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裴行俭

裴行俭(619年-682年6月9日),字守约,绛州闻喜(今山西闻喜东北)人。唐朝名将、政治家、书法家,隋朝礼部尚书裴仁基次子。

裴行俭出身“河东裴氏”中眷房 [1] ,于唐太宗时以明经科考试中选,并得名将苏定方教授用兵奇术。历任左屯卫仓曹参军、西州都督府长史、安西都护等职。在西域时,各国多慕义归附。后还朝任吏部侍郎,与李敬玄、马载同掌选事十余年,甚有能名。他所创长名姓历榜及铨注等法,影响了后世选才授官的制度。上元三年(676年),出任洮州道左二军总管、秦州右军总管,参与防御吐蕃。调露元年(679年),计俘叛乱的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匐延都支,以功升任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身兼文武两职。次年,大破东突厥阿史德温傅及阿史那伏念所部,尽平东突厥残部。永淳元年(682年),裴行俭病逝,年六十四。追赠幽州都督,谥号“献”。

裴行俭精通阴阳历法,善于鉴别人才,所提拔的名将有程务挺、王方翼、李多祚、黑齿常之等。他工于书法,尤擅草、隶。有文集二十卷,并著有《草字杂体》、《选谱》及兵法秘诀四十六条,今已佚。

裴行俭出自河东裴氏定著五房之一的中眷裴氏 [1] 。其曾祖父、祖父都仕于北周;父亲裴仁基,在隋朝官至左光禄大夫;其兄裴行俨,为隋末猛将。 [2]

裴行俭少年时代凭借先辈功勋被委任为弘文生。唐太宗贞观(627年649年)中叶,参加明经科考试中选,被任命为左屯卫仓曹参军。当时,左卫中郎将苏定方说道:“我用兵的谋略,世上没有可传授的人,现在你很合适。”就把自己用兵的奇术全部传授给裴行俭。后来,裴行俭调任长安县令。唐高宗李治准备立武昭仪(武则天)为皇后,裴行俭认为国家的祸患就从这事开始,与顾命大臣长孙无忌、褚遂良秘密商议对策,大理寺卿袁公瑜向武昭仪的母亲杨氏告密,裴行俭因而被贬为西州都督府长史。 [3]

麟德二年(665年),裴行俭升任安西都护,西域各国大多仰慕他的仁义,归附唐朝。 [4]

裴行俭后来被召回朝廷,任司文少卿,又改任吏部侍郎。他和李敬玄、马载一同主持选才任官的工作,获得有才干的声誉,被人们称为“裴、李”、“裴、马”。裴行俭创设长名榜、铨注等法规,作为国家选才授官的制度被后世沿用。他还规定了州守县令的升降、衡量资历的高低作为制度。 [5]

上元三年(676年),吐蕃入侵,裴行俭离京任洮州道左二军总管,又改任秦州右军总管。这两次任命,他都受周王李显指挥。 [7]

调露元年(679年),突厥十个部族的可汗阿史那都支以及李遮匐,引诱各附属部落来骚扰安西,和吐蕃结为联盟,朝廷准备征讨。裴行俭建议说:“吐蕃跋扈蛮横,正处强盛时期,李敬玄征讨失利,刘审礼已被斩首,怎能又为西部边境酿成事故呢?现在波斯王死了,他的儿子泥涅师在长安做人质,如果派遣使者送泥涅师回波斯继承王位,就从突厥、吐蕃两国经过,要是运用计谋解决问题,是可以不用劳神费力就能成功的。”高宗于是命令裴行俭带上诏书护送波斯王,并任安抚大使。穿越莫贺延碛沙漠时,飞沙走石,白天如同夜晚,向导迷了路,将士们饥饿疲劳。 [8-9]

