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苏我氏

姓氏名,苏我氏是日本从古坟时代到飞鸟时代代代都出大臣的有力氏族。其中的苏我稻目、苏我马子、苏我入鹿等都在相当长时期里控制了日本的政局和天皇的废立。但随着苏我入鹿和苏我虾夷的相继死去,这个氏族也走上了覆灭的道路,在日本历史上消亡了。

《古书记》和《日本书纪》里神功皇后三韩征伐等活跃的武内宿祢(たけしうちのすくね。たけのうちのすくね)做为祖先,具体的活动开始记载于6世纪中期的苏我稻目(そがのいなめ),在这之前相关的事情并没有记载的很清楚。

在河内的石川(现在的大阪石川河域,为南河内郡河南町-须贺一带)、和葛城县苏我里(现在的奈良县原市我町)为据点定居的豪族,另外,(以族谱上出现的名字发现)在这个地方定居过的还有渡来人,还有其他的说法是哪里都没定居过。新撰姓氏录上苏我氏被归类于皇别(历代天皇分支的氏族)。

姑且不论苏我氏本身的出身,苏我氏被认为与渡来系的氏族有很深厚的关系,以担任王权职业奴属民角色的渡来人的品部集团拥有了当时的先进技术,这一点,帮助了刚刚崭露头角的苏我氏。另外,在佛教传来之际时,最早被朝廷重用的也是苏我氏。这被推测为,为了要牵制被朝廷委以祭祀重任的连姓的物部氏、中臣氏。

从苏我氏掌握政治实权的时代开始,奈良县高市群附近地区被集中性的设立了天皇的皇宫。由此,在六世纪后半,苏我氏的势力被认为在现在奈良县高市郡附近。

公元539年,宣化天皇即位,高丽之子苏我稻目被任命为大臣。与宣化朝同时,另有钦明天皇在位,因宣化绝嗣,540年由钦明天皇统一政权,苏我稻目继任大臣。他积极增设、经营朝廷的屯仓,主张尊奉佛教,甚至将私人宅邸改修为佛寺,其虔诚之心可见一斑。

苏我稻目在位期间,一直与当时同掌朝政的物部氏因争夺权利而敌对,552年10月发生的尊佛排佛事件,将苏、物两族敌对情绪推向高潮。尚是佛教未曾传入日本之时,百济的圣明王派使节向大和国赠送了一尊佛祖释迦牟尼的金铜像和若干卷经论。天皇正为信仰犹豫不绝,以物部氏、中臣氏为首的一批朝臣主张置之不理,理由便是本土的一百八十神得罪不起,况且为何要无端地信奉外来之神明呢?苏我稻目却不以为然,他主张崇扬佛法,认为佛教既然能从天竺流传至百济,必有其可流传之处,此番佛之真谛,当物部氏未能明了。欣然自请将佛祖金铜像供奉在小垦国田家中,又把飞鸟向原的私宅改为佛寺,举家拜佛诵经。大抵是崇佛规模不够盛大,苏我氏出资广修寺院,佛教迅速在国中兴盛起来。少倾,却发生了一起不幸苏我稻目崇佛的诚挚之心并未得到佛祖之恩赐,相反,无端地瘟疫横行,死者甚众,上下恐慌。物部氏掌权的大连尾舆趁机在年轻的天皇面前挑拨,说苏我氏崇外佛得罪了八百万诸神,继而领皇命将佛像投入难波的河流之中,又纵火焚烧伽蓝寺院,一时各地佛寺皆被查封,佛像被毁,苏我稻目痛心疾首,怨气抑郁难消。

555年春2月,百济圣明王遇害,其子惠王子赴日请求朝廷援助以雪父仇。苏我稻目以极度中庸之言辞向惠王子阐述了圣明王被害之根源,及保国长治久安之良策,希望百济人民祭祀创建国家的祖神,去祈祷,拯救将要灭亡的国主,方“国必安,人必静”,只要肯悔过前科,修理神宫,国家没有不繁荣昌盛的。

不久苏我稻目几次被外派,于555年在吉备五郡设白猪屯仓,556年秋7月在备前儿岛郡、冬10月在倭国高市郡等处,也分别设立了屯仓。

其后事件,直至570年春3月1日辞世,于《日本书纪》等处均未见记载。

继承苏我稻目之位的是其子苏我马子。《日本书纪》上说马子具武略、辩才,“有智有勇,处事果断,敬奉佛教。家在飞鸟川边,院子里有小池,池中筑了小岛。为此,人家叫他岛大臣。”(摘自第二十二卷)于敏达朝至推古朝期间任职,虽与物部氏矛盾颇深,却因与皇室的姻亲关系,势力凌驾物部氏之上。

