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倪嗣冲

倪嗣冲(1868年2月6日1924年7月12日),原名毓桂(一说毓枫),字丹忱 [1] ,安徽省颍州府阜阳县三塔村(今阜南县柴集镇倪新寨)人。1868年2月6日(清同治七年正月十三日)生于一个官宦之家,其曾祖父会曾、祖父杰之皆系清朝官吏,其父倪淑是清末举人,曾受聘于袁世凯作家庭教师,后曾任四川开县、长宁县知县,晚年为袁世凯的亲信幕僚;倪嗣冲三辈以上皆赠光禄大夫,曾祖母、祖母、母亲俱封一品夫人,倪嗣冲兄弟三人,他为其仲。 [2]

倪嗣冲(1868~1924),安徽阜阳(今阜南)人,皖系军阀中极有实力人物。

他的父亲倪洪原为袁世凯嗣父袁保庆幕府,倪嗣冲随父就读时,得识袁世凯。清光绪十九年(1893年),倪捐班授任山东省某知县。清光绪二十五年(1899年)12月,袁世凯奉旨署理山东巡抚,倪投帖拜见,不久即保其升任知府。 [3]

清光绪二十七年(1901年)11月,李鸿章病死,袁改署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新任山东巡抚杨驷骧对倪知府冷淡,倪乃别择良图,赴天津仍投袁氏之门。时徐世昌出任东三省总督,经袁荐举,由徐上奏准倪署黑龙江省藩台。后倪因贪污受贿被参,交刑部定罪。倪唆使其胞侄倪道自认顶替罪过,并以巨金贿赂满族亲贵,终以革职了事。

清宣统三年(1911年)武昌起义爆发,清廷一片混乱,被迫启用在河南家乡“养病”的袁世凯,任命他为内阁总理大臣。倪见有机可乘,遂再一次投奔袁门,被委任武卫军右翼统领,并奏准特委倪任河南布政使帮办军务。倪旋即受袁密令,率军偷袭皖北一带淮上军,攻占颍州(今阜阳市),大肆屠杀。

清帝退位,南北停战议和。袁世凯僭窃民国大总统,特命倪为豫皖筹边使,拥兵盘踞阜阳一带,藉以牵制淮上军。

民国2年(1913年)6月,袁世凯免去柏文蔚皖督职务,北洋军趁势南下,倪嗣冲也率兵攻占省会安庆。7月27日,袁世凯任命倪嗣冲为安徽都督兼署民政长。随后,倪军在安徽各地以“追剿淮上军”、“查办社团、帮会”之名,大肆捕杀,民众恨之入骨,称其为“倪屠户”。

不久,倪受袁世凯密令,将军队集结蚌埠一带,意在监视徐州的张勋,也可控制河南。一旦北方有事,马上可以凭借津浦铁路,迅速增援调动。倪为此在蚌埠建造都督府和练兵场,强征民田数十亩,并派差抓夫,民众苦不堪言。

民国3年6月30日,袁世凯授倪嗣冲为安武将军。倪将所部扩充为步兵八路,辖40个营,改武卫右军番号为安武军。倪所建造的都督府刚刚落成,便称之为将军行署,又称“将军府”。从此,倪嗣冲在蚌埠独霸安徽,成了以“祸皖”著名的地方军阀。

倪嗣冲独霸安徽期间,依靠地主豪绅残酷压榨民众,横征暴敛,苛捐杂税名目之多不下30余种,滥发的毫无基金的纸币及公债券也不计其数。他把搜刮来的大批钱财存入天津日本银行,供倪氏家族过着奢靡腐朽的生活。是时,蚌埠商贸日盛,并以盐粮交易为大宗。倪见盐业有利可图,遂变更淮盐“引岸”,将原设宿县的皖北盐务局移入蚌埠,并成立阜安盐栈,规定原从江苏板浦运销于皖北之食盐,全集中于蚌埠,强权垄断。同时,倪将凤阳关(税关)也移至蚌埠,以控制税收。

