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蒲生氏乡

蒲生氏乡(1556~1595),伊势松阪城主,会津领主,信长之婿。战国时期智勇兼备的名将之一。侍奉织田信长、丰臣秀吉两代立下无数战功。信长曾经评价他眼神犀利绝非寻常之辈,秀吉则说他是一个可怕的男人。本能寺之变后将信长的亲属接到日野中野城,拒绝了明智光秀的劝降。精通茶道,是利休七哲之首。四十岁便英年早逝,因此有“秀吉毒杀说”流传至今。

1556年,蒲生氏乡出生于近江日野的中野城,父亲蒲生贤秀当时二十三岁,蒲生家的家督是蒲生贤秀的父亲蒲生定秀。蒲生氏乡的母亲是近江国南半守护六角义贤重臣后藤播磨守的女儿。氏乡幼名鹤千代,是贤秀夫妻第一个孩子。氏乡十三岁时,父亲贤秀臣服信长,氏乡成为蒲生家的人质被送到岐阜城。信长见到氏乡大喜,称赞他双目有神绝非常人,并且将自己最小的女儿冬姬许配给氏乡。此后氏乡一直在信长身边侍奉,虽然年仅十三岁,但信长一谈到战争方面的话题,氏乡都会专心聆听,甚至有时到了深夜还不断向前辈们讨教。看到氏乡的样子,稻叶一铁曾低声感慨道:“蒲生家没人比他更优秀,如果将来他不是优秀的武士,那其他人更不可能是。”与稻叶一铁判断的一样,氏乡在十四岁初阵时,便亲手砍下了敌将首级,此后更是转战四方威名远播。本能寺之变后,留守在安土城的蒲生氏乡将信长的亲属接到日野中野城坚守,拒绝了明智光秀的劝降。信长死后秀吉对氏乡也有很高的评价,千利休也曾评价氏乡是日本武将中罕见的文武全才。在学习能力最强的年少时期便陪伴在信长身边,受到伟人影响并且学到了不少政治和合战配置等知识,也许这也是乡秀日后能成为名将的原因之一。

在战场上蒲生氏乡有如出山猛虎作战勇猛,勇名响遍天下,但其实他还非常精通和歌和宗教,是安土桃山文化的代表人物,在茶道方面也名列“利休七哲”之首。另外蒲生氏乡还精通西洋的宗教与文化,曾接受基督教洗礼,洗礼名为莱昂。

氏乡除了文武双全外,还重信重义一诺千金,也许这是受到父亲贤秀的影响。细川忠兴看中了蒲生家世代相传的佐佐木宝铠,氏乡爽快地一口答应。家臣绵利八右卫门提出意见,希望能用其他适合的铠甲代替这一家传的重宝。但氏乡却说“如果失去信义何以为人,用其他的铠甲代替蒙混过关,该如何面对自己的良心?再珍贵的传家宝,答应了别人就一定要送出!”随后氏乡按照约定把佐佐木宝铠送给了细川忠兴,不过细川忠兴却觉得自己要别人家的传家宝很不合适,于是多次提出返还的请求,但氏乡却坚辞不受。直到氏乡去世后,秀行时代,细川家才把佐佐木宝铠还到蒲生家。

侍奉秀吉后,蒲生氏乡征战四方,1585年因战功受封伊势松岛12万石领地,成为伊势松坂城城主,此时大量的日野区商人因为仰慕蒲生氏乡的仁德,不惜背井离乡与氏乡一起迁居松坂城。1590年,小田原之战从军,战后三十五岁的氏乡移封会津黑川,同年讨伐奥州葛西、大崎氏之乱。第二年南部氏一族九户政实谋反,蒲生氏乡平叛有功,得到会津92万石领地。虽然蒲生氏乡战功卓著,是世人仰慕的名将,却也野心勃勃。因此秀吉在发挥氏乡实力的同时,片刻都不会对氏乡掉以轻心。小田原之战后,为了加强对东北地区的控制,抑制仙台的伊达政宗,山形的最上义光和刚刚或封关八州的德川家康,秀吉将会津92万石领地赐给蒲生氏乡。传说氏乡当时便半倚着大堂中的柱子泪如雨下,周围的人都以为他这是感动的表现,但氏乡却随后说到:“虽然身份低微,但靠近京城,还有号令天下的希望。无论是多有身份地位,身在千山万水的远方,则彻底失去了号令天下的希望。看来我已经是没希望的人了,因此不由自主地流下了眼泪。”虽然氏乡野心勃勃,但他却拥有配得上他野心的能力。而氏乡坐镇会津时不但大力发展内政,还出色地完成了自己的监视任务,同样野心勃勃的伊达政宗几乎不能行动,甚至有传说伊达政宗为了使自己得到解放,特意派出了刺客暗杀氏乡。

