历数陈后主20条罪状,并抄写了30万份诏书,向江南地区广为传播散发。又以晋王杨广为元帅,率80总管、51万士兵攻陈,两军在长江上对峙。10月23日,隋朝于寿春设立淮南行台,任命晋王杨广为行台尚书令。

隋文帝即位后,即有统一南北之志。隋朝开皇八年(588年)10月28日,隋文帝要出师讨伐陈朝,在太庙祭告祖先,并任命晋王杨广、秦王杨俊、清河公杨素3人都为行军元帅。命令杨广统率军队从六合出发,杨俊统率军队从襄阳出发,杨素统率军队从永安出发,荆州刺史刘仁恩统率军队从江陵出发,蕲州刺史王世积统率军队从蕲春出发,庐州总管韩擒虎统率军队从庐江出发,吴州总管贺若弼统率军队从广陵出发,青州总管弘农人燕荣统率军队从东海出发,共有行军总管90位,兵力518000人,都受晋王杨广的节度指挥。东起海滨,西到巴、蜀,旌旗耀日,舟楫竞进,横亘连绵千里。朝廷又任命左仆射高为晋王元帅府长史,右仆射王韶为司马,前线军中一切事务全由他们裁决处理。他们安排各路军队进退攻守,料理调拨军需供应,十分称职,没有贻误。11月初二,隋文帝亲自为出征将士饯行;初十,文帝又驾临定城(今安徽定远),举行誓师大会。

等到隋军进至长江北岸,江南地区也突然出现了大批间谍探子以后,袁宪等人又多次上奏请求。施文庆对陈后主说:“元旦的大朝会即将来临,南郊大祀那天,太子必须率领较多军队;现在如果向京口、采石以及江面派遣军队和舰船,南郊大祀之事就得废省。”陈后主说:“现在暂且派出军队,到时候如果北边战场无事,就顺便使用这支水军跟从到南郊,参加祭祀,又有什么不可以!”施文庆又回答说:“这样做会被邻国知道,隋朝便会认为我国弱小。”后来施文庆又用金银财物贿赂尚书令江总,于是江总又入宫为施文庆游说,陈后主不好违背江总的意见,但又迫于群臣百官再三奏请,于是就下令由朝廷百官大臣再仔细商议决定。而江总又利用职权多方压制袁宪等人,所以长时间商议却没有作出决定。

就在隋兵在积极准备攻打陈国时,陈叔宝还执迷不悟,以为长江可以阻挡一切,整日里照样吃喝享乐,不以为然。甚至若无其事地对侍卫近臣说:“帝王的气数在此地。自立国以来,齐军曾经3次大举进犯,周军也曾经两次大兵压境,但是无不遭到惨重失败。现在隋军来犯又能把我怎么样!”都官尚书孔范附和说:“长江是一道天堑,古人认为就是为了隔绝南方和北方。现在敌军难道能飞渡不成!这都是边镇将帅想建立功勋,所以谎报边事紧急。我常常觉得自己官职低下,如果敌军能越过长江,我一定会建功立业,荣升太尉了。”有人谎报说隋军马匹多死,孔范又口出大言说:“这些军马都是我国的马,怎么会死亡呢?”陈后主听后大笑,认为孔范说的很对,所以根本不加以防备,每天奏乐观舞,纵酒宴饮,赋诗取乐不止。

祯明三年、开皇九年(589年)正月初一,陈后主举行元旦朝会,在会见群臣百官时,突然大雾弥漫,吸入鼻孔,感到又辣又酸,陈后主昏睡过去,一直到下午才醒过来。

初六,隋将贺若弼率军攻克京口(今江苏镇江),生俘陈朝南徐州(今安徽宿州)刺史黄恪。贺若弼的军队纪律严明,秋毫不犯,有士卒在民间买酒的,贺若弼即令将他斩首。所俘获的陈朝军队6千余人,贺若弼全部予以释放,发给资粮,好言安慰,遣返回乡,并付给他们隋文帝敕书,让他们分道宣传散发。因此,隋军所到之处,陈朝军队望风溃败。

祯明三年、开皇九年(589年)正月17日,隋将贺若弼率军进据钟山,驻扎在白土冈的东面。晋王杨广派遣总管杜彦和韩擒虎合军,共计步骑两万人驻扎在新林(今南京西南)。隋蕲州总管王世积统帅水军出九江,在蕲口(今湖北蕲春西南)击败陈将纪,陈朝将士大为惊恐,向隋军投降的人接连不断,晋王杨广上表禀报军情,隋文帝非常高兴,于是宴请和赏赐百官群臣。