民国3年底,倪嗣冲派人去上海购回一台48千瓦蒸汽发电机,安装在“将军府”内,翌年开始发电,供府内照明使用。蚌埠开始出现电灯。

民国4年袁世凯公开推行帝制。9月,倪为向袁表示“忠心”,在蚌埠假借安徽“公民”的名义呈具请愿书,谓:“今日之政体,非君主立宪,不足定国是,安人心。”11月3日,他召集安徽国民代表409人,在“将军府”开会,联名发出推戴袁世凯为中华帝国皇帝的电报。他的忠心博得袁的欢心,“登极”之时,论功行赏,特加封倪为一等公爵。12月25日,蔡锷在云南领导护国军讨袁,袁决心以武力镇压。倪自告奋勇,派其弟皖北镇守使倪毓率安武军15个营入湘。

民国5年6月,袁世凯病死,黎元洪继任大总统。7月6日,任命张勋为安徽督军,倪嗣冲为安徽省长。倪很不高兴,一再请辞省长一职。不久,黎元洪与控制北京政府实权的国务总理段祺瑞矛盾日深,发生“府(总统府)院(国务院)之争”,倪依附于段。翌年5月,黎元洪下令免段祺瑞职后,倪很快通电宣告安徽独立,向黎示威。接着,又下令截断津浦铁路,并宣布任命倪毓为安武军北伐总司令,要求“严惩奸谀,解散国会,另组议宪机关,起用老成硕望总理阁员,除帝制嫌疑各人罪名。”黎元洪束手无策,遂同意调张勋来京调解。未料张入京后,竟导演了一幕“大清帝国”复辟的丑剧。在此之前,张勋在徐州召开“督军团”会议,策划复辟,倪亲自参加,对张的阴谋活动,早有默契。然而,段祺瑞突然在“马厂誓师”,讨伐张勋。倪见风转舵,投靠段祺瑞,担任了南路讨逆军总司令。倪嗣冲借这次政治投机,不仅重新获得了安徽督军兼省长的职位,而且趁机吞并了张勋的定武军,成为皖系军阀极有实力的首领。民国6年9月8日,倪又兼长江巡阅使职。

民国7年,倪嗣冲重病在身。为延缓寿命,倪与其妻做五十双寿。做寿前,倪广收寿礼,其种类之多,价值之高,花样之奇,皆骇人听闻。民国9年,倪为其妻宁氏做寿,请来北京一批京剧名角,为其唱“堂会”,其奢侈豪华,无以伦比。民国10年,倪通过其侄倪道强购民田,为自己建造“生祠”。种种声色犬马之举,激起安徽民众义愤。 [3]

民国9年7月,直皖大战爆发,皖系军队溃败,段祺瑞通电下野,倪嗣冲随即赴北戴河“养病”。9月16日,由直系操纵的北京政府免去倪嗣冲安徽督军兼长江巡阅使职务。民国13年7月12日,倪嗣冲病死于天津。 [3]

倪嗣冲少年时随父亲在四川读书,自幼天资聪颖、才智过人,在乡里有神童之美誉,十二岁就能熟读《四书五经》,为人称奇。稍长,因父倪淑选授到四川开县做知县,倪嗣冲随父同往。1893年倪嗣冲随父还乡,中秀才,数试举人未中,乃出资捐分部郎中,后迁升为山东陵县知县,入淮军幕,历任记室、佐杂、监司。1895年曾投入袁世凯小站练兵。1900年春,倪嗣冲继母徐氏夫人亡故,倪正要上路奔丧,忽听县里有人聚众设坛,传授刀枪不入等术,倪嗣冲立即将带头之人逮捕入狱,并修书上封,奏请严查,勿使蔓延,袁世凯正出任山东巡抚,见到倪上书,所言立论甚感为奇,随邀请督办德州等九县义和团善后之事,以其血腥屠杀义和团得到袁的赏识,袁世凯深感倪嗣冲“深器伟才,谓堪大用”,保荐为恩县县令,并连捐带保知州。1901年11月袁世凯任直隶总督时,倪嗣冲随袁到直隶,统领京师执法营务处,后调天津参与北洋练兵,先后总理北洋营务行营、发审和执法三处,即保升为知府。1902年5月,倪嗣冲与段祺瑞、冯国璋、袁大化镇压直隶广宗县景廷宾(人称广宗豪侠,清末武举人出身)起义,亲领兵冒雨一日一夜追赶二百里将景庭宾捕获,以此战功加二品冠服。1906年10月,在河南彰德举办的北洋新军第二次大演兵时,袁世凯及铁良为阅兵大臣,倪嗣冲与冯国璋、王英楷同为审判官。

