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死亡代理人

《死亡代理人》是2006年发行的日本动画,讲述在人类与机器共存的世界完全被管制统治的“不需要感情的乐园”穹顶城市Romdo发生的一系列事件。

故事讲述的是在近未来的某个时间,人们已经不生存在自然世界中,而是生活在Romdo(穹顶)里;人类不需要感情的存在,只要遵守秩序,就能成为良好市民,维持生命。故事从移民Vincent来到穹顶开始,他的监护人Re-I是个美丽的警局工作人员,同时也是穹顶最高执政者的孙女。Vincent到来后不久, 穹顶就发生了多起杀人事件,并有许多autoreiv被感染(autoreive为智能型机器人,有工作型、伴侣型、宠物型等等,所谓的感染即是被cogito侵蚀,简单来说就是产生了自我意识和情感),Re-I着手调查此事,新上任的警备局局长Raul也带着他的autoreiv出动。在此期间,Vincent的autoreiv感染死亡,并出现巨大的怪物追击他;Re-I在自己家中被怪物袭击,惊吓过度被送进医院。灰暗的画面,琐碎的情节,支离地构筑起Romdo的管理执法体系以及错综的人物关系;直到Vincent被当作违法者,而他又误会Re-I出卖了自己,心灰意冷之下,明白自己无法成为良好市民的他逃离了Romdo用在旁人看来是自杀一样的方法。之后,故事出现了转机,令人惊讶的发现原来世界上并不只有Romdo的存在。
  Vincent开始了寻找自我的旅行,虽然一开始他根本没意识到自己和别人有何不同,带着被感染的宠物型autoreiv Pino,被穹顶外的人们所救,和他们一起与企图消灭他们的机器战斗,惊喜地发现Re-I竟然来寻找自己,目击战斗中人们的死亡,让谎言变成现实。请活着的人送因为无法适应外界空气的Re-I回穹顶,而他,选择出走,带着Pino,乘着风船,那是一只不畏前途险恶的兔子。旅途中,Vincent遇到形形色色的被称作Proxy的人物,也逐渐明白自己亦是Proxy,不是人类,却不愿承认。Re-I为了揭开穹顶的秘密再次找到Vincent,带着困惑,带着可以杀死Proxy的武器。战战兢兢的,不是害怕被杀死却仍将武器还给Re-I的Vincent(男主),不是失去了自己的autoreiv和王子的美女姐姐(女主),也不是喜欢穿狐狸套装学会了快乐和难过的天真少女(Pino);战战兢兢的,是观众,揣摩着Vincent和Re-I若即若离的情感,猜测着Romdo的命运。当最后Pino一把抓住从崩坏的穹顶中跳下的Re-I时,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当Re-I笑着说要去接Vincent时,故事迎来了结局,和另一种意义上的开始。

Re-l Mayer-齐藤梨绘(女主)

这么远那么近

Re-I

隔住块玻璃 隔住个都市

自言自语地 共你在热恋月台上碰面

月球上碰面 或其实根本 在这道墙背面


  第一次觉得Vincent很可爱,是在他看到Re-I就脸红时。在移民局见到自己的监护人烟熏眼美女后,他就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了,努力想在她面前作个良好市民。在被追捕时他寻求她的帮助,可前来的不只是Re-I,还有大群的**;对自己感到困惑,对Romdo感到失望,无助的他跳下了这座空中楼阁。在Romdo外的世界遇到Re-I时他是如此欣喜,面对Re-I要求他回Romdo的命令却始终徘徊不定。再次见面是旅途真正开始的地方。一个是企图揭示Proxy真实身份并打算将其正法的干练警官(其实在看片子时完全没觉得Re-I是个警务工作人员,汗),一个是背负着Proxy之名却失去记忆的迷糊男子。
  Vincent在称呼Re-I时永远都会加一个san,告白时也不例外(可爱いすぎる!)。空城中,出现了两个Vincent和两个Re-I,只有真正的Vincent自始至终对Re-I使用着敬称,哪怕在死亡的边缘。Proxy是孤独的,一如神是孤独的。Daedalus最后说:“那是神的战争,不需要我们。”究竟是神抛弃了人类,还是人类抛弃了对神的信仰?Vincent从来没表现得像个神,他一直害怕寂寞,重复着说:“又只剩下一个人了”。空城中的Proxy扮演着各种各样的人,哪怕他们已经不存在;他扮演着Vincent和Re-I,想把他们也永远留在自己的乐园,就像个寂寞的孩子。幸好Vincent不再是孤单一人,岸边,有Re-I和Pino在等待。
  Re-I对Vincent的感情一直在发生微妙的变化。最初对Proxy的恐惧和对Vincent的不屑与厌烦让她看起来格外纤细,可随着她对于神秘事件的追查,骨子里那种不认输的干劲让她显得愈发强势。枪口对准Vincent的时候她的身体并没有犹豫,犹豫的是她的感情,然后用淡淡的一句“时候还没到”,开始了和Vincent的旅行。最喜欢16集结尾她学着Vincent对着天空大叫:“风你快来!你的对手在这里!”Vincent露出讶异的表情,她却感觉舒畅极了,busy doing nothing,正是现代人最习惯的生活方式。
  一直祝福着Vincent能和Re-I在一起,虽然突然听到Vincent的告白时还是差点跌下椅子。 记得有谁说过故事结束时故事的主人公才开始真正的生活,从唯心的角度来想的确如此,“兔子”的征途是千丈云海。

Iggy-水内清光(女主的机器人)

后窗
  

Iggy
  悠悠长 悠悠长无尽设想
  愿使你知道真相
  在漆黑中 在偷看你
  又使我失去方向
  Iggy,Re-I的专属护卫型autoreiv,从一开始就被cogito感染,却伪装成毫无情感的机器人跟在Re-I身边;直到Re-I要他带着一具死亡的Proxy独自回Romdo,他的情感暴发了。说实话,看到那样的Iggy是很不喜欢的,因为期望着Re-I能和Vincent在一起。而对Re-I产生了感情的Iggy无法容忍自己的主人被别的男人带走。他无法像Raul那样动用Romdo的势力去抹杀Vincent,所以他同情失去了Proxy这个主人的autoreiv,所以他能做的就是像那个autoreiv一样将主人永远留在身边他将Re-I拘禁,他企图杀死Vincent,招致的,却是自身的灭亡理所当然,却无凭无据。
  临死前,他的眼前仍是Re-I。对她说着咒骂的话,却又不停地道歉。Iggy的思维已经错乱,唯一记得的就是Re-I是个重要的人,无论仇恨还是爱慕。他是Re-I的绿叶,当Vincent成为护花使者后,他的存在价值就消失了。像整部影片中的其他人一样,Iggy也只是个在寻找立足之处的角色,但是方法错了,所以便消失。对于Iggy来说的残忍,却是情节的发展需要,操纵他人生命的人,对**纵的人来说就是神,所以人终究会对神产生仇恨和疑问,反抗便成了自卫的唯一武器。在Re-I怀中的Iggy终于找到了他的落脚处,成为了多年后泛黄的回忆。

Pino-矢岛晶子(萝莉)

