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刷尾负鼠

刷尾负鼠(帚尾袋貂)是体型最大的袋貂。其学名的意思是“毛尾的小狐”,因为它们的外观像狐。它们的尾巴有盘卷能力,下身底部则没有毛。在城市中很易看见它们的踪迹,是小数生活在澳大利亚大自然及人工环境的动物之一。

该物种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易危(VU)。

是夜间活动的。它们主要是吃叶子的,但亦会吃细小的哺乳动物,如家鼠。在很多澳大利亚的栖息地中,桉树会占它们食物的大部份,但却并非主要部份。这可能是因在桉树叶中含有单宁酸或其他保护性的化学物质。在人类生活的环境中,它们是著名的抢掠者,专向果树、蔬菜园及厨房埋手。刷尾负鼠是晚间出没的。

在日间,刷尾负鼠会在树上的巢或其他方便的地方(如天花的空间)睡觉。虽然它们主要是在树上生活的,但亦会有很多时间在地上出没。它们是可以站立的。

雄性刷尾负鼠会发出非常大的嘶叫来保护领土。它们亦会有其他的发声,主要都是喀嚓声。大部份刷尾负鼠都相对寂静。它们一般都是独自生活,或以细小群族聚居。刷尾负鼠是有高度的区域性,对外来的动物或负鼠本身都带有攻击性。

在很多地区都是禁止饲养刷尾负鼠的。若是人工养大的刷尾负鼠,会很驯服,但仍会本能性的到处搜寻。人工哺育刷尾负鼠需要在断奶后,以树叶及花朵、或果实及蔬菜来取代母乳。一般的错误是主要以果实及蔬菜来喂饲,这会阻碍食道内微生物的发育,严重会造成死亡。

刷尾负鼠是非常聪明的动物,智力可与狗相比,故可以教授饲养的刷尾负鼠一些花式,如“坐下”等一般动作。教授时须留意要给予确实的指示,并经常给予奖励。

欧洲移民曾在新西兰发展毛皮工业而引入刷尾负鼠,现时它们的数量约 有7000万头。引入刷尾负鼠造成了生态的破坏,因为当地的植物都是在没有刷尾负鼠的情况下进行演化。刷尾负鼠选择性地吃当地的蔬菜,特别对阔叶树(如铁心木属)造成破坏。从而引发与鸟类对食物的竞争、森林的组成及冠层的瓦解。它们对假山毛榉属没有很大的影响,但它们吃了很多自然生长的品种,从而减少了假山毛榉属的多样性。刷尾负鼠是机会主义者,会掠食鸟类的蛋。

刷尾负鼠被认为是牛结核病的带菌者,对牛乳业、牛肉业及鹿肉业造成危害。但是其传播途径却未曾清楚。

捕捉及毒杀刷尾负鼠能成功的减少其数量。一般的猎人为控制害虫或狩猎毛皮都会使用氰化物来杀死刷尾负鼠,而新西兰政府则使用代号1080的氟醋酸钠来处理较大的面积。研究发现原住的鸟类只有少量的减少,而原住的无脊椎动物及哺乳动物则会在它们的数量回升后而被比下去。另一个好处是一些其他入侵物种的副猎获。个别亦有报告指宠物受到1080的毒害,成因可能是吃了被毒杀的刷尾负鼠尸体。

为避免对幼树造成破坏,刷尾负鼠的数量须保持在非常低的水平,约为5%。刷尾负鼠在新西兰被认为是主要的生态危害,一些生态组织更建议将之灭绝。但是它们所造成的影响是很复杂的,尤其加上红鹿及山羊的引入,另外人类活动如农业、砍伐森林及矿业等。

狩 捕刷尾负鼠一直持续,它们的毛皮亦被作为买卖。不过这些因毛皮而被猎杀的刷尾负鼠数量比因中毒而死亡只属小数。环境学者质疑这个行业是否为减少或灭绝刷尾负鼠。一些新西兰公司将它们的毛皮出口至台湾、香港及马来西亚。另外,亦有将刷尾小鼠肉制作为狗粮的工业。

该物种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2013年濒危物种红色名录ver3.1-易危(VU)。 [1]

列入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附录(CITES)Ⅱ [2]

结核病是由结核杆菌复合群引起的一种人兽共患病。全球约三分之一的人感染结核,约10%发展为活动性结核病,严重者导致死亡。动物结核病除导致动物生产的损失外,还是人结核病的重要来源。BCG是人结核病预防的唯一疫苗,但存在一定缺陷。已报道了多种新型结核疫苗,如重组BCG、减毒活疫苗、亚单位疫苗、DNA疫苗,病毒活载体疫苗等,其中一部分已经进入人体临床试验。动物结核疫苗的研究刚刚起步。獾BCG疫苗是第一个获执照的动物结核疫苗,牛、鹿、刷尾负鼠等动物的结核疫苗正在研究之中。但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个能取代BCG的商业化新型疫苗,结核疫苗研发工作任重道远 [3]


相关文章推荐: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 濒危物种 | 脊索动物门 | 哺乳纲 | 袋貂科 | 帚尾袋貂属 | 叶子 | 哺乳动物 | 家鼠 | 桉树 | 单宁酸 | 化学物质 | 人类 | 微生物 | 死亡 | | 欧洲 | 新西兰 | 生态 | 植物 | 演化 | 鸟类 | 牛结核病 | 氰化物 | 氟醋酸钠 | 无脊椎动物 | 哺乳动物 | 灭绝 | 红鹿 | 山羊 | 人类 | 台湾 | 香港 | 马来西亚 |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 | 濒危物种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