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地图
苏元春

苏元春(1844年2月8日1908年6月13日),字子熙,广西永安人。清末湘军将领。同治二年,由武童投效湘军,随席宝田镇压太平军,累擢为参将。后率部镇压贵州苗民,官至提督。中法战争中,助冯子材御法军。和议成,留镇广西。晚年因治军渐弛被劾夺职,戍新疆,1908年6月13日病逝于迪化(今乌鲁木齐),终年64岁。

出身行伍,一路升迁

苏元春(18441908年),字子熙。广西永安人。其父苏保德曾任永安州团总,被太平军杀害。其兄苏元璋为报父仇,于1855年加入张高友领导的天地会。12岁的苏元春无依无靠,因偷窃遭官府捉拿,遂投奔苏元璋而去。

1863年1月,张高友在战斗中身亡,群龙无首,一盘散沙。时湖南巡抚骆秉章命席保田募兵,苏元春与长兄苏元璋、堂弟苏元瑞即率百余人投湘军席宝田部,苏元春被任命为百夫长。 [1]

为剿灭太平军余部,苏氏兄弟随席保田转战江西东南部。1864年12月22日,太平天国干王洪仁、幼天王洪天贵福在江西石城被俘,苏元春因作战勇敢擢升管带。后继续在江西、广东围剿太平军和天地会余部,苏元春战功卓著,于1866年升任参将。

1867年,苏元春奉命到贵州镇压苗民起义,杀苗民领袖张秀眉,相继擢升副将、总兵。1871年5月,苏元春获记名提督,1878年奉调回湖南永州驻防。

出关抗法,立功受奖

中法战争爆发后,清军在越南北圻陆路战场上一败再败。1884年北宁落入法军之手,广西巡抚徐延旭被革职,清廷命湖南巡抚潘鼎新接任。是年4月,苏元春统带的2400名防军奉命开赴广西,出关援越抗法。

6月,苏元春被任命为广西提督,统领在越南北圻的桂军。10月,苏元春在尼村抗击法军,得清廷嘉奖,充任帮办关外军务。12月16日,苏元春率部在纸作社伏击法军。1885年2月,法军进占越南北圻重镇谅山,潘鼎新不战自溃,苏元春率军退回凭祥。2月25日,法军从谅山北上,夺得镇南关后将其炸毁,扬长而去。

潘鼎新溃败后,清廷命原广西提督冯子材帮办广西关外军务。苏元春协助主帅冯子材指挥战斗,团结阵前桂、湘、鄂、淮各军,在关前隘(位于镇南关内10里处)构筑长墙,分兵三路,择险扼守,随时准备迎击来犯之敌。当法军仗着优良装备,从越南文渊北上进犯镇南关,直逼关前隘时,清军分路出击,与法军短兵相接,血战两昼夜,毙敌上千,法军主帅尼格里率败军狼狈逃出关外。清军如风扫残云,乘胜南下追击,连战皆捷,攻克文渊、谅山诸城,取得了近代中国抗击列强入侵战争中最重大的胜利,扭转了战局。苏元春因功晋封三等轻车都尉及额尔德额巴图鲁称号。后加衔两级,并获赏太子少保、二等轻车都尉。

督办边防,兴筑工事

中法战争结束后,越南沦为法国殖民地。与强国为邻,清政府有如马蜂蜇背,惶恐不安,遂命苏元春以广西提督兼任广西边防督办。尔后18年,苏元春统军镇守边疆,分头部署兵力,严加整顿,督饬操练。

为了便于军事调度,苏元春奉命将广西提督府从柳州移至边关龙州,修筑了龙州城,并建两个提督行署龙州城西北4000米处的小连城(又名“小垒城”)和凭祥东郊的大连城,使之成为广西全边军事指挥中心。