大路

Pino

大路齐阔步 百千故事却总一套

大路齐阔步 某些意义我早知道
  弯过一弯 弯过一弯 过弯多艰难
  弯过一弯 过前头原来是无限风光
  Pino的可爱不是人为的,不是因为她具有某种性格所以显得可爱;Pino的可爱是天生的,是一种自然存在的天真。Pino甫出场时的情景早已忘却,想起时,她已然跟在Vincent身边,穿着狐狸套装,一蹦一跳,无所畏惧。被感染的autoreiv,被通缉的移民,在Romdo的黑暗中躲躲藏藏;获得了cogito的autoreiv,放弃了做良好市民的失意男子,开始了穹顶外的碌碌生活。开始,Vincent仍然把Pino当成autoreiv,即使Pino在身边,仍感到自己孤身一人。Pino并未意识到这点,她喜欢Vincent,喜欢亲昵地称他为Vinc;她喜欢和她一起画画的男孩子,不明白他为什么睡着了醒不过来;她学会了难过,知道了流泪,但她始终微笑,因为她喜欢大家,想和大家在一起。Pino的活泼填补了Vincent和Re-I的语言空白,成为黯淡世界中的一抹亮色;她对世界一无所知,她对世界充满好奇,她拥有人们被抹杀的天性,她拥有人们所向往的纯真。她会拉着Vinc和她一起用Re-I的化妆品,她会冷不防向Vinc扔雪球自己快乐地手舞足蹈,她一直知道有两个Vinc,却从不会将两人搞错。她像最原始的生命,只是披着机械的外壳。
  早已忘记了Vinc和Pino怎么会走到一起,印象中只有商场中的追逐,再想起时,他们已经一同逃亡。Vinc开始时只把Pino当成被感染的autoreiv,是和自己一样被抛弃、甚至必须被抹杀的存在;即使Pino在身边他仍感到孤身一人。可随着Pino渐渐学会了人类的情感,对于Vinc来说她已不仅仅是指示航路行程的机器,而是共同旅行的伴侣。最深刻的记忆是当Vinc第一次意识到自己是Proxy并在有意识的情况下杀死了另一个Proxy后,跌跌撞撞地走出房间,扶着墙,Pino来接他,用清脆的声音说,“欢迎回来”。Pino从不在乎Vinc的另一种形态,在她看来Vinc就是Vinc,他没有变,变的是周围的世界。她就像一个预言家,可以把童话变成天书,也可以将神当作普通人。

Vincent Law-游佐浩二(NO.141,PROXY,红衣,男主)

这世界非我家
  Vincent
  这里寻觅过 那里流浪过
  直到世界别离我
  这个仍是我
  Vincent等于Ergo Proxy,这句话算不得错,却值得商榷。Vincent是影子,是Romdo的创造神的影子,因为对自己所创造的世界感到失望,出走他乡。抛弃记忆,也成为不了良好市民,因为那正是他自己所排斥的。上帝创造了人类,上帝对人类怀有感情,人类信仰上帝;Proxy创造了Romdo,Proxy爱上自己创造的人类,可人们恐惧Proxy。那么,Proxy存在的意义是什么。失去了Proxy,这个虚构的乐园也将不复存在,那么真实的人们何去何从。生命的诞生变成了机械,人类能做的事情甚至及不上autoreiv,良好市民不需要感情,异化的世界创造出的也是异化的人。
  Vincent一直活得小心翼翼,却又自由自在。他本身就是矛盾的综合体,是真正正常的人。迷失在图书馆的白纸堆中,迷失在世界的法则中。Law是他的姓,当名为《Vincent Law》的书砸下时,他和他见面了。他是代理人,他是他要追逐的答案,而答案就是他本身。迷失在哲学游戏的悖论中,思考变成了杀人的武器。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Proxy说:“我思故你在”。唯心哲学中,意识高于物质,只有被感知,才能存在。不被需要的人,即使存在,也被抹杀。
  选择回到Romdo的Vincent遵循着最古老的法则,否定之否定。与Proxy见面,用胜利证明自己的存在,正视崩坏的世界,接受自己,再次获得生存的价值,才能继续旅行,哪怕无家可归。

Dedals Yumeno(医生)、Torothy(vincent的机器人)-小林沙苗

暗涌
  Daedalus
  就算天空再深 看不出裂痕
  其实我再去爱惜你又有何用
  难道这次我抱紧你未必落空
  然后睁不开两眼 看命运光
  最初见到Daedalus的时候,最困惑的是他的性别,直到听到“王子”这个称呼。Daedalus是Romdo的天才科学家,是Re-I的王子他知道Re-I的一切,却看错了她的思想。Daedalus,名字取自于希腊神话中著名的艺术家和发明家(也许只是巧合),是迷宫的建造者;他在荒诞的Romdo中建造了一座更为荒诞的迷宫。他似乎什么都知道,从人类的出生到Proxy的死亡;他似乎无所不能,从挽救Re-I的生命到根据Proxy制作第二个Re-I。一直弄不明白Daedalus的心思,他似乎迷恋着Re-I,可他迷恋的究竟是这样一个体还是这样一种存在?他对存在的世界不抱期望,于是想创造出能改变世界的东西;可他忘记了存在者本身。Re-I从来没有真正离开过他,只是距离和Vincent让他产生了妄想。
  Re-I一直将Daedalus当作最值得信任的人,从身体的复健到心理的恐惧,她全部交给Daedalus。世界已经开始崩坏,连信任也变得脆弱。无法从爷爷那里得到有用的讯息,从小相识的Daedalus成了最可靠的依傍。漫长的旅行之后,看到了小Lilu,拿着红色的绒线球,那是永远生活在迷宫中也不会迷路的公主。Re-I并不怨恨Daedalus,但Re-I不会坐以待毙;于是擦身而过,谁也没为谁停留。Re-I乘上风船,Daedalus仰望天空他的公主长了翅膀,他的公主带走了Vincent,为什么他的公主都会追随那个男人?他不明白,只因他放开了公主手中的绒线,王子便再也找不到迷宫的出口。

Raul-花田光(警备局长)

没有张扬的命案
  Raul
  旧理想 跟他安葬
  是与非 跟他安葬
  泪已干 周遭一切 又如常
  很长时间都觉得Raul是个很莫名的人,从他甫一出场似乎就扮演着传统坏人的角色。作为新上任的警备局局长,他的任务就是维持治安,可移民Vincent却给Romdo带来了巨大的危机,所以他的任务就是将Vincent绳之于法。像一般的Boss一样,他似乎有着自己的野心,无法满足于操控Romdo的首脑们向他提供的有限信息;他有的是才干、有的是手段,甚至能让王子Daedalus顺着他的意愿做事,哪怕只是互相利用。一直不明白的,是他的目的。也许是伏笔埋得太深,也许是自己错过了某些细节,所以直到故事接近尾声,才发现Raul的一切原来是那么可笑,却又让人笑不出来。
  Raul仇视Vincent根本不是因为他给Romdo的治安带来了威胁,而是因为他带走了Pino将Raul称做父亲的autoreiv!知道这点时的震惊不亚于听到Vincent对Re-I突如其来的表白时。屏幕上是Vincent一脸困惑的进行着Quiz的竞答,他的身边是作为应援的Re-I和Pino,Raul的视线停在了少女的身上,留恋着,怀念着。Pino喜欢弹钢琴,那是爸爸教会的;Pino感到了寂寞,在离开爸爸后明白了想要见到爸爸的心情;Pino离开风船,在破败的房间里画下张张蜡笔画,被拾起的画中,爸爸和Pino拿着气球,笑得阳光灿烂;拿着画的男人,存有一点点幻想,直到破碎的玻璃直刺背脊,才承认现实的残忍。Boss的背后总有各种各样的过去,最好的证明了弗洛伊德老先生关于早期经验的理论;Raul的背后是对Pino的隐藏的温柔的爱,所以他才能死得安静,在Romdo轰轰烈烈地完结之前。(私以为他倒下的瞬间是他最帅的一刻)

