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南齐书

《南齐书》,南朝梁萧子显撰,记述南朝萧齐王朝自齐高帝建元元年(479年)至齐和帝中兴二年(502年),共二十三年史事,是现存关于南齐最早的纪传体断代史。

南齐书是一部记载南齐历史的书,齐梁皇族萧子显作。全书六十卷,现存五十九卷。

南齐是南北朝时期继宋以后在南方割据的封建王朝。公元四七九年,萧道成(南齐高帝)建立南齐,传了三代。四九四年,萧道成的侄子萧鸾(南齐明帝)夺取了帝位,传了两代。五二年,萧衍(梁武帝)灭了南齐,另建了梁朝。南齐的统治只有二十三年,是南北朝时期最短促的一个朝代。它建都在建康(今南京),统治的地区西到四川,北到淮河、汉水,萧鸾时期又在淮河以南失去一些地方。当时同南齐对立的,是割据北方的北魏封建政权(公元三八六到五三四),北魏的军事力量要比南齐强些。

萧子显(约公元四八九到五三七),字景阳,南兰陵郡南兰陵县(今江苏常州西北)人,是萧道成的孙子。他父亲豫章王萧嶷在南齐前期曾煊赫一时,他本人在梁做到吏部尚书。他虽然还是梁朝统治集团中的上层人物,但这时他家的政治地位已经衰落下来。以前朝帝王子孙而修前朝史书,二十四史中仅此一家。

萧子显入梁以后,还是积极地为巩固梁朝政权效力。萧衍曾当面向萧子显兄弟表示,希望他们作梁朝的「忠臣」。萧子显也就特别利用了自己的文史才能为梁朝的封建统治服务。他曾奏请编纂萧衍的文集,赞美萧衍挂名主编的通史,并在国学里讲解由萧衍题名的五经义。他还编写了五卷普通北伐记,这书虽已不可见,而顾名思义,应是颂扬萧衍在普通年间(公元五二○到五二六)的军事活动的。他编写南齐书,也是经过奏请的。

萧子显还著有后汉书一百卷、贵俭传三十卷、文集二十卷,都没有流传下来。

南齐初年,萧道成设置史官,命檀超、江淹等编集「国史」。在梁代,沈约著有齐纪,吴均著有齐春秋。萧子显的南齐书,多取材於檀超、江淹等的书稿,而他们的稿子没有传下来。沈约、吴均的书约在十一世纪以后也散失了。关於南齐的最早只有这部南齐书。

南齐书六十卷,见於梁书萧子显传。到了旧唐书经籍志著录这部书,就只有五十九卷了。刘知几史通序例曾说过南齐书原有序录,后人从而推论南齐书佚失的一卷就是。萧子显虽然是以封建史臣的观点来修史的,但他以当代人记当代事,在南齐书里保留了一定数量的比较原始的史料。关於统治者对人民的残酷压榨及统治阶级集团内部的倾轧残杀,书中都有所记载。对当时唐禹之领导的农民起义,在豫章文献王嶷传、竟陵文宣王子良传、沈文季传等里,也提供了材料。此外对南齐一代的文学史、思想史、科学史方面的情况也有一定的反映。如科学家祖冲之,在南齐书里就有一篇比较详细的传。总的来说,南齐书是一部研究南齐历史的重要史书。

点校南齐书,是用商务印书馆影印的宋大字本(简称百衲本)作底本,参校了明、南监本北监本汲古阁本、清武英殿本、金陵书局本。另外,还参校了沈约宋书中的志,以及南史、通典、册府元龟、太平御览、资治通鉴、资治通鉴考异等书的有关部分。对於前人校勘的成果,我们采用了周星诒、张元济、张森楷的三种南齐书校勘记稿本,以及钱大昕的廿二史考异等书。

〈南齐书〉可取的是志。

萧子显(487537),字景阳,南朝梁南兰陵(今江苏武进西北)人,南朝梁朝史学家,文学家。 [1] 他十三岁的时候,萧齐皇朝被萧衍推翻了。萧衍的父亲萧顺之是齐高帝萧道成的族弟,他们都是萧姓,而且同族,但毕竟从他们的高祖父时候就分支了。萧衍建立了梁朝,他就是历史上有名的梁武帝。在梁朝,萧子显凭着他的才华、风度、谈吐的出众,受到梁武帝的礼遇和信任,官至吏部尚书。