传说氏乡上洛时,他的侍从询问关白秀次是否能在太阁秀吉百年之后继承天下,氏乡说:“谁会去侍奉那个蠢材!”侍从继续询问下一任天下之主是谁,氏乡回答是加贺大纳言又左卫门前田利家。侍从继续询问利家之后是谁统治天下,氏乡的回答竟然是自己。当问到家康为何不能统治天下时,氏乡答道:“家康不是统治天下的人,因为他没有给予部下足够赏赐的器量,而利家则会给予部下过多的封赏,自己却一无所有。统治天下的人必须向利家这样才行!”可惜氏乡英年早逝,否则日后的历史也许会真的改写。

“身为主将,出战时必须身在最前线,光在后方发号施令绝对不行!”“与部下交往应该晓之以情动之以利!”氏乡留下了很多类似的名言,这些名言不但是战国生存的真谛,在现代社会中也一样通用。然而正值壮年的名将蒲生氏乡却于1595年2月7日突然病逝,现代病因推断为肠癌或直肠癌。不过当时的名医曲直濑玄朔诊断氏乡死因为中毒,也因此产生了秀吉畏惧氏乡而下毒谋杀的传说。

氏乡死后,十三岁的秀行继承家督之位,1598年因幼弱无力统治蒲生家的理由,减封下野国宇都宫18万石。传说是因为氏乡的妻子冬姬不肯依从秀吉,蒲生家才会遭到这样的惩罚……

织田信长建设安土城、开设乐座乐市、整顿城市,造就了自由富裕的桃山时代,他的女婿蒲生氏乡也像他一样,在会津留下了脚印。进入会津后,氏乡开始着手整顿鹤城,从自己的故乡近江国召集来大量技术者,在荒野地上建起七层的天守阁。在芦名时代,会津外城狭窄拥挤,蒲生时代则

焕然一新。神社、寺院将天守阁与家臣住所连接,内城外利用河水建成壕沟,外城居住普通百姓。会津若松市依然保持着在要地配置神社和寺院的古建设风貌。为了鼓励工商发展,氏乡进行一系列改革。为了方便交易,氏乡按日规定各地市场,马场市为1号和8号,本乡市为2号和7号,三日市为3号,柱林寺市为4号和9号,大市为5号和10号,六日市为6号。氏乡还从近江国招募了大量的手工艺师傅,奠定了至今仍为会津支柱产业漆器产业的基础。另外还招募了大量造酒和冶炼工人移居会津,在会津发起了被后世传颂的产业振兴。

蒲生氏乡的功绩到还影响着会津人民的生活,“十日市”是会津正月里招牌庆典。氏乡从近江引进的漆器和造酒则是历史与自然的恩赐,如今仍然是会津代表的两大产业。会津若松市民依然称颂蒲生氏乡为当地的恩人,并且经常举办纪念氏乡的活动。

近江蒲生郡日野出生,蒲生贤秀之子,幼名鹤千代。忠三郎,初名赋秀

、教秀,之后并改名为氏乡,官位为飞守,贤秀降服于信长后,蒲生氏乡成为人质,后来并与信长之女冬姬结婚,之后氏乡先后参与金崎合战,姊川合战、烧毁比山、讨伐长岛一向一揆、包围石山本愿寺等战役,天正十年本能寺之变时,氏乡坐镇于安土城,事变后带领信长的妻子逃至日野城,翌十一年秀吉攻打伊势泷川一益,及攻灭柴田胜家后,氏乡仍保住原有的领地,翌十二年参加小牧长久手之战,并自信雄处获得松岛十二万石,同十五年参加九州岛征伐战,并攻下了难攻不落的岩石城,战后叙任为从四位下侍从,同十六年成为从四位左近卫权少将 ,并筑四五百森城,由于领地在松阪,故氏乡又被称为松阪少将,后来因为在小田原城征伐时立有战攻获得会津越后十二郡四十二万石,居城设在会津黑川城,此时氏乡又被称为会津少将;之后移封至陆奥,成为拥有九十二万石的大名,文禄四年死亡,享年四十岁。