Christivaクリステヴァ-桑岛法子(Raul的机器人)

搜查员-神谷浩史

オトレイヴA-平川大辅

局长-银河万丈

局员-木内秀信

Husserl-柴田秀胜(司国者,lilu的爷爷和三位雕像)

Barkly贝克利-岛香裕

Derita德利塔-泽海阳子

Lacanラカン-田中敦子

Fudi-有川博(救了vincent的老爷爷)

Queen-汤屋敦子(下面在湾里捡东西,想要回到巨蛋的女人)

Dimoshie-高户靖广(Queen的儿子,画兔子的男孩)


  Mayaerlマヤウェル-小林爱(隔壁念诗的女犯人)


  ガタリ-立野香菜子


  オマカトル奥玛卡特尔-津田英三


  Cazkis Hauer-井上和彦(金色卷发男,塔主人)


  JJ-大冢明夫(11话vincent的另一人格)


  记忆介入人-大冢芳忠(11话的书店老板)


  Batecatol司令-福田信昭


  Omacatol副官-津田英三


  MCQ-江元正士(恶梦的智慧问答节目主持人)


  画外音narrationナレション-泽海阳子

AD(节目的美术指导)-福原耕平

Real Mayer リアルメイヤ-小岛幸子(医生门外拿红毛线球的小女孩,白色莉露)

Amnesia-岛田敏(密室中保管vincent记忆的autoreiv)

AL-胖胖的小棕熊-楠大典

PL-瘦瘦的绿山犬-伊藤健太郎

Will B Good-堀内贤雄

Rocky-蚂蚁-草尾毅

Romdo被称作为理想的乐园,形成巨大穹顶的都市国家。人类与机器人共存的世界.Entourage型 Autoreiv辅助管理着人类.统治者宣扬它是一个没有罪犯的国度.

Cogito自我意识,一种感染于Autoreiv之间的病毒程序,会使Autoreiv摆脱人类的控制.

Proxy字义为代理人,剧中所指的是拥有极强生命力与能力的异形人形生物。Proxy本被Rombo高层政府封存于特殊机构研究,然而因不明原因觉醒而逃离后,在市民不知情的情况下引发了一连串杀人事件,而统治者却因为某些目的极力掩盖PROXY的存在.

良民ROMDO的统治者所规定的成为良民的条件,即是不能对组织有疑问,要顺从所有的一切.

原作:manglobe

监督:村濑修功

角色设定:恩田尚之

设计协力:出渊裕

音响监督:百濑庆一

音乐:池赖广

《原声集》

池赖广 (作曲者)

MONORAL(作词者)

【专辑曲目】

OST opus01

1. awakening

2. kiri

3. new pulse

4. No.0724FGARK

5. prayer

6. raging pulse

7. autoreiv contagion

8. Romdo overshadows

9. RE-L124c41+

10. deal in blood

11. wasteland nostalgia

12. vital signs

13. written on clouds

14. WombSys

15. last exit to paradise

16. he the empty

OST opus02

1.futu-risk

2.mazecity

3.bilbul

4.confession

5.wrongwayhome

6.busydoingnothing

7.cytotropism

8.angelsshere

9.hideout

10.ophelia

11.domecoming

12.terraincognita

13.deusexmachina

14.eternalsmile

15.lifeaftergod

16.GoodbyeVincent

17.shampoopla

18.kiri

话数

脚本

绘画

演出

作画监督

meditatio I

佐藤大

村修功

恒松圭

山田正树

meditatio II

佐藤大

浅山介

片山一良

鸟羽

寺田嘉一郎

meditatio III

寺冈

五十岚达矢

小森秀人

深泽谦二

meditatio IV

佐藤大

村修功

出合小都美

桥本巨树

伊藤秀树

浜津武

meditatio V

高木圣子

山本沙代

恩田尚之

山田正树

meditatio VI

川边优子

寺冈

恒松圭

竹森由加

meditatio VII

佐藤大

村修功

鸟羽

寺田嘉一郎

meditatio VIII

佐藤大

浅山介

井壮一

西村大树

小森秀人

小松英司

meditatio IX

川边优子

寺冈

吉村章

深泽谦二

meditatio X

高木圣子

松尾衡

米田光宏

伊藤秀树

meditatio XI

佐藤大

出合小都美

恒松圭

久留米雄吾

寺田嘉一郎

meditatio XII

川边优子

寺冈

鸟羽

竹森由加

meditatio XIII

井壮一

五十岚达矢

山田正树

又贺大介

meditatio XIV

永川成基

村修功

北村真

小森秀人

坂本千代子

meditatio XV

佐藤大

マツモトジュンイチ

山本沙代

小田刚生

山本善哉

meditatio XVI

高木圣子

井壮一

恒松圭

久留米雄吾

寺田嘉一郎

meditatio XVII

川边优子

寺冈

鸟羽

深泽谦二

竹森由加

meditatio XVIII

永川成基

松尾衡

米田光宏

伊藤秀树

meditatio XIX

佐藤大

浅山介

渡信一郎

山本沙代

小森秀人

坂本千代子

meditatio XX

川边优子

赤根和树

五十岚达矢

山田正树

又贺大介

meditatio XXI

永川成基

寺冈

恒松圭

恩田尚之

小森秀人

坂本千代子

小田刚生

深谦二

竹森由加

meditatio XXII

川边优子

井壮一

鸟羽

寺田嘉一郎

久留米雄吾

小田刚生

meditatio XXIII

佐藤大

村修功

恩田尚之

山田正树

村修功

故事用米开朗基罗的诗作为开篇,架构了一个人与机器人Autoreiv互依共存的世界。人作为世界的主体,放弃了最基础的情感,每个人都拥有一个机器人,以监视人们的情感波动,而讽刺的是,作为人类监护者的Autoreiv会感染情感病毒Cogito,拥有自主意识,被感染的Autoreiv则受到直接处理掉的命运,与其说是Autoreiv在监视人类,倒不如说是这两者在相互监视。

剧情从一开始就抛给我们一个谜题,谁是主角?Lilu的频繁出镜造成一个最直接的假象,这是部科幻的动作动画,Lilu是这个故事的核心。但随着剧情的铺展,戏剧性的一幕出现,被逼到穹形之外的Vicent Law第一次睁开他眯着的眼睛。翡翠般绿色的眼瞳让我们重新开始思考,为什么没有发觉真相,其实答案在开篇已经表明,正是米开朗基罗为“夜”所写的诗

