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邱宝仁

邱宝仁,福建闽侯人,1867年入福建船政后学堂第一期,学习航海驾驶。1871年,上“建威”练船实习,历经南洋新加坡、槟榔屿,以及渤海湾、辽东半岛各口岸。1875年,复上“扬武”舰练习,航行外海,南历新加坡、小吕宋、槟榔屿各口岸,北至日本而还。

1887年,邱宝仁等在赴德国接收“来远”“靖远”“经远”“致远”4舰以及“左一”鱼雷舰回国的途中,身兼两职,同时担任“来远”和“左一”鱼雷艇的管带,远涉重洋数万里,为清廷节省了不少费用,“不特中国水师向未所经,亦为外洋各国所罕有。沿途叠遇风滔,异常险恶,竟能出其死力,得保无虞,实属胆智过人,较之同往接舰各员事难功倍”。清廷破例将邱宝仁由五品官升到三品官,并加“劲勇巴图鲁”称号。 [1]

1876年调往北洋海防,任新购的“虎威”蚊子船管带,1877年任“策电”蚊子船管带,1879年,清政府从英国订购的“镇”字号蚊子船回国留用北洋,“龙骧”、“虎威”、“策电”、“飞霆”4艘蚊子船改拨南洋,11月,邱宝仁任“镇东”蚊子船管带。1880年8月,“镇东”等四炮舰出游黄海,至海洋岛,“镇南”不慎触礁,旋即脱险。邱宝仁因“救援不力”,被“撤革摘顶,以示惩戒”。

1887年,在英、德订造的“致远”、“靖远”、“经远”、“来远”四舰以及“左一”鱼雷艇竣工,李鸿章奏派总查琅威理率邱宝仁、邓世昌、叶祖、林永升 等赴英接舰 ,返航途中邱宝仁身兼两职,同时担任“来远”和“左一”管带,由“来远”拖带“左一”回华,历尽艰险,1888年,四舰安抵大沽。鉴于邱宝仁“既管驾‘来远’快船,又拖带新购鱼雷艇,远涉重洋数万里, 一人而兼数人之事,并未用洋行保险之费,不仅中国水师向未所经,亦为外洋各国所罕有。沿途叠遇风滔,异常险恶,竟能出其死力,得保无虞,实属胆智过人,较之同往接舰各员事难功倍”,经李鸿章力请,破例给邱宝仁越级奖励,从守备越过都司直接升任游击,并加劲勇巴图鲁勇号 ,管带“来远”舰。

1888年北洋海军正式建军,1889年,邱宝仁升署右翼左营副将,委带“来远”舰。1892年4月,以3年署理期满,改为实授。

1894年甲午战争爆发,9月17日邱宝仁管带“来远”舰随舰队参加了黄海大东沟海战,海战中“来远”舰与“靖远”舰编为小队,列于北洋舰队右翼。邱宝仁与“来远”全舰官兵拼死作战, 发动了对日本军舰“赤城”的围追,多次命中“赤城”舰,致其后桅折断、舰体重创,但“来远”不幸被“赤城”的尾炮击中。由于当时日本联合舰队广泛装备了装填烈性炸药的炮弹,“来远”舰由此燃起大火,几乎无法收拾。“来远舱内中弹过多,延烧房舱数十间”,猛火中舰首炮依然发射,士卒奋力救火。当时为防止火焰从甲板烧入机舱,不得已将通往机舱的所有通风管、天窗密闭,黑暗中由上甲板向焚火室传达命令仅靠通风管传话。 轮机官兵不顾200度之高温,始终坚守岗位,恪尽职守”。邱宝仁指挥全舰官兵一面抗敌,一面救火,终于将火扑灭 ,并将已经烧得舰体肋骨变形的“来远”安全驶回了旅顺。“来远驶回旅顺之际,中西各人见其伤势沉重,而竟安然返旆,无不大奇之”。