有说法称会津转封是家康进言所造成的。秀吉本来是把堀秀政排在第一,蒲生氏乡排在第二,而家康建议将其互换。家康是这样说的:由于对手是伊达政宗,如果让秀政去的话不好,因此还是氏乡比较合适。结果是秀政死去,氏乡被踢到会津……

并没有发现蒲生家与德川家康积极交涉过,假如氏乡直到关原之战时期仍然活着,他会加入哪一方呢?笔者衡量下来,若是加入西军的话,三成可能还是会担任盟主,氏乡大可以在比毛利辉元更远的地方坐着静观其变。西军如果胜利的话,战后恐怕也是可以得到相当的奖赏的!但是,这并不是因为他还是一个有希望得到天下的人,氏乡如果真的再多活几年的话,也应该是五大老之一了,更好一些的话还可能达到“天下副将军”的级别。但只要他的领地还是在会津,哪怕是他做西军的盟主,胜利也一样是属于家康的。

还有一种方案就是反过来加入家康方,象前田家一样送人质到家康那里,战后作为百万石以上的大藩生存下来。但就算是这样,到了下一代也多半要崩溃。

氏乡很可能是被秀吉毒死的,死于关原战前数年,他的遗臣大都加入西军。与其说是为了报答秀吉的恩典,还不如说是与石田三成比较有亲近感。

蒲生氏乡,乳名鹤千代,弘治二年(1556)生在近江国日野地方的中野城,六角家臣蒲生左卫门大夫贤秀家里。永禄十一年(1568),年纪不过十三岁,就被送到侵攻而来的织田信长处做了人质,赴岐阜城居住。岐阜瑞龙寺的南化和尚,是鹤千代茶道上的启蒙老师。

隔年,信长攻略伊势北家,鹤千代随父亲蒲生贤秀进击大河内城。身边的侍从转瞬间不见了少主,大为慌乱,不料鹤千代手提敌兵首级,突然又杀将出来,众人为之惊叹不已这就是鹤千代成功的初战。更重要的,是信长甚为看重他,亲自为他元服取名忠三郎,又以十二岁女冬姬妻之。十四岁的蒲生忠三郎赋秀自此回到家乡日野,往后十来年为信长南征北战,屡立战功,直至天正十年(1582)。

是年,信长死于京都本能寺的大火中,留守安土城的蒲生贤秀保护信长遗族逃入日野,抵挡住了明智大军。当时冬姬已经怀有身孕,第二年忠三郎的长子蒲生秀行出世。

信长的死亡,不用说改变了许多人的命运。忠三郎赋秀当年未满三十,却将作出关系到全族生死的决定。最终,忠三郎拒绝了柴田胜家的游说,投向秀吉一方。

得封奥州时,氏乡前去拜谒秀吉,秀吉开口就说:“闻卿手迹极善,幸为我写谣曲一本可也。”一方面,氏乡于文艺上的造诣,当时早有声名在外;另一面也见出秀吉对氏乡的笼络。无怪乎氏乡做了秀吉的家臣。

胜家败死之后,织田信孝自杀,织田信雄转与德川家康举兵。忠三郎将信雄手下伊势诸城一一攻落,秀吉遂封以伊势松岛,蒲生家离开日野,迁居伊势,时当天正十二年(1584)。这一年早些时候,蒲生贤秀死在日野。

日野地处近畿,百物丰足,忠三郎在此城留下的纪念,是供茶汤所用的日野三名水“若草之清水”、“落叶之清水”、“清水肋之清水”。

蒲生家菩提寺信乐院,为贞和五年(1349)小御门城的蒲生高秀始筑,蒲生家先后移居音羽城、中野城,都在城中再筑信乐院。寺中陈列蒲生氏乡初阵所用的铠袖、阵太鼓,纳有氏乡遗发的地藏菩萨立像等物。