当时建康还有军队10余万人,但是陈后主生性怯懦软弱,又不懂军事,只是日夜哭泣,台城内的所有军情处置,全部委任给中书舍人施文庆。对萧摩诃先后两次提出的迎战建议均不采纳。在召集诸将商议军事时,任忠又提出反击之策,亦不从。第二天却说:“兵久不决,令人腹烦”,突然命萧摩诃等诸军出战。20日,陈将鲁广达、任忠、樊毅、孔范、萧摩诃于白土冈一带依次南北列阵,绵亘20里,由于缺乏统一指挥,首尾进退互不相知。

祯明三年、开皇九年(589年)2月10日,隋军攻入建康台城。陈后主惊慌失措,想要躲藏,袁宪严肃地说道:“隋军进入皇宫后,必不会对陛下有所侵侮。陈后主不听,躲入井中。2月22日,晋王杨广进入建康,让高颍和元帅府记室参军裴矩一道收缴南朝陈地图和户籍,封存国家府库,金银财物一无所取。因此,天下都称颂杨广,认为他贤明。

之后不久,陈国被全部平定,隋朝共得到30个州,100个郡,400个县。隋文帝诏令将建康的城邑宫殿房屋,全部毁掉为耕田,又在石头城设置蒋州。

侯景之乱后,北齐占领江北淮南之地,西魏占领汉中巴蜀。西魏又受萧之托,率军夺下南朝梁江陵以北之地,建立附庸国西梁。南朝陈成立后国土不多,至569年开始陆续收复淮南及部份淮北之地,并且一度夺下北齐长江以北之地(573年577年)。到陈末时受北周入侵使得国土减少,仅剩长江以南至交广地区。 [5]

梁陈之际,私人讲学传经之风也逐渐发展。据《南史儒林传》,梁陈两代计有伏挺、孙详等十余人,均为普及文化做出了贡献。寒人凭经学、史学、文章入仕为流内官者逐渐增多。《南史儒林沈峻传》,“家世农夫,至峻好学。……遂博通五经,尤长三礼”,由兼国子助教(流内二班)升兼五经博士(流内六班)为其一例 [6-7] 。这样,梁、陈之时寒人既继续凭借吏干、武功仕进,甚至升为高官显贵,与高门平起平坐,陈霸先以寒人夺取帝位,更开了南朝从未有过的先例(宋、齐、梁开国诸帝均出身低级士族)。同时,寒人又开始通过经史学术跻身九流,逐渐向士族转化 [6] 。此外,还有一个新情况也必须看到。这就是由于自东晋以来官分清浊,清官声望越来越高,因而逐渐形成易代之际往往用清官,而不能再象东晋、刘宋那样用浊官奖励寒人的吏于和武功。如齐末梁初,就有不少“吏姓寒人”选为清官,甚至得到了黄门郎、散骑侍郎这样长期为高门垄断的极清之职,见《梁书文学钟嵘传》。梁末陈初,也是“员外常侍,路上比肩;咨议参军,市中无数”,两者也都是清美之官,见《陈书徐陵传》。

陈朝永定元年(557)诏尚书删定郎范泉制定律令,参议者有尚书仆射沈钦、吏部尚书徐陵、兼尚书左丞宗元饶、兼尚书右丞贺朗等,成陈律三十卷、科令四十卷(《新唐书艺文志》陈律九卷、陈令三十卷、陈科三十卷)。陈朝的律、科、令基本上沿袭梁朝,甚至连“轻重繁简”,也“一本梁法”,而且“条法冗杂、博而不要”在法典史上没有留下什么影响,很快被淘汰了。 [8]

南朝官府工匠可以轮番休假,自建武元年开始。到梁时,“凡所营造,不关材官,及以国匠,皆资雇借,以成其事”。 [9] 营造工人“皆资雇借”,而不再是征发而来,是役法上的一个重大的进步。陈太建二年(570),宣帝又下诏:“巧手于役死亡及与老疾,不劳订补。”官府仍然拥有的“国匠”,从此只减不增,雇借势将成为唯一的方法,并将扩大其范围,非仅国匠而已。唐代的和雇实导源于南朝。 [10]