1907年4月徐世昌任东三省总督,袁世凯将倪嗣冲转荐于徐世昌,徐保举倪嗣冲为过班道员、东三省民政司长,又经徐世昌力保任奉天提法使,不久升任黑龙江布政使兼巡防军翼长,主管军政、垦荒和盐务。时东三省的“胡子”正揭竿而起,倪嗣冲到任后大肆捕剿,杀人盈野,并乘机搜刮财物。1909年1月,摄政王载沣以“足疾”令袁世凯回原籍。2月锡良调任东三省总督,倪嗣冲因贪污被弹劾,清廷把他交刑部问罪,倪嗣冲用重金贿赂清廷贵族才没有定罪,只是“即行革职,并勒追赃款”,“永不叙用”,倪嗣冲和下野的袁世凯保持密切联系。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清廷被迫起用袁世凯,袁在其家乡河南项城时即密召皖籍心腹段祺瑞、倪嗣冲等,商量进图安徽战略要地事宜,决定密编一个别动队开入皖北,进而控制安徽,从姜桂题的毅军中抽调数营,派倪嗣冲以“武卫右军行营左翼翼长”名义率该队驻军豫东,驻兵河南周口。11月13日袁世凯组阁,11月27日倪嗣冲被开复原官,12月3日帮办河南军务,12日袁世凯又保倪嗣冲为河南布政使,并兼武卫右军左翼统领参赞军备,袁世凯随再将北洋新军六镇中的第三镇的过山炮队一队、马队一队和第六镇的陆地炮队和骑兵队各一队,划归倪嗣冲指挥,率部驻进离阜阳仅一百多公里的周口一带补充装备,伺机入皖,兼安徽布政使。时安徽淮上军起义并占领阜阳,倪嗣冲立即从周口出兵,率步兵三营、炮兵一营、马兵一营,沿大沙河分水陆两路进攻皖北淮上军。1912年1月28日倪嗣冲占安徽颍上,民军退寿州,29日倪嗣冲纠集地方武装二万余人攻占了阜阳城,入城后进行了骇人听闻的大屠杀,清廷因倪嗣冲镇压革命党人有功,赐予他头品顶戴、“额尔德穆巴图鲁”勇号,兼办理豫边事宜、安徽清乡督办。倪嗣冲在阜阳、豫东等地大肆招兵买马,将所部扩充到四十营之多,成为北洋军阀的一支重要的外围武装。2月12日清廷下诏退位,3月10日袁世凯接任临时大总统,7月9日委任倪嗣冲为豫鄂皖边区剿匪督办,使倪军占据皖北合法化,21日免河南布政使本官,任总统府军事顾问。12月15日,北洋政府授倪嗣冲为陆军中将,24日加陆军上将衔。

1913年2月12日特授以勋三位。2月20日,袁世凯、赵秉钧安排凶手刺杀国民党领袖宋教仁,4月此案真相大白,7月12日,革命党人发起“二次革命”,安徽都督柏文蔚组织讨袁军,袁世凯令倪嗣冲率部抄袭柏文蔚讨袁军后路,击败了津浦线卢慈甫的讨袁军,并攻占正阳关、寿县、六安等地,直扑安庆、芜湖,柏文蔚在叛将胡万泰、顾琢塘的胁迫下离开安徽,倪嗣冲占领了安庆、芜湖等地。7月22日被任命为皖北镇守使。7月27日袁世凯任命倪嗣冲为安徽都督兼民政长。8月8日,倪嗣冲集中数十门大炮强渡淮河,攻占了正阳关、寿州,24日所部马联甲部进驻安庆,26日倪嗣冲至安庆,完成了武力统一皖境,安徽的“二次革命”失败。10月8日,倪嗣冲电请北洋政府驱逐身居要津之国民党人,并残酷镇压反袁人士,“为袁所契,视为长江中部之柱石,兼管民政……声威煊赫,力足以制中枢,名足以冠群藩,凡各督论列朝政,倪恒执牛耳”。10月10日授以勋二位,从此掌握了安徽的军政大权,部队在河南、安徽、山东等地迅速招兵扩建,倪氏在阜阳、阜南一带置有田约三万余亩,加上在各地开办的工厂、银行等,当时有资产价值银洋八千万元之多。