从这个信乐院缓缓而行,走到河水近处,有一所地藏小屋,若草之清水淌流其侧,令人回忆起千利休高弟蒲生氏乡在此饮水行茶的风貌。因是,不少人据此题咏,比如天明年间的画家岛崎云圃。

当地的歌碑写道:“たちよれば やがて心の底すみて むすぶにあかね 若草の水”。

从日野四万石城主,到领有十二万石的大名,官位升进为飞守,武勇人所共知,这就是那时忠三郎平凡的成功。

忠三郎离开祖先长年行宿的故乡,想必也略感怀念。移至伊势以后,他见松岛城地势险狭,利于固守而不适用于治世,遂费数年时间在松岛城近处新筑城池。这座新城名叫松坂。忠三郎模拟故乡繁华,建起了新的城下町,实行乐市乐座制度,使怀念蒲生家的日野商人纷纷迁移而至。

平定伊势、攻略纪州、征讨佐佐成政,忠三郎赋秀作为秀吉忠实可靠的家臣,和千利休门下茶人,送走了数年岁月。天正十五年(1587),秀吉征伐九州岛津氏,蒲生家立下大功,因而受赐羽柴一姓。这以后,蒲生忠三郎赋秀自托名门之后,取祖先藤原秀乡的“乡”字,改名蒲生氏乡。

氏乡家臣拜领蒲生姓氏的,常常同时拜领氏乡一字,比如蒲生源左卫门乡成、乡喜父子,以及后来被石田三成高禄招募的蒲生乡舍。

蒲生氏乡善使人,曾对人讲过用人的秘诀。

“……赏赐和关怀,乃是车子的两轮。倘若只有关怀,在物质上却吝啬无比,自然不成。然而,稀有关怀,不过是给予家臣很多赏赐的话,手下也会对上级失望。因此赏赐与关怀,必须当成车子的两个轮子,需要经常性地适当调整。”

早年,氏乡曾把有功家臣叫到自家,亲自煮开一大锅热汤,跳到里面洗濯一遍,然后把热汤赏给家臣。于是蒲生家臣,为了得到用主公所洗汤水来泡澡的赏赐,争相努力。

天正十八年(1590)秀吉征伐小田原城,蒲生氏乡随同参阵。一方面因为战功,另一方面出于牵制伊达政宗的需要,蒲生家被转封到会津黑川城,所领四十二万石,后来渐次增至九十二万石。

据说,氏乡拜受会津之封既毕,退而倚柱以泣。山崎某问道:“得了大封,想必很感动吧?”氏乡低声答道:“不,不。我的封地若在中原,虽小国足以图霸业。如今弃居边陬,做不成什么了。是以当哭!”

如果此事是真,秀吉恐将怀疑氏乡。当时秀吉身边,也有不少针对蒲生家的谗言。但是,氏乡基本上是平静地离开了近畿的政治中心,前往奥州。

移封会津后,领地大增,旧部家臣的知行自然也要加添。为此氏乡下令说:“你们各自好好计算自己所立的功勋,然后向我报告你们自己认为应该领取的适当封赏吧。”部下们都兴高采烈地一一申报自己认为应该领取的封赏,但是将所有部下申报的部份合计后,却高达氏乡所领五十万石的两倍。这时氏乡把部下们的申请全部退回,又命令说:“会津的总收入只有五十万石。你们应该以此为界限,好好互相讨论后,再一次向我申告。”于是部下们便召开会议,并且很仔细的互相讨论彼此提出的额度与总额到底适不适当,之后也完成了适当的结论,向氏乡申告获准。这就是日本最初所见到类似“预算制度”的雏型,也由此可见氏乡异于他人的才能。〗(以上一段,抄录自小吉城)

会津是奥州重镇,氏乡将之改名若松(地名来源于氏乡故乡日野城近处的若松森林),召集近江木地师到会津建设城下町,发展产业,为此地甚耗心血。

秀吉移封氏乡到会津主要目的是让他监视独眼龙“伊达政宗”,氏乡到会津后天正19年(1591年)大崎?葛西一揆,氏乡向秀吉告发伊达政宗是这场叛乱的煽动者。其后为平定九政之乱立下汗马功劳。

