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松筠

松筠(1752年1835年),姓玛拉特氏,字湘圃,蒙古正蓝旗人,清朝大臣。

初为翻译生员,随后考授理藩院笔帖式,后任军机章京。因颇能任事为乾隆帝所知。自乾隆中叶至道光年间,历任银库员外郎、内阁学士兼副都统、户部侍郎、御前侍卫、内务府大臣、吉林将军、户部尚书、陕甘总督、伊犁将军、两江总督、两广总督、协办大学士兼内大臣、吏部尚书、东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都察院左都御史、兵部尚书、直隶总督等职。道光十四年(1834年),以都统衔休致。一年后,卒。享年八十二岁,赠太子太保,依尚书例赐恤,谥号文清,祀伊犁名宦祠。

乾隆十七年(1752年)松筠出生。乾隆三十七年(1772年),20岁的松筠由翻译生员考补理藩院笔帖式。随后不久便担任军机章京。由于能干,松筠颇得乾隆帝赏识。 [1] 随后连续升迁至户部银库员外郎。 [2] 乾隆四十八年(1783年),破格升为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并兼任副都统。 [3]

乾隆五十年(1785年),松筠奉乾隆帝命办理俄罗斯贸易差事。 [4] 此前,俄属布哩雅特人劫掠蒙古库伦的商货,俄国官员不按照两国约定向清廷移交案犯,仅仅将他们处以罚款或流放之刑罚。清中央政府发文书公函交涉此事,而俄方却不予理睬。因此,清政府只能宣布停止边境贸易往来。 [5] 松筠来到库伦,任办事大臣。 [6]

松筠在任期间,对边境管理严格但不扰民,对待俄方民人,皆以诚相待。乾隆帝闻之,下旨嘉奖松筠,擢升其为户部侍郎。 [7]

松筠在俄国贸易事件积极斡旋,前后历经七年时间,终于得到双方均满意的圆满解决。 [8] 松筠随后被召还至京城,任御前侍卫、内务府大臣、军机大臣。 [9]

乾隆五十九年(1784年)正月,松筠代理吉林将军。 [10] 六月,奉命到湖北荆州查办税务。道经河南卫辉,恰逢连日大雨,卫河暴涨,淹浸居民,松筠亲自带领地方官员开仓赈恤。 [11] 此举受到乾隆皇帝称赞。 [12]

同年七月,松筠升工部尚书衔,任镶白旗汉军都统,不久,任驻藏办事大臣(见驻藏大臣)。因当地有人谎称西南边界有廓尔喀之兵。松筠查访得知,是境外部落带兵催索欠债,并无他故。松筠恐边民疑惧,特地前去安抚,并向四川省藩库借银五千两抚恤贫穷的藏民,修建边卡。 [13] 当时,朝内和用事,松筠不为之屈服,因此久留边地,在藏共五年。 [14]

嘉庆四年(1799年)春,和倒台,松筠被召回京,任户部尚书,不久,出任陕甘总督,加太子少保衔。 [15] 川鄂陕三省白莲教起义方兴未艾,松筠奉命驻扎汉中督办粮饷。 [16]

嘉庆七年(1802年),松筠升任伊犁将军。 [17] 乾隆皇帝在位时,曾多次诏令在伊犁屯田,都因缺少灌溉用水而没有大力推行。松筠却要大干一场,准备在这里安插官兵。 [18] 按他的计划,惠远城需垦田八万亩,惠宁城需垦田四万亩,皆引伊犁河水灌溉。 [19] 到松筠离任时,共垦田六万四千亩。 [20] 嘉庆十四年(1809年)正月,有被遣戍的人员三十余人聚谋不轨。松筠侦查得知情况,秘密派领队大臣带兵前往,以巡查金厂为名,将他们全部擒戮。皇帝嘉奖他办事妥帖迅速。随后,松筠又将参与逆谋的一百六十九名戍兵不加审讯在押送途中全部杀戮,因此被降为参赞大臣。 [21]

嘉庆十六年(1811年),松筠被任命为两广总督,后任协办大学士兼吏部尚书,回京任职。 [22] 一年后,皇帝命令松筠前往盛京会勘陵寝工作,兼筹办移驻宗室之事。 [23] 当年九月回京,任军机大臣。 [24]

嘉庆十八年(1813年),授御前大臣衔,松筠第二次出任伊犁将军。先后加东阁大学士,武英殿大学士衔。又因此曾前参与镇压河南滑县八卦教,有功,加太子太保衔。 [25]

嘉庆二十二年(1817年),松筠上奏章说:京城附近太旱,请求暂缓明年祭拜盛京祖陵。嘉庆帝大怒,因此将他革去大学士并各项职务,让他出任察哈尔都统。 [26] 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十月,松筠代理绥远将军。此时,他的儿子熙昌病逝。嘉庆皇帝怜悯他老年丧子,召回任正白旗汉军都统,赏还头品顶戴花翎,再次赐予紫禁城骑马。不久,松筠任礼部尚书。二十四年(1819年)六月,调任兵部尚书,恢复御前大臣兼职。 [27] 不久,出任盛京将军。 [28]

二十五年(1820年)四月,兵部遗失行印,经查系松筠任兵部尚书并佩戴印钥时丢失。因此,松筠被革去盛京将军,降为山海关副都统。随后又因在盛京将军任内审案拟罪将罪名颠倒,又被降为本旗骁骑校。 [29]

