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欧威

欧威(1936年-1973年),台湾男演员,出生于台南新华镇,原名黄煌基,欧威凭借《故乡劫》与《秋决》获得第5届及第10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欧威年仅36岁的生命虽然短暂,但他从影13年荣获亚洲影展、金马影展等5项奖项,且经历过台湾电影重要的台语片时期、健康写实主义时期,并曾赴香港邵氏发展,是台湾电影发展史的代表性人物。

欧威1936年出生于台南新华镇,原名黄煌基高中毕业后即进入影坛,曾担任过华兴片厂场记、摄影助理等工作。1955年主演台语片《青山碧血》,其后改用片中角色欧威之名为艺名。1959年,以《金山奇案》获征信新闻社所举办的首届台语影展最佳男配角奖。1961年转演国语片,1963年成为中影基本演员,首作《台风》即受肯定。

1964年,饰演《蚵女》中的青年渔民,优秀的演技获得美国国际独立制片人协会最具前途影星金武士奖。欧威自从影以来,带给观众的屏幕形象皆以硬派小生为名,内敛的神情及演戏的节奏,颇受他的偶像詹姆斯狄恩(James Dean)的影响。由于欧威并非科班出身,为了培养演技,平日便以看电影及反复研究剧本来增加自己的实力,在片厂的拍摄过程中,认真的态度每每受到同业的肯定,在每个参演的角色中皆尽力揣摩,其杰出的演技成就,使他获得多个奖项的肯定。1965年,以《养鸭人家》获得亚洲影展最佳男配角奖。其后更分别以《故乡劫》(1967年)及《秋决》(1972年)获得两届金马奖的最佳男主角奖。

得奖后的欧威身体状况出现了危机,但仍在1973年,勉力完成了自制、自导、自演的影片《大通缉令》,同年12月1日,即因肾脏病去世。从影十八年来,共拍了八十多部影片。代表作除了上述的作品外,还包括《游侠胡剑明》、《喜怒哀乐》、《江湖女儿》、《家在台北》等片。

少年时期的欧威即开始追逐梦想

戏棚下的孩子

欧威小时候曾天真地说:「我长大也要当皇帝!」

母亲笑着回答:「不可能的啦!那不就得去演戏!」

孤苦童年 欧威本名黄煌基,三岁丧父,母亲黄杨备女士一方面要照顾卧病的婆婆,一方面还要独立扶养孩子,靠着裁缝帮佣维持家计。

欧威念的是新化国小,国小时的欧威是个品学兼优具有领导能力的小孩,他的同窗好友回忆说,欧威常当班长,很喜欢和同学演「七侠五义」。

血气方刚少年时

欧威是我们的学长,中学时代的欧威,因误交损友使得成绩一落千丈,还差点毕不了业,因此也转了学。经过妈妈苦口婆心的劝告,才总算将他从歧途拉回,那时真的让黄妈妈紧张了好一阵子呢!

戏剧初体验

欧威小时候母亲常带他到新化王公厅,也就是现在护安宫前广场看戏。欧威那时候个子小,母亲扶着他,让他站在长条凳上看,还严格、用心的选戏,剧情不好的就不看,戏的内容大多以忠孝节的相关教化题材为主。

欧威小时候曾天真地说:「我长大也要当皇帝!」 母亲笑着回答:「不可能的啦!那不就得去演戏了!」

其实母亲的心里是一直希望欧威将来可以从事公职,安安定定过一生,没想到少年阿基后来真的立志要当演员!

走进电影院

戏院,欧威梦想的开端,自我成长的教室。

他在这里找到他一生的目标......