裴行俭命令宿营举行祭祀,传令说:“水泉不远。”将士们才稍微安心,很快就云散风静。唐军向前走了几百步,水泉丰沛草木繁茂,后边来的人不知到了什么地方。大家都感到惊异,好像是到了西汉李广利将军取马的大宛贰师城。到了西州,各属国官员出城迎接,裴行俭从当地招集了一千多名才智出众的人跟着自己向西走。制造舆论说:“天气太热,不能前进,应该住下来等待秋天。”阿史那都支侦探到这个情报,便没有设防。 [10]

裴行俭从容地召见龟兹、于阗、疏勒、碎叶四镇的酋长,假装邀约打猎,对他们说:“我爱好打猎的兴趣从来都没有忘掉,谁愿意跟我去打猎?”愿意跟随的当地年轻人有上万名。裴行俭于是暗地带着队伍出发。几天之内,加速前进。在离阿史那都支的营帐十多里,裴行俭先派阿史那都支亲近的人去向他问安,外表显得清闲无事,不是来袭击的,又派人急速召见阿史那都支。阿史那都支本来和李遮匐商量好,到了秋天再迎战护送波斯王的队伍,后来听说唐军到了,仓促之间想不出对策,只得率领五百多个下属人员到裴行俭的军营拜见,于是被其擒获。当天,裴行俭传递阿史那都支做符契用的弓箭,召集各部族酋长都来为他求情,一同将他们押送到了碎叶城。裴行俭挑选精锐的骑兵轻装简从,袭击李遮匐。行军途中,裴行俭抓获了李遮匐的使者。他将使者释放,让使者告知李遮匐阿史那都支已被捉拿的讯息。李遮匐得讯后便投降,与阿史那都支等一同押送至长安。军官们在碎叶城为裴行俭镌刻石碑,来记述其功劳。高宗亲自设宴慰问他,说:“裴行俭率领孤军深入到万里之外,不用作战就捉拿了叛党,平息叛乱,可以说是文韬武略集于一身了,可同时授予文臣、武将两种官职。”当即任命他为礼部尚书兼检校右卫大将军。 [11]

参见:朔州、黑山之战

调露元年(679年),突厥首领阿史德温傅、阿史那奉职二部落相继反唐,立阿史那泥熟匐为可汗,单于都护府所辖的二十四州都造反响应他,叛军有几十万人众。都护萧嗣业奉命征讨没有成功,反被阿史德温傅击败。高宗下诏授裴行俭任定襄道行军大总管,率军讨伐。他统率太仆少卿李思文、营州都督周道务等部共十八万人,会合西路军的程务挺、东路军的李文等人,共有三十多万人马,军旗连绵上千里,全由裴行俭指挥。《旧唐书》称叹“唐世出师之盛,未之有也”。 [12-13]

在此前,萧嗣业运输军粮,多次被敌人抢走,士卒饥饿而死。裴行俭说:“可以用计战胜敌人。”于是准备了三百乘假粮车,每乘车里埋伏五名骁勇的士卒,带着斩马的长刀、强劲的弓弩,用瘦弱的士卒拉车前进,还派精兵秘密地紧跟在后边。敌人果然来抢粮车,拉车的瘦弱士卒假装逃脱险境,敌人用马把车迅速拉到有水草的地方,解下马鞍,让马吃草。正要从车里拿粮食,骁勇的士卒猝然冲出,后边的伏兵恰好赶到,差不多将突厥军杀死或俘虏光了。从此没有哪股突厥军敢于走近粮车。 [14]

唐军暂时驻扎在单于的北边,傍晚,已经扎好了营帐,战壕已全部挖好,裴行俭改变命令迁移到高冈上扎营。军官们说:“将士们已经安顿下来了,不能扰乱他们。”裴行俭不听这些,催促迁移。到了夜晚,狂风暴雨突然来了,原来扎营的地方,积水一丈多深,将士们没有谁不惊叹,询问怎么知道会有风雨的,裴行俭说“:从今以后只按我的指挥办事就行了,别问我怎么知道的。” [15]