九十二万石的重要大名蒲生氏乡,当时仅次于领有关东二百四十万石的德川家康,中国一百二十万石的毛利氏,和加贺一百万石的前田利家,乃是天下第四强藩。然而,守着会津的穷荒之地,是否会偶尔梦到京畿,蒲生氏乡的心迹,似乎是模糊不清的。

秀吉侵略朝鲜,氏乡心绪不快,曾经为此骂道:“这只猴子,不死找死!!”只得从会津赶往九州,其间染上重病。文禄二年(1593)随同秀吉回到大阪,第二年亦即文禄三年再次发病,症状逐渐恶化。秀吉虽亲遣医师看护,仍是于事无补,文禄四年二月七日,蒲生氏乡卒于京都,享年四十岁。

据说,氏乡临死时,其茶道师傅大茶人千利休来看望,氏乡示以自咏和歌:“限りあれば 吹かねど花は 散るものを 心短き 春の山风”。利休泫然流涕,说道:“呜呼惜哉,失此无双国士!”于是歌以答之:“降るとみば积らぬ先きに扫へかし雪には折れぬ青柳の糸。”暗指秀吉嫉其能而谋杀之。

死后,佑笔福田某启视氏乡砚函,见有遗下的书信,写道:“愿移封朝鲜。”大概是对秀吉的疑心所作的反应吧。

作为千利休门下七哲之一,蒲生氏乡深得茶汤三昧,兼以幼习和歌,常有吟咏,很少有人将他视诸单纯的武将。

十二岁的嫡子鹤千代,也就是蒲生秀行,继承会津若松九十二万石,娶了德川家康的养女振姬。秀行年幼,未几家中不和,被秀吉下令减封至下野宇都宫十八万石,关原战后得以复归。

秀吉所提拔的大名,在江户幕府下,像福岛正则,加藤清正、嘉明两代而斩,终究没有什么好结果,蒲生家也未能例外。

蒲生家世继多早夭,蒲生秀行二十九岁而亡,留下儿子忠乡。蒲生忠乡又在二十四岁过世,无嗣除封,其弟出羽上山藩主蒲生忠知移封伊豫松山二十万石,外加祖传领地近江日野四万石但这个忠知同样没有儿子,蒲生家终于断绝。

通常,说到“取得天下的人”,谁都会想到“三人组”信长、秀吉、家康。但除了这三人以外,是不是还有能够得到天下的人呢?从历史上来说,要做“天下人”(取得天下的人)是要有一定的必要条件的。这三人虽然同样是取得了天下,但在时机上还是有微妙的差别。有的学者认为信长并没有成为天下人,他掌握了五畿内,但实际上还是“挟将军以令大名”。从这种意义上来说,信长还只是一个新政权的树立者。而秀吉是“继承”,家康则是“政变”。如果三人当时置身的场景换一下的话……比如说,本能寺之变之后,家康能够第一个返过身来讨伐光秀的话,那么秀吉也不可能顺利得到天下的吧!

蒲生氏乡若要夺取天下的话,是会在秀吉政权成立以后吧!海音寺潮五郎在十几年前曾对蒲生氏乡做出很高的评价:“除了信长、秀吉、家康以外,能得到天下的也只有黑田官兵卫或者蒲生氏乡吧!”

与信长相似的人有两位,一位是细川忠兴,另一位就是氏乡。虽说单单相似未必就有取得天下的能力,但忠兴和氏乡在脾气和嗜好上都与信长相像异常。一样狂妄的脾性,在和歌和茶道方面有独到的功力,就连与周围的切支丹秘密纠缠不清这方面都很相像。身边也都有着一群亲友。这两位虽然对出身卑微的秀吉有所畏惧,但恐怕不会怎么尊敬的吧!