571年钦明天皇病逝,由其次子敏达太子继位。皇后广姬过世后,迎立苏我稻目才貌出众的外孙女炊屋姬入宫为后,炊屋姬之母坚盐媛出身苏我氏,亦是钦明天皇的妃子。掌握了朝廷财政大权的苏我氏,又是皇后的娘家,地位愈发稳固。

582年,苏我马子请求将两尊来自百济的佛像安顿在自己家中,自己皈依佛法,尊崇三尼。所谓三尼,即是善信尼、禅藏尼与惠善尼,本是三个普通人家的女孩儿,被马子要求了出家的,招他们在殿供奉法会斋食。有人将斋食上看见的一尊佛舍利进献给马子,马子多方试验,舍利始终完好无缺,疑为神物,从此深信佛法,不懈地致力于修行。第二年,又发生了一件与苏我稻目在位时相同的排佛事件,国内瘟疫上下横行,物部氏掌权的大连守屋奏明天皇后,亲赴寺院放火焚烧了佛像佛殿,连三尼也一同遭受责罚,苏我马子悲痛欲绝。三个月后,身染重病的马子上奏请求以佛力治愈,天皇命其“一人行法,勿以他人效仿”,将三尼还给了他。马子遂重建寺院,迎佛供奉。

这年秋天,敏达天皇与世长辞,他的四弟弟、亦就是炊屋姬同父同母的兄长继承皇位,是为用明天皇。以苏我马子为大臣,物部守屋为大连,职位依旧。在穴穗部皇子(钦明天皇之子)的离间之下,物部氏逐渐站在自己这方,与炊屋姬、马子形成敌对局面。

第二年,短命天皇过世,朝中为皇位继承争执不休。物部守屋欲立与之交好的穴穗部皇子,苏我马子则提倡拥立炊屋姬为女皇,并抢先一步暗杀了穴穗部皇子,派兵围剿物部守屋。7月间,马子亲率各路大军直扑讨伐物部守屋,物部氏连连战败,不但家产耗尽,连其所属田庄、部民也全被没收,从此,物部氏灭亡。

肃清政敌之后崇峻朝元(587)年八月,苏我马子立泊濑部皇子为王,称崇峻天皇。此时苏我氏已走上政治颠峰,朝廷内外政策一概受其制约,彼此渐生嫌隙。天皇显然十分不情愿为马子左右,欲将之除去,马子先下手为强,派遣东汉直驹暗中行刺,一边立炊屋姬为女王。一方面,炊屋姬是钦明天皇的皇女,另一方面又是苏我马子外甥女,马子俨然一副高高在上、挟天子以令诸侯的态势。

五(592)年十二月,炊屋姬正式登基,即日本历史上第一个女天皇推古天皇。翌年,女皇立用明天皇次子圣德太子为皇太子,总摄朝政。史书上关于圣德太子的记载很多,大约是因为其在任期间大力推行改革,坚持与朝中沿袭多年的腐朽制度相抗衡,抑制豪强,增强王权;致力振兴佛教,筑寺修书,编纂史册,业绩颇多……总之就是这样一位德高望重的太子,三十年来令苏我氏满门不得不收敛起飞扬跋扈的姿态,一板一眼在朝中为官。

圣德太子于推古朝十一(603)年十二月五日制定《官位十二阶》,将朝官分为大德、小德、大仁、小仁、大礼、小礼、大信、小信、大义、小义、大智、小智十二级,配以不同颜色冠冕;次年夏四月三日,又亲自草创并颁布《十七条宪法》(见载《日本书纪》第二十二卷),大大地束约了诸如苏我氏之流豪强在朝中势力。苏我马子碍于推古天皇对太子的支持,对改革阳奉阴违,依太子之命行使政务,如此一来甚至留下颇有影响力的后遗症二十九(631)年春,四十九岁的圣德太子撒手归西,苏我马子在朝廷再兴波澜,立刻胁迫女皇中止改革然而三年后,苏我马子向朝廷要求割让直辖地葛城县之时,女皇“断然”拒绝,我们完全可以想象出当初一者胁迫一者拒绝、剑拔弩张的情态,可见圣德太子二十余年的摄政,带给朝廷多少翻天覆地之变呀!