突厥军在黑山(今内蒙古包头西北大青山)抵御,频遭失败,裴行俭让将士们尽情厮杀,前后杀敌无法统计。阿史那泥熟匐被他的部下杀死,部下提着他的首级前来投降;又活捉了阿史那奉职后班师回朝,突厥的残余部队逃往狼山。裴行俭回朝以后,阿史那伏念自称可汗,又同阿史德温傅会合。 [16]

永隆二年(680年),裴行俭重新统率各路军队,驻扎在代州的陉口,派遣间谍展开离间活动,劝说阿史那伏念,使他跟阿史德温傅互相猜疑。阿史那伏念害怕了,秘密送来降书,并请求让他亲自捆来阿史德温傅表示诚意。裴行俭保守秘密没有公开,而呈递密封奏表报告了朝廷。几天之后,尘土冲天向南滚来,哨兵们惊恐,裴行俭说:“这是阿史那伏念押送阿史德温傅来投降,没有别的情况。不过接受投降如同接受挑战。”于是命令严加防备,派一名使者前去慰问。事情果然是这样。到这时,突厥残部全被消灭。高宗十分高兴,派户部尚书崔知悌慰劳部队。 [17]

当初,裴行俭曾向阿史那伏念许诺不杀他们,侍中裴炎妒忌他的功劳,向高宗陈述意见:“阿史那伏念被程务挺、张虔勖威胁追赶,又遭碛北回纥的逼迫,没有办法才投降的。”结果导致阿史那伏念及阿史德温傅被处死。裴行俭的功劳也不予记载,只被封为闻喜县公。裴行俭叹息说:“西晋的王浑忌妒王浚平定吴国功劳的事,从古至今人们认为可耻。只怕杀掉降将以后就没有再愿归顺的人了!”于是借口生病,不再露面。 [18]

永淳元年(682年),十姓突厥的车薄叛乱,裴行俭又任金牙道行军大总管,准备领兵出征。但还未出师,裴行俭便于四月二十八日在长安延寿里的家中逝世,享年六十四岁 [19] 。高宗追赠他为幽州都督,谥号“献”。又令皇太子挑选一位六品京官管理他的家事,直到子孙能够自立才止。十月,裴行俭葬于闻喜县的东良原。 [20-21]

唐中宗李显登位,又追赠裴行俭为扬州大都督。 [22] 唐玄宗李隆基登基后,加赠太尉。 [23]

裴行俭任西域都护时,西域各国大多慕义归附 [4] 。后还朝任吏部侍郎,与李敬玄、马载同掌选事十余年,甚有能名。他始创了长名姓历榜,并引铨注等铨选之法,影响后世选才授官制度 [5]

上元三年(676年),裴行俭参与防御吐蕃。调露元年(679年),计俘叛乱的西突厥十姓可汗阿史那匐延都支 [11] 。次年,大破东突厥阿史德温傅及阿史那伏念所部,并以反间计逼阿史那伏念等来降,尽平东突厥残部 [17]

裴行俭善于鉴别人才,其在军中所提拔的副将,如程务挺、张虔勖、崔智、王方翼、蚕金毗、刘敬同、郭待封、李多祚、黑齿常之等人,大都成为当世名将 [24]

裴行俭擅长草书、隶书,是位书法名家。唐高宗曾经赐裴行俭白绢,命他书写《昭明文选》。高宗观赏之后,喜爱其用笔的法度(规矩),赏赐颇为丰厚。裴行俭常常说:“如果不是精美的笔和墨,褚遂良还不曾经常写。不选择笔、墨的好坏而能写得机灵敏捷的,只有我和虞世南而已。”他撰写《选谱》、《草字杂体》等书,有好几万字。 [25]

史称裴行俭精通阴阳历法,每次行军作战,都能预知胜期。 [26] 他曾就安置军营、阵势摆列、预料胜负、识别人才等问题编写了四十六条经验诀窍。武则天后来让其侄武承嗣上门将其取走,此法于是失传。 [27]