被转封到会津的时候,氏乡叹道:“身处百万石的地方,不会再志存天下了!”,另作和歌一首:“山风势微因春短,心如樱花尤自散。”(我估摸了半个多小时凑了这么一句,做不得准的。)(一说为辞世歌。原文:限りあれば吹かねど花は散るものを心みじかき春の山风;吉川明静殿译:花之有期当谢时,春至山风掠我怀。)尽管是后世之人想象他有要夺取天下的念头,但他也许真的有过这样的野心。

氏乡是个明白人,移封到会津就象是对他道明:“不会遇到夺取天下的好时机了。”会津太偏僻了,距离争霸天下的舞台很远。单单就这个会津的地方就可以断定:“想要统治天下的人连萌芽的机会都没有。”

但是,伊势或近江有百万石的话,一定是会构成威胁的。

1556年 出生于近江国蒲生郡日野,幼名鹤千代。

1568年 成为人质,进入岐阜城。

1569年 伊势大河内城初阵。

1570年 元服,改名忠三郎赋秀,迎娶信长之女冬姬。

1582年 本能寺之变,保护信长亲属。

1585年 移封伊势松岛,改名氏乡。

1588年 建成伊势松坂城,日野商人移居松坂城。

1590年 小田原出阵,受封会津黑川42万石,之后黑川改名若松。改封会津92万石。

1592年 准备文禄之役奔赴九州。

1595年 京都病逝,安葬于大德寺。

以下是选出了江户时代末、明治时代的史学者(馆林藩出身).冈谷繁实(18351919)所着的《名将言行录》中有关蒲生氏乡的逸话给大家看看…当然不是同文中,有关蒲生氏乡的所有内容,以下只是选取了其中个人认为最好的十则逸话。 有关《名将言行录》

《名将言行录》一书出版于明治二年(1869),明治二十八年(1895)再版。到目前为止,都是不少史学家在介绍战国史人物时,常用的一部参考书。同书共七十卷,付加一卷编述。用了十六年的时间编成。所写的战国史人物凡一百九十二人,相关引用史料达一千二百五十二点。故此,虽难以确定内里的故事是否真有其事,但也确实有十分的参考价值及趣味性。

著者.冈谷繁实,本为馆林藩(当时藩主是秋元氏)的藩士,在着作《名将言行录》中的序言就说到「读近代之史书,名将之言行,多明记而不分细大,斯片言只句,于世人裨益多大也。然可憾者,事迹多散见于庞大史籍之片断间,欲知一人之事,非读数书不可,且同一事却因书之记述而各异,表现亦异。而细心查考,当中实多误记误传之例矣。故欲知武将之真事迹,实难中之难也。故此,我拔钞群书,而成《名将言行录》一书,以便有心之人阅读。因立如此之志,各书皆阅,有趣者定必抄录。自身之藏书当然不够,他家之书亦借阅作辑。范围之广,苦劳之重,果真意外矣。」

永禄十三年(1568),九月,氏乡与父亲贤秀降伏于信长。当时氏乡十三岁,幼名.鹤千代。信长见到鹤千代时说「蒲生之子(氏乡)目光奇特,想必异于寻常者,乃上优之若者也」。后信长纳鹤千代为女婿,留之于岐阜城,以弹正忠(信长当时的官名)的「忠」字赐名为「忠三郎」。

信长每次之武略谈话,氏乡虽只得十三岁,但常列席间,至夜深仍欲听至最后,一心不乱。稻叶直通见此,说「蒲生之子非凡物,必成优于众人之武勇者也。」

织田金左卫门有一匹能听人音之名马,诸人皆欲之。金左卫门知此事后说「战时,乘此马率先杀入敌阵,并得功勋者,当献此马」。听此条件之人,都不欲求此马。氏乡,当时年十六,闻此事后,即至金左卫门处,说「次回之战,欲为先锋冲阵,以立首功。」,以此为条件,终得此马,十日后,武田信玄出兵东美浓,尽烧沿途村落,以示其威。氏乡乘马,以先锋杀入敌阵,遇到武田方之斥候,讨取,并得其首级。后来氏乡会见信长,看到氏乡的武勇的金左卫门便向信长提及自己与氏乡之间的承诺,信长听后感动落泪。