二十五年(1820年)秋,嘉庆皇帝在热河逝世。新登基的道光皇帝扶柩回京,在班僚中看见年迈的松筠,不胜悲怜,扶住他哭了起来。第二天就任命他为都察院左副都御史,十月又提拔他为都察院左都御史,执掌监察政治得失。十一月,松筠又出任热河都统。 [30]

道光元年(1821年),松筠被召回任兵部尚书,又调任吏部尚书、军机大臣,赏戴花翎。 [31]

道光二年(1822年),松筠临时代理直隶总督。 [32] 不久因私下删改理藩院议复乌里雅苏台将军的公文,被劾,降为六部员外郎。 [33] 此后,逐步升迁。道光十年(1830年)秋,松筠以自己“衰病难支”为由,请求免职,数日后又“请赏差使”。道光帝对其加以斥责。 [34] 当年十一月,因以前赴科布多审理案件时让道员代购备赏什物有差错,以三品顶戴离职退休。 [35]

道光十二年(1832年)六月,浩罕汗国(今乌兹别克斯坦)遣使要求通商。松筠过去曾奏言“浩罕通商,边境即可绥靖”。皇帝想起他的话,赏还他头品顶戴,并让他代理正黄旗汉军副都统。 [36]

道光十四年(1834年),松筠以都统衔休致。次年逝世,享年八十二岁。赠太子太保,按照尚书之例赐恤,谥号文清,并入祀伊犁名宦祠。 [37]

《清史稿松筠传》。 [38]

松筠为官实心为国,施惠于民,以治边功劳最大。在他一生中,两次出任伊犁将军,为伊犁垦荒六万余亩做出了自己的贡献。 [20] 松筠也曾为国家外交工作做出自己的努力与贡献,乾隆五十年(1785年),松筠奉乾隆帝命办理俄罗斯贸易差事。松筠历经七年时间,从中斡旋,最终使长期停止的边境贸易恢复正常,维护了边境地区的稳定与长治久安。 [8]

著有《品节录》、《绥服记略》、《伊犁总统事略》等书。

乾隆五十年(1785年),松筠奉乾隆帝命办理俄罗斯贸易差事。松筠对待俄方民人,皆以诚相待。俄方因贸易久停,有后悔之意,撤去旧官员,屡次请求重新开市,未得到清廷允许。 [39] 有一次,有个西路土尔扈特喇嘛名叫萨迈林的一个人,因为迷路误入哈萨克国境,带回一封书信,信上说“俄人诱致土尔扈特谋乱”。此事交由松筠审理。 [40] 经审理,松筠上疏乾隆帝:“俄国实属恭顺,没有可疑之处。” [41] 俄方也极力证明萨迈林所带书信是伪造的。 [42] 乾隆帝命令将萨迈林依法处置,并准许重开恰克图贸易。 [43] 这一年是乾隆五十七年(1782年),松筠于是便邀请俄国官员会商约定,并亲临俄帐宴饮,晓之以皇恩,使得俄国官员皆心悦诚服。

子:熙昌。官至工部侍郎、刑部侍郎,署热河都统兼护军统领。嘉庆二十三年(1818年),卒。谥敬慎。

玄孙:言菊朋。著名京剧艺术家,京剧言派创始人。

来孙:言少朋。京剧言派艺术创始人言菊朋的长子,为言派第二代传人。

孙:言兴朋。京剧老生演员,言派艺术的第三代传人。

《清史稿》评价:“松筠出自族,久膺边寄,晋纶扉,称名相,伊犁、吉林屯田,利在百世;然限於事势,收效未尽如所规画,甚矣缔造之艰也!松筠在吉林,请开小绥芬屯垦,当时以不急之务沮之;至咸、同间,其地竟划归俄界。苟早经营,奚致轻弃?实边之计,顾可忽哉!” [44]

清代名臣松筠的家族墓地,占地面积约30亩,现仅存原墓区数十棵古松柏,地面建筑已损毁。地址位于北京市朝阳区东风乡辛庄村北,星火西路路西侧绿地内。


相关文章推荐:
正蓝旗 | 笔帖式 | 军机章京 | 内阁学士 | 户部侍郎 | 御前侍卫 | 吉林将军 | 陕甘总督 | 伊犁将军 | 两江总督 | 两广总督 | 协办大学士 | 内大臣 | 吏部尚书 | 东阁大学士 | 武英殿大学士 | 直隶总督 | 正蓝旗 | 笔帖式 | 员外郎 | 内阁学士 | 礼部侍郎 | 户部侍郎 | 御前侍卫 | 军机大臣 | 吉林将军 | 都统 | 驻藏大臣 | | 户部尚书 | 陕甘总督 | 太子少保 | 伊犁将军 | 参赞大臣 | 两广总督 | 盛京 | 军机大臣 | 东阁大学士 | 武英殿大学士 | 绥远将军 | 礼部尚书 | 兵部尚书 | 骁骑校 | 左都御史 | 热河都统 | 直隶总督 | 副都统 | 太子太保 | 乾隆帝 | 熙昌 | 言菊朋 | 言派 | 言少朋 | 言兴朋 | 清史稿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