苏定方:吾用兵,世无可教者,今子也贤。 [28]新唐书》引

李治:行俭提孤军,深入万里,兵不血刃而叛党擒夷,可谓文武兼备矣,其兼授二职。 [28]新唐书》引

张说:公志坚虑精,神勇识澈,艺必讨本,学皆睹奥。又善测候云物,推步气象,鬼无谋,灵不藏用。著文集二十卷,造草字数千文,皆宝传人间。以为代法。又撰《选谱》十卷,又为军营行阵、部众、料敌等四十六诀,大圣天后令秘书监武承嗣就家取进,以为秘术。 [29]《赠太尉裴公神道碑》

张怀:工草书,行及章草并入能。有若绅之士,其貌伟然,华衮金章,从容省闼。 [30]书断

杜牧:周有齐太公,秦有王翦,两汉有韩信、赵充国、耿恭、虞诩、段,魏有司马懿,吴有周瑜,蜀有诸葛武侯,晋有羊祜、杜公元凯,梁有韦睿,元魏有崔浩,周有韦孝宽,隋有杨素,国朝有李靖、李、裴行俭、郭元振。如此人者,当此一时,其所出计画,皆考古校今,奇秘长远,策先定於内,功后成於外。 [31]《注孙子序》

刘:①昔晋侯选任将帅,取其说《礼》《乐》而敦《诗》《书》,良有以也。夫权谋方略,兵家之大经,邦国系之以存亡,政令因之而强弱,则冯众怙力,勇虎暴者,安可轻言推毂授任哉!故王猛、诸葛亮振起穷巷,驱驾豪杰,左指右顾,廓定霸图,非他道也,盖智力权变,适当其用耳。刘乐城、裴闻喜,文雅方略,无谢昔贤,治戎安边,绰有心术,儒将之雄者也。天后预政之时,刑峻如壑,多以谀佞希恩,而乐城、甑山,昌言规正,若时无君子,安及此言?正平铨藻吏能,文学政事,颇有深识。而前史讥其谬谥,有涉陈寿短武侯应变之论乎!非通论也。 [13]旧唐书)②殷礼阿衡,周师吕尚。王者之兵,儒者之将。乐城、闻喜,当仁不让。管、葛之谭,是吾心匠。 [13]旧唐书

宋祁:仁轨等以兵开定四夷,其勇无前,至奉上则瞿瞿若不及,行俭临下以恕,师德宽厚,其能以功名始终者,盖近乎勇于敢则杀,勇于不敢则活者邪! [28]新唐书

张预:孙子曰:“用而示之不用。”行俭实欲袭都支,而伪示以闲暇。又曰:“因利而制权。”行俭因敌钞掠而伏兵粮车。又曰:“犯之以事,勿告以言。”行俭不告士卒以徙营之由。又曰:“事莫密于间。”行俭纵反间而缚温傅是也。 [32]十七史百将传

李纲:李大亮宿卫之忠,裴行俭、苏定方术略之奇,秦叔宝、薛仁贵、李嗣业搏战之勇,高崇文纪律之严,王忠嗣执守之固,李抱真训练之精,张万福乐善之笃,李光颜、谋虑之决,皆凛然有贤将之风。 [33]《唐朝贤将传序》

陈元靓:唐有秩宗,清门缵戎。发挥玉略,军谋武功。铨品人物,将材文雄。壮容伟绩,凛然英风。 [34]事林广记后集

黄道周:行俭也贤,兵术尽传。都支诱动,讨之用权。借送王子,忽至西川。敌不设备,遂擒以旋。兵不血刃,文武俱全。念傅再反,俭复行边。粮车伏士,精兵后潜。敌果来掠,齐出斩焉。军营已定,命移高原。营移方定,风雨如泉。前知之妙,莫不骇然。伏念向顺,既得温傅。应待不死,论斩是奸。朝政若此,敢不归田。 [35]广名将传

陈子龙:自汉以后,文武渐分,然犹有虞诩、诸葛亮、周瑜、陆逊、司马懿、羊祜、杜预、温峤、谢玄、韦睿、崔浩、李靖、裴行俭、郭元振、裴度、李德裕、韩琦、李纲、虞允文之徒奋策儒素建功阃外,为时宗臣。彼岂必有抟虎之力,射雕之技哉?不过深明古今之事,能决机宜之便耳。 [36]安雅堂稿