1914年3月8日,四川城口县知事陆某的“请将大总统任期改为终身制”条陈出现在政府公报上,袁世凯请各省文武长官发表意见,倪嗣冲首先对陈条大加赞美,并下令解散安徽省议会和各县议会。6月30日被特任为“安武将军”督理安徽军务,所部始称安武军,倪嗣冲兼任军统,共计有骑兵营、步兵营、工兵营和炮兵营二万余人,为皖军主力部队。7月15日卸兼安徽民政长,倪借口“改朝换代”,通令全省各地“验契”,规定凡民间所有宅房田产,一律限期向所在县政府更换官契纸,并缴纳20%的验契税。

1915年2月9日,袁世凯任命倪嗣冲督办皖北工赈事宜。8月开始,袁世凯暗中加紧策划复辟帝制,倪嗣冲积极拥护,并联合十四省将军上书袁世凯,请袁“速定大位”,他又联合一批官僚政客,伪造地方民意,组织“全国请愿联合会”,要求将共和制改为帝制。12月12日袁世凯宣布恢复帝制,21日封倪嗣冲为一等公爵,请缨镇压讨袁军。1916年1月5日,倪嗣冲电请袁世凯早正大位,3月21日袁世凯被迫取消帝制,倪嗣冲极言反对,并表示要“为圣主效命疆场”,又派安武军赴湖南力拒南军。4月10日让安徽将军与张勋,调任长江巡阅副使,22日署理安徽巡按使,又不惜四处奔波,召集十五省督军和代表集会于南京,共商国是。5月18日倪嗣冲应冯国璋请到南京开会,不支持冯国璋,力主维持袁世凯总统地位,25日张勋、倪嗣冲通电拥护袁世凯,否则以兵戎相见,6月2日率兵至汉口准备攻湘。6月6日袁世凯死,7日倪嗣冲率军离开岳州返回安徽,11日捕杀党人赵政等十二人,此后投靠段祺瑞,继任大总统黎元洪借口惩办帝制要求严惩倪嗣冲,以图削弱北洋派军事力量,国务总理段祺瑞顶着不办。7月6日以安徽省长兼署督军,他指使倪家子侄包办操纵全省的选举、军事、人事,安插亲信党羽。9月21日,倪嗣冲与张勋联合召集十三省代表在徐州开会,成立督军团,攻击国民党议员,干涉国会、宪法、内阁。9月27日倪嗣冲到南京晤冯国璋。

1917年1月11日参加召开第三次徐州会议。3月间,段祺瑞借口对德国、奥匈帝国等国宣战,试图借督军团胁迫黎元洪通过参战案,5月2日督军团代表倪嗣冲、张怀芝、李厚基等晋见黎元洪请求对德宣战,遭到痛斥,4日督军团倪嗣冲、张怀芝、王占元等宴请国会议员,由李厚基致词,主对德宣战,10日国会议而不决,倪嗣冲又联络和组织了各种“请愿团”包围议会,冲进会场,殴打议员,强行要求议会通过参战案。5月22日与张勋组织第四次徐州会议,与徐树铮密谋算计张勋,23日黎元洪免去了段祺瑞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的职务,26日倪嗣冲通电各省表示反对,宣称段祺瑞免职为非法,安徽即行与中央脱离关系,还扣留了津浦路火车,运兵到天津,要求黎元洪解散国会,31日电阻李经羲就国务总理任。6月1日黎元洪下令在徐州的长江巡阅使张勋领兵入京调停,孰料张勋带领精兵五千人入京后积极策划复辟,6月5日倪嗣冲在蚌埠告大陆报记者,张勋进京,将推倒黎元洪,以图复辟,17日安徽取消独立。