萧子显是一个“风神洒落,雍容闲雅,简通宾客,不畏鬼神”的人,又是一个“颇负才气”的人,做吏部尚书时,“见九流宾客,不与交言”,只是举起手中的扇子一挥而已,所以有些士族地主内心里对他很不满。但梁武帝倒是自始至终都把他看作是一位“才子”。事实上,他的文才的确是有社会影响的。萧子显的同时代人、《宋书》的作者沈约甚至称赞他的文章是属于东汉名家班固一流的佳品。这个评价当然是过分高了,但也可以看出沈约对他的文才的赏识。

史学是萧子显所酷爱的事业,在他的四十九年的生命历史上,撰写了五部历史著作:《后汉书》一百卷,《晋史草》三十卷,《齐书》六十卷,《普通北伐记》五卷,《贵俭传》三十卷。他撰《齐书》,是向梁武帝请示并得到梁武帝的批准的。萧子显撰写和完成《齐书》的时间,按照唐代史学家刘知几的说法,是在梁武帝天监年间(502519年)。如果刘知几的说法是有根据的话,那末《齐书》的撰成当在天监八年(509年)至十八年(519年)期间,即萧子显二十岁以后至三十岁以前这十年当中。果然如此,那真是一位青年史学家了。除了《齐书》以外,萧子显的其他著作包括文集二十卷都已不存。后人为了区别萧子显的《齐书》和唐初李百药所撰的《齐书》,把前者称为《南齐书》,后者叫做《北齐书》。 萧子显在撰写《南齐书》的过程中,可以参考的文献资料和思想还是不少的。早在齐明帝时,史学家檀超和江淹奉诏修本朝史,他们制订了齐史的体例,但没有最后完成修撰工作。此外,还有熊襄著的《齐典》、沈约著的《齐纪》、吴均著的《齐春秋》和江淹著的《齐史》十志。萧子显的撰述工作,在史书体例上“本(檩)超、(江)淹之旧而小变之”;在史书材料上汲取诸家成果,终于著成《南齐书》六十卷。

《南齐书》包含:帝纪八卷,除追叙萧道成在刘宋末年的政治活动外,主要记萧齐皇朝(479502年)二十三年间的史事。志八篇十一卷,其中有的上承刘宋,有的起于萧齐立国,断限比较明显。传四十卷,其中不少是记少数民族地区史事的,而以《魏虏传》记北魏史事,这在性质上同《宋书索虏传》是一样的。序录一卷,刘知几都不曾见到,说明它佚之甚早,故全书今存五十九卷。上面讲到,萧子显既是萧齐皇朝的宗室,又是萧梁皇朝的宠臣,所以他撰《南齐书》一方面要为萧道成避讳,一方面又要替萧衍掩饰。例如他写宋、齐之际的历史,就不能直接写萧道成的篡夺之事,只能闪烁其词,微露痕迹;他写齐、梁之际的历史,则用很多篇幅揭露齐主恶迹,以衬托萧衍代齐的合理。这是他作为齐之子孙、梁之臣子的“苦心”,也反映出他在史学上的局限性。

《南齐书》部帙不大,包含的年代又很短,竟然也撰就了八篇志,确乎难得。这里面无疑包含了江淹的首创之功。《南齐书》有些传,显示了萧子显在历史表述上的才华。如:他于《褚渊传》,先写褚渊在宋明帝时受到信任,而在宋明帝临死,则写他也参与“谋废立”,违背宋明帝的意旨;于《王晏传》,先叙其与齐高帝、齐武帝的密切关系,继而写其在齐武帝死后也参与“谋废立”的事;于《萧谌传》,先说其受到齐武帝、郁林王的信赖,后写其在协助齐明帝夺取郁林王皇位的政变中竟然领兵作前驱;于《萧坦之传》,先烘托其受到郁林王的殊特信任,以至“得入内见皇后”,后写他成了废郁林王而拥立明帝的关键人物;等等。萧子显在写这些事件和人物的时候,都不直接发表议论,而是通过前后史事的对比来揭示人物的品格。清代史学家赵翼评价说:“此数传皆同一用意,不著一议,而其人品自见,亦良史也。”用顾炎武的话说,这种写历史人物的方法叫做“于序事中寓论断”,司马迁写《史记》最善于运用这种方法。萧子显学习司马迁表述历史的方法,并取得一定的成就,被后代史学家称为“良史”,这是很自然的。