氏乡十七岁的时候,向信长提请「虽为信长公的陪臣,但欲为柴田胜家殿的部属。胜家殿乃天下武将中的武将,故想学习何谓真正的武将」,信长听后便批准氏乡的要求。

天正十年六月,信长父子被明智光秀杀于京都,氏乡父亲贤秀当时是安土城的守将,氏乡在日野城得知事变,率兵士五百余骑,轿五十,鞍马百匹,随骑二百匹连夜赶到安土城,贤秀大喜,以此接送信长家眷到日野城,以谋讨逆之计。光秀得知后,遣使至蒲生父子曰「若助光秀,则与贵父子近江半国」。但父子二人无意跟随,并三番四次骂走光秀的使者。后信长三男.信孝率兵从摄津攻入京都,光秀被杀。氏乡便陪同信长二男.信雄一同入京。此时秀吉对氏乡之忠勇深感五内,便把与明智一党的国众的领地赏与氏乡。

天正十一年,秀吉与信孝不和,四月灭胜家,八月破泷川一益于龟山城。氏乡因属秀吉有功,受赐龟山城,但氏乡恭谨的说「龟山乃关氏历代所领之地,若我取之则彼族可怜也,故愿请返还此城与关一政」,秀吉曰「则从汝愿」,一政得回龟山后,与氏乡亲。

秀吉与胜家对立之时,担心伊贺、伊势不稳,故令氏乡留守日野城戒备,伊贺守某终起兵反抗,氏乡率兵破之,胜家战死北庄后,伊贺守某死守于比智山,氏乡欲攻之,便与老臣商议。老臣们曰「外围有六个支城,先攻支城,使比智山孤掌难鸣后再攻之」氏乡反对曰「非也!若逐一攻破支城,逃兵将入比智山,若先攻比智山,则其兵皆逃入支城。故先攻比智山为要」比智山城陷后,六个支城不战即溃。

西海之役,秀吉曰「石城极为阻,熊谷越中守又拥兵固守,多次攻击都败北而回,敌士兵益盛,还是率兵,直攻鹿儿岛(应为萨摩内城)较好吧。」但氏乡再三要求先让自己攻下此石城,最后秀吉也容许此要求。氏乡则与前田利长一同强攻石城,秀吉从本阵见其勇武,则令人以浅黄色的柳叶缝制一件羽阵织授予氏乡,「穿着此织攻陷敌城吧」。氏乡感激拜领,并终与利长攻破此城。秀吉大喜,赐名马一匹予氏乡,并曰「得此马非因秀吉之喜,乃因汝之忠功也。」石城陷落后,九州亦不久被平定,人皆言此乃氏乡破石城之故也。

小田原之役后,秀吉召集诸将,曰「会津乃关东之要地,必得选一能将座镇于彼地。谁是最佳人选?汝等不用顾虑,把自己的想法都说出来吧」。诸将听到后,十居其九认为细川越中守忠兴乃上上之选,秀吉听到后曰「你们真是愚昧到极点啊!镇置会津的,当然就要选蒲生忠三郎了!」后来氏乡受赐会津九十万石,当时是天正十八年八月的事。氏乡退殿后,寄柱而泣,看到此状的山崎右近片家以为氏乡是因为得到无比的封赏,喜极而泣,故走近氏乡身旁曰「感到感激至极真是十分应该的啊!」氏乡细声的回应道「并不是这样,即使只是小名,只要身近京都,还可望得到天下,现纵为大国之太守,却身在千里远国,欲为天下人之野心已成泡影。我感自己已是被遗弃之物,不禁流泪而已。」

氏乡出发前往会津时,秀吉把自己的裤裙赐给氏乡,并暗问左右「氏乡对远行奥州之事,有何想法?」左右小者回应「非常无奈及不解」。秀吉就曰「这是当然的,若把氏乡留在此地,将会是恐怖的家伙,故才遣他到奥州去!」

氏乡以一万石招揽了桥本总兵卫,有一次,总兵卫跟人闲谈时,说「若有十万石俸给,就算有很多的孩子,舍其中一人于河川也没有问题。」氏乡听得此事后,就与总兵卫会面,「你是否说过『俸给与自己的孩子交换也没问题?』,那么,你就不再可靠了。若是有人以高俸招诱,你会否考虑舍人质于不顾?原本答应给你一万石的俸给,但得知你的心底后,是不能给你一万石的!所以扣回一万石,改予一千石为俸给吧。」