(意大利原文)
  Caro m' è 'l sonno, e più l'esser di sasso,
  Mentre che 'l danno e la vergogna dura;
  Non veder, non sentir, m' è gran ventura;
  Però non mi destar, deh! parla basso

(中文大意)
  睡眠是甜蜜的,成为顽石更幸福;
  只要世上还有罪恶与耻辱,
  不见不闻,无知无觉, 于我是最大的快乐;
  不要惊醒我啊!讲得轻些

Vicent闭着的眼睛暗示着无知无觉,正如他一个失忆者游民的身份,他努力想融入Romudo中,却处处受挫。睁开眼重新审视这个世界吧,开始所架构的世界第一次被打破。荒凉灰色的天地,离开穹形Romudo的人们,生活在Romudo丢弃的废物堆中,这些人的代表是那个戴眼镜的老人Hoody,他们生活在Romudo的阴影下,被Romudo所抛弃,口中斥责那个虚假的世界,却人人希望能够再次回去,老人用谎言构筑希望,欺骗他人也妄图欺骗自己。当Lilu到来时,钥匙已经插入门中,三个人的旅程也因此而展开。

在此要说下老人Hoody以及他的玩偶一个胡桃夹子模样的士兵。老人带着玩偶离开,最终又回到Romudo,不同于童话的故事结局,老人在此意像为受胡桃夹子邀请的克拉拉,来到梦境,也就是Romudo,为了不再醒来,老人选择了死亡,死在Romudo这个虚假的世界之中,这也是大多数人做出的选择,印证那首诗并与Vicent三人的选择做了对比,而大厅里那个音乐盒般的座钟也被收起,Romudo的世界真正地被抛弃了。代理人已离开,Romudo陷入崩毁的前奏中。

代理人Proxy创造出穹形Romudo,赋予它生命与秩序,每个穹形都必须拥有代理人,否则即会迎来毁灭,失去Proxy则失去生机,人造子宫失去生殖能力是最根本的毁灭诱因。从第二话就可以看出来,Proxy代表了生命与活力,他们自身是由不死细胞Amrita Cell构成,而Autoreiv被感染病毒Cogito拥有感情则是Proxy的杰作,既然Proxy待在穹形里就可以令人造子宫生出人类,那么靠近Autoreiv从而让它具有心也就不是那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了。而Vicent作为隐藏的代理人,会使所到之处充满病毒也是再正常不过的了,可以认为pino在Vicent检查后就感染了病毒,而在楼梯处的情节让她又接触到了另一个Proxy Monad,导致了直接觉醒,也正是因此以及后面与Vicent长期的接触,令pino越来越接近人类。

pino在这部动画中暗喻为匹诺曹并与piano近音,关于pino的故事就是一个机器人最终成为人的过程。在旅程开始前,可以发现,即使是情感丰富如pino,她也仍然有着自己的缺陷,pino如一个新生儿般模仿学习别人的知识,因她画不出自己心里的东西,而模仿男孩的画,因不明白真正的分别代表什么,而从别人口中领会死的含义,学会珍惜与爱。好了,扯开这么多,继续回到剧情之中。

三个人的旅程因为找到传说中的兔子而展开了,因为时间仓促只看了一遍,对于他们如何找到兔子,这点没有看清,总之,这个被称为传说中的兔子,是一艘风动力的机械帆船。这也是个值得玩味的地方,技术发达如Romudo的穹形,兔子被当成垃圾给丢弃出来,而除了这艘风动力的帆船,再无工具可以驰骋在这个荒凉的大地之上,所有需要使用能量的工具,这是个没有阳光,被阴暗笼罩的世界,都因为穹形之间遥远的距离,会得不到补给而放弃掉。穹形之间也因此几乎不可能互通。

正是这个被这世代所抛弃的兔子,带领他们走过了整个旅程,这是三个人寻找自我的旅程,正如笛卡尔的哲学命题Cogito ergo sum,直译为“我思故我在。”三人为寻找自身存在的理由,以及自我补完而进行的旅行,但讽刺的是这三人都不能称之为人,Vicent是Proxy,Pino是Autoreiv,Lilu则是复制人,Vicent没有记忆,Lilu没有感情,Pino则是不完整的心,这作为暗线,一直到最终话才揭示出来。

在旅行中他们遇到诸多Proxy,这些Proxy最大的特点就是带着面具,由最终话的Proxy One揭示,假面是逃避命运者的内心写照,第九话光辉的代理人就说过,在黑暗中任何生物都会追寻光明,但是Proxy是不允许接触阳光的存在,大部分Proxy都带上了假面,而没有假面的Proxy已经丧失了心智,最后真正褪下假面的Proxy只有Vicent,Rialu,Proxy One三人。这些人的结局会放在最后来说。

之后剧情开始叙述旅行,似乎众多作品对生命的探讨都喜欢用旅行来表现。Ergo Proxy也不能避免,恕我在这里不能一集集的介绍,以后有时间我会重温并补完这些缺失的部分。

这里要特地提到第十五集,这集真的只是恶搞么?不,这不是疑问句,而是反问。这集对Ergo Proxy众多谜题做出了详细的解释,而且是在不经意间。让我把这些线索串连起来吧。人类在地球上发现了高密度天然瓦斯,随着高密度天然瓦斯大量应用,最终造成连锁崩坏,它的后果是地球85%生物死亡,环境变得不利于人类生存,为了活下去,人类同时启动了αβ两个计划,统称Double P计划,这两个计划分别是代理人计划与回旋飞镖计划。代理人计划就是创造300个代理人,让他们在地球构建人类的生态乐园。通过基因克隆繁殖技术,达到无需人工生殖的目的,为了维持人类的本源,代理人的工作是不让人发生改变,而他们的手段各不相同,也因此每个穹形的毁灭的形式也不同,Proxy One的方法就是抹杀情感,他把人类降阶到动物的层面,只要活着就好,延续下去才是首要目的,而情感则是其中的不安定因素应被排除在外。回旋飞镖计划是人类太空移民的代名词,人们在地球上留下Proxy,自己则前往太空开辟新的生存领域。
  初始的悸动指代代理人计划的终结,也就是世界末日,因为两个计划同时成功,因此地球上的生命将被否定,毕竟前往太空的人制造了Proxy,而地球上的人类只是Proxy制造的产物,这也是为什么故事的最后Vicent说,“真正的战斗即将开始。”
  十五集最后问答的一系列名词绝非毫无意义,而正是这部动画的关键词,命运 conductor 失败 分裂 契约 替身 忘却 觉醒 战斗 享受 理解 迷宫。整个故事的核心由始及终全部被囊括在内了。

接下来让我们跳跃到最后,看一下众人的结局。

首先是人类,作为地球生物链顶端的物种,是不是在灾难后全部逃向宇宙了呢?很显然那是不可能的,一部分人类活了下来,在有毒瓦斯的洞穴中返祖,在幽暗的地下生活了几千年,并却越来越虚弱。而生活在穹形中的人则并不能算作真正意义上的人类,他们是人类的复制品。这个的揭示是故事中世界第二次被打破。