酝酿

十七、八岁初出社会的欧威,经历了惨痛的初恋及工作不稳定。

十九岁时,他进入新化警局,也就是日治时代的新化郡役所服务,由于当时的社会环境给予警察特权,欧威每天晚上都可以坐免费公交车前往台南市看免费的电影。

台湾电影最兴盛时,其实新化就有新化、新光、天新三大戏院。但是乡间的戏院片子比较旧,台南市洋片较多。

追星梦

少年时期的他,沉迷在台南全城(即现在全美)戏院里,这个戏院是欧威酝酿梦想,蛰伏充电的秘密基地。

欧威喜欢看洋片,马龙白兰度、贾利古柏、克拉克道格拉斯的片子都是他反复学习的教材。每次从戏院看完电影回来,欧威就会迫不及待跑到镜子前,反复揣摩戏中主角的各种姿态和神韵,直到自己筋疲力尽为止。

投递希望

十九岁的欧威找到人生的志业。只要遇到有电影公司招考演员,他一定刻不容缓去报考,他勇敢坚决地写出一封封附上沙龙照的自我推荐信件,一次次地在邮电局投递期盼与希望。

黄妈妈原本期望这个独生儿子能按部就班念完书,找个固定的工作,过脚踏实地的日子,怎么也没想到他会迷上这个,她每天叨念着,希望欧威回心转意,欧威总是一声不吭,由着她数落,自己关在房里继续写着信。

黄妈妈每次只要知道欧威出去寄信了,她就千方百计从后门等着拦截。

艺术狂热

「我觉得在人生的旅途上没有艺术就显得单调乏味没意义,故要有艺术的点缀,才能使瘫痪的生命变得生气蓬勃。而我选择的是电影艺术。」

~欧威致导演何基明

欧威出于从影的热情,从第一封信向华兴制片厂毛遂自荐开始,由民国45年4月写到46年2月,整整一年写了上百封信,表达自己对电影的热爱。

也曾经耐不住等待,亲自到台中向何基明导演争取演出机会。甚至破釜沈舟地辞掉警局的工作,却写信推说是请准假了,只为了向片厂表示他没有后顾之忧......

欧威在信中毫无保留地诉说自己对电影的热情如火、描述自己的专长、对电影艺术的见解。

在没有具体回复之下,信还是一封接一封地写,内容几乎是一致地重复着表示,除了影剧艺术之外,没有什么可以让他感到有兴趣的事物。

经过整整一年的投递,他终于得到了演出的机会--在「青山碧血」一片中扮演热血的山地青年「欧威」,而「欧威」也就此成为他终生的艺名,他的梦想终于实现。

欧威年代与台湾电影小史

欧威闯荡影坛前后有十六年,也见证了台湾电影艺术的发展......

欧威的华兴时代

1956年何基明导演执导,拍摄了《薛平贵与王宝钏》揭开台语片的序幕。直到1980年,我国总共拍了上千部台语片,许多对台湾影响甚为深刻的导演如李行等人都曾拍过台语片。可惜的是,到21世纪,仅存231部台语片。

何导演在首部台语片的成功后,成立华兴制片厂,执导的「青山碧血」,诞生了演员欧威。 在这个时期,有李泉溪导演,拍过最多的台语电影,他也是拍过欧威担任编剧电影的导演。

[健康写实路线]小人物与大故事

1960年代初,台湾三大影业分别为中央电影公司、中国电影制片厂和台湾制片厂,都属于公营公司。

当时中央电影公司为与香港黄梅调与都市文艺爱情片有所区隔,转而推广健康写实路线,描写乡土小人物的故事,刻画底层人民的平实生活。拍摄了《蚵女》获得第十一届亚太影展最佳影片,为台湾影业开创了一个新的纪元,欧威也因此片的演出获得美国独立制片人最具前途影星金武士奖。中央电影公司接着推出李行的《养鸭人家》,其清新的影片风格,健康写实的内容,为当时的国片注入了一股新的力量,起了新的风潮,欧威亦以此片获得亚洲影展最佳男配角奖。

而中国电影制片厂出品的《故乡劫》,也让欧威获得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奖。

这是台湾电影的辉煌时代,同时也是欧威电影的黄金时代。

[电影娱乐工业]永远的硬汉。

70年代台湾社会转型,由农业步入工业时代,电影成了民众主要娱乐,也因此发展出响应社会需求的爱国、爱情、武侠、功夫、喜剧等类型电影,欧威亦在此时期拍摄了各类型影片,经典代表作「秋决」即在此时出现。可惜的是演技日益纯熟的他,却在不久后即辞世,留下屏幕上「永远的硬汉」形象。

