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庞迪我

庞迪我(Diego de Pantoja,1571-1618)明末来华的天主教传教士,号顺阳。生于西班牙的巴德莫拉(Valdemora)。1589年入耶稣会。万历二十七年(1599)抵达澳门,二十九年跟随利玛窦一同前往北京。三十九年,奉朝廷命令,与熊三拔修改历法。曾为明神宗朱翊钧绘制四大洲地图,每洲一幅画,图上标着各国的历史地理、政治、物产等。四十四年,礼部侍郎沈奏请禁教时,被驱逐至澳门。

庞迪我,字顺阳,1571年生,1589年入会,1599年来华,1603或1604年发愿,1618年1月卒于澳门。庞迪我神父生于西班牙的巴德莫拉城。属于Seville主教区,18岁时进入耶稣会初学院。在修完所有学业后,他要求去外方传教,并于1596年与龙华民神近启程东航。原定去日本,但于1599年抵澳门时,范礼安神父却派他去南京;当刊玛窦作第二次北京之行时,偕庞迪我同行。大约在1603年,他在北京发四大显愿,因据1603年的会士录,监会铎曾嘱他立四大愿誓。

明末清初来华天主教教士以耶稣会士为多。耶稣会创办人是西班牙人,但来华会士中,西班牙人却少得可怜! 拉丁文《1552年至1779年中国耶稣会十名录》统计明嘉靖三十一年至清乾隆四十四年,227年之间,在456名会士中;葡萄牙人达153人,法国96人,意大利62人,比国13人,德国12人,西班牙只有6人。因为葡萄牙取得保教权后,来华欧洲教士,必从里斯本起程,必在澳门登陆,西班牙人很难插足。但在极少数的西班牙耶稣会士中,庞迪我却经常被人和利玛窦并称。 庞迪我比利玛窦小15岁,万历二十七年(1599)来华,比利氏晚28年。但利氏向明神宗贡方物,他却同往觐见。后即与利氏同居京师。据说他华语很畅达,是利氏得力助手。利氏卒后,也是他和熊三拔同请明帝效赐葬地。凡此都详记于艾儒略撰《大西西泰利先生行迹》。 [1]

在北京的最初几年中,庞迪我曾是利玛窦的样力助手,当利玛窦忙于酬醉和著书立说时,庞迪我则为准备领洗者讲解教理,因当时他已能善说华语。1605年,他在北京郊外约96公里处的几个村庄中,曾为10至12人付洗。次年,他又去另一村庄为13人付洗,当地居民们热诚欢迎他再去传播教义。

利玛窦去世后,庞迪我负责对外事务。在士大夫们的建议下,庞迪我与熊三拔上疏奏请赐予葬地:“……俾异域遗骸,得以埋瘗,而臣等现在四人,亦得以生死相依……”叶向高阁老,向来对神父们很友善,认为按通常程序奏请皇上,会很难通过,但亦不予退回,幸赖天主助佑,此建议在朝廷会议上没有遇任何反对意见,乃由皇上交叶阁老办理,而得以顺利解决。依靠叶阁老和其他友人的帮助,人们提出了四处地块,供庞迪我神父选择。他择定了阜城门外不远处,被籍没的杨太监私建的二里沟佛寺房屋38间,地基20亩。经改建堂宇工程完成后,利玛窦灵枢,在以十字架为前导的教友送殡队伍护送下,即迁葬于此。利玛窦墓在花园尽头处,靠近小圣堂,此堂为砖砌,上为圆顶,下为六角形,外有两个半圆形的护墙;利玛窦墓用砖砌成,砌时不用石灰,而用泥塑偶像捣碎后的泥土代之。

1611年11月1日诸圣节(诸圣节亦称“诸圣瞻礼”,是天主教和东正教节日之一,日期为11月1日),在管风琴和其他乐器的乐声中,在此举行了首次弥撒,教友们都来参与圣祭。此圣堂供奉救主像,而神父们又在横廊左角,另建一小堂,供奉罗马圣母大殿的圣母像,因利玛窦生前许愿建堂,以谢定居中国之大恩。在供奉救主像的圣堂上,高悬“钦赐”两字的匾额。皇帝钦赐隆恩的消息,不久传遍各省,传教事业在庞迪我的贡献下大为广扬。

等到利玛窦安葬的相关事宜结束后,庞迪我神父利用部分时间专心于用中文著书立说,用来辅导望教者,劝化异教徒之用。1611年,偕熊三拔神父,奉朝廷命,从事修改历法工作。在1611年庞迪我神父曾遭到暴民们的野蛮袭击,差点死去,同时又多次受大吏门的欺凌,而屡濒于危。1616年南京教难时庞神父虽曾一再向皇上提出申辩,但没有效果,因朝政掌握在奸党之手,最终庞迪我神父与其他在京教士,都被驱逐出境。