其次是复制人,复制人严酷地镇压感染病毒的Autoreiv,失去感情的人类竟比机器人更残酷,这些人不能忍受改变,他们循规蹈矩,片中一个领导人坐在空无一物的办公桌上整理文件正是最好的例子。

Autoreiv开始拥有感情,但他们就像初生的婴儿一样,随即被人消灭,没人给他们时间去领会,去体验这珍贵的新生。而中途挂掉的Iggy也是经历了较长一段时间才获得真正自主的意识。

然后在细分到个人,

Daedalus,卫生健康局主任,引申为达代罗斯(Daedalus)建造克里特迷宫的工匠,正是着名的巧手达人,他盖好这座奇特的迷宫之后,米诺斯国王便把达代罗斯和其子伊卡鲁斯(Icarus),一起关在克里特岛上。伊卡鲁斯是个年轻俊美的青年,由于自小就跟着父亲,所以便与父亲一起被囚禁在克里特迷宫中。达代罗斯一心想带爱子离开自己建造的这座迷宫,无奈他虽是建造的工匠,自己却身陷其中,找不到离开迷宫的路。于是达代罗斯用蜡和羽毛,巧手打造了两对翅膀,父子俩配戴上翅膀,便飞离了克里特岛。
  Rialu,Daedalus制造的Proxy,复制人实现了人类的技术,再次创造出Proxy,这也为Rialu的结局做了铺垫,飞翔在阳光下死去。而Rialu手中的线团则是同一个典故中的另一段。弥诺斯接到童男童女后,将他们关进半人半牛怪弥诺陶洛斯居住的克里特迷宫里,由米诺陶洛斯把他们杀死。在第三次进贡的时候,年轻的忒修斯带着抽中签的童男童女来到克里特。弥诺斯之女,阿里阿德涅,深深地爱上了那来自雅典的王子提修斯,给了他一圈线球和一把宝剑(后来,“阿里阿德涅之线”常用来表示脱出困境的办法)。
  想到什么了么?对的,正是十五话最后的一个关键词,迷宫。

Raul Creed,市民警备局局长,他是良好市民的代表。最终落魄而死,他与Daedalus一样,属于Romudo的核心成员,讽刺的是所谓的核心成员最终都逃不过因感情而带来的命运悲剧。

Pino,在三人的旅行中,最活跃也是最出彩的一位,身为Autoreiv,本应该没有年龄的特征,却完全表现出了一个小女孩所有天真美好的一面,不仅如此,更神奇的是身为Autoreiv的她能够做梦,在这阴郁的世界中何其令人赞羡,我又要说一个特俗的词。这才是真正的萌,毫无修饰与娇柔造作,请把所有美好的词加诸其身,这一点也不过分。在此对Pino的CV矢岛晶子致意。故事的最后,Pino先于其他人找到了自己完整的心,她画出了心中所想,画面中爬在栏杆上的Pino,两腮粉红,即使在Romudo彻底的崩坏面前都能够展露笑容,谁能否认她比现实中许许多多的人更洋溢着美好,谁又能不为这小家伙会心一笑呢?

Lilu,在旅途中渐渐理解Vicent与Pino,被两人唤起心中的情感,最后终于融入其中,其实Lilu这条线我感觉还是比较淡的。她就好像一把钥匙,一个契机,众多事因她而起,她却置身事外。恕我看得不仔细,留待以后分析吧,最后,从绳索上一跃而下,镜头定格在Pino与Lilu紧握的双手,这一握不仅仅意味着她们两个人的信任,而是意味着复制人与Autoreiv之间的关系。Romudo的崩坏因复制人与Autoreiv的冲突而起,而它最终带来的结果是复制人与Autoreiv携起手来互持互助。

Vicent,Ergo Proxy,死的代理人,也意为存在的代理人。Vicent的存在意义就在于寻找Proxy的归宿,Proxy的使命,以及Proxy的终结。Proxy One希望他从无到有,去探求自我的意义,因为当穹形完成时,Proxy就成为了不必要的存在。Proxy为何需要感情,Proxy为何要生存下去,Proxy还可以做什么。当Vicent打败Proxy One,Rialu带着他飞向阳光时,他知道,自己的意义已经结束,移民们正回到这个被他们抛弃的星球上。这时他想到了Lilu,而Lilu取代了Proxy的职责,成为他去面对现实的理由和动力。Vicent放弃了自我毁灭的归宿,Proxy One交托了他最后的意志,被Proxy制造的Proxy,正是对人类最大的嘲弄,我思故我在,任何人都不能否定Vicent的真实,以及这个星球上生命的真实。

三人的旅途也很奇妙地由Romudo前进至Moscow,再由Moscow回到Romudo,犹如一条莫比乌斯带,始即是终。正如我们无知无觉而来到世上,离开时亦无知无觉,这个旅程大约经历了一年左右。

Monad Proxy:文森的旧爱,洞悉一切的Proxy,她估计是唯一一个没有怨恨Proxy命运,敢于面对真相的Proxy。关于她的身份,是贯穿整个故事的暗线,与文森追寻自我,莉露追寻真相这条故事明线交相呼应。

Raul Krude:Romudo的警备署局长,可悲的良好市民。其实,Raul是个好人,敢爱敢恨的人,只不过,文森“迫使”皮诺离开的事实,使得Raul对文森产生了不可磨灭的憎恨。他想方设法的都要毁掉文森,但是这样做的结果,也使得他走上了不归路。

医生Dedalus:这是个可悲的小人物,自以为是,自视清高,却不知山外有山,天外有天。当知道这些的时候,又不愿去接受事实,而沉迷于对莉露的迷恋中,不可自拔。即使,他制造出了另一个莉露,却还是最终被抛弃,因为莉露(Monad)心里只有文森。Dedalus与Raul一样,因为失去了自己最宝贵的东西,而开始对文森产生了不可磨灭的痛恨,嫉妒。

Raul和Dedalus都因憎恨文森走上了灭亡之路,但两人的最终结果,却不同,Raul并没被皮诺抛弃,皮诺心里,分量最重的还是她的爸爸:Raul,Raul是带着再见皮诺的美好心愿而死。而Dedalus则是被彻底的抛弃,绝望而死。

Raul和Dedalus从两个侧面,充分说明了良好市民的可悲命运,但他们至少还反抗过自己的命运。而Romudo中的其他市民,则是不择不扣地墨守成规,因为在他们脑子里,只有这样,才能有“美好”的生活,最终,他们不得不在沉默中灭亡。

Romudo高层,莉露的爷爷,Dolowen.Meya:这也是个很具有讽刺意味的角色,他的一生,都在为了再次见到Ergo而不懈的追寻。文森对他而言,就是神,创造一切的神。为了再见文森,他居然攻打Moscow(当然,Proxy One在暗中不断的怂恿),将Monad封印,这直接导致了文森抹杀了自己的记忆。Dolowen为了再见Ergo,用Monad的细胞克隆了莉露,因为他似乎明白Proxy之间神秘的关系纽带,莉露的出现,确实将文森带回了Romudo,但是,很可笑的是,Dolowen却不知道这个拥有移名身份的,名不见经传的男子,竟是自己望穿秋水,等待着的Ergo。最终,Dolowen见到了从Moscow再次归来的Ergo,自己也流着泪死在了Ergo手中。真不知道这泪水代表的意思,也许是一种欣慰,激动的泪水吧。