彭孙贻:①行俭知人善行,雅量藻鉴,凡所赏技皆为名将。 [37]《茗香堂史论)②刘仁轨、裴行俭皆起儒生,怀将略,立功徼外,功名相等。 [37]《茗香堂史论

王夫之:武、韦之世,其宣力中外者,则刘仁轨、裴行俭、王方翼、吉顼、唐休、郭元振、姚元之、张仁愿悉无所掣曳以立功名。 [38]《读通鉴论》

牛天宿:裴行俭、马载为吏部侍郎,同时典选十余年,甚有能名,时人称为“裴、马”。 [37]《百僚金鉴》

李:①行俭能平都支,其才也;而立波斯王,其窍也。后之志于功名者,亦寻其窍而已。 [39]《阅史郄视》)②裴行俭以为士先器识后文艺,讥王勃等浮躁炫露,非享爵禄之器。千古名言也。 [39]《阅史郄视》

朱轼:行俭才兼文武,有人伦之鉴,其器量亦不可及。令长秉铨衡、和钧石,岂不为有唐名相?乃仅仅以知兵显,而史氏遂以将帅目之,惜夫!士君子无所不学,经文纬武,非有两途可为知者道耳,内则佐天子作舟霖于苍生;外则为国家扬皇威于万里。此之谓读书人。岂必如邓弼所云一服儒衣,遂奄奄欲绝哉?行俭用兵以谋略见奇,不以血刃著绩,儒将风期,尤其可传者也。 [40]《史传三编》

爱新觉罗弘历:行俭于当时,固为诸将巨擘。 [41]《评鉴阐要》

王昶:然彼所讥者在王、杨、卢、骆,而所推奖者乃在王、苏味道二人,则不知人实甚闻之。……乃行俭之持论,将以四子之终身抑郁不遇而死,谓不知王、苏味道之代掌铨衡、寿考令终乎?……乃行俭于四子则讥之,于二人则韪之,其后并欲托以弱息,藉以荫庇,是俗情之尤鄙者也。 [37]湖海文传

陆以:裴行俭兼文武才,用兵无不胜,其法不外诡谋诱敌及用反问而已。 [42]冷庐杂识

仗义疏财

唐高宗曾赏赐给裴行俭骏马及珍贵的马鞍,裴行俭属下的令史私自骑马奔驰,马跌跤摔坏了马鞍,吓得逃跑了。裴行俭叫令史回来,并未追究。 [43]

唐军平定阿史那都支、李遮匐时,缴获无数贵重的珍宝,各国的首领、将士希望看看。裴行俭乘机设宴,全部拿出来让他们观赏。有一个直径两尺的大玛瑙盘,错杂艳丽的色彩闪烁光亮,军中小吏脚步太快跌了一跤,盘子被摔碎了,惶恐惊怕,跪在地上头叩出了血。裴行俭笑着说:“你不是故意的,怎么吓成这个样子?”没有一丝舍不得的颜色。 [43]

之后,高宗赏赐给裴行俭从阿史那都支那儿缴获的金银、器皿三千多件以及众多的骆驼、马、牛,裴行俭将其分送给亲戚、朋友直至部下,几天时间就送光了。 [43]

根据《新唐书宰相世系表》记载,裴行俭出身于河东裴氏中眷房,为东汉尚书裴茂的后裔。裴茂的后代裴,仕东晋为太尉咨议参军、并州别驾,子孙号为中眷裴氏。裴的次子裴双虎,在北魏官至河东郡太守。裴双虎的曾孙裴伯凤,在北周任骠骑大将军、汾州刺史,封琅琊郡公。裴行俭即为裴伯凤的曾孙。 [44-45]

表格参考资料: [29] [45-46]

原配

陆氏,兵部侍郎陆爽之女。 [47]