「十年,我打算干十年!如果我在电影还没有成绩,那我决定回乡下种田!绝不再干电影!」

~欧威

曲折的从影生涯

1956年起,欧威,开始写信向电影公司毛遂自荐,一年之后,终于取得「青山碧血」中的一个抵抗日警的原住民小配角-「欧威」,这是他一生中拍的第一部电影、他演的第一个角色,因而特地征得何基明导演的同意,以「欧威」作为他永久的艺名。 一开始,他是在华兴制片磨练演技,当时他演的都是台语片。1958年,欧威接到兵单必须入伍服役,好不容易才建立的一点基础,是否会在他离开影坛去当兵的几年中又重新归零?离开前他拍的最后一部台语片是「何时出头天」,片名真可说是他当时的心情写照。

这段期间欧威拍摄过七部左右的台语片,只可惜他退伍之后,台语片已不复当年荣景。当年栽培他的台语电影公司都倒了。此时,欧威接触了潘垒导演。从「金山奇案」的演出,他认可欧威是可造之才,因此在欧威服役期间便不断的鼓励他继续从影。在结束服役后, 潘垒导演邀请欧威演出他为中影公司编导的「台风」,欧威也因此踏入国语片圈。后来,欧威也与潘垒导演签订了几年的续约,也邀请欧威赴香港拍戏,但或因欧威不愿意、或因时下风行之文艺爱情电影不对欧威的戏路,因此在第三年的续约结束后就未再续约。

无再续约后,在李嘉导演的推荐下,他参加了李行导演为中影公司拍摄的第一影片「蚵女」,也因演技出色而吸引中影跟他签下一年的续约,而这部影片也让欧威在亚洲影展中获得美国独立制片人协会颁赠的“最具前途影星金武士奖”,这片结下欧威与李行导演的缘分。欧威与李行导演正式合作的开始是透过「养鸭人家」这部健康写实之经典国片代表作,他们在合作中建立深厚的互信,此片让欧威获得「亚洲影展最佳男配角奖」的国际肯定。「秋决」是台湾影史上重要的电影,李行导演构思此片多年,剧中探讨中国传统文化、伦理观、生命观及电影美学表现手法,是李行视为重点的作品,欧威明白,也愿意用很长的时间等待演出这部作品的机会,后来终于被欧威等到了!在「秋决」公映后获的全面的肯定与回响,囊括金马奖最佳影片、最佳导演、最佳男主角、最佳女配角奖。欧威说:「一个演员要经常的拍出使自己及观众满意的片子,实在是件很难的事,但我一生中能演到一部像『秋决』般的片子,也的确使我感到欣慰的。」

入戏

在「秋决」中我们帮他做了一对铝质的,结果他不用,自己花钱找管道具的做了一副真正的铁链......他要真的铁链本身的重量所造成的负担,帮助他的表演......

~导演李行

欧威对于表演投入程度是令人印象深刻的。

导演何基明回忆当初欧威拍第一部戏时,为了一个和日本警察缠斗的画面,百般要求跑到四、五公尺的崖边跳下来,并与日警滚下山坡十多公里,气氛摄人逼真。当导演喊「cut」时还停不下来,才发现原来两人真的打了起来,因为演日警的人已被太过于入戏的欧威打掉了三颗牙齿,而欧威自己的手臂也擦伤了一大......

何基明导演突然恍然大悟,欧威的演出就正如这部电影主题「雾社事件」所代表的意义--削瘦的身躯在正义的气势下变得强悍,这就是山胞的抗日,那时才初出道的欧威所展现的精神,十分令人难忘。

在拍「秋决」时,由于欧威饰演的是一名死刑犯,戏中坐牢须带脚镣枷锁,但此时欧威身体已出现些问题,体贴的戏组人员为欧威准备了一对铝制的假道具枷锁,外面染上铜锈的颜色,看上去很像,但戴起来轻得多,脚也比较不会受伤,但为了要求逼真,欧威竟然将戏组准备的枷锁丢掉,自己再去订作一对比原来重许多,真的铁链制成的枷锁。拍戏过程中,欧威的脚踝早已磨破,但他不以为意,还是坚持要维持这样的方式来演出,由此可以想见,他做为一个演员对自我的要求之高。