《南齐书》同《宋书》一样,都宣扬神秘的思想、佛法的深远,又都过分讲究华丽的辞藻,这是它们的缺点,也是那个时代留下的印记。

《南齐书》文字比较简洁,文笔流畅,叙事完备。列传的撰写,继承了班固《汉书》的类叙法,又借鉴沈约《宋书》的代叙法,能于一传中列述较多人物,避免人各一传不胜其繁的弊病。又书中各志及类传,除少数外,大都写有序文,借以概括全篇内容,提示写作主旨。

《南齐书》中的一些文化史记载颇有价值。

萧子显为科学家祖冲之立传,在传中记录了他创造指南车、千里船、水碓磨的过程和机械特点。又在传中全文引用祖冲之的《上大明历表》,详细向世人介绍了创大明历的指导思想和大明历的具体特点,为人们研究科技史留下了珍贵资料。萧子显用很多篇幅对佛教进行宣传,对佛教传入中国及与中国传统思想融合的过程作了介绍,对于研究传统文化和外来文化的融合与发展,是有一些用处的。

《南齐书》的论赞在形式上模仿范晔的《后汉书》,在思想见识上,则相差甚远。当然萧子显作为一个史学家,对于历史和现实问题,还是有一些独到看法的,这在《南齐书》的论赞中有所反映。他对东昏侯萧宝卷推行暴政、恣意杀戮和奢侈淫欲,导致南齐政权灭亡的历史教训,在《东昏侯本纪》的论赞中做了很好的总结:“史臣曰:‘……东昏侯亡德横流,道归拯乱,躬当剪戮,实启太平。……’赞曰:‘东昏慢道,匹癸方辛。乃隳典则,乃弃彝伦,玩习兵火,终用焚身。’”对于帝王之子从小养尊处优、脱离社会,造成孤陋寡闻、无德无能的严重后果,他也有很清楚的认识,并在书中作了较好的分析,这些对于统治阶层应是有所教益的。

萧子显在宣传神学迷信方面,与沈约是一脉相承的。齐梁之际佛教兴盛,萧子显迎合当时的统治者口味,在书中极力鼓吹佛法的力量。《南齐书高逸传论》是一篇颂扬佛法的专论。他把佛教与儒家、阴阳家、法家、墨家、纵横家、杂家、农家、道家相比,论证佛家是最优胜的。他论述佛法胜过儒家学说:“佛法者,理寂乎万古,迹兆乎中世,渊源浩博,无始无边,宇宙之所不知,数量之所不尽,盛乎哉!真大士之立言也。探机扣寂,有感必应,以大苞小,无细不容。若乃儒家之教,仁义礼乐,仁爱义宜,礼顺乐和而已;今则慈悲为本,常乐为宗,施舍唯机,低举成敬。儒家之教,宪章祖述,引古证今,于学易悟;今树以前因,报以后果,业行交酬,连相袭。”从《后汉纪》《宋书》到《南齐书》对佛教宣传的不断升格,可以比较清楚地看出佛教势力从魏晋到南朝不断发展,并取得国教地位的历史过程。佛教势力的扩展,真切反映了统治者自身的腐朽和没落。

与《宋书》一样,《南齐书》中也存在着大量歪曲史实之处。萧子显是南齐宗室,他在为其祖父写的《高帝本纪》和为父亲萧嶷写的《豫章文献王传》中,都极力进行褒美虚夸,文中不惜使用上万字的篇幅,极尽铺陈夸张之能事,百般夸饰其功绩,而对篡权夺位之类丑行,则千方百计曲笔讳饰,淹没其迹。对于其他人物,书中也经常按当时的利害得失,决定对其的取舍与夺。史德的亏缺影响了《南齐书》的撰著质量。