Dedalus本意暗含的是古希腊传说中技艺高超而心存不善的工匠戴达罗斯(Daedalus)。依照神话,在从地中海克里特(Crete)岛出逃时为自己和自己的儿子Icarus各造了一副翅膀,而后者由于非得过高,黏贴翅膀羽毛的蜂蜡被太阳烤化,进而从天空落下溺水而亡,他死去的地方既以其名而得名“伊卡利亚”(Icaria)。而在动画里,象征着神话中的戴达罗斯(Daedalus)的儿子的,便是Dedalus造出来的Monad Proxy,她在飞出重重乌云后,为日光所消灭。

最后主要人物

最后,再说说Proxy One

Proxy One:人类制造的第一台Proxy,最强的Proxy。制造他的人类,虽然赐予了他神一般的力量,但是也给了他可悲的命运!Proxy的制造目的,就是用来改造环境的,当阳光再次降临大地之时,也就是他们灭亡之时。Proxy为人类作了如此多的贡献,却最终不得不死于人类为他们设下的可悲命运之中,这让几乎所有的Proxy都倍感失望,无助。于是,他们开始了对人类的报复,制造他们,然后毁灭他们,周而复始的享受这种乐趣。但是,时间是漫长而有限的,太阳之光,总有一天会穿透漆黑的云层,照亮整个大地,Proxy停止了运作,日复一日的迷茫着。Proxy One想出了最好的惩罚办法,制造究极的Proxy,没有任何弱点的Proxy,这就是故事的主人公,文森特.罗!Proxy One的报复到底是成是败,确实难以定夺,但是,最终文森的存在,确实是他最大的欣慰!

【名词解析(不完整版)】以及【每集标题名字】Ebola virus:

OP中,Autoreiv呈祈祷状的画面后浮现的是Ebola Virus(伊波拉病毒)在显微镜下的形态

伊波拉病毒源于非洲,以首个被检测出的病患者命名。伊波拉病毒通过进入人类血管,破坏血管壁,使血液流出,甚至从人身上的孔洞溢出,最后因失血过多而亡,致死率相当高。

(每集标题为:日文/英文/中文)

省察一(第一集)「はじまりの鼓动」Meditation I: awakening【最初的跳动】

【省察】即“检查自己的思想行为”。这里的“省察”来自于笛卡尔(René Descartes)于1641年发表的著作《Meditationes de Prima Philosophia》(第一哲学沉思集)。

苏格拉底在法庭申辩时曾说过的 “未经省察的人生没有价值”,道出了哲学的根本使命。作为一个真诚的哲学家应有的信念,生命的意义比生命本身更为重要。

Meditation

标题“Meditation”意为“冥想”,深沉的思索和想象。具体指:停止知性和理性的大脑皮质作用,而使自律神经呈现活络状态。即停止意识对外的一切活动,而达到“忘我之境”的一种心灵自律行为,在意识在十分清醒的状态下,让潜在意识的活动更加敏锐与活跃,进而与另一次元的宇宙意识波动相连接。冥想原本是宗教活动中的一种修心行为,但现今已广泛的被运用在许多心灵活动的课程中。

开篇的引言

(意大利原文)

Caro m' è 'l sonno,e più l'esser di sasso,

Mentre che 'l danno e la vergogna dura;

Non veder,non sentir,m' è gran ventura;

Però non mi destar,deh! parla basso

(中文大意)

睡眠是甜蜜的,成为顽石更幸福;

只要世上还有罪恶与耻辱,

不见不闻,无知无觉,于我是最大的快乐;

不要惊醒我啊!讲得轻些

以上为米开朗基罗(Michelangelo Buonarroti)对乔凡尼巴蒂斯塔斯特罗茨(Giovan Battista Strozzi)为其雕像“夜”所写的讽刺诗的回复。(OP的文字背景中显现大文字正是如上意大利诗句原文)

佛罗伦萨诗人乔凡尼巴蒂斯塔斯特罗茨过目了米开朗基罗的雕像“夜”后,便写下了一首热情的诗:

(意大利原文)

La Notte,che tu vedi in sì dolci atti

Dormir,fu da un angelo scolpita;

In questo sasso,e perchè dorme ha vita;

Destala,se nol credi,e parleratti

(中文大意)

夜,为你所看到妩媚的沉睡之夜,

那是受天使点化过的一块活生生的石头;

她睡着,但她具有生命的火焰;

只要叫她醒来,她将与你说话。

米开朗基罗读后殊为伤感,用另一首诗作了酬答,也就是开篇的那段引言。

Proxy One

那个镜头中Proxy One模仿的是米开朗基罗于1508年至1512年期间,在梵蒂冈西斯廷教堂(sistine chapel)创作的壁画作品

《创世纪》由大小不一的9幅宗教主题画组成,均取材于《圣经》中有关开天辟地直到洪水方舟的故事,总面积达511平方米,分布于38块天花板上,是美术史上最大的壁画之一。

四石像米开朗基罗的“昼、夜、晨、昏”:米开朗基罗的雕塑名作,文艺复兴室内建筑的杰作。陈列于“美蒂奇礼拜堂”(Medici Chapel),由米开朗基罗修建。

在动画中,“昼、夜、晨、昏”分别对应四位著名哲学家:

晨:George Berkeley(乔治贝克莱)经验主义

昼:Edmund Husserl(埃德蒙特胡塞尔)现象学

昏:Jacques Derrida(德里达雅克)解构主义

夜:Jacques Lacan(拉康雅克)批判“我思”;“他者”理论

对于的“昼、夜、晨、昏”描述:

《昼》似乎是一个未完成的男性人体雕像,他好象刚刚从睡梦中被惊醒醒,右手在背后支撑着身体,眼睛圆睁着,正越过自己的肩头向前方凝视着;《夜》是一个身材优美的女性,但身体的肌肉松弛而无力,她右手抱着头,正在深深地沉睡着,脚下的猫头鹰象征着黑夜的降临,枕后的面具则象征着恶梦缠身,她似乎已经精疲力尽,只有在梦境中才能得到安宁;《昏》被表现成为一个强壮的中年男子,他松弛的肌肉无力地下垂着,上了年纪的脸上沉浸在平静的反醒中,或许是由于苦闷而在发呆;《晨》的形象是处女的化身,她丰满而结实,全身焕发出青春的活力和光辉,似乎正从昏睡中挣扎着苏醒过来,但没有欢乐,只有身体和精神上的痛苦。这四个人物形象都被赋予了特殊的寓意,具有强烈的不稳定感,他们辗转反侧,似乎是为世事所扰,显得忧心忡忡,既象征着光阴的流逝,也代表着受时辰支配的生与死的命运。