继室

库狄氏,拜御正,封华阳夫人。 [47]

女儿

裴氏,嫁凤阁侍郎苏味道。 [48]

裴氏,嫁弘文馆学士、天官侍郎王。 [48]

建中三年(782年),礼仪使颜真卿向唐德宗建议,追封古代名将六十四人,并为他们设庙享奠,当中就包括“礼部尚书闻喜公裴行俭”。 [49] 及至宣和五年(1123年),宋室依照唐代惯例,为古代名将设庙,七十二位名将中亦包括裴行俭。 [50] 在北宋年间成书的《十七史百将传》中,裴行俭亦位列其中。

《赠太尉裴公神道碑》 [29]

《旧唐书卷八十四列传第三十四》 [13]

《新唐书卷一百八列传第三十三》 [28]

参见:裴行俭墓

裴行俭墓位于闻喜县郝庄乡永青村西南。墓原有冢,有石人、石马,均于20世纪60年代平田整地时破坏,现仅存唐代石碑一通,字迹模糊不清,额篆“唐故礼部尚书”字迹。 [51]

2010年纪录片《大明宫》:高飞饰演裴行俭。


相关文章推荐:
绛州 | 唐朝 | 隋朝 | 裴仁基 | 河东裴氏 | 唐太宗 | 明经科 | 苏定方 | 仓曹参军 | 吏部侍郎 | 李敬玄 | 铨注 | 礼部尚书 | 永淳 | 谥号 | 程务挺 | 王方翼 | 李多祚 | 黑齿常之 | 唐朝 | 检校 | 河东裴氏 | 北周 | 裴仁基 | 隋朝 | 裴行俨 | 唐太宗 | 贞观 | 明经科 | 仓曹参军 | 苏定方 | 李治 | 武则天 | 长孙无忌 | 褚遂良 | 大理寺卿 | 袁公瑜 | 西州都督府 | 吏部侍郎 | 李敬玄 | 长名榜 | 铨注 | 上元 | 李显 | 调露 | 阿史那都支 | 李遮匐 | 泥涅师 | 李广利 | 大宛 | 礼部尚书 | 朔州、黑山之战 | 阿史那泥熟匐 | 单于都护府 | 萧嗣业 | 李思文 | 周道务 | 程务挺 | 李文 | 旧唐书 | 内蒙古 | 大青山 | 阿史那伏念 | 崔知悌 | 裴炎 | 张虔勖 | 王浑 | 王浚 | 永淳 | 谥号 | 李显 | 李隆基 | 太尉 | 吏部侍郎 | 李敬玄 | 铨注 | 阿史那伏念 | 程务挺 | 张虔勖 | 王方翼 | 郭待封 | 李多祚 | 黑齿常之 | 草书 | 隶书 | 唐高宗 | 昭明文选 | 法度 | 褚遂良 | 虞世南 | 武则天 | 武承嗣 | 苏定方 | 新唐书 | 李治 | 文武兼备 | 张说 | 张怀 | 书断 | 杜牧 | | 旧唐书 | 宋祁 | 张预 | 十七史百将传 | 李纲 | 陈元靓 | 事林广记后集 | 黄道周 | 广名将传 | 陈子龙 | 安雅堂稿 | 彭孙贻 | 王夫之 | 王方翼 | 吉顼 | 唐休 | 郭元振 | 姚元之 | 张仁愿 | 读通鉴论 | 牛天宿 | 马载 | | 朱轼 | 爱新觉罗弘历 | 王昶 | 湖海文传 | 陆以 | 冷庐杂识 | 唐高宗 | 令史 | 阿史那都支 | 李遮匐 | 新唐书 | 河东裴氏 | 裴茂 | 咨议参军 | 北魏 | 北周 | 裴仁基 | 裴行俨 | 裴光庭 | 裴稹 | 凤阁侍郎 | 苏味道 | | 旧唐书 | 新唐书 | 裴行俭墓 | 闻喜县 | 郝庄乡 | 永青村 | 大明宫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