卷一 本纪第一 高帝上

卷二 本纪第二 高帝下

卷三 本纪第三 武帝赜

卷四 本纪第四 郁林王昭业

卷五 本纪第五 海陵王昭文

卷六 本纪第六 明帝鸾

卷七 本纪第七 东昏侯宝卷

卷八 本纪第八 和帝宝融

卷九  志第一 礼上

卷十  志第二 礼下

卷十一 志第三 乐

卷十二 志第四 天文上

卷十三 志第五 天文下

卷十四 志第六 州郡上

卷十五 志第七 州郡下

卷十六 志第八 百官

卷十七 志第九 舆服

卷十八 志第十 祥瑞

卷十九 志第十一 五行

卷二十  列传第一 宣孝陈皇后·高昭刘皇后·武穆裴皇后·文安王皇后·郁林王何妃·海陵王王妃·明敬刘皇后·东昏褚皇后·和帝王皇后

卷二十一 列传第二 文惠太子长懋

卷二十二 列传第三 豫章文献王嶷

卷二十三 列传第四 褚渊(渊弟澄 徐嗣) 王俭

卷二十四 列传第五 柳世隆 张

卷二十五 列传第六 垣崇祖 张敬儿

卷二十六 列传第七 王敬则 陈显达

卷二十七 列传第八 刘怀珍 李安民 王玄载(弟玄邈)

卷二十八 列传第九 崔祖思 刘善明 苏侃 垣荣祖

卷二十九 列传第十 吕安国(全景文) 周山图 周盘龙 王广之

卷三十  列传第十一 薛渊戴 僧静 陈胤叔 桓康 尹略 焦度 曹虎

卷三十一 列传第十二 江谧 荀伯玉

卷三十二 列传第十三 王琨 张岱 褚炫 何戢 王延之 子伦之 阮韬

卷三十三 列传第十四 王僧 虔子寂 张绪

卷三十四 列传第十五 虞玩之 孔 何宪 刘休 沈冲 庾杲之 王谌

卷三十五 列传第十六 高祖十二

卷三十六 列传第十七 谢超宗刘祥从 兄彪

卷三十七 列传第十八 到 刘悛 虞 胡谐之

卷三十八 列传第十九 萧景先 萧赤斧(子颖胄)

卷三十九 列传第二十 刘(弟) 陆澄

卷四十  列传第二十一 武十七王

卷四十一 列传第二十二 张融周

卷四十二 列传第二十三 王晏 萧谌 萧坦之 江

卷四十三 列传第二十四 江 何昌禹 谢济 王思远

卷四十四 列传第二十五 徐孝嗣 沈文季 兄子昭 略昭光

卷四十五 列传第二十六 衡阳元王道度 始安贞王道生 子遥光 遥欣 遥昌 安陆昭王缅

卷四十六 列传第二十七 王秀之 王慈 蔡约 陆慧晓(顾宪之) 萧惠基

卷四十七 列传第二十八 王融谢

卷四十八 列传第二十九 袁彖 孔稚 刘绘

卷四十九 列传第三十 王奂(从弟缋) 张冲

卷五十 列传第三十一 文惠太子四男:安皇后生郁林王昭业;宫人许氏生海陵恭王昭文;陈氏生巴陵王昭秀;褚氏生桂阳王昭粲

卷五十一 列传第三十二 裴叔业崔慧景张欣泰

卷五十二 列传第三十三 丘灵鞠 檀超 卞彬 丘巨源 王智深 陆厥 崔慰祖 王逡之 祖冲之贾渊

卷五十三 列传第三十四 傅琰 虞愿 刘怀慰 裴昭明 沈宪 李圭 孔之

卷五十四 列传第三十五 褚伯玉 明僧绍 顾欢 臧荣绪 何求 刘虬 庾易 宗测 杜京产 沈士 吴苞 徐伯珍

卷五十五 列传第三十六 崔怀填 公孙僧远 吴欣之 韩系伯 孙淡 华宝 韩灵敏 封延伯 吴达之 王文殊 朱谦之 萧睿明 乐颐 江泌 杜栖 陆绛

卷五十六 列传第三十七 纪僧真 刘系宗 茹法亮 吕文显 吕文度

卷五十七 列传第三十八 魏虏

卷五十八 列传第三十九 蛮东 南夷

卷五十九 列传第四十 芮芮虏 河南 氐 羌 [2]