同时,苏元春还修复被法军轰毁的镇南关,之后又修水口、平而两关,以振国门。并在千里边境线上修建165座炮台和碉台、109处关隘、66个关卡,构成庞大宏伟的军事防御体系,有“乌鸦飞不过,老鼠钻不进”之称。这些设施位于今北海、防城、东兴、宁明、凭祥、龙州、大新、靖西、那坡等市县沿边地区,因其多以城墙相连,故有“南疆小长城”之誉,2006年被定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本着分兵把守的原则,苏元春将防军分为若干部分,分守边防线:以王孝祺、唐景崧所部驻彬桥、水口关等地,拱卫龙州大本营;以陈嘉所部镇守镇南关,以方友升、蒋宗汉所部把守关前隘,是为中路;以王德榜所部驻扎油隘,为守军东路;以马盛治所部驻平孟、龙邦各隘;以蔡简宸驻扎百南、那坡,构成西路防军;将冯子材所部赶回钦廉(时属广东),守备当地海陆边防。

苏元春还以龙州为中心,沿边境线修筑军用道路,并疏浚明江,通过官商合股形式组建邕龙车渡公司(旋更名“邕龙利济局”),保障军用物资运输畅通,同时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在龙州创办制造局、火药局、军装局等,就地加工,以解决边防军需。进行军事建设的同时,苏元春还鼓励边防官兵将亲属迁往边疆,拨款营造住房。这既可使亲人团聚,又能解决边疆开发所需劳动力问题。

苏元春还在南疆开煤矿,增强边疆经济实力。加强对汛督办工作,开辟贸易市场,以促进商品经济流通。此外,他组织捐资设立同风书院,发展边疆文教事业。

租广州湾,广受指责

广西边防建设工程结束后,苏元春于1899年5月9日奉命进京觐见,受到在紫禁城骑马的礼遇。沉浸在殊荣之中的苏元春,接着又奉命办了一件窝囊事。

19世纪末,西方列强掀起了瓜分中国领土的高潮。法国占领越南后,瞄准了华南。他们知道广州湾(今广东湛江港)是个天然良港,便虎视眈眈,强行“租借”。正在京城的苏元春,被任命为钦差大臣,与法国谈判。

清政府一味满足法国的野心,反复强调“可了则了”。苏元春暗喜,于1899年11月16日与法国签订《广州湾租界条约》,将大好河山租借给法国,且租借地大大超出广州湾范围,面积达广州湾的10多倍,租借期为99年。

广州湾(今广东省湛江市前身,曾是法国殖民地)被租借,根子在清廷。但作为当事者,苏元春被钉在耻辱柱上,遍遭唾骂,有口难辩。1925年,闻一多先生有感于七处国土被列强抢掠,比之于《诗经邶风》中七子求母,在美国纽约写下催人泪下的《七子之歌》。诵读其中如泣如诉的《广州湾》篇,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会指摘苏元春。

锒铛入狱,客死异乡

签约租地,背上骂名后,苏元春便一蹶不振,大祸临头了。

苏元春在广西任职时间太长了。为防尾大不掉,清廷欲将其调江南训练新军,后又与湖北提督夏毓秀对调,均因当时广西会党、游勇汹涌澎湃,需要久历战阵的苏元春弹压,调动未成。

1902年,王之春就任广西巡抚后,与苏元春不睦,便弹劾苏元春“日久玩忽,侈然自大……通匪济匪,弊难数举,游匪之乱,苏始酿之”。未几,御史周树模亦劾苏元春征剿会党、游勇不力。于是,清廷谕令新任两广总督岑春煊查办苏元春案。

岑春煊本与苏元春有过节,在“纵兵殃民”的基础上,奏苏元春克扣兵饷、题诗造反。苏元春遂被革职,锒铛入狱。

入狱后,苏元春自我辩白申冤,还有不少人为之上书辩诬,清廷均未采纳,仅将其死罪改为发配新疆充军。

苏元春服刑期间,有人状告岑春煊“冤屈能员”,清廷令新任两广总督张人骏复核,结果证明苏元春系蒙冤受诬。1908年6月13日,已服役4年多的苏元春获释,归途中新病旧疾并发,医治无效,死于迪化(今乌鲁木齐)。1909年,清廷为苏元春平反,开复原官,并将生平战功付史馆立传。

苏元春服刑时,年届花甲,尚无子嗣,拜把兄弟袁世凯送一婢女王氏给他为妻。苏元春去世后,王氏携未满周岁的儿子苏承赐扶柩归葬于贵州镇远羊坪(今岑巩县新兴城区对面羊坪苏家坡上)。