7月1日张勋抬出清逊帝溥仪复辟,驱逐了黎元洪,即由溥仪封倪嗣冲为安徽巡抚,倪即张贴黄榜、宣布“圣谕”、悬挂龙旗、接旨谢恩,改称“大清帝国”,张勋的复辟激起全国人民反对。7月3日段祺瑞在马厂誓师宣布讨伐张勋,并自任讨逆军总司令,任命倪嗣冲为皖鲁豫三省联军总司令,段派人到蚌埠与倪嗣冲联系,许倪嗣冲不但可以保留原来职务,而且将授予长江巡阅使。倪嗣冲见张勋大势已去,5日立即通电表白复辟之举与己无关,在通电中将其在第四次徐州会议上带头响应复辟一事矢口抵赖,说“事前既毫未商明,事后岂甘心承认”,即率兵参加“讨逆”,7日冯国璋和段祺瑞任命倪为南路讨逆军总司令,指挥沪、浙、赣“讨逆军”。7月8日倪嗣冲复任安徽省长兼署理安徽督军,9日令将留守徐州之张勋部队(定武军),改归倪嗣冲节制,14日任讨逆军南路司令。9月8日北京政府实任倪嗣冲为安徽督军,并因讨伐张勋有“大功”,又令他兼任长江巡阅使。

10月9日特授勋一位,为响应陆军部统一全国军队编制、统一部队番号的倡议,倪嗣冲将新老安武军废除了统领制,而合编为五个混成旅。12月6日,倪嗣冲与曹锟、张怀芝、阎锡山、张作霖等电请北京政府下令讨伐西南护法军政府,并反对恢复旧国会,主张以临时参议会代行国会职权。12月31日,经徐树铮策动,北洋督军曹锟、倪嗣冲等通电反对恢复旧国会,主张以临时参议会代行国会职权。

1918年1月4日电请段祺瑞武力解决湘事,又坚持主张对南方下讨伐令,16日曹锟、张怀芝、张作霖、倪嗣冲、阎锡山等通电坚主对南方下讨伐令。3月初,陆建章、柏文蔚、孙毓筠等三十四名皖人联名发出驱倪嗣冲出皖通电,并推陆建章为总司令,起兵讨伐倪嗣冲,12日安徽含山讨倪(倪嗣冲)军占领县城,迅即失败。3月17日倪嗣冲电徐树铮,暂勿免李纯职,曹锟、张怀芝均代李疏通。3月19日,曹锟、张作霖、倪嗣冲等十五省督军各派军阀电请北京政府再用段祺瑞组阁,23日冯国璋复任段祺瑞为国务总理。4月天津裕元纱厂正式投产,董事会成员有段祺瑞、倪嗣冲、徐树铮、曹汝霖、王揖唐、段芝贵等,王郅隆任董事长。4月7日倪嗣冲到北京,力劝段祺瑞继续对南方用兵,15日回蚌埠。6月12日,徐树铮与曹锟、张怀芝、龙济光会于天津,商对南战事,14日安徽督军倪嗣冲亦抵津,劝曹、张再战,22日返回蚌埠。7月31日到天津出席天津会议,决定推徐世昌为大总统,并促曹锟南下继续进攻。8月25日再次通电力主对南用兵。11月15日参加北洋各派军阀联席会议,讨论停战撤兵、应付外交、被兵各省善后、收束军队、整顿财政等问题。12月3日,大总统徐世昌召段祺瑞、曹锟、张作霖、王占元、倪嗣冲、张怀芝、孟恩远及全体阁员会议,商南北和议问题。

1919年5月“五四”爱国学生运动爆发,30日倪嗣冲下令解散安徽省罢课学校,并派兵镇压。9月9日倪嗣冲应徐树铮邀到北京。10月8日,安庆倪嗣冲之安武军强奸蚕桑女校校长,24日安庆安武军二次强奸蚕桑女校教员学生,学生十余人羞愤自杀,造成重大丑闻。11月1与曹锟、张作霖等十六名督军、省长电请裁军二成。1919年冬,倪嗣冲染病,后病重,乃求辞职。