卷六十 自序(亡)

《南齐书》序
  
 《南齐书》,八纪,十一志,四十列传,合五十九篇,梁萧子显撰。始江淹已为十志,沈约又为《齐纪》,而子显自表武帝,别为此书。臣等因校正其讹谬,而叙其篇目,曰:
  将以是非得失、兴坏理乱之故而为法戒,则必得其所托,而后能传于久,此史之所以作也。然而所托不得其人,则或失其意,或乱其实,或析理之不通,或设辞之不善,故虽有殊功韪德非常之迹,将暗而不章,郁而不发,而杌嵬琐、奸回凶慝之形,可幸而掩也。
  尝试论之,古之所谓良史者,其明必足以周万事之理,其道必足以适天下之用,其智必足以通难知之意,其文必足以发难显之情,然后其任可得而称也。何以知其然邪?昔者,唐虞有神明之性,有微妙之德,使由之者不能知,知之者不能名。以为治天下之本,号令之所布,法度之所设,其言至约,其体至备,以为冶天下之具。而为二《典》者,推而明之,所记者,岂独其迹邪?并与其深微之意而传之。小大精粗,无不尽也;本末先后,无不白也。使诵其说者,如出乎其时;求其指者,如即乎其人。是可不谓明足以周万事之理,道足以适天下之用,智足以通难知之意,文足以发难显之情者乎?则方是之时,岂特任政者皆天下之士哉?盖执简操笔而随者,亦皆圣人之徒也。两汉以来为史者,去之远矣。司马迁从五帝三王既殁数千载之后,秦火之余,因散绝残脱之经,以及传记百家之说,区区掇拾,以集著其善恶之迹,兴废之端,又创己意以为本纪、世家、八书、列传之文,斯亦可谓奇矣。然而蔽害天下之圣法,是非颠倒而采摭谬乱者,亦岂少哉!是岂可不谓明不足以周万事之理,道不足以适天下之用,智不足以通难知之意,文不足以发难显之情者乎?夫自三代以后为史者如迁之文,亦不可不谓俊伟拔出之材、非常之士也,然顾以谓明不足以周万事之理,道不足以适天下之用,智不足以通难知之意,文不足以发难显之情者,何哉?盖圣贤之高致,迁固有不能纯达其情而见之于后者矣,故不得而与之也。迁之得失如此,况其他邪?至于宋、齐、梁、陈、后魏、后周之书,盖无以议为也。
  子显之于斯文,喜自驰骋,其更改破析刻雕藻缋之变尤多,而其文益下,岂夫材固不可以强而有邪?数世之史既然,故其事迹暧味,虽有随世以就功名之君,相与合谋之臣,未有赫然得倾动天下之耳目,播天下之口者也。而一时偷夺倾危悖理反义之人,亦幸而不暴著于世,岂非所托不得其人故邪?可不惜哉!盖史者所以明夫治天下之道也,故为之者亦必天下之材,然后其任可得而称也。岂可忽哉!岂可忽哉!
  臣恂、臣宝臣、臣穆、臣藻、巨洙、臣觉、臣彦若、臣巩谨叙目录昧死上。 [3]

《南齐书》五十九卷(内府刊本)

梁萧子显撰。子显事迹附载《梁书萧子恪传》。章俊卿《山堂考索引馆阁书目》云“《南齐书》本六十卷,今存五十九卷,亡其一”。

刘知几《史通》、曾巩《叙录》则皆云八《纪》、十一《志》、四十《列传》,合为五十九卷,不言其有阙佚。然《梁书》及《南史》子显本传实俱作六十卷,则《馆阁书目》不为无据。

考《南史》载子显《自序》,似是据其《叙传》之词。又晁公武《读书志》载其《进书表》云:“天文事秘,户口不知,不敢私载。”疑原书六十卷为子显《叙传》,末附以《表》,与李延寿《北史》例同。至唐已佚其《叙传》,而其《表》至宋犹存。今又并其《表》佚之,故较本传阙一卷也。