“来远”舰此后又参加了威海卫保卫战,1895年2月6日晨4时,日本鱼雷艇队进威海卫港偷袭,“来远”不幸中雷,舰身倾覆,邱宝仁落水后被官兵救出。

甲午战争结束后,邱宝仁返回故里,从此不再复出。

指挥“来远”舰

1887年,在英德订造的“致远舰”、“靖远”、“经远”、“来远”四舰竣工,李鸿章奏派邱宝仁和邓世昌、叶祖、林永升出洋接带。1888年,四舰安抵大沽。这次接舰回国,皆由中国将领管带,“不另保险,省费数十万”,“即无雇募资遣之烦,复得沿途练习之益”。邱宝仁以“远涉重洋数万里,驾驶回国,均极辛劳”,被赏劲勇巴图鲁勇号。1889年,升署右翼左营副将,委带“来远”舰。1892年4月,以3年署理期满,改为实授。

1894年9月17日,黄海大战爆发。海战中,邱宝仁与“来远”全舰官兵拼死作战,遂受重伤。“来远舱内中弹过多,延烧房舱数十间”,顿时“烈焰腾空,被猛火包围,但舰首炮依然发射,士卒奋力救火。此时,机器室内火焰升腾,不得已将通风管密闭,黑暗中由上甲板向焚火室传达命令仅靠通风管传话。全舰官兵不顾200度之高温,始终坚守岗位,恪尽职守”。邱宝仁指挥全舰官兵一面抗敌,一面救火,终于将火扑灭,继续与敌博战。海战结束,“来远驶回旅顺之际,中西各人见其伤势沉重,而竟安然返旆,无不大奇之”。

1895年2月6日晨4时,日本鱼雷艇进威海卫港偷袭,“来远”中雷,舰身倾覆,邱宝仁被水手救上刘公岛。北洋水师覆没后,被革职。

1895年2月6日凌晨,日本联合舰队鱼雷艇队在重创定远后再次趁着夜色,对威海湾进行袭击。黑幕中,“来远”舰遭到日本鱼雷艇“小鹰”号的攻击,两条鱼雷接连命中了“来远”的左舷,在水线下各造成了直径分别为4米和1米多的破口,两个破口相距仅半米。水线下没有任何装甲保护,且舰内结构此前已经严重受损的“来远”,再也承受不了如此沉重的打击,没有能够等得及和她曾经一起浴血的官兵们奋力抢救,在巨大的悲叹声中,满目疮痍的舰体向右侧翻转,露出了红色的舰底,最后整体倾覆在了海中,与她的姊妹“经远”几乎是同样的姿态结束了她的生命。由于灾难来得太快,“来远”舰内的官兵根本来不及逃生,大都与他们的战舰长眠在海底。根据亲历刘公岛保卫战的北洋海军军官卢毓英回忆:只有在露天甲板上的管带邱宝仁、驾驶二副谢葆璋等50余人落水得救。甲午战争结束后,邱管带心灰意冷,返回故里、从此再也没有回到海军。但是,后世却有谣言污蔑其在来远遭受攻击之际“登陆逐声伎未归也”(姚锡光《东方兵事纪略》)。使得邱宝仁背上了长达一百多年的不白之冤。

在当时举国忿斥海军“抗敌不力”的舆论大形势下,在没有办法从技术上解释战败原因的情况下,一些鸡毛蒜皮的小节甚至是捕风捉影的臆想都能被广泛的接受,所以并没有亲历大东沟海战和刘公岛保卫战的姚锡光仅仅凭借着“听说”就定了邱宝仁管带的罪,并且很快的被大众舆论所接受;可是历史是要当事人的第一手叙述印证的,不然最多算是市井的八卦,并没有什么可信的价值。所以笔者相信:邱管带头上的不白之冤终有彻底平反昭雪的那天

邱宝仁管带的孙子邱世骥先生如此回忆他的祖父:每次在回忆这段历史的时候,我都在想,如果我也遇到这种情况,我是否也这样勇猛呢?但历史毕竟不会回头,中国也不是当时的中国,我庆幸生活在这样的时代。


相关文章推荐:
辽东半岛 | 扬武 | 海防 | 管带 | 黄海 | 海洋岛 | 经远 | 李鸿章 | 琅威理 | 邓世昌 | 叶祖 | 林永升 | 管带 | 大沽 | 李鸿章 | 副将 | 管带 | 黄海 | 大东沟 | 赤城 | 致远舰 | 经远 | 李鸿章 | 邓世昌 | 叶祖 | 林永升 | 管带 | 刘公岛 | 北洋水师 | 定远 | 威海湾 | 经远 | 管带 | 谢葆璋 | 姚锡光 | 大东沟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