1920年1月1日,北京政府下令奖叙主张对德参战“勋绩尤著者”,授倪嗣冲为陆军上将,安庆造币厂铸造出倪嗣冲纪念币、安武军纪念章。7月5日倪嗣冲至北京,14日直皖战争爆发,倪嗣冲托病并未直接参战,22日宣布安徽戒严,暗中与双方虚与委蛇,不日皖系军阀彻底失败。9月10日,曹锟、张作霖、李纯、吴佩孚、王占元、倪嗣冲、陈光远、卢永祥、阎锡山、赵倜、李厚基、田中玉、陈树藩、张广建等复唐继尧、刘显世电,希望迅速进行和议,依法改选新国会,外交诉诸舆论。9月16日,倪嗣冲被免去长江巡阅使、安徽督军等职,解职后隐居天津,他投资银行、纱厂、面粉厂、油漆公司等,还在英租界、日租界及河东、河西等区广置房地产,当时有资产价值银洋八千万元之多,是个亦官、亦商、亦军人的重量级人物。

1924年7月12日,倪嗣冲病死于天津英租界寓所,据说是死于精神分裂症,终年五十七岁。8月9日,北洋政府下令追赠倪嗣冲为将军府“安武上将军”名号,赏治丧银三千元,倪嗣冲成为唯一被追赠将军府上将军的人,议员李燮阳则提案列举倪嗣冲祸国殃民的罪状,反对部分安徽籍国会议员为倪嗣冲请恤和北京政府下令给予优恤。

此银币重13.43克、直径32mm、厚1.8mm、实物如图所示。钱面:正面为倪嗣冲戎装侧面像,上书“中华民国九年”6个楷体字;钱背:背面呈弧形排列着“安庆造币厂造”6个楷体字,中心为“纪念”两个大字,下方为3个五角星和嘉禾造型。背景: 倪嗣冲(1868-1924年),安徽阜阳人,曾被袁世凯授予“安武军”的上将军衔,并任安徽省总督,兼任安徽督军。倪嗣冲率领的“安武军”一直是袁世凯复辟帝制的得力干将和工具。袁世凯倒台后,倪又支持段祺瑞实行武力统一,在军阀混战、争权夺利、反对共和过程中扮演了不光彩的角色。倪嗣冲在安徽执政长达8年之久,客观上也为当地经济的发展,做出了一些贡献。1920年,皖系军阀失败后,倪嗣冲被免去省长和督军职务,隐居天津。

原来,身为皖系军阀首领之一、并握有安徽重权的倪嗣冲,梦寐以求的就是能够像其他军阀头目那样把自己的形象铸造在钱币上,以永垂青史。民国八年,机会终于来了:北洋政府财政部币制局致电倪嗣冲:准予在安徽省城设造币分厂,自行造币。作为安徽“土皇帝”的倪嗣冲,哪能放过这么好的一个机会?于是倪就以大房太太宁氏50岁生日为由头,铸造有自己头像的银元。式样在当年年底交由倪亲自审定,然后由安徽造币厂于不久后的民国九年开始铸造。

倪道

倪道(18791951) 字炳文,颍州(今阜南县)人。其祖父倪洪曾为袁世凯嗣父袁保庆的幕僚。其父倪毓藻虽为嫡出,但呆痴有病,故此,倪道幼承祖命,由叔倪毓兰(即倪嗣冲)教育。二人关系甚为融洽。