【Cogito】:即故事中Autoreiv所感染的病毒代号。被感染的Autoreiv脱离人类的控制,呈跪地祈祷状,然后自我觉醒。

“Cogito”一词源于法国著名哲学家、数学家笛卡尔(René Descartes)的名言“Cogito,ergo sum . ” ,出自其名著《Discours de la méthode》(方法论)

“Cogito,ergo sum . ”为拉丁语翻译,意为“我思,故我在”(I think,therefore I am)。原文为法文“je pense,donc je suis”,但因当时的哲学著作绝大部分都使用拉丁文,所以“Cogito,ergo sum . ”流传地更为广泛,但也由此造成了许多人对笛卡尔哲学原则上的误解。

“我思,故我在” 意为“我怀疑,所以我存在”。“怀疑”是一种思考的方式,所以当我们思考“怀疑”时,一定有一个“思考怀疑的我”,所以“我存在”。

笛卡儿试图以“我思故我在”来证明上帝的存在。如果“我”这个思想的主体不能被“怀疑”,那么就有一个使“我”存在的更高“存在体”。换言之,因为我存在,所以必须有一个使我存在的“存在者”,而那个使我存在的“存在者”,也必定是使万物存在的“存在者”。因此,能够使万物存在的“存在者”,就必然只有上帝才有可能。

Autoreiv

第1话中re-l对IGGY命令“将‘Turing机能应用’从言语库中切断”,可见Autoreiv的人工智能源自Alan Turing(阿兰图灵)开创的技术。

FG临时移民区

Romudo的移民区。在Moscow因Romudo的侵略作战被毁后,Vincent来到了这里。

Vincent的市民编号:0724FGARK。“FG”代表“FG临时移民区”?此外“ARK”意为“方舟”。

省察二(第二集)「良き市民の告白」Meditation II: confession【良好市民的自白】

“敖德萨阶梯”

第2话中Vincent遭Monad Proxy追赶而引发的市中心大杀戮、婴儿车从阶梯滑落的这一场景,借鉴自于1925完成的电影《The Battleship Potemkin》(波坦金战舰)的影史经典“敖德萨阶梯”(Odessa Steps)。

爱森斯坦的《波坦金战舰》被视为苏联蒙太奇(Montage)理论的经典代表。“敖德萨阶梯”更是成为了后人仿效致敬的经典镜头,典型的有1987年的《The Untouchables》(铁面无私),通过多角度切换、超慢镜头配合、强化时空概念,以及如出一辙的大阶梯激战、婴儿车滑落、局部表情特写等,将事件相对狭小的空间感和时间感充分扩充,达到一种紧张刺激的氛围营造,加强了剧情张力。(by: waddle)

蒙太奇(Montage):指电影创作过程中处理时间和空间的艺术手法。爱森斯坦提出的“撞击理论”将电影视为一个有机体,透过每个单一、无意义的镜头组合,自然撞击、彼此冲击而形成新的意义被视为蒙太奇理论的精髓。

省察三(第三集)「无への跳跃」Meditation III: mazecity【跃向虚无】

第三话标题“无への跳跃”,来自于Alexander Beliaev(亚历山大贝里埃)的科幻小说的标题 Прыжок в ничто (Leap into the Void)。

省察四(第四集)「未来咏み、未来黄泉」Meditation III: futu-risk【吟唱未来,走向黄泉】

Hoody在Vincent昏迷时念的诗句。来自于Joe Bousquet(乔布苏克 France,Carcassonne 卡尔卡松尼 法国西南部城市),20世纪法国超现实主义诗人,对之后的Gilles Deleuze(吉尔德勒兹)产生了重要影响。(吉尔德勒兹:法国后现代哲学家,六十年代以来法国复兴尼采运动中的关键人物。)

省察五(第五集)「召还」Meditation V: TASOGARE

four hundred rabbits(四百只酩酊的兔子): 阿兹特克神话(Aztec mythology)中的“Centzon Totochtin”。

五集后

省察六(第六集)「还」Meditation VI: domecoming【归还】

省察七(第七集)「リル124C41+」Meditation VII: re-l124c41+【莉露 124C41+】

【Amrita】:印度神话中的“不死甘露”。在动画中为Proxy身上的“不死细胞”。

Re-l的市民编号为“124C41+”。“124C41+”来自雨果根斯巴克(Hugo Gernsback)描述技术型乌托邦的SF作品《Ralph 124C41+》。

最初,卢森堡移民雨果根斯巴克(1884-1967)想出了把科学知识掺杂到惊险故事里的主意,以便向青少年灌输科技知识。因此,他在1926年4月创办起科幻小说的专门性杂志《奇异的故事》,并为科幻小说取了名,即“Scienti Fication”(后演化为“Science Fiction”,即“SF”)。《拉尔夫124C41+:2660年浪漫史》为雨果根斯巴克于1911年在由他创办的《现代电学》杂志上发表的长篇连载科幻小说。雨果根斯巴克曾被誉为“科幻小说之父”。1953年起,世界科幻小说委员会设立的“雨果奖”,便是纪念他作为科幻小说杂志创办人的功绩而设。

“re-l”与消失的“a”

“Re-l”原本应当是“Real”(“真实”之意),但实际上却缺少了一个“a”。关于“re-l”这个名字。首先我们不妨来看一下关于Pino这个名字的来源。有2种说法,一是源自“Piano”,二为《木偶奇遇记》中的“Pinocchio”,两者都有各自的说服力,或许均有关联也说不定。后者暗示了Pino的命运;前者来自为Pino所喜爱的钢琴,而更重要的那个消失的“a”,不由让人联系到同样如此的“re-l”。“a”代表什么呢?是“爱(ai)”还是“自我(I)”?

【Monad】: Monad(Monad Proxy),哲学中的“单子”,来自于德国哲学家、数学家莱布尼茨(Gottfried Wilhelm Leibniz)提出的“单子论”。“单子没有可供事物出人的窗子”,即单子与现实的世界没有实际的联系;同样,单子之间也没有物理的相互作用。莱布尼茨认为,单子与现实世界、与别的单子没有物理的相互作用,但却有着理念上的联系,进而发表了“前定和谐”的理念。(详见:莱布尼茨的单子论)

省察八(第八集)「光线」Meditation VIII: shining sign

【爱丽丝漫游仙境】:第8话中出现的(也是Pino时常手捧阅读的)绘本为19世纪英国作家路易斯.凯洛(Lewis Carroll)所写的《爱丽丝漫游仙境》(Alice's Adventures in Wonderland)。书页中的插图为画家约翰.坦尼尔(John Tenniel)的作品。(画面中正好翻阅至"第11章 谁偷走了馅饼"红心国王和王后登场)。

省察九(第九集)「辉きの破片」Meditation IX: angel's share【闪亮的碎片】

Angel’s Share(天使所享): 在威士忌酒业中流传着一个浪漫的传说:威士忌在木桶里熟成时,酒精平均一年会自然蒸发约2~3%。换言之,当威士忌熟成至十几年时,桶内的酒量将会失去约1/4。而酿酒人将此部分取名为“天使所享(Angel’s Share)”。