淬炼

「不要急,像您这样的型,愈经时间的磨练、生活的体验,您会表现得更好!」

~导演潘垒

自我训练

欧威出道前就以看电影及反复研究来增加自己的实力。他常以西部Cow boy或詹姆斯狄恩作为自己学习的对象,对着镜子,竖眉弄眼地模仿屏幕上的表情。一开始,欧威是在华兴制片磨练演技,但在1958年时因入伍服役而离开。他仍然时常拿起剧本就开始自我的角色扮演训练,即使不是自己的剧本也一样 。

片厂的历练

早期的台语电影是民营的,资源有限的情况之下,片厂每个人都必须负责好几种工作,包括灯光、场务、跑龙套,甚至为了连戏,有时也要编剧。因此他在台语电影时期就接受了完整的电影工程训练。

欲求成为男演员的努力

《青山碧血》里欧威的戏分并不多,但他的表现颇令导演惊艳,于是在《金山奇案》开拍时,欧威被提升成为第二男主角。或许是深感责任重大,他总是比其他人提早读剧本,揣摩角色,以及内心戏的请教。

李泉溪导演也曾回忆说欧威学西部Cow boy拔枪动作、走路姿势、表情--包括失意的样子:肩膀软下来,软到什么程度,都很留心,他会琢磨每部戏不同角色个性,用不同的演法表达。在拍片时他会根据他看过的电影提出一些建议,例如这一段适合采那部洋片的手法等等,李导演甚至封他为「电影字典」......

演员的意志

欧威并非学院派出身,他必须「从做中学」,但是他和其他演员比较起来,敬业且投入更多,自我要求也更高。通常演员拍一个镜头,导演说好就好,但是欧威会跟导演一起看毛片,希望藉由毛片,客观地看自己的表现来修正,并且常常主动向导演要求机会再走一次,他对自己有期许,很有企图心要演好一个戏。

也就因为如此,欧威愿意用很长的一段时间来等待「秋决」这部戏,为了要获得这个角色,他婉拒了其他片商的邀约。还未开拍,他在心理准备上已在入戏,以此展现「非他莫属」的决心,欧威之前并没有什么经济基础,一年多不接戏约他已经进入负债的状况......他在接受金马奖颁奖时说了真心话:「我熬了好多年才得到这个角色,通向理想的道路真遥远。」

为拍片而不顾命

「秋决」是欧威演员生涯的顶点,「秋决」之后,欧威又开始找不到满意的角色可接了,于是他转向导演发展。欧威对电影的热衷本来就是全面性的,早在华兴制片厂的阶段,他就有过电影故事的撰写经验,「义犬救主」、「大侠胡剑明」等台语片就是他编的剧。在片厂的历练也让他熟悉了整个电影事业运作,他对于编、导、演无一不热衷,无一不有自信,他积极但不愿求人,处处都有自己的想法和要求,这种性格上的执着,让拍摄「大通缉令」的工程备尝艰辛。当旁人为他终于能有一部完全自制、自编、自导、自演的片而道贺时,欧威自己开玩笑说:「自制、自编、自导、自演的结果,到后来就是自杀了!」当大家一笑带过后,怎知他是真的为「大通缉令」的拍摄在卖命,心力交瘁而让病情恶化,说是自杀也接近事实!