三十四(626)年夏五月,马子大臣染疾身亡,葬于桃原墓。

咱们中国有句古话叫“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意味着风水轮流转。苏我氏一族的得势仿佛上天注定那般,历时三代,长盛不衰,清一色地排除异己、拥戴“傀儡”,大概这就是无论风水怎么轮流,也转不出苏我氏之手的缘故吧。

马子过世后,由苏我虾夷继任大臣。三十六(628)年三月,推古天皇驾崩,皇嗣未立。苏我虾夷很想自己定嗣位,又怕群臣不服。倒向苏我虾夷的一派极力拥戴田村皇子,境部臣摩理势等则推荐山背大兄(圣德太子之子),并几度与苏我虾夷发生冲突。然而“亩傍山上树木稀”山背大兄同党少势力弱,朝中鲜有人以为靠山,苏我虾夷仗势凌人,捏造遗诏,将捉拿到的摩理势父子处以绞刑,又在亩傍山中搜到逃出的次子,迫其自刎。次年春一月,被苏我虾夷收服的群臣将皇玺献给田村皇子,拥戴为皇,是为舒明。新皇对苏我虾夷言听计从。苏我氏气焰万丈,大兴土木,征徭役、筑私宅、修陵寝,出入招摇过市,排场不亚天皇。此举激怒了圣德太子之女上宫大娘姬王,苏我氏最终自取灭亡,此后话且按下不表。

十三(641)年十月天皇驾崩,由皇后宝皇女即位,史称皇极天皇。苏我虾夷继任大臣,儿子入鹿(又名鞍作)掌握国政,称“代理大臣”。

皇极朝二(643)年冬,苏我虾夷私自将紫冠授予入鹿按照圣德太子制定的《冠位十二阶》,冠紫者乃一品大德,授予权在天皇,苏我虾夷僭越皇权,横霸于世。

入鹿与父亲同秉国政,权倾天下。

刚刚出任大德不足一月,立刻派人诛杀当初与舒明天皇同为推古朝继承人的山背大兄皇子,皇子将马骨投入寝殿斑鸠宫,伺机逃进生驹山,斑鸠宫已然化为灰烬,上下哗然。依照双方实力,如果山背大兄发动军队讨伐入鹿,得胜的几率相当不小,但为了不连累无辜民众,善良的皇子同亲眷们以自刎终结。传说此时天降祥云,光辉灿烂,待入鹿抬头看时,都成了颓败的黑色……

苏我氏的猖狂终于引来朝臣们不满,为首的正是中大兄皇子舒明、皇极天皇长子,自幼立志铲除苏我一族,可惜知音难觅。亦是巧合,为引,靴做媒,牵连出另一位愤慨苏我氏专擅的忠臣、中臣镰足。那是在法兴寺一次踢比赛上,中大兄皇子的靴子随一同落在中臣镰足身边,二人一番礼尚往来,结为同好,为携手翦除苏我氏达成共识。

中大兄皇子先娶了苏我入鹿表兄弟的女儿为妃,以达到窥探苏我氏内部举动之目的,随后中臣镰足一方面收买了守卫宫禁的诸将,瓦解苏我氏亲信的势力,一方面在朝中寻得一班不满苏我氏恶行的重臣,其时已然“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民间流传着几首歌谣,表面上尽是描述男女幽会之事,内里大概象征着局势将有动荡吧。

其一:

岛薮原上语遥闻。

其二:

远方浅野雉声鸣,悄然入睡有人惊。

其三:

小树林中将我骗,不知奸者家与颜。

四(645)年六月十二日,新罗、百济、高丽三韩使者向天皇纳贡,对早已听闻此事的中大兄皇子和中臣镰足来说,无疑眼前一道闪亮“东风”借来了。但凡小国纳贡这等扬名立威的重大仪式,朝臣齐聚一堂,听闻唱读冗长表文,,津津有味,莫不荣幸。正是趁着苏我石川麻吕唱读的当儿,中大兄皇子与佐伯连子麻吕等人猝然动手,刺伤了苏我入鹿,他慌慌张张想拔出随身的佩剑抵御,蓦地想起入宫之际已被相好的俳优赚去,连平时收买的宫廷侍卫亦纷纷倒戈相向,自觉大势已去,万念俱灰,被佐伯连子麻吕一剑刺入心脏……

想其人生前权倾朝野,一呼百应,却在瞬间被乱刃斩杀,将尸身抛弃在大雨中,仅用一张草席遮盖,多么强烈的反差呀!朝臣们对苏我氏的愤恨,更加可想而知。

苏我虾夷惊闻噩耗,立即组织带领族党反扑。中大兄皇子派人晓以大义,族党闻言后或闭门归隐或反戈一击,苏我氏众叛亲离。虾夷于次日自焚,人们从烈焰中抢出他用来殉葬的典籍和珍宝,献给中大兄皇子。