九、退「智者」 玉川左右马乃是辩才学智兼备,有名于世的人物。有人把他推荐给氏乡,氏乡大喜迎之,以宾客礼遇之。左右马谒见氏乡后高谈阔论一番,连续十日夜夜长谈。但最后氏乡只遣金打法左右马离开。推荐者大感失望,氏乡的老臣都大感不解,问氏乡「玉川乃富才智之人,本以为若主公用之,将成身边的谋臣,但主公却打法他离开,究竟是为什么?主公夜夜与他长谈,也没有跟我们提及他的事,是何解?」

氏乡回应说「你们大惑不解是正常的。世间所谓的「智者」,不过是外表可靠,威风压群,巧于言词,兼备才智,骗人耳目之人而已。现时乃文治不彰的时代,故不知如何去看人,故才认为那种人是才智之辈。我看到玉州时,认为他不过是世间所谓的「智者」,就是这个原因而已。他见到我后,甫一开始就赞美我,又称赞诸将,尽力的讨我欢心,还在自诩自己的长处,这样的人作为普通之友还可,但这样的人,就算是『智者』,也是不能留在身边的人。」

后来玉川到了某家出仕,家中都因为得到有才干之人而大悦,但后来,玉川迫退家中老臣、妒忠直之者,狐假虎威,家中个个都忌惮他。最终主家衰落,其主人也因此把他逐出其家。家臣们得知后,无不叹服氏乡明察如神。

氏乡在写与一名叫伊藤平五郎的家臣的书信提及「使家中情益深,则授俸给。但若只给俸禄而无情,则难称万全。若只有情而无俸,还是无用、虚假的。俸给与情,有如车的两轮,鸟的两翼。商贾求的是图利,而利,对武士的心来说是不必要的。收成若能用到来年六、七月,那么一万石到了来年秋天,还是会有一万石的收成,是绝不会缺损的。上级的武士应多募武勇之士,那么只要对他们有称赞,褒奖,他们一定会挺身而战的。


相关文章推荐:
城主 | 名将 | 织田信长 | 丰臣秀吉 | 本能寺之变 | 日野 | 明智光秀 | 茶道 | 利休七哲 | 英年早逝 | 日本 | 神道教 | 蒲生氏乡 | 蒲生贤秀 | 近江国 | 六角义贤 | 岐阜城 | 稻叶一铁 | 稻叶一铁 | 首级 | 日野 | 明智光秀 | 茶道 | 利休七哲 | 莱昂 | 细川忠兴 | 佐佐木 | 松坂城 | 小田原之战 | 奥州 | 九户政实 | 东北地区 | 仙台 | 伊达政宗 | 伊达政宗 | 太阁 | 左卫 | 肠癌 | 直肠癌 | 下野国 | 桃山时代 | 天守阁 | 马场 | 会津 | 蒲生郡 | 蒲生贤秀 | 姊川合战 | 比山 | 一向一揆 | 本愿寺 | 本能寺之变 | 秀吉 | 泷川一益 | 柴田胜家 | 小牧长久手之战 | 九州岛 | 小田原城 | 文禄 | 堀秀政 | 德川家康 | 关原之战 | 毛利辉元 | 五大老 | 石田三成 | 织田信长 | 岐阜 | 蒲生贤秀 | 本能寺 | 织田信孝 | 德川家康 | 菩提寺 | 高秀 | 高弟 | 石城 | 武勇 | 佐佐成政 | 千利休 | 藤原秀乡 | 石田三成 | 蒲生乡舍 | 伊达政宗 | 黑川城 | 中原 | 吉城 | 独眼龙 | 九政 | 四强藩 | 大阪 | 关原 | 加藤清正 | 松山 | 海音寺潮五郎 | 黑田官兵卫 | 细川忠兴 | 兴和 | 文禄之役 | 京都 | 馆林藩 | 十日后 | 龟山 | 北庄 | 西海 | 熊谷 | 鹿儿岛 | 前田利长 | 会津 | 智者 | 家臣 | 万全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