又《史通序例篇》谓:“令升先觉,远述丘明;史例中兴,於是为盛。沈宋之志序、萧齐之序录,虽以序为名,其实例也。

子显虽文伤蹇踬,而义甚优长,为序例之美者。”今考此书,《良政》《高逸》《孝义》《幸臣》诸传皆有《序》,而《文学传》独无《叙》。殆亦宋以后所残阙欤。齐高好用图谶,梁武崇尚释氏,故子显於《高帝纪》卷一引太乙九宫占,《祥瑞志》附会纬书,《高逸传》论推阐禅理。盖牵於时尚,未能厘正。

又如《高帝纪》载王蕴之抚刀、袁粲之郊饮,连缀琐事,殊乖纪体。至《列传》尤为冗杂。然如纪建元创业诸事,载沈攸之书於《张敬儿传》,述颜灵宝语於《王敬则传》。直书无隐,尚不失是非之公。

《高十二王传》引陈思之《表》、曹之《论》。感怀宗国,有史家言外之意焉,未尝无可节取也。自李延寿之史盛行,此书诵习者鲜,日就讹脱。

《州郡志》及《桂阳王传》中均有阙文,无从补正。其馀字句舛误,如《谢庄传》,《南史》作“诏徙越”,此书作“越州”。《崔怀慎传》,《南史》作“臣子两遂”,此书作“两节”者。又不可胜乙。今裒合诸本,参核异同,正其灼然可知者。其或无考,则从阙疑之义焉。今本《南齐书》只五十九卷。 [4]

《南齐书》第六十卷《自序》自唐朝已亡逸,然而姚思廉的《梁书》第三十五卷的《萧子显传》引有《自序》一节,这是《南齐书》的珍贵逸文。

《南齐书》卷六十 自序
  
余为邵陵王友,忝还京师,远思前比,即楚之唐、宋,梁之严、邹。追寻平生,颇好辞藻,虽在名无成,求心已足。若乃登高自极,临水送归,风动春朝,月明秋夜,早雁初莺,开花落叶,有来斯应,每不能已也。前世贾、傅、崔、马、邯郸、缪、路之徒,并以文章显,所以屡上歌颂,自比古人。天监十六年,始预九日朝宴,稠人广坐,独受旨云:“今云物甚美,卿得不斐然赋诗。”诗既成,又降帝旨曰:“可谓才子。”余退谓人曰:“一顾之恩,非望而至。遂方贾谊何如哉?未易当也。”每有制作,特寡思功,须其自来,不以力构。少来所为诗赋,则《鸿序》一作,体兼众制,文备多方,颇为好事所传,故虚声易远。 [5]