从影光芒

他就在那13年的光采岁月成长定格,留下一尊不灭的塑像。

~《金马三十风云人物》

1957年以「金山奇案」获得征信新闻社第一届台语影片金马奖最佳男配角,华兴电影制片厂,何基明导演。

1964年「蚵女」获得美国独立制片人协会最具前途影星金武士奖,中央电影公司,李嘉、李行导演。

1965年「养鸭人家」获第五届亚洲影展金禾奖最佳男配角,中央电影公司,李行导演。

1967年「故乡劫」获第五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中国电影制片厂,张曾泽导演。

1972年「秋决」也获得第十届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大众电影公司,李行导演。

身后殊荣

1982年,在欧威去世的九年后,第十九届的金马奖颁奖典礼上颁发「怀念奖」,欧威遗孀黄庄洋丽女士带着欧威身后留下的一双儿女上台领奖,由李行、柯俊雄等电影界代表致赠了二十万元的慰问金,但庄女士表示「我有一份足以养家育子的工作」,当场捐出奖金作为电影从业人员的病困基金,希望欧威的不幸永远不再重演。她所展现的坚毅神采,令在场来宾动容。原来意志的影帝背后,也有着意志的家族。

1993年,欧威逝世20年后,第三十届金马奖票选「金马三十风云人物」,欧威在第一轮投票就高票当选,在这30位对华人影坛有重大贡献的人物中,他是唯一一位已经去世的人。

一生奉献于影坛,也发光于影坛,欧威的地位深受大家的肯定,他不仅是一颗骤逝的「彗星」,更可以说是少见「恒星」......

『我对我的病有点信心,你太辛苦了,我想写一封信去香港处理出片的事......』

~欧威留下的最后纸条

和时间赛跑

欧威因为怕母亲在家乡新化没有人照顾,而让太太留在台南。只身在台北,一方面是拍戏工作繁重本来生活作息就不正常,再加上难免的应酬,欧威的身体早有状况。同他一起拍「大通缉令」的剧组人员当时以为他是因为太累了气色不好。后来发现他的腿部已经浮肿,肌肉几乎失去弹性,在大家的催促之下,欧威虽然去了医院检查,却又推说没有接到医生的解释。事实上西医对他的尿毒症一直不表乐观......

欧威在拍「大通缉令」时随身都携带码表,是否他也感觉到自己在和时间赛跑?

1973年12月,欧威病逝于台南,当时他才37岁,女儿2岁多,儿子出生才两个礼拜!

坚持理想,至死不渝

欧威是台湾土生土长的演员,他一生执着于电影表现,而不追求银色生涯的名利, 自始至终都没有改变。在病床上已经无法言语的他,最后写给太太的纸条说的仍是想去处理出片的事,甚至过世的时候,口袋里还放着电影的分镜表,他未尽的理想,还有太多太多!

欧威辞世当日,导演李行赶赴欧威家中,在盖棺前见欧威最后一面,他感叹欧威之死,比李小龙的死对中国影坛来说损失还大!李小龙之后尚有成龙,但欧威之后呢?

欧威过世前,一心一意想演由李行导演,谢家孝编剧,为他量身打造的一部戏「跪在火烫的石板上」,这部戏至今仍未开拍,但是永远也等不到男主角了!欧威的骤逝,留给整个影坛的是无限的遗憾......

「亲爱的,这张相片是在台北圆山拍外景所照的,导演正向我解述剧情,丽,你猜得出哪个是你的人?~你的威赠」

~欧威寄给太太的留言

欧威的母亲

欧威家中三代单传,父亲早逝,由母亲黄杨备女士一手拉拔长大。对孩子的期待,就如同一般父母~希望他有个稳定、可靠的工作,成家立业,过着平淡安稳的生活。因此,欧威出社会时,她也费尽苦心安排儿子到公家单位上班。对于欧威从影,她是不表赞同的,常是欧威刚去投寄履历,她就从后赶到邮局去抽回,即使如此,亦阻绝不了欧威想成为一个演员的意志。后来,她也只有支持孩子的决心,当他坚强的后盾。面对儿子的早逝,她亦坚毅地承受,跟着媳妇继续拉拔着两个孙子长大成人。对于金马卅票选欧威为风云人物,她也只有表示:这份荣耀来的有点晚,来表达他对儿子在演员生涯中的肯定。 面对文物馆中欧威剧照,她睹物思人,泣不成声,感慨着欧威出生就是为了要走电影这条路。

而个性内敛,吝于表达情感的欧威,也跟好友透露他不善于表达,虽然感谢、喜欢母亲,但总是淡淡的。我们只能从他希望妻子留在新化照顾母亲,有空就返回老家探视,喜欢送布料给母亲裁制衣服这些平凡的琐事,看出这位银幕硬汉的私人情感。