在东晋南朝中,陈的疆域最小,“西亡蜀汉,北丧淮肥”,大体上同三国吴差不多。在东晋南朝五个朝代中,陈的人口最少,《隋志总序》称陈仅有“户六十万”。《通典历代盛衰户口》也称:“宣帝勤恤人隐,时称令主,阅其本史,户六十万。”可见杜佑认为陈有户六十万是在宣帝时。至陈后主亡国时(589),仅剩“户五十万,口二百万” [2] 。它控制的人口竟比东吴还要少一些。

徐之才(505572),字士茂,世医出身,祖籍东莞(今山东莒县),迁居丹阳(今江苏镇江)。他聪明过人,博学多才,治病每多奇效,对药物方剂之组成原则和方法颇有研究,曾对《雷公药对》及《药对》等书详加修订,在药物炮制加工和总结吸收前代方剂学精华方面,有着显著的贡献。譬如他总结和发挥中医学之“七方十剂”理论和经验,对后世有着巨大的影响。所谓七方,即大、小、急、缓、奇、偶、复;所谓十剂,即宣、通、补、泄、轻、重、滑、、燥、湿。由于他阐发了经典,总结了新经验,故有承先启后的作用。譬如:宣剂,宣可去壅,生姜、橘皮之属;通剂,通可去滞,木通、防己之属;补剂,补可去弱,人参、羊肉之属等等。结合陶弘景“诸病通用药”,从而使中医学在临床处方之药物调遣和配伍原则的掌握上,有了一个更为科学的新规律可循。徐之才除发展了中医方剂学外,对妇产科学也研究有素,特别是对产科的产期卫生,胎儿发育等很有见地。他还撰有《家传秘方》、《徐王八世家传效验方》、《小儿方》等等。徐氏历代以医传家,学贯南北,是魏晋南北朝时期极有名望的医学世家。 [11]

太祖(陈霸先追崇)

景皇帝(陈霸先追谥)

陈文赞

始兴昭烈王(陈霸先追谥)

陈道谭

高祖

武皇帝

陈霸先

永定557年~559年

世祖

文皇帝

陈伯宗

光大567年~568年

高宗

孝宣皇帝

陈顼

太建569年~582年

长城炀公

陈叔宝

至德583年~586年


相关文章推荐:
中国 | 南北朝 | 南朝 | 陈霸先 | 永定 | 南梁 | 建康 | 江陵 | 长江 | 交趾 | 南朝 | 北朝 | 局面 | 开国皇帝 | | 陈伯宗 | 陈顼 | 陈叔宝 | 杨坚 | 隋灭陈之战 | 吴兴 | 长兴 | 陈实 | 颍川 | 天监 | 陈书 | 寒门 | 士族 | 寒人 | 门阀 | 南朝 | 建康 | 萧映 | 广州 | 广州府 | 西江 | 高要 | 交州 | 李贲 | 九德 | 荣市 | 林邑 | 北越 | 大同 | 新州 | 梁武帝 | 武平 | 侯景之乱 | 大庾岭 | 萧勃 | 萧绎 | 始兴 | 南野 | 萧纲 | 豫章 | 杜僧明 | 湓口 | 王僧辩 | 芜湖 | 侯景 | 江陵 | 承圣 | 京口 | 镇江 | 司空 | 西魏 | 西魏 | 陈昌 | 陈顼 | 昭明太子 | | 后梁 | 萧方智 | 北齐 | 东魏 | 萧渊明 | 巢湖市 | 裴之横 | 鲜卑人 | 徐度 | 侯安都 | 周文育 | 石头城 | 建康城 | 绍泰 | 江南 | 萧勃 | 王琳 | 开府仪同三司 | 周文育 | 刘师知 | 沈恪 | 淮南 | 瑞昌 | 北江州 | 鲁悉达 | 萧庄 | 服饰 | | 钱道戢 | 陈道谭 | 长安 | 慕容俨 | 长江 | 望江县 | | 侯安都 | 芜湖 | 荆州 | 陈昌 | 骠骑将军 | 建康 | 中书监 | 陈叔宝 | 穰城 | 毛喜 | 天康 | 尚书令 | 到仲举 | 孔奂 | 袁枢 | 刘师知 | 陈伯宗 | 吴明彻 | 裴忌 | 鲁广达 | 寿阳 | 张丽华 | 沈客卿 | 国号 | 开皇 | 杜彦 | 巴蜀 | 附庸国 | 陈文赞 | 陈道谭 | 陈霸先 | 永定 | 万安陵 | | 天嘉 | 天康 | 永宁陵 | 陈伯宗 | 光大 | 临海王墓 | 陈顼 | 太建 | 显宁陵 | 陈叔宝 | 至德 | 祯明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