酿酒人浪漫的认为因威士忌经长年的熟成,其酒质晶莹剔透、芳香甘醇。而威士忌的香气透过了木桶的缝隙,漫延至天堂。天堂的天使闻到后,趁着空闲偷偷跑入酒窖中,打开木桶慢慢享用这美酒。酿酒人也坚信,唯有被天使饮用过的威士忌,才是最佳的威士忌。天使所享的主要原因是因威士忌是活的,当酒精在木桶中熟成时,会与酒体本身、木桶、空气及在空气所吸收的良好成份,形成化学变化,进而使威士忌变的滑顺柔和。在化学交互作用下 威士忌中的酒精会透过木桶中的空隙,挥发消失于空气中,从而形成了“天使所享”。

Asura(阿修罗):动画中“光辉代理人”Kazukis所处的城市名。来自梵文,意译为非天、非同类、不端正、不酒神。它们是佛国六道众之一。是一种非神、非鬼、非人,界于神、鬼、人之间的怪物。

十集后

省察十(第十集)「存在」Meditation X: cytotropism

cytotropism:细胞向性

Six Feet Under:

本话中的“墓碑城市”源自Alan Ball(艾伦鲍尔)执导的美国电视剧《Six Feet Under》(六英尺下),长达五季。

剧情主要讲述发生在美国城镇一间私人殡仪馆里的故事。纳撒尼尔.菲舍是一家殡仪馆的老板,每天都有死者运来这里处理,菲舍一家也见证了无数死者家属的悲痛,他们还担负着安慰死者家属的工作。而菲舍家的三个孩子纳特、大卫和克莱尔渐渐长大,他们开始恋爱,经历人生的悲欢离合。

在第五季末尾,主要人物们将要拥抱在一起感受生活:新生、死亡和重生,他们意识到,自己既是独一无二又和别人相互关联。

注意以上摘选内容最后一句的描述,本话中re-l同样获得了“重生”,并且意识到了自己与Vincent的关联。在与另一个自己的对峙中,re-l对踏上寻找Vincent、探究真相的旅途的决心显露无疑。

省察十一(第十一集)「白いの中」Meditation XI: anamnesis【白色的黑暗中】

City Lights Bookstore(城市之光书店):“City Lights Bookstore”位于美国旧金山北海滩,1953年由Lawrence Ferlinghetti(劳伦斯费林盖蒂)开设。“City Lights Bookstore”曾是艾伦金斯堡(Allen Ginsberg)和杰克凯鲁亚克(Jack Kerouac)的“家”,“垮掉的一代”的大本营,“反叛文化”的路标,即使在如今多元文化和信息的冲击下,依然傲然屹立。

*垮掉的一代:美国50年代末(二战后)出现的一个作家群体、青年一代,反抗当时的道德与制度僵化的社会。(大家熟悉的《麦田里的守望者》的作者J.D.Salinger可谓其代表人物)

省察十二(第十二集)「君微笑めば」: hideout【若是你微笑的话】

hideout可以单纯翻译为藏匿之处,而2010年刊载的漫画柿崎正澄的《HIDEOUT凶洞疯劫》也是一个巧妙地‘偶然’。

这个洞穴里充满了怨气!

「当时…我不该去追…那个女人的……」

「我不该…进去的……」

「我应该…离开的…」

「我真的不该…进去那里面的……」

漫画故事的舞台,是在南海的一个乐园……但是,只有一个地方除外。

而且那个地方,我实在不该去,也不该接近的。我不该…进去的。

那是个在 黑暗中会将人的心也涂成一片漆黑的未知之地,结果,你将会看到…什呢!?

我不该…进去的。那是个在黑暗中会将人的心也涂成一片漆黑的未知之地,结果,你将会看到…什麽呢!?如果硬性思考,表面的乐园、应该离开、不应该去、里与外的截然不同、寻求真相、黑暗和未知。这些关键词与死亡代理人的气质有着颇为相似之处。

省察十三(第十三集)「构想の死角」: wrong way home【构想的死角】

省察十四(第十四集)「贵方に似た谁か」: ophelia【与你相似的某人】

这话中出现的在空城之中扮演他人的Proxy,让真的文森特来到湖边,看到莉露被放入水中,水没过莉露的身体,水面上露出莉露的脸部和双手,双手掌呈上托的姿态。

这个动作源自于《哈姆雷特》中最令人扼腕的桥段[奥菲莉娅之死],奥菲莉娅静静的飘浮在清澈的水面上,姿容沉静而悠远,仿佛她终于摆脱了尘世,正漂向无忧的净界…

约翰.埃.密莱所绘画的油画则是《哈姆雷特》[奥菲莉娅之死]这一幕最唯美的诠释。

而本片让莉露的幻影在湖中如奥菲莉娅一般没入水中,也给人别有一番深意的感触。

省察十五(第十五集)「生梦のクイズ」: Who wants to be in joepardy!【恶梦谜题秀】

省察十六(第十六集)「デッドカム」: Dead Calm 【航越地平线】

省察十七(第十七集)「终わらないい」: terra incognita【无止境的争斗】

省察十八(第十八集)「终着の调べ」: crystal world【终点处的调查】

省察十九(第十九集)「少女スマイル」: eternal smile【少女的微笑】

省察二十(第二十集)「虚空の圣眼」: Goodbye Vincent【虚空的圣眼】

省察二十一(第二十一集)「时果つる」: shampoo planet【终结之处】

省察二十二(第二十二集)「桎梏」: bilbul【枷锁】

省察二十三(第二十三集)「代理人」: deus ex machina【代理人】


相关文章推荐:
日本动画 | 死亡代理人 | manglobe | 矢岛晶子 | 小林沙苗 | 恩田尚之 | 齐藤梨绘 | 水内清光 | 矢岛晶子 | 游佐浩二 | 小林沙苗 | 花田光 | 桑岛法子 | 神谷浩史 | 平川大辅 | 银河万丈 | 木内秀信 | 柴田秀胜 | 岛香裕 | 泽海阳子 | 田中敦子 | 有川博 | 汤屋敦子 | 高户靖广 | 小林爱 | 立野香菜子 | 津田英三 | 井上和彦 | 大冢明夫 | 大冢芳忠 | 泽海阳子 | 福原耕平 | 小岛幸子 | 岛田敏 | 楠大典 | 伊藤健太郎 | 堀内贤雄 | 草尾毅 | 恩田尚之 | 出渊裕 | 池赖广 | 池赖广 | MONORAL | 佐藤大 | 佐藤大 | 片山一良 | 山本沙代 | 恩田尚之 | 井壮一 | 松尾衡 | 赤根和树 | 细胞克隆 | 古希腊 | 戴达罗斯 | 地中海 | 伊卡利亚 | 第一哲学沉思集 | 苏格拉底 | 米开朗基罗 | 罗茨 | 佛罗伦萨 | 梵蒂冈西斯廷教堂 | 乔治贝克莱 | 拉康雅克 | 笛卡儿 | 图灵 | 爱森斯坦 | 吉尔德勒兹 | 尼采 | 雨果根斯巴克 | 卢森堡 | 雨果奖 | 木偶奇遇记 | 莱布尼茨 | 酒神 | 艾伦鲍尔 | 克莱尔 | 艾伦金斯堡 | 杰克凯鲁亚克 | 麦田里的守望者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