终于等到三首民谣可以揭开神秘面纱之时其一,是中大兄皇子与中臣镰足密谋诛杀苏我入鹿的前兆;其二,是山背大兄皇子一族无辜冤死后来者为之报仇的前兆;其三,是苏我入鹿出其不意被斩杀的前兆。

苏我石川麻吕,又名苏我仓山田石川麻吕,是苏我入鹿一族的表兄弟,很早便脱离了本宗而加入到政治立场敌对的一方去。诛杀入鹿那一日,三韩纳贡的表文正由此人唱读。

虾夷、入鹿父子伏诛后,皇极女皇让位轻皇子,史称孝德天皇,年号“大化”。苏我石川麻吕叙任右大臣,同政变中的功臣一道,辅佐天皇进行各项改革,史称“大化改新”。然而改新派内部亦是暗流汹涌,迅速分裂。阿倍右大臣去世后,苏我石川麻吕的异母弟弟苏我日向向天皇诬告其兄企图谋反,苏我石川麻吕含恨自缢身亡。

苏我入鹿那一支本宗覆灭之后,旁支难挑大梁,苏我氏飞扬跋扈的日子一去不返。或者说,并非苏我一族人人都想成为虾夷、入鹿那样的权臣,或者他们只想过安安稳稳的生活,至多是富庶的生活罢了,毕竟那对父子草菅人命嚣张得有点过火,不单单是利欲熏心、失去民心那么简单。

风水终究会轮流转。

当年除暴安良的中臣镰足被赐姓“藤原”,优宠备至。镰足之子藤原不比等位极人臣,权倾朝野。

至于藤原氏百年来以“摄关”政治专擅朝纲,却又是另一段史话。

武内宿祢

苏我石川宿祢

满智

韩子

高丽(马背)

苏我稻目

┏━━━╋━━━━━━┓

钦明天皇┳坚盐媛  马子  境部摩理势

┏━━━━┫  ┣━━━┓

推古天皇 用明天皇  虾夷  仓麻吕(雄当)

┃ ┣━━━━━━┳━━┳━━┳━━┓

入鹿 仓山田石川麻吕  赤兄 连子 日向 果安

┃    ┃

天智天皇┳ 侄娘      安麻吕

┃    ┃

元明天皇  石川石足

年足

名足


相关文章推荐:
飞鸟时代 | 苏我稻目 | 苏我马子 | 苏我入鹿 | 苏我虾夷 | 神功皇后 | 三韩 | 武内宿祢 | 苏我稻目 | 河内 | 石川 | 石川河 | 河南町 | 葛城县 | 奈良县 | | 渡来人 | 职业奴 | 连姓 | 物部氏 | 中臣氏 | 奈良县 | 宣化天皇 | 苏我稻目 | 钦明天皇 | 物部氏 | 百济 | 大和国 | 佛祖释迦牟尼 | 中臣氏 | 苏我稻目 | 天竺 | 广修 | 物部氏 | 伽蓝 | 百济 | 苏我稻目 | 倭国 | 日本书纪 | 苏我稻目 | 苏我马子 | 日本书纪 | 物部氏 | 钦明天皇 | 苏我稻目 | 苏我马子 | 百济 | 物部氏 | 苏我马子 | 佛力 | 敏达天皇 | 用明天皇 | 物部守屋 | 物部氏 | 苏我马子 | 崇峻天皇 | 推古天皇 | 用明天皇 | 圣德太子 | 十七条宪法 | 日本书纪 | 苏我马子 | 推古天皇 | 圣德太子 | 葛城县 | 苏我虾夷 | 推古天皇 | 皇嗣 | 田村 | 圣德太子 | 凌人 | 苏我虾夷 | 徭役 | 皇极天皇 | 圣德太子 | 冠位十二阶 | 舒明天皇 | 寝殿 | 中大兄 | 舒明 | 皇极天皇 | 中臣镰足 | 礼尚往来 | 翦除 | 苏我入鹿 | 三韩 | 中大兄 | 中臣镰足 | 苏我石川麻吕 | 苏我入鹿 | 一呼百应 | 苏我虾夷 | 中大兄 | 虾夷 | 殉葬 | 中臣镰足 | 苏我入鹿 | 苏我入鹿 | 三韩 | 文正 | 虾夷 | 伏诛 | 孝德天皇 | 大化 | 右大臣 | 大化改新 | 苏我石川麻吕 | 苏我入鹿 | 中臣镰足 | 藤原不比等 | 权倾朝野 | 藤原氏 | 史话 | 武内宿祢 | 石川 | 高丽 | 苏我稻目 | 钦明天皇 | 推古天皇 | 用明天皇 | 虾夷 | 天智天皇 | 元明天皇 | 石川 |
相关词汇词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