倪嗣冲粗鲁野蛮、残忍奢侈,“素有武健严酷之名”,外号“倪大炮”,对袁世凯忠心耿耿。

他统治安徽达十年之久,任人唯亲,“安武军”军纪败坏,祸皖甚烈,他借兴办皖北水利为名拼命搜刮,是一个骄横恣意的军阀。

他又是一个顽固的“保皇派”和政治变色龙。


相关文章推荐:
颍州府 | 阜阳县 | 阜南县 | 柴集镇 | 长宁县 | 袁世凯 | 光禄大夫 | 曾祖母 | 皖系军阀 | 袁世凯 | 袁保庆 | 山东巡抚 | 袁改 | 直隶总督 | 北洋大臣 | 徐世昌 | 东三省总督 | 武昌起义 | 袁世凯 | 内阁总理大臣 | 武卫军 | 淮上军 | 颍州 | 僭窃 | 柏文蔚 | 北洋军 | 安庆 | 袁世凯 | 张勋 | 津浦铁路 | 安武军 | 日本银行 | 袁世凯 | 中华帝国 | 镇守使 | 安武军 | 黎元洪 | 张勋 | 督军 | 段祺瑞 | 黎元洪 | 张勋 | 大清帝国 | 督军团 | 讨逆军 | 督军 | 定武军 | 皖系军阀 | 巡阅使 | 段祺瑞 | 巡阅使 | 陵县 | 记室 | 监司 | 袁世凯 | 小站练兵 | 巡抚 | 义和团 | 直隶总督 | 直隶 | 营务处 | 段祺瑞 | 冯国璋 | 袁大化 | 广宗 | 景廷宾 | 北洋新军 | 袁世凯 | 王英楷 | 徐世昌 | 袁世凯 | 东三省 | 摄政王 | 载沣 | 永不叙用 | 武昌起义 | 袁世凯 | 河南项城 | 段祺瑞 | 姜桂题 | 北洋新军 | 六镇 | 过山炮 | 淮上军起义 | 马兵 | 大沙河 | 淮上军 | 颍上 | 大屠杀 | 清乡 | 北洋军阀 | 袁世凯 | 大总统 | 倪军 | 皖北 | 北洋政府 | 陆军中将 | 陆军上将 | 袁世凯 | 赵秉钧 | 宋教仁 | 二次革命 | 都督 | 柏文蔚 | 袁军 | 津浦线 | 正阳关 | 寿县 | 安庆 | 芜湖 | 顾琢塘 | 皖北 | 镇守使 | 寿州 | 马联甲 | 二次革命 | 北洋政府 | 城口县 | 袁世凯 | 安武军 | 工兵 | 验契 | 契税 | 皖北 | 复辟帝制 | 袁世凯 | 请愿联合会 | 共和制 | 安武军 | 张勋 | 巡按使 | 十五省 | 督军 | 冯国璋 | 袁世凯 | 汉口 | 岳州 | 赵政 | 段祺瑞 | 大总统 | 黎元洪 | 军事力量 | 督军 | 张勋 | 十三省 | 徐州 | 督军团 | 冯国璋 | 徐州会议 | 段祺瑞 | 奥匈帝国 | 督军团 | 黎元洪 | 参战案 | 张怀芝 | 李厚基 | 王占元 | 张勋 | 徐树铮 | 黎元洪 | 李经羲 | 巡阅使 | 蚌埠 | 大陆报 | 逊帝 | 溥仪 | 安徽巡抚 | 黄榜 | 谢恩 | 大清帝国 | 张勋 | 段祺瑞 | 马厂誓师 | 讨逆军 | 鲁豫 | 巡阅使 | 中将 | 徐州会议 | 冯国璋 | 张勋 | 定武军 | 讨逆军 | 陆军部 | 军队编制 | 部队番号 | 安武军 | 混成旅 | 曹锟 | 张怀芝 | 阎锡山 | 张作霖 | 护法军政府 | 督军 | 段祺瑞 | 陆建章 | 柏文蔚 | 孙毓筠 | 含山 | 李纯 | 曹锟 | 张怀芝 | 十五省 | 冯国璋 | 段祺瑞 | 曹汝霖 | 王揖唐 | 段芝贵 | 王郅隆 | 龙济光 | 督军 | 天津会议 | 徐世昌 | 曹锟 | 王占元 | 张怀芝 | 孟恩远 | 安庆 | 安武军 | 庆安 | 曹锟 | 张作霖 | 安庆 | 安武军 | 皖系军阀 | 曹锟 | 李纯 | 吴佩孚 | 王占元 | 陈光远 | 卢永祥 | 阎锡山 | 赵倜 | 李厚基 | 田中玉 | 陈树藩 | 张广建 | 刘显世 | 巡阅使 | 天津英租界 | 北洋政府 | 安庆 | 嘉禾 | 袁世凯 | 安武军 | 上将 | 督军 | 袁世凯复辟帝制 | 段祺瑞 | 共和 | 皖系军阀 | 北洋政府 | 币制局 | 银元 | 倪道 | 袁世凯 | 袁保庆 | 袁世凯 | 安武军 | 皖北 | 保皇派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