默默的守候者

欧威从影期间,极少对外谈及个人的私生活,外界从不知他已经结婚,直至他去世时,妻子儿女才曝光。

欧威与太太黄庄洋丽女士的认识是一份奇妙的缘分。当时住在高雄的黄庄洋丽女士因向往着演员生活,所以,便把自己的照片和资料寄到电影公司应征,当时这些资料被欧威看到了,欧威觉得和这个女孩子很投缘,便主动和她通信。黄庄洋丽女士偷偷的说,其实当初他看到欧威的第一印象并没有很讨喜,甚至觉得,照片上的欧威比本人好看,因为那时候的欧威常熬夜拍戏,所以脸上有着很多的青春痘、皮肤也不好。但是在一封封的信件中(有上百封之多)欧威展现出相当的热情与诚恳,也让庄洋丽女士愿意与他继续交往。两人交往数年后,欧威就跟当时的庄小姐求婚,虽然曾犹豫着是否要嫁给一个演员,但被欧威的诚意打动,两人共组家庭。虽然结婚了,却是个不能说的秘密,因为欧威那时候尚未成名,怕外人知道他结婚了,会影响到他的事业,保密到连李行导演、或是至交柯俊雄都没说,连蜜月旅行都是在新化牧场(今日的畜产试验所)度过的。加上欧威父亲早逝,他事母至孝,因为妈妈不喜欢北部的环境,欧威就希望妻子能留在南部照顾母亲。即使在生病时,黄庄洋丽女士原本想要去台北照顾欧威,但仍未能成行。如今想来,黄庄洋丽女士不免有些遗憾,她觉得如果有人在身边照顾欧威,或许他的病也不会恶化得这么快了。

欧威想当个好演员的态度是很认真的,而为了支持欧威争取主演「秋决」的决心,太太按时寄钱给整年未接戏的他;为了一圆欧威自导、自演《大通缉令》的梦想,太太虽然眼看着他耗尽主演「秋决」后才有的储蓄,还是为欧威订购了导演椅,在背后为他打气加油。在这些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这一家人的意志展现。

在欧威死后,黄庄洋丽女士自己辛苦的赚钱,和婆婆努力扶养两个孩子,生活清苦,却过得极有尊严。在欧威死后得了一座怀念奖,主办单位并且筹了为数不小的钱给欧威一家人,但黄庄洋丽女士却毅然决然的把钱捐给她认为更需要的人,黄庄洋丽女士说,他觉得欧威得了奖,已是让他们都觉得光荣的一件事,而他们还能过日子,并不缺这笔钱,可以让更多人得到帮助。真是个伟大坚毅的女性!

今天不回家(1969年)饰 先前被偷皮包的男子

喜怒哀乐(1970年)饰 魏公子

母与女(1971年)饰 张越

铁娃(1973年)饰 雷队长


相关文章推荐:
新华镇 | 故乡劫 | 秋决 | 金马奖 | 新华镇 | 摄影 | 演员 | 台风 | 蚵女 | 美国 | 狄恩 | 养鸭人家 | 故乡劫 | 秋决 | 喜怒哀乐 | 家在台北 | 新化 | 新化 | 新化 | 台南市 | 贾利 | 古柏 | 克拉克 | 道格拉斯 | 沙龙照 | 李行 | 李泉溪 | 中国电影制片厂 | 蚵女 | 李行 | 养鸭人家 | 中国电影制片厂 | 潘垒 | 台风 | 李嘉 | 李行 | 蚵女 | 养鸭人家 | 李行 | 雾社事件 | 潘垒 | 狄恩 | 李泉溪 | 蚵女 | 李嘉 | 李行 | 养鸭人家 | 中国电影制片厂 | 张曾泽 | 遗孀 | 黄庄 | 李行 | 柯俊雄 | 新化 | 李行 | 李小龙 | 成龙 | 新化 | 高雄 | 不能说的秘密 | 李行 | 新化 | 今天不回家 | 母与女 | 铁娃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