苏元春,字子熙,广西永安人。父德保,以廪生治乡团,御寇被害,州人建祠祀之。元春誓复仇,从湘军。同治初,随席宝田援赣、皖、粤,累功至参将,假归。六年,领中军征黔苗,破荆竹园,赐号健勇巴图鲁。连克要隘,更号锐勇。八年,统右路军,值思州苗犯镇远,复击却之,进复清江,擢总兵。黄飘之役,黄润昌战死,元春驰救,亦败退,干吏议。克施秉,复故官。九年,攻施洞,拔九股河,又改法什尚阿勇号。薄台拱,苗遁走,晋提督。明年,复丹江、凯里,军威益振,赏黄马褂。以次下黄飘、白堡,驿道始通。逾岁,循清水而南,所至辄靡,惟乌鸦坡犹负固。复自东南破张秀眉砦。残苗将北走,黔军遏之河干。元春麾军驰之,截寇为二,斩数千级,降三万馀人,苗砦悉平。元春留顿其地,抚降众。论功,予云骑尉。全黔底定,赐头品秩。光绪初,平六硐及江华瑶,被赏赉。

十年,和议中变,法人大举攻桂军。潘鼎新荐其才,诏署提督。遂率毅新军驻谷松,取陆岸,鏖战五昼夜。上嘉其勇,命佐鼎新军,再予骑都尉。规纸作社,敌缘江筑垒,夜将半,师设伏诱之,其左树木幽深,元春隐兵其中,敌至,於是夹击,大破虏。既而法人犯谷松,师连战失利。敌毁镇南关,元春出陇窑御之,不克,退幕府。当是时,自南宁至桂林,居民大震。鼎新罢免,遂命主广西军事。十一年,法人寇西路,元春趋艽封截之,乃引去。俄攻关前隘,失三垒,元春亟驰救。诘朝,助子材扼中路,大捷,语具《子材传》。长驱文渊,元春踵至,知敌据驱驴墟,乘其未整列逐之,敌夺门走,进扼观音桥,而停战诏下,诸军分顿关内,元春驻凭祥,居中调度。和议成,授提督,晋三等轻车都尉,又改额尔德蒙额勇号。

还龙州,其南曰连城,号天险,建行台其上,暇辄取健儿练校之,授以兵法。西四十里即关,崇山相,一道中达。元春相形胜,筑炮台百三十所,嘱统将马盛治镇之。凿险径,辟市场,民、僮忭。复自关外达龙州,创建铁路百馀里,增兵勇,设制造局,屹然为西南重镇。加太子少保,晋二等轻车都尉。二十五年,入觐,命赴广州湾划界。

前后镇边凡十九年,阅时久,师律渐弛,兵与盗合而为一,蔓滋广。朝命岑春煊督两粤治之,御史周树模劾元春饷纵寇,敕春煊按覆。春煊谓不斩元春无以严戎备,诏夺职逮讯。初,湘军旧制,军饷月资衣食外,馀存主将所备缓急,岁馀乃给之,名曰“存饷”。元春莅边,凡所设施,不足,移十二万济之。刑部拟以斩监候,狱急,元春请以应领公款十六万备抵偿。於是部再疏其状,谓其父死难,例得减,诏戍新疆。

元春躯干雄硕,不治生产,然轻财好士,能得人死力。尝与法人接,独持大体。金龙峒者,安平土州地,为中、越要隘,法将据之,与争不决。而游勇万人恒出没为法患,法莫能制。其总督入关来求助,元春悉召至资遣之,金龙七隘卒归隶。法商李约德为寇所掠,总署虑启衅,以属元春。元春简驺从诣山下,寇闻,送之出。时元春已积逋二十万,或劝其请诸朝,元春叹曰:“吾任边事,致外人蹈绝险,尚敢欺朝廷要重利乎?”卒不可。法感其义,赠宝星。既入狱,年已六十矣,无子,幕士董(乔羽)左右之。法总统闻其状,急电公使端贵等谋缓颊。(乔羽)喜,具以告,元春曰:“法,吾仇也。死则死耳,藉仇以乞生,是重辱也!君为我谢之。”居戍四年,御史李灼华疏其冤,事下张人骏,廉得实,请释归,而已卒於迪化。贫无敛,新疆布政使王树为治其丧。宣统改元,复官,子承赐,戍所生。 [1]