相关文章推荐:
南朝梁 | 萧子显 | 建元 | 齐和 | 南齐 | 纪传体 | 萧子显 | 纪传体 | 史书 | 梁武帝 | 南齐 | 齐梁 | 萧子显 | 封建王朝 | 萧道成 | 高帝 | 萧鸾 | 明帝 | 萧衍 | 梁武帝 | 建康 | 萧子显 | 景阳 | 南兰陵郡 | 南兰陵 | 萧道成 | 豫章王 | 萧嶷 | 南齐 | 煊赫一时 | 萧子显 | 萧衍 | 萧衍 | 挂名主编 | 萧衍 | 萧子显 | 萧道成 | 檀超 | 江淹 | 沈约 | 吴均 | 南齐 | 萧子显 | 旧唐书经籍志 | 刘知几 | 萧子显 | 南齐书 | 王嶷 | 文宣 | 沈文季 | 祖冲之 | 南齐 | 百衲本 | 监本 | 金陵书局 | 沈约 | 宋书中 | 通典 | 册府元龟 | 太平御览 | 资治通鉴 | 资治通鉴考异 | 周星诒 | 张元济 | 张森楷 | 校勘记 | 钱大昕 | 廿二史考异 | 景阳 | 梁南 | 萧衍 | 萧顺之 | 齐高帝 | 萧道成 | 萧姓 | 梁朝 | 梁武帝 | 萧子显 | 吏部尚书 | 九流宾客 | 扇子 | 士族 | 宋书 | 沈约 | 班固 | 萧子显 | 后汉书 | 齐书 | 梁武帝 | 刘知几 | 天监 | 李百药 | 北齐书 | 萧子显 | 齐明帝 | 檀超 | 江淹 | 熊襄 | 沈约 | 吴均 | 十志 | 史书体例 | 诸家 | 萧道成 | 少数民族地区 | 刘知几 | 萧子显 | 萧齐 | 萧梁 | 萧衍 | 闪烁其词 | 恶迹 | 江淹 | 褚渊 | 宋明帝 | 齐高帝 | 齐武帝 | 齐明帝 | 郁林 | 萧子显 | 顾炎武 | 司马迁 | 史记 | 宋书 | 班固 | 汉书 | 沈约 | 宋书 | 代叙 | 萧子显 | 祖冲之 | 指南车 | 水碓 | 大明历 | 科技史 | 佛教传入中国 | 外来文化 | 范晔 | 后汉书 | 东昏侯 | 萧宝卷 | 萧子显 | 沈约 | 齐梁 | 法家 | 墨家 | 宋书 | 萧子显 | 南齐 | 祖父 | 萧嶷 | 史德 | 高帝 | 武帝 | 明帝 | 东昏侯 | 舆服 | 陈皇后 | 刘皇后 | 武穆裴皇后 | 文安王皇后 | 海陵王 | 刘皇后 | 王皇后 | 长懋 | 王嶷 | 褚渊 | 徐嗣 | 王俭 | 柳世隆 | 垣崇祖 | 张敬儿 | 王敬则 | 陈显达 | 刘怀珍 | 李安民 | 王玄载 | 崔祖思 | 刘善明 | 苏侃 | 垣荣祖 | 吕安国 | 全景文 | 周山图 | 周盘龙 | 王广之 | 薛渊 | 陈胤叔 | 桓康 | 尹略 | 焦度 | 曹虎 | 江谧 | 荀伯玉 | 王琨 | 张岱 | 褚炫 | 何戢 | 王延之 | 阮韬 | 张绪 | 虞玩之 | | 何宪 | 刘休 | 沈冲 | 庾杲之 | 王谌 | 谢超宗 | 刘祥 | | 刘悛 | | 胡谐之 | 萧景先 | 萧赤斧 | | 陆澄 | 张融 | | 王晏 | 萧谌 | 萧坦之 | | | 王思远 | 徐孝嗣 | 沈文季 | 昭光 | 王秀之 | 王慈 | 蔡约 | 陆慧晓 | 顾宪之 | 萧惠基 | 王融 | | 袁彖 | 孔稚 | 刘绘 | 王奂 | 张冲 | 裴叔业 | 崔慧景 | 张欣泰 | 丘灵鞠 | 檀超 | 卞彬 | 丘巨源 | 王智深 | 陆厥 | 崔慰祖 | 王逡之 | 祖冲之 | 贾渊 | 傅琰 | 虞愿 | 刘怀慰 | 裴昭明 | 沈宪 | 李圭 | 孔之 | 褚伯玉 | 明僧绍 | 顾欢 | 臧荣绪 | 何求 | 刘虬 | 庾易 | 宗测 | 杜京产 | 沈士 | 吴苞 | 徐伯珍 | 公孙僧远 | 吴欣之 | 韩系伯 | 孙淡 | 华宝 | 韩灵敏 | 封延伯 | 吴达之 | 王文殊 | 朱谦之 | 萧睿明 | 乐颐 | 江泌 | 杜栖 | 陆绛 | 纪僧真 | 刘系宗 | 茹法亮 | 吕文显 | 吕文度 | 南夷 | 芮芮 | 梁萧 | 江淹 | 十志 | 沈约 | 武帝 | 谬乱 | 宝臣 | 内府 | 梁萧 | 刘知几 | 史通 | 曾巩 | 叙录 | 梁书 | 南史 | 叙传 | 晁公武 | 李延寿 | 北史 | 丘明 | 史例 | 蹇踬 | 梁武 | 太乙 | 纬书 | 郊饮 | 李延寿 | 诵习 | 阙文 | 南史 | | 越州 | 阙疑 | 姚思廉 | 梁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