在驱逐的命令下达后不久,庞迪我等奏:“臣与先臣利玛窦等十余人,涉海九万里,观光上国,叨食大官,十有一七年。近南北参幼,议行屏斥。窃念臣等焚修学道,尊奉天主,岂有邪谋,敢堕恶业?惟圣明垂怜,候风便述国。若寄居海屿,愈滋猜疑。乞并南部诸处陪臣,一体宽假。”无奈圣上没有回心转意,在到达澳门后不久,即于1618年1月,奉主召归天,永想真福。 [2]

一、《七克大全》,简名《七克》,1614年北京刻本。此书多次被复印:1643年北京四卷本;1798年北京七卷本;1843年泗泾刻本;1849年上海二卷本;1873年土山湾四卷本。此书曾收入《天学初函》。后经一遣使会会士由文言文转为官话,并简缩为二卷,题名《七克真训》,1857年刻本,前有浙江教区代牧Danicourt主教序;土山湾有1922年重印本,一卷。 [3] 书是明万历四十二年甲寅(1614)庞迪我作的,有自序和杨廷箔、郑以伟、曹于注、陈亮采等所作序,熊明遇所作引;卷七末有汪汝淳跋,每卷前又有崔涓序,曹于沐序载其《仰节堂集》。明清间教外学者,多为教译撰书籍作序,但各家文集都不收录,大都是雍乾禁教后删去。曹序之存于其集中,可谓十分少见。1778年,乾隆皇帝修《四库全书》,山天主教神父所撰有关基督教教义之书。被采录者有3种,首先,因为此书在提高认识、净化风尚、行为光明,生活规范等方面均有特点;文章尤为优美绚丽,富有文彩;文体是古文,简洁而有力度。此书证明作者,不仅对近代作家著及语言体作品方面深有研究,而且在古文作品方面,包括最难懂的经典著作如《书经》等方面也有较深造诣。此书并为教外的学者与士大夫们所推崇,甚至与他们本国的名著相提并论。康熙帝皇族成员之一的某王。洗名若望,深通文学曾记其入教始末,有云:使其人教之动因,是在研读《七克》一书后,得到的启发。 [3]

二、《辩揭》一卷,即南京教难时,上奏皇上的申辩疏,大约在1618年刻于澳门和广州。《辩揭》开头略述利玛窦来华定居北京的经过,以及万历帝思赐佛寺房屋作其墓地的情况。随后,他列举被诬罪状,并逐条加以驳斥。这些所谓罪状,人们还在作为攻击今天的传教士们的不实之词:他们来自西方……他们恭敬一个天主……一他们说有日月及五大行星七个天体……他们不准祭祀祖宗,他们用银钱骗人入教,他们制造金银以资助帝国的敌人,他们为澳门胡人作奸细,他们在南京工部衙门附近建造圣堂,他们勾结日本人和盗匪,他们反对和尚、道士。在江南、浙江、福建、广东诸省,他们制造棍乱,使民众听从他们,并熟记地方上的强者和弱者;他们没有入境证书,而潜入中国;他们拥有奇珍异物,用来吸引人们的好奇心,并拉拢关系;凡入教者,每人给银三两(“当时在南京就有教友约一万人,若每人三两该有一笔多大的款子啊!”庞迪我神父这样说);他们会念咒语,呼召邪神;他们每逢主日,必须聚会,图谋不轨。这个《辨揭》曾交与邮驿呈送官府,并散发各地。

三、庞迪我神父关于中国教会成绩的意见书。1602年3月9日作于北京,致西班牙Tolede省会长Louis de Gusman神父。原文为西班牙文,有1644年的Valladolid本,1605年的Seville本。重印本有1607年的Rennes本,1607年的Lyon本,1608年的Rouen本。有1607年意大利文的Rome本,有1607年拉T文的Mayence本,有1608年德文的Munich本等。 [2]

四、绘制的世界地图。庞迪我神父曾为中国皇帝绘有由四幅拼成的世界地图,并请倪雅谷(Jacques Neva)修士加以彩绘并用飞金的各种装饰使之富丽堂皇。图之四周附有说明,略述各国之地理历史政治物产。又由徐光启以绚丽文笔作有关天主教及其主要教义的介绍,附于图上。皇上及其宫臣见图后,对其绘事之精,颇为赞赏。

五、《庞子遗诠》。庞迪我所著又有《庞子遗诠》四卷,为《宗徒信经》作详细的诠释,多用音译,如宗徒作“亚玻斯多罗”,信经作“信薄录”。文末附《天神魔鬼论》及《人类原始论》。

六、《受难始末》一卷,1925年土山湾有重刻本。风行教内,为早年教友在封斋期内必读之书。


相关文章推荐:
范礼安 | 艾儒略 | 利玛窦 | 利玛窦 | 熊三拔 | 利玛窦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