苏元春墓地,原位于广西防城港那良镇宫保岭,建于公元1900年前后,墓地后有个小山,前面地势平坦,坐北向南,墓地建筑颇具规模、雄伟壮观,墓碑高约1.5米,碑顶用金字形花岗石瓦屋面覆盖,坟前有四根直径约25厘米高约一丈的花岗石雕花镌龙石住,占地约400平方米,墓地因年久失修,残缺不全,但主体建筑仍存原貌,是广西防城港那良镇尚存规模较大的清代建筑物。

后从防城港迁于羊坪苏家坡。苏元春亲孙苏守乾,苏元春爱妾王氏的丫环向青兰亲自证实,岑巩新兴城区对面羊坪苏家坡上的墓,是苏元春的骨墓,并出土指骨一节,实物存岑巩县文物部门。该墓封堆用糯米、碎瓷片,石灰和桐油等一次搅拌制作,十分坚硬。

苏元春公馆在台江县城北40公里的施洞镇。公馆坐南朝北,面临清水江,为三进三幢五间单檐悬山顶木结构建筑,四周风火墙围砌,墙内依次为院坝,前厅,中堂,后院,天井。通面宽20.5米,进深76.6米,占地1557平方米。前门有数十级台阶直达清水江。正门为条石门框,双门合启闭。前有天井,后有花园。苏公馆因年久失修,残缺不全,但主体建筑仍存原貌,是台江尚存规模较大的清代建筑物。


相关文章推荐:
广西 | 湘军 | 湘军 | 席宝田 | 参将 | 贵州 | 苗民 | 提督 | 中法战争 | 冯子材 | 广西 | 新疆 | 迪化 | 乌鲁木齐 | 广西 | 永安州 | 太平军 | 张高友 | 天地会 | 张高友 | 骆秉章 | 苏元瑞 | 湘军 | 太平军 | 太平天国 | 洪仁 | 洪天贵福 | 管带 | 苗民起义 | 张秀眉 | 总兵 | 提督 | 永州 | 中法战争 | 北圻 | 北宁 | 广西巡抚 | 徐延旭 | 湖南巡抚 | 潘鼎新 | 统带 | 防军 | 提督 | 桂军 | 谅山 | 潘鼎新 | 凭祥 | 谅山 | 镇南关 | 广西提督 | 冯子材 | 镇南关 | 文渊 | 镇南关 | 短兵相接 | 尼格里 | 谅山 | 轻车都尉 | 巴图鲁 | 太子少保 | 殖民地 | 龙州 | 小连城 | 凭祥 | 大连城 | 镇南关 | 北海 | 防城 | 东兴 | 宁明 | 凭祥 | 大新 | 靖西 | 那坡 | 南疆 | 防军 | 王孝祺 | 唐景崧 | 大本营 | 陈嘉 | 方友升 | 蒋宗汉 | 王德榜 | 马盛治 | 平孟 | 冯子材 | 紫禁城 | 广州湾 | 广州湾 | 湛江 | 有口难辩 | 闻一多 | 诗经 | 邶风 | 美国 | 纽约 | 七子之歌 | 如泣如诉 | 尾大不掉 | 江南 | 提督 | 夏毓秀 | 会党 | 游勇 | 王之春 | 御史 | 周树模 | 两广总督 | 岑春煊 | 锒铛入狱 | 新疆 | 两广总督 | 张人骏 | 迪化 | 乌鲁木齐 | 袁世凯 | 镇远羊坪 | 岑巩县 | 廪生 | 湘军 | 丹江 | 张秀眉 | 江华 | 桂军 | 潘鼎新 | 提督 | 镇南关 | 提督 | 轻车都尉 | 太子少保 | 岑春煊 | 游勇 | 张人骏 | 王树 | 岑巩 | 苏元春公馆 | 台江县 | 施洞镇 | 中堂 |
相关词汇词典